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3

我拿走他的刀,丢进碰到的第一个下水道,然后走过两个街口到百老汇大道,叫辆出租车回家。

我觉得我根本没有睡着。

我脱下衣服爬上床。我闭上眼睛,进入不用完全睡着就能梦见的那种梦。我心里明白这是场梦,我的意识保持距离站在一边,像剧评家冷冷坐在一旁看戏。然后一串串事件涌上来' 于是我知道我不可能睡着,也不想睡着。

我把莲蓬头开到最热,关上浴门站在浴缸旁,算是即兴的土耳其浴。我在里头待了半小时左右,把积在体内的劳累和酒精借着流汗排出去。然后我把莲蓬的温度调到可以忍受的程度' 开始淋浴,最后一分钟用冰水冲洗。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真的有益健康。我看这只是斯巴达式的磨人方式。

我擦干身体,换上干净的西装,坐在床沿,拿起电话。亚根尼航空公司刚好有我想搭的班机。飞机五点四十五分由拉瓜迪亚机场起飞,七点多一点可以把我送到我想去的地方。我买来回票,回程时间未定。

五十八街和第八大道交口的童年餐厅通宵营业,我点了碎牛肉加蛋,灌了好多黑咖啡。

将近五点时,我钻入一辆出租车的后座,请司机把我送到机场。

这班飞机绕路在奥尔巴尼停一站,得多花不少时间。飞机准时在那里落地,几个人下机,另外几个人登机,然后驾驶员又带着我们腾空而起。第二趟起飞,飞机根本没有机会保持水平状态,我们才停止升空,就开始降落。在尤蒂卡机场,我们颠簸了一下,但没什么好抱怨。

白8魑宦猛居淇欤笨罩行〗闼担氨V亍!

保重。

我觉得大家好像是近几年来,才在道别时说这两个字。人人开始有了危机意识,整个国家突然意识到,我们住在一个随时需要保持警觉的世界。

我是打算保重。至于旅途是不是能够愉快,我可不太确定。

我从机场搭车到尤蒂卡市,七点三十左右抵达。十二点过几分我打到凯尔·汉尼福德的办公室,没有人接。

我打到他家,是他妻子接听。我报上名字。“斯卡德先生,”

她试探性地说,“你,呃——有进展了吗? ”

坝行┟寄俊!蔽宜怠

拔医锌础!

他拿起话筒后,我表示想和他碰面。

班蓿叶S行┦碌缁吧辖膊环奖恪!

班拧!

澳恰隳艿接鹊倏ɡ绰? 除非是绝对必要,我现在恐怕抽不开身到纽约,不过你可以搭今天下午或者明天的班机过来,很快就到。”

拔抑溃蚁衷谝丫搅擞鹊倏ā!

芭? ”

以诮芊鹧泛湍每私纸豢诘睦卓怂拱倩醯辏憧梢缘秸舛游遥颐且黄鹑ツ惆旃摇!

懊晃侍猓宸种? ”

翱梢浴!

我认出他的林肯轿车。他停在百货店前面时,我跨过人行道走过去。我打开车门,坐在他旁边。他也许平常在家都习惯穿西装,要不他就是为了见我特地换上的。西装是深蓝色,条纹不很明显。

澳阋从Ω檬孪雀医惨簧彼担拔铱梢缘交〗幽恪!

安槐兀蚁虢枵飧龌嵊卫滥忝堑某鞘小!

罢獾胤讲换怠R残硪耘υ嫉谋曜祭纯矗簿擦耍还庖膊患镁褪侨钡恪!

懊淮怼!

耙郧袄垂舛? ”

傲酱危眉改昵傲恕U舛木熳サ轿颐峭┑南臃福依凑舛阉夯嘏υ肌D翘宋沂亲鸪怠!

敖裉煺馓朔尚性趺囱? ”

盎购谩!

他巴不得赶紧问我,为什么突然不告来访。但他可是有教养的人,吃午餐要等咖啡上桌才能谈生意,我们的公事也得到了他办公室才能讨论。汉尼福德药厂的仓库偏处城西一角,而他接我的地方则在城中。我们一路往外开,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他把他认为我会有兴趣的东西指给我看,我也只有嗯嗯啊啊佯装一点兴致。终于到了库房。他们一周上班五天,此时除了几辆闲在一旁的卡车外,没有其他车子。他把林肯停在一个卸货台旁,然后领我走上凸起的小坡道进厂。我们穿过一条长廊,走进他的办公室。他打开天花板的灯,指张椅子给我,然后坐到书桌后头。

霸趺囱? ”他说。

我不觉得累。我突然想到我其实应该非常疲倦。没睡觉,昨晚又灌了少许黄汤,但我精神还好。不算抖擞,但也不累。

我说:“我是来跟你报告的。你女儿的事我能查的都已经查到了,我想你也不用知道更多。我可以再多花我的时间、多花你的钱,不过我看没必要。”

懊换愣嗌偈奔洹!

他的音调不带感情,我听不出这话有没有弦外之音。他是佩服我的效率,还是不高兴他的两千块只买到我五天的时间? 我说:“够久了。如果你一开始就对我毫无隐瞒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省点时间。也许不会。不过至少我查起来应该容易一点。”

拔也欢!

拔铱梢粤私饽阄裁疵幌氲秸獾恪D憔醯梦腋弥赖囊丫几嫠吡宋摇H绻乙业闹皇鞘率担悄慊蛐砻淮恚乙业氖悄芄黄创粘鐾枷竦氖率怠H绻虑槿继谖颐媲暗幕埃也槠鹄从Ω帽冉先菀住#涣趁曰螅ê诘拿济舻窖劬瞪戏健!拔颐皇孪韧ㄖ阄乙矗且蛭以谟鹊倏ㄓ惺乱臁N沂谴笄逶绱罨吹模耗岣5孪壬N一宋甯鲋油凡胖滥阄逄烨熬涂梢愿嫠呶业氖虑椤!

笆裁词? ”

拔胰チ思父龅胤健J幸榛岬娜丝谕臣拼Γд挛袼炀帧!

拔颐还湍愕接鹊倏ɡ次饰侍狻!

澳愀揪兔还臀遥耗岣5孪壬D闳⒛闫拮邮窃凇

呃,我不用告诉你日期。你们两个都是第一次结婚。”

他什么也没说。他摘下眼镜,放在前面的书桌上。

澳阍绺酶嫠呶椅碌鲜撬缴!

拔裁匆?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澳闳范? ”

班拧

拔铱刹桓艺饷此怠!蔽椅籈1气,“朝鲜战争仁川港一役,不幸阵亡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里,有两名是尤蒂卡去的。其中一个是黑人,不用考虑。另一个叫罗伯特·布洛,已婚。他是不是温迪的父亲? ”

班拧!

拔也皇且揖纱蹋耗岣5孪壬N蚁胛碌现浪撬缴5比灰灿锌赡芩恢蓝嘉匏健!

他站起来,走向窗口。我坐在那儿,暗想温迪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我赌十比一她该知道。罗伯特·布洛是她成长过程那只看不见的手,她一辈子都在寻寻觅觅,找他的替身。她对他产生暖昧难解的感情,似乎是因为知道了汉尼福德和她母亲都没透露的秘密。

他在窗旁站了好一会儿。然后扭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或许我早该告诉你,”他终于开口道,“我不是故意隐瞒。我是说,当时我完全没想到温迪是……私生女的问题。多年来我们根本不提此事,我压根儿没想到要讲。”

罢馕伊私狻!

澳闼的阌惺卤ǜ妫彼氐揭巫幼拢担扒虢玻箍ǖ隆!

我回溯到印第安纳。温迪念大学时,对同龄的男孩没有兴趣,只喜欢年长男子。她跟几个教授发生关系,或许都只是逢场作戏,但至少有一个认起真来,至少男方如此。他想离开他妻子。这位妻子服药自杀,或许是真的想死,或许是为了挽救她的婚姻才耍的手段,也或许连她也搞不清自己动机何在。

白苤鲆欢纬笪拧U鲂T胺蟹醒镅铮忻挥猩闲7郊吐嘉也恢馈N碌显诒弦登傲礁鲈吕胄#饩陀辛私馐汀K环ㄔ俅氯ァ!

暗比弧!

八Ш笱C挥凶偶保览硪谎N以净购苣擅疲蛭漳闼担堑姆从孟癫缓芮苛摇O匀凰堑背跏窍胪ㄖ闼吡耍植淮蛩愀嫠吣闼肟脑颉W苤侵圆辉谝馑娜ハ颍且蛭侵榔渲心谇椤!

班蕖!

八チ伺υ迹饽阋丫馈K负跏锹砩虾湍瓿つ凶臃⑸叵怠F渲幸桓龃チ寺醢⒚埽铱梢愿闼拿郑獠⒉恢匾K侥昵八懒恕:苣阉邓谖碌系纳锏降装缪萘硕嘀匾慕巧舜ヂ醢⒚芤酝猓谷盟谏昵胱夥渴保栌盟拿帧K诠椭骼感聪滤墓荆凸静槎允保舶锼不选!

胺孔馐撬兜穆? ”

坝锌赡堋5降椎笔彼前锼读巳炕故遣糠旨矣茫挥兴拍芨嫠吣悖皇悄阋丫什坏搅恕2还瘴铱矗皇俏ㄒ桓泄叵档哪腥恕!

澳撬币哺鸬哪腥私煌? ”

拔蚁朊淮怼U飧瞿械囊鸦椋以诔墙迹退闼牖ê芏嗍奔涓谝黄穑峙乱沧霾坏健6乙牢铱矗碌献约阂膊幌敫魏我桓瞿腥斯潭ㄏ吕础=淌诘钠拮油桃┳陨保运氡厥且淮蟠蚧鳌H绻运粤档娇梢耘准移樱肜此部赡芏运们楹苌睢辽偎赡苁钦饷聪搿T獾侥谴未煺垡院螅崽嵝炎约翰荒芏匀魏稳斯谧ㄇ椤!

八运峤缓芏嗄腥恕!

岸浴!

岸腋且!

岸浴!

澳闳衔馐鞘率? 或者你只是凭空臆测? ”

笆鞘率怠!蔽腋崃说懵晡餮拧ぢ硭鞯氖虑椋傅剿窃趺粗鸾シ⑾治碌衔姆绞健N颐凰德晡餮乓蚕潞J怨

他垂下头,浆硬的西装两肩有点瘪。“报纸还真说对了,”他说,“她是妓女没错。”

耙膊煌耆恰!

笆裁匆馑? 这就像怀孕一样,不是吗?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耙残硎且蛭娉稀!

芭? ”

坝行┤吮缺鹑顺鲜怠!

拔乙幌蛞晕鲜抵挥惺怯氩皇橇街帧!

盎蛐戆伞2还揖醯糜胁煌愦巍!

靶幸羧庖灿胁煌愦温? ”

拔沂钦饷聪搿N碌厦坏浇稚侠停挥幸桓龈鲦慰吐址险螅裁挥邪亚桓裁雌ぬ蹩汀!

拔一挂晕兜缕斩歉瞿泻⒆龅恼钦飧觥!

安弧I院笪一峤驳剿!蔽野蜒劬Ρ丈弦换岫N艺隹劬λ担骸罢饣拔颐环ㄖな担还也蝗衔碌系谋疽馐且羧狻

她也许是从好几个男人手上拿了钱以后,才醒悟到自已是在干什么。”

拔也欢!

拔颐羌偕栌懈瞿械拇獬鐾聿停退丶遥缓蟾洗病K雒攀保残斫桓徽哦保残砀担骸冶鞠胨湍阋皇驶ɑ蛘呃裎铮还愫尾荒谜庑┣虻隳阆不兜亩髂? ’也许前几次发生这种情况时,她一再回绝,但后来她就开始习惯收下了。”

拔叶恕!

安挥枚嗑茫突峥冀拥剿夭幌嗍兜哪腥舜虻牡缁啊:芏嗄腥讼不栋雅说牡缁肮阄ィ惺焙蚴且蛭醯枚览掷植蝗缰诶掷郑惺焙蚴且蛭蔷醯每梢越璐颂岣咚堑男蜗蟆

馀⒑懿淮恚荒芩闶羌伺还潞蟾坏闱昧耍蛭还ぷ鳎阒溃∨⒃诖蠖际欣锾稚钍翟诤苄量唷!运幸惶煨牙矗琶腿恍盐虻剿殉闪思伺辽偈亲值渖隙ㄒ宓哪侵帧?墒堑笔彼丫肮吡四侵稚罘绞剑腋芯跻埠茏匀弧U瘴铱蠢矗永疵桓松焓忠K桓鐾砩献疃嘀患桓瞿腥恕H绻母瞿腥怂幌不叮院蟮难妓峄鼐6獬龉步聿褪保绻醯醚矍暗哪腥丝床凰逞郏不峒俪仆诽郏缓退洗病K运强磕欠绞阶淮恚康牟辉谇!

澳闶撬邓不丁!

胺凑圆惶盅帷K置槐蝗巳夥纷影蠹芪剑胍幕埃Ω每梢哉业焦ぷ鳎部梢曰赜鹊倏ǖ募遥蛘叽虻缁案忝且D闶窍胛仕腔ǔ章? 这我没有答案,不过我怀疑。我觉得她是得了强迫症。”

霸趺此? ”

我站起来,走近他的书桌。桌子是暗色桃花心木做的,看来至少有五十年历史。桌上井然有序,摆了本记事簿,还有双层文件盘、纸插、两张镶框的照片。他看着我拿起照片仔细端详。其中一张是个年约四十的女人,两眼迷茫,脸上挂着朦胧的笑容。我感觉到这个表情是她的注册商标。另一张照片是温迪,头发不长不短,两眼明亮,一口白牙可以去拍牙膏广告。

罢馐鞘裁词焙蛘盏? ”

案咧斜弦档淅瘛!

罢馐悄闾? ”

班拧N彝耸鞘裁词焙蛘盏摹A吣昵鞍桑蚁搿!

拔铱床怀鏊窍裨谀睦铩!

班牛碌舷袼盖住!

安悸濉!

岸浴N掖用患移拮铀邓さ孟癜职帧N业比皇俏薮优卸ǎ还移拮邮钦饷此档摹!

我把汉尼福德太太的照片摆回原位。我深深看进温迪的眼睛,我们过去这几天变得非常亲密,她跟我。我现在对她的了解恐怕已经超过她能接受的限度。

澳愀崭账的闳衔星科戎ⅰ!

我点点头。

扒科人氖鞘裁? ”

我把照片摆回原处。我注意到汉尼福德刻意避免对上温迪的眼睛。他没做到。他望进那对明亮的大眼,脸部抽动一下。

我说:‘‘我不是心理学家或者心理医生什么的,我只是当过警察的普通人。”

拔抑馈!

拔抑荒懿虏狻N也滤恢倍荚谡已案盖祝氤⒊⒆雠淖涛叮且桓龈龆枷牒退洗病2还挂参匏剑蛭职终钦庋娜恕K杪枭洗玻盟吃校缓蟮匠嗜ィ缓笤僖裁挥邢ⅰK且丫鹑私峄榈娜耍晕哪腥艘欢ǘ际潜鹑说恼煞颉R野职趾芸赡艽蠡隽偻罚蛭绻恍⌒牡幕埃赡芴不赌悖杪杈陀锌赡芡滔乱淮蠖岩缓竽憔偷么虬呗贰K宰邢赶胂耄绻职指闱幕埃Ω帽冉习踩U庋焕矗磺芯褪堑ゴ康慕鹎矗职志筒换嵛惴⒖瘢杪璨换嵬桃阋部梢源谠Σ挥美肟N也皇切睦硪缴也恢澜炭剖樯鲜遣皇钦庋础N掖用荒罟炭剖椋泊用患碌稀N以谒崾院螅趴甲呓纳睢N乙恢毕胱呓纳睿峁吹靡辉俚拿娑运乃劳觥D阌忻挥惺裁纯梢院鹊? ”

鞍? ”

澳阌忻挥惺裁春鹊? 譬如波本。”

班蓿孟裼幸黄渴裁淳啤!

怎么可能有人连家里有酒没酒都不知道? “拿来吧。”

他的脸闪过几种不同的表情。有意思。刚开始他想,我他妈的以为我是什么人,竟敢这样指使他,然后他领悟到此时此刻这种小事不必斤斤计较,于是他起身走到酒柜打开门。

笆峭考伞!彼妓怠

昂芎谩!

拔颐皇裁纯梢缘骶频摹!

拔匏剑丫聘AП美淳秃昧恕!倍艺也坏奖右裁还叵担壬

他把酒跟一只平底大玻璃杯端过来,然后带着研究的兴味,在一旁看着我把威士忌往杯里倒到三分之二满。我喝掉一半,把杯子放到桌上又拿起来,因为我想到可能会留一圈水渍。我动作迟疑不定,他会过意来,递给我几张便条纸充当杯垫。

八箍ǖ? ”

班? ”

澳闼档背跽腋鲂睦硪缴运遣皇腔嵊邪镏? ”

安恢溃悴缓盟怨K淙晃颐且丫薮又溃还锌赡堋N揖醯盟牍旆ā!

耙运侵稚罘绞? ”

班拧K纳钏阃ξ榷ǖ摹R残硗馊丝蠢床痪醯茫还铱捶ú煌K衣晡餮诺笔矣眩氖歉约喊捕ǖ母芯酰罄凑依聿榈略蛞彩且谎K墓⒏艘恢治萝跋楹偷木蛹腋芯酰揖叽钆涞靡耍蔷幼〉暮没肪场N蚁胨锏哪腥耸撬匦胪ü慕锥危铱此Ω靡睬宄匾馐兜秸庖坏恪K谴淼氖撬馓搴透星樯显诠山锥涡枰那笊ぞ撸揖醯盟难酃庖丫诺浇此辉傩枰堑哪且惶臁!

我又喝了些威士忌。对我来说稍嫌甜了点,而且过于温和。

不过下肚后,劲道也还差强人意。

我说:‘‘就某些方面来说,我对理查德。范德普尔比对温迪了解得要多。我访谈过的人有一个跟我说,所有牧师的儿子都是疯子。我不知道这句话真实性有多少,不过我想他们大部分一定都没好la子过。理查德的父亲是那种烦忧易怒的人,严峻、冷漠,我很怀疑他懂不懂得什么叫做父爱。理查德的母亲在他六岁的时候自杀。他没有兄弟姐妹,就这么个小孩和他父亲和一个干瘪的老管家在坟墓一样的牧师会馆里生活,这种成长过程让他对父母产生非常矛盾的感情。他这种对上一代非常混杂的感情,跟温迪的情况类似。所以他们才能那样互惠互助。”

盎セ莼ブ!

岸浴!

鞍萃校墒巧绷怂!

八堑娜放浜系煤芎谩K悄侵炙恍枰岱赖呐耍悄侵炙换嵛笞龈盖椎哪腥恕K枪捕鹊募揖由畲且恢至饺硕济痪陌捕ǜ芯酢6乙裁挥行怨叵道雌苹嫡庵趾托场!

八敲挥猩洗? ”

我摇摇头。“理查德是同性恋。至少在他搬去和你女儿同住前,他一直以同性恋姿态出现。他不喜欢那种角色,很不自在。

温迪给他机会脱离那种生活,他终于可以跟一个女人同住而不需要证明他的男子气概,因为她并不需要他当性伴侣。他自从遇上她以后,就不再去同性恋酒吧。我想她同时也改变了生活方式,不再约会。我没法证明,不过以前她一个礼拜总有几个晚上会外出与人共进晚餐,但我进她公寓看过,厨房放满各种食物,我想理查德大概每个晚上都为两人准备晚餐。我刚才说过,我觉得温迪在想办法解决她的问题,我看,他们两人是一起在想办法。也许到头来他们会上床,也许温迪会出去找个工作,不再以职业性的方式跟男人约会。我这当然只是在猜测而已,不过我还想讲得更远一点。我想他们最终也许会决定结婚,一切或许会有个圆满的结局。”

按看馐羌偕琛!

拔抑馈!

澳闼档煤孟袼窃谔噶蛋!

拔也恢浪怯忻挥刑噶蛋抑恢浪侵湟欢ㄓ邪!

他拿起眼镜,戴上去又摘下来。我往杯里再倒些威士忌,喝一小口。他久久坐着不动,看着自己双手,偶尔抬眼看看立在他书桌上的两张照片。

终于他说:“那他为什么杀了她? ”

罢馕侍馕颐环ɑ卮稹K耆患堑蒙绷巳耍以谒募且淅铮庹龉逃指盖椎乃谰啦磺澹煸谝黄稹T偎担愕奈侍獠辉谡饫铩!

笆锹? ”

暗比弧D阆胫赖氖牵闩乃滥愕酶憾嗌僭鹑巍!

他什么也没说。

澳阕詈笠淮渭侥闩保⑸耸裁词? 想跟我说吗? ”

他不想,不是很想,他花了好几分钟做准备。他模模糊糊讲到她是什么样的小孩,多么聪明活泼热情,还有他多爱她。

然后他说:“在她大概……实在记不太起来,不过我想她当时应该有八岁大,八岁或九岁。她喜欢坐在我怀里,搂我……

搂我、吻我,而且她习惯扭来扭去,而……”

他不得不停下一会儿。我没说话。

坝幸惶欤也恢牢裁椿崮茄还幸惶焖谖一忱铮摇叮咸臁!

奥础!

拔倚朔芷鹄矗硖迳系男朔堋!

澳衙饣帷!

笆锹? ”他的脸看来像彩绘玻璃。“我实在……实在无法想像。我觉得自己很恶心,我爱她就像爱女儿一样,至少我是一直那么以为,等我发现我对她有性欲……”

拔也皇亲遥耗岣5孪壬还蚁胝馐呛茏匀坏氖拢皇且恢稚硖宸从ΑS行┤俗鸪狄不岵稹!

拔也恢皇悄茄!

耙残怼!

拔液芮宄箍ǖ隆N冶荒谛目吹降亩飨呕盗耍业P慕峁P亩晕碌峡赡艽吹纳撕ΑK晕711 ;~ 就做了个决定,我不再和她亲近。”他垂下眼睛,“我退缩了,我强迫自己限制对她的感情,我是说感情的表达。也许连带我对她的感情吧,不知道。不再有那么多拥抱,亲吻和抚摸。我下定决心不能再旧事重演。”

他叹口气,盯住我的眼睛,“你猜中了多少,斯卡德? ”

耙坏愕恪N乙晕够嵩偻路⒄埂!

拔也皇乔菔蕖!

昂芏嗳俗龅氖虑槟愀疚薹ㄏ胂瘢且膊患酶龈龆际乔菔蕖D阕詈笠淮慰吹轿碌鲜保⑸耸裁? ”

罢馐挛掖永疵桓私补裁从忠嫠吣隳? ”

澳悴挥茫阆搿!

笆锹? ”他又叹口气,“她从大学回来,我们的关系还跟以前一样,但她好像哪里变了。我想她当时大概已经发展出和年长男人发生关系的模式。”

岸浴!

坝刑焱砩纤芡砘丶摇K堑ザ莱雒诺模残碛腥死唇铀也恢馈!彼丈涎劬Γ匾淦鹉歉鐾砩稀!八郊沂蔽一姑凰N颐豢桃獾人乩矗移拮釉缫讶胨矣斜臼橄肟础N碌洗笤剂璩恳弧⒘降慊氐郊摇K攘司疲挂裁挥械沧玻皇怯械阕硪狻

拔铱吹搅怂牧硪幻妫搿匆摇!

熬湍茄? ”

八饰蚁氩幌肷纤K盗恕┰嗷埃嫠呶宜敫易鲂┦裁础K胍话炎プ∥摇!

澳阍趺醋? ”

拔腋怂话驼啤!

班蕖!

拔腋嫠咚砹耍下ニ酢N也恢滥且话驼剖遣皇谴蛐蚜怂成话担痪洳豢跃妥砩下ァN也恢栏迷趺窗臁N蚁氲揭残碛Ω玫剿嵌瞪还叵担艘簿退懔恕=峁沂裁匆裁蛔觥N矣肿艘桓鲋油罚突胤咳ニ恕!

他抬起眼睛,“到了早上,我们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以后也没再提起那件事情。”

我喝光杯里的酒。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每个细节。

拔颐蝗フ宜脑颉揖醯盟茄龊芏裥模蚁胪隆

但我内心却被挑……起了欲望。”

我点点头。

拔也惶范峭斫怂考湟院笪一嶙龀鍪裁矗箍ǖ隆!

安换嵊惺碌摹!

澳阍趺粗? ”

懊扛鋈四谛亩加幸恍┬⌒〉囊醢到锹洹V挥谢肴徊痪醯娜瞬呕峥刂撇蛔 D憧吹搅苏獾悖杂Ω没嵊心芰Π殉肿 !

耙残怼!

过了一会儿我说:“我觉得你不需要怪罪自己。照我看,那种事其实不在你的控制范围之内。温迪躺在你怀里扭动引起你的性欲,那其实不是单方面的事情。她在挑逗你——不过我相信她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些都说得通——跟她母亲竞争,想在每个她觉得有吸引力的男人身上找到她父亲的影子。很多女学生都想勾引教授,你知道,而大部分教授也都学会了怎么抵挡。温迪的成功率算是挺高的,她显然工夫到家。”

罢嫫婀帧!

笆裁词? ”

澳阍景阉驳孟袷芎φ撸衷谒慈聪窈θ司!

懊扛鋈硕加辛矫妗!

一路开车到机场,我们都没什么话说。他好像比之前放松,但我很难看出,这到底有多少是装的。如果我对他有什么正面影响,与其说是因为我帮他查出什么,倒不如说是因为我叫他吐露了一些事情。他其实该找的是牧师或心理医生,他们可能都会做得比我好。只不过他选了我。

我说:“不管你决定给自己安上什么罪名,有件事你要记得,温迪是在复原。我不知道她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找到比较正常的谋生办法,不过我想最多应该不会超过一年。”

罢獾隳悴豢赡苋范ā!

拔业比幻环ㄖっ鳌!

罢庋敕炊悖皇锹? 更叫人痛心。”

笆歉腥送葱模遣皇歉阄揖筒恢懒恕!

班? 噢,我懂了。你这样区分倒挺有意思的。”

我走到亚根尼航空公司的柜台。他们有趟班机一小时内飞到纽约,我办理登机手续。我转过头时,汉尼福德站在我身边,手里拿张支票。我问他干嘛,他说我没提到要钱,而他也不知道该给多少才算合理,但他对我的成果非常满意,想给我一点谢礼。

我也不知道要拿多少才算合理。但我想起我跟刘易斯。潘科夫讲过的话,有人把钱送上,一律收下就是。我收下了。

我一直到上飞机才把支票摊开来看。一千块。我到现在还不太确定他为什么要给我钱。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