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章

子母双飞,左手神剑丁衣,骤施绝技,眼见称雄水上数十年的火眼金雕萧迟,立刻就得丧在他这“子母双飞”之下。

在这已将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的一瞬间,各人面上,神色迥然不同,显见得这些人心中所思忖的,也大有差异。

灵蛇毛臬面带狞笑,百步飞花隐含得色,铁手仙猿目光闪动,八面玲珑张大了嘴,毛文琪却在心里地思忖着:“这一招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换了我他就一点办法

都没有了。”

而缪文呢,却仍然带着那种微笑,只是这次,他那莫测高深的微笑,似乎因着些须怜惜的成分,而变得有些人情味起来。

金鲤萧平双目火赤,大喝一声,扑上前去,只觉面前风声一凛,原来方才那三口小剑,正势挟余威,从他身前掠过。

接着“夺、夺、夺”三声,这三口剑都钉在这酒楼的一很大柱子上,只剩下三寸多长的剑柄,露在外面,杏黄色的丝穗,微微颤抖。

这些事笔下写来虽慢,然而在当时即快如电光一闪,火眼金雕目光动处,己然看到青光一溜,斜斜向自己剁了下来。

他方自暗叹一声,哪知那道本己将要劈在自己身上的青光,不知怎地又突然地撤了回去,他微愕之下,左腿朝外一蹴,腰上一使力,左手的峨嵋刺一点楼板,唰

地,掠了起来。

他身形甫自站稳,又听得“夺”地一声,目光闪处,却见一件暗器,钉入壁里,而满楼群豪,却又起了一阵骚动。

他自然不知道就在方才那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里,左手神剑面含冷笑,运剑下劈,哪知身侧突然风声一凛,他竟觉出有暗器向自己胁下打来。

这种武林高手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有着非常的警觉,随时提防着突来的暗算,左手神剑丁衣自然也不例外。

这时自然是伤敌其次,自救为先,须知他已听出这暗器风声强劲,来势绝快,自己若想先劈上萧迟一剑,那么自己胁下也得加个大窟窿。

他只得猛一吸气,硬生生将剑势撤了回来,大拧身,向后一闪——只见一道金光,快如奔雷般向自己身前打了过去,以他这种发暗器的名手,可也不免为这道金

光的去势之急而暗吃一惊。

他大惊之下,目光四扫,只见灵蛇毛臬等俱都面带异容,满楼群豪更是都发出惊异的叫声。

他再一忖量这道金光的来路,显然是来自窗外,而这时灵蛇毛臬已然极快地一转身,朝窗户的外面望了出去。

窗外有风吹过,但是却无人影,楼下那条街上此时也是静荡荡地,那些金衫大汉也因通宵未眠,此刻已躲在屋檐下打瞌睡。

春日的阳光由东方射下,照在街对面的一楼字上,可是对面的楼字也是静无一人,只有屋檐上未干的晨露,被阳光映出晶光。

这武林枭雄纵然机智深沉,此刻也不禁悍然色变,微叱一声:“老四,你出去看看。”

铁手仙猿立刻应了一声,一跺脚,穿窗而出,灵蛇毛臬却一翻虎躯,掠到对面的墙上,将钉在墙上的那暗器拔出一看——却赫然又是一柄金色小剑。

这时群豪又哗然低呼出来,原来方才大家注意力,都放在丁衣的那口剑上,谁也没有注意到暗器是从哪里来的。

就连灵蛇毛臬,也觉得有暗器由窗口这边往里打入,等到他回头的时候,窗外已无人影了。

灵蛇毛桌将这柄近日己在江湖中造出无穷事端,为自己带来莫大烦恼的金色小剑在手中略一把弄,两道长眉紧紧皱到一处。

这时左手神剑丁衣也将火眼金雕先放在一边,纵身掠了过来,目光也在他手中所持的这柄金色小剑上打转,问道:“又是他?”

毛臬微微点了点头,鹰隼般地目光,却在旁近窗口的那些人面上一一搜寻着——首先,他看到八面玲珑胡之辉,是站在窗旁的,此刻正横着身子,一会儿窗外望

望,一会儿又转过头来望着他手上的金剑。

八面玲珑胡之辉身旁,站着的却是自己女儿,正探着头去望窗外,而在她旁边的,却是那个慷慨多金的富家公子。

再过去,就他自己先前所站的位置,这武林枭雄心中一转,忖道:“方才这柄金剑,是由我左边射入,如果不是由窗外射入的,就是我左边的这些人所发——”

他目光再在这些人身上一转,两道浓眉皱得更深,然后,他又接着忖道:“胡老三 和琪儿自然不会,唯一,可能地就是这姓缪的小子,哼!他说他不会武功,我却有 些不信,可是一一若说他就是金剑侠,也不可能呀……”

“那么,这柄金剑只有从窗外射入的一途了,但是,这也似乎不大可能?”

他左思右想,觉得这其中大有蹊跷,只见这“武林魁首”双眉再一皱,继续走到缪文身后,伸出巨掌,朝缪文身上一拍。

他存心想试试,手底下已用出五分真力。八面玲珑胡之辉此刻正面向这边,目光动处,不禁吓了一跳,连忙叫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灵蛇毛臬心中微转,一笑收回真力,手掌轻轻拍在缪文肩上,一面却在暗忖着。

“这缪文和胡三弟既是素识,想来也许不至于有什么差错吧”而这时缪文也回过头来,目光正和灵蛇毛臬的碰在一起,灵蛇毛臬双眉微皱,笑间道:“缪文老弟

方才站在这里,可曾觉出背后有什么影响吗?”

缪文习惯地微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毛文琪却抢着说道:“爹爹,你真是的,你老人家老会问起他来,他这书呆子呀!人家在背后砍他一刀,他连影子都不会知

道的。”

灵蛇毛臬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颇为注意地朝缪文盯了两眼,然后,回过头去,却见萧老雕父子站在一起,轻声低语。

突地,窗外风声又一凛,毛臬微一扭腰,脚跟半旋,回头望处,却是铁手仙猿掠了进来,一面摇着头,一面道:“外面连个人影都没有,我问了问外面的弟兄,也没有人看见什么,这事可有点邪门,难道那金剑侠会飞不成?”

灵蛇毛臬在鼻孔中冷冷哼了一声,道:“我看这两年来你手下的弟兄们越来越懈怠了,没有事还好,一遇上事,可就见出我们平日养着这班人,竟然全是废料,一点儿也排不上用场。”言下之意,就是这金剑侠倒不曾飞,只是那些站在外面的

人大无用,没有看到而已。

铁手仙猿面上微红,连声道:“大哥说的极是,这些人疏懒已惯,今后小弟要好好督促他们。”

灵蛇毛臬又微哼了一一声,回身缓步向那萧氏父子走了过去,左手神剑目光动处,也和他并肩走去。

铁手仙猿见了,暗中向几个人一打眼色,也跟在毛臬和丁衣的后面走去,群豪见了,心中不禁又发毛,知道这一下萧氏父子更是凶多吉少了。

萧氏父子一眼望见这种情形,心里何尝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处境,但以他们的身份,此刻又势不能当着群豪一溜了之。

火眼金雕哈哈一笑,厉声道:“姓毛的,你过来作什,难道你还真敢将老夫怎的?”

他这么一说,却见明显地露出了怯敌之意来了,左手神剑丁衣冷笑一声,做然道:“姓萧的,你睁开眼睛来看看吧,今天你难道还想活着走下楼去,你难道还想

那个叫金剑侠的小子再来救你?”

金鲤萧平目毗欲裂,大喝道:“你们竟敢当着这么多人面前以众凌寡,武林之中,难道就没有公道了吗?”他将手朝后面的群豪乱拱,又道:“朋友们,你们可

要出来主持公道,要是单打独斗,我萧平死而无怨,要是这么的话,我……我…… 彼鸵欢褰牛顾挡幌氯チ恕

灵蛇毛臬仰天一阵狂笑,道:“好,好,单打独斗,死而无怨,好,好——”

武林魁首竟一面挽着袖子,一面又冷冷说道:“那么你就过来,我毛大太爷陪你玩 玩,你要是在我手下走得着五十招去,我姓毛的就恭送你们下楼,这该算公道了吧 !”

火眼金雕大喝一声,道:“姓毛的,你找后生小辈叫什么阵,你若真是个人物的话,一月之后,你我可另约时地,一决雌雄,此刻你藉着诡计,将我父子骗来这

里,此刻却又以众凌寡,以强凌弱,毛臬呀毛臬,你难道不怕天理循环,你难道不 怕遭报吗?”

灵蛇毛臬面含狞笑,森冷他说道:“萧老头子,你虽然舌灿莲花,也无法自求生路了,你要想在我毛某人面前讲什么公道,那么我告诉你,我毛某人就是公道。”

火眼金雕一咬牙,愕然道:“好,好,我老头子若能藉着一死,让天下武林朋友认清你这个假冒为善的恶徒的真面目,那么我老头子死复何憾。”

这须发已近全白的老人,此刻声音悲枪,长须微颤,一分掌中的峨嵋刺,接着厉声喝道:“那么你们就索性全上来,老夫今日就和你们这帮恶徒拼了!”

左手神剑连声冷笑,道:“教训你这种糟老头子,还用得着别人动手吗?”健腕一翻,剑尖上引,正待出手,这时蹬,蹬,蹬,楼梯口突然一阵暴响,急速地奔

上两个人来,一付气急败坏的样子,生像是赶来奔丧似的。

这两人全都穿着金色的长衫,但是想必因为经过长途奔波,此刻这两件金色长衫上已被灰砂汗渍渲染得变为土黄色了!

而且这两人虽然面目英俊,但面上亦是风尘满面,眼中更是黯淡无光,像是多日未睡,心神交瘁的样子,看上去俱都狼狈不堪。

这两人一上楼,目光四转,一眼瞥见毛臬,忙地抢上几步,“噗”地朝毛臬跪了下来,毛臬面色已为之大变,连声道:“东山、允泰,你们快起来,这是怎么回

事,计二叔呢?南松呢?唉一一你们跪在这里干什么,快起来说话呀!”

这一向机智深沉的灵蛇毛臬,此刻不但语声惊惶,面色也变得铁青,一叠连声地催促着,但是这两个金衫少年,却不住地喘着气。

八面玲珑也是微变神色,走到远远一张还没有倾倒的桌旁,倒了两杯酒,递到这两人面前道:“来,你们先喝杯酒,喘口气。”又转首向毛臬道:“大哥,你别

急,计二哥不会出什么事的。”其实他口中虽如此说,心里却也有些发慌,不知道 又出了什么变故?

缪文似乎没有兴趣再看这局戏,长长打了个呵欠,伏在桌上假寐,毛文琪在他旁边轻声道:“你好生休息一会,等一下我们要走的时候,我再叫醒你。”缪文头

伏在桌子上,动也不动,仿佛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此刻这两个金衫少年已仰首喝了酒,正待说话,毛桌却微一皱眉,朝侯林道:“老四,你真是的,将这么多好朋友困在这里委屈了一通夜,现在还不炔送人家去

歇息去。”

一面又微微拱手道:“各位朋友请了,今日毛臬招待不周之罪,改日再 向各位谢过。”

群众都知道这是他在下着逐客之令,相顾之下,也就都向毛臬说着客气话,一一下了楼,这些人都是光棍朋友,谁也不愿意趟这趟浑水。

左手神剑横身一拦,拦在萧氏父子面前,平剑当胸,冷然说道:“姓萧的,你可还没有到走的时候!”

萧老雕厉声笑道:“你要我走我还不定哩,我要听听你们栽跟头的事。”他将这话说得特别响,以期群豪都能听见。其实他不说别人心里也有数,知道那乘隙前

往高、洪取宝的铁算子计谋,已栽了大大的跟头,甚至性命都已不保,只是大家都 装糊涂,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这两个金衫少年却正是灵蛇毛臬门下十大弟子中的追云使者尉迟东山、神剑使者梅允泰,也正是和铁算子计谋同去取宝之人。

是以灵蛇毛臬一见这两人狼狈归来,心中自然大惊,连火眼金雕那种讥讽的话也顾不得了,等到群豪一下楼,又急切地问道:“你计二叔出了什么事?我交待你

们的事做了没有?快说呀!”

神剑使者喝了杯酒,定了定神,才站起来,急急答道:“弟子们和计二叔到了洪泽湖和高邮湖之间的水闸那里,就按着图上所示的地方开始寻找,这里面当然是

尉迟师兄两弟兄的水性最高,计二叔就叫他们换了水靠,下水搜寻。”

灵蛇毛臬目光转到另一人——尉迟东山面上,迟东山叹了口气,悲沧他说道:“弟子和南松弟下了水,果然看到在旁边湖底靠近湖岸的地方,有图上所示的记号

,当然高兴得很,到水面换了口气以后,就循着那记号所示的方向,又找着一条沉 船,弟子们就用绳子捆在船上,和在岸上的计二叔和梅师弟他们一齐用力,将那艘 沉船移开,果然看到沉船下面有一块生满了锈的铁板。”

这时不但灵蛇毛臬全神凝住在这追云使者的活上,其余的人,也都睁大了眼睛望着他,关切之容,溢于言表。

那火眼金雕却低骂了一句:“难道湖上伏桩的狗才都死光了不成?”

尉迟东山望了他一眼,接着说下去道:“弟子们一见铁板,当然高兴得很,一面上去换气,一面就将它告诉了计二叔,哪想就在这时候,突然有弩箭朝我们射来

,弟子们就知道身形已被高、洪水寨伏桩的弟兄看到了!”

萧老雕哼了一声,尉迟东山又望了他一眼,冷冷接口道:“哪知高、洪水寨里这批家伙却无用得很,片刻之间,就都被制住了。”他眼角一瞟,气得萧迟的面目

又连连变色,接着又道:“弟子们这才又潜下水去,移开铁板,铁板下面的一个大 地窖里,果然有十好几口箱子一一”他略为一顿,毛臬已着急地催促道:“快说下 去!”

“弟子们高兴得不知怎么好了,就将这些箱子,都吊到岸上,南松弟就要先打开一口箱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尉迟东山说到这里,灵蛇毛臬就冷哼一声,像是对此举深表不满。

尉迟东山喘了两口气,悲沧之色,突又涌现,梅允泰就接着道:“计二叔想了想,就答应了,这些箱子上面都生满了铁锈,尉迟二哥扳了几扳,才把箱子扳开。

哪知箱子刚开,里面竟然射出一蓬小箭来,尉迟二哥碎不及防,身上竟中了七箭,直透入骨,连话都来不及说,就……就咽了气了。“

众人不禁又都倒抽一口凉气,尉迟东山俯首不语,梅允泰长叹了一声,接着说道:“哪知箱子一打开,里面装的却是一大堆烂石头,弟子们又悲痛,又吃惊,又

气愤。计二叔用两口剑将这十几口箱子都打开了,每口箱子里都装着暗弩,而每口 箱子里装的竟然都是烂石头。”

说到这些,灵蛇臬等人更是面色惨变,那火眼金雕却纵声狂笑起来,但这时各人心中惊恐、失望,紊乱如麻,竟都没有对这种恶意的笑声如何,却听神剑使者梅

允泰接道:“这一来弟子们俱都大惊失色,计二叔将那些箱子里装着的消息弩箭仔 细地查看了一遍,面色突然变得更加难看,连连地叹着气,告诉弟子们说,这些弩 箭安装的方法,竟然和数十年前名震武林的前辈异人圣手书生淳于独秀同出一辙!”

“圣手书生”四字一出,众人更加大惊,原来这圣手书生淳于独秀不但武功卓立,尤精消息埋伏,只是此人多年前已失踪迹,也未曾听过他传有弟子,众人虽惊

疑,但却知道铁算子计谋也是个中老手,眼光绝对不会看错。

灵蛇毛臬一跺脚,恨声道:“这老不死怎地又重现江湖了?允泰,你快说下去!”

世上有许多事看来毫无连贯,又近不可思议,其实这仅是因为人们的愚昧,无法知道那其中究竟的真象而已。

此刻,这些人为此事大感惊诧,但他们若知道那圣手书生已和海天孤燕同隐一岛,而海天孤燕又正有份三才宝藏的秘图,再将这些和另外的一些事稍加连贯,那

这些神秘的事就不再神秘了。

梅允泰略略喘了口气,就接着道:“计二叔又说,照这种情况来看,这批藏宝一定已被圣手书生,或者是他的弟子捷足先得。弟子们听了,又懊恼,又气愤,看

着尉迟二哥的惨死,又觉得难受。哪知道祸不单行,计二叔正对我们说着话,弟子 们竟突然看到他老人家身后多了一条人影!”

梅允泰脸上的肌肉略略扭曲了一下,像是此刻还在为那时的景况而惊悸着,接着又道:“那时候天已经黑了,湖岸边风吹草动,那条黑影像鬼似的,站在计二叔

后面,计二叔却仍然说着话,一点儿也不知道。”

毛文琪一捏自己的掌心,已经被冷吓湿透了,她心中动处,那曾经和她交手的黑衣夜行人的影子又在她心中闪过。

但那黑衣人是否就是站在计谋身后的黑衣人呢?这个毛文琪却也不能确定!她目光一转,看到每个脸上都有惊慌之色,那梅允泰更是连连伸手拭着冷汗,强自按

捺着说道:“后来计二叔发现弟子们的神色,才回过头去,弟子们只是见那黑衣人 嘿嘿一声冷笑,双手一扬,掌中竟发出好几道金光来,这时我和尉迟大哥正站在箱 子后面,连忙往箱子后面一伏,可是说至此处,他连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冷汗直 冒,他又用袖子擦了两下,接着往下面说道:”可是等到弟子们站起来的时候,跟 弟子们一齐去的五个神鞭队的弟兄们都已惨叫着,倒在地上,每个人的胸前都插着 一件金光闪闪的暗器,计二叔站在那里,晃了两晃,也倒在地上,而那个鬼魅一样 的黑衣人,却走得不知去向了。“

“弟子和迟师哥壮着胆子一看,那些神鞭队里的弟兄胸前,插着的竟然都是柄金色的小剑,计二叔胸前虽然没有插着剑,但是他老人家头顶却中了一掌,连大灵

盖都被打得粉碎了。”

“弟子们再一看先前挡在弟子们前面的那两口箱子,箱子盖召卜么厚的铁板,竟也被打得洞穿,上面的那两柄金剑,竟从箱子盖的一面穿到那一面去了,这种手

劲,弟子们别说没有看到,就连听也没有听过,这黑衣人双手竟发出十件暗器,每 一件都有着如此力道,这……这简直……这简直有些骇人了!”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竟又“噗”地坐到地上,地上狼藉的酒汁菜汤,弄得他本已污秽的长衫更加淋漓不堪,他却像是丝毫都没有感觉到。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