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他看起来冷漠难以靠近,

但是我知道,

那是他不擅于隐藏伪装,

因为我时常瞥见,

他眼中来不及掩饰的温暖光芒。

“慈宁!你给我说清楚,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明知绿音她伤得不轻,正需要人照顾,而你却把我赶出来,把绿音一个人丢在她家,你到底是什么用意?”芝苹忿忿不平地问着神情依旧一片乎静的慈宁。

“我们不是要去接你爸妈?你爸‘百年难得回来一次’,他这次回来,我们当然得去迎接他,所以只好把绿音先放在一避啰,这还有什么好问的?”奕霆满不在乎的语气中有一丝嘲讽,显然他对芝苹之父很感冒。

“少拿那套来哄我,我那个有钱却自利得要死的老爸可以滚到一边去,我甚至希望他和他那个有胸无脑的美国老婆迷路跌进屎坑去,和我永远说拜拜。”芝苹轻鄙的神情说明了她对父亲近似仇恨的厌恶,而慈宁则依然闭口不语。

“慈宁,你究竟是感应到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芝苹,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依你的个性,我不能告诉你,除非你先答应我听了之后,不许做出任何泄漏此事的行为,否则我不会告诉你的。”她抬手阻止了芝苹欲发的抗议,软言解释:“你要知道,这件事是绿音的私事,没有经过绿音本人同意,我们是绝对不能插手管的。芝苹,相信我这么说你应该很清楚。”慈宁温和的口气中有种令人低头屈服的威仪。

芝苹也了解慈宁所说的,只好答应:“好嘛!我知道啦!”

“光是知道没用,还得要你控制一下你的脾气,不然到时你一生气,头一个遭殃的人一定是我。”奕霆尖刻地说着,但脸上俏皮的表情说明了他的话纯属玩笑。

他的话并未夸大,由于芝苹的念力太强烈,当她生气时周遭的物品都会遭受波及,奕霆一次闪躲不及,受了池鱼之殃,自此对那件事念念难忘,至今还余悸犹存,小生怕怕呢!

芝苹有点不好意思:“我尽量啦!”

奕霆闻言抚额以对,那无声的呻吟和精采的表情把慈宁给逗笑了。

“好了,奕霆,你先说说看你看到了什么。”

奕霆马上神色一整:“黑烟,和上回一模一样的黑烟,不过比较浓,也比围在绿音身边的多,显然是在屋子里住了不少时日,‘气’的数量才会那么多。房子里的空气全残存着那人强烈的气息,一般人的气没那么广阔,那人可能和我们一样具有超能力。”

奕霆的话让芝苹听得一头雾水。

“芝苹,先别问,待会儿我再解释给你听。”慈宁制止芝苹,径自说着:“我也感应到那个人的气,他必然拥有比我们还要强大的力量,因为他就隐身在屋内,而奕霆的透视眼竟然没有办法看到他……绿音是打哪认识这个人的?”她这短短的话在芝苹和奕霆的心中造成震撼。

“你怎么知道他就在屋内?”

“因为我们进屋时,绿音周边有很强的气,而且她身上的伤他已被那股气治好了大半,所以我断定他必然是不知道我们有钥匙,来得令他措手不及,来不及收回他放出去的灵气。”

“难怪绿音几乎没有什么外伤。”芝苹明白了这令她困惑的疑点。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放心放绿音一个人在家,又带走动物的原因。”慈宁宣布理由:“使用力量最忌被打扰,茸茸它们对绿音而言只会增加她的负担。你放心,绿音既然帮着他瞒我们,代表她很信任他,你不用担心她的安全。”

芝苹不平地瞪着奕霆:“你怎么都不说给这家伙听?”

“因为慈宁知道我不会瞎操心。”奕霆嘻皮笑脸地调侃。

芝苹泄气地叹了口气:“为什么好象每件事我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希望能为朋友、为她关心的人尽一分力,而不是被蒙在鼓里。

慈宁仔细瞧着两友,因为她知道她将出口的话,将会令他俩的表情空前绝后:“还有一件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我会安心任绿音和一个我们不认识、不了解的人在一起,并不是我不晓得绿音对人无条件的信任,和不懂保护自己的纯真,而是……”她看着奕霆和芝苹好奇的脸,投下炸弹:“绿音恋爱了。”

奕霆和芝苹果然不负慈宁所望——呆若木鸡。

“你是说那个来历不明的人……是个男的?”

“而且还和绿音……同居?”

“绿音的心绪很乱,无所适从,忽悲忽喜,这种又喜又爱的情绪只有恋爱中的人才有,所以我才严格规定我们都不能管这件事。”

两人的表情仍然……呆茫。

慈宁满意地看着两友,不禁暗自好笑:耳根子终于可以清静一会儿了。

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两个爱斗嘴的人同时闭上嘴巴,而且还是去接他们两个最讨厌的人的路上。

※ ※ ※

“冷大哥,你在做什么?”

绿音在嗅到一丝焦味时朝厨房喊着。由于他庞大的背影遮去了她的视线,因而她无法看清他在做什么。

“冷……”她略提高声音,却引来一阵火烧似的灼痛,疼得她眼眶蓄泪。

“看吧!叫你别出声的,喉咙痛了吧?谁教你硬要逞强,为了救别人,不惜动用你所剩不多的力量,傻瓜!现在尝到苦果了吧?”

冷寞端了盘热腾腾的食物到床头的矮柜上,倒了杯茶递给她:“来!喝口茶顺顺气,喉咙比较不会痛。”

绿音正被肺部的那把火灼得难受,因此迫不及待地接过杯子,喝了大大的一口。

冷寞看得又笑又摇头,表现在脸上的是怜惜和宠溺。

自窥知她性格隐藏的世界之后,他开始观察绿音,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他发现越是和她相处,就越能理解她纯真个性的可爱和率性;越是仔细,越是惊奇缘音所拥有的种种不可思议。

她有时像刚出世的婴孩般,清澈的大眼满载信任;有时却又像历经风霜的沧桑女子,盈盛落寞的眼教他又奇又疼。

惊奇箱!绿音就像是个有数不清的矛盾和面具的惊奇箱。每次一深入研究,就会发现令他再次意外的事物,一切的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似乎成了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越明白绿音,就越不可自拔,每每被她那浑身不自觉的特质吸引住,他的眼光总会跟随着她舍不得稍离片刻。

“真不知道造物者创造你这个迷惑人的小妖精做什么,自己都照顾不好,却偏偏急着帮助别人。每次做事都顾前不顾后,只要帮得了别人,就算要你掏心挖肺你也会毫不犹豫,完全没想过自己,每每帮了别人,却留下一大堆烂摊子自己收拾,怪的是你竟然什么都不要、不求,人界怎么还有你这种人?”

绿音不以为然地皱皱鼻子:“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成了个一无是处的笨蛋了。”

冷寞用力地揉揉下她的发:“不是笨,是纯!”

“不是笨,是蠢!”她学着他的口气,顺顺自己被揉乱的头发:“虽然这个评语很伤人,但是也挺中肯的。”

冷寞现在知道电视上的人物为什么会翻白眼了:“我真拿你这个顽固的小脑袋没办法。”

绿音正经地盯着他:“相信我,有时候我也会被自己气得想拿豆腐磕头;想敲破我脑袋的冲动,绝对不只你一个人有?”

“我那个羞涩的小兔子到哪去了?”冷寞叹了口气。

“被你给吓跑了!”绿音反应迅远地回答,和冷寞在一块,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展露她深藏且不为人知的每一面。在冷寞面前,她只是个平凡人,一个没有任何不同的平凡人!她可以尽情地在他面前做每一件她想做的事,说想说的话,冷寞永远是她的好听众,好大哥。

“我记得家里还有钱嘛!”绿音小心翼异地盯着床头的那盘炒饭。

“那又怎样?”

“那代表我们可以去外面买晚餐回来吃。”

“那表示我们不能乱花钱!你现在病着,工作势必要请几天假,我又不好常进出你家,最好的方法就是只有‘自力救济’了。”冷寞耸肩:“吃不吃随你。”

“那可不可以先请教你几个问题?”绿音睁大眼盯着他:“距离你上次下厨的时间有多久了?”

“不久,三分钟前。”冷寞理直气壮。

“什么?你是说你刚刚第一次下厨?”她的惊慌非同小可。

冷寞眨眨眼:“有什么不对吗?”

“那……刚才的焦味不会是……”她困难地咽了口唾液:“不会是这盘看似美味的炒饭发出的吧?”

冷寞脸上有抹恶作剧的笑容:“我有没有告诉你,你可以去当神算替人算命了?”

“喔!不……”绿音呻吟着,心头却甜滋滋的。

毕竟能有此荣幸,吃到一辈子未曾进过厨房的人所煮的菜的人并不多,而向来高傲的冷寞竟肯为她下厨,这份心意怎能教她不感动?

“有得吃已经算是承天之幸了,别再抱怨了,吃吧!”冷寞将炒饭端到她面前。

绿音看看他,又望望食物,铁起心肠、壮起胆子、硬着头皮吃了一口饭……

冷寞好奇的眸子和往昔的冷淡大异其趣。

“怎样?说话呀!”捺不住好奇心和满腔疑惑的引诱,冷寞发声询问。

绿音的脸……瘪了下来:“还真不是普通的……”

她说到这望向冷寞,冷寞一脸了然,不带希望地回视她。

“好吃!”绿音终于把拖得老长的尾音结束掉,以惊人之语作为结局。她朝他露出天使般的笑容:“虽然咸了点,但对你这个初学者兼第一次实习的人来说,还算勉勉强强可以过关啦!”她装模作样地挥挥手,一脸潇洒豪壮。“勉勉强强?可以过关?”冷寞一脸高深莫测:“我记得说不是普通的好吃的人是你嘛!怎么接下来马上就跌到勉勉强强了?”他斜睨着她,方正的脸上挂着一朵绿音再熟悉不过的笑。

她警戒地摇头兼摇手,摆出低姿态,企固动之以理地解释:“我这么说也是为你好啊!这样才能精益求精,让你的烹饪技术更加高明啊!你说对不对?”

她试图以笑容蒙混过关,而冷寞只是笑着。

绿音退后着:“冷大哥,你的手艺令小妹为之惊叹,为之崇拜不已,为之……”

“太迟了!看一指禅。”

冷寞一声大喝扑向绿音,绿音惊叫出声又躲又闪,却逃不出冷寞的攻击而“笑意大发”,正当躲无可躲缩到床沿,面临着失足坠床的危险时,只见冷寞轻喊。

“小心!”

人就被他揽进他温暖的胸口了。

绿音笑得喘不过气来,一被他抱在怀里不禁下意识地抬眼看他,这一看,傻了。

绿音唇边的笑容隐去,沉浸在那双放电的眼里所诉说的言语。

而冷寞炯炯有神的双目,也迷惑地凝视绿音那张灵然秀美的容颜,和瞳中那抹总能激起他冰冻心湖的涟漪的神采,双方均迷陷在对方的灵魂之窗中不能自己。

冷寞看着绿音颊染的嫣红,如月的弯眉,浓长的睫毛,轻喘的朱唇,玉雕似的鼻梁和最吸引他的那闪烁似星的双瞳。他轻缓地抚摸着她细嫩的脸颊:“你好美……”

就在这魔幻似的时刻,一阵尖而急的门铃声响起,打醒了迷醉在浪漫中的两人。

“糟了!一定是慈宁他们,他们说过晚上要来的……”绿音慌张地看着冷寞。

“别急,你去开门,我自会躲起来。”冷寞安抚她。

绿音歉然地望着冷寞:“对不起……”

“傻绿音,有什么好道歉的?快去开门吧!你的朋友等得快不耐烦了!”他催促着,她柔顺地点头,走下床。

“冷……”她回头一望,已不见冷寞踪影,心知他已隐身某处,只好忍着一身伤痛去开门。

当门大启时,绿音见到的是准备破门而入的奕霆。

“奕霆?怎么只有你?慈宁和芝苹呢?”看清来人的绿音马上问着。

“芝苹的爸爸回来,慈宁怕芝苹惹事所以陪着她,吩咐我来看你的情况。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害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他关上门,看出她脸上的娇霞,好奇地问。

“咦!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烧还没退啊?”他关心地摸摸她的额。

“我没事啦!烧在下午的时候就退了。坐!”绿音心虚地低头回答。

“我给你带了水果……吃饭吶?”他瞥见床头的炒饭。

“嗯……”绿音一语略过:“我倒茶……”

“绿音!咱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生疏啊?”敏锐的奕霆察觉了绿音的不自在与不知所措:“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我早该知道瞒不过他的……

“绿音!”奕霆一脸关切地拉着她:“先坐下来,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喉咙在痛?怎么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又在冒冷汗了?我看看……”

绿音摇头,不善说谎的她,不知该如何独自面对奕霆的友谊,而不泄漏屋内还有个冷寞的事。

“我没事……”她虚弱地说,只觉胸口的那把火又开始熊熊燃烧,煎熬着她的良知。

“没事才怪!你看起来好象快昏倒了。小姐,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会替你作主的,不要闷在心里,你这模样好吓人,慈宁叫我来是来看你有没有好点,要是她们知道放我一个来,居然让你吓得脸色发白,她们不砍死我才怪。”

奕霆抽出几张面纸递给她擦汗,一面还说着:“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那么讨人厌!”

“不是的!我不是讨厌你。”绿音立刻反应,降低了声量:“我只是……”

“只是很多事不晓得要怎么说。”他替她说完:“更不知道要怎么和一个大男人开口。你羞怯的个性我最了解,要不是平时有慈宁和芝苹在,我看你是不会和我说上半句话。”

“怎么会?我……才不会那样的……”绿音原本大声的反驳在奕霆那双透视一切的眼下,以无声作结。

“绿音,我要你知道我们都关心你,都希望你快乐,如果你认为某些事真的对你有好处,那就尽管放手去做,不用怕,你至少还有我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哥哥在给你撑腰。如果有事,千万不要怕给我们添麻烦而不告诉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知道,了解吗?”

奕霆句句出自肺腑之言语令绿音又感动又羞愧。她竟然欺骗这些真正关心她的朋友……

“我又不是没有能力照顾自己的婴儿,你不用担那么多心。”绿音垂着头,无地自容地掩饰自己的不安。

“那是你我才这样殷殷嘱咐,因为我知道你的个性是宁死也不会去麻烦朋友的。要是换作芝苹吶!”他夸张地装了个表情:“我才不会替她担心这些呢!好了,任务完成,不受欢迎的客人要识相地打道回府了。”奕霆站起身。

“这么快?怎么不多坐一会儿?”绿音有些意外地跟随。

“我才来一会儿而已,你就已经坐立难安了;要是我再坐下去,你不就要喊救命了?”

瞧着他戏谑的俊颜,她只能垂首:“我才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人家只不过是……内向了点,羞涩了点,不习惯和男人打交道而已!”

奕霆看着绿音,又露出那种宠溺的笑:“可别不服,这是众所皆知的事。”

然后他又严肃地盯着她,重复那永远不够的关心:“别嫌我唠叨,但是你千万别认为你的麻烦会让我们厌烦;相反地,如果你有麻烦而不来麻烦我们的话,我们会非常麻烦的。”

对于这一大堆“麻烦”,绿音只能瞠眼以对。

“不要让我们觉得我们是外人,那会令我们伤心的。”

当奕霆轻柔地说出这句话时,绿音几乎想告诉他冷寞的事。

但,千头万绪从何说起?所以,绿音选择点头接受他的关心。

“你对我们来说永远是最重要的朋友,而且绝对不麻烦,知道吗?”他再次强调。

绿音又点点头,瞄了眼空无一人的屋内,心中再次盼望冷寞能出现替她说明一切。

上帝!我保证我再也不说谎了。

奕霆回头对她说:“不用送了,你有伤在身不要太劳累,我自己走就可以了。对了,茸茸它们很好,也很乖,你不用挂心。”

俯身印了个祝福吻在她额上:“晚安,我美丽的小姐,原谅我打扰你这么久,好好休息。”

绿音的眼中有泪,开口欲言。

“我先声明哦!别来那套谢谢感激之类的话,你只管养伤,其它的丢给我们就好了。”看出绿音心意的奕霆感性地说:“先别急着说谢,以后如果我们有什么麻烦,说不定会需要你帮助,到时候你可不许嫌我们哦!”

“绝对不会……我绝对不会的……”

“把美丽的夜晚还给你,记得早点睡,否则小脸蛋要是有黑眼圈就不好看了。”奕霆丢下最后一句话,便将门带上,留下绿音一人咀嚼他的话。

蓦然,一双环腰而过的手将她连人带起。

她吞下惊呼看向把她抱起的人。

“冷大哥……”

“他是谁?”未等她先语,冷寞就冷着一张脸质问。

他在生气!绿音再怎么迷糊也感觉得出来他的愤怒。可是为什么?

她不明白冷寞为何会生气。

“那家伙是谁?”他重复,脸色越来越铁青。

绿音又发觉冷寞性格中的另一面——他很没耐心。

“他和慈宁、芝苹一样是我的好朋友啊!”

“好朋友?”

“是啊!他叫谢奕霆,是我在大学时代加入社团之后认识的好朋友。”她坦诚不讳。

“一个好到能吻你的朋友?”冷寞的脸色令人联想到发怒前的狮子。

“吻?什么吻?哦!”起先迷糊的绿音随即反应过来:“那只不过是个祝福的晚安吻,况且又不是……”

“我不管那是什么,反正他吻你是事实。”冷寞不分青红皂白的霸道令绿音迷惑且陌生。

“他又没有什么意思,这只不过是……”

“我不准!”他喝断她的话,抱着她的臂膀缩紧。

“我不许他或任何人吻你!”

“为什么?”绿音竟然在此时此刻还问这种天才问题。

气得不能自己的冷寞,闻言二话不说就吻上她的唇。

狂怒,嫉妒,愤恨……

冷寞略带惩罚性地吻她,将她贴在自己的胸膛上,不料这个吻却变得难分难舍,变得甜蜜依恋。

心疼,慌乱,不知所措……

这是因惊讶而毫无反抗的绿音自吻中所读到的讯息。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理智再次进军思绪,才打破了这魔咒似的吻。

“绿音……”他着魔似的望着她。

而她却用力推开冷寞喊着:“放我下来!”

绿音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吃惊无比,虽然主动的人并非她,但她竟然被动地回吻他……那个奇妙的吻……

羞死了!绿音双颊火红地挣脱冷寞的怀抱。她虽然还不至于无知天真到不知道什么叫做接吻;电视她家不是没有,书她也没少看,问题是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初吻会来得如此突然,又去得如此匆促。她的心乱成了一堆……总而言之一句话:她被吓坏了。

手捂着嘴唇的绿音,不知是悲是喜。

我……刚才做了什么?这……这就是接吻吗?

“绿音。”冷寞唤着,那声中明显的心焦令她的心颤然一跳。

他自她背后圈住她,在她耳边低语:“绿音,我……别哭,我是气昏了头,才情不自禁地吻你,你别哭,我道歉,是我不应该,我……”

“不,我没有哭,我怎么会哭?”绿音赶忙擦去被莫名其妙的情绪所逼出的眼泪,回首给他一个笑:“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冷寞将头埋进她颈窝的发间模糊地说:“对不起!我看见你和他有说有笑的,他又吻了你,一时失去理智……”

“我又没有怪你的意思……你说什么?”她不敢相信地问着他接下来所说的话。

“我说我受不了别的男人以宠爱的眼光看你……”冷寞正眼凝望绿音:“我爱你。”

绿音愣愣盯着他,许久才又推开他。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绿音,你怎么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呀!这么久了,鸡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冷寞错愕地瞧着失神的绿音,她的眼盛满了骇然与狂乱。

“不要过来……”绿音浑身颤抖地制止欲走近她的冷寞。

“绿音!你究竟怎么了?”

“不要过来……求求你!”绿音无法压抑地哭了起来,身躯紧靠着冰冷的墙,不停地颤抖着。

冷寞万万没有想到他坦诉对她的感情之后,她的反应竟会是如此,因此他愣在那,不知该如何是好?

绿音边哭边摇头:“不可以……你不可以爱上我,我是个不幸的女人,你会后悔的……不,不要……我不要你像爸妈一样,我也不要你被人们指指点点的……痛苦我一个人受就够了,我不要你也承受和我一样的遭遇,你不可以爱上我,你不能爱我这个怪物……”

她抽泣着,身子无力地沿着墙壁滑下,童年所有刺痛她的回忆齐涌上心头——父母死亡的画面、清寂寥寥的葬礼、左邻右舍的窃窃私语、校园内同学的疏远鄙夷,一室永远也驱不走的寂寞冷清……

冷寞上前抱住她:“你在说什么?你不是怪物,更不是什么不幸的女人,我爱你这已经是个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我已经爱上你了,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你了,更没有后悔的资格和理由,也不会有什么痛苦的道理,除非你不爱我。”

“可是……他们都说……”

“绿音!看着我。”冷寞坚定地命令着,绿音照做。

“我爱你,不是因为一时迷惑,更不会在意那些虚幻不实的谣言,和故意要伤害你的流语。我不会后悔,也不会痛苦,更不会被你所谓的不幸牵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幸,这套都是嫉妒你才能美貌的人编造的,凭空捏造出来中伤你,使你痛苦的,根本没那回事。我拥有这么强大的超能力,这世上还有什么人什么事能伤我分毫?”他的眼光放得温柔:“你不要听信那些三姑六婆的蜚短流长,他们说的都是经过渲染,都不能相信,你只要信任我,相信我所说的就对了,他们说的都是骗你的,都是谎言,都是存心要害你痛苦难受的。绿音,相信我,我爱你,相信我!”

他这番诚恳得足以开金裂石的话,令绿音停止了哭泣。

“我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除非……”

话说到一半,绿音又紧张起来。

“除非什么?”

“除非你不爱我。”

他轻声吐露出对她的感情,拭着她的泪,迟疑地问:“你……爱我吗?”

绿音心里一阵激荡,投入他的怀中:“我怎么会不爱你?我怎会不爱你?我爱你爱得好苦好苦,冷大哥,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她又哭又笑地道出深藏心中的情感。

“别哭!你哭得我好舍不得。”

他抬起她依然模糊的水眸:“你知不知道每当你掉眼泪时我有多心疼?你像是用水做成的娃娃一样,动不动就掉眼泪,高兴的时候哭,受委屈的时候也哭。你知道吗?我是多希望把你的眼泪给抹去,让你不再伤心哭泣,让你的脸庞永远只有笑容存在,不再难过,不再委屈。”

绿音只是望着他,流着眼泪望着他。

“不要再哭了,以后冷大哥会在你身边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和委屈。答应冷大哥,不要再哭了好不好?”他的手仍无法应付越掉越多的眼泪。

“冷大哥……”

生平第一次,她真真正正地尝到被人捧在手心呵护的滋味,善感的她泪水当然掉个不停不受指挥了。

冷寞见她仍然哭着,干脆放下手,低下头吸吮她滑落的泪水,用另一种方法吸引她的注意力,使她的泪水不再流出。

“冷大哥……”绿音瘫软地依偎着他。

冷寞停止动作温柔地看着她:“不哭了?不难过了?”

他眼眸中的款款深情,让绿音再次有想哭的冲动。

“说好了不哭的,你可不能再哭了。”

绿音硬是抑下涌上眼眶的热潮,趁他不注意时偷偷吻他,本想轻啄一下表示自己对他的爱意,却没想到冷寞竟将她抱得紧紧的,令她透不过气地用力回吻她,环在她纤腰上逐渐加重力道的手臂驱走了她最后一丝理智,让这个吻的温度直线上升,越来越炽热。

“绿音!我的绿音……我惹人怜的水娃……”冷寞模糊不清地呢喃着。

唇,逐渐往下移去,将两人送入了意乱情迷的纷彩境界里,无法自制……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