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尾声

沈菲从法院大门进来,在法庭外的走廊里正好和窦尔申打个照面。窦尔申笑呵呵地对沈菲说:“紧张吗!”

沈菲摇了摇头,随窦尔申一起走向法庭大门。

郭彦和刘文建迎面走过来。

“怎么样?”窦尔申焦急地看着郭彦问。

郭彦摇了摇头。沈菲看了看他们几个人,转身进了法庭。

窦尔申担心地看着沈菲的背影,心里不知结果会怎样。郭彦也进了法庭。刘文建拍拍窦尔申的肩膀,也进去了。

窦尔申一个人在走廊长椅上坐下,他疲倦地靠在那儿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传来了脚步声,声音一轻一重,窦尔申睁开眼睛转过头去。他看到一个腿瘸的残疾人走了过来。窦尔申看着他,猛然想到了黄建明常因风湿而腿瘸的事。他马上冲出了法院大门,迅速启动了车子。

窦尔申驾车直奔交通局。他疾步进了档案室,叫一个女警察翻出了沈杨交通肇事案的卷宗。窦尔申一把抢过来,匆匆地翻看着。那个女警察奇怪地看着他。他翻出几张现场照片问道:“还有没有别的现场照片?带脚印的。”

女警察想了想,摇了摇头。这时又有两个男警察说着话走过门口,那个女警察对其中一个五十岁的男警察说:“沈杨出事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去现场了?有没有人拍过现场脚印照片?”

老马想了想说:“对,我记得当时小吕倒是拍了不少,还被队长给说了。”

窦尔申急忙上前问:“这个小吕在哪里?”

“小吕去年就辞职去开艺术影楼了,说是在这儿埋没了他的摄影天才。”

“哪个影楼?”

“我也不知道,反正中山路就他一家。”

老马的话音未落,窦尔申已匆匆地跑了出去,直奔了中山路。

在中山路的一家艺术影楼的摄影棚里,窦尔申找到小吕。

“那些照片还保留着没有?”他问。

“不记得了,很可能不在了。”

窦尔申急不可耐地打断他的话说:“再找找。”

两人走进一间小仓库,打开灯,满屋子堆积如山的散乱的照片,他们手忙脚乱地翻找着。小吕突然兴奋地喊道:“我找着了。”

窦尔申抢过照片,照片上是各种脚印。

杨彤站在法庭门口想出庭作证。沈菲走过来关切地问:“你身体这么弱行吗?”

杨彤点了点头,沈菲过去扶着她进了法庭。站在被告席上的王列十分关切地注视着进来杨彤。

审判长看着杨彤说:“有关证人的权利和义务,你听清楚了没有。”

杨彤沉着地站到证人席上说:“我听清楚了。”

沈菲担心地看着她。王列也担心地看着她。

这时黄豆豆戴着墨镜,从后门走了进来,在后排坐下。

杨彤从包里拿出一件白衬衣说:“审判长,这件衣服是黄建明在沈杨出事当天穿的,袖口这儿还有些血迹,我觉得可能是沾上了沈杨的血。”

沈菲看见了衣服,无比惊讶地看着她没有说话。法警取走血衣。杨彤转头看着王列,王列定定地看着她。杨彤转过头来脸色苍白地站在那儿。

审判长表情严肃地看着王列说:“被告人,如果你的供述是事实,也就意味着证人杨彤作了伪证。她将因此被处以拘留,你明白吗?”

王列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明白。她这么做,是想争取我被从轻处罚。杨彤,我知道对于你来说,做这个证需要很大的勇气。我感谢你。但是,我不愿意自己所爱的人为了我一辈子活在阴影里。我是清白的,我不想用这种方式来证明,希望你理解我。”

杨彤眼中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王列,今天在这里,在这个法庭上,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要是法庭能够给你一次活下去的机会,我会一直等你回来。要是法庭认为我们罪孽深重,不可饶恕,王列,我不知道人会不会有来生,要是有,我会做你的妻子……”

整个法庭一片沉寂。法官正准备说话,侧门开了。窦尔申带着小吕和一名老警察走了进来。大家都看着他们。老警察把一张纸递给审判长,低声跟审判长说了句什么。审判长对旁边书记员点了点头。

书记员起身照纸宣读:“我处对市公安局提供的沈杨交通肇事案现场勘查的照片进行了科学鉴定,鉴定结果如下:在被害人沈杨尸体周围留下的脚印,深浅不一,有明显的脚部残疾特征,根据其痕迹和步态进行科学鉴定,证明全部是黄建明留下的……”

沈菲激动万分地站起来说:“审判长!这足以说明是黄建明杀害了沈杨!”

审判长看了她一眼,谨慎地点了点头。

全场哗然,有人鼓起掌。

“我要求作证!”侧门口传来喊声,是黄豆豆站在那儿。

王列、杨彤看着她,沈菲和窦尔申也看着她。审判长表情严肃地说:“可以作证。”

黄豆豆站到证人席上拿出那封信说:“这封信,是黄建明死的那天写给我的。当时,我在海南三亚,他把信寄到了三亚。”

“证人,这封信与本案有何关系?”

黄豆豆没有回答审判长的问话,她打开信念道:“豆豆,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哥哥已经不在了。事情一步步走到今天,我已经是万念俱灰了。豆豆,你是我惟一的亲人,哥不想再瞒你了。沈杨是我撞的,我骗王列替我顶了罪,后来为了自保,我又不得不想办法把他弄进了监狱。我辜负了王列,对不起他。这三年来,其实我每天每夜都活在痛苦当中,经常会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极了,可是我又想,假如一切回到当初,我会有勇气站出来承认撞死人的是我吗?不会,不会的。人求生的欲望是那么强烈,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哥是自己把自己毁了。可是我不想被警察抓走。我觉得自己只有死在王列手上,才算是对过去的一切有了一个彻底的交代。只有做完这件事,我才能得到彻底的平静。哥总算要解脱了,哥很高兴。豆豆,如果事后警方抓住了王列,请你把这封信交给公安局的窦尔申。王列是被我逼迫才杀我的,他不用对我的死负责。豆豆,其实,做人问心无愧比什么都好。哥只希望你好好活着…”

黄豆豆念不下去了,她抽泣着。全场鸦雀无声,王列百感交集。

“现在休庭,合议庭进入评议阶段。”审判长说完后退庭。

王列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在一个小镇的加油站上,一辆囚车驶人停下,几名狱警下车加油。王列等一帮犯人坐在车上。他转头看车窗外,忽然看见加油站的办公室里一台大电视正在播放着杨彤接受记者的采访。

“对,我会等,一直等到他出狱……”杨彤在电视里说。

王列非常认真地看着。狱警上了车,车开走了。

王列直挺挺地坐着,他没有动,看着窗外,仿佛这世界在变幻不定……

他始终感觉头上有一朵云,如一团不灭的精灵。一瞬间,他产生一种感慨,这个夏天,这个夏天的一切都随着那一朵云飘逝了,只剩下渐渐淡忘的故事。

一行大雁从林梢飞过,留下几许高空鸣叫,飞人白云。

秋天来了。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