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两天之后,当左手神剑和百步飞花两人到达毛宅时,缪文已经交给胡之辉十万

两银票,辞别了也将他去的石磷,带着胡之辉的千恩万谢,和毛臬的爱女一齐出城 北去了。

从杭州到河北的路,毛文琪孤身往来,不知有多少次了,可说是熟之又熟,缪

文安静地坐在马上,跟着她走,可是两只眼睛却极为不安静,上上下下地望着她,

使得她芳心中好像有千百只小鹿在撞着。

这种感觉,毛文琪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感到,只觉得受用得很,仿佛有种说

不上来的味道。

刚出杭州城,后面就奔来几骑马,缪文一皱眉,向毛文琪道:“大概又是你的

师兄赶来了。”

毛文琪笑问:“你怎么知道?”

语声方落,后面的骑士果然已经高声叫着:“琪师妹!”缪文向毛文琪一耸肩

,毛文琪格格笑了起来。

后面追上来的四骑,果然都是“玉骨使者”。那阴沉机狡的“凌风使者”庞良

湛,也在其中,见了缪文,倒先客气得很,另三个金衫少年却看也不看缪文一眼,

拥到毛文琪四侧,其中一个皮肤白皙,但却生得一付单薄之相的少年道:“师父命 我到冀、豫、鄂、赣四省,我们准备分头行事,师妹,你看哪一个到冀省最为适当 呢?”说时,他带着一付阿谀的笑容。

毛文琪却满肚子不高兴地道:“我管你们谁去?”庞良湛马缰一转,左手提着

缰绳。右手却握着几枚制钱,道:“谁猜出我手中制钱的数目,谁就陪琪妹到冀北 去,要是你们都是猜不到,那——那我……”

缪文暗暗好笑,付道:“看来他们师兄弟几人,都对琪妹怀着同样的心思。”

他面带微笑,看着这师兄弟四人猜枚,但若这师兄弟四人看出他笑容后的含意

,恐怕谁也不愿意讨取这价“美差”了。

最后,那面貌白皙的少年是“幸运者”,其余三人都怏怏走了,缪文含笑走过

答汕道:“兄台高姓?”那面貌白皙的少年双目一翻,傲然答道:“小弟孔希,不 过江湖中人都称我为‘玉壁使者’……话未说完,就回过头去向毛文琪说话,立时 又换了另一种脸色。缪文却丝毫不以为杵,仍然笑嘻嘻的,毛文琪嘟着嘴,恨不得 叫这位”玉壁使者“快些滚开才对心思,只是眉梢眼角瞟向缪文时,却仍带着一份 笑意。

孔希不是傻子,一路上从毛文琪那里受来的怨气,就全部发泄在手无缚鸡之力

的缪文身上。

缪文却仍不闻不问,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毛文琪以前那种狂态,此时竟

收敛得无影无踪,竟像个含羞答答的深闺女子,是什么东西使得这从来不知道羞涩 的少女有了这么大的改变呢?

到了吴兴,店房不多,缪文只得和“玉壁使者”一起歇了。

深夜,玉壁使者孔希突地听到窗外有夜行人弹指的声音,他久走江湖,反应极

快,嗖地,跳下了床,登上薄底靴,却见缪文蒙着头,正在大睡。他冷笑一声,暗 骂:“蠢物!,‘身形一弓,倏然穿窗而出,想看看窗外究竟有什么事。前面,果 然有人影一晃,但身手却是极为迟钝,孔希又冷笑一声猛一长身,一个起落,便掠 向那鬼祟的黑影。毛文琪也惊醒得很,也发觉了窗外似有异声,匆匆结束了一下衣 衫,然后也穿窗而出,但窗外却似静悄悄地,没有人影。她微一迟疑,竟毫不迟疑 地掠了过去。夜色深浓,邻房里有犬吠之声,不知是它也发觉了夜行人,抑或是不 耐春夜的寂寞,像春日的野猫一样地叫了起来。毛文琪不敢太大意,也没有出声, 身形一拳,在白杨树前倏然顿住,闪目一望,见一人影似乎挑战似的,动也不动地 站在白杨树上,她双眸怒张,口中低叱一声,三点寒星电射而出。哪知那人影仍然 不动,毛文琪的三枚”屠龙针“,竟都打到他身上,毛文琪暗器奏功,却见人影仍 直挺挺地站着,非但动也不动,就连哼声都没有发出,像是这”屠龙仙子“的绝技 ,武林中扬名的”屠龙针“对他毫无作用一样。

毛文琪一惊,倏然抽出长剑,火焰般的红光一闪,毛文琪却不禁惊呼出来。

原来红光闪处,她发现树上的人影,竟是那玉壁使者孔希,她剑势一领,身随

剑走,微一纵身,也窜到白杨树上藉着剑光和星光一看,粉面再也镇静不了,立时 变得惨白。

原来这玉壁使者孔希,竟在一段极短的时间中,已被人点中脑后死穴——玉枕

,用细铁丝吊在树上,而毛文琪的三枚“屠龙针”,也整整齐齐地插在他前胸的“ 乳泉”,“期门”两处大穴上,只剩下针的尾端,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夜色,使得他白皙的脸,铁青而狰狞,眼珠无助地突出眶外,像是他自己对自

己的死,也像别人一样地茫无所知。

有风吹过,毛文琪机伶伶打了个冷战,回过头,不敢再看这幅景象,直到现在

,她才发现自己是个女子,有许多事,的确不是她独自能够应付的,尤其是有关死 亡这=类的事。

突地,她想起缪文,心中不禁又起了一阵寒意,倏然回身,向客店那边掠去,

八岵换嵋病彼纳セ曷淞恕

暗中这鬼魅般的人物,像是地狱中的恶魔似的,随时伸出他的魔掌,攫去世上

的一些人,而这些人,又都是和灵蛇毛臬有着关系的。

毛文琪心中混饨,恍惚,心智在这一刹那中,似乎都完全失去了。

“这会是谁呢?”她暗讨着:“金剑侠?那蒙着黑布的夜行人?”

星光将一棵树的影子,变得奇形而扭曲,就像鬼魅似的,挡在毛文琪前面,毛

文琪又不禁起了一阵惊栗,冷汗都流下来了。

“难道是坟墓中的人,突然复活,而来复仇了吗?”她不敢再往下想,也不敢

向自己解释自己这种恐惧的由来,脑海中波涛云涌,她虽然不知该怎么想,然而缪 文的影于,却像山石似的,在她脑海中的波涛里屹立着。

于是她飞快地几个纵身,掠向那也沉于阴影中的客店房屋。

何消几个起落,她已跃入客店中,微一审度,发现缪文的住房的窗子,仍然是

敝开着的。

她毫不考虑地一跃而入,缪文根本毫无所觉,仍在蒙头大睡,她急忙走过去,

伸手拍了拍被,哪知触手之处,却不似人体。

她又一惊,拉开被,里面只堆着一卷棉被而已,哪里有缪文的影子?

她怔在床前了,疑念丛生,却听到床框后有人轻轻问道:“是毛文琪姑娘吗?

泵溺鹘鸥蛔拥焦窈螅醇盐奈匪醯卣驹谀抢铮醇溺鳎尘濉〉男牟潘沙哿讼吕础

他仿佛再也支持不住了,虚软地倒在衣柜旁,颤声道:“你再不来,我可要吓

死了。”他战兢着住墙上一指,毛文琪随着望去,却见白垩墙上,此刻多了一方黑 缎,藉着微弱的光线,那上面仍可看到四个字,赫然竟是“以血还血。”

毛文琪心头又一震,十六年前的故事,她也曾听到过,这“以血还血”四字,

也使她人目惊心,背脊又生出一丝凉意。

缪文又颤抖着说道:“刚刚我睡得正熟,忽然窗口跃进个人来,将这块黑缎子

,挂在墙上,又把我叫醒了,问清了我是什么人,才又从窗口走了。”

毛文琪长叹一声,问道:“那人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全身穿着黑衣,连头上都

蒙着黑布的?”

缪文点头道:“就是这样的人。”语声一顿,又道,“原来姑娘认得他的。”

毛文琪摇了摇头,望着墙上的那四个字出神,缪文扶着衣柜走过来,望着她的

背影,脸上却无他所说的半点惊惧之色。

但毛文琪一回头,他脸上的肌肉又像是因着惊惧而扭曲了起来,毛文琪怜惜地

望着这文质彬彬的美少年,悄悄走过去,道:“你别怕,我在这里陪着你好了。”

话一出口,脸上不禁就红了起来。缪文却连声喜道:“有姑娘在这里陪着我,那好 极了,不然一”不然怎么样,他虽未说下去,但毛文琪却已替自己找到了留在这房 里的理由了。

点亮了油灯,他们端坐在臬子的两侧,毛文琪只觉得缪文的双眸,像是火一样

地燃烧着自己的心,自己的心也开始燃烧了。

于是,她记起这是春夜——虽然春夜的星光,春夜的气息,以及屋顶猫儿的嘶

叫,都没有带给她“春”的感觉,然而缪文的眼睛却告诉她,这是春天。

也许是春寒料峭吧!他们的手,不知在什么时候紧握住了。

于是从深夜到天明,他们就这样坐着,毛文琪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那外面的

白杨树上,仍挂着她师兄惨不忍睹的尸身。

然而缪文呢?他也忘去了一切吗?这从他嘴角的笑容上,你可以得到明确的答

覆,只是此刻的毛文琪已不能注意到了。

第二天早上,吴兴府的捕怏忙碌了,三班班头铁尺王维杰,被这具无名男尸所

困惑,而这具尸身上的金色衣衫,又使他惊恐。

但是这一切都是个谜,非到谜底揭晓的那一天,没有人能知道真象。

过太湖三万六千顷,缪文和毛文琪指点着浩翰烟波,别人谁不羡慕这一对才子

佳人,但世上之事,其内容有许多是任何人也无法从表面上看出来的,缪文和毛文 琪这一对,也许正是如此。

但无论如何,这一对无论从什么地方看去都极其配合的少年男女,这一路上耳

鬓厮磨,当然难免暗生情愫,尤其是毛文琪,她不但变得温柔,含羞,而且将女子 照料男子的本能,都用在缪文身上,使得他第一次享受到异性的温馨。

自此以后,毛文琪那洁白如纸的心灵,便让缪文给写了巨大而深透的一个“情

字。而任何人都知道,少女的第一次动情,永远是最纯真和美丽的,当然,也是 永难忘怀的。

孔希的惨死,虽然让毛文琪感到悲哀一一因为他终究是曾和她自幼相处的同伴

,那墙上触目惊心的四个字,也让她感到恐惧。

——因为她自幼就不断听到有关这四个字的故事。

但是,这份悲哀和恐惧,已无法再在她心中占得一些位置,因为她整个的处子

芳心,已全被那“情”字占得满满的了。

缪文当然也能发觉这“情”字在她心中所造成的力量一那从毛文琪日益温柔的

举止和言词上,就可以发觉。

但是,他仍像往常一样,永远带着那一份谜一样的笑容,让人永远无法从那俊

美而挺逸的外表中,猜透他的心事。

他,是个谜一样的人物。

只是毛文琪却丝毫感觉不到,一路上,她像守护神一样地保护着这“手无缚鸡

之力”的书生,像慈母一样地照料着他的饮食起居,又像妻子一样地和他娓娓谈着 情话一亘古以来,相爱着的人们,都是在同样地谈说着的话。这是不变的,也是永 恒的。

由杭州北上,可沿运河而行,一路上都是人烟稠密之处,尤其江、浙境内,人

物风华,自古以来,尤称中原之最。

是以一路上,本来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凶杀之事发生,只是“金剑侠”一出,

这本来素称安宁的江、浙道上,武林人物便呈现了一种兴奋状态,这原因却是因为 武林中久已无事,此刻那些和“灵蛇”毛臬素无来往,一些和“灵蛇”有着夙怨的 人,便抱着“看热闹”的幸灾乐祸心理,看着这雄踞武林多年的“毛大太爷”在受 到那么多打击之后,能有什么出奇制胜的手段,对这如神龙般的“金剑侠”作一反 击。

而那些“灵蛇”毛臬的党羽,不用说,更是紧张得很,因为他们不知这位“金

剑侠”什么时候会照顾到自己头上来。

毛文琪来往此路已有许多次了,这路上和毛臬有着关联的江湖人物,当然全认

识这位武林魁首的女公子,几乎每到一个地方,只要毛文琪在闹市上一露面,立刻 就有当地的武林人物前来拜候。

毛文琪像是有些讨厌,但缪文却像是对这些应酬极感兴趣,他甚至和每一个来

拜候的武林人物都谈得来,滔滔不绝地和那些江湖莽汉谈着活,详细地问他们的姓 名,住址。

毛文琪有些奇怪这文质彬彬的富家公子为什么会对这些草莽豪士如此发生兴趣

,但只要缪文高兴的,她也就高兴了。

到了宿迁,投了店,天已经黑了,初夏的晚上,永远是美的,毛文琪轻轻打开

窗子,望着窗外的满天繁星,悄语道:“我们别出去吧,随便叫几样小菜,就在这 里吃了算了。”

缪文一笑,走过去,轻抚着她的肩,还未曾说话,毛文琪已笑道:“一定要出

去是不是?”她娇躯一扭:“我真奇怪,为什么你总是喜欢和那些臭男人打交道,

我们两人静静地吃一顿饭多好。”

缪文仍然不说话,但结果两人仍然走了出去。宿迁夜市,虽不鼎盛,但这地当

潜运要冲的城闹夜市仍然是辉煌的。

出了店门,沿着南街向左一转,缪文突然眼前一亮,侧顾毛文琪一笑,毛文琪

随眼望去,两道春山似的黛眉,却轻轻皱了一下。

原来放眼望去,这条街上的人,衣衫竟完全都是金色,任何一种别的颜色都没

有,这当然不是巧合,而只有唯一一种原因,那就是这条街上所有的人,都是“灵 蛇”毛臬的直属部属。

两人方自互视间,突然两个也穿着金色紧身衣裤的颀长大汉,劈面拦在他们面

前,吆喝道:“这条街今天晚上已经被铁手仙猿侯四爷借用了,你们要吃饭到别的 地方去,这条街上所有的饭馆子今天晚上都没得空。”

毛文琪又一皱眉,缪文却哈哈笑着,微微一指毛文琪道:“你可知道这位姑娘

是谁吗?”他话未说完,就被毛文琪拖着就走,一面低声埋怨着道:“你何必说出 来呢?看样子这里有麻烦,我可不愿惹。”缪文眼珠一转,微笑了一下,突然看到 十余人迎面而来。

缪文“咦”了一声,因为这十余人竟都穿着百结鸦衣,显然都是乞丐。‘哪有

乞丐在路上成群结党的道理?“他方自思忖问,却见为首的那个丐者目光向他一扫 ,竟然锐利如电。他心中又一动,那队乞丐竟笔直地走进那条街,那两个穿金衣的 颀长大汉非但没有阻拦,而且远远站了开去。缪文奇怪,毛文琪看了一眼,却见她 正在望着那群乞丐的背影出神,喃喃自语着:”奇怪,他们怎么会和穷家帮生出纠 纷来,是谁惹的祸?“脸上的神采,突然之间,起了一种奇异的光芒,缪文一笑, 忖道:”原来你也是喜欢凑热闹的人呀!“

毛文琪低着头沉吟了一会,突然接着缪文的臂回头就走,一面道:“高兴吧,

我带你去看热闹去。”缪文除了微笑之外,似乎不会有什么其他的表情,随着毛文 琪回到街口,却见那两个大汉远远就弯下身来。

缪文一愣,忖道:“难道他们就认出她是谁了?”毛文琪当然也有同样的感觉

,哪知背后突然有人重重咳嗽了一声,缪文回头一望,看到一个金衫汉子和另外三 人并肩站在身后,原来这四人自他们身后行来,脚步声为市声所掩,是以他们没有 听到。

‘原来人家弯腰的对象不是我们。“缪文会过意来,不禁哑然失笑。那金衫汉

子两眼上翻,看也不看他们一眼,毛文琪气得哼了一声,突然伸手朝他肩前重重推 了一下。那金衫人竟被她推得倒退三步,几乎站都站不稳了:另外那三人立刻怒叱 一声,其中一个面色赤红的中年壮汉一个箭步窜了上来,左手一领毛文琪眼神,右 手嗖地一挥,打向她胸前,口中喝道”小丫头,你找死吗?“毛文琪脸色一变,须 知这人的一掌打得甚为不是地方,武林中正派人物,竟会朝一个妇人家这种地方出 手,她羞恼之下,柳腰一折,方待出手,哪知那汉子庞大的身躯,竟硬生生被人拖 了回去。缪文看得肚中好笑,原来那金衫汉子身子站稳后正自气得变色,目光一瞬 ,大概看清楚了那推自己的是谁,连忙也是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竟一把拉着那为他 动手的汉子的肩臂,将他拉了回来。那大汉痛得直咧嘴,原来这穿着金色长衫的瘦 削汉子,就是江浙一带名声颇为响亮的铁手仙猿侯林,这一拉情急之下,竟使出了 他仗以成名的”鹰爪功“来,那汉子怎吃得消?侯林不管这大汉面上的表情的难看 和奇怪,却走到毛文琪身前,一揖到地,笑着道:”原来是毛大姑娘,老叔叔没有 看到你,你可别生气。“

毛文琪一撇嘴,道:“我还以为侯四叔不认得我了呢?”她不屑地睨了那大汉

一眼,“那位英雄好俊的拳脚,我倒想向他领教一下。”那面色赤红的大汉听到了 这一问一答,也猜到了这被他骂为“丫头”的女子是谁,原来就赤红的面孔变得越 发红了,听了毛文琪的“挑衅”,装作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他纵然在江湖上也 小有名声,但他可不敢和“毛大太爷”的女儿较量。“何前傍而后恭也。”缪文暗 暗好笑,但是笑容中像往常一样,含蕴着一种令人猜不透的意思。“你来得真好极 了。好极了一”铁手仙猿笑的时候,果然令人不知不觉地想起一只猴子,只是他明 锐的眼神和那种内家高手所独具的特徽一两旁凸出的大阳穴,使人在暗笑他面容之 陋以外。仍不敢轻视。“你们远来,老叔叔可得好好请你们吃一顿,今天,刚好我 薄八幼潘档溃溺魅创蚨狭怂幕埃骸焙钏氖宓姆够故浅缘玫难剑靠峙隆》够姑挥谐酝辏偷冒ど弦欢俅蚬钒袅恕!八啃ψ牛室庖焕盐模蛲饷孀撸∫幻娴溃骸蔽颐腔故亲甙桑 

“姑娘,你可不要再开我的玩笑了,今天真是遇着大事,本来我已差人飞骑赶

去杭州,通知你的尊大人。可是直到今天还没有消息,我正急得要命,恰恰遇着你 来,真好极了。”

铁手仙猿笑着道,一面做着手式,请毛文琪进去,毛文琪却一整面色,庄容说

道:“侯四叔,你怎么会惹上穷家帮的?我爹爹不早就说过,不要找这班怪物的麻 烦,老实说,这班人在江湖上无孔不入,惹上他们可真有点讨厌。”口气一变,居 然头头是道。

铁手仙猿长叹一声,道:“说来话长,进去再讲吧,穷家帮讨厌,难道我不知

道吗?”

几人向荷内定去,这其中只有缪文最为心安理得,施然漫步,像是逛街似的,

四下打量,这才知道那铁手仙猿口中所说的:“大事”果然并非虚语,就冲这条街 上的憎形看来,光是“大事”两字,还像是并不足以形容似的。原来这条长约十余 丈的横街。两旁竟都是酒楼饭铺,想必是这宿迁城酒楼饭铺的集中地,此刻这两旁 少说也有三、四十间的酒楼,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竟然全都坐满了人。而以缪文 自家方才所经历过的情形忖度,这三、四十间酒楼里坐着的人物,当然都是“灵蛇 笔窒拢蚴潜凰乔肜吹慕巧F婀值氖牵馊⑺氖渚坡ブ屑茸宋淞趾馈∈浚敲椿┬χΩ梅浅4蟛哦裕闹庑┚坡ダ锩嫒床⑽拚庵智榭觯淙灰灿小√富爸觯圆弧盎┬Α薄g盐哪抗馑淖成纤淙匀皇谴盼⑿Γ印∷哪抗庵校芽煽闯稣馍衩氐纳倌晷闹校衷谧乓恍┠钔贰<负趺咳揭桓簦【驼咀乓桓鼋鹨伦澈海吹剿钦庖恍凶叩剑鞲鞴砦瘛L窒稍匙咴诿溺鳌∩聿啵手弊呦蛘馓踅稚厦琶孀钗砝囊桓鼍坡ィ溺髯匀灰部闯銮樾斡幸欤∩踔帘人胂裰辛挂榉常丝桃彩掌鹆私啃Γ嫔洗潘嗳恢7阶宰叩骄啤÷ッ趴冢值木⊥酚制鹆艘徽笊Ф蠹一赝啡タ矗醇钟惺嗳俗吡私矗丁≡锻ィ患馀巳即┳趴泶蟮聂卖模飞瞎馔和旱模谷蝗际呛蜕校√帧∠稍沉成系纳裆涞眉淠芽矗醇切┖蜕薪私趾螅投纪O吕矗挥形∈兹觯踝糯蟛阶庸础g盐姆路鹗虏还丶海涫邓丛诹粢饪醋牛患馊觥∩松聿乃淙欢技菹鳎炊剂谢⒉剑煌笥欣赐贰C溺饕泊舐丁【熘尾揭涣铮驹阽盐纳聿啵;ぷ潘恼馕弧拔娜跏樯保刺靡簧“阿弥陀佛”,震耳嗡然。那为首的一个僧人,已有古稀之龄了,脸上干得已无一 丝肉,皱纹满布,长眉垂目,仿佛已将入上,但一声佛号宣过,双目一张,缪文只 觉得这老僧枯瘦而暗淡的面孔上,像是突然亮了一盏明灯一样,顿时焕发了起来。 他双手合十,朗声道:“贫僧墨一,来自嵩山,实是不速之客,但侯檀越此举既然 有关天下武林,少林恭为武林一派,想侯檀越也不会拒贫僧于门外吧。”

这“嵩山墨一”四字一出,铁手仙猿和另三个汉子面目又一变,缪文不禁仔细

地打量着这来自少林的老僧,却听铁手仙猿哈哈笑道:“在下侯林,久闻少林各位 神僧大名,但区区以为各位神僧都已勘破世情,参透造化,是以才未惊动,如今上 人居然来了,真教在下喜出望外。”虽然有说有笑,但刺人的笑声中,已有勉强的 意味。

墨一上人又微微垂下双目,双手合十,低诵佛号,并没有理会侯林话中的锋锐

,逞自带着身后的两人走入酒楼。

毛文琪越发诧异,她不明白这位铁手仙猿到底惹了什么风波,竟连近十年来已

不过问武林中事的少林门人也惊动了。而且以此情揣测,自己的父亲并不知道此事 ,而是这铁手仙猿一手造成的。

她不禁带着些责备的目光望了侯林一眼,要知“灵蛇”毛臬近年来虽已取了武

林霸业,但这不过是指普通一班江湖草莽而言,至于那些在武林中基业深固的门派 一一如少林、武当、昆仑等派,他仍不敢轻易招惹,而这些门派中的长者。也多已 不问世事,下山行道的弟子,也没有过问“灵蛇”毛臬的事,这当然也因为“灵蛇 泵夏鄙钏悖惺露脊易殴饷髡蟮恼信疲昀疵切⌒囊硪恚鸵郧啊∫恍┘坏萌说墓吹倍忌僮隽诵囊膊还桥乱鸶髅糯笈傻募凳樱约骸⌒量啻聪碌幕祷偃ァ

此刻毛文琪一见今日此会,光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已有穷家帮和少林派,楼上

坐着自己没有看到的,还不知有些什么人物,她竟然暗怪铁手仙猿怎会为他爹爹惹 来这些煞星了。

铁手仙猿也自面带愁容,叹着气当先上了楼,毛文琪一拉缪文走了上去,缪文

只觉得她掌心有些湿湿地,不禁又一笑。

大出毛文琪所料的是,这酒楼上的十余张席面上,只寥寥坐了二、三十个人,

其中坐在最近楼梯之处的一个胖子,看到铁手仙猿上来,竟砰然在桌上拍了一下,

大声他说道:“好大的架子,叫我魏胖子坐在这儿等了快一个时辰!”

铁手仙猿双目一张,像是要发作,但又忍下气,双手向四周一拱,勉强地朗声

笑道:“小可无状,致令各位武林前辈在此久候,千祈恕罪。”毛文琪又一皱眉,

她知道这位“侯四叔”平日性如烈火,今日却奇怪他怎会忍得下气,她更奇怪的是 ,这位“侯四叔”不但一身软硬功夫都已有了相当火候,而且还是她爹爹平日最倚 重的一个好手,那名震武林的“铁骑神鞭”队,实际上也是他在统率着,在武林中 可称炙手可热,跺一跺脚四城乱颤的人物,今日却又怎会有人对他如此不敬?

她不禁朝那胖子盯了几眼,却并不认得,她目光再一转。看到这楼上的二十余

人,见到铁手仙猿上来,有的微微欠身,有的仅坐着微一抱拳,还有的几个竟连动 都没有动一下,生像是都没有将这位“武林魁首”的把弟,称雄江浙的一霸,淮南 鹰爪派的高手,率领铁骑神鞭的铁手仙猿看在眼内。

这种情形,可太不寻常,毛文琪心中一动,暗暗忖道:“难道这些人全都是名

门名派的高人?”她再一打量,这些人虽然高、矮、胖、瘦各异,但大家却都有一 个相同的特色,那就是这些人的目光,都有着像刀一般的锐利的光采。

她不禁更暗中奇怪,须知她年幼任气,又恃技而骄,倒不是怕了这些人物,而

是奇怪这一向稳健干练的铁手仙猿怎会在没有得到自己爹爹同意之前,就招惹了这 些人来?

她却不知道这位铁手仙猿,肚子里面也正在叫苦不迭啊!

铁手仙猿干笑了一阵,指着毛文琪道:“这位就是我毛大哥的掌珠,今日是凑

巧赶来此间的。”

毛文琪只觉得数十道锐利的目光,都扫向自己身上,但是她却仍然昂首而视,

神色自如,缪文在旁边暗暗点头,似乎颇为赞许。

这二十余人生得极怪,并不坐在同二桌上,只是每三五人便据了一席,却还有

三数席空着,铁手仙猿便向对着楼梯中那张主席坐了下来,也就是刚好坐在方才向 他拍桌子的“魏胖子”旁边。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