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奔月〔1〕

聪明的牲口确乎知道人意,刚刚望见宅门,那马便立刻放缓脚步了,并且和它背上的主人同时垂了头,一步一顿,像捣米一样。

暮霭笼罩了大宅,邻屋上都腾起浓黑的炊烟,已经是晚饭时候。家将们听得马蹄声,早已迎了出来,都在宅门外垂着手直挺挺地站着。羿〔2〕在垃圾堆边懒懒地下了马,家将们便接过缰绳和鞭子去。他刚要跨进大门,低头看看挂在腰间的满壶的簇新的箭和网里的三匹乌老鸦和一匹射碎了的小麻雀,心里就非常踌蹰。但到底硬着头皮,大踏步走进去了;箭在壶里豁朗豁朗地响着。

刚到内院,他便见嫦娥〔3〕在圆窗里探了一探头。他知道她眼睛快,一定早瞧见那几匹乌鸦的了,不觉一吓,脚步登时也一停,——但只得往里走。使女们都迎出来,给他卸了弓箭,解下网兜。他仿佛觉得她们都在苦笑。

疤!彼凉至常呓诜咳ィ幻娼小

嫦娥正在看着圆窗外的暮天,慢慢回过头来,似理不理的向他看了一眼,没有答应。

这种情形,羿倒久已习惯的了,至少已有一年多。他仍旧走近去,坐在对面的铺着脱毛的旧豹皮的木榻上,搔着头皮,支支梧梧地说——

敖裉斓脑似跃刹患眩故侵挥形谘弧!

昂撸 辨隙鸾家谎铮鋈徽酒鹄矗缢频耐庾撸炖锕距嘧牛坝质俏谘坏恼ń疵妫质俏谘坏恼ń疵妫∧闳ノ饰嗜ィ沂且荒甑酵分怀晕谘蝗獾恼ń疵娴模课艺娌恢朗亲吡耸裁丛耍辜薜秸饫锢矗甑木统晕谘坏恼ń疵妫 

疤濒喔辖粢舱酒穑诤竺妫蜕担安还裉斓够购茫硗饣股淞艘黄ヂ槿福梢愿阕霾说摹E痢4〕!”他大声地叫使女,“你把那一匹麻雀拿过来请太太看!”

野味已经拿到厨房里去了,女辛便跑去挑出来,两手捧着,送在嫦娥的眼前。

昂撸 彼沉艘谎郏厣焓忠荒螅桓咝说厮担耙煌旁悖〔皇侨挤鬯榱嗣矗咳庠谀抢铮俊

笆堑模濒嗪芑炭郑吧渌榈摹N业墓浚诽罅恕!

澳悴荒苡眯∫坏愕募返拿矗俊

拔颐挥行〉摹W源游疑浞怩钩ど摺5〕……。”

罢馐欠怩钩ど呙矗俊彼底牛幻婊刈啡ザ宰排恋溃胺乓煌胩腊眨 北阌滞嘶胤坷锶チ恕

只有羿呆呆地留在堂屋里,靠壁坐下,听着厨房里柴草爆炸的声音。他回忆半年的封豕是多么大,远远望去就像一坐小土冈,如果那时不去射杀它,留到现在,足可以吃半年,又何用天天愁饭菜。还有长蛇,也可以做羹喝……。

女乙来点灯了,对面墙上挂着的彤弓,彤矢,卢弓,卢矢,弩机〔6〕,长剑,短剑,便都在昏暗的灯光中出现。羿看了一眼,就低了头,叹一口气;只见女辛搬进夜饭来,放在中间的案上,左边是五大碗白面;右边两大碗,一碗汤;中央是一大碗乌鸦肉做的炸酱。

羿吃着炸酱面,自己觉得确也不好吃;偷眼去看嫦娥,她炸酱是看也不看,只用汤泡了面,吃了半碗,又放下了。他觉得她脸上仿佛比往常黄瘦些,生怕她生了病。

到二更时,她似乎和气一些了,默坐在床沿上喝水。羿就坐在旁边的木榻上,手摩着脱毛的旧豹皮。

鞍Γ彼桶厮担罢馕魃降奈谋故俏颐墙峄橐郧吧涞玫模鞘倍嗝春每矗寤平鸸狻!彼谑腔叵氲蹦甑氖澄铮苁侵怀运母稣疲樟舴澹溆嗟木投忌透古图医恰:罄创蠖锷渫炅耍统砸爸硗蒙郊Γ簧浞ㄓ指咔浚嗌儆卸嗌佟!鞍Γ彼痪跆鞠ⅲ拔业募ㄕ铺擅盍耍股涞帽榈鼐狻D鞘彼系街皇O挛谘蛔霾恕!

昂摺!辨隙鹞⑽⒁恍Α

敖裉熳芑挂阍似模濒嘁哺咝似鹄矗熬尤涣缘揭恢宦槿浮U馐窃度屏巳锫凡耪业降摹!

澳悴荒茏叩酶兑坏愕拿矗浚 

岸浴LN乙舱庋搿C魈煳蚁肫鸬迷缧L热裟阈训迷纾蔷徒行盐摇N易急冈僭蹲呶迨铮纯纯捎行┾油米印!牵乱材选5蔽疑浞怩钩ど叩氖焙颍笆奘悄敲炊唷D慊垢眉堑冒眨赡傅拿徘熬统S泻谛茏吖形胰ド淞撕眉富亍!

笆敲矗俊辨隙鹚坪醪淮蠹堑谩

八系较衷诰怪劣诰獾哪亍O肫鹄矗娌恢澜丛趺垂兆印N夷兀共灰簦灰堑朗克透业慕鸬こ韵氯ィ突岱缮5俏业谝幌鹊锰婺愦蛩悖晕揖黾泼魈煸僮叩迷兑坏恪!

昂摺!辨隙鹨丫韧晁上拢仙涎劬α恕2懈嗟牡苹鹫兆挪凶保塾行┩柿耍廴ο缘梦⒒疲济镊焐卜路鹆奖卟灰谎5齑揭廊缓斓萌缁穑凰淙徊⒉恍Γ丈弦不褂星城车木莆选

鞍ΠΓ庋娜耍揖驼甑刂桓晕谘坏恼ń疵妗!濒嘞胱牛醯貌牙ⅲ郊樟既绕鹄础

过了一夜就是第二天。

羿忽然睁开眼睛,只见一道阳光斜射在西壁上,知道时候不早了;看看嫦娥,兀自摊开了四肢沉睡着。他悄悄地披上衣服,爬下豹皮榻,[足辟]出堂前,一面洗脸,一面叫女庚去吩咐王升备马。

他因为事情忙,是早就废止了朝食〔7〕的;女乙将五个炊饼,五株葱和一包辣酱都放在网兜里,并弓箭一齐替他系在腰间。他将腰带紧了一紧,轻轻地跨出堂外面,一面告诉那正从对面进来的女庚道——

拔医裉齑蛩愕皆兜胤饺パ笆澄锶ィ乩匆残硗硪恍?刺押螅霉绲阈模行└咝说氖焙颍惚闳ベ鞲妫低矸骨胨纫坏龋圆黄鸬煤堋<堑妹矗磕闼担憾圆黄鸬煤堋!

他快步出门,跨上马,将站班的家将们扔在脑后,不一会便跑出村庄了。前面是天天走熟的高粱田,他毫不注意,早知道什么也没有的。加上两鞭,一径飞奔前去,一气就跑了六十里上下,望见前面有一簇很茂盛的树林,马也喘气不迭,浑身流汗,自然慢下去了。大约又走了十多里,这才接近树林,然而满眼是胡蜂,粉蝶,蚂蚁,蚱蜢,那里有一点禽兽的踪迹。他望见这一块新地方时,本以为至少总可以有一两匹狐儿兔儿的,现在才知道又是梦想。他只得绕出树林,看那后面却又是碧绿的高粱田,远处散点着几间小小的土屋。风和日暖,鸦雀无声。

暗归梗 彼×康卮蠼辛艘簧龀雒破

但再前行了十多步,他即刻心花怒放了,远远地望见一间土屋外面的平地上,的确停着一匹飞禽,一步一啄,像是很大的鸽子。他慌忙拈弓搭箭,引满弦,将手一放,那箭便流星般出去了。

这是无须迟疑的,向来有发必中;他只要策马跟着箭路飞跑前去,便可以拾得猎物。谁知道他将要临近,却已有一个老婆子捧着带箭的大鸽子,大声嚷着,正对着他的马头抢过来。

澳闶撬模吭趺窗盐壹业亩ズ玫暮谀讣ι渌懒耍磕愕氖衷醯挠姓饷聪心模俊

羿的心不觉跳了一跳,赶紧勒住马。

鞍⒀剑〖γ矗课抑坏朗且恢火攫场!彼炭值厮怠

跋沽四愕难劬Γ】茨阋灿兴氖嗨炅税铡!

笆堑摹@咸N胰ツ昃陀兴氖逅炅恕8〕。”

澳阏媸峭鞒ぐ状螅×讣σ膊蝗鲜叮岬弊黟攫常∧憔烤故撬模俊

拔揖褪且聂唷!彼底牛纯醋约核涞募钦崃四讣Φ男模比凰懒耍┖蟮牧礁鲎直闼档貌淮笙炝粒灰幻娲勇砩峡缦吕础

耙聂啵俊兀课也恢馈!彼醋潘牧常怠

坝行┤耸且惶椭赖摹R⒁氖焙颍以渌拦钙ヒ爸恚柑跎摺!

肮樱∧鞘欠昝伞9〕老爷和别人合伙射死的。也许有你在内罢;但你倒说是你自己了,好不识羞!”

鞍ⅲ咸7昝赡侨耍还改晔背5轿夷抢锢醋咦撸也⒚挥泻退匣铮幌喔傻摹!

八第俊=闯S腥怂担乙辉戮吞剿奈寤亍!

澳且埠谩N颐乔姨刚掳铡U饧υ趺窗炷兀俊

芭狻U馐俏壹易詈玫哪讣Γ焯焐啊D愕门馕伊奖罚龇拇浮!

袄咸闱莆艺饽Q遣桓恢模抢锢吹某泛头拇浮N疑肀哂置挥星挥形甯龃侗故前酌孀龅模湍美磁饬四愕募Γ固砩衔逯甏泻鸵话鹄苯础D阋晕跹俊彼恢皇秩ネ道锾痛侗斐瞿且恢皇秩ト〖Α

老婆子看见白面的炊饼,倒有些愿意了,但是定要十五个。磋商的结果,好容易才定为十个,约好至迟明天正午送到,就用那射鸡的箭作抵押。羿这时才放了心,将死鸡塞进网兜里,跨上鞍鞒,回马就走,虽然肚饿,心里却很喜欢,他们不喝鸡汤实在已经有一年多了。

他绕出树林时,还是下午,于是赶紧加鞭向家里走;但是马力乏了,刚到走惯的高粱田近旁,已是黄昏时候。只见对面远处有人影子一闪,接着就有一枝箭忽地向他飞来。〔10〕

羿并不勒住马,任它跑着,一面却也拈弓搭箭,只一发,只听得铮的一声,箭尖正触着箭尖,在空中发出几点火花,两枝箭便向上挤成一个“人”字,又翻身落在地上了。第一箭刚刚相触,两面立刻又来了第二箭,还是铮的一声,相触在半空中。那样地射了九箭,羿的箭都用尽了;但他这时已经看清逢蒙得意地站在对面,却还有一枝箭搭在弦上正在瞄准他的咽喉。

肮乙晕绲胶1呙闳チ耍椿乖谡庑┑胤礁烧庑┕吹保植坏媚抢掀抛佑心切┗啊!濒嘞搿

那时快,对面是弓如满月,箭似流星。飕的一声,径向羿的咽喉飞过来。也许是瞄准差了一点了,却正中了他的嘴;一个筋斗,他带箭掉下马去了,马也就站住。

逢蒙见羿已死,便慢慢地[足辟]过来,微笑着去看他的死脸,当作喝一杯胜利的白干。

刚在定睛看时,只见羿张开眼,忽然直坐起来。

澳阏媸前桌戳艘话俣嗷亍!彼鲁黾ψ潘担澳训懒业摹鲲叻ā济挥兄烂矗空庠趺葱小D隳终庑┬⊥嬉铡11〕儿是不行的,偷去的拳头打不死本人,要自己练练才好。”

凹匆云淙酥溃粗钇淙酥怼!笔ふ叩蜕怠

肮 彼幻娲笮Γ幻嬲玖似鹄矗坝质且莸洹5庑┗澳阒豢梢院搴謇掀抛樱救嗣媲暗肥裁垂恚堪诚蚶淳椭皇谴蛄裕挥信闼频募艟兜耐嬉斩!彼底牛挚纯赐道锏哪讣Γ共⒚挥醒够担憧缟下恚蹲宰吡恕

啊愦蛄松ブ樱 痹对兜鼗顾屠唇新睢

罢娌涣嫌姓庋怀鱿ⅰG嗲嗄昙停寡Щ崃俗缰洌植坏媚抢掀抛踊崮敲聪嘈潘!濒嘞胱牛痪踉诼砩暇匾×艘⊥贰

还没有走完高粱田,天色已经昏黑;蓝的空中现出明星来,长庚在西方格外灿烂。马只能认着白色的田塍走,而且早已筋疲力竭,自然走得更慢了。幸而月亮却在天际渐渐吐出银白的清辉。

疤盅幔 濒嗵阶约旱亩亲永锕锹倒锹档叵炝艘徽螅阍诼砩辖乖炅似鹄础!捌悄鄙Γ闫嵌嗯龅叫┪蘖氖拢追压し颍 彼酵仍诼矶亲由弦豢模咚熳撸砣粗唤蟀肷硪慌ぃ站傻芈谔凇

版隙鹨欢ㄉ耍憧唇裉於嗝赐怼!彼搿!八挡欢ㄒ霸跹牧掣铱戳ā5叶姓庖恢恍∧讣Γ梢砸咝恕N抑灰担禾馐俏依椿嘏芰硕倮锫凡耪依吹摹2唬缓茫饣八坪跆涯堋!

他望见人家的灯火已在前面,一高兴便不再想下去了。马也不待鞭策,自然飞奔。圆的雪白的月亮照着前途,凉风吹脸,真是比大猎回来时还有趣。

马自然而然地停在垃圾堆边;羿一看,仿佛觉得异样,不知怎地似乎家里乱毵毵。迎出来的也只有一个赵富。

霸醯模客跎兀俊彼婀值匚省

巴跎揭艺姨チ恕!

笆裁矗刻揭胰チ嗣矗俊濒嗷勾糇诼砩希省

霸!彼幻娲鹩ψ牛幻嫒ソ勇礴趾吐肀蕖t嗾獠排老侣砝矗缃牛肓艘幌耄只毓啡ノ实馈

安皇堑炔坏耍约荷戏构萑チ嗣矗俊

霸H龇构荩〉亩既ノ使耍挥性凇!

羿低了头,想着,往里面走,三个使女都惶惑地聚在堂前。他便很诧异,大声的问道——

澳忝嵌荚诩颐矗恳遥桓鋈瞬皇窍蚶床蝗サ拿矗俊

她们不回答,只看看他的脸,便来给他解下弓袋和箭壶和装着小母鸡的网兜。羿忽然心惊肉跳起来,觉得嫦娥是因为气忿寻了短见了,便叫女庚去叫赵富来,要他到后园的池里树上去看一遍。但他一跨进房,便知道这推测是不确的了:房里也很乱,衣箱是开着,向床里一看,首先就看出失少了首饰箱。他这时正如头上淋了一盆冷水,金珠自然不算什么,然而那道士送给他的仙药,也就放在这首饰箱里的。

羿转了两个圆圈,才看见王升站在门外面。

盎乩弦蓖跎担疤挥械揭胰ィ凰墙裉煲膊淮蚺啤!

羿看了他一眼,不开口。王升就退出去了。

袄弦校俊闭愿簧侠矗省

羿将头一摇,又用手一挥,叫他也退出去。

羿又在房里转了几个圈子,走到堂前,坐下,仰头看着对面壁上的彤弓,彤矢,卢弓,卢矢,弩机,长剑,短剑,想了些时,才问那呆立在下面的使女们道——

疤鞘裁词焙虿患模俊

罢频剖焙蚓筒豢醇耍迸宜担翱墒撬裁患叱鋈ァ!

澳忝强杉粤四窍淅锏囊┟挥校俊

澳堑姑挥屑5挛缫业顾仁怯械摹!

羿急得站了起来,他似乎觉得,自己一个人被留在地上了。

澳忝强醇惺裁聪蛱焐戏缮拿矗俊彼省

芭叮 迸料肓艘幌耄笪蛩频乃担拔业懔说瞥鋈サ氖焙颍娜房醇桓龊谟跋蛘獗叻扇サ模夷鞘蓖蛳氩坏绞翘!庇谑撬牧成园琢恕

耙欢ㄊ橇耍 濒嘣谙ド弦慌模纯陶酒穑叱鑫萃馊ィ赝肺首排恋溃澳潜撸俊

女辛用手一指,他跟着看去时,只见那边是一轮雪白的圆月,挂在空中,其中还隐约现出楼台,树木;当他还是孩子时候祖母讲给他听的月宫中的美景,他依稀记得起来了。他对着浮游在碧海里似的月亮,觉得自己的身子非常沉重。

他忽然愤怒了。从愤怒里又发了杀机,圆睁着眼睛,大声向使女们叱咤道——

澳梦业纳淙展矗『腿 

女乙和女庚从堂屋中央取下那强大的弓,拂去尘埃,并三枝长箭都交在他手里。

他一手拈弓,一手捏着三枝箭,都搭上去,拉了一个满弓,正对着月亮。身子是岩石一般挺立着,眼光直射,闪闪如岩下电〔12〕,须发开张飘动,像黑色火,这一瞬息,使人仿佛想见他当年射日〔13〕的雄姿。

飕的一声,——只一声,已经连发了三枝箭,刚发便搭,一搭又发,眼睛不及看清那手法,耳朵也不及分别那声音。本来对面是虽然受了三枝箭,应该都聚在一处的,因为箭箭相衔,不差丝发。但他为必中起见,这时却将手微微一动,使箭到时分成三点,有三个伤。

使女们发一声喊,大家都看见月亮只一抖,以为要掉下来了,——但却还是安然地悬着,发出和悦的更大的光辉,似乎毫无伤损。

斑荆 濒嘌鎏齑蠛纫簧戳似蹋蝗欢铝敛焕硭K敖剑铝帘阃肆巳剑凰巳剑铝寥从终帐敖恕

他们都默着,各人看各人的脸。

羿懒懒地将射日弓靠在堂门上,走进屋里去。使女们也一齐跟着他。

鞍Γ濒嘧拢疽豢谄澳敲矗忝堑奶陀涝兑桓鋈丝炖至恕K谷绦钠擦宋叶雷苑缮磕强吹梦依掀鹄戳耍康显禄顾担翰⒉凰憷希粢岳先俗跃樱撬枷氲亩槁洹!

罢庖欢ú皇堑摹!迸宜担坝腥怂道弦故且桓稣绞俊!

坝惺笨慈ゼ蛑焙孟褚帐跫摇!迸了怠

胺牌ǎ 还诶涎坏恼ń疵嫒芬膊缓贸裕压炙滩蛔 !

澳潜と熳油衙牡胤剑胰ゼ粢坏憧壳降慕派系钠だ床挂徊拱眨植缓每吹摹!迸辆屯坷镒摺

扒衣濒嗨底牛肓艘幌耄澳堑共幻ΑN沂翟诙黾耍故歉峡烊プ鲆慌汤弊蛹Γ游褰锉矗页粤撕盟酢C魈煸偃フ夷堑朗恳环梢粤俗飞先グ铡E闳シ愿劳跎兴克纳锥刮孤恚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作。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七年一月二十五日北京《莽原》半月刊第二卷第二期。

2〕羿亦称夷羿,我国古代传说中善射的英雄。据古书记载,帝□时有羿,尧时和夏代太康时也有羿,他们都以善射著称,而事迹又往往混为一人。《尚书·五子之歌》替代孔颖达疏引贾逵等人的话,以为“‘羿’是善射之号,非复人之名字”;这样,传说中的羿大概是集古代许多善射者的事迹于一身的人物。

3〕嫦娥古代神话中人物。关于嫦娥奔月的神话,据《淮南子·览冥训》:“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高诱注:“姮娥,羿妻。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未及服之;姮娥盗食之,得仙,奔入月中,为月精也。”按嫦娥原作姮娥,汉代人因避文帝(刘恒)讳改为嫦娥。

4〕女辛商王以十干(天干)为庙号,王室以外,也有用十干为名的;这里的女辛以及下面的女乙、女庚等,都是作者虚拟的人名。

5〕羿射封豕长蛇的传说,据《淮南子·本经训》:“尧之时,……封豨、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断修蛇于洞庭,禽封豨于桑林。”封豨,大野猪;修蛇,长蛇。

6〕彤弓彤矢红色的弓和矢。卢弓卢矢,黑色的弓和矢。弩机,是弩上发矢的机括,一称弩牙。

7〕废止朝食过去有一些人为了“健康不老”,提倡节食。蒋维乔曾据日本美岛近一郎的著作“辑述”而成《废止朝食论》一书,一九一五年六月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

8〕这里“去年就有四十五岁了”的话以及下文好几处,都与当时高长虹诽谤鲁迅的事件有关。高长虹,山西盂县人,狂飙社主要成员之一;是当时一个思想上带有虚无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色彩的青年作者。他在一九二四年十二月认识鲁迅后,曾得到鲁迅很多指导和帮助;他的第一本创作散文和诗的合集《心的探险》,即由鲁迅选辑并编入《乌合丛书》。鲁迅在一九二五年编辑《莽原》周刊时,他是该刊经常的撰稿者之一;但至一九二六年下半年,他借口《莽原》半月刊的编者韦素园(当时鲁迅已离开北京到厦门大学任教,《莽原》自一九二六年起改为半月刊)压下了向培良的一篇稿子,即对韦素园等进行人身攻击,并对鲁迅表示不满;但另一方面他又利用鲁迅的名字进行招摇撞骗,如登在当年八月《新女性》月刊上的狂飙社(他和向培良等所组织的文艺团体)广告中,即冒称他们曾与鲁迅合办《莽原》,合编《乌合丛书》等,并暗示读者好像鲁迅也参与他们的所谓“狂飙运动”。鲁迅当时曾发表《所谓“思想界先驱者”鲁迅启事》(后收入《华盖集续编》),揭穿了这一骗局;高长虹即进而攻击鲁迅,在他所写的《走到出捌界》中不断地对鲁迅进行诽谤。这篇小说写于高长虹诽谤鲁迅的时候,其中逢蒙这个形象就含有高长虹的影子。鲁迅在一九二七年一月十一日给许广平的信中提到这篇作品时说:“那时就做了一篇小说,和他(按指高长虹)开了一些小玩笑”(见《两地书·一一二》)。小说中有些对话也是摘取高长虹所写《走到出版界》中的文句略加改动而成。如这里的“去年就有四十五岁了”以及下文的“若以老人自居,是思想的堕落”等语,都引自其中的一篇《1925北京出版界形势指掌图》:“须知年龄尊卑,是乃祖乃父们的因袭思想,在新的时代是最大的阻碍物。鲁迅去年不过四十五岁……如自谓老人,是精神的堕落!”又如下文“你真是白来了一百多回”,也是针对高长虹在这篇《指掌图》中自称与鲁迅“会面不只百次”的话而说的。“即以其人之道,反诸其人之身”,是引自其中的《公理与正义的谈话》:“正义:我深望彼等觉悟,但恐不容易吧!公理:我即以其人之道反诸其人之身。”还有,“你打了丧钟”,是引自其中的《时代的命运》:“鲁迅先生已不着言语而敲了旧时代的丧钟。”“有人说老爷还是一个战士”,“有时看去简直好像艺术家”,也是从《指掌图》中引来:“他(按指鲁迅)所给与我的印象,实以此一短促的时期(按指一九二四年末)为最清新,彼此时实为一真正的艺术家的面目,过此以往,则递降而至一不很高明而却奋勇的战士的面目。”(《走到出版界》是高长虹在他所主编的《狂飙》周刊上连续发表的零星批评文字的总题,后来出版单行本。)

9〕逢蒙我国古代善射的人,相传他是羿的弟子。《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黄帝之后,楚有弧父,……习用弓矢,所射无脱;以其道传于羿,羿传逢蒙。”

10〕逢蒙射羿的故事,在《孟子·离娄》中有如下的记载:“逢蒙学射于羿,尽羿之道;思天下惟羿为愈己,于是杀羿。”又《列子·汤问》有关于飞卫的故事:“(飞卫)学射于甘蝇;……纪昌者,又学射于飞卫,……纪昌既尽卫之术,计天下之敌己者,一人而已;乃谋杀飞卫。相遇于野,二人交射,中路矢锋相触而坠于地,而尘不扬。飞卫之矢先穷,纪昌遗一矢,既发,飞卫以棘刺之端□(捍)之而无差焉。”

11〕“啮镞法”《太平御览》卷三五○引有《列子》的如下记载:“飞卫学射于甘蝇,诸法并善,唯啮法不教。卫密将矢以射蝇,蝇啮得镞矢射卫,卫绕树而走,矢亦绕树而射。”(按今本《列子》无此文。)

12〕闪闪如岩下电语出《世说新语·容止》;王衍称裴楷“双眸闪闪若岩下电”。

13〕射日《淮南子·本经训》:“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尧乃使羿,……上射十日。”高诱注:“十日并出,羿射去九。”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