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 章 为什么你不要最好的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为什么你不要最好的

创造世界上最佳教育体制所必需的13个步骤

设计世界最好教育体制的比赛正在进行。

1990年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GeorgeBush)要求美国到2000年建立世界上最好的学校。时间并不多了。

其他三个主要国家为达到同样的目标制订了具体的计划。每个计划都有一个相似的时间标志:日本2000年,德国2000年,俄罗斯2000年,美国2000年。另一详尽的报告敦促英国到2000年为其人口的50%提供“高等教育”。(1)

新西兰,人口只有350万,但它已经实施明日学校计划(To-morrow’sSchools)。(2)它公布的目标为:使教育精良。政府已经将教育基金的提供交由国内的每一社区承办,并要求各社区彻底地重新思考学校教育的未来。由此而产生的结果是学校机构的许多传统方式被扭转了过来。

但是,如果你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创造世界上最好的学校,那么,答案出奇地简单:你只需确定你所在国家和全世界已经实施的最好观念,然后选择那些适合你社区或你个人需求的就行了。

但真正的革命不只在学校教育之中,它在学习怎样学习、学习为什么你不要最好的(6)(4)你能用于解决任何问题和挑战的新技巧之中。

因此,完整的学习革命将并不只包括学校教育。事实上,我们对传统的教室应当作为教育主要媒介这一观点作出挑战。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已经取得了大多数的学习突破。其中,许多突破由能干的教师取得,许多来源于商业领域,许多来源于运动心理学和教练技巧,许多来源于对人脑的研究,一些来源于营养研究,其他来源于健康计划,许多来源于将社区、学校和商业连接到一起重新计划未来道路。

在澳大利亚悉尼市,倍福来山(BeverleyHill)中学目前正在教学生在8星期里会说恰当的法语——这是一门通常需要花3年时间的课程。他们的教师确信,这种“快速学习”技巧能成功地用于所有其他形式的学习。

在美国,大西洋贝尔(BellAtlantic)、柯达和其他大公司都在用相似的方法使培训费用减半。

在英国,540家多萝西·帕金斯(Dorothy Perkins)妇女服饰连锁店已经让其所有的连锁店经理参加快速学习课程,以取得最佳业绩。

在瑞典,来自114个不同国家的移民,在他们5岁前都在学习相当流利他说3种语言——包括他们父母的语言。几乎每个瑞典成年人英语都说得很好——这一部分是因为这个国家60%的电视节目是用英语、带瑞典语字幕播出的。

在马萨诸塞州尼德汉姆(Needham),约翰·埃利奥特(JohnE-liot)学校通过运用加速、综合学习技巧和传授社会生存能力与思维技巧,使该学校的测验成绩名列全州第一。

在新西兰,阅读年龄落后达5年的小学生只需花上8星期的时间,用阅读年龄与兴趣程度匹配的“磁带辅助”阅读教程进行学习。这是几种简单教程中的一种,就是这几种简单教程使新西兰拥有了世界上最好的小学教育体制之一。据《新闻周刊》报道,这种学习教程是世界上培养基础文化能力最好的教程。

在加利福尼亚,一些最穷工人的子女在入学时就很快被选入天才儿童班。这归功于将具有90年历史的意大利儿童早期培养模式与“完全浸没”式语言系统结合到一起的试验计划。

由于欧洲已经趋于一体化,数以千计的成年人正在家中依照保加利亚心理学家乔治·罗扎诺夫(GeorgiLozanov)30年前倡导的体系学习第二语言。

数以千计的密苏里州青少年现在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起点,这是因为该州推行了家长充当教师的计划。这一计划使初为父母的人在家中接受培训,并消除每个儿童3岁前出现的任何可能的学习困难。

入学英国空中大学——并参加它的电视广播课程,他们会首先鼓励你运用快速阅读、记忆训练和信息记忆方面的新技巧来“学习怎样学习”。

在新西兰,上学时在英语阅读技能上落后同龄人5至3年的移民子女,很快就赶上了其他人——这应当归功与“每天四分钟”计划,这一计划招募家长志愿担当教师。这一计划也被用来帮助11岁儿童弥补3年的阅读差距。

日本学校几乎没有破坏公物和在墙上乱涂的现象,这一部分是因为学生自己担任自我监督的看门人和清洁工。一些新西兰家庭,通过邀请日本少年作为家庭成员到家中生活一年,解决了亚洲一太平洋地区最大的语言训练问题。来访的日本儿童学习英语,而新西兰幼儿学习日语。

在加利福尼亚、德克萨斯和宾夕法尼亚州,原先落后3年的10岁儿童现在会做中学高等数学了。他们是通过一套方法来学习的,在这套方法中教师从不提供答案,而是经过特别训练来提出问题。

在新西兰,北帕默斯顿(PalmerstonNorth)的中学生,由于实施了“综合学习”计划,在全国统考中的平均等级提高了30%。他们将很大一部分在校时间花费在河流山川之间作“野外学习旅行”,并做与由哈佛商学院倡导的那种案例研究相类似的研究项目。现在有几所新西兰学校开办了农场,有一所学校还开办了一个林场和一个鳟鱼养殖场。

另一所新西兰中学,通过将所有科目分成众多为期6周的“课程单元”,取得了惊人的成绩。每个学生——不管是十几岁的少年还是成年人——都能参加科目中一个为期6周的介绍性或高级课程。这些课程包括会计、计算机、焊接、木工、汽车修理和录像制作。他们同时还学一些“核心课程”并根据需要参加挑战性或补课课程。一堂课上可有不同年龄的孩子。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一所小学已经引进了可能是北美最精良的电子、电脑化学习工具系列,并取得了惊人的成绩。该校被当作未来交互式学校的典范。

在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和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两所学校已经在实践中证实了由哈佛大学教授霍华德·加德纳首先提出的理论,即我们都有至少7种不同的智力形式:语言智力、逻辑一数学智力、视觉一空间智力、音乐智力、动觉智力、内在智力和人际智力。其主要原则之一就是,每个儿童都应使他或她的“多重智力”得到激发。

华盛顿州西雅图市的一所小学,在每个班级建立7个不同的活动小组,也有效地包含了所有的学习方法,以涉及7种智力的每一种。

在阿拉斯加州,一所中学运用使日本从废墟之国成为世界强国的相同质量管理概念建立其整个学校结构。基于许多其他的新观念,该校成立了4家试验性公司。其中一家公司将熏大马哈鱼销往日本和韩国,同时学生也了解了环太平洋地区的市场销售,学会了这一地区的多种语言。学生们成了他们自己教育的“合作经理”,设置并实现他们自己的高目标。

新西兰奥克兰市克里斯汀(Kristin)私立学校,每年年初让家长了解学生将要学习什么内容,从而取得了一些很好的成绩。另外,克里斯汀私立学校每个17岁的学生给一名幼儿园儿童做辅导教师。思维技巧和记忆结构图被广泛地教授和使用。在一些班级,每学年开始时都会有力期一周的学习动员课程。

现已从美国传至其他国家的“超级营地”计划,使十几岁的儿童经过只有10天的高度自觉、活跃和综合的学习后便在测试中有显著的提高。答案之一就是,设置建立自尊同时学习专业知识和其他技能的双重课程。

在德国,整整半数的少年接受了学徒训练,并将其作为接受高等教育的基础。这是鼓励学习者学会与有经验的人共同工作的众多措施之一。

在委内瑞拉和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市,通过以一对一进行讨论为内容的闭路培训录像,对已在产科病房刚做母亲的人开始实施家长教育计划。

在充满开拓精神的新西兰,毛利(波利尼西亚)族的祖父母们通过在“语言培育点”充当教师带来了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学前教育运动。这些“培育点”,起初是被引人用于抢救土语的,而现在则开始被当作合作式家长教育和儿童培养的典范。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向每个国家显示了怎样利用我们最忽视的资源之一:60岁及60岁以上人的技能。

新西兰另一地区已经设计了它自己的“未来学校”——将其变成社区终生教育的资源。

稍后我们会详细说明这些计划中的特点,并说明任何人想提高学习技能应如何使用一致的原则。在此,我们将其概述一下以证明这一观点:世界充满着解决教育疑难的方法。将所有最好的方法汇集到一起——把它们与特定的社会、家庭和学生的需要结合起来——就可以诞生世界上最好的学校体制。

那会是个了不起的开端。但我们相信,要创造世界上最好的教育和学习体制,还需要更多的东西。具体他说,这样的体制得基于在13个独立但相互联系领域中所采取的坚定措施。

1.电子通讯的作用

毫无疑问,日本空中大学已经为2.5万名学生提供了234门课程,中国为l00万名学生提供电视大学学习,8万英国人在将电视和广播作为教学工具的英国空中大学学习,美国有公共广播服务和芝麻街(SesameStreet)节目。其他几个国家则以有限的方式使用着“教育”电视。但电视通常是单向媒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完成了能将其所有公民连接进交互式电子即时通信网络之中的全国性计划。新加坡可能是最接近的,该国1986年国家信息技术计划提出了建成第一个完全网络化社会的目标——“在这样的社会中,所有家庭、学校、商业和政府机构都通过电子系统连接到了一起。这一目标可能将于1999年实现。”(3)

稍微想一想无线电对讲机现象及它所基于的有限的技术。自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AlexanderGrahamBell)发明电话至今,已过去了100多年;自马可尼(Marconi)将第一个无线电信号传过大西洋至今,已经过去了大约90年;自从英国剑桥大学物理学教授J.J.汤姆逊(Thomson)开创电子时代至今,也已有90多年的时间了。通过发现原子并不是最小的粒子,汤姆逊推动了一系列的变化:通过发现微粒子以惊人的速度在原子核周围旋转,汤姆逊引发了一场通讯革命;通过进一步发现电子受冲击后能更快地从一原子跳到另一原子,汤姆逊和那些在他工作基础上进一步研究的人给我们带来了晶体管收音机、电视、原子弹、电脑、大空旅行、激光束、卫星通讯和被称之为电子革命的一切东西。

但是,在这些发明中间有多少已经被用交互的方式连接了起来呢?直到90年代国际互联网络的大规模扩大,以交互方式连接起来的只有无线电对讲机。而无线电对讲机只是使两种最老式的即时技术结合起来:电话和无线电。如果我们将所有新的工具连接起来,会发生什么呢?

现在,电子技术、国际互联网和全球网为即时与几乎地球上任何人进行通讯提供了途径。第一个充分意识到这一力量并将其与新的学习技巧联系起来的国家就会在教育方面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值得庆幸的是,在每个发达国家,富有特性的学校在将电脑与学习相连的潮流中处于领先。大型电脑公司、电子公司和摄影公司也显示了这一方式,巨型通讯公司正在建立将来能力许多形式交互式学习提供基础的网络。

任天堂式的交互式电子游戏,只不过是用电子元件使学习充满乐趣方面的先驱而已。

新西兰主要电脑软件公司——奥拉基(Aoraki)公司总经理吉尔·辛普森(GilSimpson)说:“看到15岁的退学者在电子游戏房每天花上几个小时,并且玩得很起劲,但根本不知道他已经在开始学习电脑基础程序,不知道他能进入理工学院并学习能给他带来新的工作前程的电脑基础课程。这真是令人痛惜。”(4)

不在教育中充分利用即时电子通讯,就会像我们的祖先拒不使用字母表、不生产印刷书籍、不钻木取火一样。

2.每个人必须通晓电脑

我们并不想过多地强调一生中太早学习太多专门技巧,但电脑对21世纪的重要性就如电话在20世纪所起的重要作用一样。每个人应该通晓电脑,如果你在早年学习电脑,就会很容易掌握。

所以,不要等待政府的行动,不要等待将来用语音控制电脑信息处理器。从学习在文字处理机上进行触摸式打字开始,尽量将电脑工作与你正在学习的其他一切结合起来,并由此开始积累你的知识。

3.家长教育亟待提高

大多数大脑研究人员确信,在一个人一生中头4年里发展起来的是学习能力的50%(5),而不是知识的50%,也不是智慧的50%。但就是在这早期的岁月里,婴儿的大脑完成了大约50%的大脑细胞连结——那是将来所有学习基于其上的通道。

如果这是真实的话,那么,家庭,而不是学校,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教育机构。家长,而不是教师,是主要的启蒙教育者。但是,即使在许多先进的国家,50%不到的未来母亲和百分比相当低的父亲参加任何形式的产前课程,而这些课程也通常不过是有关生育的。家长教育几乎完全是个空白,没有诸如大脑发育必需的饮食和幼年学习者所需的最佳刺激方式等方面的训练。

如果要本书作者对为专门对象而安排的教育,特别是为电视教育指出应加以优先考虑的东西,那就是家长教育。

4.儿童早期健康服务的重点

如果刚开始几年对学习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后,那么出生前9个月和出生后5年对于健康可能是最主要的时期了。好的饮食、营养、定期健康检查,对学习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例如,即使在像新西兰这样的先进社会,还有高达20%的婴儿患有耳炎(6)。如果不被发现、得不到治疗,就会导致耳道被胶状的粘质阻塞。如果两只耳朵都出现这种情况,儿童就几乎没有听力了。如果婴儿在语言发展的关键几年——从出生到4岁没有听力,他就会终身残废。

英国科学家迈克尔·克洛福德(MichaeICrawford)花了十多年的时间研究饮食对孕妇和婴儿的影响。他十分吃惊地发现,人们完全不知道营养对发育中的大脑,特别是婴儿出生前大脑的影响。

他说:“每个农夫、每个园丁都相当清楚,如果他想土豆丰收,或者如果他想培养出美丽的玫瑰,他不会错过时间,他会在挖土豆前或摘玫瑰前给它们施肥。他知道,要得到美丽的玫瑰,他在差不多一年前就得准备好花的根茎。这是常识。就种卷心菜和玫瑰而言,每个人都明白这个常识。但是,当涉及生儿育女时,我们多半对此连想都不想。”(7)

一项大学研究表明,22%刚做母亲的人“处于危险之中”——9%的人如果得不到额外的帮助和教育就会有使婴儿受到生理损害的风险。但她们通常得不到额外的帮助和教育(8)。这样,不利条件就会不断地循环往复。当她们得到具体的帮助、受到家长教育时,她们的态度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在预防方面花费几百万美元会省掉以后数十亿美元——在监狱和精神病护理上的开支。

5.儿童早期培养计划

由于50%的学习能力是在生命头4年里发展起来的,另外30%的学习能力是在8岁前发展起来的,所以,儿童早期培养计划应当被绝对优先地考虑。

例如,即使在新西兰这样一个学前教育水平很高的国家,政府在近期一个典型的年份中会在每个大学生身上花5758美元,中学生2481美元,小学生1694美元,但只有783美元用在幼儿园中每一个三、四岁的儿童身上。(9)

6.在任何阶段你都能赶上

好的补习计划不胜枚举。我们将会看到,许多补习计划是在小学阶段的。但即使在高中开始时,对大多数人来说仍不算太晚。许多新的学习技巧也能被有效地用于成年人的学习和教学。

7.适合每个个体的学习类型

我们都本能地知道,有些人用一种方法会学得最好,有些人用另外一种方法会学得更好。有些人喜欢独自一个人阅读,其他人则在群体中会学得更好。有些人喜欢坐在椅子里学习,其他人则喜欢躺在床上或地板上学习。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偏爱的学习类型和偏爱的工作类型。我们有些人主要是视觉学习者:喜欢看照片或图表:有些人是听觉学习者:喜欢听;有些人则是触觉学习者:通过触觉会学得更好(触觉学习者)或者通过移动身体会学得更好(动觉学习者);有些人是偏重印刷文字的:通过读书会轻而易举地学会东西;有些人是“群体相互影响”学习者:在与其他人相互影响时会学得最好。

我们传统的中学在发展7个“智力中心”的两个智力——语言智力(说、读、写的能力)和逻辑一数学智力(我们在逻辑、数学和科学中使用的那类)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们大多数考试制度是建立在测试那些有限学术智力的基础上的。

但是,用这些方法,我们现行中学的许多退学者都学得不好。用于教那些所谓学术学习者的中学课堂教学技巧,并不是提高退学者学习水准的最好方法,那些退学者使得我们的退学率很高。

毫无疑问,始终照顾各种学习方式也许是不可能的。但设计这样一种学校课程是可能的,即:让所有的学习者通过考试确定他们偏爱的学习类型,而学校则可照顾其中主要的学习类型。

同样重要的是,为每个人打印出他们所偏爱的学习类型和工作类型以便他或她规划其学习和未来工作生涯,在现在是简单而便宜的。

8.学习怎样学习和学习怎样思考

全世界在争论着这样一个问题:学校应该教什么?在我们看来,最重要的应当是两个“科目”:学习怎样学习和学习怎样思考。这首先意味着学习你的大脑是怎样工作的,你的记忆是怎样工作的,你是怎样储存信息、找回信息、将它与其他概念相连并在你需要时马上查出新知识。

这些特定技巧中,一些被叫作“快速学习法”、“超级学习法”、“暗示学习法”、“全脑学习法”和“综合学习法”。但遗憾的是,这些名称含义复杂,而最好的学习体系是简单的,甚至是充满乐趣的。它们通常有这样的共同之处:它们鼓励你用你所有的“智力”和感觉——通过音乐、节奏、韵律、图画、情感和动作使你学得更快。令人惊奇的是,最好的学习方法和我们在婴几时使用的方法是相似的。

思维技巧也是很容易学会的,已经验证的方法包括爱德华·德·波诺(EdwarddeBono)的“横向思维法”、阿历克斯·奥斯本(AlexOsborn)的“脑力激荡法”、唐纳德·特雷芬奇(DonaldTreffinger)的“创造性解决问题法”、罗伯特·弗里茨(RobertFritz)的“创造的技术”、斯坦利·普戈娄(StanleyPogrow)的“高级有序思维法”(HOTS,Higher OrderThinking Skills)和加尔温·托夫勒的“无限的才能”。再重申一下、最好的技巧是简单、有趣和有效的,我们将会让你了解这一点。

9.学校应该教什么?

本书作者认为,我们怎样学习比我们学习什么要重要得多。学会快五倍、更好、更轻松地学习,你就能把各个原则应用到任何一个科目的学习。但是每个人都需要共同的基础知识,然而那个基础知识也许正在发生变化。

美国领导与教育国际中心主任威拉特·达吉特(Willard.Daggett)博士很擅长对各个国家进行比较。他曾在俄罗斯、德国和日本的学校改革委员会工作过,并相当了解美国的教育体制。

他说:“我们的孩子将生活其中的世界正在以比我们学校快4倍的速度变化。”(10)他说,美国的学校不能满足不断变化的需要,有两个原因:“一,它们没有这个能力;二,美国的学校教给学生的许多东西与外部世界是毫不相干的,只与学校有关。美国没有一个能帮助我们与欧洲和亚洲最先进国家进行竞争的教育体制,我们被体制上的问题所拖累,而不能真正关注我们孩子们的需要。”

他要求我们所有人从孩子的角度来思考。他说,“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成为终身学习者,你为什么不这样呢?什么样的数学、科学和英语可用于我们的终身学习?如果我们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怎么能说我们正在为我们的孩子们准备着终身学习呢?”达吉特说,上一次美国中小学改革浪潮是在二战之前来临的。“我们的家长想让他们的孩子有个更好的未来,便将高等教育视为关键。因而,重点被放在为青少年们提供上大学所需的准备。就是这一需求引起了中小学改革。但我们注意的是大学需要什么,而不是现实世界不断变化的需要。”达吉特援引了一份卡耐基基金会关于测试人们使用简单技术能力的国际性调查报告。“在美国各州,结果是一样的,能够最好地依照说明书工作并将录像机预先编程录下电视节目的是10~12岁的孩子。他们比18岁的人要来得好,只是没有18岁的退学者好。退学者比中学毕业生好,中学毕业生比大学毕业生好,而那些获得硕士学位的人甚至比大学毕业生更糟糕!”

达吉特指出,在国际数学竞赛中3个亚洲国家和3个欧洲国家分享了前6名,美国名列所有发达国家之末。“卡耐基基金会从6个领先的国家发现,你受的教育越高,你越有可能会阅读说明书并为录像机编程。为什么?因为他们教了,而我们没有。”达吉特说,大多数其他先进国家正在将4年的技术阅读和写作增加进他们的中小学课程。他提出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在工作领域中,读、写、说、听这几项技能你用得最多的是哪项?是说和听。哪一项我们教得最少?哪一项你测试得最少?是说和听。”他说,许多欧洲和亚洲的中小学每天花一小时教听说技能。

达吉特说,美国所有新工作的三分之一是技术人员或技术修理工,最普通的是汽车修理工。“他们需要什么技能呢?并不只是机械方面的技能。今大的汽车是通过微处理机和电子电路运行的。l990年,通用汽车公司的说明书长达47.6万页——并且是在电脑上的。为了能够确定你看不到的问题,你得与电脑交流,你得会使用电脑语言,让电脑准确地告诉你什么部位需要修理。这种语言,你通过以文学力基础的课程学得到吗?”

“80%多的美国汽车商雇佣出生外国的技术人员,这一点并不奇怪,因为他们已经接受了相关技能的培训,他们已经接受了应用物理的培训。其他17个国家现在将为期2年的应用物理学习加入了他们的中学课程之中,4个国家增加了3年的应用物理学习——德国和日本则加了5年。大多数其他先进国家都在增加4年技术阅读和写作。”

当然达吉特并不是认为学校应该停止教文学。那么,你怎样将那些额外的科目加入进去呢?他指出,解决方法之一就是延长每年在校时间。达吉特说:“在美国,传统的学年仍然是180天,每天5个半小时。日本不久前是243天,每天8个半小时——现在,已上升到257天,每天9个半小时。为什么?因为他们要赶上韩国,韩国的学年已上升到了270天,每天10小时。”

是增加学日增加学时?还是采用更为有效的学习技巧?还是两者都采用?若如此又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达吉特指出:“我们应当让我们所有的七年级学生要求他们的教师每天问同样的问题:‘我今天教给你们的东西,你们将来会在什么地方用上?’”

10.四个层面上的学习

不管青少年学习什么科目,未来教育体制面临的真正考验,是教育体制怎样激励学生,并让他们享受到学习的乐趣。这意味着鼓励每个学生建立起自尊,而自尊对每个人的成长与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在我们研究的全世界每一个成功的教育体制中,自尊的重要性要超出课程内容的重要性。

对于那些退学者来说,学习应付生活的技能也是同样重要的。这就意味着需要包括四个部分的课程,这一课程强调:

*自尊

*生活技能培训

*学习怎样学习

*具备特定的基本学术能力、体能和艺术能力

值得庆幸的是,所有这凡个方面都可以结合在一起,相互促进。

11.学习的三重目的

学习通常也应该有三重目的:

1.学习技能和有关特定科目的知识——并学习你如何能够做得更快、更好、更轻松。

2.培养综合概念技能——你如何能够学会将同一或类似概念应用到其他地方。

3.培养能轻易应用于你所做一切事情的个人技能和态度。

12.我们应该在什么地方教学?

在世界历史中,课堂教学是很新近的事物。现在是问的时候了:课堂教学是否是最好的,课堂是否应当仍然作为重要的学习场所。

我们看到,学校正被变成用于终身学习的社区资源中心,也许还变成了健康中心和家长教育中心。一年不到200天、每天只有几小时地使用学校,只相当一年全部时间的15%不到,是对宝贵财富的巨大浪费;把学校主要用作单向的讲座,也是在大量地浪费这15%的时间。在以后的几章中,我们会探讨种种“未来学校”。但就现在而言,如此重申是极其重要的:我们大多数人在全身心地参与和动手实验时,会学得更好。当所有的社区重新考虑他们的学习需要,并据此重新设计他们的学校,所出现的情况也是令人惊奇的。

新西兰马斯特顿中学预备学校(Masterton Intermedia teschool),有自己的森林农场和蹲鱼养殖场,全部由学生管理。

英国蒙台梭利农场学校(Montessori Farm School),正如其名所指,是一所根据玛丽亚·蒙台梭利(MariaMontessori)著名的多感觉学习法而建立的,但它还有自己的实验农场。

美国蒙大拿州蒙台梭利国际学校,与一家社区创办的农场结合在一起,该校在暑假期间把它大部分设施变成了一家筹集资金的健康食品餐馆。蒙台梭利国际学校在注重于学前学习的同时,还没有一所联合小学,农场和森林相互毗邻。这两所学校被社区所有的人广泛地使用,是他们学习的一部分。

新西兰基米·奥拉(KimiOra)社区学校,是完全由整个社区——行政管理人员、建筑师和职员们一起设计的。现在,整个学校每天从上午8点至晚上10点都充满生机,学生从2岁到82岁都有。(11)

其他社区会以购物中心或商业中心为中心,而这个社区却以为什么你不要最好的它的学校为中心。这是个学前教育中心、健康中心、多元文化中心、再培训中心,并具备其他更多的功能。该校开设了家长课程。电脑课程,还有一个体操馆。健康中心内有公共健康护士、理疗医生、牙科护士、自然治疗室和几间医生诊疗室。从学前教育开始,基米·奥拉社区学校提供英语课、毛利语课或双语课学习,以供选择。

并不是所有这些新学校,包括基米·奥拉社区学校在内,完全实现了它们创建人的梦想。创新往往通过充满干劲的学校校长或是学校董事会董事长而出现,而当领导层出现变化时,则会中断或消失。

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优秀的多功能社区资源中心是未来浪潮的组成部分,并且在一个几乎一切都可能出现的时代里,当社区接受挑战重新创造未来时,这些社区资源中心会以更加突出的形式而出现。

13.简洁明了、去除行话

我们对一流的教师极为羡慕,我们看到的许多杰出的观念,就是源于教师、教育工作者和教育研究者。

但是,高等教育领域中许多领头人都有一个显著的缺点:他们用学究行话写作。我们确信,最伟大的真理是最简单的,最伟大的训诫是易于理解的。但是当简单的真理被赘语遮盖,就通常不能让最需要它的人了解。

大多数好的学习方法,都是常识。每个婴儿都通过许多这样的方法学习。但当家长或学生读到行话时,他们就会不再愿意看下去。他们开始怀疑他们自己的常识,因为“专家们”将其复杂化了。

下面是在有关“教育”的典型文章其中一页使用的一些词语:教学维度(pedagogicaldimensions)、认识论(epistemology)、教育哲学(pedagogical philosophy)、结构主义(constructivism)、认知的(cognitive)、指令定序(instructional sequencing)、经验价值(experimental value)、平均主义推动因素(equalitarian facilitator)和指令者(instruc-tivist)。(11)你正在阅读两位当代作家的书,我们想说学习怎样学习时就写”学习怎样学习”。

诚然,我们知道每个学科都有它的行话。但每一位第一年当记者的人从医院病历上读到“lacerations(割破)、contusions(挫伤)和abrasion(擦破)”会将它们记作“cuts(割破)、bruises(挫伤)和scratch-es(擦破)”。每个初级广告文案会将KISS(KeepItSimple,Stupid:笨蛋,简单些!)深深烙进脑海。几乎每个专业作家都知道要使他的写作易于阅读,用简短的单词写简洁明了的句子。

从威廉·莎士比亚,到约翰·斯坦倍克、欧内斯特·海明威,你读任何一位伟大的作家的作品,几乎肯定会读到清晰、简洁的英语。

每个优秀的演说家都会以前英国首相温斯顿·邱吉尔作为榜样。邱吉尔在二次大战中“以言语作利剑”,集合起了整个国家的力量。他的言语简单而又直截了当:“我们将坚持到底。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洋中作战。我们将在海滩上、田野里、街道上和群山之中作故。我们永不投降。”

因此,我们对实践或研究学习所需变革的人提出真诚的请求:请记住邱吉尔,用你简洁、利落的言语集合起全世界的人一起来进行变革。

值得庆幸的是,一些能用简明语言进行阐述的科学作家正在探索所有学习力量中最重要的力量:人脑。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