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登龙术拾遗

苇索

章克标〔2〕先生做过一部《文坛登龙术》,因为是预约的,而自己总是悠悠忽忽,竟失去了拜诵的幸运,只在《论语》〔3〕上见过广告,解题和后记。但是,这真不知是那里来的“烟士披里纯”〔4〕,解题的开头第一段,就有了绝妙的名文—— 暗橇强梢缘弊鞒肆獾模谑堑橇醣愠闪顺肆募际酰鞘呛推锫砑莩迪嗬嗨频亩髁恕5匠3肆褪桥龅囊馑迹奶乘品桥裕膊恢掠诨嵋信觯敲凑庋馐退坪跻灿幸鸨鹑宋蠡岬奈O铡!

确实,查看广告上的目录,并没有“做女婿”这一门,然而这却不能不说是“智者千虑”〔5〕的一失,似乎该有一点增补才好,因为文坛虽然“不致于会要招女婿”,但女婿却是会要上文坛的。

术曰:要登文坛,须阔太太〔6〕,遗产必需,官司莫怕。穷小子想爬上文坛去,有时虽然会侥幸,终究是很费力气的;做些随笔或茶话之类,或者也能够捞几文钱,但究竟随人俯仰。最好是有富岳家,有阔太太,用赔嫁钱,作文学资本,笑骂随他笑骂,恶作我自印之。“作品”一出,头衔自来,赘婿虽能被妇家所轻,但一登文坛,即声价十倍,太太也就高兴,不至于自打麻将,连眼梢也一动不动了,这就是“交相为用”。但其为文人也,又必须是唯美派,试看王尔德〔7〕遗照,盘花钮扣,镶牙手杖,何等漂亮,人见犹怜,而况令阃〔8〕。可惜他的太太不行,以至滥交顽童,穷死异国,假如有钱,何至于此。所以倘欲登龙,也要乘龙,“书中自有黄金屋”〔9〕,早成古话,现在是“金中自有文学家”当令了。

但也可以从文坛上去做女婿。其术是时时留心,寻一个家里有些钱,而自己能写几句“阿呀呀,我悲哀呀”的女士,做文章登报,尊之为“女诗人”〔10〕。待到看得她有了“知己之感”,就照电影上那样的屈一膝跪下,说道“我的生命呵,阿呀呀,我悲哀呀!”——则由登龙而乘龙,又由乘龙而更登龙,十分美满。然而富女诗人未必一定爱穷男文士,所以要有把握也很难,这一法,在这里只算是《登龙术拾遗》的附录,请勿轻用为幸。

八月二十八日。

玻薄场”酒畛醴⒈碛谝痪湃昃旁乱蝗铡渡瓯āぷ杂商浮贰!玻病场≌驴吮辍≌憬D恕K摹段奶车橇酢罚且徊恳郧岣∥蘖牡奶龋鹗龅笔辈糠治娜酥种滞痘∏墒侄蔚氖椋痪湃晡逶鲁霭妗

玻场场《论语》 文艺性半月刊,林语堂等编,一九三二年九月在上海创刊,一九三七年八月停刊。该刊第十九期(一九三三年六月十六日)曾刊载《文坛登龙术》的《解题》和《后记》,第二十三期(一九三三年八月十六日)又刊载该书的广告及目录。〔4〕 把淌颗锎俊薄∮⒂铮桑睿螅穑椋颍幔簦椋铮畹囊粢耄馕楦小!玻怠场“智者千虑” 语出《史记·淮阴侯列传》:“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玻丁场∫俏奶常肜≌馐嵌陨垆赖热说姆泶獭I廴⑶迥┐舐虬旃倭拧偻蚋缓朗⑿持锱蓿鲎首园焓榈旰捅嘤】铩

玻贰场⊥醵拢ǎ希祝椋欤洌澹保福担丁保梗埃埃∮⒐琅勺骷摇V型啊犊炖滞踝蛹贰⒕绫尽渡置馈贰ⅰ段碌旅锥蛉说纳茸印返取T虿坏赖伦铮ㄍ粤担次闹兴档摹袄慕煌缤保┤胗罅髀浒屠瑁罾Ф馈

玻浮场∪思塘隽钽汀∧铣斡萃ㄖ抖始恰芳墙肝乱岳钍婆钙扌孕锥剩耸潞螅蔚堵柿戽九饲巴崩睿诨峒螅次畹娜菝惭源撬酥赖端担骸鞍㈡⒓辏荒懿涣慰隼吓 保ň萋逞讣豆判∷倒成颉繁荆┱饬骄浼创哟烁谋涠础c停偶鳎糯九幼〉哪谑乙渤莆停杂钟米鞲九拇啤

玻埂场“书中自有黄金屋” 语见《劝学文》(相传为宋真宗赵恒作)。

玻保啊场“女诗人” 当时上海大买办虞洽卿的孙女虞岫云,在一九三二年以虞琰的笔名出版诗集《湖风》,内容充满“痛啊”、“悲愁”等无病呻吟之词。一些无聊的杂志和小报曾加以吹捧,如曾今可就写过《女诗人虞岫云访问记》。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