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吃教

丰之余

达一〔2〕先生在《文统之梦》里,因刘勰〔3〕自谓梦随孔子,乃始论文,而后来做了和尚,遂讥其“贻羞往圣”。其实是中国自南北朝以来,凡有文人学士,道士和尚,大抵以“无特操”为特色的。晋以来的名流,每一个人总有三种小玩意,一是《论语》和《孝经》〔4〕,二是《老子》〔5〕,三是《维摩诘经》〔6〕,不但采作谈资,并且常常做一点注解。唐有三教辩论〔7〕,后来变成大家打诨;所谓名儒,做几篇伽蓝碑文也不算什么大事。宋儒道貌岸然,而窃取禅师的语录。清呢,去今不远,我们还可以知道儒者的相信《太上感应篇》和《文昌帝君阴骘文》〔8〕,并且会请和尚到家里来拜忏。

耶稣教传入中国,教徒自以为信教,而教外的小百姓却都叫他们是“吃教”的。这两个字,真是提出了教徒的“精神”,也可以包括大多数的儒释道教之流的信者,也可以移用于许多“吃革命饭”的老英雄。

清朝人称八股文为“敲门砖”,因为得到功名,就如打开了门,砖即无用。近年则有杂志上的所谓“主张”〔9〕。《现代评论》〔10〕之出盘,不是为了迫压,倒因为这派作者的飞腾;《新月》〔11〕的冷落,是老社员都“爬”了上去,和月亮距离远起来了。这种东西,我们为要和“敲门砖”区别,称之为“上天梯”罢。

敖獭敝谥泄纬⒉蝗绱恕=哺锩艘皇币玻唤仓倚ⅲ忠皇币玻桓罄锎蛉ψ樱忠皇币玻辉焖刂饕澹忠皇币病!玻保病秤幸擞谧ǔ缘氖贝蛑腹橛Χㄓ谝蛔穑幸撕铣缘氖贝蛑罱桃啾痉且熘拢还坏侨迹坏窃影瓒选A踣囊嗳唬墙鲇伞安怀方场薄玻保场骋槐涠哉谖冈嗬锏姆至吭薏畋穑慰鲆院蜕卸ⅰ堵塾铩贰缎⒕坊颉独献印罚不故遣皇恢帧疤炀匾濉蹦兀

九月二十七日。

玻薄场”酒畛醴⒈碛谝痪湃昃旁露湃铡渡瓯āぷ杂商浮贰

玻病场〈镆弧〖闯伦诱梗铣ど橙耍诺湮难а芯空摺!段耐持巍芬晃模赜谝痪湃昃旁露呷铡渡瓯āぷ杂商浮罚渲杏幸唤谒担骸拔耐持危悄媳背娜撕阌兄A踣淖鳌段男牡窳罚湫蚵栽疲河璩菰谟饬ⅲ⒁姑沃吹て嶂衿鳎嬷倌岫闲校欢苍唬笤帐ト酥鸭玻靶∽又姑戊#糠笤奘ブ迹糇⒕碇V钊澹胫丫陀猩罱猓醋懔⒓摇Nㄎ恼轮茫稻渲μ酰謇褡手猿桑湟蛑掠谩S谑寝屎湍耸悸畚摹?芍踣拿渭鬃樱灰晕耐匙约纾缘劳橙弥濉N⑾涔ズ跻於耍б婪鹗希虢裰缘劳匙约缯咄。菪咄ザ蛔灾病!薄玻场场×踣模ǎ俊迹担玻埃∽盅搴停铣耗隙福ń窠照蚪┤耍囊绽砺奂摇M砟瓿黾椅

玻础场《论语》 儒家经典,孔丘弟子记录孔丘言行的书。《孝经》,儒家经典,记载孔丘与其弟子曾参关于“孝道”问答的书。〔5〕 独献印贰∮置兜赖戮罚兰揖洌啻呵锸崩像跛鳌

玻丁场《维摩诘经》 全称《维摩诘所说经》,佛教经典,维摩诘是经中所写的大乘居士,相传是与释迦牟尼同时代的人。〔7〕 三教辩论 始见于北周,盛于唐代。唐德宗每年生日,在麟德殿举行儒、释、道三教的辩论,形式很典重,但三方都以常识性的琐碎问题应付场面,并无实际上的问难,相反却强调三教“同源”,并往往杂以谐谑。唐懿宗时,还有俳优在皇帝面前以“三教辩论”作为逗笑取乐的资料(见《太平广记》卷二五二引《唐阙史·俳优人》)。〔8〕 短细杏ζ贰《道藏·太清部》著录三十卷,题“宋李昌龄传”。清代经学家惠栋曾为它作注。《文昌帝君阴骘文》,相传为晋代张亚子所作。《明史·礼志(四)》说张亚子死后成为掌管人间禄籍的神道,称文昌帝君。二者都是宣传道家因果报应迷信思想的书。〔9〕 杂志上的所谓“主张” 指胡适在《努力周报》上提出的“好政府”主张,参看本卷第65页注〔5〕。

玻保啊场《现代评论》 综合性周刊,胡适、陈西滢、王世杰、徐志摩等人办的同人杂志。一九二四年十二月创刊于北京,一九二七年七月移至上海出版,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停刊。现代评论派主要成员后来多在教育界或反动政界充任要职。

玻保薄场《新月》 新月社主办的以文艺为主的综合性月刊,一九二八年三月创刊于上海,一九三三年六月停刊。

玻保病场≌饫锸嵌源骷咎找焕喙竦痴脱孕械姆泶獭4骷咎赵诖蟾锩逼谖弊案锩痪眉幢┞冻龇锤锩婺浚吡拇抵倚⒌确饨ǖ赖隆9赜谒案罄锎蛉ψ印奔啊霸焖刂饕濉保慰幢揪淼冢玻福惨匙ⅰ玻怠场⒌冢保矗耙匙ⅰ玻丁场

玻保场场〔怀方场∮锛堵塾铩は绲场贰>葜祆渥ⅲ骸敖ㄉ衩鳎セ喽瘢什怀贰!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