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七章

[ 下午1 :48]

八衷谠谀睦? ”丹尼斯·贝克尔问。

盎褂幸桓瞿勘辏蔽纳氐纳舯湫×恕

吧比说哪勘? ”

嫌疑犯点点头。

霸谀睦? ”

拔也惶宄K翟谥星蚁搿K桓嫠呶摇U娴摹!

他们看了一眼凯瑟琳·丹斯,很明显,她觉得他没有撒谎,于是冲大家点了点头。

八恢浪饣崾窃谙乱桓鱿殖。故窃诮烫谩!

他写下了教堂的地址。

萨克斯说:“我认识那个地方。早就不对外开放了。”

塞利托打电话给紧急勤务组,并让豪曼召集战术部队。

八梦夜恍∈弊笥以诟窳滞未甯岷希驮谛∠锢锏哪谴贝舐ヅ浴!

莱姆想,就在那个地方,他曾想杀死凯瑟琳·丹斯,然后再强奸她。塞利托派了一辆没有警察标记的车守在那幢大楼旁。

八窍乱桓鍪芎θ? ”贝克尔问。

拔也恢溃艺娴牟恢馈K桓嫠呶胰魏喂赜谒氖拢蛭

拔裁? ”丹斯问。

耙蛭也换岷退⑸叵怠!

和她发生关系……

莱姆明白了。“所以你为他做案提供帮助,作为交换,你可以享用他的受害者。”

拔抑灰耍蔽纳馗辖羲担槐呋寡岫竦匾∽磐罚安灰腥恕N一姑挥斜涮裁挥小遥皇窃谒撬懒艘院蟛抛觯哉庖膊皇钦嬲庖迳系那考椤8静皇恰U馐墙芾赂嫠呶业摹K楣喙胤伞!

丹斯和塞利托对此似乎没有什么反应,而贝克尔听得直眨眼睛。萨克斯在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贝克尔问:“你为什么不会和下一个目标发生关系? ”

他垂下头。“因为……他想烧死她。”

袄咸臁!北纯硕杂锏馈

八形淦髀? ”莱姆问。

文森特点点头:“他有枪。一把手枪。”

笆牵32口径的吗? ”

拔铱刹欢剐抵丁!

八裁闯? ”塞利托问。

吧罾渡谋鹂顺怠M道吹摹3盗溆泻眉改炅恕!

芭普漳? ”

拔也恢溃娴摹K崭憷吹摹!

翱旆⒉冀艏背盗咀纷偻ǜ妗!崩衬访畹馈H兴婕淳筒Υ蛄说缁啊

丹斯突然问:“还有什么情况? ”

澳闶侵甘裁? ”

澳橇境岛孟袢媚憔醯煤懿话? ”她觉察到了一丝异样。

他的视线低了下去:“我想,他可能杀死了车主,我不知道他会那样做,真不知道。”

霸谀睦? ”

八桓嫠呶摇!

库柏发出一份请求,希望能调阅所有劫车、凶杀或失踪人口的记录。

岸摇蔽纳赜杂种梗耐扔智崆岫抖鹄础

笆裁? ”贝克尔问道。

八股惫硗庖桓鋈恕J且桓龃笱蚁胨故歉龊⒆印>驮诮烫霉战堑男∠锢铮拷谑蟮馈!

拔裁瓷彼? ”

八醇颐谴咏烫美镒叱隼戳恕!

叭缓蠓⑸耸裁? ”’

暗丝洗趟浪缓蟀咽迦咏死洹!

库柏给那里的警察分局打电话,请他们查实此事。

拔颐侨梦纳馗丝洗虻缁埃比谐纳氐愕阃匪担拔颐强梢宰纷偎氖只!

八牡缁笆谴虿煌ǖ摹5蔽颐遣弧阒馈褪遣豢さ氖焙颍崮玫羰只牡绯睾蚐IM 卡。”

开工……

八担庋忝蔷兔环ㄗ纷偎恕!

暗缁笆怯盟拿职炖淼穆? ”

安皇牵玫氖窃じ痘胺训哪侵帧C扛艏柑欤突崧蚋鲂碌模缓缶桶丫傻娜恿恕!

罢页龊怕肜矗崩衬访钏叭缓笕フ沂只擞獭!

梅尔·库柏打电话给该地区主要的手机运营商,分别对他们进行了简短的询问。挂上电话后,他说:“东海岸电讯公司的电话卡。就像他所说的那样,预付费电话卡。现金购买。如果手机没有电池的话,那是无法追踪的。”

案盟馈!崩衬饭具媪艘痪洹

塞利托的电话响了。波·豪曼的紧急勤务组已经上路了。几分钟后就能赶到教堂。

疤鹄凑馐俏颐俏ㄒ坏南M恕!北纯硕怠

贝克尔、萨克斯和普拉斯基立即冲出去,参加抓捕行动。

莱姆、丹斯和塞利托留在实验室里,试着从文森特口中得知关于杰拉德·邓肯的更多线索。同时,库柏继续搜索数据库,寻找更多关于邓肯的信息。

岸杂谑敝印⑹奔浜鸵趵惺裁葱巳? ”莱姆问。

八占芍颖怼K媸且桓鲋颖斫场馐撬陌茫阒馈K孟褚裁挥锌唐袒蜃霰鸬纳狻!

莱姆说:“但是他可能为哪家商店工作。查找一下钟表匠的专业组织,还有收藏者组织。”

库柏在键盘上输入关键词。他问:“只在美国范围内搜索吗? ”

丹斯问:“他是什么国籍? ”

拔蚁耄Ω檬敲拦恕K灿⒂锸保⒚挥惺裁赐夤谝簟!

库柏搜索了许多网站,然后摇摇头。“钟表制造业是个很受欢迎的行业。规模较大的组织包括:总部位于瑞士的日内瓦钟表匠、珠宝商和金匠协会,高级钟表学跨行业协会;美国的钟表匠研究所;同样也设在瑞士的瑞士手表和珠宝零售商协会;英国钟表收藏家协会;英国钟表学会;瑞士手表业雇主协会和瑞士手表业联盟……另外还有几十家规模较小的组织。”

案欠⒌缱佑始比兴担把室幌鹿赜诘丝系男畔ⅰN蘼鬯侵颖斫郴故鞘詹丶摇!

霸傥饰使市叹橹崩衬匪低瓯阕蛭纳兀澳忝鞘窃趺慈鲜兜? ”

文森特结结巴巴地叙述了他们是如何偶遇的,又说这种无意的结识并不犯法。凯瑟琳·丹斯边听边用平静的口吻问了一些问题,然后指出他正在说谎:“我们谈好的交易法则是,你必须老实交待,”她说,同时身体前倾。从她那“捕食者”般凶猛的眼镜中投射出冷酷的目光。

昂冒桑抑皇牵牛档奶沉耍阒赖摹!

拔颐遣灰车男鹗觯崩衬泛鹱牛拔颐且滥闼璧氖窃趺慈鲜端摹!

这个强奸犯承认,虽然他们的相识的确是一种巧合,但却不是光明磊落的。文森特详细述说了他们在他工作地点附近一家餐厅里初次见面的情景。

邓肯当时在跟踪昨天被他杀死的一个男人,而文森特正窥探着一个女服务生。

莱姆心想,这两人真是臭味相投。

梅尔·库柏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来:“找到一些东西……密西西比州以西有六十八个叫杰拉德·邓肯的人。我在查找搜捕令记录,以及联邦调查局的暴力罪犯逮捕计划记录。然后再进行比对,检查近似的年龄组别和职业组别。你真的无法再进一步缩小搜索范围了吗? ”

耙悄芩跣。乙欢ɑ岬摹K永床凰邓约旱氖露!

丹斯点点头,她相信他的这句话。

隆恩·塞利托提了一个莱姆也想问的问题:“我们知道他正在锁定特殊的谋杀对象,而且要提前把他们找出来。这是为什么? 他有什么目的? ”

强奸犯说:“因为他老婆的事情。”

八峁槁? ”

澳鞘枪サ氖铝恕!

敖哺颐翘!

凹改昵埃屠掀乓黄鹄磁υ级燃佟Kツ掣龅胤接Τ暌滴窕锇椋谑撬掀啪鸵桓鋈巳ヌ衾只帷K刈乓惶跗У男〗肿呋乇龉荩飞媳恍∑祷蛘呖ǔ蹈擦恕K净右萘恕K熬让蝗死淳人裁蝗吮ň虼虻缁案蓝印R缴罄此担谒蛔惨院螅赡芑钩中耸种幼笥摇K担词共皇且缴幕埃返娜艘部梢园锼寡V灰蛊瘸鲅憔托卸 5敲蝗税锼!

暗礁骷乙皆喝ゲ檎倚帐衔丝系娜朐杭锹迹烁鲈禄蛉鲈乱郧暗募锹肌!崩衬访畹馈

但文森特说:“别麻烦了。去年,他闯进医院,把他妻子的相关记录都偷出来了,还有警方的报告。

他贿赂了医院里的什么人。从那以后,他就开始计划这件事。”

暗牵裁醋ㄌ粽庑┦芎φ吣? ”

熬斓鞑檎馄鸾煌ㄕ厥掳讣保业搅嗽诔祷鱿殖「浇鱿止氖鋈恕U庑┤耸遣皇怯锌赡芫人也恢馈牵芾拢沸耪庑┤说笔笔强梢跃人摹Kツ暌徽甓荚诓檎庑┤说淖≈罚约八堑娜粘贪才拧K盟且桓鋈说氖焙蛘宜撬阏耍萌盟锹厮馈U舛运此岛苤匾拖袼掀诺乃婪ㄒ谎欢ㄒ廊ァ!

靶瞧诙歉雎胪飞系哪腥四? 他死了吗? ”

耙欢ㄊ撬懒恕5丝先盟谒嫔戏剑疃纤氖种福缓笳驹谂员呖醋潘钡剿舻胶永锶ァ

他说,受害者试着游上岸,但一会儿就不动了,然后就在码头底下漂走了。”

八惺裁疵? ”

拔也患堑昧恕:孟窠形侄兀帐裁床患堑昧恕T谇懊媪狡鸢讣校颐话锼N艺娴拿挥小!

他惊恐地看了看丹斯。

肮赜诘丝希慊怪蓝嗌偾榭? ”她问道。

熬驼庑┝恕Kㄒ焕钟谔嘎鄣幕疤饩褪鞘奔洹!

笆奔? 都说了些什么? ”

笆裁炊妓担匏话J奔涞睦罚敝拥脑诵蟹绞剑绽褂腥硕允奔涞牟煌惺堋!纾嫠吖遥⒂锢铩铀佟飧龃示屠丛从谀侵执兄影诘氖敝印D阋阎影谏系捻缆胂蛏咸幔拍苋弥幼呖煨6怕飧龃省鸵馕蹲拍阋秧缆胂蛳路牛硬拍茏叩寐腔槐鹑死此担庑┒骶突岜涞檬治蘖模档氖焙颍牛憔途醯盟档幕昂苡形Α!

库柏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来说:“我们收到一一些钟表协会发来的回复。没有叫杰拉德·邓肯的人……等等,这是国际刑警组织的答复……同样什么也没有……而且我在暴力罪犯逮捕计划记录上也没找到线索。”

塞利托的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说了几分钟,边说还边冷冷地看着那个强奸犯。然后挂上了电话。

澳鞘悄愕拿梅虼蚶吹模彼晕纳厮怠

这男人皱起眉头问:“谁? ”

澳忝梅颉!

文森特摇摇头。“不可能,一定是假冒的。我妹妹没结过婚。”

安唬峁椤!

强奸犯的眼睛睁得圆圆的:“莎莉·安妮结婚了? ”

塞利托厌恶地瞟了一眼文森特,然后对莱姆和丹斯说:“她自己很难受,不想回我们的电话,所以她丈夫打来了电话。十三年前,文森特把自己的妹妹关在地下室里.整整关了一星期,这期间他母亲和继父去外地度蜜月了。这是他的亲妹妹……他把她绑起来,多次对她进行性侵犯。那时,他十五岁,妹妹十三岁。他在少年犯管教所关了一阵子,接受心理治疗之后被放了出来。关押记录被封存了,所以我们在综合自动指纹识别系统中没有找到任何记录。”

霸趺椿峤峄槟? ”文森特小声说,面如土色。

按幽侵螅突忌狭艘钟糁⒑鸵澄陕抑ⅰ

他后来又多次威胁她,因此警方为她提供了人身限制令,不许文森特靠近她。在过去三年里,他们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他给她寄去的那些信。”

八砸恢痹谟檬樾磐菜? ”丹斯问。

塞利托低声说:“不是,那都是些情书。他想让她搬过来,和他住在一起。”

班蓿炷摹!币幌蛘蚨ǖ拿范た獍匾步蛔」具媪艘痪洹

坝惺焙蛩嵩谛胖降目瞻状π聪乱坏啦似祝惺焙蛴只峄恍┥榭ㄍɑK梅蛩担绻惺裁窗旆馨阉涝豆亟嘤且欢ɑ峋×Π镏摹!比锌醋耪驹谖纳厣砗蟮牧轿谎簿畹溃骸鞍阉鋈ァ!

两位巡警把这个大块头扶起来,向门口走过去。

文森特·雷诺兹几乎走不动路了,他不停地颤抖着。

吧颉ぐ材菰趺纯赡芙峄槟? 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们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她怎么可以这样? ”

--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