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章

在大家都惊异于毛文琪掌中珊瑚色的宝剑所具有的那种神奇的功能的时候,西

湖中突地箭也似的驶来一艘小船,操桨之人,手劲特大,霎时间便驶到近前,倏然 停下了小船,轻灵敏捷地跳上船来——。

缪文一见那人,长身玉立,穿着金色长衫,面貌颇为英俊,两只眼睛微微上翻

,带着一种逼人的傲气,不是那在客栈中惨被“金剑侠”击毙的“玉面使者”庞士 湛是准?

缪文不禁面色大变,全身起了一阵惊栗的感觉,他亲眼所见已经惨死之人,此

刻竟又重现,自然难怪他吃惊,变色。

石磷亦大惊,哪知毛文琪和胡之辉仍微微含笑,仿佛这事丝毫不值得惊异似的

,毛文琪缓缓将剑放回剑鞘,微微笑道:“咦!你怎么知道我闯了祸了?”胡之辉 却道:“是否那河朔双剑汪氏昆仲已到毛大哥那里,他们的脚程倒真快!”

那英俊少年目光又一转,也不期然停留在缪文脸上,笑道:“他们还没有到师

父那里,只是被小侄恰恰在湖畔遇着,他兄弟二人大发了一阵雷霆,而且说要立即 赶回河朔,这里的事不再管。”他微微一笑,目光朝毛文琪一转,接着说道:“这 两个老怪物自己要招惹琪妹的‘琥珀神剑’,那不是他们要自取其辱,可怪得了谁 ?”语气之中,显然地显出了对“河朔双剑”的轻视,更露出了对毛文琪的讨好。

毛文琪果然甜甜一笑,那长身少年却对缪文走了两步,面上兀自带着笑容,缪

文袍袖一拂,虽然强自镇静,但面色惨白。

胡之辉勉强地笑了几声,走过来道:“缪老兄不认识吧,让我来引见一位高人

他目光朝缪文微一示意,指着那长身少年道:“这位就是灵蛇毛臬大哥的十大

弟子,玉骨使者中的第三位,‘凌风使者,庞良湛庞二侠,你们二位少年英发,以 后多亲近亲近。”

庞良湛微微一笑,道:“看这位缪兄的神色,想必是认识家兄, 江湖中人将我兄弟误为一人的,不知有多少。”他转脸向胡之辉一瞪,道:“胡三 叔不必向缪兄做眼色,家兄的死讯,我早已知道了,是以这位见着我,以为死人复 活,才会露出惊异之色来的。”

缪文恍然,却不禁更留意地打量着这“凌风使者”。口中自然极为客气地应付

了几句,心中却不禁暗自思量着:“这‘凌风使者’心思之冷酷、机智,看来竟还 在他兄长之上,他知道了哥哥的死讯,脸上竟毫无悲戚之容,那胡之辉只微微做了 个眼色,他却已知道了人家的用意,而且毫不留情他说了出来,唉!这种人心智越 高,将来恐怕为害也越厉害!”

胡之辉只得尴尬地一笑,转开话题,又为他引见了石磷,石磷词色冷漠,想必

也是对他的这种“冷酷”,颇为不满。

庞良湛却转向缪文,道:“家兄死时,缪兄也在场吧?”缪文微一点头,神色

已恢复先前的那种无动于衷,胡之辉走前一步,长叹着道:“令兄死得实在令人扼 腕,但庞贤侄也不必过于悲伤一一”他缓缓地止住了话,石磷微晒一下,忖道:“ 他根本全无悲伤之意,这‘八面玲珑,的废话,倒真不少!”庞良湛似乎也对他这 位“胡三叔”颇不欣赏,而且他也毫不客气地将这种“不欣赏”放在脸上,根本不 理胡之辉的话,却向毛文琪道:“师傅一直惦记着你,怕你又出了事,其实他老人 家也太过小心,就凭着你这柄剑,你走到哪里去还会吃亏吗?”

毛文琪娇嗔着道:“哦!我就全凭着这柄剑是不是?你别以为你武功蛮不错的

,我空着手照样可以把你打倒。”

缪文微微一笑,庞良湛果然也有些色变,但却立刻忍耐着,反而微笑道:“当

然,当然,屠龙仙子的爱徒,别说我,就把我们兄弟十个一齐凑上也不行呀!”毛 文琪跺脚,真的生气着道:“好!你敢说出我师傅他老人家的名字,你敢情活得不 耐烦了吗?”美目电射,大有随时可以翻脸动手的样子。“

胡之辉赶忙跑过来,脸上露着他惯有的那种味道,笑说:“你们还跟十年前一

样,一见面就吵架,也不怕人家见了笑话,”石磷暗中寻思,忖道:“看来这庞良 湛也对毛姑娘很有意思。”缪文两眼望天,仿佛因为某一个名字,而在沉思着。

庞良湛说出“屠龙仙子”四字,像是根本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像是这“屠

龙仙子”四字,根本不值得引起别人的注意,这并不怪他们孤陋寡闻,只是他们迟 生了许多年,是以对昔年中原武林唯一能和“海天孤燕”对手百招的女剑手的名字 ,颇为生疏,这当然也是因为“屠龙仙子”生性本就孤僻,虽具屠龙绝技,却很少 在江湖中露面的缘故。

胡之辉说过了话,船舱里就陷入了沉寂,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人不愿说话,

胡之辉张着手,凸着肚子,他在人生舞台上扮演的角色,此刻看起来不但可笑,而 且已有些可怜了。

庞良湛怔了一下,脸上忽阴忽晴,当着这么多的人吃了这么大的蹩,他当然不

好受,但另一种情感,却又使他不得不忍住心中的“不好受”,缓缓踱到船头,忽 然又回身说道:“各位先请游湖,我先回去禀告师傅,就说胡三叔和武当剑客石大 侠已经到了。”

石磷微一动念,知道江湖中还没有忘记自己的名字。

庞良湛又一抱拳,此刻他所乘来的小船已飘到两丈开外,胡之辉和缪文、石磷

也跟了出来,庞良湛却扭头望了舱里的毛文琪一眼,大声道:“小可先走一步。”

腰微弓起,身形冲天而起,双臂一投,向前面掠了过去,身法之中,显然也有了几 分卖弄的意味。

他轻功颇高,此刻着意施为,果然极为轻灵曼妙,双目注定那艘小船,准备轻飘飘地落在船上,当然是希望毛文琪能看到。

哪知道就在他真气微散,双足已将落在船上那一刹那,小船却象是有人突然在

旁边一拉,倏然在湖面上滑开数尺。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立在船头望着的胡之辉等人,都不禁惊唤一声,石

磷也觉此事大出意外,眼角动处,缪文正在以手整发,面上仍然毫无所动,石磷心 中,又不禁动了一下。

庞良湛求荣反辱,竟落入水中,幸好他生长于江南,自幼即识水性,下沉后又

立刻冒了上来,自然又游回画舫边,双手一扳船舷,翻上了船,落水之鸡,形容自 是狼狈,和他第一次上船时的那种轻灵、飘逸的英姿,已大不相同了。

他恨声道:“这是谁在捣鬼?我一一”气得说不出话来,毛文琪婀娜地自舱中

走出来,见了他,“噗嗤”一笑,大有幸灾乐祸之意。

但是这种事谁也无法知道真象,但却只有两种可能,若有人潜于水下,等到他

落下时,猛力将船拉开,或者是船上之人,其中有一人以绝项的内家劈空掌一类的 功夫,隔着两三丈远,将船劈开。

只是这两种可能,却又像是都不可能,尤其是后者,当世武林中,有这种功力

的人可说少之又少,而这画舫上的几人,虽然都可说是武林名人,但是也绝不可能 有这种功力呀!

是以尽管庞良湛暴怒,却绝无出气的对象,毛文琪对他灿笑,他也只有隐忍,

其实就是不忍,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众人乘兴游湖,却败兴而归,只有在缪文和毛文琪脸上,仍可看到笑容,庞良

湛虽然不完全算“面如死灰”,但至少已是“垂头丧气”了。

船一靠岸,灵蛇毛臬在杭州的势力,立刻就可以看出来了,湖畔的人,无论三

教九流,看到狼狈不堪的庞良湛,都仍恭敬地招呼着,脸上绝不敢露出一些异容来 ,武林中人能在地面上占着这么大势力的,灵蛇毛臬也许可算是第一人哩。

灵蛇毛臬的居处,更是惊人,恐怕连杭州府的府尹的府邪,都不及他。

朱红色的大门,完全是开着的,门口两座石狮,巨大而狰狞,俯视往来的人们

,像是灵蛇毛臬俯视着芸芸武林群豪一样。

跟着毛臬的爱女和爱徒,自然用不着通报、求见一类的事,他们直接地进入了

那布置得极其华丽的客厅。

缪文走在胡之辉身侧,突然悄悄一拉他的袖子,低声说道。

“胡兄,你我多日相处,可称知己,胡兄的心事,小弟也看出来了,胡兄对小

弟帮助甚多,不知可否让小弟对胡兄也一效微劳。”

胡之辉大喜,想不到他多日未能提出来的事,此刻却被人家先提出来了。但口

中却仍故意装着不好意思他说道:“这是哪里话,这是哪里话——”缪文微笑道: 昂质э冢〉芩嫘性诓啵皇切〉芪薷考χΓ膊荒苤忠槐郏道床牙ⅰ。〉艹惺芟热擞嘁瘛彼室庥锷欢伲栽僖踩滩蛔。徒岬匦Φ溃骸啊⌒〉芤仓犁研旨也仆蚬幔〉芩У娘谝鹑丝蠢匆欢ㄎ蹙蓿淳圆弧』岱旁阽研中纳希皇切〉芪薰Γ醺沂苈唬宦麋研炙担〉芩湓缬写艘猓匆弧≈辈桓移艨谀兀 

缪文暗中一笑,道:“”胡兄这么说,就是见外了,镖银的事,全放在小弟身

上好了。“

胡之辉再也想不到这富家公子竟如此慷慨,自然千恩万谢,却听缪文又道:“ 等会见了毛大侠,胡兄就说和小弟是多年相交好了,那么就算小弟对镖银一力担当 ,别人也就不会有什么闲言了。”

胡之辉自然立刻连声称是,心中更感激缪文为他设想周到,此刻缪文若叫他认

自己做爸爸,他也会毫不考虑地答应。

缪文嘴角微抿,嘴角中显示着一个人在达成某一种目的时,所感受到的那份得

意和愉快。

他们正在低声谈话时,门里突然有咳嗽一声,说道:“是胡老三带着石老弟一

齐来了吗?”中气虽足,但天生的那种尖锐刺耳的声调,仍使人听起来,极为不舒 服。

大家不约而同地转过头,门里大踏步走出一人,身躯瘦长,颧骨高耸,鼻如鹰

隼,两眼深陷,但目光也像鹰隼一样的锐利,虽然面上满布的皱纹已告诉别人他的 年龄,但步履之间,矫健如昔,仍然没有显出一丝老态。

胡之辉连忙走上几步,深深地作着揖,诌媚地笑着说道:“毛大哥你好,小弟

好久没有来向大哥问安了。”毛臬哈哈大笑,顾盼之间,颇多做作,一把拉着胡之 辉道:“你我自己兄弟,客气作甚?”目光四扫,在每个人脸上扫过,大笑着走到 石磷面前道:“多年不见,想不到老弟还是年轻得很,不像哥哥我,已经老了,老 了——”他以一个近于感叹的声音,结束了他的话,但每个人都可以看出,他嘴上 虽说老了,但心中却绝未服老哩。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这位武林魁首的身上,对缪文以及他面上露出的异容,也

就没有注意到了。

但是像缪文这种人,他在任何地方,都绝不会永远被冷落的,毛桌目光一转,

也落在他身上,阔嘴一裂,笑道:“这位老弟面生得很,想来是江湖中的后起高手 !彼噬恍Γ值溃骸袄戏蛘庑┠昀醋慵N闯龊贾荩越械暮笃鹬悖肌∩璧煤堋!被捌洌㈨魈疗┞丁

胡之辉巴结地笑道:“毛大哥这次看走了眼了,这位缪老弟,是昔年小弟走镖

粤东时所结识的,虽然俊逸不凡,但却不折不扣的是个书生。”

他干笑了两声,又道:“不过是个家财万贯的书生罢了,小弟这次所失的镖,

若非缪老弟,恐怕咱们平安镖局的招牌就倒了哩。”

毛臭“哦”了一声,胡之辉似乎觉得意犹来尽,又道:“这年头像缪老弟这种

仗义疏财的朋友,还真少见,毛大哥,你说是不是?”毛臬连连点头,口中不断重 覆着:“难得!难得!”

于是缪文很轻易地,在第一次见到毛臬时,就使这武林魁首对他生了极大的好

感,世上有许多方法可以使人对自己生出好感,但毫无疑问的,金钱总是最容易生 出效力的一趴这其间,只有石磷心中疑窦丛生,因为只有他知道,缪文和胡之辉仅 是初识而已,而且缪文为什么要以各种方法,来求得胡之辉和毛臬的好感,也使石 磷觉得非常难以解释。

他知道这其间必定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他虽然已看出一些端倪,但他绝对

不愿说破,甚至希望他的猜测,能够接近事实哩。

等到毛臬知道这些日子来所发生的一连串不如意的事的最后两件的时候,他脸

上那种志得意满的笑容,就渐渐黯淡了。

但是,在这些人面前,他仍做作着,接着胡之辉告诉他有关“金剑侠”的话道

:“胡老三,你我自己兄弟,可不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叫金剑侠的家伙 纵然三头六臂,可再也别想逃出我的手去。”

缪文的目光,直到此刻才从毛臬身上收回来,打量着这大厅。

蓦地——

他的目光被这大厅里的一件东西吸引住了,原来在这大厅的正中,有着一个挂

着黑缎的神龛,这和大厅中的其他摆设极不相同。

他的目光又开始流转着那种令人难测的光芒,装作无意地走过去,在那神龛前

留连着,胡之辉果然悄悄走过去,低语道:“这里面放着的就是我毛大哥君命天下 武林的‘残骨令’,老弟,你可知道,这里面可有着一段惊天动地的故事哩!”

缪文目光下垂着,漫应了一声,手缩在衫袖里,隐藏着他紧握着的双拳。

在主人殷勤留客,客人也无意坚辞的情况下,缪文和石磷晚上便留宿在这武林

魁首的巨宅中。

暮色深垂,春夜仍然带着些寒意的风,吹得毛宅后园里的新生的树枝微微摇曳

,和着草中的虫呜,协调地互相应和着。

无月有星。

朦胧的星光中,毛宅后园里突地掠起一条人影,是谁敢在这名满天下的灵蛇毛

臬的住宅里,施展开夜行人的身手?

这人影似乎自恃自家的轻功,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发出一些声息来,轻轻

一掠,竟在柔软如绵的树枝上驻足,似乎在打量着地形。

然后他身形一折,轻如飞鸿般掠出三丈,在屋面上微一盘旋,接连两个起落,

又掠去数丈开外,微一停顿,敏捷地一翻,藏身在一个巨大的屋椽之下,朗目内望 ,里面正是毛宅的大厅。

这人影轻身功夫已入化境,仗着这种轻功,使他将任何夜行人都必有的一些措

施都省略了,身形再一翻,飘然落在地上。

这些年来毛臬从未担心过有夜行人会到他的家里来做手脚,是以这位武林魁首

的宅第,此刻是完全静寂的,四无人影。

星光微映,可以看出这人全身暗灰色的夜行衣,连脸上都蒙着一方灰中,是以

除了他匀称的身材外,别人便一无所知。

他在大厅外微一张望,便轻巧地推开门,足尖一点,笔直地往那黑缎神龛前掠

了过去,轻伸右手,便要将这黑缎幔布掀开——蓦地,一声轻叱响起后,他大惊转 身,却见一人冷冷当门而立。

他似乎不愿和这人朝相,身躯一折,斜斜掠出,轻叱一声的却是毛文琪,柳腰一转,如影附形地跟了上去。

哪知那夜行人轻功迥异俗流,就在毛文琪掠向他的去路的一刹那里,他双臂猛

一转折,身形像是水中的游鱼似的,蓦地转弯换了个方向,快如电光一闪地掠出了 门。

毛文琪一步受愚,气得粉面凝霜,一跺脚,又追了出去,她好胜心特强,竟不

愿惊动别的人,只凭着自家之力,就想把人家留下来。

这正是那夜行人所深切盼望的,一出厅门,他就向墙外掠去。

他轻功虽高,毛文琪却也不弱,这两条人影一前一后,快如流星飞掠着,霎眼

之间,已离开毛臬的宅第有数十丈了。

毛文琪这时才娇喝道:“朋友既然有种到这里来,又何必像只见不得人的耗子

似地逃走?”她语声方顿,那夜行人哈哈一笑,竟也倏然顿足,身躯一转,迎向毛 文琪,身躯的收发自如,确已妙到毫颠。

毛文琪想不到他突然回身顿足,身形掠处,竟快撞倒那夜行人的身上。

须知他两人身形之快,如非眼见,实在难以形容,那几乎有和声音同样的速度

,是以毛文琪语声方落,人到了人家身前。

她势发难收,在这种情况下,她一下真气猛散,竟轻飘飘落了下来,但此刻她

和那夜行人之间的距离,已不过一尺了。甚至她身上所散发的那种淡淡的处于幽香 ,人家都能嗅到。

那夜行人又轻轻笑了出来,毛文琪脸一红,带着怒意道:“朋友,你睁开眼睛

看——”她话未说完,就被人家的笑声打断:“一个姑娘家,说话怎么像江湖强盗 似的。”那夜行人粗着声音道,竟也是十分纯正的北方口音,只是声音颇为沙哑。

毛文琪的脸,不禁红了一下,她生长在这种家庭,言词之间,自然难免给染到

一些江湖习气,她以往不自觉,此刻却赧然,女孩子家,都愿意自己文文静静的,

谁也不愿意被人讥笑成江湖强盗。

于是这本来是“抓强盗”的人,此刻被人指做“强盗”之后,反而怔住了。

那夜行人蒙在灰中之后的两只眼睛,瞬也不瞬地望着她,似乎也有些好笑的意

思,目光一转,转到她肩头露出的剑鞘,又带着讥俏之意他说道:“起先我只当杭 州毛家是什么了不起的所在,哪知——哼!”无比的轻蔑,无比的藐视,都在这“ 哼”声里表露出来。

毛文琪可再也受不了,从她记忆开始,还未曾有人敢对毛家说过任何不敬之后

,这一声“哼”,使得她美目怒张,只是她本来能言善辩,可是在这夜行人面前,

却像是有些说不出话来。

于是她根本就不说话了,娇叱一声,左手一引,右掌斜削,一招“翠鸟梳羽”

,带着风声直取那夜行人的左颈。

这一招不但快如飘风,而且突如其来,毛文琪满以为这一掌纵使不能克敌奏功

,至少也得让对方一惊,自己抢得先机。

哪知人家左掌伸曲间,连消带打,右掌“嗖”地划了个圈圈,突地中间抢出,

却化掌为拳,食、中两指凸出。直点毛文琪的“肩井”穴。

毛文琪心中一惊,这夜行人不但出手快,最厉害的是他左、右两手所用的拳路

,竟完全不同。他右掌后发先至,拳风刚猛,指节击穴,虽然已是绝招,但是他的 左手那微一曲伸间所走的拳路,竟是自己前所未见的,竟有说不出的奥妙。

她心中在算计着,手底并未闲下,双掌连连挥出,转瞬之间,已和对方拆了三

掌,掌风唬唬,走的居然也是刚猛一路。

原来“屠龙仙于”生具异禀,神力惊人,虽是女流,但自创的“屠龙八一式”

溶合内外之功,走的却是阳刚之路,她以此成名,武林中尚未闻有能在她这掌法下 讨得便宜。

可是此刻毛文琪使出来,却有些逊色了,女孩子使用这至阳至刚的掌法,总不

熟路,何况对方所使的招式,更是诡异莫测哩。

十招过去,毛文琪已感不支,她极为惊恐何来这种武林高手,心念一动,突地

娇喝道:“住手!”

那夜行人果然一怔,手下一慢,毛文琪已横掠五尺,却倏然反手抽出剑来。立

刻红光暴长,宛如电闪。

她冷冷一笑,喝道:“你再试试这个。”左手微捏剑诀,右手长剑一抖,刹那

间剑影满天,嗡然一声,那珊瑚色的长剑化做无数个极小的剑团,像是无数团赤红 的火焰,投向那夜行人的身上。

那夜行人这才知道毛文琪那一声“住手”,只是缓兵之计罢了,方自暗笑自己

,毛文琪这怪异之极的长剑已削了过来。

剑身未至,他已隐隐觉出一股热力,这珊瑚色的长剑竟和世上所有的剑都不相

同,剑身上发出的不是寒意而是热气,他不敢冒然接此一招,脚步微错,身形滑开 ,避开了此招。

毛文琪娇叱一声,剑势又一圈,由无数团小的火焰,化为一圈极大的火焰,斜

斜一划,又变成一条赤红的火龙,卷向那夜行人。

那夜行人仍是不敢还招,又退开数尺,毛文琪再一转剑势,步步进迫,那夜行

人长啸一声,身形斗然拔起两丈余,双臂一张,嗖地,又拔起七尺,竟是轻功中登 峰造极的“上天梯”。

他这一起之势,已过三丈,毛文琪可望而不可及,暗忖:“只要你身子落下来

,我就再给你一剑。”

哪知那夜行人在空中一个大转身,头下脚上,竟箭一样地斜窜了出去,在旁边

的林木上,微一沾足,唰地,又冲天而起,远远逸去。

这一下,毛文琪才知道人家的轻功之高,远远在自己之上,方才人家也许是有

心诱敌,才和自己若即若离地保持着一段距离。

她自初出江湖,满怀壮志,乍一出手,便挫了“河朔双剑”,满以为自己已是

高手了,哪知此刻遇着这不知名的夜行人,人家无论轻功,掌力,都比自己高明得 多,自己虽仗着武林中绝无人知的宝剑将之击退,但却也算不得荣耀呀!

她心里自问,不知道这夜行人究竟是何来路?怏怏地走了回去,远处的更鼓,

随同传来,钟声四响,已经是四更了。

第二天,石磷起来的时候,发现和他同屋而眠的缪文仍在蒙头大睡,便也没有

去惊动他,悄然走到院子里去。

朝露已干,春日早升。

石磷暗叹一声,这些年来,他已起得较以前晚了,他怀疑自己是否老了,迎着

清晨的冷风,深吸一口清新而潮湿的空气,意兴顿生,在园中软软的泥地上,微微 活了活步眼,双臂下垂,双膝微曲,竟缓缓地将武当心法十段锦一招一式地走了起 来。

他出招虽缓,但每一招都是神完气足,劲式,功力,无一不是恰到好处,这种

内家的招式,骤然望去,虽然并没有什么妙处,但学武的人想练到这种功力,却也 非是一朝一夕之功哩!

他一套拳方走完,忽然听得有人喝采,转头一望,却见缪文拖着鞋,敞着衣襟

,斜倚在门旁,向自己含笑说道:“石兄好俊的身手。”石磷微微一笑,颇为得意 地望了他琪眼,道:“以缪兄的根骨,学起武来,怕不比小弟强胜百倍。”

缪文和他对视一眼,也一笑,大家都似乎有“心照不宣”之意,却见园中林木

掩映处,袅袅行来一个翠装少女,远远就笑道:“你们倒起来得早。”缪文一笑,

也道:“姑娘也早。”原来正是毛文琪,她嘴一嘟,娇嗔着道:“我不是起得早,

我根本一夜没睡呢!”顿了顿,又道,“你们说奇怪不奇怪,”昨天晚上这里居然 闹贼,有人想来偷东西,亏的——亏的被我发现,才把他给打跑了。“

缪文一笑,道:“以姑娘的身手,对付一个小贼自然没有问题。”毛文琪脸一

红,垂首玩弄着衣角,忽然抬起头,朝石磷望去,笑道:“石叔叔,你说我倒霉不 倒霉,这几天杭州正热闹,听说左手神剑,鸳鸯双剑虽然暂时去了,但不出两天, 他们还要回来,可是我呀,却偏偏再过两天就要离开这儿了。”

她嘴虽在对石磷说话,眼角却有意无意问飘向缪文,石磷含笑道:“姑娘哪里去?”

“回到师傅那里去呀!我杭州、河北来回地跑,每年总要跑上一次。”她娇声

说着,缪文突然接过话题,朗声道:“小可也正想到河北去,不知………”他话未 说完,毛文琪已高兴他说道:“你假如能和我一起走,那好极了,我也多个伴。”

她天真未泯,对缪文己颇有好感,竟一些也不虚饰地将心中之话说了出来。

于是缪文嘴角,又泛起了那种难测的笑意,石磷冷眼旁观,心中突地一凛,竟

怀着带有恐惧的眼光,望了缪文一眼。

他暗暗叹息着,转身走了开去,自己觉得自己好像已知道了一些自己不该知道

的东西。迎目一望,却又见三个金衫少年疾步而来。

他故意低着头,不去望他们,那三个金衫少年也仅望了他一眼,便自走过,隔

着好远,三人口中就不约而同地叫着:“琪妹,我们回来了。”大踏步走到毛文琪 身侧,看到斜倚在门侧的缪文,各自怔了一下,毛文琪却冷冷说道:“你们回来了 就回来了嘛。这么大惊小怪地干什么?”

这三人又都一怔,缪文见这三个金衫少年俱都面目英挺,长身玉立,眉目之间

,也俱都是傲气凌人,心中忖道:“想来这些也都是‘玉骨使者,了,看起来倒还 都是角色。”他在打量着人家,那三个金衫少年又何尝不在打量着他,缪文微微一 笑,转身走了进去,但心目中却将这三个金衫少年的面目记了下来。他也知道毛文 琪还在望着他,心中禁不住生出一丝甜意,但是他立刻将这份情感强自按捺下去, 一面警告着自己。“你要是为任何人而沉陷于情感的话,那对你自己就是太大的损 失了,情感!情感!你难道已不记得你到这世上来,是不该存着情感的吗?”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