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未识你冷漠的面具下所藏的痛,

不解你不经意的温柔;

别害怕会被冷落,

请过来,让我为你倾尽所有。

夜晚翩然来临,皎洁的月光从窗户射进来,照亮了寂静的屋内,也照醒了睡中的冷寞。

冷寞虽然因睡眠而休养生息恢复了不少体力,但肩上的创口仍剧烈地刺痛着他,令他又暗恨起魔尊。

好一个魔尊,好一把宇剑,竟能把我伤得这么重,要不是冥界失落了凝戒,我不会战输你的。目前首要之务是先调养伤势,再一面寻找凝戒的下落。

他冰冷的脸上映着月光,更显出他未隐藏的阴沉。

那个谷绿音呢?

他警觉地想:自我进入睡眠状态以抑止伤势加重之后,就没有感觉到她的接近,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如果她是妖精,就应该知道休眠中的我力量最弱,最容易下手,为什么她反而没动静?难不成她真是人类?若是人类又怎会拥有与凡人不同的灵气?

身为冥王的他对人周身所散发出的气最是敏感,而他早在见到绿音时,就发觉绿音有强烈却温和的灵气,才会误以为她可能是妖精。其实他不知道这就是绿音和其它人不同的原因,也是感觉比人类敏锐的动物们喜欢亲近她的来由。

他坐起身,苦忍着伤痛,下床察看谷绿音在做什么。举步维艰地走到窗前打开窗户,让月光更为清晰地洒在他身上,冷风也因而吹进屋内。

冷寞享受似的闭上眼,深吸了口冷冽的空气,在月光包围下的他,周身缓缓发出淡淡的光,比月光稍浓,之后他睁眼直视月亮:想不到人界的月球竟有类似能源的力量。

他感到体内那把烧得他难受的火已稍减了伤害他的热度,便知道自己的内伤好了些。倏然发光的双眼在黑暗的房内显得特别令人惊骇,生长于暗无天日的冥界,黑暗对冷寞而言就像家一般熟悉,因而黑暗并不会阻碍他的视力。

他看到餐桌上摆着饭菜和一张纸,手一招,那纸条马上飞到他手上。

敬启冷先生:

由于见你睡得甚甜,因而不敢扰你,桌上饭菜为你准备,醒来若饥可食用,粗茶淡饭,不用客气。

绿音

他仍面无表情,随手一丢,纸条又轻飘飘地落在原来的地方,他的双眼如雷达般搜索,终于看到角落的黑影,手抚着肩上的伤口,他无声无息地走近,所看到的是睡得正熟的绿音,和她做为枕头的大狗茸茸。

冷寞见到她睡在地上,丝毫未觉她为他所做的牺牲,只是暗道:想不到她真的守信用。他看着她均匀的呼吸,缓缓举起手,掌成爪状,抓着一团光球往绿音身上打下……

※ ※ ※

早晨,一两只麻雀翩翩自窗外飞进,以轻巧的姿势停落在犹在梦乡的绿音身旁,好奇地望着未醒的绿音,不明白为何向来早起的绿音还在睡,又望望尽责做枕头的茸茸,眼中俱是疑问。茸茸只知使女主人睡得安稳,虽已醒来多时,却仍未敢稍移一下。

麻雀们吱吱喳喳地叫了起来,企图唤醒绿音,连茸茸也舔起女主人脸颊,只见绿音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动了一下,继而慢慢打开,让晨光照进她睡意犹浓的眼中。

眨眨眼,让意识取代昏沉的睡意,看见了茸茸和麻雀们,便露出愉快的笑容:“嗨!早安,小雀,你们怎么来了?不去吃早餐啊?”

麻雀跳着叫着,告诉她已睡过了头,绿音闻言霍然而起,一看手表,没错!八点四十三分。“完了!我怎么会睡得这么晚?连早餐都还没做,动物们一定饿坏了,真是糟糕,我怎么这么迷糊?”

她动作熟稔而迅速地叠好毛毯,赶忙跑到厨房,却见餐桌上食物如故,连纸条都在原位,便以为他昨晚没醒来。

既然他没吃,我也不必再留着这些食物。

绿音想着就老实不客气地将桌上饭菜加热之后,端去喂动物们。

冷寞虽然闭着眼睛,但绿音的一举一动仍在他的感应中,他仔细地观察绿音的举止之后,才真正除去对她最后的一丝怀疑。

昨晚他聚力打向绿音,但绿音并无感觉,若换作妖精一定能感应到光球而躲闪,这证明了绿音确实只是凡人,而绿音也受到力量的影响而晚起,这更代表了绿音的力量仅止于动物和嗓音,对其他力量并无抵抗力。

因此当绿音匆忙喂完动物离去后,他就毫无顾忌地运用力量疗伤,整个人处于假死状态中,只剩力量运走全身。当他再次睁眼时,虽然觉得伤口愈合得很快,但宇剑所留的震伤仍需要一段时日才能完全恢复。

他已习惯创伤所带来的疼痛,遂下床走动,却看到桌上仍摆着饭菜,只不过和昨晚的菜色不同,显然绿音仍设想周到地替他准备了早餐,那张纸条还是摆在那未动半分。

人界的人都这么对待陌生人的吗?他们不都是防着周遭所有人,不让别人探知自己的吗?难道是记载错误?还是新魂描述不正确?冷寞奇怪地想:怎么和我想象中的人界差那么多?

未曾游历人界的冥王冷寞,此刻也为自己的观念印象和摆在眼前的事实出入感到困惑。

※ ※ ※

渐渐地,在无言的相处下,冷寞越来越了解绿音善良的个性,而绿音也对冷寞沉默寡言的性格习以为常。

绿音他发现了冷寞除了脾气稍微怪异之外,并不难相处;正如他自己说的,只要她不吵到他或接近他,他的存在并不会影响她的作息,甚至有的时候,她会忘了屋子里还有个人。

两人的相处演变成了一种非常奇特的模式。绿音若说忘了冷寞的存在,她却仍旧每日三餐都为他张罗好,而且冷寞总会在离他一臂距离的床头发现洗好的衣服;更绝的是,那张纸条似在桌面落地生了根,好几天以来都没有更改其内容和位置。

而冷寞对她的种种行为均不表意见,也没有向她说过一句谢谢。不过奇怪的是不食人间食物的冷寞,总会在绿音不在时穿上她所准备的衣物,而绿音回来时桌上的食物也去了大半,脏衣服也总是在老地方摆着。

两人虽然彼此没有交谈过,却出乎意料地培养出了一种连他俩都不自知的默契。

※ ※ ※

一日,夜晚,在万籁俱寂的半夜。

冷寞依例起床吸取月华,打开窗户才发现今夜无月,正打算尝试传讯回冥界时,忽闻一阵轻细的谈话,他凝神倾听。

“茸茸,你说,我哪里做错了?我只是叫小雀替那个正在哭的小弟弟刁回他不小心飘走的气球罢了,为什么他们骂我是怪物?我做错了吗?我哪里做错了?他们大可以告诉我啊?为什么要拿那种眼神看我?那个弟弟连气球都没拿就被他妈妈拉走了,好象我有传染病似的防我,路上的人也对我指指点点的说我是怪物,纷纷走避……”

声音转成了低低的啜泣。

“茸茸……你告诉我什么是怪物?为什么他们都当我是怪物,都避之唯恐不及?我又不会害他们,我只是想帮他们,和他们做朋友罢了,为什么他们都这样对待我?为什么?我只是会和你们说话,懂得如何和你们沟通罢了,为什么他们硬要说我是怪物?茸茸,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告诉我为什么……”含带压抑的声音凄楚悲切。

茸茸发出呜呜哀鸣,又听绿音压低声制止它:“茸茸……不要叫,你会吵醒冷先生的,他不喜欢被人打扰,你会惹他生气的,他伤还没有好需要休息,我们不可以打扰到他……”说着说着又硬咽地哭了起来。

茸茸听话地闭上嘴,任由女主人抱着自己哭泣。突然它低声怒吼,对着黑暗警戒地看着。

绿音察觉时冷寞已站在她面前了,她畏怯地朝后挪了挪:“对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要吵醒你的……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我的气……对不起,我保证我不会再吵你了,我保证我不会再哭了……”绿音嘴上承诺着,眼角却仍落下一颗颗的泪珠,她擦去两滴,却滑下更多的泪水,到最后干脆放弃了尝试止住泪水:“对不起……我……我哭一会儿就好了,只要哭一会儿就好了……”她把大狗抱得更紧。

冷寞知道她很难过,却不明白她眼睛所掉下的水是什么来西,冥界没有泪水,只有哀嚎,因此他十分好奇绿音眼眶溢出的一颗颗水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和水一样闪闪盈亮?

他蹲下来用拇指替她拭去泪珠,好奇地看着手上湿濡温润的水,心中不解。

绿音原以为他是在生她的气,但没想到他竟替她擦去眼泪,霎时再也忍不住心中无限的委屈,哇地一声就在他怀里号咷大哭,眼泪随着不平倾泄而出。

冷寞被绿音突来的举动吓得六神无主,生平第一次,他觉得不知所措,这使他大为恐慌,不知如何是好。他应该推开她,应该为她无礼的冒犯而生气,但想推开她的双手却被某种情绪拉住了;某种新奇,他从未有过的情绪在心中蔓延着,他试图理出头绪,恢复自己应有的冷漠,却被这种未遭遇过的情况吸引着。

他自小在冥界长大,人类的七情六欲他全然不知,不知道什么叫欢笑,更不懂什么是哭泣,所以在人情世故上他和绿音一般纯真无知。

冷寞连“情绪”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更遑论安慰了,以至于他只能静静地看着绿音哭,任她藉他的胸膛发泄情绪,忘记了彼此的约定。

在这么个夜里……

※ ※ ※

翌日。

冷寞仍然在餐桌上看到一某饭菜,纸条依然放在那固定不变的位置,但眼利的冷寞却发现纸张的不同。手一招,纸条乖乖飞到他手上。

冷先生:

谢谢你的宽大的体谅,我同时也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封不起!桌上的饭菜希望合你的胃口。

绿音

他看了什么都没表示,纸条又在他松开手之后,像长了眼睛一般飘回原位。

他看也没看饭菜一眼,径自走到窗边,仰望蓝色的碧天,思潮起伏不定。

他轻摸着肩上的伤;虽然藉由月华吸取了不少能源转为己用,伤已好了大半,力量也慢慢复元。但是以找目前的能力,能将自己送回冥界吗?人界的大气层,人类情感的磁场,和次元空间的阻碍……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先送讯息回去通知他们准备接应。如果顺利……

他的眼光调向屋内,望着他这生活了数礼拜的房屋。

应该在今晚就可以回冥界了。

※ ※ ※

“难得你今天居然没有迟到。”

江芝苹笑着对一身淡绿翠亮的绿音说着:“你最近在忙什么?约你都约不出来,亏你还记得我们四人一个月聚一次的约定。”

绿音因为心虚,所以并没有回答芝苹的讪笑。

大而化之的芝苹将绿音的垂头不语认为羞涩,只有慈宁和奕霆互望了一眼,眼神中是对绿音奇怪的反应感到疑惑。

“是啊!绿音,看你最近都忙得联络不到人,是怎么回事?”慈宁开口,奕霆也道出绿音今日反常的现象之一。

“怎么没看到你忠实兼包打听的朋友小毛和小雀啊?平常你来都会带着动物的,为什么今日没有见到你身旁跟着动物?”

三双犀利的眼睛盯着绿音,不善撒谎的绿音头垂得更低:“是人家不许它们跟来的。”

“为什么?”

性格急躁的芝苹又抢先说出了三人的疑问。

绿音被三人问得有点慌,偷偷瞄了他们如一的表情一眼,不敢坦然面对芝苹的质询和慈宁、奕霆眼中的探究之意。

“我最近去兼差,所以不能带着它们,况且芝苹不也说过,来这最好不要带动物的吗?怎么我遵照你的吩咐去做时,你们反而问东问西?”绿音企图用反问促使三友不再追问。

“那就奇怪了,自毕业以来,每次聚会你都会忘记,或事出突然地带动物来我家参观,混一顿吃的,或叫我替野猫野狗治病疗伤等什么的,怎么今天突然心血来潮记起我交代的事?”

芝苹的无心之语引来绿音一阵歉疚,更提升了慈宁和奕霆的疑心。

“哦!我知道了。”芝苹发现新大陆似地喊,绿音立刻紧张地望着她。

芝苹俏皮地睨着绿音:“你一定是谈恋爱了,不然不会这么反常,对不对?”

绿音明显放松的双肩没有逃过慈宁和奕霆的注规。

听了芝苹胡扯的猜测之后,除了卸下不安的心跳之外,双颊也染上了常出现的红霞:“芝苹,你不要胡说。”

芝苹见到绿音羞赫难却的模样乐得哈哈大笑,神色间是恶作剧的得意:“好好好?我不胡说,我闭上嘴巴,免得咱们害羞的小兔子又要受不了我了。”

这一说害得绿音更是窘困,恨不得学驼鸟找个洞钻进去。

“绿音,你有困难吗?不然为什么要去兼差?”慈宁心细如发,不动声色地问。

绿音不知该如何回答,一阵支支吾吾:“呃……我又捡了几只弃狗回去……原来的工作薪水不够,所以才又兼差的……”

冷先生!对不起!我不是存心要把你“藉词”成狗的……

“哎呀!绿音,我早八百年前就告诉过你,有困难尽管找我,我家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别说你了,就算养你那窝猫狗祖孙八代也不成问题。偏偏你死脑筋,硬是坚持你那劳什子原则,说什么不想依赖别人而活,我们是什么关系?朋友耶!大小姐,既是朋友却又那么见外,实在搞不懂你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

芝苹一口气地念了一大串,绿音皆“逆来顺受”地睁着无辜的大眼瞧着她。

“好啦!芝苹,绿音有她的想法,谁也勉强不来的,你不也不喜欢爱束缚吗?”慈宁短短的一句话,止却了芝苹满腔不擅表达的关怀。

“绿音!我们要你知道,我们都是你的朋友,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绝对支持你。有事,一定不要忘了我们三个,知道吗?”奕霆放柔了声音为他们三个人发言。

绿音只觉眼眶湿润,她谷绿音何其幸运,有三个如此关心她的朋友,对身为孤儿的她来说,友谊是支持她活下去的最大力量。

“谢谢你们……”她只能含着泪这么说。

“我们不要你的谢谢,我们只希望你快乐。”慈宁牵着她的手,宛如她的大姊:“真要感激我们,就快乐起来,这就是给我们最好的报答了。”

绿音点头,露出笑容:“放心!有你们当我的靠山,谁有胆敢欺负我啊?”

她顽皮的神情逗得三友齐笑出声,气氛是一片融洽。

看了下表,惊觉工作时间到了。“对不起!时间快到了,我得去工作了,等这段时期过去,我辞掉兼差的工作之后,再和你们好好聚聚。”匆匆丢下这句话,绿音带着歉意离开。

芝苹被绿音的来去匆匆给弄迷糊了:“绿音为什么要兼差?她虽然不富裕,却是我们四个人最节俭的一个,她爸妈留给她的遗产她一分也没有动到,何必那么辛苦地跑去兼差?”

了解芝苹的慈宁知道要是让芝苹起疑,她一定会想办法知道真相,为了替绿音掩护她的隐私,她只好转移芝苹的注意力:“哎哟!我的头好痛哦!”

“怎么了?”两人齐声问着忽然扶额皱眉的慈宁。

“大概是接收了别人太强烈的脑波所引起的。芝苹,麻烦你去帮我拿头疼药好不好?”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早叫你不要接受别人太多的思绪,看吧!头又痛了吧!我去帮你拿药,你等等。”芝苹关怀地叨念了两句之后,就急去拿药。

原来慈宁的脑波能和别人的脑波相应和,也就是会读心,因此她的脑子若感应到太强烈的情绪或念头,就会引起脑子无法承受压力而疼痛。

聪明的慈宁利用芝苹重规朋友的心理和自己的旧疾支开芝苹。

当芝苹走后奕霆也问:“没事吧?”

慈宁朝他眨眨眼:“我像有事吗?”

奕霆的智商也不低,立刻明白慈宁的用意:“你也注意到了?”

慈宁点点头,反问:“你看到什么?”

“我看到绿音周身原来的浅绿气团中,隐含了一丝不太容易察觉的黑色,混杂在绿音的气中,所以我才觉得绿音不太对劲。”

“黑色的气?”慈宁沉吟。

“你感觉到什么?”奕霆也问。

“我感觉到有事发生在绿音身上,但是绿音不肯说,她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所以她隐瞒兼差的理由不愿意告诉我们。”慈宁据实以告。

“你为什么不读她的思想或直接问她,反而要帮她瞒芝苹?”奕霆的语气有一丝担忧。

慈宁又露出她惯有的和煦笑颜。只简单地问他一句:“换作你是绿音,你愿意公开你不愿意别人知道的事吗?”

奕霆愕然无语。

“每个人都有隐私,我们都非常重规隐私权,绿音有她的生活,我们没有权利去干涉,也没有资格去探知她的私事。我知道你是关心她,怕她被骗或受到伤害;但是绿音是个成人了,她能自行决定她的生命,我们只能从旁提供协助和意见而已,不能操纵她的人生,也不能帮她做决定,我们不能,也没有办法一辈子护着她。何况我根本就不该有读心的力量,这种能力本来就不该存在,读别人的思想和偷窥别人的日记一样可耻,所以我尽量不用读心的力量,除非情绪强烈得我无法拒绝接收,否则我是不会乱用这种力量的。”

对自己特异功能知之甚详的慈宁,不带丝毫火气地向奕霆解释自己袖手旁观的原因。

“既然绿音不想说,那就不勉强她,相信等她想讲的时候,她自然会告诉我们。”奕霆十分明白绿音的性格。

“这也是我不肯告诉芝苹的原因,依她那种脾气,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奕霆同意地领首,若有所思地问:“那你有没有感觉到绿音有危险?”他始终觉得那缕围绕绿音的黑烟有丝古怪。

“我目前还不清楚。”慈宁回答他的问题。

“未来的变量太多,我无法感应得很准确,现在的感觉很模糊,我没有办法肯定地告诉你正确的答案。”慈宁在看见奕霆锁起眉头之后,又开口安慰他:“不用担心,绿音要是有危险我会知道的;你不必为绿音的安全烦恼,绿音她身边有那么一大群动物,她可是比我们任何一个还安全吶!”

“希望是我多疑。”奕霆喃喃地说。

※ ※ ※

走在回家的路上,绿音的心有点……不!是很惶乱。

我昨晚对他那么……不晓得他会不会生气……

想起她在他怀中哭泣的景象,颊上红潮更深:他会不会讨厌我,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

绿音有些惊慌地想:要是他因此看不起我,那该怎么办?

绿音就在这种又甜又忧的胡思乱想下,经过一坑清澈的水池。突然地:一件事情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条色彩斑斓、美丽鲜艳的锦鲤在水池旁无力地拍着尾巴,挣扎着想回水池。

她见状马上捧起鲤鱼:“鱼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跳出了水池是会死的!”她对手中这口和鳃正一张一合的锦鲤训着,将鲤鱼放回水池。

“来!我放你回去,你好好生活,可别再调皮又跳出来了,知不知道?”

鲤鱼得水立现活力,在水中游来游去好不快哉!

当绿音正想走时,鲤鱼忽然衔着一样东西浮出水面,对绿音说着属于鱼的语言。

“什么?要给我?”绿音有些意外地指着自己,鲤鱼灵活地摆摆尾巴表示正确。

绿音接过锦鲤口中所衔之物,锦鲤立刻游回水池深处。

瞧着手上似水般透明的戒指,心中被好奇所占满。这戒指并没有华丽或昂贵的钻饰,只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圆圈,严格来看根本不能算是戒指,但它奇特地清莹剔透,就好象是用水凝成的,入手透心沁凉,玲珑的样式更是讨绿音欢心。

绿音面带笑容地将戒指套入无名指中,不可思议地,在戒指大小合适,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套进指中时,那戒指的凉意竟循着手指迅速传至脑际,霎时提神醒脑。恍然间,似乎看见戒指发出微光,但当绿音眨了眨眼,甩去了那分特殊的感觉之后,戒指仍如原状般不起眼。

她疑惑地左瞧右看,就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当她想拔下戒指时,却意外地发生戒指如同黏在她手上一般牢固;她费力地试了好一会儿,才颓然放弃拔下它的念头。

举起手向着光线再次看这奇异的戒指,竟又发现戒指内部好象有七彩的水在流动般,煞是炫惑。惊异地垂下手,凑近戒指一看,戒指又变回原来的平凡了。

录音满腹疑惑:怎么这戒指这么奇怪?明明可以左右转动为什么拔不下来?算了,反正这戒指我又不讨厌,戴起来又不会不舒服,还挺凉快的,身边又缺个首饰:这戒指虽然怪了点,也无所谓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绿音也就不再费心追究戒指的不凡,独自踏上回家的路。

冷先生是个怪人,这戒指是个怪戒,怎么近来碰上的事物全和“怪”扯得上关系?

这是绿音边走边想,百思不解的“怪”问题。

※ ※ ※

当绿音回到家时,她惊讶地发现冷寞居然没有像以往一般睡着,而是以潇洒的姿态坐在客厅那仅存的旧沙发中。虽然沙发的破旧和他那流露出的霸气不相称,但他仍将他那种睨睥天下的高傲给表露无遗。

由于她为了兼差工作而忙碌,他又只有在夜阑人静时才会起来走动,以至于他们虽然同在一屋檐下生活了一个月之久,但是彼此从来没说过一句话,所以根木不了解冷寞的绿音,对冷寞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意外。

冷寞壮硕的身形令绿音觉得客厅似乎窄挤了起来。

勉强自己对他打招呼:“嗨!你怎么……会坐在这?”

冷寞的脸仍如石雕:“等。”

绿音的心大大地跳了一下:他在等谁?又在等什么?

“是不是药箱没药了?我去买……”

“不必。”

冷寞的声音似冰似石:“我的伤已经好了。”

因为冷寞不许她接近他,换药上药皆由他自己来,她无从得知他的伤复元到什么程度。

“那……你是要回去了?”绿音有些奇怪自己毫无缘由的沉重是从哪来的。

冷寞没有回答她,闭上眼专心集中意志,以图早些接收冥界传来的讯息,大手懒懒地一指角落阴影中的一个小箱子:“那是你的。”

绿音听了如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我的?什么东西?

打开小箱一看,绿音霎时傻了眼。

小箱子内装着满满的珍珠宝石,在灯光的照射下闪耀着一身光华。绿音虽然一辈子从未见过这么多的钱财,但也只被珠宝的美丽炫惑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你应得的。”

“收回去。”绿音毫不犹豫地将小箱子合上。

冷寞缓缓睁开眼:“我答应过你在我伤好之后,完成你一项愿望,既然你不要,我看你家境并不富有,拿这箱宝石给你,够你挥霍一辈子了,你还不满足?”他私心认为绿昔比他想象中贪婪,竟想要求更多。

“我说过我帮你并不是要你报答我,拿回去。”她再次说着。

冷寞不理她认真的眼神,又闭上了眼。

绿音被他的态度惹火了,凝神命令:“收回你的珠宝!”

一股强大的灵气逼向他,他猛然睁眼,赫然发现她周身散布着凝聚的力量,发着人类看不到的光芒。他惊觉力量来源竟是她手中的戒指时,不禁脱口喊出:

“凝戒?”

※ ※ ※

冷寞再次看向被他用力量制昏,睡在床上的绿音,注视的不是她娇美的睡容,而是她纤指上套着的凝戒。

茸茸等动物因察知冷寞功力恢复后所散发出的肃杀之气,为了保护女主人,全聚围在床边,当冷寞想靠近时,动物们皆表示不欢迎,龇牙咧嘴地盯着他。

冷寞不耐烦地看着动物,双眼暴出青光:“滚开!”

动物们被他所慑,个个失神地离开绿音。

冷寞的眼光冷到没有温度,走近绿音执起她的手,欲将凝戒取下,却一如方才被凝戒所发出的光芒击开,他看着自己冻成冰块的手,心中愤怒更炽。

眼一瞪,结冰的手就退去了凝戒所结的冰晶,他不死心地运出力量欲接近凝戒,却又被凝戒打了回来,还将他震退了一步。

冥王冷寞冷厉地盯着绿音,使出魔音召唤:“谷绿音……”

音波转成丝丝黑光缠向熟睡中的绿音,岂料凝戒竟在绿音周身筑起圆光将绿音包在光内,黑色的音波又被反震回来。

冷寞又气又疑:凝戒的力量早在上古就被天匠封起,怎还有力量将我的力量震回?难道凝戒已通灵到自行择主?有此可能!凝戒遗落人间百万年,难免受人类感情酝酿而吸取灵性。不好!如此一来,要拿回凝戒就得多费一番手脚了。思绪一聘,他立刻找出了控制凝戒的方法了。

他的眼神,移到绿音纯洁得如同天使一般的脸上,嘴边,漾出了一抹险之又险的微笑……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