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幕

第一场 奥丽维娅宅旁街道

西巴斯辛及小丑上。

小丑 你要我相信我不是差来请你的吗?

西巴斯辛 算了吧,算了吧,你是个傻瓜;给我走开去。

小丑 装腔装得真好!是的,我不认识你;我的小姐也不会差我来请你去讲话;你的名字也不是西萨里奥大爷。什么都不是。

西巴斯辛 请你到别处去大放厥辞吧;你又不认识我。

小丑 大放厥辞! 他从什么大人物那儿听了这句话,却来用在一个傻瓜身上。大放厥辞!我担心整个痴愚的世界都要装腔作态起来了。请你别那么怯生生的,告诉我应当向我的小姐放些什么“厥辞”。要不要对她说你就来?

西巴斯辛 傻东西, 请你走开吧;这儿有钱给你;要是你再不去,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小丑 真的, 你倒是很慷慨。这种聪明人把钱给傻子,就像用十四年的收益来买一句好话。

安德鲁上。

安德鲁 呀,朋友,我又碰见你了吗?吃这一下。(击西巴斯辛。)

西巴斯辛 怎么, 给你尝尝这一下,这一下,这一下!(打安德鲁)所有的人们都疯了吗?

托比及费边上。

托比 停住,朋友,否则我要把你的刀子摔到屋子里去了。

小丑 我就去把这事告诉我的小姐。我不愿凭两便士就代人受过。(下。)

托比(拉西巴斯辛)算了,朋友,住手吧。

安德鲁 不,让他去吧。我要换一个法儿对付他。要是伊利里亚是有法律的话,我要告他非法殴打的罪;虽然是我先动手,可是那没有关系。

西巴斯辛 放下你的手!

托比 算了吧, 朋友,我不能放走你。来,我的青年的勇士,放下你的家伙。你打架已经打够了;来吧。

西巴斯辛 你别想抓住我。 (挣脱)现在你要怎样?要是你有胆子的话,拔出你的剑来吧。

托比 什么!什么!那么我倒要让你流几滴莽撞的血呢。(拔剑。)

奥丽维娅上。

奥丽维娅 住手,托比!我命令你!

托比 小姐!

奥丽维娅 有这等事吗? 忘恩的恶人!只配住在从来不懂得礼貌的山林和洞窟里的。滚开!——别生气,亲爱的西萨里奥。——莽汉,走开!(托比、安德鲁、费边同下)好朋友,你是个有见识的人,这回的惊扰实在太失礼、太不成话了,请你不要生气。跟我到舍下去吧;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恶人曾经多少次无缘无故地惹是招非,你听了就可以把这回事情一笑置之了。你一定要去的:

别推托!他灵魂该受天戳,

为你惊起了我心头小鹿。

西巴斯辛 滋味难名,不识其中奥妙;

是疯眼昏迷?是梦魂颠倒?

愿心魂永远在忘河沉浸;

有这般好梦再不须梦醒!

奥丽维娅 请你来吧;你得听我的话。

西巴斯辛 小姐,遵命。

奥丽维娅 但愿这回非假!(同下。)

第二场 奥丽维娅宅中一室

玛利娅及小丑上;马伏里奥在相接的暗室内。

玛利娅 哦, 我请你把这件袍子穿上,这把胡须套上,让他相信你是副牧师托巴斯师傅。快些,我就去叫托比老爷来。(下。)

小丑 好, 我就穿起来,假装一下;我希望我是第一个扮作这种样子的。我的身材不够高,穿起来不怎么神气;略为胖一点,也不像个用功念书的:可是给人称赞一声是个老实汉子和很好的当家人,也就跟一个用心思的读书人一样好了。——那两个同党的来了。

托比·培尔契爵士及玛利娅上。

托比 上帝祝福你,牧师先生!

小丑 早安, 托比大人!目不识丁的布拉格的老隐士曾经向高波杜克王的侄女说过这么一句聪明话:“是什么,就是什么。”因此,我既是牧师先生,也就是牧师先生;因为“什么”即是“什么”,“是”即是“是”。

托比 走过去,托巴斯师傅。

小丑 呃哼,喂!这监狱里平安呀!

托比 这小子装得很像,好小子。

马伏里奥(在内)谁在叫?

小丑 副牧师托巴斯师傅来看疯人马伏里奥来了。

马伏里奥 托巴斯师傅, 托巴斯师傅,托巴斯好师傅,请您到我小姐那儿去一趟。

小丑 滚你的,胡言乱道的魔鬼!瞧这个人给你缠得这样子!只晓得嚷小姐吗?

托比 说得好,牧师先生。

马伏里奥(在内)托巴斯师傅,从来不曾有人给人这样冤枉过。托巴斯好师傅,别以为我疯了。他们把我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小丑 啐, 你这不老实的撒旦!我用最客气的称呼叫你,因为我是个最有礼貌的人,即使对于魔鬼也不肯失礼。你说这屋子是黑的吗?

马伏里奥 像地狱一样,托巴斯师傅。

小丑 嘿, 它的凸窗像壁垒一样透明,它的向着南北方的顶窗像乌木一样发光呢;你还说看不见吗?

马伏里奥 我没有发疯,托巴斯师傅。我对您说,这屋子是黑的。

小丑 疯子, 你错了。我对你说,世间并无黑暗,只有愚昧。埃及人在大雾中辨不清方向,还不及你在愚昧里那样发昏。

马伏里奥 我说,这座屋子简直像愚昧一样黑暗,即使愚昧是像地狱一样黑暗。我说,从来不曾有人给人这样欺侮过。我并不比您更疯;您不妨提出几个合理的问题来问我,试试我疯不疯。

小丑 毕达哥拉斯对于野鸟有什么意见?

马伏里奥 他说我们祖母的灵魂也许曾经在鸟儿的身体里寄住过。

小丑 你对于他的意见觉得怎样?

马伏里奥 我认为灵魂是高贵的,绝对不赞成他的说法。

小丑 再见, 你在黑暗里住下去吧。等到你赞成了毕达哥拉斯的说法之后,我才可以承认你的头脑健全。留心别打山鹬,因为也许你要害得你祖母的灵魂流离失所了。再见。

马伏里奥 托巴斯师傅!托巴斯师傅!

托比 我的了不得的托巴斯师傅!

小丑 嘿,我可真是多才多艺呢。

玛利娅 你就是不挂胡须不穿道袍也没有关系;他又看不见你。

托比 你再用你自己的口音去对他说话; 怎样的情形再来告诉我。我希望这场恶作剧快快告个段落。要是不妨把他释放,我看就放了他吧;因为我已经大大地失去了我侄女的欢心,倘把这玩意儿尽管闹下去,恐怕不大妥当。等会儿到我的屋子里来吧。(托比、玛利娅下。)

小丑

嗨,罗宾,快活的罗宾哥,

问你的姑娘近况如何。

马伏里奥 傻子!

小丑

不骗你,她心肠有点硬。

马伏里奥 傻子!

小丑

唉,为了什么原因,请问?

马伏里奥 喂,傻子!

小丑

她已经爱上了别人。

——嘿!谁叫我?

马伏里奥 好傻子, 谢谢你给我拿一支蜡烛、笔、墨水和纸张来,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君子不扯谎,我永远感你的恩。

小丑 马伏里奥大爷吗?

马伏里奥 是的,好傻子。

小丑 唉,大爷,您怎么会发起疯来呢?

马伏里奥 傻子, 从来不曾有人给人这样欺侮过。我的头脑跟你一样清楚呢,傻子。

小丑 跟我一样?那么您真的是疯了,要是您的头脑跟傻子差不多。

马伏里奥 他们把我当作一件家具看待, 把我关在黑暗里,差牧师们——那些蠢驴子!——来看我,千方百计想把我弄昏了头。

小丑 您说话留点神吧; 牧师就在这儿呢。——马伏里奥,马伏里奥,上天保佑你明白过来吧!好好地睡睡觉儿,别噜哩噜苏地讲空话。

马伏里奥 托巴斯师傅!

小丑 别跟他说话, 好伙计。——谁?我吗,师傅?我可不要跟他说话哩,师傅。上帝和您同在,好托巴斯师傅!——呃,阿门!——好的,师傅,好的。

马伏里奥 傻子,傻子,傻子,我对你说!

小丑 唉,大爷,您耐心吧!您怎么说,师傅?——师傅怪我跟您说话哩。

马伏里奥 好傻子, 给我拿一点儿灯火和纸张来。我对你说,我跟伊利里亚无论哪个人一样头脑清楚呢。

小丑 唉,我巴不得这样呢,大爷!

马伏里奥 我可以举手发誓我没有发疯。 好傻子,拿墨水、纸和灯火来;我写好之后,你去替我送给小姐。你送了这封信去,一定会到手一笔空前的大赏赐的。

小丑 我愿意帮您的忙。但是老实告诉我,您是不是真的疯了,还是装疯?

马伏里奥 相信我,我没有发疯,我老实告诉你。

小丑 嘿, 我可信不过一个疯子的话,除非我能看见他的脑子。我去给您拿蜡烛、纸和墨水。

马伏里奥 傻子,我一定会重重报答你。请你去吧。

小丑

大爷我去了,

请您不要吵,

不多一会的时光,

小鬼再来见魔王;

手拿木板刀,

胸中如火烧,

向着魔鬼打哈哈,

样子像个疯娃娃:

爹爹不要恼,

给您剪指爪,

再见,我的魔王爷!(下。)

第三场 奥丽维娅的花园

西巴斯辛上。

西巴斯辛 这是空气; 那是灿烂的太阳;这是她给我的珍珠,我看得见也摸得到:虽然怪事这样包围着我,然而却不是疯狂。那么安东尼奥到哪儿去了呢?我在大象旅店里找不到他;可是他曾经到过那边,据说他到城中各处寻找我去了。现在我很需要他的指教;因为虽然我心里很觉得这也许是出于错误,而并非是一种疯狂的举动,可是这种意外和飞来的好运太有些未之前闻,无可理解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无论我的理智怎样向我解释,我总觉得不是我疯了便是这位小姐疯了。可是,真是这样的话,她一定不会那样井井有条,神气那么端庄地操持她的家务,指挥她的仆人,料理一切的事情,如同我所看见的那样。其中一定有些蹊跷。她来了。

奥丽维娅及一牧师上。

奥丽维娅 不要怪我太性急。 要是你没有坏心肠的话,现在就跟我和这位神父到我家的礼拜堂里去吧;当着他的面前,在那座圣堂的屋顶下,你要向我充分证明你的忠诚,好让我小气的、多疑的心安定下来。他可以保守秘密,直到你愿意宣布出来按照着我的身分的婚礼将在什么时候举行。你说怎样?

西巴斯辛 我愿意跟你们两位前往;

立过的盟誓永没有欺罔。

奥丽维娅 走吧,神父;但愿天公作美,

一片阳光照着我们酣醉!(同下。)

----

猎书人网站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