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秋日晃眼即去,严寒的冬天已随着枫叶的飘落,白昼的骤短而来了。

日子变得寂寞而萧索,孤独而美丽的毛冰,在这种日子里,心情是落寞而悲哀

的。

窗外雪花纷飞,她打开窗子,让雪花飘进来,虽然那是如此寒冷,但是她却愿

意让自己的身体受着折磨,因为唯有她身体上受着折磨的时候,她内心的痛芳,才 会稍为减少一些。

一个颀长的少归推开了她那间精致的闺房的门,走厂进来,手里抱着一个仍在

襁褓中的婴儿,朝她微笑着说:“冰妹,这些日子来你还好吗?”抬头一望窗外的 雪花,幽幽他说道:“你大哥不知怎么搞的,都快过年了,他还下回来。”

毛冰轻轻一笑,没有回答她的话。

那少妇在房中踱了两步,说道:“好冷呀!”将怀中的婴儿抱得更紧了些,一

面说:“冰妹,你好生将息着,千万别胡思乱想,什么事等你肚里的孩子出来时再 说,知道了吗?”

毛冰点了点头,“知道了,大嫂,谢谢你。”那少妇一笑,走了出去,怀中的

婴儿突然哭了起来,她轻轻用手拍着,满面俱是慈母的温馨,软语道:“孩子,别 哭,你爸爸就快回来了。”又回头朝毛冰一笑,走出房去。

毛冰娇慵地站了起来,走过去带上房门,侧面望了望左面的紫铜菱花大镜,镜

中人影不是比以前憔悴多了吗?

她转了一个身,苦笑着,望着自己近日来已渐形臃肿的腰肢,长叹了一声,暗

忖:“怎么这样快,看样子孩子真要出来了呢。”

她突然感到一阵悲哀:“可是孩子的爸爸呢?”她张开口,雪白的牙齿紧咬着

嘴唇:“孩子的爸爸可永远也回不来了!”仇独清癯而英俊的面容,落寞而潇洒的 身影,蓦地在她心中升起。

近日武林中,似乎起了很大的波浪,毛冰虽然已不再在江湖中走动,但是武林

中的种种消息,都有她大哥浙东大豪灵蛇毛臬的弟子门人来此叙说着,因此,她也 知道得非常清楚。

仇先生死了,巴山剑客柳复明和青萍剑宋令公突然在武林中消声灭迹,灵蛇毛

臬率领着七剑三鞭另外七人,很干了几件震动武林的大事,在江南,凡是与青萍剑 宋令公有关的镖局,把式场,甚至任何一个和青萍剑沾着些亲故的武林人物,全部 被他铲除了,于是灵蛇毛臬,成了近日中原武林的魁首。

他的弟子们还兴奋地告诉毛冰:“大爷现在可真的了不起了,听说大爷还要开

宗立派,自上门户,和中原武林的几个大宗派一较短长呢!”

对于这一切,毛冰只是淡淡地听着,非但没有一丝兴奋,而且还感到羞辱,惭

愧,和痛苦。

她恨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她恨她的哥哥的无耻,但是这些话,她只能深

深地埋藏在心底,因为最令她痛恨的,却是她自己呀1于是对于仇独的怀念和她自 己的自责,成了她心中最大的负担,啮噬着她的心,终于,她不再能忍受了,她不 愿再在这个令她痛恨的家庭中生活下去,她也不再愿意见到她的哥哥——灵蛇毛臬 

就在那个风雪之夜,毛冰连夜奔出故宅,月黑无影,风雪漫天,在泥泞而积雪

的路上,她鞭策着坐骑,心中茫然一片,不知何去何从。

寒冬的杭州,市面远不及春日的繁华了,她缓缓骑着马。出城东去,孤身而美

貌的少女,引得行人当然注目,有的还指着她评头论足起来,寒风吹过,她风氅掀 起一角,有人窃窃私语:“嘿!这娘儿们肚子怎么这么大,难道是偷人养汉,—— 彼档揭话耄飞媳蝗伺牡卮蛄艘幌拢桓鲂〉仄υ谒砼灾泵嫉裳鬯档溃骸靶 子,你他妈的乱说些什么,你知道这位姑娘是谁?”他哼了一声接着说,“她就是 毛大太爷的亲妹子,你忖量忖量,再说老子就剥了你的皮!”

被打的人方自怒火满面,一听到毛大太爷的名子,吓得一声不响,赶紧回头就

走了。

毛冰芳心紊乱,什么话都没有听到,马的颤动,使她有要呕吐的感觉,她裹紧

了身上的风氅,望着东面的云霞,出城而去。

风雪稍煞——

杭州道上行人颇多,似乎都将这严寒视若无睹,毛冰心里奇怪,继而一想,原

来这些都是冒着风雪回家,和妻儿团聚过年的人们。

毛冰心情不禁更寂寞,眼光羡慕地停留在那些知足的小人物身上,过往的人们

,也都以诧异的眼光打量着这孤身的少女。

突然,毛冰的眼睛仿佛一花,在络绎不绝的行人中,她突然发现了一个奇异的

景象。

原来远远走过来两人,身材都高得惊人,却是一胖一瘦,胖的胖得可以,瘦的

却可瘦得惊人,最怪的是这两人身上穿的衣服,居然会叮铛作响,走近了一看,原 来胖子身上的“衣服”是一片片紫铜,瘦子身上穿的“衣服”竟是一片片黄金。

毛冰三更过后出门,此时已是上午,天上虽无阳光,但漫地雪光反映,将那两

人身上的衣服映得耀目生花,再一看两人的面容,毛冰心中顿时冒出一股寒气,赶 紧将头转了过去。

皆因那两人非但容貌怪异,而且眼中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慑人之力,毛冰心中暗

自打鼓:“这两人是什么来路?”她生长在武学世家,自身的武功,虽因受了体质 太弱的限制,并不太高,但是武学一道,她却了解得非常清楚。

她暗忖:“这两人的武功,看来竟还在大哥之上。”念头一转,又想到仇独:

按蟾乓丫投栏绮幌嗌舷铝耍墒侵性淞郑纱永疵挥刑鸸姓饷戳礁鋈宋铩⊙剑训朗抢醋院M獾穆穑俊

毛冰一望那形容诡异的两人,便知道他们有高深的武功,是有她的道理的。

须知凡是金铁之属,都不能御寒,是以穿在身上,你会更冷,此刻正值腊月,

气候最冷,别人穿着狐裘,尤自在打着抖颤,这两人全身上下,看起来像是只挂着 百十片金铁打造的薄片,既不能挡风,更不能御寒,但这两入却似一点也未感觉到 寒冷,大踏步地走着,一步在雪地上留下个脚印,整齐得有如刀划,毛冰心里有数 ,这两人的内功,不是已练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是什么?

是以毛冰赶紧回过头去,免得招惹这两个行动诡异的角色。

哪知那两人眼睛却停留在毛冰脸上,再也不放松,毛冰心里发冷,脸上发烧,

加紧鞭了一下马,想走过去就算了。

那两人对望了一眼,突然回过了头,跟在毛冰后面,路上行人,看到这两人,

都远远避开,却又忍不住偷偷回过头来看。

那两人一声不响,走在毛冰马后面,毛冰越来越紧张,手掌心的冷汗,直往外

冒,路上行人大多,她又不能放马急驰,急得芳心忐忑,不知怎生是好?

可走了一段路,前面是个三岔路口,一条是往笕桥的,行人较多,另一条路上

的行人却少得很,毛冰心里一盘算:“他们这样跟着我,我可真吃不消了。”暗忖 自己的坐骑,是匹千中选一的良驹,放马一驰或许能将他们甩开。

于是她一勒马缰,放开马向较偏僻的路上驰去,马果然跑得很快,她胃里一阵

阵发酸,她也顾不得,伏在马上跑了几里路,路上简直连一个行人都没有了,她自 忖大约已将那两人掉在后面了,微微缓住了马,回头一看,顿时又是一股寒气上冒 ,原来那装束怪异,行踪诡秘的两人,不急不缓地跟在她后面,面上形容仍然呆板 板地没有一丝变化,脸既没有红,更没有喘气,毛冰大惊。:“难道这两人会缩地 不成?”

那两人也不说话,施施然跟在她后面,毛冰六神无主,禁不住老是回头去看,

可是一接触到那两人的目光,又吓得赶紧回过头去。

“这两个家伙到底安着什么心,难道——”想到这里,她脸上更发红,再也想

不下去。

她孤身一人,武功并不太好,身上又有身孕,在这荒凉的道路上,真是呼天不

应,呼地不灵,她暗怪自己,为什么选了这么样一条路来走,看到前面仍是无人烟 ,而且仿佛还有一个小树林子,心里更急,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了。

她知道躲不开这两人,索性放缓了马,心里打着主意。

哪知忽然头一晕,那马竟像腾雾驾云般,往前直奔,而且自己坐在上面,平平

稳稳地,没有一丝颤动,只觉两旁林木,如飞地后退,那种速度简直是她从来没有 经历过的。

她幼稚地想着:“难道真是佛祖显圣,将我救脱这两人的魔掌?”但她究竟心

智清明,随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不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心里更奇怪,想回头去看那两人还在不在后

面,但是,速度委实太惊人,她甚至连看也看不清楚。

突然,她头更晕,一反胃,哇地吐了出来,接着就不省人事了,须知她怀着身

孕,体弱又惊恐,怎经得恁地奔跑。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她发觉有两只手在她胸腹移动,摩娑着她的脸膛和肚子,

她又羞又急,但是被那两只手摸过的地方,又暖洋洋地舒服已极,浑身没有半丝力 量,偷偷睁开眼睛一看,那一胖一瘦两个家伙,正眯着眼,低着头在望自己,两只 手正在不停地在自己身上动着。她一想到将要发生的后果,心里更急,双肘一用力 ,想挣扎着跳起来,哪知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情况仍一样,仍然有两只手在摸着她的胸腹,她不禁奇

怪:“怎么这家伙老是摸着我,难道他别的事全不懂吗?”想着这里,她脸一红,

暗骂自己怎么会想到这种事。

但是事实如此,又怎能怪得她如何想呢?那行容诡异的两个怪客到底是谁,为

什么老跟着她,又为什么对她如此呢?

蓦地,一声暴喝,一个她颇为熟悉的声音,厉喝道:“好不要脸!”六道寒影

,电闪而至,击向弯着腰,曲着脚,正在摸着毛冰两人的后心。

毛冰心中暗喜,这下来了救兵了,一时头脑混乱,可想不起这口音是属于谁的

,但无论如何,总是个熟人就是了,而且这熟人是来救自己的,于是她心里稍稍一 宽。

哪知那两人头也不回,动也不动,毛冰只听到“铛!铛!”几响,那两只手仍

在她身上动着,由掌心传到她身上的热力,也愈来愈热,她全身舒泰,几乎愿意让 这两只手永远摩下去。

他们所存身的是一个树林子,随着那一“声厉喝,几道镖光一条人影,自林外

倏然掠了进来,嘴里喝道:”小子还不住手!“

掌中长剑带起风声,唰唰两剑,直取那两个怪客。

这人影来势神速,剑光凌厉,这两剑一取胖子脑后的“藏血穴”,一取瘦子颈

上大椎骨下数第六骨节之内的“灵台穴”,认穴之准,不差毫厘,出手之快,也足 惊人,显见得是名家身手。

那两个怪客依然连头也不回,胖子的左手和瘦子的右手也依然在毛冰的胸腹之

间移着,剩下的两只手,胖子右掌斜捏,倏地自时下倒穿而出,击向后面那剑手的 胁下,脚跟一旋,左足反踢那剑手的下阴“中极穴”,瘦子五指如钩,反手一把, 居然去抓那剑手的长剑,那剑手一惊,身形微动,退后了三尺,又掠了上来,剑光 如虹,经天而下,又疾地削向那两个怪客的后心,左,右“志堂”两穴。

那两个怪客鼻孔里仿佛哼了一声,瘦子的手背突然像是脱了节一样,向上面弹

了起来。

那剑手一剑斜掠,突然手中的剑一震,自己竟然把持不住,手腕一松,脱手而

去,带着一溜蓝光,飞得老远。

那剑手大惊,暗忖:“这两人是什么武功?”须知人体的关节,多半只能向一

方弯曲,一丝也勉强不得,这瘦子的手臂,却居然能够随意向后扭转,这简直是骇 人听闻,匪夷所思的了。

但是那剑手武功不凡,为江湖上有数的后起之秀,心里虽然吃惊,却并不十分

惧怕,脚步一错,曲时沉臂,两条腿像两条钉在地上的石桩子般站在地上,剑眉微 轩,厉声问道:“你们是谁?在于什么?”

那两个行踪诡异的怪人,却像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毛冰此刻心里已略为

清楚,听到这剑手的声音,心中暗喜:“原来是石磷。”悄悄张开眼来,却看到那 两个怪人的脸上,神色庄重已极。

她心里又是一动,那两个怪人却突然直起腰来,手舞足蹈,满面俱是欢悦之色

,身上挂着的铁片,叮当不绝地作响。

那少年剑手本名石磷,是当代名剑客,武当派的灵空剑客的入室弟子,出师才

只数年,在江湖中已大有名声,闯荡江湖,也可说有不少日子了,此刻见了这两位 怪人的这一个动作,却只有睁大了眼睛,愕在那里,不知道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两个怪人高兴了一阵,胖的那个突然掏出一样东西,拿给毛冰看,嘴里吱吱

咕咕地,不知在讲些什么话,又像是鸟语。

毛冰躺在地上,一时还不敢起来,她虽然将这两位怪人恨之入骨,此刻见了那

胖子手中的物事,却突然惊唤了起来,四肢一用力,人像弹簧似,直跃了上去。

这一跃少说也有丈许,石磷大奇:“怎地小冰的轻功恁地好?”

须知从地上平卧着而跃起,其情况自然要比站在地上困难得多。

毛冰自己,却没有注意到这些,身躯刚一落下地,口里已在叫道:“还给我,

还给我!”仿佛对这样东西,看得珍贵已极。

石磷心中暗叹:“她看到我怎地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那两个怪人却像根本没有听懂她说的是什么话,依然嘻皮笑脸地站在那里,手

里拿着一个小皮盒子,上面用一条极细的金练吊住,摇动的时候,发出一连串极为 悦耳的响声。

小皮盒子吊在练子上晃动,毛冰的眼睛也随着这小皮盒子打转,石磷心里奇怪

:“这个小皮盒子里,又有什么古怪不成?”

那一胖一瘦两个怪人,见到毛冰脸上的神色,吱吱咕咕地又讲了几句话,面上

神色,更是欢喜,那胖子大嘴一裂,朝毛冰哈哈直笑,一只手伸过去,像是想拉住∶挠袷值难印

石磷更是大怒,厉喝道:“万恶淫徒,还不快拿命来!”话声方落,又复出手

,拳风招展,横击那人的琵琶骨侧的“肩井穴”。

那人脸色一变,手臂一伸一缩,像是一条蛇一样,倏地反穿而出,去拿石磷握

拳的手腕。

石磷再也想不到那人会从这种部位出招,大惊之下,猛一沉时,指尖上挑,哪

知那人的手臂却可以随意扭曲,五指箕张,手腕突地整个反了过来,快如电光石火 ,抓住了石磷的右腕。

这一招非但其快无比,出手之怪,更是令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石磷身受武

当派绝顶高手灵空真人十年耳提面命,武功实有很深的根基,哪知遇见这怪人,全 身武功竟一点也施展不出来,一招之内,就被人家擒住手腕,他惊怒交集,竟豁出 右臂不要,左手骈指疾地点向那人鸠尾下一寸的“巨阙”大穴。

哪知那人却像浑如未觉,石磷的手指方自点在那人身上,却轻轻向旁边滑了开

去,他蓦地一惊,陡然想起那人身上的衣服,乃金铁所制,以他此时的功力,想隔 着一层金属击穴,还不能够呢。

那人握着石磷的手腕,却仍虚虚地未用全力,只瞪着眼朝石磷看着,嘴里说些

石磷一句也听不懂的话。

石磷惊怒交集,手腕猛地一翻,想以武当派秘传的“小擒拿手”挣脱那人的手

掌,哪知那人的手腕却像是一条牛筋索子,任你怎地翻转,他也能够随着你翻转,

石磷心中突地一动,想起师傅曾经对他说起的一种中土早已绝传的拳法,再一看那 胖子的手掌以及肌肉果然是色如莹白,在白里隐隐透现一丝淡青之色来,大惊之下 ,面上也不自觉地变了颜色,朝毛冰大喝道:“妹子快逃,这是‘化骨神拳’。”

毛冰心中虽然浑浑饨饨地,嗡然一片,也不知在想着些什么,但是这“化骨神

拳”

四字,却如金铁掷地,震得她神智陡然一清!

她幽幽地从幻梦中醒了过来,她虽然武功不甚高,但是“化骨神拳”这四字所

代表的意思,她是非常了解的,数十年前武林中出了个大大的奇人,叫海天孤燕,

也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来踪去迹。他在中原武林露面虽然只有短短数年功夫,但是 声名之显赫,却是无可比敌的,曾经赤手空拳,连败中原武林各门各派的二十七个 掌门人,每个人在他手下都未曾走满十招,当时江湖大骇,都道千百年来,武林中 都未有人能和他匹敌的。

而海天孤燕所使的拳法,就是这“化骨神拳”。

自海天孤燕突然隐身之后,芸芸江湖中,再没有一个人会使这种怪异绝伦的拳

法,但数十年来,武林中提起“化骨神拳”,却仍然是谈虎而色变的,是以石磷一 提这四字,毛冰立时大惊!

她楞了一会,朝这行容诡异的两人望了一眼,惊奇地思忖着:“难道这两个怪

人所使的,真是‘化骨神拳’吗?”

此时石磷突然一声闷哼,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笔下写来虽慢,然这些在当时却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毛冰心里再无思考的余地,石磷为了救她,她又岂能撒手一走,何况最重要的

是那个小皮盒子此刻仍在别人手上,她暗咬银牙,暗道:“即使我失去性命,也要 将这小盒子拿回来的。”

但是她也知道,以她自身的力量,要想抵敌这两个怪人,绝无可能,秀眉微颦

,在这种情况下,她又能有什么选择?

那两个怪人望也不望倒在地上的石磷一眼,仍对她看着,瘦子手中的小皮盒越

晃越急,盒子里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急骤,那胖子大约也已知道对方听不懂自己的 话,急得抓耳摸额,乱打手式。毛冰虽然聪明绝项,但是此刻她当局者迷,竟没有 看清眼前的情势,更没有分辨出那胖子所打手式的意义。

她突然朝那瘦子一笑,那瘦子忙也朝她一笑,哪知她这一笑却是用来分散人家

心神的。随着这一笑,她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劈手去夺那瘦子手上的皮盒子,那瘦 子像是不会防备,手臂动也未动。

毛冰手一接触那皮盒子,不禁大喜,手腕一甩力,身形后退,以为已将那皮盒

子抢了过来,猛一旋身,脚尖顿处,掠起三两丈远近,想乘隙逃走,这时候她甚至 已将为她拼命的石磷忘记了。

哪知在她脚步微一停顿的时候,她眼前一花,那瘦子仍然带着一脸莫测高深的

神色,站在她对面。

而她手上那皮盒子的另一端金练子,也仍然好好地握在那瘦子手里,她这一惊

,更是非同小可,她再也想不到,这瘦子的轻功居然已到这样的地步,并非骇人听 闻,简直匪夷所思了。

那胖子也跟了过来,脚步并未移动,身形却如行云流水,平稳得连身上的金片

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来。

他一掠到毛冰的身侧,又吱吱咕咕他说起话来,可是毛冰却不懂,她只能发着

楞,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才好。

人家的轻功,不知比自己高明多少倍,武功,更不用说了,自己打又打不过,

逃也逃不掉,难道只有束着双手听凭人家宰割吗?

她是真正地惊惧而悲哀了。那胖子说了一堆,当然没有一丝效果。

那瘦子双眉紧皱,费力地思索了半晌,突地一托脑袋,伸出那只虽然瘦如乌爪

,但却仍然色如莹玉的手来,朝毛冰手上紧张抓住的皮盒子一指,又朝毛冰的脖子 一指,期望地望着毛冰。

毛冰越弄越糊涂,此时她又生出一些好奇心,心想:“这两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不禁低头朝自己的脖子一看。

她一看之下,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原来她的脖子下面,仍然好好地挂着一个

和那一式一样的皮盒子。

她手一松,心中疑窦丛生:“原来这瘦子手上的皮盒子不是我的,但是那又是

从哪里来的呢?难道这两个家伙竟和他有什么关连吗?这倒真奇怪了,那么这两人 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这样苦苦逼我,却又是为着什么呢?”她百思不解,又呆 住了。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