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幕

第一 场

时间 前幕后四日,黎明。

地点 县城外教堂前。

人物 

高永义 

冯铁匠 

吴 七 于铁子 

丁双喜 丘二头

田富贵 

高大嫂 众仙姑 

牛大海 

贺天庚 团 众夜猫子 群 众

材黄簦航烫每拷偶艺印=烫枚悦嬗行⊥粮冢哂酪辶⑼粮谧罡叽Γ胩呈殖执蟠概粤ⅲ馄哂胗谔诱破煲碇M胖诮院觳及罚岛齑鞒治淦鳎至杏谙隆L锔还笊肀郴瓢ぃ谥酶姘住

丘二头提着大锣。乡民闻风而至,三五成群,在土岗下。牛大海与贺天庚未在行列之中。

高永义 乡亲们,本团替天行道,请来天兵天将,率领九条火龙,今天火烧教堂!教堂该烧不该?

群众 该烧!早就该烧!

高永义 下跪,向东南磕头!(单手打问讯,团众随之。乡亲们磕完头,高永义口念真言,全场鸦雀无声地望着他。他忽举钢刀,大喝)着!着!着!(教堂里钟鸣三响,众急回顾教堂,起了火)

群众 (呼声震天)谢天谢地!着了!着了!

团 众 烧啊!烧!

高永义 乡亲们,天意!天意!九龙真火烧下来了!乡亲们,闪开!神团攻打张家寨,生擒乔约瑟,刀劈张飞龙!

(领先跑下土岗,神旗紧随,团众齐跑下来,群众随之)杀!杀!杀!

舱沤舯铡R姑ㄗ佑氪蚴置遣肘вφ剑朗夭谎希缴现簧侠醇父鋈耍锌拐摺S谔又械踉韵蚯俺濉G鸲非拦炖矗敖M胖谥杏钟械瓜抡摺

高永义 乡亲们,把“睡”了的师兄抬下去!神团们,杀!〔寨墙上添了人与洋枪,火力渐猛。

冯铁匠 冲!冲!(跑到寨门,以大锤击门)

高永义 散开!散开!四面攻打!

才4蠛!⒑靥旄山烫媚潜吲芾础

牛大海

贺天庚 大师兄,我们来了!

高永义 牛大海,领头攻南面!贺天庚,攻北面!〔牛大海、贺天庚各领数人,驰向南北。

吴七 (挥动大旗)杀!杀!

高永义 (见又倒下两个)正面暂退,寨门上有脏东西!

吴 七 我吴七不退,杀!

田富贵 我也不退!杀!

舱谖<保叽笊┯攵晒煤鲈谡ド铣鱿帧

高大嫂 天灭恶人,青灯照在此,杀呀!

团众 (精神百倍)杀!

蚕晒檬俗阅诳苏牛胩呈紫裙ト搿8叽笊┯氪蚴置嵌瘫嘟樱胩车歉咧剑返故蚴帧R姑ㄗ釉谇缴贤吓堋E4蠛W阅厦婀ト搿

牛大海 哪里跑!(擒住夜猫子)夜猫子被擒!

高永义 (立于寨门前)押过来!

埠靥旄员倍ト耄采狭饲健

高永义 鸣锣!(接过大旗来,丘二头鸣锣)都退出来!都退出来!听候号令!

哺叽笊┮谙晒贸隼础7胩场⑴4蠛Q汗姑ㄗ永矗煌疲姑ㄗ庸蛳隆:靥旄嗦手诔隼础L锔还舐盏侗憧骋姑ㄗ印

高永义 别砍!

田富贵 留着他干什么呢?(仍欲砍)

高永义 不听号令的,斩!田富贵,贴告白去!

田富贵 哎呀,刚杀上劲儿来!

高永义 快去!

田富贵 得令!(下)

群众 大师兄,砍这个无恶不作的畜生!

高永义 乡亲们,听着!留他一会儿,用他开刀祭坛!夜猫子,说,乔神甫、张飞龙在哪儿?

群众 说!

惨姑ㄗ硬挥铩

吴七 不出声,杀了他!

高永义 吴七!

参馄卟辉俪錾

高永义 贺师兄,带领几个人搜查寨子,搜人,不准动东西!

贺天庚 搜不出来,就烧寨子,把恶霸们都烧死在里头!

高永义 不能烧,里边有粮食!去吧!

贺天庚 得令!

埠靥旄娜巳胝

高永义 神团拿这儿作粮台,有了粮台,好多打胜仗!现在,先分给大伙儿点粮食,不准乱抢!

群众 好,我们都听大师兄的!

高永义 (对大嫂)仙姑,你管分粮,叫众仙姑帮助你!

高大嫂 乡亲们,推出两位岁数大的帮助我们,神团办事,心明眼亮!

群众 推赵老爹跟李二叔!(众人把二老翁拥至前面)

高大嫂 赵老爹,李二叔,咱们先看看到底有多少粮,再商量怎么分。乡亲们,有粮的让没粮的,咱们各凭良心,不准随心昧己!

群众 好!对!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仙姑,把这里的衣服,布,也分了吧!

高大嫂 (向高永义)大师兄,(双手打问讯)可以吗?

高永义 可以!要分公平了!

贺天庚 (出来)大师兄,找不着!神甫没藏在这儿,张飞龙大概早逃了!

高永义 他们逃到天边儿去,咱们也会用飞剑取他们的首级!

冯师兄,你在这儿镇守粮台,帮助发粮,有不三不四的人起哄乱闹,砍!

冯铁匠 得令!

高永义 神团们,排好!鸣锣开道,大队进城!〔团众排好,锣声响亮,昂首阔步前进。

宦

第二 场

时间 前场后一会儿。

地点 县衙内书房。

人物 

孙知县 

田富贵 小≈堋

荷 花 乔神甫

材黄簦褐氐氖榉俊V厝馓窬⒉话病L锔还蟾崭张芾矗⑽炊āP≈苁塘ⅰW郎嫌幸欢ズ诿弊印

孙知县 田富贵,你家是县里的大户,绅士,你竟自跟一群穷棒子骨混在一起,闹义和团,还有脸来见我!你把你爸爸的脸都丢光了!

田富贵 我爸爸叫我干的!

孙知县 你爸爸老糊涂了!

田富贵 他比县太爷总还明白点!

孙知县 胡说!你去烧教堂,打张家寨子,杀人放火,你爸爸糊涂,我来管教你!小周!

小 周 嗻!

孙知县 把他押起来!

田富贵 先等等!告诉你:县官有衙门,我们田家在城里有买卖,义和团是一群发了疯的穷鬼,敢烧教堂,就也敢烧县衙门跟我们的铺子!一把火,全城片瓦无存!县太爷,你想到过这个没有?

孙知县 这个……(软下来)小周,给田二少爷看座儿!

田富贵 (很神气地坐下)谢座!

孙知县 请往下讲!

田富贵 刚杀了一阵,嘴怪干的!

孙知县 小周,看茶!(小周倒茶)请讲,田二少!小周是我的心腹人!

田富贵 前些日子你贴告示,禁止练团,团对你大概不会很亲热吧?有我在团里,我可以给你美言几句,也保护住我们的买卖,跟全城的生命财产!

孙知县 嗯,想的不错!

田富贵 (强硬)平日,你跟张家穿一条裤子,看不起我们田家!

孙知县 都是绅士,本县向来一视同仁!

田富贵 你没有!

孙知县 那也不是没有原因!

田富贵 是有原因!张飞龙比我们霸道,又信了教,你就死巴结他!

孙知县 自古以来,县官都是那样,倒不由我创始!小周,别光站着,看点心!

田富贵 小周,甭看点心,贴这个去!(递两张告白)

孙知县 什么呀?

田富贵 (递给孙知县一张)神团的告白!(对小周)大门上一边一张!

孙知县 这,这能贴在衙门的大门上?

田富贵 不这样,穷棒子们怎能相信我呢?他们相信我,你在大堂上才会坐得稳当点!

孙知县 对!小周,更稳当点,贴四张!

小周 老爷,贴四张不费浆糊吗?

孙知县 快去!

小周 *。ㄏ拢*

孙知县 我得去祭坛上香?嘿!我算什么七品县官呢!

田富贵 去不去随你!你不去,惹恼了义和团,一把火把你烧死,也把乔神甫烧死!那才热闹呢!

孙知县 乔神甫?他在哪儿呢?

田富贵 在这儿呢!那(指黑帽子)是什么?

孙知县 那不过是他的帽子!

田富贵 谁都恨洋人,你可把神甫藏在这儿,倘若我出去说一声,义和团大概不会叫我的脑袋搬家吧?

孙知县 你不会那么办!

田富贵 你怎么知道?孙大人,看明白点,现在我在团里,团也在我手里!

孙知县 告诉我,团的法术真灵吗?真那么用手一指就烧了教堂吗?要真是那样,你指指这顶洋毛子的帽子,看能烧了它不能!

田富贵 嗯……

孙知县 你没有那个本领!(又硬起来)好啦,你是借着团的邪气儿来敲诈我!

田富贵 孙大人,你这么说话,咱们就别再往下谈了!再见吧!

(立)

孙知县 这个衙门不是随便出入的,我押起你来!

田富贵 (软了点)孙大人,那又何必呢!咱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命、财产、前程,干吗自己人先闹翻了呢?

孙知县 (也又软)对!这象句话!坐下,说知心话,你要什么?

田富贵 我可说干脆的啦!

孙知县 早就该开门见山嘛!

田富贵 以前,张家的铺子里有你的股子。

孙知县 不错!以后交给你们,对吧?

田富贵 谢谢大人!以前你给二毛子们不少方便,以后……

孙知县 也照样给你们?

田富贵 那你就真是父母官了!

孙知县 以上所言,一律照办!可是,你给我什么呢?

田富贵 现在最难办的是什么?

孙知县 团!

田富贵 你要怎么办呢?说心腹话!

孙知县 我已经去调官兵!

田富贵 我知道团的气儿是真足,官兵不见得是团的对手。

孙知县 依你之见?

田富贵 这就是我给你的东西!

孙知县 只是几句话?

田富贵 千金难买的话!

孙知县 说吧!

田富贵 用调虎离山计,把团请了走!

孙知县 调虎离山计……

田富贵 对!叫他们走,比如说上北京。他们都肯走呢,好,到处官兵、民团、洋人都打他们,管保一个也回不来!他们要是留下几个人呢,你调的兵一到就收拾他们!这样,团不在你的眼前,你就是睡三年大觉,也可以稳赚十万银子,还再娶个小太太!

孙知县 赚十万?哼,为买这个缺,我下了五万本钱!

田富贵 别吹了吧,捐个后补道也用不了五万!你等着瞧我的吧,我会不掏一个小钱,来个官儿做做!言归正传。现在,最不好办的倒是这个戴黑帽子的!一走漏风声,准出乱子,事情可就不知变成什么样儿了!

孙知县 你看,我得把他交给义和团?万万不能!不管义和团怎么厉害,也厉害不过洋人去!别的我也许看不明白,这个我却看得清清楚楚:别惹洋人!永远别惹洋人!我自信对这点事我看的远!看的真!你要是为巴结义和团,出卖我,随你!

田富贵 放心吧,大人,我们能不出卖穷小子们,反倒出卖自己人吗?

残≈苌稀

小周 (拿着封信)老爷,胡大老爷的信!(递信)

孙知县 赏了送信的没有?

小周 赏了一吊钱。

孙知县 你比我大方,赏五百钱就不少!(拆信看)……哎哟!

京里王公大臣称义和团为义民,西太后拨国帑十万两犒赏神团……哎哟,这个变动来得奇呀!

田富贵 孙大人,你藏着乔神甫,还调了官兵,大概都不大对西太后的劲儿!

孙知县 小周,快去预备羊羔美酒,犒赏神团!弄丰富点!这笔钱不能不花!

小周 是!(下)

孙知县 田二少爷,该走啦吧?回去替我问候令尊、令兄!告诉他们,万事亨通,不要着急!

田富贵 我也告诉他们:你给我们的买卖添股子,事事还都给我们方便,对吧?

孙知县 对!我要是忘了,你提醒我一声!

田富贵 我会时常提醒你!再见,大人!(下)

孙知县 (独白)哎呀,这么扎手的事儿,会有了办法,运气不错!先去祭坛上香,犒劳团民,这就讨西太后的喜欢!祭完坛,告诉他们,西太后遍请神团进京,叫他们快走,这就是那个调虎离山计。官兵一到,把没走的团民叫作土匪,抓的抓,砍的砍!然后高枕无忧,静观变化:团胜了呢,我献出乔神甫请赏;团败了呢,我搭救神甫有功!喝,八面驶风,左右逢源,真乃诸葛亮也!

埠苫ǚ膳芙础

荷花 他,他,吓死我,他上我屋里去了!

孙知县 谁上你屋里去了?小荷花!

荷花 他,那个洋人!

孙知县 噢,那是乔神甫!

荷花 他不是好人!

孙知县 洋神甫怎么应当是好人呢?

荷花 一进来,他就拉我的手!

孙知县 洋人的规矩,见人就拉手!

荷花 你没心没肺,没骨头!我到街上喊去,叫义和团进来杀了他!

孙知县 杀了他?你碰破他一块肉皮儿都有死罪!

荷 花 你又怕洋人,又怕团,什么都怕,就会欺负我跟老百姓!我愿意死了,也不受洋毛子调戏!我去喊!(往外跑)

乔神甫 (开开门,堵住她)荷花,为什么怕我呢?你有罪,我来救你!你应当去作修女,把身体、灵魂都献给圣母!只有那样,圣母才会饶恕你!

埠苫ǘ阍谖萁牵哙鲁梢煌拧

孙知县 神甫,请坐!荷花不懂事,别计较她!她是三两五钱银子买来的,就是模样长的好,心里全是浆糊,很稠的浆糊!

乔神甫 跟你们全中国的人一样!你们胡涂,野蛮,肮脏,愚昧无知!我是这片黑暗国土上的灯,我是这座人间地狱的光!我带来上帝的爱,你们却给我预备好十字架!

孙知县 神甫灯,神甫光,下官实在对不起,疏于防范,以致愚民烧了教堂!

乔神甫 那是上帝的旨意!那座神的宝殿是五万两银子修盖的,神嫌它简陋,我要要求你们赔偿三十万两,派民工五百名,重新修建!神的殿宇原来占五顷地,我要要求再拨十五顷地!

孙知县 有神甫一句话,没有作不到的事!本县虽然才疏学浅,给神甫办事可是无不尽心尽力!

乔神甫 团匪的名册要交给我,我要点名,全数送到地狱去,不冤枉一个好人!

孙知县 神甫向来不冤枉一个好人,所以总是神甫怎么说,我怎样断案!连先告状,后入教的,也叫他转败为胜,打赢了官司!

乔神甫 你说的太多了!赶快去造团匪名册!

孙知县 他们人太多,象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我怎么去造名册呢?

乔神甫 那也好!外国兵一到,误杀几个人是你的过错!

孙知县 神甫,洋兵真会来吗?

乔神甫 你们不讲理,不接受福音,还不该受洋枪洋炮的惩罚吗?

孙知县 是不是洋兵来到,鸡犬不留啊?

乔神甫 鸡更要紧,外国兵吃不惯窝窝头,是要吃鸡的!

孙知县 神甫,看起来,事情是要越闹越大呀!

乔神甫 当然的!越大越好!外国兵来的越多,就越好早早瓜分中国,处处都叫我们文明人管起来,你们就有了福!

孙知县 那么,瓜分了以后,我怎么办呢?我还能够作官吗?

乔神甫 也许更大一点,只要你听我的话!

孙知县 我谢谢神甫!(请安)神甫大慈大悲,孙某永远感激!

乔神甫 别光说空话!马上作点什么!去,叫几个衙役,假扮义和团,奸淫抢掠,弄臭了义和团三个字!

孙知县 是!

乔神甫 马上派人混进团里去,叫他们自己乱吵乱闹!

孙知县 是!

乔神甫 派几个坏女人去引诱他们,派几个人去给他们散布谣言,派几个……事情有的是,你得去作,去作!

孙知县 是!是!

乔神甫 你应当入教!你听我的话,必能作个好教徒!你们说张飞龙是恶霸,可是他的罪都赦免了。你虽是赃官,你的罪也会都赦免!我代表全知全能的神,我会赦免你的罪,叫你死后到天堂去!荷花,你也有罪,你是迷途的羊羔,叫慈悲的牧人把你抱在怀中吧!(要过去)

荷花 (抄起茶壶)你敢来,我打碎了你的脑袋!(尖叫)乔神甫在这儿哪!乔鬼子在这儿哪!

孙知县 (急过去,捂住她的嘴)别嚷!

乔神甫 可怜的羊羔啊!捆起她来!

餐饷嫒松⒙喙纳⒈裆

小周 (急入)大人,神团进了城!

孙知县 堵住门,别叫荷花跑出去!

乔神甫 (颤抖,但佯作镇定)上帝,饶恕这些罪人吧!孙知县,官兵几时才能到?

孙知县 (仍捂着荷花的嘴)神甫,先说荷花怎么办吧!

乔神甫 让她出去!神叫我回去,我就回到天堂去!团匪要也杀了你呀,你既不能再作知县太爷,还得入地狱!

孙知县 荷花!荷花!救救命吧!(跪下)从此我决不许太太再打你一下!

宦

第三 场

时间 前场同日午时。

地点 三义庙内。

人物 

丘二头 

丁双喜 

高秀才 

田富贵 

冯铁匠 于铁子 

高永义 吴 七

贺天庚 群众若干人 夜猫子 

孙知县 小≈堋“搜靡邸

荷 花 乡民〔幕启:三义庙内,正殿前面,两株青松之间,摆好香案。案前有大香炉,案后神旗并立,案右设一大椅。丁双喜与丘二头正从殿内搬来香炉、烛台等,往案上摆。庙门尚未开。只有团中一些人在庙内。丁双喜与丘二头一边工作,一边说话儿。

丘二头 打了一仗,你觉得怎样?

丁双喜 打了那么一场,我仿佛有了用不完的力气,想再打,准打胜!

丘二头 我也是那样!刚一动手的时候,我有点蒙头转向的;打过一会儿,心里越来越清楚,劲儿也越大!

丁双喜 我想赵子龙大战长坂坡,七出七入,就是这么股子劲儿!

丘二头 就连田富贵都打的不错呀!行啦,咱们不用疑心他了!

丁双喜 哼!我总觉得人头儿杂了,没有好处!

丘二头 人头儿没法不杂!大伙儿都愿意入团,你拦得住谁呢?

哺咝悴哦俗乓煌肭逅锔还笈踝乓蛔淮蟮纳耥瑁谟泄氐巯瘢呃础

高秀才 咱们到底应当供什么神呢?

田富贵 在三义庙里,当然供关老爷!(把龛放在案上)供上清水吧!

高秀才 (放下碗)要有点干、鲜果品,气派不更大点吗?

田富贵 要依着我呀,就供猪头三牲!

丁双喜 大师兄说供凉水,就供凉水!鸡一嘴鸭一嘴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二头,咱们问问大师兄去,还干什么?

丘二头 走!(同丁双喜下)

田富贵 瞧,好象我是外秧儿,连句话都不准说!他妈的,攻张家寨子,我没落在后头!给县衙门的大门贴上告白的是我!(气呼呼地坐在大椅上)

高秀才 刚刚旗开得胜,别闹别扭!我看哪,富贵,咱们应当见好就收,别再往下闹!教堂烧了,大家解了恨。

张家寨子破了,大家报了仇。知县一声不响,明明就是低头服了咱们。咱们还闹什么呢?凡事都要留有余地,别死钻牛犄角,你看我说的……

田富贵 秀才公,你这是有学问的话!可是,他们不懂呀!你说得对,见好就收,应当讲和!知县不深究,大伙儿撂下刀枪,好好地去种庄稼,这是正理!

高秀才 你想的对!要是现在不收兵,我请问:到底闹到哪儿为止呢?永远闹下去吗?我还要问:到底闹的是什么呢?

田富贵 谁也不知道!秀才公,你可听明白了,我并不怕闹,我比谁的胆子都大!我是说:总得闹出个名堂来呀,总得有个一定的办法呀!

高秀才 我得跟大师兄商量一下,我是先生,我见到的不能不说!

田富贵 你应当说,你是这里独一份儿有学问的人!他们要是非往下干不可,你告诉他们最好是上北京!

高秀才 上北京?干吗去呀?

田富贵 闹到天子脚底下去,总算有了名堂啊!(外面有人砸门)我看看去,有人砸门呢。(出去)

高秀才 (独白)上北京?那有什么好处呢?可是,老在这里,又闹个什么劲儿呢?

蔡锔还笸胩辰础

冯铁匠 (兴高采烈地)秀才公,老夫子,我说不出来,说不出来,我心里怎么痛快!就好象啊,把天杵了个窟窿,能摸到太阳啦!几辈子的气,一下子出净了!教堂,烧了!恶霸张飞龙,跑啦!夜猫子,跪下了!昨天,我还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本事;今天,我知道了!

我的大铁锤一抡啊,就能把十八层地狱都打开!老夫子,你,你不这么高兴,高兴的说不出来吗?

高秀才 我也高兴!高兴!

冯铁匠 你也高兴,好!凭一个文墨人,就算不容易!大师兄呢?

田富贵 在后边商量事情呢,干吗?

冯铁匠 我得见见他!待会儿开坛祭旗,我得捧着大锤,站在他旁边,他是关公,我是周仓!

田富贵 我给你问一声儿去。(入)

冯铁匠 劳驾!秀才公,老夫子,你信服我们了吧?看,凭这一双铁胳臂,会把洋人全赶出去,一个不留!

高秀才 洋人都跑了之后,可又怎样呢?

冯铁匠 怎样?好安安生生地打铁呀!哈哈……

高秀才 哈哈!凭这膀子力气,不考个武举人什么的吗?

冯铁匠 我?我揍武举人,净是些混蛋!

蔡锔还笊稀

田富贵 冯师傅,去吧,大师兄在东配殿里!

冯铁匠 待会儿见,老夫子!(入)

田富贵 就是这样的人不好办!这么一闹,不怕洋人了,可也谁都不怕了!怎么好呢?

高秀才 是呀,连个上下尊卑都不分,不成体统啊!

捕∷膊笞庞谔映隼础S谔油炔渴苌耍呗泛芾选

于铁子 双喜,别搀着我,我能走!

丁双喜 刚上了药,你该躺着去!

于铁子 祭坛大事,我必得来!

高秀才 听话,到里边躺着去!

于铁子 受点伤就哼哼哎哟地老躺着,那算什么神团呢!我告诉你,要不是张家寨子的门上有脏东西,我一定不会受伤!

哺哂酪逋胩吵隼础

高永义 于铁子,回去!

于铁子 大师兄,我非在这儿不可!就要上一股香,禀告关夫子:于铁子不服气洋人,不怕洋枪,就是洋炮打来,我顶着炮弹走!

高永义 于铁子,你配作个神团!你先去躺一躺,等到开坛的时候再来,也并不晚哪!

丁双喜 大师兄的话对,走吧,何必叫大师兄多操心呢?

田富贵 对!双喜,咱们俩抬他进去!

于铁子 什么?刚才我叫人家抬回来,丢人丢大啦,你又要抬我,我于铁子丢人不能丢两回!双喜,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一瘸一颠地走,丁双喜随下)

高永义 行!于铁子对得起这两面神旗!冯师傅,赶紧回去,那里光剩下大嫂跟几位仙姑,我不放心!

冯铁匠 有什么不放心的?咱们公道,乡亲们明白,分粮分布都挺顺当,没出一点事儿!

餐饷嬗钟性颐派

高永义 富贵,看看去!

田富贵 是!大师兄!(出去)

冯铁匠 秀才公,就这么半天啊,我长了好多学问!你就说替天行道这四个字吧,以前我就弄不清楚,现在我明白啦!跟苦乡亲们一个心眼儿就是替天行道!

蔡锔还罅煳馄哂牒靥旄础:靥旄掷锬米乓惶鹾彀贰

吴七 大师兄,大师兄,有了奸细!

高永义 什么奸细?

吴七 有好几个分了粮的人又要退回去,他们听说张飞龙马上就打回来,分过一斗的得赔一石!

高永义 他们听谁说的呢?

吴七 那还用说,明摆着的事,奸细说的!你想吧,分粮的人能自己造这个谣言吗?不能!咱们团里的人能这么说吗?更不能!那么,不是奸细是谁?

贺天庚 大师兄,上回我说烧张家寨子,没说对!现在,我可以这么说了。奸细不是说张飞龙快回来了吗?好吧,咱们把粮食、东西都搬出来,把寨子烧光,就是他真能回来,也没有老窝了!

吴七 这个主意好!就去烧吧,还等什么呢?

冯铁匠 不能烧,我等着他回来,还跟他干干呢!

高永义 冯师傅,快回去!日夜留神,别马虎一点!烧寨子不烧,听我的号令!

冯铁匠 大师兄,你办这儿的事,那边的事全交给我啦!就是十个张飞龙回来,我起码锤死五对!(下)

高永义 贺师兄,手里的红包头是怎么回事?

贺天庚 的确有了奸细!刚才,东边的小饭馆掌柜的对我告状:来了三个团,吃完东西不给钱,还把家伙都砸了!临走,留下这条红布,叫掌柜的跟咱们要账!高永义这是安排好了,败坏神团的名声,把咱们弄臭了!

田富贵 真可恶!大师兄,这样下去,咱们就丢净了人心!我看,咱们得走,别老蹲在这儿!

高秀才 大师兄,咱们得见好就收,别等声名扫地,无可收拾!

高永义 七哥,祭完坛,你在各处巡逻,抓两个造谣言的来!

吴 七 干吗抓来啊,就地正法,砍!

高永义 不!抓来当众审问,心明眼亮!七哥你得改改你的急脾气!

吴七 是!(入)

高永义 贺师兄,祭完坛,你叫咱们的人都把红包头上写上名字,好分别真假。你还得想法子抓几个假团来,也当众审问!

贺天庚 是!(入)

高永义 三哥,事情刚开头儿,你已经干腻了吗?

高秀才 没有!没有!我是,我是……

高永义 又想吃,又怕烫嘴,是吧?三哥,属老虎的才能干这种事儿,属耗子的干不了!

高秀才 别挖苦人,老二!即使我不是属老虎的,可也不属耗子!我要问问你,咱们到底要干什么,干到几时为止?

高永义 凡事都有天意,顺天者昌,逆天者亡,管它干到几时呢?待会儿焚表祭坛,你的表文作好了没有?

高秀才 作好啦!作好啦!这回可是你的意思,我的手笔,不敢说一字千金,大概也差不多!

高永义 好!富贵,告诉后边的人,预备祭坛,把我的宝刀请来!

田富贵 是!(入)

高秀才 老二,大师兄,待会儿知县要是来了,给他个面子!无论怎么说,他总是父母官!

高永义 父母官?在神团面前,他不过是个芝麻粒儿!咱们就位吧!(昂坐大椅上)

高秀才 按说得有我个座位!

高永义 你站着,好读表文!

高秀才 好!(立于番案左侧)

蔡锔还蟆⑴4蠛!⒑靥旄⒍∷病⑽馄摺⒂谔印⑶鸲泛屯胖诙即雍蟊叱隼矗寄米偶一铩E4蠛V辞古醯叮渡瞎藕觳肌G鸲分绰啵馄吣米鸥呦恪

牛大海 大师兄,宝刀到!(递)

高永义 (接刀)各就各位!

才4蠛S牒靥旄⒂谟酪辶脚浴N馄吡⒂诟咝悴排员摺L锔还蟆⒍∷病⒂谔印⑶鸲罚胪胖谠谙惆盖芭懦裳阋恚屑淇兆牛员慵捞承欣瘛

丘二头 大师兄,都已齐备!

高永义 鸣锣!开山门!

丘二头 是!(鸣锣,往外走)

踩褐诮矗兄聪愕模兄粗虻摹⒂谠褐校嗑参藁

丘二头 (回来)坎字神团大师兄高永义上香祭坛、祭旗!

参馄叩闫鸷熘颍缓蟮阕帕讼悖莞笫π帧K傧氵凳祝谒嬷_蛋荼希逑懵冢嗔ⅰ

丘二头 请先生读表文!

高秀才 窃查洋教诡称真理,神甫貌似慈悲,福音前导,枪炮随来,利诱无知,横行乡里,目无天朝,死有余恶!本团上参天意,下体民情,高张正义之帜,誓灭异端之徒,谨此表告天地,遍及各地神团:黄道吉日,已火焚教堂,赤胆义民,将重光华夏!大师兄高永义虔心焚表,秀才高中道斋戒撰文!

高永义 (接表,焚化,纸灰飞扬)吉祥!吉祥!(归座)绑上夜猫子来!

捕琶癜岩姑ㄗ友豪矗蛴诎覆唷

二团民 夜猫子到!

高永义 乡亲们,谁受过恶霸张家的欺负?

群众 (举双手)我们!我们!

高永义 该杀不该杀?

群众 该!该!该!

高永义 夜猫子,你有话说没有?

夜猫子 只有一句!我哥哥会给我报仇,把你们杀绝!

高永义 推出去,斩!

二团民 是!

捕琶裢埔姑ㄗ油庾撸褐谶

菜镏亍⑿≈堋搜靡凵稀0搜靡鄯痔母龃笫澈小

孙知县 刀下留人!

高永义 谁?

小周 县太爷到,下来迎接!

高永义 神不迎人,叫他上来!

孙知县 大师兄,本县前来犒赏神团!(八衙役把食盒放在香案前)

高永义 神团不受你的赏!

孙知县 犒劳!犒劳!大师兄,我既来犒劳,自然没有恶意。

你这么私设公堂,随便杀人,恐怕不大合适吧?

高永义 没有什么不对!我们设的是神坛,杀的是恶霸,先跪下祭坛!

孙知县 我跪下,你坐着,似乎也不大合适吧?

高永义 你坐着,我们跪着,多少百辈子了;今天该换换个儿!跪下!

孙知县 秀才公看呢?

高秀才 据学生看,大人还是跪下好!

孙知县 好在是祭神!(跪下叩首)

高永义 把夜猫子推出去!

夜猫子 县太爷,平日我们给你不少好处,你就连句好话不敢说吗?

孙知县 (立)我还是少说话吧!

二团民 走!(将夜猫子推出去)

孙知县 大师兄,我有个好消息,特来报知大师兄:西太后拨国帑十万两,犒赏各路神团,大师兄别落在后边吧?

高秀才 这是真的吗?西太后……十万两!大师兄,大师兄,咱们作对了,闹对了,全都对了!咱们这是奉旨练团,名正言顺啦!

高永义 要不然,知县也不会送这几个盒子来!孙知县,你想用这点儿吃食,把我们撵走,你好照旧巴结洋人,勾通恶霸,欺压老百姓,是不是?

二团民 (回来,一手打问讯,一手亮刀)请大师兄验刀!

高永义 好!归队!孙知县,看见没有?夜猫子是恶霸,又是二毛子,又是你的心腹人!他是二毛子,你是三毛子!我们敢杀二毛子,三毛子还算什么呢!

孙知县 哪能那么说呢?秀才公!

高秀才 县大人奉旨作官,我们奉旨练团,我看都是一家人!

高永义 乱说,我们不是一家人!

餐饷婕饨校骸霸┩鳎 比褐诨钤尽:苫ù┳拍凶埃芙矗蛟谏裉城啊

孙知县 (没认出来)有冤枉到县里去告,你告谁?

荷 花 我告你!

孙知县 啊?荷花?你疯了,快回去!

高永义 有什么事,对我说!

荷花 那个洋鬼子,乔神甫,在县衙门里哪!

孙知县 大师兄,不要信她的话!她有疯病!

高永义 牛大海,贺天庚!带几个人去搜!叫她领路!

牛大海

贺天庚 是!(对荷花)带我们走!

高永义 抓到乔神甫,带到这儿来,当众受审!

孙知县 (急了)我看谁敢去搜县衙门!

牛大海 我就敢!贺师兄,走!(同荷花下)

高永义 先生,你看看他跟咱们是一家人不是?孙知县,我知道你是什么作的!你从骨髓里怕洋人!那个神甫就是你爸爸,爷爷,他怎么说,你怎么坑害老百姓!

你是中国人,可吃里爬外,变着方儿害自己的人,要苦人的命!

群众 杀了他,杀了他!

孙知县 (颤抖)大,大师兄,饶,饶命吧!我情愿拿出一千两银子送给你们!

高永义 呸!

裁磐庥腥撕埃骸氨ǎ 币幻勺琶娴南缑穹挚谌耍车较惆盖啊

乡民 大师兄,我在二十里外住,看见了一个千总,带着一百多官兵,奔县城来了!我爱团,特意借了一匹快马,前来报信,师兄们早作准备!我走啦!(向神坛磕了个头,爬起即往外跑)

高永义 谢谢你,乡亲!孙知县,这是怎么回事?你说西太后请我们进京,为什么又调来官兵呢?

孙知县 上边派来的,我连个影儿也不知道!

高永义 你是想:甜言蜜语把我们诓走,叫官兵兜着我们的屁股打,是吧?

孙知县 绝不是!不是!你们是义民,官兵怎能打你们呢?

高永义 那么,官兵干吗来呢?

孙知县 都是一家人,官兵弹压地面儿,江水不犯河水!

群众 师兄们回来啦!拿到那个老毛子没有?〔牛大海、贺天庚进来。

牛大海 大师兄,抓到了乔神甫,半踏儿上叫乡亲们围上,打死了!(外面喊声大作)乡亲们跟上来,来打知县!群 众 打他!打死他!

舶烁鲅靡垡用蝗褐诰咀 

高永义 丘二头,鸣锣!(锣响,群众安静下来)乡亲们,坛祭完了,都请回去!怎么办这个赃官,本团自有主意,决饶不了他。

团众 请回吧,乡亲们!

踩褐诜追咨⑷ィ聪阏甙严闳釉诖笙懵铩0搜靡垡擦锪耍皇O滦≈堋

高永义 孙知县,你看怎么办?

孙知县 我愿出一万银子!

高永义 你再说银子,我马上砍了你!列位师兄,看怎么办好!

田富贵 上北京!上北京!

团众 上北京!

高永义 牛师兄怎么看?

牛大海 这里教堂烧了,神甫死了,没多少事可作了,可以进京!

贺天庚 一来是西太后请神团去,二来是京里洋人多,有咱们的事情作!

吴七 在这儿打官兵不如进京打洋人,说走就走,还等什么呢?

高永义 可有一宗,咱们走了,这里怎么办?这里是咱们的家乡,生在这儿,长在这儿!要是咱们走,官兵到,乡亲们怎么受呢?

丁双喜 分为两半儿,一半走,一半留,不好吗?

高永义 要走都走,要留都留,弟兄们的义气,不能分开!打仗的力量,不能分开!

吴七 听你一句话吧!大师兄!快说!

牛大海 大师兄怕乡亲们受官兵的欺负,我看也不要紧!咱们在北京打胜了,回来再收拾官兵!

高永义 好!走!先生,赶快去写告白,贴出去,告诉官兵,他们不老实,咱们从京里回来,跟他们算帐!写明白点,别转文!

高秀才 行!可是,大师兄,我的腿脚不行了,走不动呀!

吴 七 张家寨子有牲口,有车,连青灯照也用不着走路!对,还有于铁子!

哺咝悴畔隆

高永义 吴师兄,飞跑到张家寨子,该带的粮食,盆碗,带上!冯师傅跟你带团,大嫂带领仙姑,从城外走,在老王庄碰头!

贺天庚 告诉乡亲们,拿完东西,烧了寨子!

吴七 就这么办!(跑下)

高永义 牛师兄,领着第一队走南路,老王庄会面,听见枪响,往中间来!

牛大海 得令!(下)

高永义 贺师兄,你带第二队走北路,也在老王庄会见,听见枪响到中路来接应!

贺天庚 得令!(下)

高永义 其余的人跟我走中路。双喜,你招呼着于铁子!

孙知县 大师兄,我跟小周怎么办呢?

高永义 烦你俩陪着我走!半路上,遇见官兵,他们开枪,你俩先死!

孙知县 小周,咱们完了!

高永义 丘二头,鸣锣集众!

猜嗌笞鳌

宦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