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5 回 桃林县李密反唐 盐冈岭建德中箭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五回 桃林县李密反唐 盐冈岭建德中箭

诗:

岳王坟上草离离,秋日荒凉石兽危。

南渡君臣轻社稷,中原父老望旌旗。

英雄已死嗟何及,梁栋俱摧便不支。

莫向西湖歌此曲,水光山色总成悲!

莫向中州叹黍离,英雄生死系安危。

内庭不下班师诏,绝漠全收大将旗。

父子一门甘仗节,山河千里竟分支。

孤臣尚有埋身处,二帝游魂更可悲!

良辰美景娱人意,古语新诗消客愁!

一日,唐高祖驾设早朝,只听得:一派笙歌空外下,日临仙仗五云多。

文武朝罢,齐列两班。高祖传旨:“诸卿休散!朕今日设宴,一为西府兵吞二国,贺奏凯之功;二则就与秦王、李密解释仇恨!”霎时间,筵席齐备,玳筵开玉殿,仙乐奏云间。皓齿歌金缕,纤腰舞翠盘。饮酒数巡,李密起身离座,到高祖驾前,称觞上寿,高祖说:“御弟!今日之宴,一则为贺功,二则为你与吾儿和解。你可敬一杯酒,洗涤宿怨,自今以后,欢好如常!”

李密奉旨进酒,先敬了四位皇叔,次敬了东府英王,又敬了齐府齐王。秦王心下自想:“朝廷置酒,因为解释仇恨敬我,皇叔、大哥,理之当然,次该敬我才是,如何先敬三弟?”心中就有几分不悦。那李密都敬了,才到秦王席前,擎着一杯酒,双膝跪下。秦王正眼儿也不看,连忙离座,到高祖驾前,把收二国事,细奏一遍。李密因跪得长久,怒气一昏,把金钟抛落在地。秦王问:“何人失朝仪?着官校拿下!”高祖说:“吾儿!却不知道,玄邃素有心痛之疾,想是旧病又发,着官校快扶回府去将养,待病痊日来朝!”李密辞驾出朝不题。筵宴已毕,百官俱各谢恩归宅。但见:岁华如电闪,寒暑似奔梭。

李密有月余不进朝,一日,闲坐银安殿,有守门军士来报说:“大王!

门外有一壮士谓见!”李密说:“着他进来!”蔡建德行进殿阶,照旧日君臣之礼,朝见李密。李密一见建德,蓦然雨泪交流,道:“大舅!乱离之后,久无音耗,存踪何处?”建德说:“自从在翠屏川失散,各处探听主人消息。

近闻人说在唐朝,今特寻到此,不知主公安否?”李密说:“一言难尽!谁想来到唐朝,高祖虽念亲情,只被秦王屡挟前仇,欺侮太甚,度日如年,无计可施,有甚好处?”建德说:“怕没别邦去?何须受制于人!”李密说:“也几次要反,只是王伯当苦谏,以此蹉跎到今。”建德说:“臣不遇主公便罢,今日天幸得见我主,务要保驾别寻去处,有何不可!只瞒着王伯当,切不可言语中走漏消息。待事成起手之日,才与他知道!”李密万千之喜。

一面分付置酒款待,与建德到书院中饮宴,把前后细说一番,酒阑天晚,从人打点铺陈,与建德安歇。消停旬日间光景,李密问:“大舅!好去了么?”

建德说:“主公,未好动!”那李密是性急之人,三日又问,两日又问。建德说:“还未好去!如今秦王在朝,将广兵多,待别邦或动刀兵,秦王必领人马征讨。一离长安,那时才好起手!”且不题李密之事。

话说秦王,一日升殿坐下,见殿前黄菊大开,豪气凌云,口吟数句:万花开时我不发,我若发时万花杀!

敢与西风战一场,满林尽挂黄金甲!

赋诗才罢,旗牌官报有:“袁天罡、李淳风等令进见!”“宣至殿前!”

秦王问:“你二人来见,必有什么言语?”李淳风说:“有机密事特来启奏!

臣在钦天台,观见邢府娄金狗,有反唐之像。杀气虽见,事终无成,也要搅乱一番,必遭擒戮。”秦王说:“既这等,不若先令人擒了这贼,以绝后患!”

李淳风说:“不可!李密虽有反叛之心,形迹尚末曾彰露。朝廷知道是挟仇,皇姑分上,也不好下手!”秦王说:“明日别定一计,差报马奏朝廷,只说恒定王项拔、历阳杜伏威造反。我自领兵出外,却把人马,屯在僻静地方。

一面差探细的,窥视这贼动静。待他反事果露,那时节擒斩这贼,上下无怨!”

李淳风说:“主公如此而行,不失正理!”说话之间,天色已晚,袁李二仙,辞别秦王去了。

天地浮元气,山川散夕阳。

聚枝鸣鸟鹊,归径下牛羊。

五鼓轮更到晓,三番鸡唱天明。

高祖驾设早朝,黄门官奏:“有报马等旨!”叫:“宣至驾前!”叩头启奏:“臣是潼关差来,报恒定王项拔,结连历阳杜伏威造反,侵犯边界,劫掠地方,伏乞天兵征剿!”高祖问:“谁领兵收捕两处地方?”秦工出班奏说:“臣领兵征讨!着袁天罡、李淳风保驾!”高祖准奏。秦王辞朝,一面出军不题。

话说李密闻知秦王起兵,不胜之喜,问蔡建德:“今趁秦王不在,好反出去了!”建德说:“再停数日!等秦王兵去远些,才好起手!”又过旬日光阴,建德说:“主公!如今好起马了!且瞒着伯当,明日先奏闻唐皇,只说当初在河南翠屏川,被神师惊恐之时,许下一炷香愿,到今未曾酬谢。如今请旨,要往太行山降香,看高祖准与不准?”李密说:“此计大妙!”

次日早晨,高祖设朝。风定御炉香影直,日融仙掌露华妍。千官拜舞山呼,朝贺已毕,李密俯伏殿阶,高祖说:“御弟!有何事奏!”李密奏说:“臣向日因伐河南,遭神师诡计,受了惊恐,许下一炷香愿,久不曾还。今臣要往太行山降香,未敢擅便,特来奏闻。二则臣旧日麾下之人,多在山东,就往收抚,以助我主征取王世充。”高祖准奏:“御弟!你去降香,只是御妹独居不便,你与御妹同去,事毕就还,不要在彼耽搁。须禁约军士,毋得扰民!”高祖又赐路费金银,赖令便去,不必辞朝。李密叩头谢恩,拜辞高祖出朝,径回邢府。见蔡建德说:“大舅,好了!朝廷有旨,与公主同降香去!”建德说:“若同娘娘去,安如盘石!如今臣等同主公并贾闰甫、柳周臣先往潼关屯着,却令王伯当保娘娘驾,收拾细软,装载车辆,到潼关会齐!”

一面着宫人通报娘娘。娘娘妆扮已毕,带了宫娥彩女,上了凤辇鸾车,出了王府。有王伯当带了半千虎贲军,保着娘娘驾行。

烟郊草径,古道深村。含笑花如识面,欢呼鸟不知名。几簇云林无限好,数声鸡犬不胜情。

且说李密君臣四人,来到潼关界口,太守盛彦古,闻知邢国公同公主降香,连忙出关迎接。把李密接到帅府,施礼坐下。李密问:“盛太守!你这里有多少人马?”盛彦古说:“有三千人马!”李密说:“既有三千军士,借我一千,保娘娘驾到太行山降香!”盛彦古说:“大王!潼关的军士,保

障边关,镇守信地,况朝廷不时差官点检。如要动我关上人马,须是奏过朝廷,有兵符方可调用!”李密见说大恼,“想在金塘为君之日,数十万雄兵,几百员战将,随我调遣,如今来到唐朝,要借一千军用,还须请旨,我恰守些甚么!”叫建德说:“不就此处开刀,更待何时!”急扯沙鱼鞘,晃出宝妆刀,李密掣剑在手,趱步上前,把盛彦古一把拉住。盛彦古不知情,吃了一惊,只要挣走,又被建德夹攻,一剑过去,把盛彦古砍为两段!

李密怀奸造反,开刀擅杀唐臣。

民间少壮虏为军,仓库尽皆搬运。

劫掠黎民钱钞,强搜客旅金银。

杀人放火夺乾坤,搅乱潼关界分。

李密杀了潼关守将,就动附近地方,招伏军民,收纳亡命。

再说王伯当带领半千虎贲军,保着娘娘驾,离了长安城。古驿长亭迎客使,青山绿水送行人。一路行程,将至潼关,只听得往来路人传说,李密到潼关造反,杀了盛彦古,动杀良民,残害百姓。伯当叫苦连天,捶胸跌脚,口内自言:“把唐朝好意,等闲一笔勾消!”急忙趱驾入关。公主在龙车凤辇问宫人:“为何这等喧嚷?”宫人近前来告娘娘,说:“邢国公造反,杀了潼关守将!”

才听得万民慌魏王造反,杀守官声息紧特报夫人。

言未尽唬夫人如雷震耳,唐公主离凤辇怒气纷纷。

移罗袜步金莲进门高喝,惊玄邃忙离座举步亲迎。

公主怒对魏王当厅发落,竖柳眉睁杏眼毁骂奸臣:“全不想在两京家亡国破,损三军摧将士无处存身。

剩四马上长安投唐归化,俺哥哥涵海量不记前因。

官封你邢国公称孤道寡,虎贲军银安殿御妹谐姻。

今诳主太行山降香酬愿,怎知伊潼关上杀将谋君。

我如今带宫娥还归幾甸,奏吾王兴师旅定不容情!”

玄邃听公主骂心中焦躁,面通红牙咬碎毁骂裙钗:“唐太子挟前仇教人怎住?小秦王寻歹斗委实难存!

因此上激壮怀再兴帝业,你全无夫妇意反奏吾身。

既无情同你去料成何用,倒不如先杀你断了冤亲!”

拔宝剑趱向前揪翻公主,剑过时头落地玉碎珠沉!

李密杀了独孤公主,王伯当见了,叹息不已。业已造成,势不自由,只得跟随着李密,带领招集军士一千余人,反出潼关,沿路劫掠,驱掳囚徒亡命之人,直赴南山,乘险而东。占住桃林县,改为桃林府,扯永平年号,招军买马,积草屯粮不题。

话说秦王屯军在韩城县,有探报马来报,说:“李密在潼关造反,斩了太守,又杀了独孤娘娘!一路烧毁良民房屋,聚亡命之徒,招无赖之寇,占住桃林县,僭称永平年号,搅乱地方!”秦王见报,怒发冲冠,一面差官上长安奏知高祖,一面传令起兵到桃林县去。军行流水急,马走逐风奔,旌旗灿烂千般锦,刀剑光芒万里银。大军正行,哨马报桃林县到了!

五方扎寨,八面屯兵。滚牌手,肩担定吹毛断铁刀;弓弩人,弦兜着透甲追魂箭。锦衣绣袄随王将,贯甲披袍护驾兵!

屯下人马,安歇一宵,埋锅造饭,扎垫军士。次日,秦王升帐,聚集将佐,问李淳风:“今日好出兵否?”李淳风说:“今日可以发兵!”“差屈突通、高士廉领三万弓弩手,到盐冈岭埋伏,但有敌兵追来,待他人马走尽,截断了归路,放箭射之!”二将领了将令,带人马出营,径往盐冈岭去了。又差马三保、段志玄领一支人马,到桃林县骂阵。李淳风向二将耳畔如此如此,二将道得令。

马三保英雄出类,段志玄骁勇绝伦。

一个点钢枪耀武兴邦,一个赤铜刀扬威定国。

跨下枣骝驹,飞乘掣电马。

应声挑战。有哨马报知李密:“唐秦王领人马,离城五里安寨。如今两员将带领军士,在城下骂阵!”李密说:“秦王领兵征讨别邦,缘何到我这里来?”

问:“谁领兵迎敌?”王伯当说:“蔡建德,你干的好事!我这里人马粮草、谋臣武士,俱未曾齐备,轻意叫主公反唐,不知彼己,是何兵法!”蔡建德说:“不妨!兵在精而不在多,何出此言!我自去退兵!”连忙全装结束。

护顶头盔散绛缨,茜袍铠甲砌鱼鳞。

追风骏马飞身跨,斩将钢刀手内擎。

带领五百军士,放开桃林城门,拥奔阵前,马三保说:“段将军!你督着阵,待我去擒拿这逆贼!”马三保纵马飞出阵门,大喝一声:“来将通名!”“吾乃蔡建德就是!”马三保说:“你这伙逆天反贼,快下马受死!”蔡建德说:“你也不识时务!谋王定霸,谁肯干休!”抡刀劈顶砍来。马三保举枪罩心刺去。

刀砍欠鞍飞闪过,枪抡镫里去藏身。

那厢奋勇扶唐主,这壁施强助魏君。

交锋约来十数合,诈败唐朝用计人。

纵马拖枪寻路走,建德痴心紧后跟。

好似苍鹰追狡兔,犹如弩箭逐飞禽。

望前赶够多时节,追到高山峻岭门!

建德追赶到岭下,转过山坡,不见了唐将。建德心慌,知是中计,兜转马复回。行不数步,只见前面擂木炮石,滚将下来,截断了归路。一声梆子响处,两哨唐军,各执弓弩,乱箭齐发。犹如张郃木门道,好似庞涓困马陵。

可怜蔡建德并五百人马,被乱箭射死盐冈岭。众将收拾人马回营,参见秦王,把射死建德于盐冈岭的事,禀复一遍。秦王说:“正是生有寄,死有归!好李淳风,他说蔡落盐冈,岂能得活!”赏劳四将不题。旦说桃林县探马,飞报李密知道。李密见报,唬得坐立不牢,不觉:遥山日坠,水际烟生。几点渔灯明古渡,数声牧笛过前村。

不知天命恣猖狂,才见投唐又反唐。

若听伯当忠孝语,此身焉得涧中亡?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