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出关〔1〕

老子〔2〕毫无动静的坐着,好像一段呆木头。〔3〕

跋壬浊鹩掷戳耍 彼难34〕,不耐烦似的走进来,轻轻的说。

扒搿

跋壬寐穑俊笨鬃蛹Ь吹男凶爬瘢幻嫠怠

拔易苁钦庋樱崩献哟鸬馈!澳趺囱克姓饫锏牟厥椋伎垂税眨俊

岸伎垂恕2还笨鬃雍苡行┙乖昴Q馐撬永此挥械摹!拔已芯俊妒罚妒椤罚独瘛罚独帧罚兑住罚洞呵铩妨砸晕艹ぞ昧耍皇焱噶恕Hグ菁似呤恢髯樱膊徊捎谩H丝烧媸悄训盟得靼缀恰;故恰馈哪岩运得靼啄兀俊

澳慊顾阍似牧ǎ崩献铀担懊挥杏鲎拍芨傻闹髯印A馔嬉斩皇窍韧醯某录Q健D抢锸桥黾@吹亩髂兀磕愕幕埃墒呛图R谎摹<J切犹こ傻模D训谰褪切勇穑俊蓖A艘换幔纸幼潘档溃骸鞍譡儿鸟]们只要瞧着,眼珠子动也不动,然而自然有孕;虫呢,雄的在上风叫,雌的在下风应,自然有孕;类是一身上兼具雌雄的,所以自然有孕。性,是不能改的;命,是不能换的;时,是不能留的;道,是不能塞的。只要得了道,什么都行,可是如果失掉了,那就什么都不行。”〔5〕

孔子好像受了当头一棒,亡魂失魄的坐着,恰如一段呆木头。

大约过了八分钟,他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气,就起身要告辞,一面照例很客气的致谢着老子的教训。

老子也并不挽留他,站起来扶着拄杖,一直送他到图书馆〔6〕的大门外。孔子就要上车了,他才留声机似的说道:

澳吡耍磕缓鹊愣枞ヂ穑俊

孔子答应着“是是”,上了车,拱着两只手极恭敬的靠在横板〔7〕上;冉有〔8〕把鞭子在空中一挥,嘴里喊一声“都”,车子就走动了。待到车子离开了大门十几步,老子才回进自己的屋里去。

跋壬裉旌孟窈芨咝耍备3蠢献幼耍耪驹谂员撸棺攀郑怠!盎八档暮懿簧佟

澳闼档亩浴!崩献游⑽⒌奶疽豢谄行┩翘扑频幕卮鸬馈!拔业幕罢嬉菜档奶嗔恕!彼址路鹜蝗患瞧鹨患虑槔矗芭叮浊鹚臀业囊恢谎愣臁9〕,不是晒了腊鹅了吗?你蒸蒸吃去罢。我横竖没有牙齿,咬不动。”

庚桑楚出去了。老子就又静下来,合了眼。图书馆里很寂静。只听得竹竿子碰着屋檐响,这是庚桑楚在取挂在檐下的腊鹅。

一过就是三个月。老子仍旧毫无动静的坐着,好像一段呆木头。

跋壬浊鹄戳肆ǎ 彼难3镆焖频淖呓矗崆岬乃怠!八皇浅ぞ妹焕戳寺穑空獾睦矗恢朗窃醯模俊

扒搿崩献诱绽凰盗苏庖桓鲎帧

跋壬寐穑俊笨鬃蛹Ь吹男凶爬瘢幻嫠怠

拔易苁钦庋樱崩献哟鸬馈!俺ぞ貌豢醇耍欢ㄊ嵌阍谠⒗镉霉Π眨俊

澳抢锬抢铮笨鬃忧榈乃怠!懊挥谐雒牛谙胱拧O胪艘坏悖貉蝗登鬃欤挥愣靠谒幌秆涠鸶觯换沉说艿埽龈绺绲木涂蕖N易约壕貌煌对诒浠锪耍庠趺茨芄槐浠鹑四兀 

岸远裕 崩献拥馈!澳胪耍 

大家都从此没有话,好像两段呆木头。

大约过了八分钟,孔子这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就起身要告辞,一面照例很客气的致谢着老子的教训。

老子也并不挽留他。站起来扶着拄杖,一直送他到图书馆的大门外。孔子就要上车了,他才留声机似的说道:

澳吡耍磕缓鹊愣枞ヂ穑俊

孔子答应着“是是”,上了车,拱着两只手极恭敬的靠在横板上;冉有把鞭子在空中一挥,嘴里喊一声“都”,车子就走动了。待到车子离开了大门十几步,老子才回进自己的屋里去。

跋壬裉旌孟癫淮蟾咝耍备3蠢献幼耍耪驹谂员撸棺攀郑怠!盎八档暮苌佟

澳闼档亩浴!崩献游⑽⒌奶疽豢谄行┩翘频幕卮鸬馈!翱墒悄悴恢溃何铱次矣Ω米吡恕!薄10〕

罢馕裁茨兀俊备3蟪砸痪孟裼鲎帕饲缣斓呐ā

翱浊鹨丫昧宋业囊馑肌K滥芄幻靼姿牡紫傅模挥形遥欢ǚ判牟幌隆N也蛔撸遣淮蠓奖愕摹

澳敲矗徽峭懒寺穑炕棺呤裁茨兀俊

安唬崩献影谝话谑郑拔颐腔故堑啦煌F┤缤且凰影眨业氖亲吡魃场11〕,他的是上朝廷的。”

暗烤故撬南壬牵 

澳阍谖艺饫镅Я苏庑矶嗄辏故钦饷蠢鲜担崩献有α似鹄矗罢庹媸切圆荒芨模荒芑涣恕D阋揽浊鸷湍悴煌核院缶筒辉倮矗苍俨唤形蚁壬唤形依贤纷樱车乩锘挂婊ㄑ搜健!

拔艺嫦氩坏健5壬目慈耸遣换岽淼摹

安唬芬渤3?创怼!

澳敲矗备3肓艘幌耄拔颐蔷秃退梢幌隆

老子又笑了起来,向庚桑楚张开嘴:

澳憧矗何已莱莼褂新穑俊彼省

懊挥辛恕!备3卮鹚怠

吧嗤坊乖诼穑俊

霸诘摹!

岸嗣挥校俊

跋壬囊馑际撬担河驳脑绲簦淼娜丛诼穑俊薄12〕

澳闼档亩浴N铱茨阋不共蝗缡帐笆帐埃丶铱纯茨愕睦掀湃グ铡5雀业哪瞧デ嗯!13〕刷一下,鞍鞯晒一下。我明天一早就要骑的。”

老子到了函谷关〔14〕,没有直走通到关口的大道,却把青牛一勒,转入岔路,在城根下慢慢的绕着。他想爬城。城墙倒并不高,只要站在牛背上,将身一耸,是勉强爬得上的;但是青牛留在城里,却没法搬出城外去。倘要搬,得用起重机,无奈这时鲁般和墨翟〔15〕还都没有出世,老子自己也想不到会有这玩意。总而言之:他用尽哲学的脑筋,只是一个没有法。

然而他更料不到当他弯进岔路的时候,已经给探子望见,立刻去报告了关官。所以绕不到七八丈路,一群人马就从后面追来了。那个探子跃马当先,其次是关官,就是关尹喜〔16〕,还带着四个巡警和两个签子手〔17〕。

罢咀。 奔父鋈舜蠼凶拧

老子连忙勒住青牛,自己是一动也不动,好像一段呆木头。

鞍⒀剑 惫毓僖怀迳锨埃醇死献拥牧常途辛艘簧纯坦霭跋侣恚蜃殴埃档溃骸拔业朗撬词抢像豕莩ぁU庹媸峭蛳氩坏降摹!

老子也赶紧爬下牛背来,细着眼睛,看了那人一看,含含胡胡的说,“我记性坏……”

白匀唬匀唬壬峭橇说摹N沂枪匾玻惹耙蛭贤际楣萑ゲ椤端笆站濉罚莘霉壬

这时签子手便翻了一通青牛上的鞍鞯,又用签子刺一个洞,伸进指头去掏了一下,一声不响,橛着嘴走开了。

跋壬诔侨Ρ吡锪铮俊惫匾参省

安唬蚁氤鋈ィ换恍孪士掌

澳呛芎茫∧呛眉耍∠衷谒冀参郎郎嵌ヒ舻摹2还崮训茫颐且胂壬焦厣先プ〖柑欤壬慕萄怠

老子还没有回答,四个巡警就一拥上前,把他扛在牛背上,签子手用签子在牛屁股上刺了一下,牛把尾巴一卷,就放开脚步,一同向关口跑去了。

到得关上,立刻开了大厅来招待他。这大厅就是城楼的中一间,临窗一望,只见外面全是黄土的平原,愈远愈低;天色苍苍,真是好空气。这雄关就高踞峻坂之上,门外左右全是土坡,中间一条车道,好像在峭壁之间。实在是只要一丸泥就可以封住的〔18〕。

大家喝过开水,再吃饽饽。让老子休息一会之后,关尹喜就提议要他讲学了。老子早知道这是免不掉的,就满口答应。于是轰轰了一阵,屋里逐渐坐满了听讲的人们。同来的八人之外,还有四个巡警,两个签子手,五个探子,一个书记,账房和厨房。有几个还带着笔,刀,木札〔19〕,预备抄讲义。

老子像一段呆木头似的坐在中央,沉默了一会,这才咳嗽几声,白胡子里面的嘴唇在动起来了。大家即刻屏住呼吸,侧着耳朵听。只听得他慢慢的说道:

暗揽傻溃浅5溃幻擅浅CN廾斓刂迹挥忻蛭镏浮!

大家彼此面面相觑,没有抄。

肮食N抻怨燮涿睿崩献咏幼潘担俺S杏怨燮淝稀4肆秸撸龆烀M街中诿钪拧

大家显出苦脸来了,有些人还似乎手足失措。一个签子手打了一个大呵欠,书记先生竟打起磕睡来,哗啷一声,刀,笔,木札,都从手里落在席子上面了。

老子仿佛并没有觉得,但仿佛又有些觉得似的,因为他从此讲得详细了一点。然而他没有牙齿,发音不清,打着陕西腔,夹上湖南音,“哩”“呢”不分,又爱说什么“[口而]”:大家还是听不懂。可是时间加长了,来听他讲学的人,倒格外的受苦。

为面子起见,人们只好熬着,但后来总不免七倒八歪斜,各人想着自己的事,待到讲到“圣人之道,为而不争”,住了口了,还是谁也不动弹。老子等了一会,就加上一句道:

癧口而],完了!”

大家这才如大梦初醒,虽然因为坐得太久,两腿都麻木了,一时站不起身,但心里又惊又喜,恰如遇到大赦的一样。

于是老子也被送到厢房里,请他去休息。他喝过几口白开水,就毫无动静的坐着,好像一段呆木头。

人们却还在外面纷纷议论。过不多久,就有四个代表进来见老子,大意是说他的话讲的太快了,加上国语不大纯粹,所以谁也不能笔记。没有记录,可惜非常,所以要请他补发些讲义。

袄大苹吧段鳎呈抵蓖诽ザ 闭朔克怠!21〕

盎故悄妥约倚醋映隼茨┰铡P醋映隼茨芩愀グ捉狼怀≡諉湣0⑹牵俊笔榧窍壬馈!22〕

老子也不十分听得懂,但看见别的两个把笔,刀,木札,都摆在自己的面前了,就料是一定要他编讲义。他知道这是免不掉的,于是满口答应;不过今天太晚了,要明天才开手。

代表们认这结果为满意,退出去了。

第二天早晨,天气有些阴沉沉,老子觉得心里不舒适,不过仍须编讲义,因为他急于要出关,而出关,却须把讲义交卷。他看一眼面前的一大堆木札,似乎觉得更加不舒适了。

然而他还是不动声色,静静的坐下去,写起来。回忆着昨天的话,想一想,写一句。那时眼镜还没有发明,他的老花眼睛细得好像一条线,很费力;除去喝白开水和吃饽饽的时间,写了整整一天半,也不过五千个大字。

拔顺龉兀铱凑庖卜笱艿霉チ恕!彼搿

于是取了绳子,穿起木札来,计两串,扶着拄杖,到关尹喜的公事房里去交稿,并且声明他立刻要走的意思。

关尹喜非常高兴,非常感谢,又非常惋惜,坚留他多住一些时,但看见留不住,便换了一副悲哀的脸相,答应了,命令巡警给青牛加鞍。一面自己亲手从架子上挑出一包盐,一包胡麻,十五个饽饽来,装在一个充公的白布口袋里送给老子做路上的粮食。并且声明:这是因为他是老作家,所以非常优待,假如他年纪青,饽饽就只能有十个了。〔23〕

老子再三称谢,收了口袋,和大家走下城楼,到得关口,还要牵着青牛走路;关尹喜竭力劝他上牛,逊让一番之后,终于也骑上去了。作过别,拨转牛头,便向峻坂的大路上慢慢的走去。

不多久,牛就放开了脚步。大家在关口目送着,去了两三丈远,还辨得出白发,黄袍,青牛,白口袋,接着就尘头逐步而起,罩着人和牛,一律变成灰色,再一会,已只有黄尘滚滚,什么也看不见了。

大家回到关上,好像卸下了一副担子,伸一伸腰,又好像得了什么货色似的,咂一咂嘴,好些人跟着关尹喜走进公事房里去。

罢饩褪歉遄樱俊闭朔肯壬崞鹨淮驹矗牛怠

白值剐吹没垢删弧N铱吹绞猩先ヂ羝鹄矗欢ɑ嵊腥艘摹!笔榧窍壬泊丈先ィ醋诺谝黄畹溃

啊揽傻溃浅5馈撸故钦庑├咸住U娼倘颂猛吠矗盅帷

耙酵吠醋詈檬谴虼蝽铩!闭朔糠畔铝四驹怠

肮 艺嬷缓么蝽锪恕@鲜邓担沂遣滤沧约旱牧蛋适拢獠湃ヌ摹R窃缰浪还饷春蛋说溃揖脱垢蝗プ饷创蟀胩焓茏铩

罢饪芍荒芄帜约嚎创砹巳耍惫匾残Φ馈!八抢锘嵊辛蛋适履兀克垢兔挥泄蛋!

澳趺粗溃俊笔榧遣镆斓奈省

罢庖仓荒芄帜约捍蛄丝乃挥刑剿怠尬薏晃U饧一镎媸恰母哂谔欤∪缰健搿薏晃椭缓谩尬R挥兴筒荒芪薏话抢锘鼓芰蛋伊蛋磕纯茨约壕褪牵合衷谥灰醇桓龃蠊媚铮宦酆贸螅脱劬μ鹉迥宓亩枷袷悄阕约旱睦掀拧=慈⒘颂峙戮鸵裎颐堑恼朔肯壬谎婢匾恍┝恕!

窗外起了一阵风,大家都觉得有些冷。

罢饫贤纷泳烤故堑侥抢锶ィジ墒裁吹模俊笔榧窍壬檬撇砜斯匾驳幕啊

白运凳巧狭魃橙サ模惫匾怖淅涞乃怠!翱此叩玫健M饷娌坏挥醒危妫材训谩6亲佣銎鹄矗铱词呛罄椿挂氐轿颐钦饫锢吹摹!

澳敲矗颐窃俳兴椤!闭朔肯壬咝肆似鹄础!安还拟恼嬉蔡选D鞘焙颍颐侵灰底谥家丫奈岚涡伦骷遥酱遄樱甯鲡拟囊沧愎涣恕!

澳强刹患眯小R⒗紊В制⑵摹!

岸龉硕亲樱挂制⑵俊

拔业古抡庵侄鳎挥腥艘础!笔榧且∽攀郑怠!傲甯鲡拟牡谋厩怖滩换亍F┤绨眨仁顾幕笆嵌缘模敲矗颐堑耐范偷梅畔鹿毓俨蛔觯獠攀俏薏蛔觯且桓隽瞬黄鸬拇笕恕

澳堑共灰簦闭朔肯壬担白苡腥丝吹摹=恍读说墓毓俸突姑挥凶龉毓俚囊浚皇嵌嗟煤苈穑俊

窗外起了一阵风,括上黄尘来,遮得半天暗。这时关尹喜向门外一看,只见还站着许多巡警和探子,在呆听他们的闲谈。

按粽驹谡饫锔墒裁矗俊彼汉鹊馈!盎苹枇耍徽撬椒纷优莱峭邓暗氖焙蛄寺穑垦猜呷ィ 

门外的人们,一溜烟跑下去了。屋里的人们,也不再说什么话,账房和书记都走出去了。关尹喜才用袍袖子把案上的灰尘拂了一拂,提起两串木札来,放在堆着充公的盐,胡麻,布,大豆,饽饽等类的架子上。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作。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日上海《海燕》月刊第一期。

关于这篇小说,可参看《且介亭杂文末编·〈出关〉的“关”》。

2〕老子春秋时楚国人,我国古代思想家,道家学派的创始者。《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说:“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遒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遒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关于老聃其人其书的时代,孔丘曾否见过老聃,近代学者的看法不一。现存《老子》(一名《道德经》),分《道经》、《德经》上下两篇,是战国时人编纂的传为老聃的言论集。

3〕关于老聃接见孔丘时的情形,《庄子·田子方》中记有如下的传说:“孔子见老聃,老聃新沐,方将被发而干,□然似非人;孔子便而待之,少焉见曰:‘丘也眩与?其信然与?向者先生形体,掘(倔)若槁木,似遗物离人而立于独也。’”□然,晋代司马彪注:“不动貌。”

4〕庚桑楚老聃弟子。《庄子·庚桑楚》中说:“老聃之役,有庚桑楚者,偏得老聃之道,以北居畏垒之山。”据司马彪注,“役”就是门徒、弟子。

5〕关于孔丘两次见老聃的传说,《庄子·天运》中有如下的描写:“孔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孰(熟)知其故矣。以奸(干)者七十二君,论先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迹,一君无所[金句]用。甚矣夫,人之难说也,道之难明邪?’老子曰:‘幸矣,子之不遇治世之君也。夫六经,先王之陈迹也,岂其所以迹哉?今子之所言,犹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岂履哉?夫白[儿鸟]之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虫,雄鸣于上风,雌应于下风而风化;类,自为雌雄,故风化。性不可易,命不可变,时不可止,道不可壅。苟得驿道,无自而不可;失焉者,无自而可。’孔子不出,三月,复见,曰:‘丘得之矣。乌鹊孺,鱼傅沫,细要(腰)者化,有弟而兄啼。久矣夫,丘不与化为人;不与化为人,安能化人?’老子曰:‘可,丘得之矣。’”按关于上文中所说的“类”,《山海经·南山经》中有如下记载:“□爰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有髦,其名曰类,自为牝牡,食者不妒。”“细要”,指细腰蜂,即蜾蠃。我国有些古书中误认蜾蠃纯雌无雄,只有捕捉螟蛉来使它化为己子;所以小说中译原句为“细腰蜂儿化别个”。风化,旧说是兽类雌雄相诱而化育的意思。

6〕图书馆《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说老子曾作周室“守藏室之史”,司马贞《索隐》:“藏室史乃周藏书室之史也。”藏书室是古代帝王收藏图书文献的地方;史,古代真管图书、记事、历象的史官。

7〕横板古称为“轼”,即设置车厢前端供乘车者凭倚的横木。古人在车上用俯首凭轼表示敬礼。

8〕冉有名求,春秋时鲁国人,孔丘弟子。《论语·子路》有“子适卫,冉有仆”的记载;宋代朱熹注:“仆,御车也。”

9〕雁鹅古代士大夫初相见时,用雁作为礼物。《仪礼·士相见礼》:“下大夫相见以雁。”清代王引之以为雁鹅即鹅(见《经义述闻》)。

10〕关于老聃西出函谷的原因,作者在《〈出关〉的“关”》中说,是为了孔丘的几句话,又说,这是依据章太炎的意见;现摘录章著《诸子学略说》中有关一节于下:“老子以其权术授之孔子,而征藏故书,亦悉为孔子诈取。孔子之权术,乃有过于老子者。孔学本出于老,以儒道之形式有异,不欲崇奉以为本师;而惧老子发其覆也,于是说老子曰:‘乌鹊孺,鱼傅沫,细要者化,有弟而兄□。’(原注:意谓己述六经,学皆出于老子,吾书先成,子名将夺,无可如何也。)老子胆怯,不得不曲从其请。逢蒙杀羿之事,又其素所怵惕也。胸有不平,欲一举发,而孔氏之徒遍布东夏,吾言朝出,首领可以夕断。于是西出函谷,知秦地之无儒,而孔氏之无如我何,则始著《道德经》,以发其覆。借令其书早出,则老子必不免于杀身,如少正卯在鲁,与孔子并,孔子之门,三盈三虚,犹以争名致戮,而况老子之陵驾其上者乎?(见一九○六年《国粹学报》第二年第四册)按章太炎的这种说法,只是一种推测,鲁迅在《〈出关〉的“关”》中曾说,“我也并不信为一定的事实”。

11〕流沙古代指我国西北的沙漠地区。《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裴骃《集解》引刘向《列仙传》说:“老子西游,……(关令尹喜)与老子俱之流沙之西。”

12〕老聃和庚桑楚的这一段对话,是根据刘向《说苑·敬慎》中所载老聃和常枞的一段问答:“常枞有疾,老子往问焉,张其口而示老子曰:‘吾舌存乎?’老子曰:‘然。’‘吾齿存乎?’老子曰:‘亡。’常枞曰:‘子知之乎?’老子曰:‘夫舌之存也,岂非以其柔邪;齿之亡也,岂非以其刚邪?’常枞曰:‘然。’”常枞,相传为老聃之师。

13〕关于老聃骑青牛的传说,《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司马贞《索隐》引《列异传》说:“老子西游,关令尹喜望见其有紫气浮关,而老子果乘青牛而过。”

14〕函谷关在今河南灵宝县东北,东自崤山,西至潼津,通名函谷;关城在谷中,战国时秦国所置。

15〕鲁般和墨翟参看本书《非攻》及其有关的注。

16〕关尹喜相传为函谷关关尹。按《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并未叙明关吏姓名;“喜”字应是动词,汉代人认为人名,所以称为关尹喜。《庄子·天下》称关尹、老聃二人为“古之博大真人”;《吕氏春秋·不二》也有“老耽(聃)贵柔……关尹贵清”的话。

17〕签子手旧时称关卡上持铁签查验货物的人。

18〕一丸泥就可以封住形容函谷关的形势险要,用少数兵力即可扼守的意思。“丸泥”,见《后汉书·隗嚣传》中王元对隗嚣说的话:“元请以一丸泥为大王东封函谷关。”按我国古时用泥丸封缄木简,所以王元有丸泥封关的譬喻。

19〕笔、刀、木札我国古代还没有纸的时候,记事是用笔点漆写在竹简或木札上,写错了就用刀削去,因而同时用这三种工具。

20〕自“道可道”至“众妙之门”,连成一段,是《老子》全书开始的一章。下文“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是全书最末一句。“无为而无不为”,是第四十八章中的一句。

21〕这句话间杂着南北方言,意思是:你在说些什么,我简直听不懂!

22〕这是苏州方言,意思是:还是你自己写出来吧。写了出来,总算不白白地瞎说一场。是吧?

23〕这里说的“优待”老作家和下文的“提拔新作家”,是解放前出版商为了对作家进行剥削常用的一种欺骗宣传,这里信笔予以讽刺。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