加书签

第二十八章

[ 下午2 :48]

这场面就像在进攻一座中世纪的城堡。

萨克斯、贝克尔、普拉斯基和波·豪曼一起在教堂旁的街角集合,这是城里非常不起眼的切尔西区。

紧急勤务组的队员悄悄地在教堂周围的整个街道上部署完毕,行动非常隐秘。

教堂的门很少,勉强能符合消防通道数量的规定,大多数窗子都安装了防盗栅栏。这当然会使杰拉德·邓肯难以逃脱,不过同样也意味着紧急勤务组很难冲进去。反过来,杀手也更有可能在入口处设置饵雷来袭击警察,或者准备好武器进行迎头阻击。两英尺厚的石墙也增加了警方面临的危险性,因为搜索和侦察组的热感和声感探测设备基本上都会因此而失效;他们也就无法判断邓肯是否躲在里面。

坝惺裁醇苹? ”艾米莉亚·萨克斯问。她站在教堂后的小巷子里,和波·豪曼站在一起。丹尼斯·贝克尔站在她旁边,手放在枪旁。他的眼睛扫视着大街和人行道,萨克斯由此看出,他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过抓捕行动了——甚至从来就没参加过。她还因为贝克尔监视她的事而感到恼火。看到他这会儿虚汗直冒的紧张相,她一点都不感到同情。

罗恩·普拉斯基就在附近,手握格洛克手枪。

他一边紧张地左右踱步,一边看着这幢气势宏大而略呈黑色的建筑。

豪曼解释说,紧急勤务组会用炸药包将所有的门炸开,然后采用简单的突袭方法冲进内部。因为他们没有别的选择——所有的门都太厚了,撞门器也不起作用——但是,如果使用炸药,那就会暴露他们的行踪,邓肯就有机会在教堂里做好抵抗的准备。

如果他听见爆炸声以及警察冲入的脚步声,他会怎么做呢?

举手投降吗?

很多罪犯都会这么做的。

但是,有一些人不会投降。他们要么惊慌失措,要么产生一些极端的想法,认为自己能冲出由十几位全副武装的警察组成的包围圈。莱姆向萨克斯通报了’邓肯的报复计划;她觉得邓肯不会是那种甘愿投降的人。

萨克斯加入了准备从侧门攻入的那个小组,贝克尔和普拉斯基则仍然和豪曼一起留在大街上的临时指挥点。

萨克斯从耳机里听到紧急勤务组的指挥官在说话:“破门装置已安装好……各小组请报告,完毕。”

A 、B 和c 三小组也报告准备就绪。

豪曼用沙哑的声音大声说:“听我倒计时……

五、四、三、二、一! ”

三声巨响后,教堂的门同时被炸开,引起停在附近的汽车报警器呜呜作响,旁边的玻璃也被震碎了。

警察一起冲了进去。

结果,他们没有发现刚才担心的防御工事和饵雷。然而,坏消息是,搜索整个教堂后,他们发现,钟表匠要么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要么他早已预料到警方的行动——他根本就不在这里。

扒魄普飧觯薅鳌!

艾米莉亚·萨克斯站在教堂楼上一间狭小的储藏室门口。

罢姹涮! ”年轻的警官说。

这次行动还是有成果的。

他们看见一些带有月亮脸的钟,靠墙堆在一起。

这些月亮脸上显露出极其诡异的目光,这并不是微笑,也没有敌意,仿佛它们很清楚你还能活多少年,也很乐意为你的寿命进行倒计时,直到最后一秒。

这些钟都在嘀嘀嗒嗒地走着,这种声音让萨克斯感到心中发慌。

她数了一下,有五只。也就是说,他拿走了一只。

烧死她……

普拉斯基把特卫强的拉链拉好,又在服装外面系好格洛克手枪。萨克斯告诉他,她要到文森特所供认的居住地点去进行网格检查,普拉斯基则负责教堂的底层。

新手点点头,不安地看着漆黑的走廊和四处的阴影。去年,他的头部曾遭受过重击,上级想让他退出一线,在警局里做内勤。但是,他奋力从头部伤痛中恢复了过来,不想让长官把他调离巡警队。她知道他有时会精神紧张,也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他总是在犹豫是否该接受摆在自己面前的任务。尽管他总是选择去接受任务,但她知道,总有些警察因为他的犹豫而不愿意跟他合作。然而,萨克斯更愿意跟这种人合作,因为他们每次上街执行任务时,都敢于对抗自己灵魂中的恐惧。这才是勇气。

萨克斯总是毫不犹豫地选择普拉斯基作为自己的搭档。

这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心中的矛盾,而且找出了解决之道:我也要继续留在警察的队伍里。

普拉斯基擦了擦掌心。萨克斯看得出,尽管气温很低,但是他的掌心仍然有汗。普拉斯基随后戴上了乳胶手套。

他们开始分配证据收集装备,这时她说:“嗨,听说你在检查那辆探路者车周围的现场时,在停车场里遭到袭击了。”

笆堑摹!

拔乙蔡盅嵴庵质隆!

他笑了笑,意思是,他明白她的用意:紧张是很正常的。他开始朝门口走去。

班耍薅鳌!

他停住脚步。

八潮闼狄痪洌衬匪的愀傻貌淮怼!

八娴恼饷此盗寺? ”

并没有太多的溢美之词。但这就是莱姆的风格。萨克斯说:“他的确这样说了。好了,现在去搜查那该死的现场吧。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浑蛋。”

澳堑比弧!彼肿煲恍Α

萨克斯说:“这可不是圣诞礼物。这只是工作而已。”

然后,示意他到楼下去。

她没有找到任何能推测出下一位受害者身份的线索,但至少在教堂里发现了数量众多的证据。

在文森特·雷诺兹的房间里,萨克斯发现了十几种垃圾食品和汽水的样本,以及他那些邪恶嗜好的证据:安全套、胶带和或许是用来堵住受害人嘴巴的破布。这地方一团糟,闻起来像有一大堆没洗的衣服。

在邓肯的房间里,萨克斯找到一些钟表杂志( 但没有订阅标签) 、制钟表的工具和其他一些工具( 包括铁丝切割钳,可能是用来在第一处现场切割链条防护网用的) 以及一些衣物。整个房间出奇的干净和整洁。床铺叠得极其平整,足以获得军训教官的赞许。衣橱里的衣物挂得整整齐齐( 她发现,所有的标签都被拆掉了) ,每件衣服之间的间隔距离几乎一模一样。桌上的东西排成一行,相对的角度都是极其准确的。他行事小心谨慎,不轻易泄漏自己的个人情况。一只废纸篓下面藏有两份博物馆展览日程表,分别是波士顿和坦帕博物馆的展出活动。尽管这两份材料可以证明他曾经去过这两座城市,但却不是文森特所说的居住地——中西部。房间里还有一个宠物毛发滚刷。

似乎他也穿了一件特卫强防护服…….

她还发现一些可能来自以前的犯罪现场的线索——一卷胶带,可能与小巷里的胶带相吻合,也可能被用于封住码头上那个受害者的嘴。她发现一把旧扫帚,上面沾有灰尘、细沙和一些盐粒。她猜想,在泰迪·亚当斯被杀后,他可能用这把扫帚清理了现场。

还有一些证据,她希望藉此可以找到他的行踪,或者多多少少找到与下一个受害者相关的信息。在一只塔帕牌塑料小罐子里有几枚硬币、三支比克牌钢笔、市中心停车收据、一张西区某家药店的收据,以及从上东区一家饭店里拿来的一包火柴( 里面少了三根) 。这些东西上都没有留下指纹。她还发现一双鞋,鞋底沾有亮绿色油漆,以及一加仑容积的空玻璃瓶,里面曾经盛过酒精。

没有发现任何指纹,但她发现了许多棉质纤维,颜色与探路者车上的纤维是一致的。她还发现一只装有十几双手套的塑料袋,没有商店的标签,也没有收据。同样,袋子上也没有指纹。

罗恩·普拉斯基在楼下搜查时,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但却有一个很奇怪的发现:在其中一间浴室里,马桶里漂了一层白色粉末。如果送去检测的话,肯定能查明这是什么物质。但他猜测,这是灭火器喷出的粉末,因为他在后门附近发现一个垃圾袋,里面是一个空纸盒,这就是买灭火器时的包装盒。新手仔细地查看了纸盒,没有发现商店标签,也就无从知晓灭火器究竟是从哪里买来的。

邓肯为什么要使用灭火器呢? 原因尚不清楚。

浴室里也没有任何被烧过的痕迹。

她给被关在拘留所里的文森特·雷诺兹打了个电话,他告诉她,邓肯最近确实买过一个灭火器。但他不知道为什么灭火器被用过了。

填好证物追踪链卡片后,萨克斯、普拉斯基与贝克尔、豪曼以及其他留在教堂前门口的人会合。之前,当萨克斯他们两人进行网格检查时,其他警官都在门口守候着。萨克斯用对讲机联络莱姆,向他和塞利托汇报了他们所发现的证据。

当她一条一条描述证据的时候,她听见莱姆正在让汤姆把它们添加到证据表中。

安ㄊ慷俸吞古? ”犯罪学家问,指的是那两份博物馆展出目录。“文森特可能搞错了。等一下。”

他让库柏在这两个城市的人口统计局和车管部门资料中查一下杰拉德·邓肯的记录,但是尽管查到了和他同名的居民,可是这些人的年龄都和这个罪犯不相符。

犯罪学家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灭火器……

我敢打赌,他要用它来制作燃烧装置。他使用酒精做燃烧促媒,打算这样烧死下一个受害者。知道灭火器有什么特点吗? ”

安虏怀觥!比怂勾鸬馈

八蔷拖袷且挝锾濉D惆阉旁谀橙说呐员撸蝗嘶岫运魏我陕恰!

贝克尔说:“我说,我们收集好在这里找到的所有线索,再进行分类处理,希望其中的某条线索能帮我们找到下一位受害者。我们发现了收据、展览目录和鞋子。”

莱姆在对讲机里叫了起来:“不管你们在做什么,动作快点。按文森特的说法,如果他不在教堂的话,就一定是去找下一位受害者了。他很可能已经到那儿了。”

钟表匠

犯罪现场一

地点:

さ诙蠼郑盟锖拥耐下治蘼胪贰

受害者:

ど矸莶幌辍

つ行浴

た赡苁侵心耆耍蚰炅涓笮赡芑加懈哐够蚬谛牟( 血液中含有抗凝血剂) 。

ぱ褐形奁渌┪锍煞帧⒀字⒒蚣膊≈⒆础

ず0毒蓝雍徒艏鼻谖褡榈那彼痹谂υ几鬯蜒笆搴椭ぞ荨

げ檎沂ё偃丝诒ǜ妗

罪犯:

ぜ挛摹

作案手法:

ぷ锓盖科仁芎θ俗プ÷胪菲教ǎ以谒嫔戏剑疃掀涫种富蚴滞螅敝了胨小

ぷ靼甘奔洌褐芤煌砹阒林芏绯苛阒洹

证据:

ぱ海珹B型。

て屏训闹讣祝淳奘危峡怼

ひ欢伪磺懈罟奶捶阑ね懈罟ぞ呶胀ㄌ壳懈钋薹ㄗ纷倮丛础

な敝印<挛摹

な枇粞浴<挛摹

ぢ胪菲教ㄉ系闹讣子 

っ挥忻飨缘暮奂!⒅肝啤⒔庞』虺堤ズ邸

犯罪现场二

地点:

ぱ┧山峙缘男∠镒樱拷倮匣愦蠼郑谌鄙桃荡舐( 后门于晚间八点半至十点之间关闭) 和一幢政府办公大楼( 后门于晚间六点关闭) 的后面。

ふ馓跣∠锸撬篮J逵⒊呖恚话倭闼挠⒊叱ぃ访嫖炻咽躺瑁寰嗬胙┧山挚谑逵⒊咴丁

受害者:

の靼露唷ぱ堑彼埂

ぷ≡谂谔ü案浇

ぷ杂芍耙等恕

の廾飨缘某鸺摇

の拗莼蛄钪捶ɑ氐牡鞑榘傅住

に巡樾∠镏芪喙卮舐ィ捶⑾秩魏蜗咚鳌

罪犯:

ぶ颖斫场

つ行浴

な菘饫锩挥泄赜谥颖斫车募窃亍

作案手法:

そ芎φ叽映瞪贤系叫∠锢铮戏叫医鹗舾堋W詈蠛砹辉宜椤

さ却ㄒ郊觳楸ǜ胬慈啡纤酪颉

の扌孕形奂!

に劳鍪奔洌捍笤贾芤煌硎闶逯潦坏阒洌却ㄒ郊觳槿啡稀

证据:

时钟。

げ缓ㄒ⒒坊蛏镏萍痢

び肼胪飞戏⑾值闹酉嗤

の拗肝疲形⒘亢奂!!

ぐ⑴档虏饭境銎罚匚砣钊莸母ダ酌骱骸

す河诼俚幕衾账固怪颖淼辍

罪犯在两个现场都留下了一首诗。

さ缒源蛴。胀ㄖ秸牛萜占す獯蛴』邸

な枘谌荩

苍穹一轮冷月,

照耀大地寒尸,

预示死亡的来临,

终结那始于生之初的旅程。

颖斫

っ挥蟹⑾终馐资淖柿希豢赡苁切资肿约核础

だ湓轮傅氖翘踉隆劳鲋隆

た诖镉辛涝耷倚蛄泻畔咚鳎晃拗肝啤

し⑾窒干沉#美凑诟欠缸锖奂#黄胀ǖ纳匙樱侣虻摹R蛭蛩阒胤捣缸锵殖÷?

そ鹗舾埽匕耸话酰姓胙圩创┛住2⒎切

巷附近建筑工地所用。没有找到其他来源。

そ捍胀ɡ嘈停懈詈奂R斐U搿8鞫纬ざ榷技负跸嗟取

は干沉V蟹⑾诸枇蛩嵫( 用作鼠药) 。

ず杏憷嗟鞍椎耐寥馈醋宰锓干砩希鞘芎φ摺

ぜ负趺挥衅渌暮奂!

ぷ厣宋赡芾醋云瞪系牡氐妗

其他:

汽车。

じL靥铰氛叱敌停盗淙曜笥摇W厣氐妗

棕黄色车身。

ぜ觳楦玫厍瞧谝灰辜渌型2闯盗镜某蹬疲挥锌梢杉锹肌

げ檠蚧髀粢棵诺逆郊思锹迹馗矗嚎赡苡心炕髡摺

っ挥邢咚鳌

与霍勒斯坦的询问记录

罪犯:

さ缱用娌渴侗鸺际跸低澈铣傻闹颖斫痴掌氖甙怂曛廖迨粘鐾返哪昙停擦常掳停蟊亲樱浅5睦渡劬ΑI砀吡⒊叨啵逍推荩诜ⅲ贩⒅械瘸ざ龋磁宕髦楸Γ谏路N廾

ぞㄖ颖恚罱穆艋嵘鲜鄢龅闹颖砬榭觯喂酃臼姓诰傩械闹颖碚估阑帷

ぴ仓颖砩瘫3殖聊

ぢ蚬皇敝印J欠褚馕蹲庞惺芎φ?

ひ韵纸鸱绞焦郝颉

ば枰用嫔嫌性铝亮澈秃芟斓泥粥

证据:

ふ庑┦敝庸河诨衾账固怪颖淼辏挥谂υ嫉撵俣非

じ陡曛鞯南纸鹕衔拗肝疲倚蛄泻盼奕魏畏缸锾卣鳌G厦挥泻奂!

ぴ谕侗业缁吧洗蚬缁啊

犯罪现场三

地点:

に蛊樟执蠼炙陌侔耸缓拧

受害者:

で前材荨す辍

の廾飨苑缸锒

げ蝗鲜兜诙芎φ哐堑彼埂

罪犯:

ぶ颖斫场

び邪镄住

せ蛐硎鞘芎φ咴缧┦焙蛟谄浠ǖ昀锟吹降哪腥恕

ぐ兹耍甯窀叽螅髂担榘咨笠拢髅弊印<菔辉硕菹谐怠

作案手法:

で怂搿

ぴつ钡南鞣绞讲幌辍?赡芗苹褂没ǖ甑南呱魑灼鳌

证据:

び憷嗟鞍自醋郧前材莸幕ǚ( 用作兰花的肥料) 。

ゎ枇蛩嵫卫醋愿浇颉

せǖ甑南呱懈畛赏耆鹊某ざ取( 是否将用作杀人凶器?)

な敝印

ず推渌闹右谎N尴跛嵴ㄒ┏煞帧

の藓奂!

っ挥辛粝伦痔趸蚴琛

は殖∶挥薪庞 ⒅肝啤⑽淦骰蚱渌鳌

ず谏槠尬荻ビ玫陌赜汀

げ檠υ嫉厍腁sTER 热感影像,希望可以找到线索。

其他:

ぷ锓冈谙魇芎θ酥霸蛱焦芎θ恕S心康牡匮罢沂芎θ恕3鲇谑裁茨康?

び芯枚越不:蟾幕黄德省

こ盗尽

ぷ鼗粕硕菹谐怠

の蕹蹬坪拧

し⒊鼋艏背盗咀纷偾肭蟆

じ玫厍兴陌俣思菔蛔鼗粕硕菹谐怠2握招淌滤巡读罱斜榷浴U业搅矫右扇恕

其中一位车主年龄太大;另一人因被控贩卖毒品而正在服刑。

钟表匠的探路者

地点:

ぴ诠盟锖佑胄菟苟亟纸换岽Φ耐3党”环⑾帧

证据:

ぬ铰氛叩某抵骶褪悄歉龇痰姆溉恕8贸翟幻皇眨诘群蚓脚穆簦蝗舜油3党∏宰摺

て婀窒窒螅涸叱得挥姓诘玻膊豢拷3党〕隹凇

こ的谟杏衩灼⑹砥⒋啾颓煽肆Ρ伤樾肌;ㄉ幢煞勰K沾蛩眨粲谄胀ǖ暮切鸵稀

ひ缓欣酌鞫伲32口径自动手枪子弹,少了七颗。手枪可能是奥陶加MK II 型。

ひ槐臼椤吨占笱都记伞贰U馐撬比耸址ǖ睦侗韭? 出版商没有提供任何有用信息。

ひ桓野咨秃谏嗉涞耐贩ⅲ赡苁桥说摹

ふ龀瞪隙疾涣糁肝啤

と馍拗氏宋醋允痔住

ど沉S胄∠锢锓⑾值纳匙酉辔呛稀

な湃淼仔 

犯罪现场四

地点:

じ窳滞未澹吐褰帧

受害人:

ぢ段鳌だ锟颂亍

罪犯:

ぶ颖斫场

ぐ镄住

作案手法:

ど比宋此欤址ú幻鳌

げ蝗范ń耄永肼废摺

证据:

ぶ印

ず推渌闹右谎

し旁谠∈摇

の拚ㄒ

び屑状己奂#挥衅渌奂!

の拮痔趸蚴琛

の捶⑾纸谟昧で嘈薷次荻ァ

の拗肝苹蛐 

の廾飨院奂!

ぜ裘笠禄蛲馓椎难蛎宋

教堂( 钟表匠的藏身处)

地点:

さ谑蟮篮偷诙拇蠼纸徊娲Α

罪犯:

钟表匠

と芾隆さ丝稀

ぁ爸形鞑俊崩吹纳倘耍咛宀幌辍

て拮釉谂υ既ナ溃凰ǜ炊比恕

び惺智购颓懈钋

の薹ㄗ纷俚剿牡缁啊

な詹鼐芍颖怼

に蜒爸颖斫澈椭颖碜橹

つ壳懊挥腥魏瓮黄啤

す市叹橹蛘叻缸镄畔⒆柿峡舛济挥腥魏渭锹肌

帮凶

の纳亍だ着底取

ち偈惫驮薄

ぷ≡谛略笪鳌

び行陨欧缸锛锹肌

证据:

せ褂形逯幌嗤闹樱碛幸恢幌侣洳幻鳌

在文森特房间里发现如下物品:

だ称罚

ぐ踩住

そ捍

て撇肌( 是用来堵住受害人嘴巴的吗?)

在邓肯的房间里发现如下物品:

ぶ颖碓又尽

すぞ摺

ひ挛铩

げㄊ慷俸吞古敛┪锕莸恼估滥柯肌

じ嗟慕捍

ひ话颜从谢页尽⑾干澈脱瘟5纳ㄖ恪

とП瓤伺聘直省

び脖摇

な兄行耐3党〉氖站荨

ぶ星臣乙┑甑氖站荨

ご由隙患也凸堇锬美吹囊话鸩瘛

ふ从辛谅躺推岬男

な⒐凭囊患勇厝莼A俊

こ栉锩⒐鏊ⅰ

で郴粕痔住

の拗肝啤

っ鸹鹌鞑辛粑铩

ぷ懊鸹鹌鞯目罩胶小

び妹鸹鹌骼粗谱魅忌兆爸寐?

其他信息:

ぴ诮烫酶浇彼酪幻醚且幻炕髡摺

さ厍志终诘鞑椤

て凳峭道吹模罾渡鹂顺怠

ぴ抵鞅簧薄

に巡橄铝屑锹肌俪怠⑿咨薄⑹ё偃丝凇

し⒊鼋艏背盗咀纷偾肭螅悦挥腥魏畏⑾帧

莎拉·斯坦顿在冰冻的人行道上快步走回位于中区的办公大楼。她就在那儿上班。手里拿着星巴克拿铁咖啡和一块巧克力饼干——好吃,但其中的高热量会让人后悔。不过,她得在办公室里度过漫长的一天,这些美食也算是种奖赏了。

倒不是因为她需要美食的刺激才能回到电脑工作站上去重新工作;她自己热爱工作。莎拉是一家大型地板和室内装潢设计公司的预算经理,有一个六岁的儿子。因为离婚了,所以比预期时间早几年出来重新开始工作。她一开始是做接待员,然后很快升任这家公司的预算主管。

工作很平凡,全是跟数字打交道——但公司还不错,她喜欢周围的同事( 嗯,大多数同事还不错) 。

因为她经常去施工现场会见客户,所以她的工作时间比较灵活。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她必须给孩子穿好衣服、准备好上学的物品,在上午九点大老远地把他送到第九十五大街,然后回到她位于中区的办公室。她的上班时间经常因为纽约市交通局的突发事件而有所改变。今天,她得工作十几个小时;明天,她可以休息一整天,陪儿子去为圣诞节购物。

莎拉在大楼入口处刷卡,从后门进入办公楼,然后开始她一下午的例行健身活动——爬楼梯去办公室,而不是乘电梯。整个三楼都是这家公司的,但她的工作站位于一个小房间里,而且是在二楼的一小块区域里。这个办公室很安静,只有四个员工,但是莎拉喜欢这里。老板很少会下楼来,所以她可以不受干扰地完成工作。

她走上楼梯平台,停了下来,伸手摸到门把手,她总是想:为什么这些门总是开着,通向楼梯间的一侧为什么不上锁呢? 这样对有些人来说就太容易了——

她跳了起来,听见一声轻微的金属撞击声。

她快速转身,但没看见任何人。

还有……这是呼吸的声音吗?

有什么人受伤了吗?

她应该去看看吗? 还是叫保安?

周围一片沉寂。

她想,或许并没有什么可疑的。然后,她走上通向她办公室后门的走廊,暗自笑了笑。她打开门,沿着公司长长的走廊走过去。

她脱下外套,把咖啡和饼干放在桌上,然后在电脑工作站前坐下来。她看了一眼电脑。

她觉得有些奇怪。显示屏上是“日期和时问属性”的设定窗口。

这是windons xP操作系统的程序,用于设定电脑的日期、时间和时区。屏幕上显示了一张日历,标出今天的日期,右边显示一个带有指针的虚拟时钟,下方还有一只数字时钟,两只钟都在一秒一秒地走着。

在她去星巴克之前,显示屏上并没有显示这些内容。

难道是它自己弹出来的吗? 她在想。为什么呢? 可能在她出去的时候,有人动过她的电脑了,但她想不出会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把屏幕上的窗口关了,打开自己的工作程序。

她往下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莎拉看见她桌子下面有一只灭火器,刚才还没有的。公司总是做一些奇怪的事。有时候,根本没有什么理由,就会进来安装一盏新灯、宣布紧急疏散计划,还会重新布置办公家具。

现在,又放进了灭火器。

或许,我们该感谢恐怖分子:他们促使公司时刻保持警惕。

看了一眼儿子的照片,他的微笑让她心里暖洋洋的。她把钱包放在桌子下面,然后打开饼干的包装。

丹尼斯·贝克尔警督慢慢地走在一条僻静的街道上。

就像他所建议的那样,警官们正对在教堂搜寻钟表匠过程中发现的线索进行分类处理。他告诉萨克斯和豪曼,他记得有一家仓库刷的就是那种亮绿色的油漆,就像在钟表匠房间里发现的那双鞋上的油漆颜色。其他警官在寻找别的线索,而他则来到了这里。

整幢高大的建筑沿街矗立,虽然有强烈阳光的照射,但它依然显得黑乎乎的,非常冷清而阴郁。满是污垢的墙体,其下方离地面六到七英尺高的地方满是涂鸦,一半的窗玻璃都破裂了——有些甚至似乎是子弹击碎的。楼顶的标牌已经模糊,上面用老式的字体写着:普雷斯顿搬运与仓储公司。

前门刷着那种亮绿色,门上了锁,还用链条绑着,但是贝克尔发现侧面有一个入口,一半都被垃圾桶挡住了。门是开着的。他在街上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拉开门,走了进去。贝克尔在这个昏暗的地方走了过去,只有一束惨白的光线斜照在这里,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纸板、霉菌和燃油的味道。他掏出手枪。他抓枪的样子显得有些笨拙,因为在他从警生涯里从未开过一枪。

贝克尔沿着走廊悄悄往前走,来到大楼里的主贮藏区——一片巨大的空地,地面上是一摊摊盖满油渍的脏水和垃圾。还有许多安全套,他觉得有些恶心。这可能是世界上最不浪漫的鬼混场所了。

沿墙排列着一些办公室,里面射出的灯光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这里昏暗的光线,当他靠近那间办公室时,他发现这问小房间里有一盏煤油灯。他还可以看见另一样东西。

一只黑色的、带有月亮脸的钟——这就是钟表匠的杀人名片。

贝克尔继续往前走。

因为光线太暗,他一脚踩到一大块油污上,重重地侧跌在地上,吓得气喘吁吁。手枪也掉了,顺着油腻的水泥地板滑了出去。他痛苦地惨叫了一声。

这时,一个男人沿着旁边的一条走道迅速跑到他身后。

贝克尔抬头看了看,正好对视着杰拉德- 邓肯——钟表匠——的眼睛。

杀手弯下腰。

他伸出手,把贝克尔扶起来。“你没事吧? ”

安畹愕懒恕8詹盘恍⌒牧耍恍唬苋稹!

邓肯走到旁边,捡起贝克尔的枪,还给他。“你并不需要这玩意儿,”他笑着说。

贝克尔把枪放回枪套。“我可不知道,除了你之外还会碰见什么人。真是个诡异的地方。”

钟表匠指指那间办公室:“进去说吧。我要告诉你怎么对付她。”

霸趺炊愿端闭饩浠暗囊馑际牵饬礁鋈私绾问凳┧堑纳比思苹

这里的“她”指的是纽约警局的警探艾米莉亚·萨克斯。

--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