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颓败线的颤动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颓败线的颤动

我梦见自己在做梦。自身不知所在,眼前却有一间在深夜中禁闭的小屋的内部,但也看见屋上瓦松的茂密的森林。

板桌上的灯罩是新拭的,照得屋子里分外明亮。在光明中,在破榻上,在初不相识的披毛的强悍的肉块底下,有瘦弱渺小的身躯,为饥饿,苦痛,惊异,羞辱,欢欣而颤动。弛缓,然而尚且丰腴的皮肤光润了;青白的两颊泛出轻红,如铅上涂了胭脂水。

灯火也因惊惧而缩小了,东方已经发白。

然而空中还弥漫地摇动着饥饿,苦痛,惊异,羞辱,欢欣的波涛……

奥瑁 痹悸粤剿甑呐⒈幻诺目仙眩诓菹ё诺奈萁堑牡厣辖衅鹄戳恕

盎乖缌ǎ偎换岚眨 彼痰厮怠

奥瑁∥叶觯亲油础N颐墙裉炷苡惺裁闯缘模俊

拔颐墙裉煊谐缘牧恕5纫换嵊新羯毡睦矗杈吐蚋恪!彼牢康馗咏裟笞耪浦械男∫臀⒌纳舯沟胤⒍叮呓萁侨ヒ豢此呐瓶菹鹄捶旁谄崎缴稀

盎乖缌ǎ偎换岚铡!彼底牛碧鹧劬Γ蘅筛嫠叩匾豢雌凭晌荻ヒ陨系奶炜铡

空中突然另起了一个很大的波涛,和先前的相撞击,回旋而成旋涡,将一切并我尽行淹没,口鼻都不能呼吸。

我呻吟着醒来,窗外满是如银的月色,离天明还很辽远似的。

我自身不知所在,眼前却有一间在深夜中禁闭的小屋的内部,我自己知道是在续着残梦。可是梦的年代隔了许多年了。屋的内外已经是这样整齐;里面是青年的夫妻,一群小孩子,都怨恨鄙夷地对着一个垂老的女人。

拔颐敲挥辛臣耍椭灰蛭悖蹦腥似薜厮怠!澳慊挂晕罅怂涫嫡呛嗔怂共蝗缧∈焙蚨鏊赖暮茫 

笆刮椅皇赖木褪悄悖 迸乃怠

盎挂哿宋遥 蹦械乃怠

盎挂鬯橇ǎ 迸乃担缸藕⒆用恰

最小的一个正玩着一片干芦叶,这时便向空中一挥,仿佛一柄钢刀,大声说道:

吧保 

那垂老的女人口角正在痉挛,登时一怔,接着便都平静,不多时候,她冷静地,骨立的石像似的站起来了。她开开板门,迈步在深夜中走出,遗弃了背后一切的冷骂和毒笑。

她在深夜中尽走,一直走到无边的荒野;四面都是荒野,头上只有高天,并无一个虫鸟飞过。她赤身露体地,石像似的站在荒野的中央,于一刹那间照见过往的一切:饥饿,苦痛,惊异,羞辱,欢欣,于是发抖;害苦,委屈,带累,于是痉挛;杀,于是平静。……又于一刹那间将一切并合:眷念与决绝,爱抚与复仇,养育与歼除,祝福与咒诅。……她于是举两手尽量向天,口唇间漏出人与兽的,非人间所有,所以无词的言语。

当她说出无词的言语时,她那伟大如石像,然而已经荒废的,颓败的身躯的全面都颤动了。这颤动点点如鱼鳞,仿佛暴风雨中的荒海的波涛。

她于是抬起眼睛向着天空,并无词的言语也沉默尽绝,惟有颤动,辐射若太阳光,使空中的波涛立刻回旋,如遭飓风,汹涌奔腾于无边的荒野。

我梦魇了,自己却知道是因为将手搁在胸脯上了的缘故;我梦中还用尽平生之力,要将这十分沉重的手移开。

一九二五年六月二十九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