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重三感旧

——一九三三年忆光绪朝末

丰之余

我想赞美几句一些过去的人,这恐怕并不是“骸骨的迷恋”〔2〕。

所谓过去的人,是指光绪末年的所谓“新党”〔3〕,民国初年,就叫他们“老新党”。甲午战败〔4〕,他们自以为觉悟了,于是要“维新”,便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也看《学算笔谈》〔5〕,看《化学鉴原》〔6〕;还要学英文,学日文,硬着舌头,怪声怪气的朗诵着,对人毫无愧色,那目的是要看“洋书”,看洋书的缘故是要给中国图“富强”,现在的旧书摊上,还偶有“富强丛书”〔7〕出现,就如目下的“描写字典”“基本英语”一样,正是那时应运而生的东西。连八股出身的张之洞〔8〕,他托缪荃孙代做的《书目答问》也竭力添进各种译本去,可见这“维新”风潮之烈了。

然而现在是别一种现象了。有些新青年,境遇正和“老新党”相反,八股毒是丝毫没有染过的,出身又是学校,也并非国学的专家,但是,学起篆字来了,填起词来了,劝人看《庄子》《文选》〔9〕了,信封也有自刻的印板了,新诗也写成方块了,除掉做新诗的嗜好之外,简直就如光绪初年的雅人一样,所不同者,缺少辫子和有时穿穿洋服而已。近来有一句常谈,是“旧瓶不能装新酒”〔10〕。这其实是不确的。旧瓶可以装新酒,新瓶也可以装旧酒,倘若不信,将一瓶五加皮和一瓶白兰地互换起来试试看,五加皮装在白兰地瓶子里,也还是五加皮。这一种简单的试验,不但明示着“五更调”“攒十字”〔11〕的格调,也可以放进新的内容去,且又证实了新式青年的躯壳里,大可以埋伏下“桐城谬种”或“选学妖孽”〔12〕的喽罗。

袄闲碌场泵堑募端淙磺陈怯幸桓瞿康模和几磺俊K运羌峋觯惺担谎а蠡八淙还稚制怯幸桓瞿康模呵蟾磺恐酢K运侨险妫刃摹4脚怕挡ゲ伎矗矶嗳司统晌锩沉耍故且蛭泄几磺浚晕耸卤刈耘怕肌

排满久已成功,五四早经过去,于是篆字,词,《庄子》,《文选》,古式信封,方块新诗,现在是我们又有了新的企图,要以“古雅”立足于天地之间了。假使真能立足,那倒是给“生存竞争”添一条新例的。

十月一日。

玻薄场”酒畛醴⒈碛谝痪湃晔铝铡渡瓯āぷ杂商浮肥保馕陡芯伞罚薷碧狻

玻病场“骸骨的迷恋” 一九二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斯提(叶圣陶)在《时事新报·文学旬刊》第十九期发表过一篇《骸骨之迷恋》,批评当时一些提倡白话文学的人有时还做文言文和旧诗词的现象,以后这句话便常被引用为形容守旧者不能忘情过去的贬辞。〔3〕 靶碌场薄∏迥┪煨绫浞ㄇ昂笾髡呕蚯阆蛭碌娜吮怀莆碌常恍梁ジ锩昂螅捎诔鱿种髡懦沟淄品逋醭母锩橙耍蚨罢弑怀莆闲碌场

玻础场〖孜缯桨堋∫话司潘哪辏孜纾┤毡厩致猿什⒍灾泄刑粜疲⑸腥照秸V泄铀湓⒂伦髡剑蚯逋⒌亩⊥仔崭媸О埽文晖毡径┝⒘松トㄈ韫摹堵砉靥踉肌贰!玻怠场《学算笔谈》 十二卷,华蘅芳著,一八八二年(光绪八年)收入他的算学丛书《行素轩算稿》中,一八八五年刻印单行本。〔6〕 痘Ъ贰×恚⒐ざ咀⒐道佳趴谝耄尬焓俦适觥=现圃炀址牍莩霭妗

玻贰场“富强丛书” 在清末洋务运动中,曾出现过“富强丛书”一类读物。如一八九六年(清光绪二十二年)由张荫桓编辑,鸿文书局石印的《西学富强丛书》,分算学、电学、化学、天文学等十二类,收书约七十种。

玻浮场≌胖矗ǎ保福常贰保梗埃梗∽中⒋铮绷ツ掀ぃń袷艉颖保┤耍文昙浣浚迥┨岢笪裨硕墓倭胖弧T嗡拇ㄑд⒑阕芏健⒕蟪肌!妒槟看鹞省肥撬谝话似呶迥辏ü庑髟辏┤嗡拇ㄑд彼啵ㄒ凰滴衍跛锎剩J橹辛杏小缎路ㄋ闶椤贰ⅰ缎乱爰负卧尽返取拔鞣ā笔槎嘀帧g衍跛铮ǎ保福矗础保梗保梗煮闵海战跞耍宕厥榧摇姹狙Ъ摇

玻埂场《庄子》 战国时庄周著,现存三十三篇,亦名《南华经》。《文选》,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编,内选秦汉至齐梁间的诗文,共三十卷,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诗文总集。唐代李善为之作注,分为六十卷。

玻保啊场“旧瓶不能装新酒” 这原是欧洲流行的一句谚语,最初出于基督教《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九章,耶稣说:“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皮袋就裂开,酒漏出来,连皮袋也坏了。惟独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保全了。”“五四”新文学运动兴起以后,提倡白话文学的人,认为文言和旧形式不能表现新的内容,常引用这话作为譬喻。

玻保薄场“五更调” 亦称“叹五更”,民间曲调名。一般五叠,每叠十句四十八字,唐敦煌曲子中已见。“攒十字”,民间曲调名,每句十字,大体按三三四排列。

玻保病场“桐城谬种”“选学妖孽” 原为“五四”新文学运动初期钱玄同攻击当时摹仿桐城派古文或《文选》所选骈体文的旧派文人的话,见《新青年》第三卷第五号(一九一七年七月)他给陈独秀的信中,当时曾经成为反对旧文学的流行用语。桐城派是清代古文流派之一,主要作家有方苞、刘大檕e,姚鼐等,都是安徽桐城人,所以乘*和各地赞同他们文学主张的人为桐城派。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