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偶成

苇索

善于治国平天下的人物,真能随处看出治国平天下的方法来,四川正有人以为长衣消耗布匹,派队剪除〔2〕;上海又有名公要来整顿茶馆〔3〕了,据说整顿之处,大略有三:一是注意卫生,二是制定时间,三是施行教育。

第一条当然是很好的;第二条,虽然上馆下馆,一一摇铃,好像学校里的上课,未免有些麻烦,但为了要喝茶,没有法,也不算坏。

最不容易是第三条。“愚民”的到茶馆来,是打听新闻,闲谈心曲之外,也来听听《包公案》〔4〕一类东西的,时代已远,真伪难明,那边妄言,这边妄听,所以他坐得下去。现在倘若改为“某公案”,就恐怕不相信,不要听;专讲敌人的秘史,黑幕罢,这边之所谓敌人,未必就是他们的敌人,所以也难免听得不大起劲。结果是茶馆主人遭殃,生意清淡了。

前清光绪初年,我乡有一班戏班,叫作“群玉班”,然而名实不符,戏做得非常坏,竟弄得没有人要看了。乡民的本领并不亚于大文豪,曾给他编过一支歌: 

疤ㄉ先河癜啵

台下都走散。

连忙关庙门,

两边墙壁都爬塌(平声),连忙扯得牢,

只剩下一担馄饨担。”

看客的取舍,是没法强制的,他若不要看,连拖也无益。即如有几种刊物,有钱有势,本可以风行天下的了,然而不但看客有限,连投稿也寥寥,总要隔两月才出一本。讽刺已是前世纪的老人的梦呓〔5〕,非讽刺的好文艺,好像也将是后世纪的青年的出产了。

六月十五日。

玻薄场”酒畛醴⒈碛谝痪湃炅露铡渡瓯āぷ杂商浮贰

玻病场∨啥蛹舫ひ碌氖拢傅笔彼拇ňа钌乃健岸桃略硕薄!堵塾铩钒朐驴谑似冢ㄒ痪湃炅乱蝗眨肮畔阏崩冈亍把钌蜗掠较爻ぢ尴篝憬┏ど懒睢保渲兴担骸安樽员揪臃酪岳矗稻ね钍裰冢胱哦谭诎浮!抛运脑率掌穑晒簿峙啥樱娲舻叮诔窍崮谕馑笱玻鲇型媸咏睿宰懦し撸⒓粗葱屑粢拢鹕哉搬摺!辈慰幢臼椤丁盎崩狻贰!玻场场≌俨韫荨∫痪湃炅率蝗丈虾!洞笸肀ā贰靶瞧谔感肌笨厥鹈稗ぁ钡摹陡牧甲韫荨芬晃模渲兴刀匀褐诰奂牟韫荨安荒艿恢弥保崾痉炊本职巡韫荼湮匀褐凇笆湟越逃钡某∷⑻岢觥案牧疾韫莸纳璞浮薄ⅰ肮娑ㄗ韫莸氖奔洹薄ⅰ凹右悦裰诮逃纳璞浮钡劝旆ā

玻础场《包公案》 又名《龙图公案》,明代公案小说,写宋代清官包拯断案的故事。

玻怠场》泶桃咽乔笆兰偷睦先说拿芜健∫痪湃炅率蝗铡洞笸肀āせ鹁妗返窃胤车摹兜降滓灰杂伞芬晃模セ髀逞傅刃吹脑游乃担骸凹ゴ坛胺砀咽袅硪荒甏睦先怂⒌倪接铩!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