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关于翻译(上)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关于翻译(上)

洛文

因为我的一篇短文,引出了穆木天〔2〕先生的《从〈为翻译辩护〉谈到楼译〈二十世纪之欧洲文学〉》(九日《自由谈》所载),这在我,是很以为荣幸的,并且觉得凡所指摘,也恐怕都是实在的错误。但从那作者的案语里,我却又想起一个随便讲讲,也许并不是毫无意义的问题来了。那是这样的一段——

霸谝话倬攀乓常小谡庵中∷抵校罱裳踉海ㄒ胝撸旱毕抵钢咚舻亩砉膊饕逖г海┧〉穆骋妆抖吕嫉牟恍嗟闹钭鳎钣判恪T谖乙晕说厮健粒悖幔洌澹恚椋濉撸敝阜ü擦衷骸K樟涑蒲б辗⒋镏睿换嵛酃饕遄骷易餮〖眨课也恢裁绰ハ壬茄乩南伦⒔猓俊

究竟是那一国的Academia〔3〕呢?我不知道。自然,看作法国的翰林院,是万分近理的,但我们也不能决定苏联的大学院就“不会为帝国主义作家作选集”。倘在十年以前,是决定不会的,这不但为物力所限,也为了要保护革命的婴儿,不能将滋养的,无益的,有害的食品都漫无区别的乱放在他前面。现在却可以了,婴儿已经长大,而且强壮,聪明起来,即使将鸦片或吗啡给他看,也没有什么大危险,但不消说,一面也必须有先觉者来指示,说吸了就会上瘾,而上瘾之后,就成一个废物,或者还是社会上的害虫。

在事实上,我曾经见过苏联的Academia新译新印的阿剌伯的《一千一夜》,意大利的《十日谈》,还有西班牙的《吉诃德先生》,英国的《鲁滨孙漂流记》〔4〕;在报章上,则记载过在为托尔斯泰印选集,为歌德〔5〕编全集——更完全的全集。倍尔德兰〔6〕不但是加特力教〔7〕的宣传者,而且是王朝主义的代言人,但比起十九世纪初德意志布尔乔亚〔8〕的文豪歌德来,那作品也不至于更加有害。所以我想,苏联来给他出一本选集,实在是很可能的。不过在这些书籍之前,想来一定有详序,加以仔细的分析和正确的批评。

凡作者,和读者因缘愈远的,那作品就于读者愈无害。古典的,反动的,观念形态已经很不相同的作品,大抵即不能打动新的青年的心(但自然也要有正确的指示),倒反可以从中学学描写的本领,作者的努力。恰如大块的砒霜,欣赏之余,所得的是知道它杀人的力量和结晶的模样:药物学和矿物学上的知识了。可怕的倒在用有限的砒霜,和在食物中间,使青年不知不觉的吞下去,例如似是而非的所谓“革命文学”,故作激烈的所谓“唯物史观的批评”,就是这一类。这倒是应该防备的。

我是主张青年也可以看看“帝国主义者”的作品的,这就是古语的所谓“知己知彼”。青年为了要看虎狼,赤手空拳的跑到深山里去固然是呆子,但因为虎狼可怕,连用铁栅围起来了的动物园里也不敢去,却也不能不说是一位可笑的愚人。有害的文学的铁栅是什么呢?批评家就是。

九月十一日。

补记:这一篇没有能够刊出。

九月十五日。

玻薄场”酒诘笔泵挥心芄豢觯那叭校ㄗ浴耙蛭业囊黄涛摹敝痢耙部峙露际鞘翟诘拇砦蟆保┍灰浦料缕祝⑽黄⒈怼

玻病场∧履咎欤ǎ保梗埃啊保梗罚保〖忠镣ㄈ耍恕⒎爰遥渭哟丛焐纭K馄恼滤傅摹抖兰椭分尬难А罚抵杆樟ダ锲踉⒙ソ希ㄊ室模┓氲闹形谋荆痪湃晟虾P律榫殖霭妗

玻场场。粒悖幔洌澹恚椋帷±∥模嚎蒲г海ň墒痹胱鞔笱г骸⒑擦衷海7ㄎ淖鳎粒悖幔洙Γ恚椋濉7ü擦衷海阜ɡ嘉餮г海ǎ粒悖幔洙Γ恚椋濉。疲颍幔瞑Γ幔椋螅澹K樟笱г海杆樟蒲г海ǎ羃IX^JW H]V CCCP)。〔4〕 兑磺б灰埂贰〖础兑磺Я阋灰埂罚置短旆揭固浮罚⒗糯窦涔适录!妒仗浮罚獯罄≠で鹬墓适录!都孪壬罚础短眉隆罚靼嘌廊蛱崴怪某て∷怠!堵潮跛锲骷恰罚⒐迅V某て∷怠

玻怠场「璧拢ǎ剩祝觯铮睢。牵铮澹簦瑁澹保罚矗埂保福常玻〉鹿恕⒀д摺V饕髌酚惺纭陡∈康隆泛托∷怠渡倌晡刂衬铡返取!玻丁

倍尔德兰(L.Bertrand,1866—1941) 通译路易·贝特朗,法国作家。一九二五年为法兰西学院院士。著有小说《种族之血》等及多种历史传记。

玻贰场〖犹亓獭〖刺熘鹘獭<犹亓ξ∥模茫幔簦瑁铮欤椋悖岬囊粢搿!玻浮场〔级茄恰〖醋什准叮ㄎ模拢铮酰颍纾澹铮椋螅椋宓囊粢搿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