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文床秋梦

游光

春梦是颠颠倒倒的。“夏夜梦”呢?看沙士比亚〔2〕的剧本,也还是颠颠倒倒。中国的秋梦,照例却应该“肃杀”,民国以前的死囚,就都是“秋后处决”的,这是顺天时。天教人这么着,人就不能不这么着。所谓“文人”当然也不至于例外,吃得饱饱的睡在床上,食物不能消化完,就做梦;而现在又是秋天,天就教他的梦威严起来了。

二卷三十一期(八月十二日出版)的《涛声》上,有一封自名为“林丁”先生的给编者的信,其中有一段说—— 啊胧鞘敕牵夥峭馊怂芟甑馈H欢舜舜莶校蛟诎廴丝蠢矗床荒懿怀惺钦鑫奶车牟恍摇!乙晕魅司ο却蚱ü砂傧拢再有в龋嗍驴梢桓挪惶帷!

前两天,还有某小报上的不署名的社谈,它对于早些日子余赵的剪窃问题之争〔3〕,也非常气愤—— 啊偈刮乙怀笕ㄔ谖眨乙欢ò颜獍愣髯搅死矗兴欠W骺喙ぃ潦槭辏恢泄奶常蛏杏懈删恢蝗铡!

张献忠自己要没落了,他的行动就不问“孰是孰非”,只是杀。清朝的官员,对于原被两造〔4〕,不问青红皂白,各打屁股一百或五十的事,确也偶尔会有的,这是因为满洲还想要奴才,供搜刮,就是“林丁”先生的旧梦。某小报上的无名子先生可还要比较的文明,至少,它是已经知道了上海工部局“判罚”下等华人的方法的了。

但第一个问题是在怎样才能够“一朝大权在握”?文弱书生死样活气,怎么做得到权臣?先前,还可以希望招驸马,一下子就飞黄腾达,现在皇帝没有了,即使满脸涂着雪花膏,也永远遇不到公主的青睐;至多,只可以希图做一个富家的姑爷而已。而捐官的办法,又早经取消,对于“大权”,还是只能像狐狸的遇着高处的葡萄一样,仰着白鼻子看看。文坛的完整和干净,恐怕实在也到底很渺茫。

五四时候,曾经在出版界上发现了“文丐”,接着又发现了“文氓”,但这种威风凛凛的人物,却是我今年秋天在上海新发见的,无以名之,姑且称为“文官”罢。看文学史,文坛是常会有完整而干净的时候的,但谁曾见过这文坛的澄清,会和这类的“文官”们有丝毫关系的呢。

不过,梦是总可以做的,好在没有什么关系,而写出来也有趣。请安息罢,候补的少大人们!

九月五日。

玻薄场”酒畛醴⒈碛谝痪湃昃旁率蝗铡渡瓯āぷ杂商浮贰!玻病场∩呈勘妊牵ǎ祝樱瑁幔耄澹螅穑澹幔颍澹保担叮础保叮保叮∨分尬囊崭葱耸逼诘挠⒐肪缂摇K南簿纭吨傧囊怪巍罚霭嬗谝涣稹鹉辍!玻场场∮嗾缘募羟晕侍庵∮嗾灾赣嗄教蘸驼跃吧睢R痪湃暧嗄教赵诶只榫殖霭妗妒澜缥难贰飞现辛讲幔谌荽蠖即诱跃吧畹摹吨泄难∈贰芳八怂型馕难贰⒏锩分屑羟远矗跃吧畹热嗽凇蹲杂商浮飞现赋鲆院螅嗄教找辉僮魑那勘纾邓氖槭恰罢怼倍羌羟浴

玻础场≡涣皆臁≡嬗氡桓媪椒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