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华德焚书异同论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华德焚书异同论

孺牛

德国的希特拉先生们一烧书〔2〕,中国和日本的论者们都比之于秦始皇〔3〕。然而秦始皇实在冤枉得很,他的吃亏是在二世而亡,一班帮闲们都替新主子去讲他的坏话了。

不错,秦始皇烧过书,烧书是为了统一思想。但他没有烧掉农书和医书;他收罗许多别国的“客卿”〔4〕,并不专重“秦的思想”,倒是博采各种的思想的。秦人重小儿;始皇之母,赵女也,赵重妇人〔5〕,所以我们从“剧秦”〔6〕的遗文中,也看不见轻贱女人的痕迹。

希特拉先生们却不同了,他所烧的首先是“非德国思想”的书,没有容纳客卿的魄力;其次是关于性的书,这就是毁灭以科学来研究性道德的解放,结果必将使妇人和小儿沉沦在往古的地位,见不到光明。而可比于秦始皇的车同轨,书同文〔7〕……之类的大事业,他们一点也做不到。阿剌伯人攻陷亚历山德府〔8〕的时候,就烧掉了那里的图书馆,那理论是:如果那些书籍所讲的道理,和《可兰经》〔9〕相同,则已有《可兰经》,无须留了;倘使不同,则是异端,不该留了。这才是希特拉先生们的嫡派祖师——虽然阿剌伯人也是“非德国的”——和秦的烧书,是不能比较的。

但是结果往往和英雄们的豫算不同。始皇想皇帝传至万世,而偏偏二世而亡,赦免了农书和医书,而秦以前的这一类书,现在却偏偏一部也不剩。希特拉先生一上台,烧书,打犹太人,不可一世,连这里的黄脸干儿们,也听得兴高彩烈,向被压迫者大加嘲笑,对讽刺文字放出讽刺的冷箭〔10〕来——到底还明白的冷冷的讯问道:你们究竟要自由不要?不自由,无宁死。现在你们为什么不去拚死呢?

这回是不必二世,只有半年,希特拉先生的门徒们在奥国一被禁止,连党徽也改成三色玫瑰了。最有趣的是因为不准叫口号,大家就以手遮嘴,用了“掩口式”。〔11〕这真是一个大讽刺。刺的是谁,不问也罢,但可见讽刺也还不是“梦呓”,质之黄脸干儿们,不知以为何如?六月二十八日。

玻薄场”酒畛醴⒈碛谝痪盼迦昶咴率蝗铡渡瓯āぷ杂商浮贰!玻病场∫痪湃晗L乩罩凑螅敌形幕ㄖ普撸顾健胺堑乱庵尽保床环夏纱馑枷耄┑氖榧霭婧土魍āR痪湃晡逶缕鹪诎亓趾推渌鞘蟹偕帐榧

玻场场∏厥蓟省≠ㄇ埃玻担埂埃玻保埃焦鼻毓诠岸荒杲⒘宋夜谝桓鲋醒爰ǖ姆饨ㄍ醭>荨妒芳恰で厥蓟时炯汀吩兀蓟嗜哪辏ㄇ埃玻保衬辏┫嗬钏挂虻笔辈┦恐杏腥嘶骋煽は刂啤⒁怨欧墙瘢蚯厥蓟式ㄒ椋骸笆饭俜乔丶牵陨罩7遣┦抗偎埃煜赂矣胁亍妒贰ⅰ妒椤贰偌矣镎撸ひ枋匚驹由罩S懈遗加铩妒贰ⅰ妒椤氛撸小R怨欧墙裾撸濉@艏痪僬撸胪铩A钕氯眨簧眨粑堑K蝗フ撸揭⒉敷摺⒅质髦椤H粲醒Х睿岳粑Α!鼻厥蓟什赡闪死钏沟慕ㄒ椋亚匾郧俺┦楹鸵绞橹獾墓偶栈佟

玻础场“客卿” 战国时代,某一诸侯国任用他国人担任官职,称之为“客卿”。如秦始皇的丞相李斯就是楚国人。〔5〕 关于秦人重小儿,赵重妇人,见《史记·扁鹊列传》:“扁鹊名闻天下。过邯郸,闻(赵人)贵妇人,即为带下医;……来入咸阳,闻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随俗为变。”又同书《秦始皇本纪》和《吕不韦列传》载,秦始皇的母亲,是赵国邯郸的一个“豪家女”。〔6〕 熬缜亍薄∫馑季褪呛芏檀俚那爻T锛捍镄邸毒缜孛佬隆罚骸岸蓝觯纹渚缬耄# 薄段难 ぞ缜孛佬隆诽拼钌谱ⅲ骸熬纾跻玻源偕跻病!

玻贰场〕低欤橥摹≡锍觥妒芳恰で厥蓟时炯汀罚骸耙环ǘ群馐沙撸低欤橥淖帧!闭焦敝詈罡罹菀环剑鞴贫炔煌厥蓟释骋涣螅娑ǔ倒煲恢拢挥止娑ㄒ郧毓男∽魑曜甲痔逋菩腥煌保雇骋涣嘶醣液投攘亢狻

玻浮场⊙抢降赂〖囱抢酱螅<白畲蟮暮8鄢鞘校诎<巴欣彰芡醭逼冢ㄇ埃常埃怠埃常埃┦堑刂泻6空巍⒕煤臀幕闹行摹8贸峭际楣莶厥樯醴幔八氖四曷蘼砣巳肭质北环偕展耄徊写娌糠郑倒囊荒臧⒗斯ハ莞贸鞘北换佟!玻埂场《可兰经》 又译《古兰经》,伊斯兰教经典。共三十卷,为该教创立人穆罕默德的言行录,经后人整理成册传世。〔10〕 对讽刺文字放出讽刺的冷箭 一九三三年六月十一日《大晚报·火炬》登载法鲁的《到底要不要自由》一文,对得不到写作自由而被迫用“弯弯曲曲”笔法的作者进行嘲讽。参看《伪自由书·后记》。

玻保薄场∫痪湃暌辉孪L乩罩凑螅Σ呋掳潞喜⒃硕0碌乩姆ㄎ魉拐彻绲骋蚕M鹿茉缛蘸喜⒂诘鹿5笔卑伦芾硖斩乘狗炊苑ㄎ魉沟车暮喜⒃硕谖逶录湎铝畛焱饨剐乙磺姓称熘模孀诺掳鹿叵档慕粽牛抡钟诹陆馍鹿绲常古宕玫车郴眨舾玫晨诤拧S械墓绲吃币蚨煤诤彀兹倒寤ù娓玫车膮e字标志;或直立举右手,以左手掩口,作为呼口号的表示。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