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 回 青剑红绸女侠来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回:青剑红绸女侠来

上官婉儿心头一震:“啊,原来是她来了!只怕这峨嵋山顶,立刻要卷起一场血雨腥风!”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上官婉儿那日在桃花林中所遇到的武玄霜。上官婉儿想起她惩治盗徒的惨酷手段,不觉心中惴惴。

但见武玄霜衣袂飘飘,直闯到英雄会上,单坪上围坐着的群雄,每一个人的目光都随着她的倩影移动,竟然没有一个想起要拦阻她!

武玄霜接连又笑了三声,一声高似一声,群峰回响,响遏行云,笑声中大有鄙屑之意。谷神翁也不禁心头一凛:“怎么这个少女,内功竟是深厚如斯?”

李逸定了定心神,拱手问道:“请问小姐因何发笑?”武玄霜道:“笑你等这些乱七八糟的乌合之众,竟然也敢来开什么英雄大会!”群雄中以雄巨鼎最为鲁芥,勃然怒道:“岂有此理,你这乳臭来干的的小丫头竟敢耻笑我等天下英雄!”武玄霜笑道:“是么?你等都是英雄?那么天下英雄岂不是车载斗量?”雄巨鼎喝道:“若非看你弱质婷婷,俺一拳就把你打个粉碎。野丫头,给我滚出去!”武玄霜毫不理睬,仍然缓缓前行,雄巨鼎大怒,跳上前去,仰出蒲扇般的大手,朝着武玄霜就是一抓,用的竟是大力鹰爪的功夫,要把武玄霜硬抓起米,甩出草坪。

谷神翁喝道:“雄寨主不可造次!”话声未了,只见一个铁塔般的身躯凌空飞起,越过众人头顶,摔下草坪。被摔倒的不是“弱质婷婷”的武玄霜,而是号称“赛元霸”的雄巨鼎!雄巨鼎的手指根本就没有碰着她的身体,被她衣袖一拂,借力打力,便跌得爬不起来!李逸这一惊非同小可,武玄霜亮的这手,正是“沾衣十八跌”的上乘功夫!

东方山阴恻恻的笑了一声,并不见他跳跃作势,倏然间就到了武玄霜背后,忽地喝道:“我等都不是英雄,那么待我请教姑娘的英雄手段!”招扇一指,电光石火般的疾点武玄霜的“风羽穴”!

这一下大出众人意外,以东方白的身份,向一个小姑娘偷袭,实是有欠光明磊烙,座上群豪,小乏直心眼儿的硬汉子,他们对武玄霜虽然气愤,却也不值东方白所为,不少人都叫出声来,提醒武玄霜注意。

武玄霜竟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东方白猜想这位姑娘必是进场捣乱来的,他意欲讨好李逸,这一下愉袭,用了全身功力,又狠又快,眼看铁扇已点到武玄霜颈项下面三寸的“凤羽穴”,武么霜忽地摇了摇头,嫣然笑道:“这位先生太抬举我了。

我那有什么英雄手段啊!”说话声中,但听得铮的一声,一股银光突然飞起,将东方白的扇骨打断!

场上群雄,只有谷神翁看得明白,原米在武玄霜摇头之际,头上的一支银簪激射而出,东方白绝对意想不到敌人的暗器竟会如此飞来,不但铁扇的扇骨立被打断,他的虎口也被银簪刺穿一个小孔,一条臂膊,登时吊了下来,不能动弹。这一来连谷神翁也不禁暗暗吃惊,试想东方自是何等功力?铁扇又是精钢打成,而且又是出其不意的突然一击,竟然被这少女不动声色的击得一败涂地,扇断人伤,这等武功,连谷神翁自问也未必能够。

转眼之间,武玄霜己走进场心,谷神翁问道:“站娘身怀绝技,莫非是想来争夺这盟主之位么?自有英雄大会以来,可从未曾有过女子参加,著是姑娘夺得盟主的宝座,哈,哈!那也可算得是一件武林佳话啊!”谷神翁此言实是要激起群雄的同仇敌忾,果然立刻便有好几个跃出,要向武玄霜挑战。

武玄霜摆一摆了,根本就不理会那一些人,面向李逸冷笑说道:“你们希罕这个盟主之位,在我看来,却是一钱不值!我若想做,也当做真正的英雄盟主。”此言一出,骂遍了场中诸人。

谷神翁面色一端,沉声说道:“姑娘,你这说话,不嫌太自负了么?老夫老矣,不敢争雄,但今日在场的都是武林俊彦,其中更有好几派掌门,你说他们不是英雄,不知在姑娘的心目之中,要怎样才算英雄?”

武玄霜傲然一笑,仍然面对李逸说道:“英雄岂是只徒恃武功?”有人叫道:“不恃武功,又恃什么?”武玄霜道:“英雄之所以得人尊敬,最重要的是他有侠骨仁心,若然徒恃武功,那岂不成了好勇斗狠的暴徒?”谷神翁道:“你又怎见得我们都是好勇斗狠之徒?”武玄霜道:“这位是你们的新盟主吧?他既是你们英雄会上公推出来的盟主,那么应该最足以代衣你们心目中的英雄了。试问他是什么英雄?他做了盟主,原来是想驱使你们替他一家一姓争夺江山,这样一米要害苦了多少百姓,哪谈得上什么侠骨仁心?”

李逸怒道:“武则天荒淫无道,残害忠良,她杀了多少人,你知道么?”武玄霜道:“她所杀的正是欺压百姓的人,除暴才能安良,我还嫌她杀得少了!”在场群豪,过半数都是绿林大盔,武玄霜此话正是大大触犯了他们的忌讳,登时喝骂之声四起,雄巨鼎更是人声叫道:“这妖婢原来是武则天派来的人,不要和她多说废话,快快将她干掉了便是。”

武玄霜仰天大笑道:“哈哈,原来你等英雄,就是以众凌寡,恃强欺弱的么?好吧,你们既要群殴,就请上来,我也看看你们究竟是怎样的英雄?”

李逸朗声说道:“诸位请暂时退下,我来领教这位姑娘的高招!”武玄霜笑道:“到底还是盟主有些气度,既要比武,那么请你划出道来。”李逸道:“姑娘是客,主当让客,悉依尊意便是,”武玄霜道:“我看你刚才使剑好似还使得不坏,咱们就比剑吧。你若输了,敢请你将这个什么英雄大会立刻解散。”李逸道:“万一姑娘失乎,我侥幸胜了一招半式呢?”武玄霜笑道:“我若在十招之内胜不了你,我给在场的诸位大英雄都磕三个响头!”李逸本来无必胜的把握,听她这么一说,怒极反笑,说道:“好极,好极!姑娘若然在十招之内赢得了我,我也给你磕三个响头!”武玄霜道:“我可不稀罕你的响头,你输了,这英雄大会不但要立刻结束,在场的诸位大英雄,以后请也不必再在江湖上丢人现世啦!你以盟主的资格,敢代表他们答应一句话么?”场中群雄,都见过李逸超妙的剑术,连谷神翁在内,人人都是这样想道:“十招之内,李逸决无失败之理!”纷纷叫道:

“这话何必多说,咱们的盟主若都输了,咱们还有脸在江湖上行走么?”

李逸得到众人拥护,精神大振,“飕”的一声,拔出宝剑。

立了一个门户,沉声说道:“话已说明、请姑娘进招!”

武玄霜纹丝不动,星眸一盼,微微笑道:“我先让你三招!”李逸气道:“什么,你还要先让三招?”武玄霜道:“不错,先让三招,看看你这位英雄盟主的手段。我若给你一剑刺个透明窟窿,那是我活该,不心你来为我顾虑。大英雄,不必客气啊!喂,喂,你怎么还不进招?”

李逸涵养虽好,亦自给她气得七窍生烟。长剑一指,道声:

“看招!”倏的一剑刺出,要挑开她的衣带。武玄霜柳腰一扭,一个“风顺落花”之式,身法美妙之极,轻轻的便闪过了,冷冷笑道:“盟主身份,使的竟是这般轻薄的剑法么?”李逸这一招未出杀手,正是为了他自恃身份,故此只想使她略受折辱便算,哪知这闪电般的一剑,竟给她轻易闪开,还遭了她一番奚落,心头火起,第二剑再不留情,一个“上步七星”,倏的便是一招“白虹贯日”,剑尖晃动,寒光闪闪,直刺咽喉。武玄霜笑道:“这一剑还有点道理!”身形一晃,李逸涮的一剑从她衣袖旁边削过,剑光给她衣袖一带,歪过一边,仍然没有刺中。李逸杀得性起,第三剑连环攻出,用的是“飞云掣电”的杀手伸招,剑势狠猛准疾,端的是武林中罕见的剑法,群雄张开了口,正要喝采,忽听得“铮”的声,李逸一招刚猛无伦的剑招,竟被武玄霜伸出纤纤双指,一弹弹开!

准备为李逸喝采的人,伸情沮丧,一个个好似泥朔木雕一般,张大了嘴巴,却是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许多武术名家心中都在暗暗嘀咕:“她怎么也会金刚指的功夫?”金刚指的功夫,最少要练十年以上,才有小成,而且还得内功具有相当基础之后,才能开始练习。这武玄霜最多不过二十岁,实不知她是怎么练的。

就在群雄惊诧、噤若寒蝉之际,武玄霜一声娇笑,倏的也拔出了一把三尺青锋,柔声说道:“盟主你小心接我十招!”“招”字刚刚出口,但见青光疾闪,她未曾移动半步,陡然间便是一剑刺来,剑势奇诡之极!但见她剑尖颤动,竟是在一招之内,暗藏六式,连刺对方七处大穴!

幸亏李逸在剑术上也有精湛的造诣,百忙中展出最精妙的护身剑法,一招“卧虎减龙”,宝剑抖起一道银虹,俨如玉蟒围身,遮拦得风雨不透,而且处处暗藏反击之力。双剑相交,但听得科断金碎玉之声,震得各人耳鼓嗡嗡作响。原来就在这瞬息之间,他们的长剑已接触了七下,而这不过仅仅是第一招!

如此复杂多变而又迅若飘风的剑术,在场群雄,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还有一样令李逸吃惊之处,他的剑乃是大内宝剑,是当年太宗皇帝因他师父护驾有功,赐给他帅父的。而武玄霜所使的,不过是一把普通的青钢剑,接触了七下,对方的剑竟是一无伤损,看来乃是因为她出剑太快,一沾即走,自己的幼力还未透剑尖,劲力来到、宝剑的威力自是不能发挥。

李逸正自盘算抵御之法,武玄霜又是一声娇笑:“第二招来啦!”李逸不敢和她抢攻,运足真力,横剑一封,这回双剑相接,却是毫无声响,武玄霜的那把剑竟似纸片一般粘在他的剑上,李逸忽觉一服力道向外牵引,宝剑不由自己的被她的长剑带动,转了几转,几乎就要脱手飞去!李逸急忙使了个“化”字决,宝剑向前一送,顺势反抽,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敌人的粘劲,吓出了一身冷汗!

武玄霜微笑道:“好,这两招还算不俗!”青钢剑扬空一闪,刷,刷,刷,连环三招,剑光飘瞥,指东打四,指南打北,李逸凝神应付,三招一过,已是大汗淋漓,气力耗了一半。

武玄霜道:“用心应付,还有五招!”第六招剑势甚缓,但那般压力却是沉重难当,李逸咬紧牙根,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堪堪化解,武玄霜剑招一变,第七招又似飞云掣电般的刺来!

李逸急忙踏个“倒踩七星步”,左脚往右一滑,剑随身转,还了一招“飞瀑流虹”,他在势穷力拙之时,居然还能使出如此精纯的剑术,武玄霜心中不禁暗暗道个“好”字。但见寒光一闪,“嗤”的一声,李逸的衣袖已被武玄霜削去了一段,这还是由于他应付得宜,要不然这一剑作中他的手腕个可。

武玄霜道:“只有最后三招啦,你小心应付,接得住嘛,我向你磕头;接不住嘛,嘿嘿,你这班英雄会上的大英雄,从今之后,可别再在江湖上去人现眼啦!”李逸心情沉重之极,但见武玄霜剑锋一展,倏然压下,李逸横剑一封,武玄霜明明知道他是宝剑,剑势却丝毫不变,轻轻一搭,双剑平交,拿捏时候。

恰到好处,李逸竟来不及反展剑锋削她的剑,便给她的剑压住

李逸运足真力,想推开她一剑,那里能够?但觉对方那一把薄得透明的青钢剑,竟似千斤石柱一般,重重的压在自己的剑上,非但不能推开,甚至想把宝剑抽出来也不可能,双剑粘住,两股大力相椎相压,竟似铸熔成为一柄剑了。

群雄看得惊心动魄,但见武玄霜微露笑容,气定神闲,更显得风华绝世;而李逸则是汗滴如雨,湿透衣衫,双脚好似打桩一样,牢牢钉在地上,不多一会,地上已给他踏得凹陷成槽,泥土掩过脚背,他的身躯也不住后弯,那把宝剑也随之渐渐下沉。

李逸的身躯弯后一分,群雄的心情也随着沉重一分,全场寂静无声,当真是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所有的目光部注视着这两把剑,要知道这一仗不但是关系李逸的荣辱,而且是关系着所有诸人的命运!

陡然间那龙三光生忽然大喝一声,跃出场心,朗声说道:

“这妖婢分明是武则天的人,有了她就没有我们,各位弟兄还和她讲什么江湖规矩?”他同伙的一班绿林大盗,轰然称是,霎时刀枪并举,剑戟齐施,十几般兵器同时向武玄霜身上戳去!谷神翁进退两难,要想喝止,却又怕李逸真个支持不住,在场诸人,连自己在内,都要退出江湖;若不喝上,则大大有失自己老盟主的身份,这个英雄大会,也就变成笑话一场!

就在这极度紧张之际,武玄霜一声娇笑,青锋剑倏的移开。

李逸正在施展千斤坠的功夫支持,压力骤消,他的全身劲力都向地下丘去,登时双脚深陷,过了膝盖!

但见武玄霜在刀枪剑戟围攻之下,身子凌空飞起,朗朗笑道,“好呀,我今日见识你们这班英雄的本领了!”青锋剑凌空刺卜,剑花朵朵,宛如黑夜繁星,殒落如雨!

登时扬起了一片惨厉的叫声,武玄霜喝道:“我不要你们的性命,可也不能再让你们作恶!”原来在这瞬息之间,她己一连刺伤了七名穷凶极恶的绿林大盗,她出剑的狠辣,端的是世罕其伦,每一剑都是刺中对方的关节要害,虽然不足致命,但那身武功却已废了。

龙三发急大叫道:“线上的朋友并肩上啊!”围攻者愈来愈多,武玄霜运剑如风,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转瞬间又刺翻了几名好手,但重重围攻,急切之间,亦是难以杀出重围。

激战中一柄单刀斜刺杀到,武玄霜反手一剑,竟然给他挡开,这是洪泽帮的帮主单天雄,龙三趁势一钩,将武玄霜肩上的衣裳破一片。这个龙三乃是谷神翁的得意弟子,左手使虎头钩,右手使摈铁拐,江湖豪杰一半是因为他的武功确实高强,一半则因为看在谷神翁的份上,对他甚为尊敬,他的名字叫做龙绍圣,排行第三,大家便称呼他做龙三先生而不名。

武玄霜怒道:“好呀,你们倚多为胜,我非叫你们都缴械不可!”青钢剑挥了一道圆弧,当的一声,先把单天雄的那柄单刀削断,龙绍圣变招得快,虎头钩的钢牙也被削去了两齿,不禁骇然,疾退三步,就在这一瞬间,群豪面前突然飞起了一片彩霞,武玄霜手上已多了一条绸带,红绸翻卷,眼花缭乱,片刻之间,已有七八条兵器被她卷去,掷于地上,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龙三叫道:“杨寨主,葛六哥,邓前辈,你们来呀!”这几个人都是在场的一流高手,刚才因为顾着身份,不愿参加围攻的。这时被龙三先生点名叫唤,碍于情面,只得出战。再加上其他围攻的好手,立即把形势稳住,又把武玄霜陷进了重围。

武玄霜挥绸舞剑,剑光挥霍,绸影翻飞,不时有人惨叫倒地,兵器飞空,战到激处,但见剑气纵横,漫空绸影,四面八方都是武玄霜的影子,一个人就似化身数十百人一般,龙绍圣合数大高手之力,才堪堪堵截得住。

激战中武玄霜忽地发声长啸,顷刻之间,密林深处也有啸声与她相和,一长一短,清脆非常,武玄霜笑道:“除恶务尽,待我也唤来两个帮手!”此言一出,群情耸动,心中都在想道:“只她一人已难应付,她请来的帮手,那定然是更加厉害的了!”

啸声一停,草坪上现出两个少女的影子,莺声呖呖的问道:

“小姐呼唤,有何差遣?”这两个少女年纪都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上官婉儿在石笋缝中望出,依稀认得这两个人正是武玄霜的丫环。

群雄见是这样的两个女孩子,都不禁一怔,只听得武玄霜吩咐道:“明珠,如意,你两个替我把这些大英雄的兵器尽都缴了。”这次参加英雄大会的约有一百多人,龙绍圣分了一小半人去围攻武玄霜,一听这话,才知道这两个女孩子竟是武玄霜的丫环,而武玄霜竟吩咐丫环来缴他们的兵刃!他们都是各霸一方的人物,几曾受过人如此藐视?登时群情汹涌,纷纷喝道:“好呀,看你如何缴我的兵刃?”

但见那两个少女自备舞起一条绸带,也学她们小姐的样子,用红绸来卷兵刃,她们的功力虽然远不及武玄霜,但在场的好手,大都去参加围攻武玄霜,剩下来的不过是些二三流的角色,这些人那里识得厉害,一涌而上,明珠如意这两个小丫头格格一笑,叫道:“谨领小姐吩咐,若是不成,小姐,你再来帮忙。”笑声中两条红绸盘旋飞舞,矢娇如龙,山东饮马川杨寨主的一柄厚背斫山刀首先被明珠的红绸卷走,这柄斫山刀重达四十八斤,被她一卷掷出,听在一块石头上,登时将石头劈开为二,接着长枪、大戟、铁拐、金鞭、钢刀、铜锏之类的兵器,纷纷被红绸卷走,各种兵器满空乱飞,有几个来不及闪避的竟给自己人的兵器误伤,群雄阵势登时大乱!

武玄霜纵声长笑,长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迫得围攻她的几个好手放宽圈子,倏地飞身掠出,展开极迅疾的身法,挥绸舞剑,痛下杀手,遇有那两个小丫头难以应付的人,她就突如其来的轻轻一剑,剑尖一划,必然将对方的虎口划开,那两个丫头趁势卷走他的兵器,当真是势如破竹,片刻之间将群雄杀得落花流水,兵器撤满一地!

有几个一流高手,例如白马观主黄鹤道人,归云庄主农家逸等格于身价,始终不肯参加围攻,见此情形,面面相觑,摇头叹道:“如此英雄大会,当真是笑话一场,咱们还在这儿做甚?

难道我好意思去跟别人的丫环较量吗?”白马观主和他的帅弟首先离场,接着有好几个一流高手也跟着飘然而走,这一来形势更乱。

激战中龙三先生奋身而上,左手虎头钩锁拿明珠的手腕,右手镔铁拐横扫如意的柳腰,这两招用了全力,威猛之极,但却被武玄霜抢快一步,红绸一展,将他的虎头钩镔铁拐全都卷去,长剑一展,“嚓”的一声,将他的肩头刺了个透明窟窿,连琵琶骨也挑断了,冷冷笑道:“你是烦头的人,好吧,我叫你在十年之内,不能恢复武功。”

群雄见此威势,无不胆寒,忽听得一声大喝,只见谷神翁髯眉怒张,飞身一跃,落在场心!

武玄霸笑道:“到底把老盟主请出来了,哈哈,小女子何幸得以遍会天下英雄,这一仗可真有意思。”谷神翁神威凛凛,大声喝道:“你们都给我退下!”双眸炯恫,迎着武玄霜的目光,冷冷问道:“你是何人门下,父母是谁?”武玄霜“噗嗤”一笑,说道:“你又不是想让位给我,何须查根问底?我可没有别人那么高贵的身份,”语气暗讽谷神翁扶助李逸做盟主的事。谷神翁“哼”了一声,面色一沉,道:“你不说也罢,咱们就公公道道的较量一场,你若胜得了我,江湖道上,从此就再也没有我谷神翁这号人物。你若输了呢,姑娘,那么对你不起,我也要废掉你的武功!”原来谷神翁见她武功如此高强,想来想去,猜不出她是何人门下,但却深知那必定是极难惹的人物,故此想先杏问清楚。

武玄霜一听,知道他的意思,微微笑道:“好极,好极!我正想请教闻名天下的蹑云剑法。你放心吧,有多少本领尽管施展便是。我绝不会请师长为我报仇。请拔剑!”谷神翁冷笑道:

“你赢得了我这双肉掌,我再用剑也还不迟!”

武玄霜道:“既然老盟主定要伸量我,那就请恕我不客气了!”红绸一展,疾卷而来,谷神翁有意卖弄,五指并拢,待那红绸卷到,蓦然一划,只听得声如裂帛,绸带的一端,被撕成五条,可是谷神翁的手腕也被拂了一下,亦自感到一阵酸麻。

武玄霜赞道:“好一个金钢指的功夫!”红绸翻卷之下蓦地青光一闪,一招“玉女穿针”,便朝谷神翁肩后的“风府穴”刺到,两人本是对面面立,武玄霜一下子便绕到谷神翁背后,身法剑法,端的是快得惊人。那知谷神翁的蹑云步法更为超妙,武玄霜剑光一闪,他已移步换形,反了一拳,骨节格格作响,手臂突然暴长半尺,竟然从武玄霜意想不到的方位击来。武玄霜机怜之极,一剑溯空,剑招立变,俨如蜻蜓掠水,燕子穿云,竟在间不容发之际,从谷神翁右侧窜出,身随剑走,剑随身转,瞬息之间,便接连攻了三招。谷神翁见自己这突然啮的通臂神拳,竟然也给她避过,心中亦自佩服。

激战中武玄霜忽地叫道:“明珠、如意,我可没有叫你们住手呀,你们呆在这里做甚么?”原来场上群雄与及那两个小丫头,都给他们这场比武吸引住了,不自觉的都停下手米。这时给武玄霜一言提醒,那两个小丫头浑动红绸,侍得群雄惊觉之时,早又有几条兵刃被她们卷走了。

酣战之中却有一个人黯然神伤,悄悄的从人堆中觅隙穿过,似乎这场大战与他无关似的。这个人竟是被推举为新盟主的李逸!

李逸初来之时是豪气干云,雄心勃勃,此际却是精神颓丧壮志冰消。心中想道:“集天下‘英雄’之力,纵然打败了几个女子,又有什么意思呢?”再一想到今日来参加“英雄会”的,大半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来,还有一些则是滥芋充数,被龙三这一伙人临时拉来,以壮声势的角色。真正的英雄豪杰,那是少之又少!有限的几个高人,如归云庄主、白马观主等人又已飘然而走,只剩下一个谷神翁在支撑场面,肉己心目中轰轰烈烈的“英雄人会”,竟变成了笑话一场,默念,“伤心宇内英豪,尽归新主;忍见天京神器,竟属他家,”这两句话,缅怀王室光荣,惆帐“义旗”难举,不禁黯然神伤,遂也俏悄走了。

这时场中混战正酣,群雄被那两个丫头打得昏头昏脑,大家都在凝神应付,竟没留意到他们的新盟主出走。李逸的本领比起武玄霜的丫环自然是高明得多,但一来他已心灰意冷,二来他也不肯贬低身份去和武玄霜的丫环较量,因此只以轻灵的身法,避开了红绸的翻卷,刀枪的突击,在人丛中觅隙穿过,刚刚穿出混战的核心,忽听得武玄霜一声长笑,谷神翁怒声喝道:“好呀,你今日迫得老夫用剑,可莫怪我再不留情!”

原来谷神翁和武玄霜恶战了数十回合,谷神翁功力虽然较高,但到底是上年纪的人,稍输灵敏,武玄霜又溜滑之极,随机应变,每每在极凶极险之际,以巧招避过,谷神翁身怀一样绝技:通臂拳、金钢指和蹑云剑,而今舍剑不用,但凭拳指两大绝技,竟是奈何不了敌人。谷神翁这十年来从没有用过剑,刚才又有话在先,虽然明知若不用剑,就克制不了这少女,却也不便拔剑。久战不下,心中焦躁,突然施用险招,不顾自身,左了一拳,右指一划,同时施展通臂拳金钢指两样功夫,眼见武玄霜闪避不了,势将两败俱伤,却忽听得武玄霜哎哟一声,青剑红绸同时抛出,武玄霜这一怪招大出谷神翁意外,左手手腕竟给红绸重重束着:谷神翁运起神功,大喝一声,右指一弹,弹开了武玄霜的青钢剑,左臂一振,束腕的红绸裂成片片,武玄霜飞身一纵,接过了空中飞来的长剑,娇声笑道:“承让一招,但我的红绸被你裂成碎片,姑且算你扯平了吧。”谷神翁勃然大怒,这时他才刚刚拔出剑米。

李逸见谷神翁竟要放剑,谣了摇头,不欲再观,疾向前走。

走出草坪,刚欲登山,忽见前面的一块大石,石缝中十幅红绸飘出,李逸怔了一怔,叫道,“谁在里面?”叫声未停,匕官婉儿一跃而出,叫道:“李逸哥哥,是我,是我!”

这一刹那,李逸几乎疑心是在梦中,自从那一次巴州夜变,两人分乎以来,李逸无时无刻不在为上官婉儿提心吊胆。原来那天晚上,李逸先到已州,得到龙三先生的通知,叫他到城外一个秘密的地方,去会见谷神翁,商谈峨嵋金顶英雄大会之事。

李逸不便告诉上宫婉儿,故此等到上官婉儿也在他那一问客店投宿之后,他留下一个“有事外出”的便条,便匆匆走了。哪知废太子李贤当晚便被刺杀,而且恶行者与毒观音参与其事,李逸事后得知,深怕上官婉儿也被卷入漩涡,遭了恶行音与毒观音的毒手,每一念及,深深自疚,觉得自己虽然有紧要的事情,也不该抛下她一人独在已州。

这个多月来,李逸当真是魂梦不安,却不想突然在这个地方,这个场合,竟然见着了上官婉儿。李逸呆了一呆,“婉儿”两字还未曾叫出,忽有一人疾如奔马,蓦地跑来,伸出钵大的拳头,向上官婉儿便是拦腰一击!

这个人乃是雄巨鼎。他那里知道上官婉儿与李逸情同兄妹,他突然见到上官婉儿从石笋缝中窜出,只道她也是武玄霜预先埋伏的丫头。他对李逸忠心耿耿,生怕上官婉儿会袭击李逸,故此先发制人!

李逸急忙喝道:“住手!”哪里还来得及?只见雄巨鼎的拳头已堪堪打到上官婉儿身上,李逸飞身扑救,就在这一刹那,忽见红绸一闪,一个少女怒声斥道:“谁敢害我小姐的朋友?”红绸一翻一卷,登时把雄巨鼎水牛般粗壮的身躯卷了起来,摔出数丈开外,可是上官婉儿也被雄巨鼎打晕了。

这个少女乃是武玄霜的丫头如意,她比李逸先一步赶到,摔倒了雄巨鼎,立刻回身来斗李逸,怒声骂道:“好不要脸的什么英雄盟主,为什么欺负一个不懂武功的小姑娘。”李逸哪有时间分辩,刚刚闪开了那丫头头的几招杀手,场中群雄已有若干人发现了李逸,纷纷跑来,李逸叫道:“谁都不许伤害地上的这个少女!多谢你们拥戴,我却没有面目做你们的盟主了!”飞身一掠,从如意头上疾飞而过,直上峰巅,如意和追来的诸人都大感意外,但见李逃的背影,倏忽之间,已消失在密林茂草之中,如意记起了小姐的吩咐,一个转身,挥动红绸,义来卷群雄的兵器,将他们迫得步步后退,远远地离开了晕倒的上官婉儿。

李逸登上了高峰,向下俯视,但见场中激战正酬,谷神翁和武玄霜的两柄长剑矢矫如龙,剑光纠结,剑气弥漫,正自斗得难分难解。李逸长长的叹了口气,心中本想一走了之,但却仍然还是停下了脚步。

这时谷伸翁和武玄霜已斗到百招以上,双方剑法有如暴风骤雨,越来越紧。谷神翁以拳、剑、指三绝伎称霸武林,尤其在剑法上更有独特的造诣,他所创的剑法名叫“蹑云剑法”,当真是移步换形,动剑变招,追风蹑云,极得轻灵翔动之妙。但武玄霜的身法展开。亦是翩如惊鸿,矫若游龙,剑势有如抽丝剥茧,绵绵不断。虽然略处下风,仍然抵挡得住。

谷神翁是武林盟主的身份,这十年来,不论与谁对手,已不屑使用兵器,如今是做了盟主之后,第一次用剑,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竟然久战不下,深感面上无光,心头动怒,力透剑尖,一记绝招杀出,武玄霜横剑一封,但听得剑尖上“嗡嗡”一阵啸声,两枝剑都给对方荡了开去,不过武玄霜的剑上却多添了一处缺口,武玄霜吃了一惊,心道:“这老匹夫的功力果然是远胜于我!

武玄霜固然力惊,但谷神翁的惊诧,亦不在她之下。他本以为这一下定能将武玄霜的长剑震飞,那知还是给她挡住了,两人催紧剑法,又个了十余廿招,武玄霜机灵之极,剑势虚多实少,一沾即走,瞬即百变,避免和谷神翁硬打硬拼,这样游斗的结果,虽然仍是谷神翁占上风,但看这情形,谷伸翁亦自心知,非斗到一千招之外,只怕难分胜败。

激战中忽然听得导声曳空,仿若尤吟虎啸,谷伸翁心头一凛,但听得有人哈哈笑道:“谷老弟,十年未见,你的剑法进境如何?小兄来看你了。”声到人到,场上群雄,骇然注目,只见来的人一袭青巾,身上的一件青色长衫,脸上也透出一层青气,不知怎的,一见之下,就令人觉碍惴惴不安,而且,这人的相貌看来还未到五十年纪,劾下有几根长髯,状如落拓不羁的名士,论相貌,似比谷神翁年轻得多,但他却叫谷神翁做“老弟!”

群雄注目之下,只见谷禅翁的面色白里透红,剑招渐见凌乱,那青衣人看了片刻,摇了摇头,朗声吟道:“神翁自负蹑云剑,金顶争雄得胜无?只怕虚名真误你,平添笑话落江湖!”

谷种翁面色越发涨红,原来这人名叫符不疑,乃是武林中的一个隐士,行事颇为怪诞,谷神翁和他以前甚有交情,只为一次他讥评谷神翁的剑法,谷神翁和他吵了起来,两人不欢而散。一别十多年,不料而今,他也突然来到了峨嵋金顶,又恰恰碰到了谷神翁和武玄霜比剑,因此一到场便作打油诗来嘲笑他。

谷神翁被符不疑嘲笑得面红耳赤,高手比斗,那容分心,只听得嚓的一声,青光闪处,武玄霜一剑从他头顶削过,谷神翁霍地个一个凤点头,堪堪避开,只差半寸,险些就要给她削去一层头皮,符不疑又大笑喝道:“险些送掉老头皮,如今低首拜娥眉!”武玄霜接着笑道:“盟主雄风随逝水,笑煞天山符不疑。”

场上群豪对符不疑是久闻其名,却不认识其人,而今一听,这个怪客竟然是符不疑,都不禁大吃一惊。谷神翁也暗暗嘀咕,心中想道,“原未他们是相识的。这个女娃子敢直呼其名,胆量不小。她的师父究竟是谁呢?”心中不宁,剑法更乱,他本来是胜武玄霜一筹,这时却反而给武玄霜迫得步步后退。符不疑人笑道:“谷老弟,你这场比剑早已输了,还比什么?不如咱们哥儿俩去喝杯酒吧!”

谷神翁见邀来的几个高手都己飘然而走,连新盟主李逸亦不知去向,一想这场比剑还有什么意思,当下心灰意冷,格什了武玄霜的一剑,立刻跳出圈子,飞奔下山。符不疑叫道:“喂,等等我呀!哈,你不肯等我?好,咱们就接着比一场轻功!”嘻嘻哈哈,追谷神翁去了。这两人轻功高绝,符不疑的笑声还在山谷之中回旋,他们的背影却早已不见。

新旧盟主都上了,群龙无首,场中大乱。武玄霜叫道:“明珠、如意,你们还没有将这班大英雄的兵器缴完吗?”如意答道“差不多啦!”武玄霜道:“缴完了械,就给我把他们的武功全都废掉。”此言一出,只听得哗哗啦啦一片声响,还未曾被缴械的人都把兵器抛掉,四散奔逃,只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武玄霜仰天大笑,说道,“英雄大会,风流云散,省却咱们一番气力,就让他们去吧。明珠,你给我看看上官妹子去。”

李逸在峰硕目睹,见英雄大会瓦解冰消,心头悲痛之极。黯然叹道:“不错,这场比剑我是早已输了!不是输给了这个女子,而是输给了武则天。”心念未已,忽见武玄霜也奔上山来。李逸心头冰冷,豪气全消,不愿和她再战,急忙从乃一面下山。

上官婉儿被雄巨鼎击晕之后,迷迷糊糊中似觉有人给自己推血过宫,也不知过了多久,悠悠醒转,只见阳光耀眼,已是第二天的中午时分,回忆昨夜种种情事,真如做了一场恶梦。睁眼看时,草坪空荡荡的除了自己之外,连鬼影也不见一个,兵器却散满了一地,刀枪剑戟,什么都有。上官婉儿叹了口气,想道:“这个英雄大会,如此散了也好。只是那个武玄霜,她为何将我救了,却又将我抛在这儿?”眼光一瞥,忽见身旁的一棵树上。有剑尖所划的几行字迹。

风云阁主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