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上任

老舍

尤老二去上任。

看见办公的地方,他放慢了脚步。那个地方不大,他晓得。城里的大小公所和赌局烟馆,差不多他都进去过。他记得这个地方——开开门就能看见千佛山。现在他自然没心情去想千佛山;他的责任不轻呢!他可是没透出慌张来;走南闯北的多年了,他沉得住气,走得更慢了。胖胖的,四十多岁,重眉毛,黄净子脸。灰哔叽夹袍,肥袖口;青缎双脸鞋。稳稳地走,没看千佛山:倒想着:似乎应当坐车来。不必,几个伙计都是自家人,谁还不知道谁;大可以不必讲排场。况且自己的责任不轻,干吗招摇呢。这并不完全是怕;青缎鞋,灰哔叽袍,恰合身分;慢慢地走,也显着稳。没有穿军衣的必要。腰里可藏着把硬的。自己笑了笑。

办公处没有什么牌匾:和尤老二一样,里边有硬家伙。只是两间小屋。门开着呢,四位伙计在凳子上坐着,都低着头吸烟,没有看千佛山的。靠墙的八仙桌上有几个茶杯,地上放着把新洋铁壶,壶的四围趴着好几个香烟头儿,有一个还冒着烟。尤老二看见他们立起来,又想起车来,到底这样上任显着“秃”一点。可是,老朋友们都立得很规矩。虽然大家是笑着,可是在亲热中含着敬意。他们没因为他没坐车而看不起他。说起来呢,稽察长和稽察是作暗活的,越不惹人注意越好。他们自然晓得这个。他舒服了些。

尤老二在八仙桌前面立了会儿,向大家笑了笑,走进里屋去。里屋只有一条长桌,两把椅子,墙上钉着月份牌,月份牌的上面有一条臭虫血。办公室太空了些,尤老二想;可又想不出添置什么。赵伙计送进一杯茶来,飘着根茶叶棍儿。尤老二和赵伙计全没的说,尤老二擦了下脑门。啊,想起来了:得有个洗脸盆,他可是没告诉赵伙计去买。他得细细地想一下:办公费都在他自己手里呢,是应该公开地用,还是自己一把死拿?自己的薪水是一百二,办公费八十。卖命的事,把八十全拿着不算多。可是伙计们难道不是卖命?况且是老朋友们?多少年不是一处吃,一处喝呢?不能独吞。赵伙计走出去,老赵当头目的时候,可曾独吞过钱?尤老二的脸红起来。刘伙计在外屋目留了他一眼。老刘,五十多了,倒当起伙计来,三年前手里还有过五十支快枪!不能独吞。可是,难道白当头目?八十块大家分?再说,他们当头目是在山上。尤老二虽然跟他们不断的打联络,可是没正式上过山。这就有个分别了。他们,说句不好听的,是黑面上的;他是官。作官有作官的规矩。他们是弃暗投明,那么,就得官事官办。八十元办公费应当他自己拿着。可是,洗脸盆是要买的;还得来两条毛巾。

除了洗脸盆该买,还似乎得作点别的。比如说,稽察长看看报纸,或是对伙计们训话。应当有份报纸,看不看的,摆着也够样儿。训话,他不是外行。他当过排长,作过税卡委员;是的,他得训话;不然,简直不象上任的样儿。况且,伙计们都是住过山的,有时候也当过兵;不给他们几句漂亮的,怎能叫他们佩服。老赵出去了。老刘直咳嗽。必定得训话,叫他们得规矩着点。尤老二咳嗽了一声,立起来,想擦把脸;还是没有洗脸盆与毛巾。他又坐下。训话,说什么呢?不是约他们帮忙的时候已经说明白了吗,对老赵老刘老王老褚不都说的是那一套么?“多年的朋友,捧我尤老二一场。我尤老二有饭吃,大家伙儿就饿不着;自己弟兄!”这说过不止一遍了,能再说么?至于大家的工作,谁还不明白——反正还不是用黑面上的人拿黑面上的人?这只能心照,不便实对实地点破。自己的饭碗要紧,脑袋也要紧。要真打算立功的话,拿几个黑道上的朋友开刀,说不定老刘们就会把盒子炮往里放。睁一眼闭一眼是必要的,不能赶尽杀绝;大家日后还得见面。这些话能明说么?怎么训话呢?看老刘那对眼睛,似乎死了也闭不上,帮忙是义气,真把山上的规矩一笔钩个净,作不到。不错,司令派尤老二是为拿反动分子。可是反动分子都是朋友呢。谁还不知道谁吃几碗干饭?难!

尤老二把灰哔叽袍脱了,出来向大家笑了笑。

盎斐ぃ 崩狭醯难劾镉幸煌蚋觥翱床黄鹩壤隙保胺峙煞峙砂伞!

尤老二点点头。他得给他们一手看。“等我开个单子。咱们的事儿得报告给李司令。昨儿个,前两天,不是我向诸位弟兄研究过?咱们是帮助李司令拿反动派。我不是说过:李司令把我叫了去,说,老二,我地面上生啊,老二你得来帮帮忙。我不好意思推辞,跟李司令也是多年的朋友。我这么一想,有办法。怎么说呢,我想起你们来。我在地面上熟哇,你们可知底呢。咱们一合作,还有什么不行的事!司令,我就说了,交给我了,司令既肯赏饭吃,尤老二还能给脸不兜着?弟兄们,有李司令就有尤老二,有尤老二就有你们。这我早已研究过了。我开个单子,谁管哪里,谁管哪里,核计好了,往上一报,然后再动手,这象官事,是不是?”尤老二笑着问大家。

老刘们都没言语。老褚挤了挤眼。可是谁也没感到僵得慌。尤老二不便再说什么,他得去开单子。拿笔刷刷的一写,他想,就得把老刘们唬背过气去。那年老褚绑王三公子的票,不是求尤老二写的通知书么?是的,他得刷刷地写一气。可是笔墨砚呢?这几个伙计简直没办法!“老赵,”尤老二想叫老赵买笔去。可是没说出来。为什么买东西单叫老赵呢?一来到钱上,叫谁去买东西都得有个分寸。这不是山上,可以马马虎虎。这是官事,谁该买东西去,谁该送信去,都应当分配好了。可是这就不容易,买东西有扣头,送信是白跑腿;谁活该白跑腿呢?“啊,没什么,老赵!”先等等买笔吧,想想再说。尤老二心里有点不自在。没想到作稽察长这么啰嗦。差事不算很甜;也说不上苦来。假若八十元办公费都归自己的话。可是不能都归自己,伙计们都住过山;手儿一紧,还真许尝个“黑枣”,是玩的吗?这玩艺儿不好办,作着官而带着土匪,算哪道官呢?不带土匪又真不行,专凭尤老二自己去拿反动分子?拿个屁!尤老二摸了摸腰里的家伙:“哥儿们,硬的都带着哪?”

大家一齐点了点头。

奥璧脑趺炊佳瓢土耍俊庇壤隙睦锼怠J鞘裁匆馑寄兀渴遣慌宸塾壤隙兀故桥履兀康愕阃罚幌笞约号笥眩幌螅挥谢八笛健?蠢狭酰∫涣车墓偎尽S壤隙中α诵ΑS械悴还还倥桑蟾鸥馊杭一锘共荒芙补倥伞B钏且欢僖残砭吐罨断擦耍坎桓衣睿皇堑氐劳练恕K浪墙挪攘街淮K拮约翰皇堑氐劳练耍庇志醯盟降赘呙鳎桓呙髂茏鞴倜矗康闵细蹋胫饕猓梦刮拐馊杭一铩0旃芽梢圆蝗鍪郑坏没ǖ惴骨

白咄郏苄置牵甯9荩 庇壤隙ゴ┗疫龠醇信邸

老赵的倭瓜脸裂了纹,好似是熟透了。老刘五十多年制成的石头腮帮笑出两道缝。老王老褚也都复活了,仿佛是。大家的嗓子里全有了津液,找不着话说也舔舔嘴唇。

到了五福馆,大家确是自己朋友了,不客气:有的要水晶肘,有的要全家福,老刘甚至于想吃锅火晶鸡,而且要双上。吃到半饱,大家觉得该研究了。老刘当然先发言,他的岁数顶大。石头腮帮上红起两块,他喝了口酒,夹了块肘子,吸了口烟。“稽察长!”他扫了大家一眼:“烟土,暗门子,咱们都能手到擒来。那反——反什么?可得小心!咱们是干什么的?伤了义气,可合不着。不是一共才这么一小堆洋钱吗?”尤老二被酒劲催开了胆量:“不是这么说,刘大哥!李司令派咱们哥几个,就为拿反动派。反动派太多了,不赶紧下手,李司令就坐不稳;他吹了,还有咱们?”

氨热缭勖窍铝耸郑崩险缘木破孀叛膛绯隼显叮氨猩霞父觯勖怯星梗训廊思揖兔挥校炕褂幸凰的兀勖悄芾铣哉馔敕孤穑空獠皇桥隆!

八滤皇侨搜模 崩像衣砩涎芯砍隼础

老赵接了过来:“不是怕,也不是不帮李司令的忙。义气,这是义气!好尤二哥的话,你虽然帮过我们,公面私面你也比我们见的广,可是你没上过山。”

拔也欢俊庇壤隙劭纯罩校湫α松

八的悴欢醋牛俊焙斓耐跣∷拿俺鲆痪淅础!笆钦饷醋牛缍牵庇壤隙肱胨且幌拢骸芭跷矣壤隙兀磺椋徊慌跄兀庇窒蚩罩幸恍Γ耙裁皇裁础!薄盎斐ぃ庇质抢狭酰庑∽拥难劬系勺牛骸罢娓梢残醒剑捎幸谎颐鞘腔锛疲闶峭纺浚欢径扇榈侥闵砩先ァW约号笥眩趸跋人得靼琢恕=形颐侨ヌ腿耍侨菀祝皇裁础!

尤老二胃中的海参全冰凉了。他就怕的是这个。伙计办下来的,他去报功;反动派要是请吃“黑枣”可也先请他!但是他不能先害怕,事得走着瞧。吃“黑枣”不大舒服,可是报功得赏却有劲呢。尤老二混过这么些年了,哪宗事不是先下手的为强?要干就得玩真的!四十多了,不为自己,还不为儿子留下点什么?都象老刘们还行,顾脑袋不顾屁股,干一辈子黑活,连坟地都没有。尤老二是虚子①,会研究,不能只听老刘的。他决定干。他得捧李司令。弄下几案来,说不定还会调到司令部去呢。出来也坐坐汽车什么的!尤老二不能老开着正步上任!

汤使人的胃与气一齐宽畅。三仙汤上来,大家缓和了许多。尤老二虽然还很坚决,可是话软和了些:“伙计们,还得捧我尤老二呀,找没什么刺儿的弄吧——活该他倒霉,咱们多少露一手。你说,腰里带着硬的,净弄些个暗门子,算哪道呢?好啦!咱们就这么办,先找小的,不刺手的办,以后再说。办下来,咱们还是这儿,水晶肘还不坏,是不是?”“秋天了,以后该吃红焖肘子了。”王小四不大说话,一说可就说到根上。

尤老二决定留王小四陪着他办公,其余的人全出去踩访。不必开单子了,等他们踩访回来再作报告。是的,他得去买笔墨砚和洗脸盆。他自己去买,省得有偏有向。应当来个文书,可是忘了和李司令说。暂时先自己写吧,等办下案来再要求添文书;不要太心急,尤老二有根。二爹的儿子,听说,会写字,提拔他一下吧。将来添文书必用二爹的儿子,好啦,头一天上任,总算不含糊。

只顾在路上和王小四瞎扯,笔墨砚到底还是没有买。办公室简直不象办公室。可是也好:刷刷地写一气,只是心里这么想;字这种玩艺刷刷的来的时候,说真的,并不多;要写哪个,哪个偏偏不在家。没笔墨砚也好。办什么呢,可是?应当来份报纸,哪怕是看看广告的图呢。不能老和王小四瞎扯,虽然是老朋友,到底现在是官长与伙计,总得有个分寸。门口已经站过了,茶已喝足,月份牌已翻过了两遍。再没有事可干。盘算盘算家事,还有希望。薪水一百二,办公费八十——即使不能全数落下——每月一百五可靠。慢慢地得买所小房。妈的商二狗,跟张宗昌走了一趟,干落十万!没那个事了,没了。反动派还不就是他们么?哪能都象商二狗,资资本本地看着?谁不是钱到手就迷了头?就拿自己说吧,在税卡子上不是也弄了两三万吗?都哪儿去了?吃喝玩乐的惯了,再天天啃窝窝头?受不了,谁也受不了!是的,他们——凭良心说,连尤老二自己——都盼着张督办回来,当然的。妈的,丁三立一个人就存着两箱军用票呢!张要是回来,打开箱子,老丁马上是财主!拿反动派,说不下去,都是老朋友。可是月薪一百二,办公费八十,没法儿。得拿!妈的脑袋掉了碗大的疤,谁能顾得了许多!各自奔前程,谁叫张大帅一时回不来呢。拿,毙几个!尤老二没上过山,多少跟他们不是一伙。

四点多了,老刘们都没回来。这三个家伙是真踩窝子①去了,还是玩去了?得定个办公时间,四点半都得回来报告。假如他们干脆不回来,象什么公事?没他们是不行,有他们是个累赘,真他妈的。到五点可不能再等;八点上班,五点关门;伙计们可以随时出去,半夜里拿人是常有的事;长官可不能老伺候着。得告诉他们,不大好开口。有什么不好开口,尤老二你不是头目么?马上告诉王小四。王小四哼了一声。什么意思呢?

拔宓懔耍庇壤隙戳饲Х鹕揭谎郏艄舛谏酵飞戏抛沤鹚浚鸸庀碌那锊莼褂械懵躺!袄贤跄阏沼ψ牛鞫说慵!

王小四的葫芦嘴闭了个严。

第二天早晨,尤老二故意的晚去了半点钟,拿着点劲儿。

万一他到了,而伙计们没来,岂不是又得为难?

伙计们却都到了,还是都低着头坐在板凳上吸烟呢。尤老二想揪过一个来揍一顿,一群死鬼!他进了门,他们照旧又都立起来,立起来的很慢,仿佛都害着脚气。尤老二反倒笑了;破口骂才合适,可是究竟不好意思。他得宽宏大量,谁叫轮到自己当头目人呢,他得拿出虚子劲儿,嘻嘻哈哈,满不在乎。

班耍狭酰谢疃穑俊倍嗝醋匀唬推晃抖挥壤隙闹锌湓拮抛约旱幕啊

盎疃校崩狭醯勺叛郏故且涣车墓偎荆骸懊话臁!薄霸趺床话炷兀俊庇壤隙ψ拧

安挥冒欤崃怂亲约豪础!

芭唬 庇壤隙蛩阍傩Γ恍Τ隼础!澳忝悄兀俊彼世险院屠像摇

两人一齐摇了摇头。

敖裉旎钩鋈ヂ穑俊崩狭跷省

鞍。鹊龋庇壤隙死镂荩拔蚁胂肟础!被赝房戳艘谎郏怯侄甲铝耍劭醋叛掏罚簧环ⅲ蝗核拦怼

坐下,尤老二心里打开了鼓——他们自己来?不能细问老刘,硬输给他们,不能叫伙计小看了。什么意思呢,他们自己来?不能和老刘研究,等着就是了。还打发老刘们出去不呢?这得马上决定:“嗨,老褚!你走你的,睁着点眼,听见没有?”他等着大家笑,大家一笑便是欣常他的胆量与幽默;大家没笑。“老刘,你等等再走。他们不是找我来吗?咱俩得陪陪他们。都是老朋友。”他没往下分派,老王老赵还是不走好,人多好凑胆子。可是他们要出去呢,也不便拦阻;干这行儿还能不要玄虚么?等他们问上来再讲。老王老赵都没出声,还算好。“他们来几个?”话到嘴边上又咽了回去。反正尤老二这儿有三个伙计呢,全有硬家伙。他们要是来一群呢,那只好闭眼,走到哪儿说哪儿!

还没报纸!哪象办公的样!况且长官得等着反动派,太难了。给司令部个电话,派一队来,来一个拿一个,全毙!不行,别太急了,看看再讲。九点半了,“嗨,老刘,什么时候来呀?”

耙部欤烊ǎ 崩狭跽庑∽佑械愎室獾目垂Α!氨ǎ〗新舯ǖ模 庇壤隙强幢ú豢闪恕

买了份大早报,尤老二找本地新闻,出着声儿念。非当当的念,念不上句来。他妈的女招待的姓别扭,不认识。别扭!当当,软一下,女招待的姓!

盎斐ぃ∷抢戳恕!崩狭跆乇鸬毓婢亍

尤老二不慌,放下姓别扭的女招待,轻轻的:“进来!”摸了摸腰中的家伙。

进来了一串。为首的是大个儿杨;紧跟着花眉毛,也是傻大个儿;猴四被俩大个子夹在中间,特别显着小;马六,曹大嘴,白张飞,都跟进来。

坝壤隙 贝蠹乙黄虢辛松

尤老二得承认他认识这一群,站起来笑着。

大家都说话,话便挤到了一处。嚷嚷了半天,全忘记了自己说的是什么。

把畲蟾龆阋桓鋈怂担秽耍蟾龆担 贝蠹业囊饧ス橐恢拢舜巳案妫骸疤蟾龆模 

杨大个儿——或是大个儿杨,全是一样的——拧了拧眉毛,弯下点腰,手按在桌上,嘴几乎顶住尤老二的鼻子:“尤老二,我们给你来贺喜!”

疤牛 卑渍欧筛锼谋成弦蝗

昂叵部墒呛叵玻愕们肭胛颐恰0此滴颐堑们肽悖墒歉缍钦饧柑於级陶飧觯笔持负湍粗赋闪巳π巍!八匝剑愕们胛颐恰!

昂酶缍堑幕袄玻庇壤隙恿斯ァ

坝壤隙贝蟾龆钣纸踊厝ァ!暗褂貌蛔拍阆绿氤怨葑樱貌蛔拧N颐且飧觯笔持负湍粗赋闪巳π巍!澳闱胛颐亲稻徒崃恕!

扒胱担俊庇壤隙省

扒胱担 贝蟾龆行氖滤频牡愕阃贰!澳憧矗壤隙慵热还芰说孛妫颐堑苄只鼓茏骰疃穑慷际桥笥选D憷矗颐枪觥D憷矗颐嵌桑辉勖遣荒茏テ屏肆场D阕髂愕墓伲颐巧衔颐堑纳健B贩眩愕氖隆:盟岛蒙ⅲ蘸笤勖腔辜婺亍!贝蟾龆罨赝肺蚀蠹遥骸笆钦饷此挡皇牵俊薄岸裕褪钦饧妇洌惶壤隙牧耍 焙锼陌鸦跋惹赖健S壤隙幌氲焦飧觥J虑槿菀祝幌氲侥苷饷慈菀住?墒牵裁幌氲侥苷饷茨选O衷谡馊菏橇觯记胱担辉倮戳觯俑瞿兀捕记胱担吭偎担钏玖钍墙凶ニ牵蝗羰嵌妓统捣眩没八底牛晃灰晃坏厮妥撸闶裁窗旆兀壳幽亩茨兀空獯蟾挪荒芟蚶钏玖钜桑烤推咀约旱囊话俣剿耸榘旃眩痛蠹易撸靠墒撬祷乩矗馊杭一锶肥墙裁孀樱簧烟拿挥校骸澳憷矗颐枪觥!倍嗝锤纱啵嗝醋约骸J虑橛终嫒菀祝偃缬腥丝铣銮幕啊Kψ牛么蠹液人闹心貌欢ㄖ饕狻K桓业米锼牵腔崴岛玫模灿姓胬骱Φ摹K撬倒觯囟ü觯豢墒牵桓晒霾涣恕K陌耸榘旃岩谩K沟米白髟敢饽玫难樱遣怀杂驳摹

暗枚嗌伲颗笥衙牵 彼辉诤跛频奈省

耙蝗耸榍伞!贝蟾龆畲泶蠹一卮稹

熬褪歉龀登缴缴暇秃冒炝恕!焙锼牟钩渖稀!敖裉旌笙炀妥撸笥眩档侥亩斓侥亩 辈艽笞焖怠S壤隙荒艽嗫欤蝗耸榫褪橇剑“耸旃眩チ怂姆种

坝壤隙卑渍欧捎械悴荒头常案纱嗯某隽槔矗勖窃偌S形颐敲荒悖心忝晃颐牵獠煌纯欤磕隳们颐枪觥D悴弧挥盟盗耍勖切恼铡:煤翰槐胤鸦埃粤接铩S榷纾劾险攀直诚蛳拢湍闾指龀登 薄昂昧耍颐歉缍侨直吵铝耍蘸笤俨垢叮缍遣皇且惶彀胩斓慕磺椋 毖畲蟾龆焱罚蠹宜孀牛凰淙淮示洳淮笠谎馑伎墒窍嗤

尤老二不能再说别的了,从“腰里硬”里掏出皮夹来,点了六张十块的:“哥儿们!”他没笑出来。

杨大个儿们一齐叫了声“哥儿们”。猴四把票子卷巴卷巴塞在腰里:“再见了,哥儿们!”大家走出来,和老刘们点了头:“多喒山上见哪?”老刘们都笑了笑,送出门外。

尤老二心里难过得发空。早知道,调兵把六个家伙全扣住!可是,也许这么善办更好;日后还要见面呀。六十块可出去了呢;假如再来这么几档儿,连一百二的薪水赔上也不够!作哪道稽察长呢?稽察长叫反动派给炸了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老刘是好意呢,还是玩坏?得问问他!不拿土匪,而把土匪叫来,什么官事呢?还不能跟老刘太紧了,他也会上山。不用他还不行呢;得罪了谁也不成,这年头。假若自己一上任就带几个生手,哼,还许登时就吃了“黑枣儿”;六十块钱买条命,前后一核算,也还值得。尤老二没办法,过去的不用再提,就怕明天又来一群要路费的!不能对老刘们说这个,自己得笑,得让他们看清楚:尤老二对朋友不含糊,六十就六十,一百就一百,不含糊;可是六十就六十,一百就一百,自己吃什么呢,稽察长喝西北风,那才有根!

尤老二又拿起报纸来,没劲!什么都没劲,六十块这么窝窝囊囊地出去,真没劲。看重了命,就得看不起自己;命好象不是自己的,得用钱买,他妈的!总得佩服猴四们,真敢来和稽察长要路费!就不怕登时被捉吗?竟自不怕,邪!丢人的是尤老二,不用说拿他们呀,连句硬张话都没敢说,好泄气!以后再说,再不能这么软!为当稽察长把自己弄软了,那才合不着。稽察长就得拿人,没第二句话!女招待的姓真别扭。老褚回来了。

老褚反正得进来报告,稽察长还能赶上去问么?老褚和老赵聊上天了;等着,看他进来不;土匪们,没有道理可讲。老褚进来了:“尤——稽察长!报告!城北窝着一群朋——啊,什么来着?动——动子!去看看?”

霸谀亩俊庇壤隙荒茉倥拢涣橐驯磺贸鋈ィ院竺褪敲耍亩哺胰ァ

昂呱希崩像抑赖胤健

按一铮像遥撸 庇壤隙缓6挛讯停〔挥么蛩阍俳谢斐こ雎贩选

熬驮哿┤ィ俊崩像艺婊峒と四摹

案嫠呶业胤剑约喝ヒ残校裁椿澳兀 庇壤隙樟耍笸婷且膊幌没斐ざ嗲唤铩:寐穑豢贩眩话赴觳幌吕矗趺炊岳钏玖钅兀恳话俣男剿

老褚没言语,灌了碗茶,预备着走的样儿。尤老二带理不理地走出来,老褚后面跟着。尤老二觉得顺了点气,也硬起点胆子来。说真的,到底俩人比一个挡事的多,遇到事多少可以研究研究。

湖边上有个鼻子眼大小的胡同,里边会有个小店。尤老二的地面多熟,竟自会不知道这家小店。看着就象贼窝!忘了多带伙计!尤老二,他叫着自己,白闯练了这么多年,还是气浮哇!怎么不多带人呢?为什么和伙计们斗气呢?可是,既来之则安之,走哇。也得给伙计们一手瞧瞧,咱尤老二没住过山哪,也不含糊!咱要是掏出那么一个半个的来,再说话可就灵验多了。看运气吧;也许是玩完,谁知道呢。“老褚,你堵门是我堵门?”

罢獠皇撬牵俊崩像彝爬镆恢福坝貌蛔哦拢膊幌肱堋!

又是活局子!对,他们讲义气,他妈的。尤老二往门里打了一眼,几个家伙全在小过道里坐着呢。花蝴蝶,鼻子六儿,宋占魁,小得胜,还有俩不认识的;完了,又是熟人!“进来,尤老二,我们连给你贺喜都不敢去,来吧,看看我们这群。过来见见,张狗子,徐元宝。尤老二。老朋友,自己弟兄。”大家东一句西一句,扯的非常亲热。“坐下吧,尤老二,”小得胜——爸爸老得胜刚在河南正了法——特别的客气。

尤老二恨自己,怎么找不到话说呢?倒是老褚漂亮:“弟兄们,稽察长亲自来了,有话就说吧。”

稽察长笑着点了点头。

澳敲矗勖蔷退蹈纱嗟模北亲恿读斯矗骸八未蟾纾榷缈纯窗桑 

坝榷纾獗撸 彼握伎么竽粗竿绾笠惶簦思湫∥荨

尤老二跟过去,准没危险,他看出来。要玩命都玩不成;别扭不别扭?小屋里漆黑,地上潮得出味儿,靠墙有个小床,铺着点草。宋占魁把床拉出来,蹲在屋角,把湿渌渌的砖起了两三块,掏出几杆小家伙来,全扔在了床上。“就是这一堆!”宋占魁笑了笑,在襟上擦擦手:“风太紧,带着这个,我们连火车也上不去!弟兄们就算困在这儿了。老褚来,我们才知道你上去了。我们可就有了办法。这一堆交给你,你给点车钱,叫老褚送我们上火车。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弟兄们求到你这儿了!”

尤老二要吐!潮气直钻脑子。他捂上了鼻子。“交给我算怎么回事呢?”他退到屋门那溜儿。“我不能给你们看着家伙!”

翱晌颐谴涣俗吣兀簦 彼握伎浅5目仪小!拔夷萌ヒ部梢裕墒堑帽ü伲荒貌蛔湃耍ǖ慵一镆彩呛玫模∫驳酶蚁胂氚。遣皇牵俊庇壤隙约禾抛约旱幕岸忌砹耍壤隙

坝壤隙闼姹惆桑 

尤老二本希望说僵了哇。

八姹惆桑壤隙阒溃晌颐钦庑械牡钟蟹ǎ苋蛹一锊荒埽磕阍醢煸鹾谩N颐侵磺舐砩吓艹鋈ァC挥心悖颐亲卟涣耍唤欣像宜臀颐巧铣怠!

土匪对稽察长下了命令,自己弟兄!尤老二没的可说,没主意,没劲。主意有哇,用不上!身分是有哇,用不上!他显露了原形,直抓头皮。拿了家伙敢报官吗?况且,敢不拿着吗?嘿,送了车费,临完得给他们看家伙,哪道公事呢?尤老二只有一条路:不拿那些家伙,也不送车钱,随他们去。可是,敢吗?下手拿他们,更不用想。湖岸上随时可以扔下一个半个的死尸;尤老二不愿意来个水葬。

坝壤隙彼未蟾绶浅5某峡遥骸肮费牟恢滥阄眩晃颐强梢舱婷环ā<一锬闶兆牛颐橇┣:蠡安凰担恼眨 

耙嗌伲俊庇壤隙Φ谜嫔诵摹

傲嘁豢槭窃又郑∪榇笱螅 薄凹一镂铱刹还堋!

八姹悖凑颐谴涣俗摺?丈碜撸阶〔还前肽辏淮庞驳模怀浴谠妗膊畈欢啵∈祷埃∨虏慌拢勖亲约焊缍怯貌蛔糯堤冢桓眯⌒囊驳眯⌒摹:昧耍纾椋蠡嵊衅冢 彼未蟾缟炝耸帧

三十六块过了手。稽察长没办法。“老褚,这些家伙怎办?”“拿回去再说吧。”老褚很有根。

袄像遥彼墙校八臀颐巧铣担 

坝榷纾彼呛芸推靶恍焕玻 

尤二哥只落了个“谢谢”。把家伙全拢起来,没法拿。只好和老褚分着插在腰间。多威武,一腰的家伙。想开枪都不行,人家完全信任尤二哥,就那么交出枪来,人家想不到尤二哥也许会翻脸不认人。尤老二连想拿他们也不想了,他们有根,得佩服他们!八十块办公费以外,又赔出十六块去!尤老二没办法。一百二的薪水也保不住,大概!

尤老二的午饭吃得不香,倒喝了两盅窝心酒。什么也不用说了,自己没本事!对不起李司令,尤老二不是不顾脸的人。看吧,再有这么一档子,只好辞职,他心里研究着。多么难堪,辞职!这年头哪里去找一百二的事?再找李司令,万难。拿不了匪,倒叫匪给拿了,多么大的笑话!人家上了山以后,管保还笑着俺尤老二。尤老二整个是个笑话!越想越懊心。

只好先办烟土吧。烟土算反动不算呢?算,也没劲哪!反正不能辞职,先办办烟土也好。尤老二决定了政策。不再提反动。过些日子再说。老刘们办烟土是有把握的。

一个星期里,办下几件烟土来。李司令可是嘱咐办反动派!他不能催伙计们,办公费而外已经贴出十六块了。是个星期一吧,伙计们都出去踩烟土,(烟土!)进了个傻大黑粗的家伙,大摇大摆的。

坝壤隙 焙诹成闲ψ拧

八壳澹∧愫么蟮ㄗ樱 

坝杏榷缭谡舛遗滤 鼻遄铝耍弧案坛猿浴!

案陕鹄戳耍俊庇壤隙嗣铩质锹贩眩 袄矗恳焕春叵玻吹佬唬∷侨搅松缴希苣钅愕暮么Γ≌娴模 

芭唬克遣⒚恍拔遥 庇壤隙睦锼怠

岸纾 鼻逄统鲆痪砥弊永矗骸安凰凳裁戳耍荒芙心闩馇5苄置侨搅松缴希涝赌钅愕暮么Α!薄罢狻庇壤隙匦肟推幌隆

氨鹚凳裁矗纾障掳桑∷未蟾绲募一锬兀俊薄拔沂枪芸醇一锏模俊庇壤隙桓宜党隼础!袄像沂掷锬亍!薄昂美玻纾液屠像胰ヒ!

澳愦由缴侠矗俊庇壤隙醯酶孟谐读恕

按由缴侠矗慈澳惚鹜赂闪恕!鼻搴艹峡摇!敖形掖侵埃俊

熬褪牵∧闼闶俏颐堑娜艘埠茫凰阋埠谩B凼滤担心忝晃颐牵形颐敲荒悖廴怂担愦苄置呛茫颐且泊愫谩D悴挥迷俑闪恕;八档秸舛埂N以谏缴嫌腥俣嗳耍墒俏仪鬃岳戳伺笥崖穑∥医心悴桓桑愣ズ镁筒桓伞C靼兹瞬挥枚嗨祷埃易吡耍纭8嫠呃像椅以诤咝〉昀锏人!

霸俑嫠呶乙痪洌庇壤隙⑵鹄矗骸拔也桓闪耍笥衙窃跸耄俊

懊蝗诵澳悖∨滦Γ纾亢昧耍偌 

稽察长换了人,过了两三天吧。尤老二,胖胖的,常在街上蹓着,有时候也看千佛山一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