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幕

时间 夏天,上午。

地点 北京明宅的花园——内设神坛。

人物 

高秀才 

高永义 

丁双喜 

高大嫂 于铁子 田富贵

明大人 

丘二头 

冯铁匠 

牛大海 

吴 七 仙姑甲仙姑乙 贺天庚

材黄簦赫永锏幕ㄔ埃幻磐ń郑幻磐ㄕ骸S屑偕健⒑沙赜胄⊥さ取I裉吃诩偕角埃惆干嫌猩衽疲肮┣逅煌耄阕乓桓な傧恪

苍白颖臼蔷牟贾玫模巡淮笙笱恿耍杭偕缴铣ぷ呕牟荩啬诤梢犊菸⊥ね馍棺偶讣路谧⊥つ凇

餐饷媾谏÷。猩鄙

高秀才 (独自徘徊,立定,听外面的杀声、炮声)杀声震天啊!可是来到北京两个多月了,攻交民巷,攻西什库,光死人,攻不下来,怎么一回事呢?想不明白!

莫非天朝鸿运已尽,大难来临,天下确是洋人的天下了吗?……我,我这个老秀才该怎么办呢?

哺哂酪濉⒍∷泊掖业亟矗认蛏裉承欣瘛

高永义 三哥!看见田富贵没有?

高秀才 没有!怎么啦?他临阵脱逃了吗?

高永义 那倒还没有,就是这两天他不大露面儿!

丁双喜 那小子,老那么鬼鬼祟祟的!

高永义 三哥,你留点神,多盯着点他!

高秀才 是啦!大师兄,咱们已经来了两个多月,到底怎么样啊?

高永义 沉不住气了吗?三哥!

丁双喜 先生,别着急!胜也打,不胜也打,就能打胜!

高秀才 我沉得住气,我没着急!可是,咱们这个打法都合乎兵书战策吗?咱们打得勇,可也打得乱!

丁双喜 勇就行啊!管它乱不乱呢!

高永义 双喜,又勇又不乱一定更好!

高秀才 怎样?双喜,你肚子里还是少点墨水儿!大师兄,你看该怎么办呢?

高永义 三哥,还得你动动笔!

高秀才 那好啊!秀才不动笔,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吗?说吧,老二!

高永义 你好好地编一套词儿,要明白干脆,不准转文,多抄几份儿,叫双喜去贴。

高秀才 到底说什么呢?

高永义 说清楚:进京的神团有十多万,打得都勇,应当所向无敌,可就是没有个总头儿,总打法,打不出名堂来!

丁双喜 大师兄,你去跟各路神团的大师兄说说,推出一位来,不就行了吗?

高永义 那不行!他们各不相让。我一去,他们准会故意地说:你就当总头儿吧。好嘛,咱年纪轻,道行浅,压不住台呀!先贴出些传单去。神团都那么一纷纷议论,不久就会出来个总头儿,是吧?

高秀才 嗯!嗯!老二想的对!不白进北京,老二,你长了学问!你象个文武双全的大将了!老二,咱们跟西太后要炮,有信儿没有呢?

高永义 (摇头)一点信儿没有!不懂,摸不清是怎么一回事!一进北京,上边很重看咱们,可是一打起来,上边又好象不乐意真干了!

丁双喜 看那些官兵,好象不是来打仗,是故意挡着咱们,不叫咱们往前攻!拿交民巷来说,官兵一字长蛇阵拉开,密密层层,占满了长安街,叫咱们挤在南河沿那一点儿,空有天大的力气,使不开,干着急!兵有好的,可是那些带兵的……

高秀才 大师兄,这,你何以教我呢?

高永义 (渐怒)三哥!嘿!双喜说的,我都知道,我日夜着急!可我是大师兄,又得沉住了气!我要不是大师兄啊,那可就好办了,一死相拚,嘎嘣脆!

哺叽笊┓膳芏础

高大嫂 老二!老二!打的紧,快上去!

高永义 双喜,走!(丁双喜急下。高永义跑了两步,又立定)大嫂!你看出点来没有?

高大嫂 什么呀?

高永义 咱们一进城,就找到东边的小庙儿住下。可是明大人非把神坛请到这里来不可,天天过来烧香磕头。这两三天了,他没再来过。什么意思呢?

高大嫂 谣言很多,说洋兵快到了,莫非……

高永义 要真是那样,大嫂,我想你得把仙姑们先带出城去,决不能让姑娘们落在洋兵手里!

高大嫂 老二,我是来了不去,要去就不来!老伴儿,没啦!

女儿,没啦!除了一肚子仇恨,我什么也没有!我死在这儿也不错!

高永义 好!可是那些仙姑呢?

高大嫂 谁没有冤枉,谁也不会舍命进北京!放心吧,老二,我们青灯照不会丢了人!

高永义 对!大嫂,你到西院看看去,看看他们干什么呢。看出点棱缝儿来,咱们好有个准备!

高大嫂 好!我就去!(入角门)

高永义 先生,好好守着神坛!(下)

高秀才 那,你放心吧!强将手下无弱兵啊!(独白)话虽然是这么说呀,可究竟有什么结局呢?看不透!好象什么都怪笼统,看不出一条清清楚楚的线儿来!怎么办呢?怎么办!

于铁子 (在亭内微弱地叫)秀才公!先生

高秀才 于铁子吗?

于铁子 是我!(已受重伤,慢慢地爬出来)是我!

高秀才 铁子,要什么,我给你拿去,你别动!于铁子 先生,好先生!扶我一下,我给神坛磕个头再死!

高秀才 小老虎似的孩子,这么年轻,这么有胆量有志气,死不得呀!(搀起他)于铁子,孩子,你,你的手已经冰凉!

于铁子 手脚都凉了,心里还热!(慢慢往前移动)先生,咱们今天打的怎么样?

高秀才 还不知道。大概,大概还是很紧吧!

于铁子 先生,我们会打胜,一定!今天不胜,明天胜!(到了坛前,跪)诸位上仙,助我们一膀之力吧!我,于铁子,没出息,不必管我!请多保佑大师兄们吧!我磕头,现在磕,死了也还磕!多*勾蛄耸ふ蹋哑畚晡颐堑摹⒉唤怖淼难笕硕几吓埽也拍*安安生生地睡在地下呢!

高秀才 (搀他)行啦!行啦!回去躺着吧!告诉我,孩子,有什么话捎给你妈妈吗?

于铁子 什么话也没有,没的可说!我没打胜了,对不起神,对不起人!

高秀才 别那么说!别!国家大事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可是你先流了血!血不会白流!

于铁子 (要摘下红包头,自语)不能摘这个!我要头裹着红布闭上眼,好叫阎王爷认出我是义和团!(解红腰带,对高秀才)把这个交给妈妈吧!告诉她:这不是一条腰带,是一股气,有这股气,挺得起腰板来,我们就不再受欺负!(往与亭子相反的方向走,走向宅院的角门)

高秀才 亭子在这边!在这边!

于铁子 我到那边去!宅子里有很多闲房子,我到那儿“睡”去,省得叫大师兄看见伤心!

高秀才 他们要问呢?

于铁子 不用告诉他们!我没成功就“睡”了,值不得一提!

忘了我吧,就好象没有过我这么一个小伙子似的,我心里还舒服点!

高秀才 好吧,于铁子,你扶住这棵小树,扶住了!(于铁子扶住小树)于铁子,请你受我一拜!(跪拜)

于铁子 (无法去搀高秀才,只急切地喊)起来!起来!

高秀才 (立)于铁子,你叫一个老秀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义和团,你叫我的老骨头硬棒起来了!刚才我还忧虑,这件事的结局到底怎样呢?我自己怎样呢?你呀,于铁子,叫我不再为自己揪着心了!这些日子,我仔细想过了: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古有明训,那可得彼此以兄弟相待,想骑在我们的脖子上的不是兄弟,是仇敌,对不对?

于铁子 对!走吧,别等他们回来,看见我!

高秀才 走!我搀着你!(同入角门)

蔡锔还笸鞔笕嗽谒枪虬葜剩羲频拇咏敲沤矗谔螅亲吆蟛懦隼础L锔还蟪痔隆

田富贵 没别的人了,好!那个糟秀才回来,我一拳就把他送到西天去!东西在哪儿?

明大人 亭子右边,第五块石头下面。

田富贵 快!(跑至亭右,掘石)

明大人 你看,咱们还出得去城吗?洋兵可是快到啦,千真万确!

田富贵 行!我有办法!你倒是帮帮我来呀!

明大人 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的指甲是养了多年的吗?碰坏了多么可惜!

田富贵 命都保不住了,还管指甲?我的明大人!

明大人 唉!真没想到,义和团会惹出这么大的祸来!洋兵一进来,鸡犬不留啊!

田富贵 当初你可那么虔诚,在自己的花园里设起坛来,天天磕头烧香!

明大人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朝廷原来禁止老百姓练团,可是团一进北京,连西太后都不敢不说民心可用,团是义民了!我要是不信,他们敢说我是二毛子,要了我的命!你想想,要不是那样,我们这给朝廷办大事的人,哪能够轻易准小民造反呢?在这儿设坛,为是保护我跟我的一家子人呀!

田富贵 你的算盘打的真不错!(挖出一小匣)就是这个?

明大人 (急接过去)就是它!

田富贵 里边装着什么好东西?珍珠?金刚钻?

明大人 那,你甭管!跟你说一句知心的话吧:你对我好,我必对你好!等天下太平了,我给你弄个五、六品的官儿作作,一点也不难!快走吧!别叫团看见。他们在这儿多跟洋人打几天,咱们好逃得远一点!

田富贵 明大人,你阴透了!

明大人 你不阴?大家拚命,你到处捡便宜!昨天你得到的那一对翡翠戒指,值一千两银子!

田富贵 你要是看不起我呀,我的明大人,咱们散伙,各奔前程,好不好?

明大人 你看,你看,真是年轻,脸皮儿薄,禁不住一逗!得了吧!这不是挑眼拌嘴的好时候!

田富贵 那么就走吧!

明大人 这么好的宅子,这么好的花园,住了好几辈子,真舍不得呀!

田富贵 哼,洋兵一来,听说这里设过坛,要不一把火烧光才怪!

明大人 真能那样吗?

田富贵 你自己想想啊!

明大人 那,那,我不想走啦!

田富贵 你愿意烧死在这儿?你们作过大官儿的,可真罗嗦!你到底要怎样?快说!我没工夫跟你磨豆腐!

明大人 唉!搁在平日,你要敢对我这么说话呀,早就挨上了嘴巴!告诉我,到底怎么出城!要是没准谱儿,我就等烧死在自己的炕头上,反正什么好的都吃过,什么好的都穿过,这一辈子总算没白活!

田富贵 明大人,听着!你得去换换衣裳,这一套吃不开了。

换上短打扮,我这儿有红布,你也包上头,戴上“老爷码儿”。城门上遇见团,一看是自己人,不会不放咱们出去。

明大人 有你这么一说。可是,包着头,遇上洋兵,那才热闹呢,准死无疑!

田富贵 明大人,细看看我:凭我这点聪明,能光带红布,不带白布吗?遇上洋兵,扔了红布,打起白旗,一点不费事嘛!

明大人 你这小伙子,比军机大臣还更足智多谋!可是,打着白旗,还出不去城,怎么办呢?

田富贵 那就更好了,带着洋兵,去搜拿义和团嘛!我知道团都住在哪些小庙里,一掏一个准,掏出来交给洋人,就立了大功!

明大人 好!好!我算佩服了你!我,头品顶戴,三眼花翎,给你请安啦!(请安)

田富贵 (还礼)不敢当!不敢当!大人请!(让明大人先走)

哺咝悴盘怂堑幕埃山敲懦隼矗沧×怂堑娜ヂ贰

高秀才 学生高中道请大人安!(并没请安)

明大人 罢啦!

高秀才 (猛啐明大人)呸!

明大人 (倒退)怎么回事儿?啐了我一脸唾沫,怪脏的!

田富贵 老梆子,闪开!要不然,我一铁锹把你拍扁了!

高秀才 田富贵,我不再跟你过话!你不止没有一点人味儿,连猫狗的味儿都没有!

田富贵 我(要打)……

明大人 别打!别打!我就怕打架!高秀才,躲开!要不然呢,你也跟我走吧,搭个伴儿!

高秀才 跟你走?看见没有?(示以手中的红带,往腰上系)我也是义和团!

明大人 你老胡涂了,不想活着了!

高秀才 胡涂?听见你们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全明白了!洋人洋教怎么霸道,我亲眼得见,所以我才跟师兄们到北京来。进了城,我们住的是小庙,睡的是土地,吃的是棒子面,不动老百姓的一草一木。我本想,有这么多纯正忠勇的义民,上边必然受到感动,上下实在可以一条心,一个劲儿,齐心对外,转危为安。

可是,我把你们这上边的人看得太高了,太大了。你们另有打算,看团民不好惹,就天天叫师兄,赶到看风头不对了,你们赶紧想逃跑,又要打白旗投降,作汉奸,杀义民!你们只知有己,不知有民;只知有家,不知有国!洋人猖狂,因为你们胆小如鼠!百姓无衣无食,因为你们吸尽民脂民膏!你们吃里爬外,欺软怕硬!义和团比你们胜强十倍、百倍!师兄们有颗真心,你们浑身连一根骨头也没有!我不再多说了,看你把我怎么办吧,明大人!

明大人 这,这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田富贵 快走!用不着跟这个老疯子费话!

高秀才 不准动!有我,就不准你们由这儿逃出去!

田富贵 真逗气儿呀!老梆子,你自己找死,可别怪我!(举锹要拍)

高大嫂 (急从角门出来,托住田富贵臂)田富贵!你个吃里爬外,乘火打劫的东西!我看明白了,放走孙知县的必定是你!现在,你又巴结上了这个姓明的大官儿,出卖义和团!你打算逃出去,哼哼,休想!

田富贵 臭娘们!放手!别等我要了你的狗命!(对明大人)还不快跑吗?

明大人 哎哟!我的腿抽筋儿!快来背着我!

高秀才 哈哈哈,还有比我更糟的人呢!

捕∷膊笞徘鸲方矗鸲肥芰松恕

高大嫂 双喜,快来!别叫这个汉奸跑喽!

丁双喜 丘二头受了伤!

田富贵 (对明大人)快跑!快!

丘二头 我看谁敢跑!

丁双喜 二头,别动!我去!(拉住丘二头)

丘二头 (挣开)田富贵,汉奸,你跑不了!(抓住田富贵,扔出去,他自己也倒下)

高大嫂 二头!二头!怎么样啦?

丁双喜 二头!醒醒!

高秀才 醒醒!

丘二头 (猛地坐起来)双喜,走,还得打去!

高大嫂 什么?你受了伤,很重!

丘二头 伤重,在这儿也好不了!要死,死在明处!走,好双喜!别人拦我,你总会陪着我走吧!

餐饷媾谏笞鳎衫匆弧熬薜保圻暌簧湓谕づ稀

明大人 (吓昏,倒下)我的妈呀!

丁双喜 (拾起“炮弹”)先生,大嫂!洋兵是快到了!看,西瓜!

高秀才 大炮打西瓜?这是开什么玩笑呢?

高大嫂 双喜说对了!官兵放西瓜,既欺骗咱们,又不得罪洋人,不是吗?

高秀才 哼!进了趟北京,确是长见识,无奇不有嘛!

丘二头 他们放假炮,咱们真玩命,谁对谁不对,老天爷知道!双喜,走!

高大嫂 你们别走!等我把大师兄请回来,商量商量怎么办!

明大人 (坐起来)师兄,仙姑!乘着洋兵还没来到,把我送出城去吧,有你们的好处!

丁双喜 你要再出声,我一枪戳死你!

明大人 别那么办,我乖乖的,我乖!

哺哂酪濉⒎胩场⑴4蠛!⑽馄摺⑾晒眉住⒁遥煌乩矗跗1埂4蠹蚁蛏裉炒蛭恃叮笞隆

高大嫂 仙姑们,去给大师兄们烧水!

仙姑甲

仙姑乙 是!(去烧水)

丘二头 大师兄!我把田富贵摔死了!要是我不对,你就罚我吧!

高秀才 大师兄!我控告田富贵:混入神团,居心叵测,乘火打劫,抢劫民财,其罪一;勾结官吏,临阵脱逃,其罪二;准备降敌,出卖义民,其罪三!有此三罪,死有余辜!

高永义 丘二头,你作的对!

丘二头 我对?好啦,诸位师兄,咱们再见了!

高永义 你干什么去?

高大嫂 你已经受了伤!

丘二头 我受了伤,跟着你们是你们的累赘!我去打!我不会说什么,你们要是看我象个义和团,就叫我去吧!

冯铁匠 二头!师兄!走到天边上去,我老冯会背着你!你不是累赘,是我的亲手足!

高永义 吴七哥!把他送到小庙里去,上点药!出了什么岔子,拿你是问!

吴七 好!我会不错眼珠地看着他!走吧,二头,还等什么呢?

睬鸲凡豢献摺

高大嫂 二头,听大伙儿的话吧!把病养好,不是打的更有劲儿吗?

吴七 大嫂说的对!等你病好了点,我陪着你,你打到哪里,我打到哪里!(把丘二头搀走)

高秀才 唉!团跟团不一样啊!有田富贵,也有丘二头,叫我怎么说呢?

丁双喜 (对明大人)起来!见大师兄去!

明大人 好!好!大师兄!这两天短看你们,十分抱歉!

高大嫂 是呀,你忙嘛!忙着收拾金银财宝,想逃出城去!你知道洋兵快到了,就不告诉我们一声,作个准备!

明大人 那,那是我的疏忽,很对不起!现在,我告诉你们几句良言:咱们哪,打不过外国,别钻死牛犄角!

高永义 胡说!你怕外国,我们义和团不怕!

明大人 是!是!你们不怕!我没骨头!这也不足为怪:我家大业大爵位大,难免娇嫩点;你们呢,风吹雨打惯了,就硬棒点,不是吗?得啦,事到如今,谁也别再抱怨谁,商商量量地办吧!看见这个小匣子没有?不大,里边的东西也不多,可是无价之宝,又贵重,又轻巧!你们好好地把我送出城去,咱们二一添作五,你们一半,我一半儿,好不好?

众人 (大笑)哈哈哈……

明大人 怎么?怎么?还嫌少吗?师兄们可以随我到宅里去,我多少还有几件康熙五彩的花瓶,乾隆御笔的福寿字儿,你们随便拿!

高永义 把匣子拿来!

明大人 那,出了城,把我送出城,再分东西!

冯铁匠 (抢过匣子)拿来吧!(递给高永义)

高永义 (接过匣子,扔在荷池里)去你的吧!

明大人 哎哟!那是命根子哟!

高永义 呸!你拿我们当作什么样的人了?我们是上这儿来捡瓶子罐子的吗?有你这样的大官,天下怎么会不乱呢!双喜,把他押下去,看起来!

丁双喜 是!(对明大人)走!

明大人 双喜师兄,我老老实实的!到那边,我先给你挑两件值钱的东西,叫他们瞧瞧!请吧,请!

丁双喜 少说废话,走!(押明大人入角门)

埠靥旄芙础

贺天庚 大师兄,听说洋兵进了永定门!前门城上的官兵已经逃下城来,神团上去了!可也有人说,那不是洋兵,是西北的老团。

冯铁匠 要是老团呢,更好;洋兵呢,咱们也不含糊!反正是穷棒子骨,死在哪儿也一样;死在家里也不见得有棺材!

牛大海 对!官兵撤下去,更好,省得碍咱们的事!

高大嫂 老二,你怎么说?谁没有冤屈,谁也不会当义和团。可是,高家屯这一团,多少总得算是咱们俩带出来的,咱们得给大伙儿想个好主意!

冯铁匠 大嫂,乘早儿别那么说!当义和团是天意,没人怪你们高家!大师兄,听你一句话,你说往西,我们决不会往东!

众人 对!是这么说!

高永义 师兄们,到底咱们想打痛快仗不想?

冯铁匠 想得快把牙咬碎了!

高永义 好!洋兵来了,好!咱们出城,迎着洋兵打!到城外,咱们人熟地熟,又有青纱帐,凭咱们的劲头儿,再斗点智,准能打胜仗!在这儿,西太后、明大人、田富贵,全骗咱们,叫咱们有本事施展不出来。到了城外,咱们自己作主,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不受别人的气,不上别人的当!大伙儿看怎么样?

牛大海 大师兄,你的看法对!

高大嫂 这么打不好,就那么打;打活了,才能打胜!

冯铁匠 好!大嫂说的好!怎么打都行,我就是不打白旗,给鬼子兵跪下!

高永义 先生怎么说?

高秀才 我不懂兵书战策,不敢乱说!跟你们在一块儿这么多日子,叫我看明白,民非亡国之民,朝廷乃亡国之朝廷!民可用而不用,官可杀而不杀,伤心哉!不多说,我跟着你们走,死而无怨!

惨痪尴臁N馄叻膳芏础

吴七 大师兄,洋炮打前门!官兵四下逃散!

高永义 七哥,快把我们的人全调回,在小庙外聚齐,等号令,往城外冲!

吴七 是!(飞跑而去)

高永义 大嫂,带仙姑们到西院去,调回双喜,看有粮没有,借一点,不准动别的东西。小庙外会齐儿!

高大嫂 仙姑们,走!(领她们入角门)

高永义 冯师傅,天庚师兄,你们打先锋。

冯铁匠

贺天庚 是!

高永义 大海师兄,你督后队。

牛大海 是!

高永义 先生,你捧神牌,人到哪儿,神牌到哪儿。神保佑你!

高秀才 神保佑大家!(端起神牌)咱们的国是大国,民是良民,别叫洋人把我们当作一块肥肉,分着吃了,灭了我们!

高永义 还有,还有于铁子呢!

高秀才 他,他的红腰带,我系上了!(一个流弹飞来,打中了他)啊!(倒下)

众人 先生!先生!

高永义 (把神牌拿起来,抱在怀中,单腿跪下)三哥!于铁子!睡过去的众师兄!都好好地睡吧!有咱们,多少外国,多少洋枪洋炮,也永远分吃不了咱们,灭不了咱们!

仓诖故祝蛭恃丁M饷媲古谏保鄙鹛臁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