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7 回 刺客多愁感明主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回:刺客多愁感明主

上官婉儿一看,写的是四句诗,诗道:“是非岂难辨?真假总分明!此际暂分手、他年愿一心。”诗后的著名是“玄霜”二字。上宫婉儿何等聪明,心中略一琢磨,便知诗意,想道:“如今天下分成两派,一派反对武则天,一派拥护武则天。反对她的把她说成是邪魔蛇蝎,拥护她的则把她说成是圣帝明君。我是前一派,武玄霜则是后一派。武玄霜认为她是对的,所以她说:‘是非岂难辨,真假总分明。’她现在不愿强我从她,所以暂时和我分手;她希望日后我明白了真假是非,便会与她同心一意。”

诗意虽明,心头却乱。上官婉儿惘惘然有如乱丝塞胸,茫无条理,心中想道:“武则天纵然不是邪魔蛇蝎,但也不见得便是圣帝明君。难道她杀了我祖父、父亲也是对的么?别人可以拥护武则天,我这血海深仇,却是不能不报。呀,可惜李逸哥哥已走得不见了,要不然倒呵以和他商量商量。”思念及此,一看散满地上的兵器,却又不禁哑然大笑,心知和李逸商量,也定是商量不出所以然来。她和李逸虽然是同样的痛恨武则天,但所想的做法却又不同。上官婉儿摸一摸暗器囊中的匕首,想起了长孙均量的吩咐,心道:“我何必牵累他人?我尽我的力量,若得上天保佑,一把匕首就将她刺杀了,也省得天下纷纷。”心意一诀,于是便身怀匕首,独上长安。

走了二十多天,这一日黄昏时分,来到潼憧,梓潼是一个山城,平常的口子,入黑之后,街上便行人寥落,这一天却是人头簇棚。上官婉儿起初还以为是什么节日,向一个老者请问,出乎她的意外,听到了一个令她又喜又惊的消息!原来竟然是武则天来到这个县城!

那老者道:“上月先太子在巴州被人暗杀,左金吾大将军丘伸勋自请贬职,凶手直到如今还没有捉到。听说天后此次入蜀,一来是为了查究这件案子,二来也趁此巡视备地,博采民情。她来到这里未够一个时辰,已经接见了好几位地方父老呢。这些人有些是去告状的,有些是盼望能一见天后的颜色的。”

上官婉几想起了那一晚在巴州所见,心中想道:“她杀了自己的儿子,却又来追查凶手。难道是故意做作,想遮掩天下人的耳目么?”心头怀疑益甚,间那老者道,“夭后住在什么地方,我也想去看看热闹,”那老者道:“住在与县衙相邻的学宫。呀,老夫经历几朝,可还没有听说过这样平易近人的皇帝,怪不得有许多人骂她,却有更多的人服她了!”

上官婉儿谢过那位老者,找了一间客店安歇,到三更时分,便换了夜行衣服,怀了匕首,悄悄的来到武则天所住的学宫,准备将她刺杀!

但见学宫前面只有一个看门的公人,而且不带兵器,在上官婉儿想像之中,以为定是守卫森严,哪知却是这般现象!上官婉儿心中想道:“武则灭怎的这么大胆,她竟然不怕刺客?哈,这可正是天赐良机!”但不知怎的,她一摸匕首,手指却是微微发抖,心中亦自惴惴不安,她倒愿意武则天是她想像中的魔君,这才可以令她提得起杀人的勇气。她做梦也想不到武则天竟似全无防范,轻轻易易的便让刺客进了她“驻跸”的地方。

上官婉儿豹轻功本来了得,学宫不过十多间房子,片刻之间,她已前后左右走了一转,学宫里虽然也有十多名恃卫,却没一个人发现她。上官婉儿看清了四方的形势之后,便向正中的一座房子扑去,房中灯火通明,里面有几个人影,上官婉儿上了屋顶,脚尖勾着屋檐,用一个“珍珠倒卷帘”的姿势,吊下一截身躯,手捏匕首,伸头一窥,武则天果然就在这房间里面,她的桌子上堆满文卷,侍立的两人,一个是老大监,还有一个则是年轻的宫女。武则天全神贯注的翻阅那些文卷,久不久抬起头来,两眼闪闪放光,似乎是看到了疑难之处,在心中仔细琢磨一样。上官婉儿好几次碰到她的眼光,心中都不自禁的微微发抖。算来武则天该有六十岁了,却还没有半点龙钟老态,尤其那双眼睛更是炯炯有神,好像可以看穿人的肺腑。

过了一会,只见武则天翻汗了一卷案宗,说道:“王公公你替我把县令叫来。”那老太监道:“天后陛下,你在朝中日夜为国事操劳,到地方上来巡视,也还是不肯休息,你也该保重保重啊。”武则天道:“不,老百姓信赖我,我怎能负他们的期望。我少睡一些不打紧,这件案子可是关系着两条人命啊。你不必多言,快替我把县令叫来,”那老大监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走出去了。

房中只剩下了武则天和那年轻的宫女,上官婉儿子捏匕首,这时只要她匕首一发,武则天的性命已是澡在她的手中,但此际她心中忽然起了一个好奇之念,要看看武则天怎样审案。她几次抓起了匕首,终于又把它放回暗器囊中。

过了片刻,老大监将县官带了进米,原米地方上的官员都知道武则天出巡的习惯,她每到一地,必定要调地方衙门里的案件来审阅,县官哪里敢睡,一直在外面侍候着,这时被武则天唤进来,脸色吓得青白,跪在地上连磕了十七八个响头。

武则天将一卷案宗掷了下来,沉声说道:“你再看一看这宗案子!”

那县官磕头道:“卑职糊涂,请天后陛下明示,不知什么地方不对。”武则天道:“这是什么案子?”县官捧着卷宗读道:“淫尼妙玉,不过清规,有伤风化案……”武则天道:“不必详读控文了,你简单说说案情。”那具官道,“这件案子是王千户告水月庵的尼姑妙玉勾引他的儿子王彪,通奸成孕,请求发落案。”武则天道:“你怎样判决?”县官道:“着官媒将胎打落,然后将妙玉逐出沙门,打五十鞭。罚为官奴。”武则天道:“对王千户的儿子呢?”县官道:“判令由他的父亲严加管教。”

武则天“哼”的一声,问道:“王千户家住在什么地方?”县官道:“住在西门。”武则天道:“那个尼姑呢?”县官道:“住在城东的水月庵。”武则天道:“两地距离多远?”县官道:“大约有十多里。”武则天道:“既然相距十多里,一个年青的尼姑,敢上门去勾引王千户的儿子吗?”县官嗫嚅说道:“他们是在水月庵通奸的。”

武则天“砰”的一声,拍了一下案子,问道:“照这样说来,即算王千户的儿子不是迫奸,最少也是他到水月庵去勾引妙玉的,你们怎么颠倒过来,说是妙玉勾引他?”县官抖抖索索,颤声说道:“是,是,是奴才糊涂,一时失察。”武则大又道:“再说,纵然父母有罪,腹中的胎儿有什么罪,你为什么要判令将她的胎儿打落?打了没有?”县官道:“还,还没有。”武则天冷笑道:“像你这等草菅人命,如何能为民父母?”县官跪在地上,叩头有如捣蒜,连连说道:“是,是,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武则天道:“将那案卷交回给我。”立刻抓起罢来,亲写判义,边写边读道:“王千户纵子为非,革职仑办。王彪迫奸女尼,鞭一百,监三年。妙玉着令还俗,任何人不得伤害她腹中胎儿。”放下了笔,再缓缓对县官说道:“至于你呢,你先摘下头上的乌纱,白打耳光二十,回衙门听候发落!”县官吓得魂不附体,摘了乌纱,噼噼啪啪自打耳光。站在武则天背后的那个宫女,咬着嘴唇忍笑,原来那具官打得不敢停手,打得半边面都肿了起来,武则天叫他自打二十,他打多两倍也不止了。

武则天将那县官斥走了,叹口气道:“自古以来,男人们就习惯把罪孽加在女人头上,革掉一个县官容易,革掉这个习惯可就难了!”呷了口茶,又对老太监道:“万源县有一个乡下人要上京吉状,恰好在这里遇上我出巡,好,就叫他米吧,省得他再跋涉长途了。”

那个乡下人手颤脚震的上进来,上官婉儿一看,原来就是她在巴州途中见过的那个张老三。

张老三做梦也想不到皇帝会召见他,直打哆晾,正想跪地磕头,武则天道:“私室相见,你又不是朕的朝臣,可以免行大礼。”叫太监拉了一张椅子,请他坐下,问道:“你今年多大年纪了?”张老三道:“五十有八。”武则天道:“比我小三岁,还不算老。去年年成好吗?”张老三道:“比前年灯。”武则天又问道:“今年的禾苗长得好吗?”张老三道:“在我离家的时候,禾田里一片绿绿油油的;若是没有水旱虫灾,敢情要比去年还好。”武则天道:“一年比一年好,那就好了。你们每顿能吃上干饭了吧?”张老三道:“托天后陛下的洪福,每个月可以吃上二十来天的干饭了。不过青黄不接的时候,那就还要多吃几天杂粮。”武则天道:“那还是不大好呀!”张老三道:“不,比过去好多了。过去收成好的年头,也是一顿干一顿稀的。”武则天叹了口气道:

“蜀中素号大府之国,老百姓尚且不能每顿吃饭,这都是赋悦太重之故。若是天下太平,国家可以少养一些兵,田税就最少可以再减三成。”

张老三起初很害怕,想不到武则天尽是和他谈些家常闲话,渐渐就不害怕了,说道:“我们庄稼汉都求老天爷保佑天后陛下长命百岁,让我们过得一年比一年好。”武则天道:“是吗?那我很感激你们。”边说边翻开卷宗,道:“现在谈到你这件案子了。你告王家强抢了你未过门的媳妇,恰好巴州的知府刚才用快马送来了有关此案的卷宗,里面有一张婚书,是那女子父亲所写的。知府以婚书为凭,拟了一个批,要驳回你的状子哩!”张老三道:“天后陛下明鉴万里,那婚书是王家迫我的亲家写的呀!”武则天道:“王家在地方上很有势力吗?”张老三道:“抢我媳妇那个王康,他有个做过大官的叔叔。”武则大道:“什么大官?”张老三道:“做过巴州的州尹。”武则天道:“哦,是这样的吗?我是信你的话的。不过,判案也不能单凭一面之辞,现在巴州的李州尹,我知道他是个好官。我现在写一封信给你,你拿去见李州尹,我叫他去查明,他绝对不会包庇地方恶霸的,你可以放心。这件事也很容易查,我教州尹的妻了亲自去问你那未过门的媳妇,是不是迫婚,马上就可以知道了。”张老三大喜,说道:“我那未过门的媳妇是个贞烈的女子,她被抢过去,誓死不肯成婚。王家又知道我在打官司,官司没有打完,他们也不敢太过强迫,暂时只有将她关起来当作童养媳。好,问我那个未过门的媳妇,看她到底愿意嫁准,那是最好不过!”接过武则天的书信,磕了三个响头,便退下去了。

武则天舒了口气,又翩了一翻堆在桌上的案件,对太监道:

“你去请狄仁杰进来。”上官婉儿听了这个名字,心头微凛,更觉惘然。

原来这狄仁杰乃是一位名臣,老百姓都很钦敬他。上官婉儿曾听长孙均量说过他的事迹,他在高宗皇帝的时候,曾做过大理丞,在一年之间,清理了一万七千宗案了,平反的冤狱不计其数。上官婉儿心中想道:“像狄仁杰这样的人也甘心为武则天所用,怪不得李逸哥哥要叹息:‘伤心字内英豪,尽归新主’了。武则天纵有千般不是,她善于用人这一点总是不能抹煞!”

心念未已,只听得狄仁杰问道:“天后陛下,召臣何事?”武则灭道:“你且坐下,我今天断了几宗案子,说给你听听。”狄仁杰听她说了之后,一点也不奉承,武则天道:“咦,你怎么不高兴呢?是不是我断错了哪一宗案子?”狄仁杰道:“天后陛下有如明镜高悬,丝毫不错。”武则天道:“既然如此,狄卿何故皱眉”狄仁杰道:“我是为陛下担忧呀!像这类的案子,天下不知多少,陛下你怎管得这么多?臣闻尧舜之治天下,他们可并不是每件事情,都要亲自去理的。”武则天道:“我懂得你的意思,该有多些有才能的人,帮我办事。我正是为了这个,才叫你进来。这些案子,请你在明天一天之内,都给我判了。”

狄仁杰接过了一大叠的卷宗,武则天又道:“这次你随我出巡,可发现有什么足以重用的地方官吏吗?”狄仁杰道:“臣上次保荐的人,陛下也未曾重用啊!”武则天说道:“哪一个?”狄仁杰道:“荆州长吏张柬之。”武则天道:“我不是把他升做潞州司马了吗?”狄仁杰道:“张柬之是宰相之才,给他做潞州司马,怎能说是重用?”武则天沉吟半晌,道:“只是他年纪太大了。”狄仁杰道:“做宰相又不是做供奉,陛下何必问他的老少美丑?

张柬之虽然年老貌丑,却要胜过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千万倍。”张易之兄弟年少美姿容,善音乐,被武则天召入宫任为“辰内供奉”,士夫夫物议沸腾,说二张是武则天的“男宠”,长孙均量以前对上官婉儿数说武则天的丑事时,也曾把宠用二张,作为武则天的罪状之一。上官婉儿听了狄仁杰的话,心中暗暗吃惊,狄仁杰真的是胆大无比,居然敢对武则天当面讽刺。

武则天可并不生气,微微笑道:“张易之兄弟怎能与张柬之相比?朕之所以要二张做供奉,不过见他们懂得音乐,闲来可以给我消消闷罢了。等如多用两个宫女一般,我已经六十有一,也不怕讲闲活了。”狄仁杰道:“虽然如此,还是远小人而近君了的好。”武则天道:“多谢狄卿直言。你所保举的张柬之,我回去之后,再升他一级。考察一些时候,若是才堪大用,再给他做宰相。”狄仁杰这才不再言语。

武则天笑道:“今天还有一件大事要与你商量,你且等等。”说话之间,太监引了一个少女进来。

上官婉儿一看,来的原来是武玄霜的那个小丫环如意,不由得暗暗吃惊,急忙将身子蜷缩,藏在瓦槽之内,不敢露出半点声息。

只听得武则天问道:“玄霜不来吗?”如意道:“小姐有一封信给天后陛下,巴州和峨嵋山那两件事情,原原本本,都写在信上了。”过了一盏茶时刻,武则天把信看完,微微笑道:“原来玄霜也想做女皇帝哩!”狄仁杰一怔,武则天道:“狄卿不必为我担忧,玄霜是我的一个侄女儿,她不是想和我争位,而是想在武林中做一个技压群雄的无冠皇帝。这女娃子的志气倒也不小呀!不过,做皇帝可并不能单恃武力啊,你回去把我这个话告诉她。”如意应了一声,禀道:“小姐去追李逸,大约不会到长安来了。”

上官婉儿心头颤震,想道:“怪道那日武玄霜抛我而去,原来她是去追赶李逸哥哥,求天地神灵保佑,千万不要给她追上才好。”听到李逸的名字,上官婉儿特别关心,竖起了耳朵,一个字也不敢放过,但听得武则天又问道:“你见着了李逸没有?”如意道:“见着啦,在峨嵋金顶,小姐曾和他比剑,那时他刚刚做了什么‘英雄大会’的盟主,给小姐打下台了。”

武则天轻轻叹了口气,道:“想不到李逸也反对我,我一直还以为他是李家子孙中最有见识的人呢。”顿了一顿,将那封信递给狄仁杰道:“这封信揭露了徐敬业的一个大阴谋,你拿去看看。”

接着武则天又问那小丫环道:“你跟玄霜在峨嵋金顶大闹一场,想必痛快得很?”如意眉飞色舞的道:“是呀,我从来没有打过这样厉害的架,小姐和我们将那班英雄杀得落花流水,真叫痛快!”武则天道:“赐你一杯茶润润喉咙,你说给我听听。”如意喝了一口茶,便绘声绘影的将那日在峨嵋金顶大闹英雄会的事情仔细描述,上官婉儿一直听一直提心吊胆,生怕她说到自己身上,谁知如意一直说完,却并没有半句提到她,倒是将上官婉儿晕倒之后,来曾看见的那一段,符不疑将谷神翁拉走的半情补述了。

武则天听她说完之后,道,“你一路辛苦,早点去歇息吧。

你出去的时候,叫他们将那两个谋反的军官送进来。”如意道:

“这两个人虽给小姐废掉武功,但还是凶得很。”武则天道:“我和他讲道理,看他能凶到哪里去?好,你出去吧!”

如意走出门时,不知是偶然还是有意,抬起头来,眼光向屋顶一瞥,这刹那间,上官婉儿伏在瓦槽内,连大气也透不出来,如意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瞥了一眼,就径自走出去了。

过了一会,当值的武士将两个军官反缚双手押解进来。上官婉儿认得他们正是那一晚刺杀太子李贤的凶手。两人都是一脸不在乎的神气,被推到武则天案前,仍然挺立不跪,凶神恶煞般的狞视着武则天。那武士提起脚来在他们膝弯一踹,他们早已被武玄霜废掉武功,这一脚禁受不起,登时跪倒。武则天对武土道:“不要打骂他们,待审明了罪状之后,朝廷的法律,自会有公正的惩治。”那两个军官本待拼着一身毒打,破口乱骂,忽听得武则天如此说法,抬起头来,只见武则天的眼光有如寒冰利剪,不由得心中震慑,只觉武则天自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情,令得他们把早已想好的,想侮辱武则天的说话吞了回去,但脸上仍一股倔强的神情。

武则天翻了一翻眷宗,徐徐问道:“你们是丘神勋帐下的左军都尉程务甲和先行官韩荣,是么?”韩荣叫道:“你要杀便杀,何须多问?”武则天道:“程务甲,你是不是大将军程务挺的兄弟?”程务甲亢声说道:“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杀了你的宝贝儿子,杀剐听便,与别人无关!你若想诛连九族,老子也不怕你,只怕你先要负上无道昏君的恶名!”武则天眼珠一转,道:“是么?当真是与别人无关么?没有人指使你们么?”一连三句问话,眼睛紧紧的盯着程务甲。程务甲强定心情,挺胸答道,“你定要追问主使的人,好,那我便告诉你,主使者便是你最亲信的左金吾大将军丘禅勋!”武则天冷冷一笑,对狄仁杰道:“你替我拟一道沼书,安慰丘神勋,叫他不要为此事耿耿于心,你说我已审明事情与他无关了,他自请贬降三级,应毋庸议!”狄仁杰应了一声,笑着对程务甲道:“天后圣明,你想诬陷丘大将军,诡计焉能得逞,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实话实说吧。”

武则天道:“好,你们既说与别人无关,那么我倒要请问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杀害我的贤儿?是不是他做了什么祸国殃民的事,你们要杀他?”程务甲避开了武则天的眼光,恶声说道:

“祸同殃民的是你!你残暴不仁,篡夺帝位,杀了多少唐室忠臣?

你杀别人,别人就不能杀你的儿了吗?”武则天道:“我是不是祸国殃民,这个以后再说。纵然我是有罪,我儿子无罪,你们杀了他,这事怎么说得过去?”武则天渐渐愤激,越说越快,续道:“你们说我残暴,那么请问,你们杀了我的儿子,却假传是我的主意,想叫天下人以为我做母亲的杀了自己亲生的儿子,你们不但杀害了一个无辜的青年,还粉碎了做母亲的心,这是不是残暴?天下还有什么比这更恶毒的事情吗?你说,你说呀!”

说也奇怪,这两个穷凶极恶的刺客,竟然被武则天问得噤不敢声,低下头未,避汗了她的眼光。狄仁杰劝道:“请陛下稍抑悲痛,这两个凶徒让微臣替陛下发落便是。”武则天道:“你待如何发落?”狄仁杰遁:“律有常刑,杀人者死,谋杀王子,罪加一等,理合凌迟。”武则天道,“不,你有先人之见,这件案子我不放心让你审了。”狄仁杰怔了一怔,道:“陛下的责备,恕微臣愚鲁,尚未领会,请陛下再加指点。”武则天道:“你先就认定了这两人必是杀人的凶手,未审清楚,就先定了罪名,这样一来,量刑就可能失当了。”狄仁杰道:“他们不是早已招认了吗?”武则天道:“谋杀罪也有主犯从犯之分,焉能不问清楚?”呷了一口热茶,对那两个军官缓缓说道:“用我的名义,杀我的儿子,这恶毒的主意是谁出的?”韩荣抬起头来,眼光闪烁,欲言又止,武则天道,“你们若不把主使的人从实用来,代人受罪,身受凌迟,值不值得?”

程务甲叫道:“我们杀了你的儿子,你肯放过我们吗;武则天道:“从犯罪减一等,揭露叛逆有功的,看功劳的大小,量情再减。你们招出主使的人,也许还要处罚,但死罪总可免了。”程务甲道:“此话当真?”武则天道:“身为天子,岂有戏言?”杀害太子,罪名实在是大到无可再大,这两人自份必死,做梦也料不到还存一线生机,登时凶顽之气大减,韩荣颤声道:“我们上了主使有的当了,他说陛下残暴个仁,祸害天下,却原来陛下是这般宽厚。”武则天柔声说道:“不要难过,把主使者说出米吧。嗯,是徐敬业吗?”韩荣道:“不,英国公虽然意图谋反,却还不会出这样恶毒的主意,主使的人实在是,是——”武则天道:“是谁?”程务甲接声说道:“你料不到吧?主使的人是中书令裴炎!”

唐代的官制,中朽令相当于宰相,武则天颓然说道:“确乎料想不到,裴炎满口仁义道德,对国事也很用心管理,居然是个叛逆!不过也好,毒疮发作出来,总比藏在身体内部为害的好。”转过头来对狄仁杰道:“近米我也觉得裴炎有点虚伪,却还料不到他如此之坏。呀,你们都赞我知人善任,在这点上,看来我比大宗皇帝(李世民)还差得远哪!”狄仁杰道:“陛下是自古到今,第一位临朝的圣母,以非常之人,任非常之任,反对陛下的也自然比反对太宗皇帝的多得多,明的暗的都有。不是陛下不及太宗皇帝,而是陛下的处境比太宗皇帝艰难得多!”武则天叹了口气道:“知我者其唯狄卿乎?呀可惜你姓狄!你为什么不姓李呢?”

转过头未对那两个军官说道:“你们揭发裴炎,大大有功,死罪免了!哼,裴炎为什么这样恶毒对我?”

程务甲道:“英国公密谋举兵,约好了裴炎做内应。裴炎差遣我们刺杀太子,一来可使天后陛下蒙受恶名,二来可令陛下猜疑丘大将军;三来令陛下有失子之痛,无心再理国事。”武则天冷笑道:“一举三得,裴炎他想的倒好!不错,母亲失了儿子,谁不伤心?但若裴炎徐敬业之流得逞,就要有更多的母亲失掉儿子,更多的老百姓伤心!敌人盼望我的,我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国家大事,我是非理不可!”说话斩钉截铁,英气勃勃,上官婉儿伏在瓦面偷听,亦自凛然,捏着匕首,心中想道:“我若把她刺杀了,国家大事,岂不是要让裴炎之流去管?他会管得比武则天好吗?”但觉那柄匕首竟有千钧之重,提不起来。

只听得武则天吩咐那老大监道:“把这两人押出去,叫他们小心保护,今晚之事,绝对不许泄漏。”程务甲与韩荣满眶泪水,叩头谢恩,程务甲忽道:“天后陛下!”武则天道:“你还有什么话说?”程务甲道:“请陛下防备刺客!”武则天道:“什么,裴炎还派有人要行刺我吗?”程务甲道:“不是,我是怕刺客就在屋中。”武则大道:“胡说,屋子里都是我的亲信,哪来刺客?”程务甲道:“我武功虽废,还听得出屋子外面似乎有人埋伏,只不知道是轮值的武士还是刺客?陛下对我宽厚无边。我不能不提醒陛下。”武则天道:“那必然是轮值的武士无疑了。若显刺客,岂有埋伏这么久还不动手之理,何况刚才只有我和宫女在这里呢。不必大惊小怪,你们出去吧。”程务甲一想,果然有理,不便再多言,让老太监将他们解出去收押。

上官婉儿吓出一身冷汗,待得心神稍定,再从瓦隙缝中张望下去,只见武则天拿起一面镜子,喟然叹道:“老冉冉将至兮,恐怕有名之不立。”轻掠鬓边,似乎是拔掉了几根新添的白发,停了一停,问道:“狄卿,我今晚这件案子断得怎样?”狄仁杰道:“陛下真如秦镜高悬,微臣亦自心服。不过,说老实话,陛下今晚的宽厚,却是大出微臣意料之外。”武则天道:“不,我自己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宽厚的人,我不过秉公办理罢了。若有危及国家,害及百姓的,也许我要比你更严厉呢。我是一手拿着镜子,一手拿着鞭子的人。”狄仁杰点点头道:“管理国家,本来就要一手拿着镜子,一手拿着鞭子。”武则天道:“怕的是老之将至,坏人太多,我不够精神去对付了。”狄仁杰道:“陛下是大操劳了。”武则天道:“所以我要你替我分劳,今晚我就将一根鞭子交给你!”说罢果然叫宫女拿了一根鞭子来,那是一条金光灿烂的长鞭,武则天庄重的捧在手里,站了起来,交给狄仁杰。

狄仁杰惶恐说道:“请问陛下赐鞭之意。”武则天道:“这条金鞭是太宗皇帝留给我的,我现在郑重的交付给你。你持此鞭,如朕亲临,凡有不法之徒,不论皇亲国戚,公侯贵介,你都可以将他鞭打。这儿的知县就是一个该受鞭打的人,你明天可以去将他重重打了一百鞭。”狄仁杰接过金鞭,叩头谢道:“陛下如此信任小臣,粉身碎骨,不足图报。”又道:“但愿这条金鞭,越少用它越好。”

外面敲起了四更,狄仁杰道:“陛下还有什么吩咐么?”武则天道:“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量。狄卿,我今晚确是有点伤心!”狄仁杰道:“太子惨死,可幸主凶已经审出……”

武则天截着他的话说道:“我今晚的伤心,不单是为了儿了,也为了李逸,想不到他也与徐敬业一道来反对我。”狄仁杰道:

“陛下在长安时派遣了李孝逸将军为扬州道大总管,他率领的三十万大军即将南下,徐敬业再加上一个李逸,我看也算不什么。”武则天喟然叹道:“我不是怕李逸抢我的江山,而是怕我身死之后,这江山不知交付与谁?”

狄仁杰忙道:“陛下春秋正盛,胡为出此不祥之言?”武则天微笑道:“凡人皆有一死,做了皇帝就能免死么?何必讳言。

你是知道的,我有四个儿子,大儿子李弘误服婆罗门毒药,早已身死,二子李贤,现在又被刺杀;他是死读书的书呆子,纵然不死一也不能传以大位。三子李显庸懦无能,因此我才贬他做卢陵王;四子李旦年纪还小,不过看来也不是个有才能的人。

皇室之中,李逸是比较有才能的,我曾经想过将来不传位给儿子而传给他,如今看来,他的才能不过是用来替他自己以及那些旧日的王公巨族夺回失去的利益而已,更不是合适的人选了。

唉,你说我这阜位该传给谁呢?”

上官婉儿听得心弦颤抖,想道:“李逸哥哥把他当作不共戴天的大仇人,她却曾经想过要把皇位传给他!”只听得武则天往下续道:“我的侄儿武三思虽然也不是什么有才能的人,但好像比我这几个宝贝儿子稍为好些,我将他立为皇嗣,你看怎样?”狄仁杰道:“陛下立嗣,臣子本不该干预。但请陛下三思,自古以来,只有儿子做了皇帝之后,母后可入祀太庙,未闻有侄儿做了皇帝,姑母可以入祀太庙的。”武则天道:“我只求江山付托得人,我身后的哀荣,早非所计,其实,武三思也不很适宜,若能任由我的意思,我真想把皇位传给外姓!”说话之时,双眸炯炯,瞧着狄仁杰。狄仁杰急忙跪下叩头,说道:“此事万万不可。”武则灭道:“为何不可?”狄仁杰道:“现在不比尧舜之时,当今之世,皇位一统的观念,久已深入人心,尧舜可以禅让,陛下不可禅让,若然传之外姓,只怕要引起滔天的战祸!”

武则天默然不语,良久,良久,方始长长的吁了口气,仅仅吐出了三个字“我输了!”颓然坐下,霎时间好像老了十年一般!狄仁杰是懂得这三个字的意思的,他知道武则天想把帝位传给他,终于给他的说话打消了。武则天平生不知经过多少大风大浪,每一次她都从艰难之中得到胜利,然而这一次,在皇位继承的问题上,她终于不能不认输了,尽管她想不传子而传贤,但她扭不转几千年来根深蒂固的观念!

狄仁杰心中既是感激又是恐惧,他懂得武则天的意思,却极力抑制自己的感情,装作不懂,惶然问道:“陛下是不是为了徐敬业的谋反而忧虑?”武则天哈哈一笑,道:“徐敬业癣疥之患,有何显虑?防当然是要防的,我也早已有了布置了。”停了一停,又道:“徐敬业我倒是不怎样放在心上。只听说骆宾王也投入了他的幕下,此人颇有文名,却是有点可惜。将来徐敬业举兵,那篇讨伐我的檄文,必定是骆宾王所写,我倒想先睹为快呢。你务必拿给我看。”狄仁杰应了一声,再问道:“陛下还有什么吩咐吗?”

武则天眼珠一转,似是还有什么话要说,却欲言又止,终于挥挥手道:“没有了,你歇息去吧。”目送狄仁杰的背影,心中忽觉一片惘然。

狄仁杰走后。宫女禀道:“天后陛下,时候不早,陛下也请安歇去吧。”武则天道:“好,你们去给我收拾一下卧房,我再批一件公文,就去睡啦。”

屋子里只剩下了武则天一个人,她提起笔来,迅速的在公文上批了几个字,忽然掷笔长叹,离座而起,走到阶前,来回漫步,仰望月光,喟然叹道:“女人做皇帝原米就有这么多难处!”

上官婉儿捏着匕首,心头卜卜的跳,她的杀父仇人,现在就在她的眼前,“只要匕首一发,只要匕首一发……”天呀,她的手指却颤抖得这么厉害,她的心思瞬息百变,好几次下了极大的决心发出匕首,却仍然发不出来!

忽听得武则天自言自语说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唉,迢迢良夜,可惜就没有一个人可以谈心,嗯,谁在这儿?”夜静更深,上官婉儿抖索的声音终于给察觉了。

当啷一声,上官婉儿的匕首跌下地来,她自己也随着一跃而下,立即又捏紧了第二把匕首!

武则天微露咤异,失声说道:“果然有一位刺客!”虽出意外,神色不变,打量了上官婉儿一眼,问道:“你拿着匕首,大约是想行刺我了,是吗,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行刺我!”

上官婉儿踏上一步,半起匕首,匕首抖动不休,好像将要被刺杀的是她而不是武则天,忽听得“当啷”一声,她的第三把匕首又掉下地了。武则天微微一笑,道:“不要害怕,我会和你讲道理的。咦,你不是上官婉儿吗?长得这么大了?”上官婉儿做梦也想不到,她小时候仅仅见过武则天一面,武则天居然还记得她。

武则天仔细的再看了上官婉儿一遍,用充满喜悦的声音说道:“不错,果然是你,是要执掌大秤,衡量天下的小姑娘!”上官婉儿降生的前夕,她母亲曾梦见天伸送来一把大怦,说她将生下一个人来,执掌大秤,衡量天下。这件异事曾在宫中普遍流传,故此武则天对上官婉几的印象特别深刻。

上官婉儿愤愤说道:“我为什么要杀你,现在你可以不必问了吧?”武则天道:“好,咱们坐下来说!”上官婉儿搓着双手,紧紧的盯着武则天。武则天道:“啊,你心里不太安静,是吗?你愿意站着就站看吧!我杀了你的祖父,也杀了你的父亲,因此你把我当作不共戴天之仇人!是不是这样?”

上官婉儿迫近一步,沉声说道:“你打算拖延时候,可以叫武士进来吗?我告诉你,我一举手就可以杀了你。”武则天淡淡道:“你这样害怕吗?我给你出一个主意,你把这两扇门都关上,我暂时做你的犯人,让你审问吧。”上官婉儿果然依言把两扇门关上,在关门的时候,眼睛一直不离开武则天,武则天微笑道:

“我不会逃走的,我等你来问我这番说话,己等了好多年了!”

上官婉儿道:“好,那么我就问你,我的祖父,我深知他是一个正直的人,诗也做得很好,你为什么杀了他?”武则天道:

“不错,你祖父的诗句写得很美丽,虽然只是吟风弄月,没有什么真实的感情,但在同一辈的诗人中,也算是出色当行的了。至于他的为人嘛,我承认他不是小人,但却不是好人!”上宫婉儿怒道:“你这话怎说?既非小人,就是君子,又怎说他不是好人?”武则大笑道:“好坏的标准不是这样简单的,做的事对大多数人有好处那才是好人。你知道你祖父做了些什么事情吗?”上官婉儿道:“像他这样正直的人,绝不会做出什么坏事!”武则天道:

“是的,他自己也不以为是坏事,但却确确实实是坏事。他反对我的施政,他要挟先帝,要把我废悼,连诏书也由他拟好了,那昭书的底稿,将来我可以给你看。他教唆我的儿子反对我,甚至在东宫埋认甲兵想暗杀找。这些凭据,将来我都可以以给你看。

他结集党羽反对我,说我是‘札鸡司晨’,说我不该管理朝政!

我知道他们反对我的真正原因,因是我的施政对天下百姓有好处,对他们没有好处,我取消了一些贵族的特权,我变动祖宗的成法,我并不认为天下是一家一姓的私产!”

说到这儿,武则天颇为激动,声音高亢,话似连珠的爆出来道:“他们说我不该管理朝政,但老百姓没有反对我,我就管下去,一管就管了二十多年,我不敢说我管得很好,也不见得比他们男人差吧?你的祖父是被皇帝养在宫廷里的诗人,诗作得满不错,眼光却太狭窄了。他知道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吗?他知道老百姓在想些什么吗?你是从外面米的,你说吧,天下人在反对我么?”

上官婉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茶亭主人的影子,张老三的影子,梓潼县城里那些父老的影子,她在路上接触过的许多老百姓的影子,纷至叠来,这不是幻影,这些都是真实的人,好像堆成了一座山似的重重的压在她的心上。她耳边响起了茶亭主人和张老三的声音:“我们但愿天后陛下多活几年!”

武则天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不瞒你说,我的出身是微贱的,我的父亲是个做木材生意的小商人,我做过宫女,做过尼姑,做过父子两代的姬妾,你心里在骂我不要脸吧?你心里大约在说,为什么你不早些死掉?但这是我的过错吗?几千年来女人所受的凌辱还不够吗;我死了有什么用?所以我偏偏不死!我把权柄抓到手里,我做起中国的第一个女皇帝来!起初我是想为天下的女人吐一口气,渐渐我觉得要我给他们吐一口的不止是女人,也有男人,所以我不许豪强欺压百姓,我雷厉风行的推行均田制度,我开科取士,让有才能的人都有做官的机会,不像以前一样,做官的专讲门第,要由贵族包办。我准许老百姓进京告密,奖励他们放言无忌。我做得不够好,但你能说我这些都做错了吗?”

上官婉儿一片纷乱,她知道武则天说的都是实在的事情,这些事情武则天也没有做错,但她到底是杀了自己祖父和父亲的仇人,血海深仇难道就这样作算了吗?纷乱中只听得武则天缓缓说道:“你祖父的眼光短小,野心却太大了。你父亲是个糊涂虫,只知道愚忠愚孝,听你祖父的话,以为能将我除掉,就是唐朝的大忠臣。所以他父子合谋米对付我。那时候还有一个大臣长孙无忌是他们的主帅,他们借匡扶唐室为名,其实是想把天下弄成他们的天下,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我不能容忍他们这样做,不得不杀掉他们。现在我已讲得清清楚楚,假如你还认为我杀得不对,那么你就拾起匕首,插进我的胸膛吧!”

上官婉儿如同僵立的石像,面色惨白,动也不动。武则天道:“你心里乱得很,还拿不定主意,是吗?好,我再把一个机会给你,我请你留下来,留在我的身边与我作伴,我还要送一把最锋利的匕首给你!”说罢果然抽出一把精光闪目匕首出来!

上官婉儿蓦地一怔,退后三步,只见武则天神采飞扬,提着匕首说道:“你今年是十四岁吧?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太宗皇帝召我进宫,那时西域一个国家进贡来一匹宝马,名叫狮子骢,名实相符,当真是像狮子一样猛恶,谁也不能骑它。我说我能骑它,但是要三件东西。太宗皇帝说道:“我最好的勇士都不能骑它,你居然能骑它吗?好吧,我就让你尝试一下,你要哪三件东两?”我说,我要一条铁鞭,一柄铁槌,一支匕首!

马不听话,找就用铁鞭鞭它,再不听活,我就用铁槌槌它,若还不服,我就用匕首杀它!大宗皇帝道:‘这是一匹日行千里的宝马,杀了它不可惜吗?’我说:‘若它始终不听人骑,日行千里,亦有何用?’终于那匹马给我降伏了,不必匕首,连铁槌也用不着,仅仅动用了铁鞭。从此太宗皇帝就十分喜欢我,说我的性格像他一样、只可惜不是男子,要不然就是可以鞭苔天下的雄才!大宗皇帝是我最佩服的男子,但他大约也料不到我会做了皇帝。

“太宗皇帝将那三件东西赐给我,铁鞭换了金鞭,刚才我已赐给狄仁杰了:这一柄匕首则还是原来的那柄匕首,这是天下最锋利的匕首,现在我将最锋利的匕首赐给了你,你知道我的用意吗?”

上官婉儿惶惑极了,怔怔的望着那柄匕首。武则天缓缓说道:“你来得正好,我正需要有一柄匕首来监督我!你留在我的身边,若然你发觉了我口不对心,做错了一件对不起百姓的事情,杀错了一个好人,你马上可以用这柄匕首将我杀掉!”

上官婉儿心弦震动,叫道:“你,你要留一个仇人的女儿在你身边?身上带着天下最锋利的匕首!”武则天道:“不错,正因为你把我当作仇人,你才是最适合的监督我的人!你心里不是很乱吗?杀我还是不杀我?大约你一时还委决不下。所以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随时可以功用这柄匕首!”

上官婉儿全身发热,眼泪不知不觉的滴了出来,接过匕首,毅然说道:“好吧,我愿意服侍你,到我衷心佩服你的时候,这支匕首我将用来对付你的敌人!我不想说假话骗你,现在我对你的仇恨还没有消除,我对你是既佩服而又仇视的!”

门外有脚步声响,先头那个宫女敲门道:“天后陛下,卧室收拾好了。陛下你还在和谁说话呀?”武则天道:“你把郑十三娘唤进来。”转过头对上官婉儿道:“你不反对我把门打开了吧?”上官婉儿收好匕首,自己去把门打开,但听得环佩摇曳,一个穿着女官服饰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这刹那间,上官婉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武则天微笑道:“十三娘,你瞧是谁来了?”上官婉儿喜极而位,那女官叫了一声“儿啊!”一把将她搂入怀里。这女官正是上官婉儿的毋亲,她本来姓郑,排行十三,入宫之后,官中都称她做郑十三浪。

郑十三媲眼光一瞥,看见地上的两柄匕首,吃了一惊,问道:“婉儿,你是怎样来的?”上官婉儿道:“我是怀着匕首来的!”郑十三娘颤声叫道:“你,你……”武则天微笑说道:“她本来是要行刺我的,现在她愿意留在我的身边了。你应该为我欢喜,我正需要一个有才能的女子帮助我,更需要一柄锋利的匕首监督我!”

郑十三娘惊魂稍定,轻轻替上官婉儿理好蓬乱的头发,叹口气道:“你真糊涂,幸好还没有做出糊涂事来。是的,天后陛下曾杀厂我的公公,我的丈大,我也曾像你这样湖涂的。经过了这几年,我渐渐明白过来了,天后杀他们并不是为了私仇,我亲身感受到天后的为公忘私,我能够把她当作仇人看待吗?是的,我失掉了丈夫是很悲痛的,但我能埋怨谁呢?我只能埋怨我的丈夫不明事体,我只能埋怨我自己的糊涂,当时不知道劝谏丈夫。儿啊,现在我只有你一条命根子了,我可不许你像你爹爹一样,糊涂下去。”

上官婉儿轻声说道:“妈你别说啦。你让我再看一些时候,是非黑白我相信我会看得清楚。”

郑十三娘吁了口气,道:“你愿意冷静的看,那么我就放心了,我当初被判入宫为奴,心中对天后痛恨得很,没多久,天后就把那判决改了过米,她说有罪不及妻室,应该将过去那种株连家属的法令改正过来,她将我释放了,问我愿不愿意在宫中教宫女读书,我抱着和你现在一样的心思,我要看看天后的为人,我就留下来了。我不是为了天后封我做女官我就说她好,我是确确实实看到她为百姓着想的。”

武则天笑道,“这些话你留待以后再说吧。最好让她自己去多看多想。若我是你,我一定要先问她这几年的情况。婉儿是个难得的天才,我很担心她练了武功,可有没有将书诗丢荒了?”

郑十三娘道:“天后你真体贴,懂得做母亲的心。这几年来,我真是天天在挂念着你。不知道你学了些什么,是学好了还是学坏了?你小时候最欢喜作诗,从五岁起就懂得作诗了,你现在还有作诗吗?”

上官婉儿道:“我跟着长孙伯伯,日间学武,晚上习文,诗还是常作的。”

武则天道:“啊,你的帅父是长孙均量吗?他的文才武艺都很出色当行,你跟他学,我就很放心了。前些时候,我还想派郑温去请他出山呢。只怕他年纪大了,脑筋一时不容易改变过来。”

上官婉儿一阵难过,忽地想道:“长孙伯伯要是知道我违背了他的期望,他会怎样呢?”

武则天笑道:“一个人总不能整天似绷紧的弓弦,我就有这个毛病,后来太宗皇帝教了我一个法子,每到心里烦乱的时候,就找一些自己欢喜的事情来做,使得心情宁静下去。婉儿,我倒很想见识见识你的诗才呢。”

郑十三娘道:“天后陛下,你给她出一个题目吧。”武则天指着案头上的纸花说道:“你就以‘剪彩花’为题作一首五律如何?”

上官婉儿定了一下心神,看了她的母亲一眼,道:“妈,你要我作诗,我的诗也作好了,说错了话,你可别怪。”武则天道:

“作诗本来就是要说真话,没人会怪你的,你念出来吧。”

上官婉儿曼声吟道

密叶因栽吐,新花逐剪舒。

攀条虽不谬,摘蕊讵知虚。

武则天点头道:“好,对得工巧。”上官婉儿继续念道:

春至由来发,秋还未肯疏。

借问桃将李,相乱欲何如?

郑十三娘面色倏变,武则天微笑道:“借问桃将李,相乱欲何如?这意思是——”上官婉儿道:“假的花假得太巧妙了,可以以假乱真!”武则天一笑说道:“我懂得你真正的意思,你还在怀疑看我,不过我倒因此很喜欢你,你很纯真,不会做作,心想什么便说什么。好吧,是真是假总会分明的。”上宫婉儿这首诗讽刺武则天不是真命天子,只怕是橡彩花一样,以假乱真。还特别嵌入唐朝良帝的姓氏,说她乱了唐室,郑十三娘捏一把汗,见武则天毫不责怪,这才安心。

宫女又来催武则天安歇,武则天道:“时候不早,大家都应该睡了。十三娘,你身体不大好,以后你两母女可以时刻不离,我知道你有谈不完的话,但今晚不要谈了。如意,婉儿的房间你给她安排好了吗?”武玄霜那小丫环进来说道:“婉儿姐姐,我带你去睡。”

如意带她进入一间精致的房间,床铺早已收拾得齐齐整整。

如意笑道:“我知道你不会行刺天后的,所以我很放心。我见你从屋上跳下来,我便知道你会留下来了。因此我便不再理你,径直来给你收拾卧房。”上官婉儿心中一凛,这才知道如意一直在监视着她。如意又笑道:“我们小姐留给你的诗,今天是应验了。小姐也早知道你和她最后终会在一起的。”上官婉儿道:“我也很想念你的小姐。”如意道:“小姐追李逸去了,李逸那天对你也很关心啊,你不想念他吗?”说罢,低眉一笑,揭帘而出。

上官婉儿心头潮涌,辗转反侧,哪里睡得着。她从武玄霜想到了李逸,睡眼朦胧中幻出李逸的影子,他正在荒山上给武玄霜追逐。李逸将来会怎么样呢?他会不会怪自己做武则天的待女呢,如今各走一方,这一生还会不会可见面呢?上官婉儿幽幽叹了口气,从窗口望山去,天色己渐渐发白了。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