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二章

大戢岛主平凡上人虽是功力盖世,但对于下毒解毒这一间却是一窍不通,无恨生中毒看来非浅,但他也只有旁观,束手无策。

只是见辛捷大喜过望,精神不由一振道:“什么东酉,是解药吗?”

辛捷摇了摇头,欢声道:“这东西,我看这东西准成。”

说着掏出那怀中的一本书来,扬了扬道:“有了这本书,什么毒不详细的记载在上面——”

敢情他那一册书正是毒术天下称首的北君“毒君金一鹏”毕生心血所作的毒经,那一日金一鹏的女儿金梅龄把这本毒经留给辛捷,辛捷书不离身,但一来连遭奇遇,二来急事缠身,根本无暇去看它,而且几乎都忘了。

这当儿灵机一动,有了毒经,什么毒还不是迎刃而解?

大戢岛主接过“毒经”,看了看封皮,念道:“毒经——金一鹏作,啊……”

辛捷接口道:“金老前辈那日在沙龙坪以毒攻毒杀死那玉骨魔,这本书可是他老人家毕生心血哩——”

大戢岛主不由惊诧出声。

辛捷又道:“金老前辈毒术天下无双——”

说着接过毒经,迅速地翻开看去。

这毒经上包罗万象,宇内海外每一种毒草、毒蛇,甚至是有毒的生物,几乎全部在内,直看得辛捷心惊胆战,但心中却由衷的佩服那又癫又谐的老人——金一鹏。

辛捷很快的浏览过去,那毒经中还不时加上一两幅插图,辛捷越看越惊,心中一动。

须知辛捷为人性本放达,天生好学,是以并不以为毒术乃是邪道旁门的,心中一动,眼见这毒经上真是“毒”不胜收,竟动念要学习下来。

他一念之间,已下决心,很快的翻着书,却始终不见有那什么“碧玉断肠”的名称或解法。

无极岛主无恨生静坐一边,仔细调运真气,脸上神色一片漠然,倒是平凡上人很焦急的望着辛捷。

又过了一刻,慧大师也已回来,辛捷己差不多快要把一册书都翻完,但仍没有我着这“碧玉断肠”的名字。

匆匆又是数页,眼看毒经只剩下最后几页,忽然,辛捷精神一振,敢情那书上端正的写着二个字:“特例”。

啊窆悄А热挥美炊疚藓奚胤瞧胀ǖ亩疚铮馓乩卸喟牖嵊小

他忖道,一面仔细的寻找。

蓦然,四个大字呈现在眼前,可不是“碧玉断肠”四字?

辛捷禁不住大声叫道:“有了有了,这玩意看来来头不小呢——”

他接着便照书上念道:“碧玉断肠,原本为植物,中土绝迹,形为四叶一蕊,无果,为此植物之草汁……”

他飞快的念着,也懒得管这种介绍,跳过数行,找那治疗的方法,又继续念下去,道:“……毒性极浓,与一立步断肠并称“双断肠”,且潜伏性极大,优于体内,任内功高深,亦不易察觉,此物乃天地间最为厉害之物……”

爸瘟浦剑仗熘拢鲇幸晃铩

辛捷念到这里,耐不住声音也微现紧促,显示他也十分紧张,高声继续道:

敖鲇幸晃铮础鹩癖摹宋锶煜轮挥斜毖嗳簧蕉ゲ小

平凡上人神色骤然一变,忖道:“燕然山距此当有万里之遥,莫说现在急急需要,一时不能赶到,就是能够到达,也不见得就能立刻寻着——”

却听那辛捷声道:“还有一法——”

原来当日金一鹏作此书时,每一种毒物,都有精细详注解释,而且还加以自己数十年的心得。

这碧玉断肠是金一鹏晚年才得知,当时除了火玉冰心外,确实缺乏他法医治,但金一鹏深知火玉冰心举世难寻,是以决心再找出另外一个法子。

凭他在毒中混了一生,加上极深的内功和极高的天资,终于在潜心思索下领悟了另一个方法,于是他立刻把此法写入毒经上面。

辛捷欢声的把那方子说了出来,平凡上人不由“啊”了一声。

敢情这个方法是太危险了一些。

原来,大凡这种潜伏性的大毒性,在毒发的时候,也愈快捷,假若在它尚未散入血脉,还是整个在体内之时,由一个内家绝顶高手用内力把它逼出便可无妨。

但是这“碧玉断肠”一入体内,便会聚在人体中最重妻的血脉中,那就是说在从顶心到心脏的这一带。

如果要把它逼出体内,非要顶心上着手不可。

平凡上人、慧大师、辛捷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怎会不知假若要动手逼毒,那非要在顶心“泥丸宫”上拍一掌。

澳嗤韫蹦耸侨松ǖ赖淖芙嶂兀徽婆南拢敲戳⒖坦αθВ腥绶踩耍彝纯嗤蚍帧

中毒者功力即消下一点本能内在的潜力再也不能维持,“碧玉断肠”之毒立刻迅速的散开。

要在这时,观好时刻,再拍一掌,接着用内力渡人体内,好生逼出体外,才能散却此毒。

澳嗤琛毖ㄈ绱酥匾偃粝率值娜艘环质郑卸菊吡⒖趟廊ィ粗偃粝率智崃艘环郑侵卸菊卟坏资芤淮瓮纯啵叶运诹π尬灿兴鸷Α

这个法子虽然能成,但太过危险,是以连平凡上人、慧大师此等人物,也不由惊诧出声。

当年毒君金一鹏领悟此方,便想世上绝无此等功力的人,是以这法子必然依旧是无法功,但他还是将它写在毒经上,算做是他一生研究毒学的一点儿心得!

平凡土人是全心佩服这作毒经的金一鹏,见识竟是如此多广,就连慧大师此等好强人物,也不由心折!

平凡上人苦笑一声道:“老尼婆,这倒是一个难题呢?”

慧大师默然点首道:“假若是咱们二人连手的说话——”

平凡上人道:“不成,那恐怕更险——”

慧大师点了点头,辛捷明白他们乃是想二人连手,内力不若一个纯熟,更易出险,自己功力还差,只得默然。

平凡上人哈哈一笑道:“那只得走着瞧了,老尼婆,你动手?”

慧大师微微摇首,接口说道:“这当口儿上咱们不必再客气,老实说,贫尼的内力修为,自认比你要差上一筹哩——”

平凡上人不再言语,转身对静坐的无恨生道:“老弟,觉得好些吗?——”

无恨生朗朗一笑,打断平凡上人的说儿:“上人不必焦急,我无恨生再不成,这苦儿还挺得住。”

他显然是勉强而发,语调轮到最后,已然微微颤抖。朗朗笑声,也愈来愈抖,而微带尖声。

平凡上人深知他的性格,哈哈道:“老弟,真有你的——”

话声方落,右手大袖一间之下,拍出一掌。

平凡上人心中有数,这一份差事可是十分艰难的,只要下手微微一错劲道,便是遗憾终生。

他知道以无恨生此等功力,自己一掌拍下,他必会极自然的生出一股反抗的力道,虽然是极小量的,但也可能致以平凡上人失手。

是以他在无恨生说话之际,突然下手。

这一单是平凡上人的真功力,力道是三分发,七分收,出手之快,有若闪电,大袖才摆,一掌已然接实。

平凡上人深知轻重,一反平日嬉笑的摸样,一掌才触及无恨生“泥丸”,悠然往外一闪一圈。

平凡上人一触之下,力道全收,无恨生但觉顶心一震,全身真力迅速的散去,一点真灵再也压不住脉道中的毒性,极快的散将开来。

平凡上人不敢丝毫大意,左手一晃之下,点出二指。

这二指乃是虚空点向无恨生的“紫宫”和“章门”穴道。目的乃在于试探无恨生体内毒性散行的情形。

不说辛捷,就是素来面上冷漠、性如冰霜的小戢岛主慧大师,也不由紧张的双手互相紧握住。

平凡上人目不转睛,瞪着无恨生,蓦然,他瞥见无恨生俊逸的脸上,好似隐隐散过一丝痛苦的表情。

平凡上人何等功力,已知是“碧玉断肠”开始攻心。

蓦地里,平凡上人结舌瞪目,有如春雷般吼了一声——无恨生顿时心中一震,灵台空明,脸上痛苦状稍弄,平凡上人左手己如闪电般再拍出一掌。

平凡上人用佛门最上乘的气功造诣,发出“狮子吼”的功夫,暂时震醒无恨生的神智,把握时间,一单按下。

手掌尚距“泥丸”顶心三寸左右,掌心闪电一吐。

辛捷摒住呼气,已知这一掌拍下,平凡上人立刻要施开内力,渡入无恨生体内,成败全在此一举。

平凡上人手掌按实,缓缓吸起一口真气,吐入无恨生体中,努力往“泥丸”宫穴道下逼去。

平凡上人这一掌用的力道恰到好处,这一个难关总算渡过去,辛捷和慧大师都不由舒一口气。

然而平凡上人自己心中有数,别看刚才那一掌按下去,全力控制着,不得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一口真气已经差不多全以灌注,自己内力渡入无恨生体内逼毒,还不知能不能完成呢?但口头又丝毫分神不得,只好全力支持施为。

时间一分一秒中过去,平凡上人头顶上冒出蒸蒸白气,白髯无风而振,赖赖摇动,脸色如冰,紧张已极。

慧大师不相信这么一件艰难工作,会被平凡上人如此顺利地完成,她心中始终不能放下一丝毫不轻松的盯视着。

果然,平凡上人的身体蓦地有若酒辞,摇摆不定,辛捷吃一惊,身体倏地掠起,想上前察看。

他心知必是平凡上人内力不继,想出手相助,但转念一想,自己功夫比平凡上人不知差却好远,万一出手不成对平凡上人或无恨生,甚至自己三个人都是十分不利的,是以身体不由为之一挫。

这当儿里,眼前一花,一条人影已越过自己。

辛捷想都不用想,知道定是小戢岛主慧大师。

慧大师好快行动,闪得一闪,已掠到平凡上人身前。

她早知道,事情不会如此顺利,是以始终全神灌注,一见平凡上人身体微晃,便知自己所料不差,平凡上人果是内力有所不继,立刻施展“诘摩神步”,闪到他身前。

但见慧大师左手疾伸食指,准确的落在平凡上人的“志堂穴道”上,内力已渡入平凡上人体内。

这一来,平凡上人精神大振,换去一口早已浑浊的真气,内力不断渡入无恨生体内。

辛捷心中明白,这一来,平凡上人固然脱险,但慧大师和他的内力假若不能配合得天衣无缝,那么,不但无恨生生命难保,就是大、小戢岛主,也都会身受重伤!

是以辛捷的心情,比之先前,更是紧张,但他自知帮不上忙,只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望着三人。

这里,居于东海三岛之中的小戢岛上,是一片死静的,海边离这里很远,浪啸之声不能传来。

有一点微风,拂着寂静中的四人,衣袂摇摆处,发出的声音,周遭很为和谐——但实际上却有如一张紧张的弦。

辛捷呆呆地望着,大戢岛主一手紧紧地按在无恨生的“泥丸”上,慧大师的手指却紧贴平凡上人的志堂穴,无根生盘膝而坐,脸上神情甚为古怪。

将近一百年,东海世外三仙从没有打过正经的交道,谁也想不到,在这里竟会聚集一起,而且还合用内力疗伤哪。

辛捷默然祈祷,希望无恨生能痊愈,同时间,也仔细检看毒经,知道毒一逼下,立刻就要采取放血的方式。

辛捷缓缓走近,看那无恨生泥丸上被大戢岛主按住,脸上一层淡淡黑气很慢地往下降,辛捷知道,大、小戢主的内力,已然发挥效力了。

黑气逐渐下降,辛捷注视着,等候着机会,心情仍然是紧张的,转眼望望平凡上人和慧大师,两人脸上宝相端壮,想都已动用佛门心法。

普天之下,有谁能是大、小戢岛主的敌手?而这两位盖世奇人联手之下,有什么事不能够完成?然而,这都是一件令两人都没有把握的难题,假若两人的内力不相配合,力道虽强,却也徒然。

辛捷很明白这个道理。他知道,也只有慧大师如此高深的内力,才能和平凡上人相配合。

黑气下降,己到手臂上,无恨生右手垂着,那黑气已被大、小戢岛主的内力逼到聚在无恨生右手中指上点。

辛捷从怀中拿出一个古铜的小瓶子,望望无恨生一根有若黑炭的中指,他知道这便是那潜伏在无恨生体内的“碧玉断肠”了。

这玩意之毒,天下无双,辛捷不敢沾上,手指微伸,虚空往无恨生指尖一勒,一股指风过处,无恨生右手中指尖上,顿时现出一道不太深的口了。

辛捷动作如风,小瓶己靠近那口子,果然伤口中流出一滴滴的血来,这正是那碧玉断肠!

碧玉断肠色作碧绿;而且晶莹发亮,一滴一滴,真有点像一小块的翡翠碧玉,可爱已极。

断肠毒液一滴滴出,果然不同凡响,落入瓶中,铿然有声,倒像是重如金属一样。

而且每滴入瓶,都发出一股浓烟,可见其毒性之烈。

辛捷怕那浓烟有毒,摒住呼吸,看见那毒液滴入瓶中,不由有一种心惊胆跳的感觉!

别看这毒液,滴得慢,足足有顿饭时刻,才滴完全。少说也有大半瓶,沉甸甸的,好不惊人!

辛捷谨慎的旋上盖子,放在怀中。

大戢岛主平凡上人等那最后一点滴出,才收掌长吁了一口气,退在一旁。慧大师默默收回放在平凡上人志堂穴上的手掌,和平凡上人一同运功调息。

盘坐在地上的无极岛主无恨生,眼眸儿微张,一派玄门正宗的打坐模样,缓缓的把一口真气上提,在周身上下运行一周后,再运气调息。

难关己过,总算无恨生内力造诣好,不至影响大、小戢岛主,倒是辛捷在一旁见三人调息,心中仍然是紧张的。

良久,世外三仙都从伤损中恢复过来,无恨生翻身跳起,仰天运气长啸一声。

这一啸乃是他含劲而发,声音好不清越,有若春雷破空,传出老远去,喷亮的反射过来。

这声啸声好生悠长,但四人都是内家高手,己听出无恨生啸声中中气仍有不足,知他尚未完全恢复。

平凡上人哈哈一笑道:“老尼婆,总算咱们不辱使命。”

慧大师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

辛捷看了看手中的毒经,对无根生道:“前辈,照这经上说,前辈之毒虽已疗好,但仍得休息三两个月,否则对内力方面有碍——”

无恨生哼了一声,不置可否。他并非不知好歹,但他昔日曾豪语中原武林,人材凋落,这几月来,他也曾到过中土,证实中原武学样样不差,而且,各种旁门左道,五花八门,也都样样有人精通,这次自已的性命,便从这“毒君”的手中捡来,可是他生性高傲,有言在先,是以仅仅冷哼一声,心中仍是很感激的。

本来这当儿情形有若紧张的弦,这一来,却又轻松无比,平凡上人笑口盈盈,不知得意着什么。

蓦地慧大师对无恨生道:“张施主,你对那石林发一掌——”

无恨生心知她心细,放不下心,要自己发掌,藉以看看自己的毒根去了没有,心中感激。微微一笑。头也不回,反手一拍,向一座石笋拍去。

无恨生这一掌纯是内为,虚虚一按,力道好不惊人,但闻“轰”的一声,那石笋左右一阵摇荡,却并没有倒下。

无恨生微笑道:“真气运行不妨,顺利如常——”

慧大师点了点头,平凡上人哈哈道:“看样子,老弟只要再有十天一月,便可恢复。”

无恨生点点头,心想自己伤势已好大半,平日和大、小戢岛主都无甚交情,再耽下去,也不甚好,于是朗声道:“小生拜受两位之赐,此恩待容日后驰报——”说着对慧大师和平凡上人一揖,转身离去。

世外三仙本来自视都甚高,平凡上人和慧大师虽然为无恨生出很大力,无恨生心中感谢,口中却并不说出来,仅仅行礼而退。

慧大师和平凡上人早已不在乎这些,平凡上人哈哈道:“好说!好说!和尚懒一步不再远送——”

话声方落,无恨生已飘出两三丈。

辛捷突地身体一动,向无恨生追去,叫道:“前辈稍待——”

无恨生身体一顿,转身来望着辛捷。

辛捷呐呐道:“前辈打赌之事,已胜那盘灯孚尔,晚辈必当尽力找寻令媛——”

无恨生心想自己确实胜得那满面皱纹的家伙,只因毒伤突发才功亏一簧。但心中却因此对辛捷稍具好感,凝神望了辛捷两眼,才转身奔去。

那边慧大师站起身来,对平凡上人瞪了几眼,不发一言,也走回岛中。平凡上人深知她性格,呵呵一阵大笑,直到慧大师走人转角处,才收下声来。

辛捷目送无极岛主无恨生走后,缓缓走回石阵,看见平凡上人脸上表情古怪,心中不由一怔,走近来也盘坐在地上。

天色渐暗下来了,夕阳西下,夜色渐浓。

靠近海岸,海风入夜逐渐加大,平凡上人的白色僧袍随风而荡,却是灰色的一片。

辛捷望着沉默的平凡上人,心中知道平凡上人必是有什么事情要说,但他不开口说,自己也不好问。

两个时辰前,这里还是在龙争虎斗,华夷相搏,然而,这些已为浮云,随风而散!

也许是太寂静了,远方的海涛声隐隐有节奏的传来,辛捷默然的坐着,一直紧张的心弦,由于和谐的气氛,而轻松了下来。

天边第一颗星儿出现了,在黑暗中划过一道光明的弧度……

皓月当空,夜色如水,黑色的天空透出一丝深蓝。

平凡上人坐在石上,仰首凝视着黑暗的长空,他两道雪白的长眉微微壁在一起,红润的脸孔上透出一派隐隐的愁思。

辛捷不解地望着老人——也许说在等待平凡上人开口还来得确切些。

良久,平凡上人开口道:“娃儿,我——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听。”

辛捷奇怪地嗯了一声,注视着平凡上人。

平凡上人仍是凝视着长空,似乎在那深无穷尽的黑色后面寻求一些被遗忘了的往事。

他缓缓道:“大约是百多年前罢——那时,中原的武林领袖是少林。少林寺秉承达摩祖师的各种绝艺,虽然年久旧深有好些神功已经绝传,但是就凭它正宗的内家真传仍不是武林其他各派所能及的……”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但立刻又继续道:“可是近百多年来,武林的泰山北斗已不是少林寺,江湖上也不见少林僧人的踪迹,甚至有些少林弟子被人欺侮了,也没有旁人出头,于是旁人只知道少林寺人材凋落,声誉一落千丈,却不知这其中还有一节隐情哩。”

辛捷听他说少林寺,更是凝神倾听,只听平凡上人接着道:“那时少林寺的掌门方丈是灵镜大师,他的师弟灵空大师是藏经阁的主持——”

辛捷听他说到“灵空大师”,不由啊了一声。

平凡上人瞟了他一眼,续道:“灵空大师做了藏经阁的主持,终旧闭门潜心苦思藏经阁中那些祖传仅剩的一些残缺不全的神功——本来那些失传的神功只一鳞半爪,但是灵空大苦思三十余年,竟然被他硬是搞通,于是许多失传多年的绝艺又重现于灵空大师的身上——”

辛捷似乎感到平凡上人雪白的眉毛下一双阵子中,精光突然射出。

平凡上人歇了歇道:“后来,后来为了——为了一桩事,少林寺内起剧变,掌门人灵镜大师和灵空大师一齐离开了少林寺,灵镜的大弟子台净接任掌门。为了这件事他定下了一条门规,凡是少林寺的和尚,如非掌门特许,终生不准出寺半步,而非生死关头,绝不准与人动手——于是,少林僧人绝足江湖,少林弟子绝不与人动手,而人们就以为少林寺人材凋落,一落千丈——”

傲榭沾笫土榫荡笫肟松倭炙拢抟旖矶嗌倭志即撸倭炙碌纳硕宰娲溲ё匀桓俏薹私狻

辛捷聪明绝顶,他听到这里,许多先前的疑窦在脑海中一晃而过,他对这些己有了大概的了解——他知道,那百年前身负达摩失传神功的灵空大师,就是眼前的平凡上人!

事实上,少林寺以后的事倒真和辛捷料想的差不多——

台净大师定了这条门规,他去世之后,经过两代传到智敬大师——少林寺现任的掌门人。

百年来,少林寺不断地有人在苦思那些绝学,但是始终无法融会贯通,少林僧人知道要想重振少林盖世神威,除了那盖世奇才的灵空大师,已无他人,但是灵空大师一去不知踪迹,近百年时光,只怕己有变故。

忽然,他们想到了一点,灵空大师纵然已死,只怕他曾有传人继承他那一身奇学。这并不算困难,只要到武林中去打听,不难能探出一些端倪——然而对少林僧人来说却是一桩难题,因为少林弟子是不能离开寺门的。

智敬大师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他收了一个天资奇佳的俗家弟子——孙倚重。

因为台净大师的规定是“凡少林和尚终身不得离寺”,孙倚重可不是和尚啊!

智敬大师会和少林寺中所有的长辈,各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残缺不全的绝学统统传授给了孙倚重,所以孙倚重艺成下山后,立刻就成了轰动一时的“武林之秀”!

孙倚重的任务就是寻找灵空大师的传人,于是他注意武林中一切出类拔萃的高手——于是他注意到新近名噪天下的“梅香神剑”辛捷!

他跟踪辛捷,无缘无故和辛捷交上了手,等到辛捷施出平凡上人所授的“大衍十式”时,他又惊喜地发现辛捷所用的招式竟似失传的少林绝学“布达三式”,于是他没头没脑地停止拼斗,回身就往少林寺奔去——

跑出不及半里,却碰上少林第二代的首徒自法,他这一惊非同小可,想到自法竟得掌门人特准下山,可见一定发生天大的事故——

自法碰上孙倚重,叫他立刻回山,不用再在江湖上胡闯,因为师父已发现东海大戢岛的平凡上人极可能就是百年前的灵空。孙倚重也将自己和辛捷交手的经过说了一遍,他对师兄说:“师父们所说的只不过是‘可能’,而眼下的这一条线索是铁般的事实,咱们先探明了再回寺不迟。”

自法和尚听他说得有理,于是绕捷径到前面截住辛捷,要求和辛捷比划,等辛捷施出“大衍十式”时,自法凝神注视,发觉确似本门失传的“布达三式”,于是他和孙倚重商量出面问个清楚——

孙倚重少年老成,对师兄道:“眼下咱们再出去多半会引起他的误会,咱们不如先绕到前面的华家镇去等他,等他到时再好言相问。”

自法和尚虽是首徒,但为人十分随和。孙倚重又是二代弟子中最受同门器重的人物,他也就听了孙倚重的计较,日夜兼程赶到了华家镇——

他们在华家镇一等就等了四五天,却不见辛捷来到——当然,他们不知辛捷被关中九豪围攻,险些儿送了小命。

直到天下武林齐会奎山,孙倚重又发现辛捷的踪迹,他一面跟踪上了奎山,一命由自法和尚赶回少林寺报信。

等到平凡上人突现“无为厅”,临敌面受辛捷绝学,力破了天些来客金鲁厄,孙倚重确定辛捷乃是灵空大师传人,正要设法套问时,平凡上人却抓着辛捷一去无踪。

孙倚重只好连夜赶回少林,他将辛捷的剑法和平凡上人的形貌描述一番,智敬大师忽然喜极流泪道:

拔曳鹩辛椋榭兆媸σ殉刹换抵恚衷谌栽谌思洌厥悄瞧椒采先宋抟臁

于是,少林寺所有的重要人物倾寺而出,齐赶向大戢岛——

这群和尚悄地赶着路,却不知已被人盯上了梢——

那金鲁厄和他师兄加大尔到中原来时,他们师父只对他们说:“中原的武学有限得很,只有一派叫做少林寺的和尚比较厉害,你们要想威震中原就先得打跨这些和尚。”

比唬堑氖Ω覆⒉恢倌昀次淞中问拼笠祝倭炙乱咽悄尬诺牧恕

所以“无为厅”大会天下英雄时,那浑人加大尔一进来就四处寻人,正是想寻他师父所谓的“少林和尚”,结果当苦庵上人出场的时候,他大喜以为是少林僧人,但听得懂汉语的金鲁厄告诉他苦庵上人并非少林乃是峨媚时,加大尔大觉失望。

金鲁厄被辛捷挫败之后,恒河三佛听了他们的描绘,也猜到大戢岛主身上,于是他们三人由金鲁厄带路大了中原——

他们正愁不知大戢岛所在时,金鲁厄却偷听到少林僧人的谈话,知道他们也要去寻大戢岛主,于是就暗暗尾随着少林和尚,这四人的功力深厚,少林僧人竟茫然不知。

到了大戢岛,两伙人都扑了空,因为平凡上人正带着辛捷在小戢岛上和慧大师赌胜,结果恒河三佛反和少林僧动上了手……

两菟涫瞧鞠胂瘢桥浜掀椒采先怂档模舷氲暮鸵陨纤鼍故遣畈欢唷

天上的星儿眨着眼,海涛声在这恬静的夜中格外清晰,周遭都是黑的,只那海岸边缘上一条细窄的浪花在泛着白光——

平凡上人住了目,仰天观望,白髯随风而动,像一尊石像般一语不发。

辛捷悄声问道:“那个老方丈灵镜大师呢?”

平凡上人沉声道:“师兄仍在——不,灵镜大师他仍在人间!”

虽然他立刻改口,但这“师兄”两字已证明了他正是那灵空大师!

辛捷暗道:“那灵镜大师既是平凡上人之师兄,想来必也练成不坏之身,是以仍在人间——啊!对了,当年在小戢岛上乘鹤而来唤走平凡上人的老和尚难道就是那灵镜大师?”

读者必然记得,当日辛捷在小戢岛上走出“归元古阵”后,正当平凡上人与慧大师拼斗时,一个骑鹤老僧飞来将平凡上人唤去,临行时还对辛捷吟道:

盎⒃玖诜苫剖保奏σ簧煜嫒ァ!

这些话辛捷还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却莫解其意。

蓦然——

海边一条船悄悄地靠上了岸,船上走下一批人来,一共是十八人,走近时,只见正是那群少林和尚。

少林群僧自平凡上人拉着辛捷飞跑掉以后,只得乘着船照着平凡上人的方向寻来,然而大海茫茫他们又不知小戢岛之所在,一直摸到此刻才算找到了小戢岛。

当辛捷发现了这批和尚时,那为首的和尚也瞧见了辛捷及平凡上人,他们欢呼一声,飞奔而来。

平凡上人吃了一惊,起身就想回跑,但是忽然他的僧袍被一人紧紧扯住。

他忙回头一看,扯衣袖的正是辛捷。

只见辛捷脸上显出凛然之色,低声道:“上人,您绝不能再躲避——”

平凡上人不禁一愕,只此缓得一缓,那几个少林和尚好快脚程,已纵到眼前。

一十八人噗地一声又齐齐跪下,为首仍是那少林掌门智敬大师,那“武林之秀”孙倚重却跪在最后。

智敬大师叩头道:“灵空祖师,您——您还要隐瞒弟子么——”

平凡上人急得双手乱摇,大声道:“不是,不是,告诉你们我老人家不是灵空大师就不是灵空大师——”

智敬大师想是呐言于口,啊了两声却说不出话来,见平凡上人又要起身,急得叩头流泪道:“弟子无能,只——只望祖师看在——看在佛祖份上——”

平凡上人大叫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快莫哭,一哭就浓包了——”

智敬大师被弄得哭笑不得,他想到少林寺千年声威的重担,心中一阵热血上涌,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平凡上人一看大惊,抢前在智敬大师背上拍了一掌,又在他胸前揉了两下,叹了一口气道:“唉!你们这是何苦呢?我——我告诉你们吧,我正是那灵空大师——”

智敬一听平凡上人、承认自己是灵空大师,不禁喜得一跃而起,但随即又跪下道:“弟子——弟子不知该说什么好,祖师——祖师——这些年来可安好?唉!天可怜见——”

说到这里他又不由自主流下泪来。

平凡上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激动的表情,但随即又恢复冷漠的面容。

智敬大师颤声道:“弟子斗胆请祖师回寺——”

说到这里,他抬头焦急地注视着平凡上人,其他少林寺的和尚也都凝视着平凡上人,辛捷也同样——

平凡上人仰首观天,一语不发。

智敬大师只好又道:“弟子智敬率少林门人请祖师瞧在佛祖份上,随弟子回去——”

平凡上人忽然长叹一声,低声道:“我老人家做了百年的野和尚,要我回去是不可能的了——”

少林群僧听到这里都是心中一沉,不料平凡上人又接着道:“只是,只是我老人家究竟是出自少林寺门,平生武学虽然大多自己所创,但是基本却是从藏经阁中悟得的,是以我一定将这百年带走的少林绝学归还给少林——”

智敬大师还想说什么,但立刻被他背后一个老和尚扯衣止住。平凡上人又继续道:“我瞧这娃儿甚是聪明可教,就着他留在我岛上,我定然把所有少林绝学倾囊相授。”说着指了指跪在最后的孙倚重。

智敬大师见平凡上人如此说,知道要请他回寺是不可能的了,但平凡上人既答应传孙倚重绝艺,那么少林寺绝学重现总算有了希望,于是站了起来。

辛捷忽然见那智敬大师十分尴尬地瞧着自己,似乎想说什么,他冰雪聪明,立刻知道智敬大师是因自己身份而为难,因为智敬大师以为他是平凡上人的徒弟,那么他就成了少林众僧的前辈,而他年龄又恁小,是以他立刻巧妙地上前对孙倚重道:“孙兄,恭喜你啦,你竟得了平凡上人老前辈的青睐,这真是千载一遍的奇缘哩。”

孙倚重听他称平凡上人为“老前辈”而不称“师父”,不禁大奇道:“怎么辛——”

辛捷笑道:“兄弟哪有这份福气做上人的徒弟,上人不过略为指点兄弟罢了——”

这句话就明白说出他并非平凡上人之徒,于是智敬大师道:“倚儿,你千万得好好跟着祖师练功,咱们少林寺的光大全在你身上啦——祖师,弟子们这就回去啦——”

平凡上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智敬又对辛捷合什道:“辛施主,咱们后会有期——”

接着率领门人,一行十七人匆匆而去。

平凡上人望着这群“后辈”上船而去,才轻轻叹了一声。

忽然,轰然一声巨响,一片黑影如乌云盖般地落向三人头顶原来那根石笋吃恒河三佛掌力削去顶端,又被无根生以上乘内力打在石根部,表面虽然无异,其实根部已是折断,这时竟轰然倒下——

辛捷大喝一声,双掌向外一划,陡然一合,一股狂风卷出,轰然又是一声巨响,那石笋竟被击成千万碎块,漫天飞出!

辛捷这招乃是新近从平凡上人学来的“空空掌法”中的一招,唤作“飞浪排空,”乃是空空掌法中成力最强的一式。

平凡上人喝采道:“娃儿,真好掌力!”

最惊的莫过于武林之秀孙倚重了,两月前他还和辛捷交过手,不料两月不见,他的功力似乎又精进了一大截!

天渐渐亮了,曙光普照,小戢岛上,晓风残月——

平凡上人左手携着辛捷,右手携着孙倚重,缓缓走向海滨。

船到大戢岛,平凡上人和孙倚重上了岸,辛捷却留在船上道:“晚辈尚有急事要回中土,就此告别,异日有暇——”

平凡上人笑道:“娃儿既有‘要事’,走就是了,不要来什么异与不异的一套啦——好!倚儿,咱们走!”

说着一抓孙倚重,两个起落,就消失在树林中。

辛捷怔怔地望着两人背影消失,一转身,扯起帆儿,划入海中。

晨风甚紧,船行如箭,辛捷披襟当风,顿觉心旷神怡,他引吭长啸,如龙吟般的啸声随着海风传出老远——

忽然,淡淡的雾气,像轻纱般从四海升起,飘渺袅袅之中,使周围景物陷入迷迷糊糊。

霎时,雾浓了起来,周围都是白茫茫一片。这骤起的大雾正是东海群屿间的一大特色,而这种时起的大雾也为世外三仙避去不少骚扰与麻烦。就是世居东海的渔夫们都万分顾忌这种漫天浓雾。

辛捷心想:“纵使雾大,但此时风向非常稳定,我只要把定舵向,好歹能航行到中原沿岸。”

于是他懒散地坐了下来,任那小艇平稳而轻快的前进。

偶而,他俩下身去,伸手掏了掏海水,修长灵巧的手指在海水中划起几道细短的白线,寻即消失——

大雾中,船在疾行,辛捷无聊地胡思乱想着。

于是,他想到了那娇艳无比的菁儿——

但此时张菁呢?辛捷不敢想像这毫无经验过人心险恶的纯洁少女,长期涉足江湖——

好长一段时间辛捷如此躺着,又坐起,雾愈来愈浓,即使以他超人的目力,五丈以外已是浑浊一片了。

艇侧浪头变成有规律而高昂地顺着船头向前冲去,远处传来搏浪之声,便辛捷直觉感到——海岸近了。

一股莫名的振奋使他从艇中站立起来,一双神目紧紧注视着正前方,期待那陆地突然出现的那一刹那——

雾己更浓,辛捷什么也看不见,空中变幻莫测的水气,在他眼前显出各式各样的幻影。

突然一阵桨击水声——

就在离船头十丈左右飞快掠过一条黑影,看到倒像是条小艇,如非有这样大辛捷也看不见了。

此时辛捷因靠岸在即,又逢如此大雾,风帆早已落下而速度也大减,不禁奇怪什么人敢在这大雾中如此飞快地划艇?

正当他一念至此,突然前面又一庞大黑影掠过,像是艘巨大海船。以它也尽速前进的模样看来,好似正紧追那前面小艇。

想是船上之人正注意前面逃逸者,又遇到这大雾,竟没有发觉从旁悄悄而来的辛捷。

辛捷刚好赶到那大船船尾,一把拉住舵上的缆绳,好奇心的趋使,令他不由自主想跟上看看。

大船的速度大约较前行小艇快些,顺着击水声,不久即愈追愈近,从声音听来已不足五丈了——

突然一阵笑声从大船上暴出,紧接着一个嘶哑的声音操着生硬汉语说道:“小妮子乖乖地别再跑了,我徒儿看上你实是你天大荣幸呢!”

附在大船下的辛捷一听这声音,竟吓了一大跳。

霸词呛愫尤穑”蛔返娜嘶崾撬刻莆接κ且桓雠印!毙两莅碘獾溃豢词种形兆诺纳鳎槐嘀貌凰浦性

笆裁磁踊岜唤鸩ひ目瓷狭耍俊毙两菪闹蟹⒘艘桓鑫屎拧

前面的小艇中人并不应答,只听桨声更急,但操舟人似乎用力过久,出手力巴不甚雄厚,所以老是逃不远去。

又一个年青的口音,道:“姑娘何必急急逃呢?我们又不会吃你,有话好好讲呀?”

辛捷一听即知是金鲁厄,不禁恍然大悟,心想:“除非是金鲁厄看上了前面小舟中的女子,‘恒河三佛’还会对何人如此将就么?”

原来“恒河三佛”对其门下甚为严厉,但这排行最后的金鲁厄却是大得师父及师叔伯的恩宠,不仅因他聪明伶俐,更因他面容俏俊而善于口舌之功,所以金鲁厄在众师兄弟中,真可谓任所欲为而不会得不到了。

昂撸÷闹袢绾闻涞蒙显勖侵性褚逯畹亩俊

辛捷对金鲁厄已有成见,当然为那女子抱屈了。

金鲁厄刺耳的声音又从船头传过来,道:“姑娘还守着那臭汉子无微不至,看他伤得这样重,还有什么希望可活?扔在海里喂鱼算了!”

拔医鹇扯蛟谔炖几豢傻泄媚镉惺裁床缓酶胰ィ俊苯鹇扯蚓瓜胍岳栈螅残硭晕性呐踊嵯袼竟艘话阒夭魄嵋灏伞

前面逃逸者虽仍加劲鼓桨,但也忍不住骂了一声,道:“好狠心的狗蛮子,姑娘誓必报此杀夫之仇!”微硬的泣语,却突然使旁观的辛捷如中巨棰,一只手紧紧抓住缆绳不放,口中喃喃说道:“是她?竟会是她?……”

蓦然,冲动的天性使他忘我起来,这件事情也像变成他自身的事情一般,突然他一涌身,轻飘飘地翻上船尾——

此时雾气大浓,船头上的“恒河三佛”与金鲁厄俱被雾隐住,辛捷屏住气,放心大胆一步步蹑足前进,果然行不到五丈前面已显出四条人影——

当中站立的一位身材高大,必是伯罗各答无疑,旁一儒生当是自命不凡的金鲁厄了。

四人全神贯注在前逃者,谁也未注意到后面掩至的辛捷。

想是前面操舟者对附近海岸相当熟悉,此时桨声突然向左一转,辛捷记忆中此方向正是朝向岸边。

立刻“恒河三佛”连舵也不用,六足往左一压,借大船只竟硬生生被他三人转折过去,仍紧跟在小艇身后。

突然伯罗各答爆出一连串磔磔夷语:“吉里摩诃防达,勿释哈阉”

并且手中竟举起一硕大铁锚作遥掷状,旁边金鲁厄急得连忙拦住——

此时前面雾气突地大盛,辛捷得平凡上人告诉过这五是进人峡湾内的现象,因为峡湾三山环陆,雾气极不易发散,故愈积愈浓。这时已快至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

辛捷不自觉更逼近了一些,距离恒河三佛等已不足三丈,如非他四人俱全神贯注在搜寻逃走之小艇,还会不发现辛捷么?

蓦地金鲁厄又开口喝道:“姑娘速速停止,否则我师伯即要以铁锚投掷过来了!”敢情他也发觉形势突变,浓雾使得四人快失去逃船的踪影。

虽然不一会儿前逃者踪迹已渺,但循水声“恒河三佛”仍以其超凡的功力,鼓风而行紧迫在小艇后面。

伯罗各答性最急燥,此时早已将锚高举在手,只要一无把握追得上前船,他即要凭桨声将对方击沉,以免恒河三佛追凌弱女的讯息,传人江湖受人耻笑。

谁知就在这紧张的一刻,突然小艇桨声消失了,立刻四周除了海涛汹涌之外,一丝声息也无,金伯胜与盘灯孚尔也连忙双手一扑一拂,减去前冲速度缓缓停下来。

金鲁厄正站在船弦边,蓦地他大叫起来,道:“当心!右弦暗礁!”当然他是以梵语说的。

虽然大船速度已是大减,但前进的动力,仍足以被暗礁将船撞击得四分五裂

昂渎。 

在“恒河三佛”还未能及得停船的当儿,整个舟躯已稳稳架上暗礁,就是“恒河三佛”再有多大功力也别想将它移动分毫。

伯罗各答正想破口大骂,金伯胜夷却一挥手将他制止,面容闪过一丝狰狞笑容——

肮媚锖蒙匣郏医鸩ひ纳罡星张澹 苯鸩ひ牟僮派埠河锼低辏⒖滔虿薷鞔鸫蛄艘桓鍪质疲昂愫尤稹毙牧樵缤ǎ薷鞔鸬比幻靼姿乃枷搿

辛捷心性机警,早已洞悉金伯胜夷的鬼计,一躬身形如狸猫般又跨前三步,离金伯胜夷等已很近了——

金鲁厄等正注意着前方,何况大雾是如此浓,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怎会科到敌人从后方掩来,何况又是机智绝伦的辛捷。

果然不一会儿,离船约廿丈处,一个冷冷的女子声音说道:“好个蛮狗,现在可尝到姑娘手段了,等下叫你们一个个去喂鱼虾。”

金伯胜夷哈哈一笑,右手一挥处,值罗各答铁锚已掷出手——

伯罗各答功力几乎与平凡上人相仿夷,这一尽势而为劲力有若奔雷,只见那铁锚挟着“丝丝”破空之声,直向发话处击去。

辛捷早料到如此,蓦地发难,一个身子飞快朝铁锚去向扑出,抽空竟向“恒河三佛”等四人各劈出一掌——

金伯胜佛等突觉背后劲风暗袭,都不自觉转过身来,双手护住胸前,打定先保住身躯再说。

辛捷正要他们如此,乘四人一窒间,一溜身形早赶出船头,紧紧追在铁锚后面——

四人发觉受骗时已拦击不及,其中金鲁厄对辛捷印像最深,虽短短一瞥,已看清是辛捷,不觉脱口呼道:“是他?这小子!”连忙将此人是辛捷告诉“恒河三佛”等。

这突变只不过一刹那时间,不说“恒河三佛”在后大声咒骂,而辛捷飞出船头五丈己赶上铁锚。

辛捷在先前已记清发声处,此刻真气一换,双足灌满真力狠狠往铁锚上一顿,自己身体被反用力激得高高腾起,不过铁锚却也因辛捷这一脚,稍微向下偏去——

捌送ǎ 

铁锚落水声,紧接着一下女子惊呼声,辛捷在空中一连换数个身形,减去前飞速度,径往发声处落下。

此时大雾弥漫,辛捷双目紧紧注视着足下仍是看不见落足点——

船上人刚才大概被铁锚声势骇得心惊胆寒,此时又闻头顶劲风呼呼,不禁将手中木桨一扳,整个船身硬往左移开五——

辛捷尽量将双足缩起,但直待他离水面淌不足两尺,才发觉自己脚下竟是白茫茫一片波涛,何来个舟?

辛捷大惊之下,双袖奋力向下一压,整个身子藉着水面反震之力,凭空又跃起三丈,这下他再也不敢大意,连忙开声呼道:“碧妹?是你吗?”

立刻有一根木桨伸过来,辛捷稳稳落在桨上,心暗惊这浓雾如此之大,居然身隔腿尺仍不能发现身旁三尺之外的小船——

辛捷得到木桨的助力,一晃身落人船内,蒙蒙雾气中,正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紧张地注视着他,目光中哀怨的神色像包含着无比辛酸与痛苦。

辛捷立在船头,似乎在未得允许前不敢冒入小艇,此时他心中升起莫名的恐惧,既怕对方不是心目中所想像的方少碧,而又害怕是!

氨堂茫∈悄懵穑课铱梢韵吕绰穑俊毙两菰诖舜笪碇兄痪醮伺陕掷纫严窦缴俦蹋致谘谙滤词侨绱死洌涞眯两莶桓移艨凇

那女子久久不答,辛捷也久久立在船头,相持了好一会儿,那女子才开口平静说道:“不错!捷……辛大哥,是我!想不到会在此碰见你!”但辛捷听得出她语气中包含着绝大的痛苦与激动。

坝酰 

辛捷长长缓一口气,自嘲地笑笑然后步下船舱,舟中横板上正坐着令他难忘的方少碧。“但她是这么冷冰冰!”辛捷心想,接着打算缓和一下周围冰冷的气氛,但总想不出什么适当的话,只好苦笑道:“碧妹,真高兴能见到你,你这些日子——”

辛捷说到此,突然远处传来数声惊呼,紧接着听得金鲁厄叫道:“师父!快!快跳上这礁石——”

又一阵梵语的咒骂声,还有伯罗各答愤怒的吼叫声——

方少碧至此才露出一丝凄凉的笑容。

辛捷抓住这机会,立刻赞道:“碧妹真聪明,这计策我真佩服得很。”

方少碧淡淡一笑,道:“辛大侠过奖了——”

辛捷听出她语中隐隐含有暗刺,他对方少碧除了万分抱歉外,只有无比的怜惜了,更何况他对方少碧并不是完全忘情。

氨堂茫∥摇叶圆黄鹉悖郧暗氖虑楸鹛崃耍堂媒瓷詈寐穑俊

方少望突然掩面痛哭起来,蓦地她变桨一划向右横过六、七丈,突然从身后抱起一人,一点船身即向外跃去。

辛捷大惊,尚以为她要寻短见,立刻也跟踪跃起,但当他落下时却发现脚下竟是干沙实地——

此时方少碧早已隐身浓雾,辛捷微一停顿,立刻辨清方向循声追去。

辛捷功力高出方少碧许多,何况她手中尚抱着一人,所以辛捷不久就追及她,只见方少望将那人抱得紧紧的,一路啼哭跑着——

辛捷只好牢跟在她后面,出声安慰道:“碧妹!难道不能给我解释的机会吗?”

方少碧头也不回,仍继续奔跑,就这样在崇山峻岭中,回转约有两三个时辰,竟奔至一洞口——

方少碧毫不停步直奔进去,而辛捷也毫不犹豫立刻跟进——

一奔进洞竟是一个宽敞的大岩穴,内中现分许多小曲道通大更深层,方少望似乎对此地地形甚是熟悉,直拣当中一条向内深入——

转了好几个转,前面竟现出一石室,内中石床、石凳、石桌、石椅一应俱全,方少碧将手中人轻放在石床上,蓦地转过身来。

辛捷停在石屋门口,疑惑地看着内中一切——

靶链笙酪宦犯醋魃酰俊狈缴俦涛⑦斓氐馈

辛捷脸上痛苦地抽搐了几下,叹声道:“碧妹!别这样对我,纵使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相隔这样久,你也应谅解我啊!”

方少碧冷哼一声,道:“你——你没有什么对不住我的,也没有什么要我谅解的。”

短短的数语却像只只利剑般穿透辛捷的心,如果不是他对方少碧抱有愧恨,以他性格早要顿足走了。

辛捷看看方少垄身后静躺在石床的那人,只见他满头乱发遮去大半脸,怪异的装束使人看来觉得不伦不类,为了要找出继续在此地的理由,于是辛捷说道:

八撬靠蠢词苌撕苤兀梦野锬憬胶冒桑 

方少垄奇怪地一笑?脸上闪过一丝极不自然神色,说道:“不敢有劳辛大侠,此人是谁大侠也无须知晓,就请您赶快离开这儿!”

这左一声大侠,右一声大侠,叫得辛捷惭愧而无地自容——

辛捷不能再言语,晶莹的泪珠在他眼眶中滚动,他终于没有让它滑跌下来,但那种神色,不仅包含哀伤,还有一丝微微的愤怒,虽然辛捷确曾有负过方少碧的地方,但经过这么多折磨,她也应谅解他,给他稍微慰藉才对。辛捷想着,嘴唇发着颤,一直抖动老半天才脱口而出,道:“碧妹!你……你……唉!”说时两手微张着,眼中充满希冀被幻灭的目光,脸上一片呆痴与悲怜——

这一声“碧妹”像一只巨锤,重重击在方少碧心扉,被理智压住的感情,一发再也不可收拾,只是她也泪如泉涌,伸手掩面泣道:“捷哥!捷哥!为什么又让我碰见你呢?……”

辛捷僵硬的脸上绽开了笑容,一丝宽慰的欢欣熔化了他郁积的愁结,至少方少碧还没忘记他啊……

氨堂茫∥沂翟诙圆黄鹉悖Φ蹦甑氖虏惶敢舶眨∧恪慵杭奕肆寺穑俊毙两菟凳敝噶酥甘采鲜苌说哪侨恕

方少碧点点头,面上浮起淡淡一丝苦笑。

笆撬俊毙两萜婀值匚实溃蛭幻靼住

方少碧幽怨的一瞥辛捷,极不顾出口地说道:“金欹!”

辛捷惊得突然紧紧抓住方少垄双肩,怀疑地再问她道:“是金欹?‘天魔’金欹?”

还没待方少碧点头答是,辛捷已一晃身抢至百床前——

方少垄以为辛捷尚末忘记前仇,急得大叫道:“捷哥!你不能……我不许你伤他!”说时一把拉住辛捷左手。

辛捷右手轻轻一拂,扫开覆在那人面上的乱发,骇然一个难以忘怀的面容呈现在他眼前——

这人不是金欹是谁?辛捷心中暗思,深而长的两道刀痕在鼻梁上画了个交叉,当他想到金欹抓住吴凌风落下悬崖的疯狂面孔,不禁使辛捷打个寒襟。

辛捷叹了口气,顺手探了金欹鼻息,倒甚均匀有力,于是摇了摇头,道:“还好,伤得不甚重,大概再休息个把时辰即可以清醒过来。”

辛捷转脸望着正关切注视金欹的方少碧,心中不禁奇怪他两人怎么会结为一块的?又怎会跑到这荒僻的海边岩区来住呢?

方少碧蓦地发觉辛捷正疑惑地看着自己,不禁红飞双颊,轻轻笑道:“你想不到我会嫁给他是吗?”方少碧瞟了床上金欹一眼。

辛捷点点头——

方少望又淡淡苦笑,拍拍旁边石椅请辛捷坐下,然后娓娓道出一段事迹来——

澳阒滥翘煳彝督蟆狈缴俦毯叩赝け格鎏男两荩灾杏指∑鹉鞘顾丈膊荒芡车囊荒弧

辛捷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惭愧的表情使他脸色显得甚是难看,方少碧提起这事又使他想起失踪久未联系的金梅龄——

鞍Γ〗莞纭狈缴俦讨佬两菪闹幸欢ê苣压约河趾纬⒉荒压兀砍醴晔钡木玻讨科茸约憾运睦涞咽顾嗄甓孕两莸暮抟馔耆聪⑶胰绻细袼狄坏悖约阂灿懈河谒剑》缴偻南耄蛭皇且布薷酝钔春薜娜恕痨ィ

傲浣憬闳绾瘟耍俊狈缴偻约阂膊恢位岷俺觥傲浣憬恪钡模葱两萃椿诘谋砬椋嗌僖膊鲁鲂┒四摺

辛捷没有回答,只木然摇摇头,心中对方少碧的放过金梅龄也宽慰了不少——

方少碧不顾再问起使辛捷痛心的事,仍继续先前话题道:“那天我投水以后,我恨一切,我也恨我自己,于是我屏住气拼命要往水下钻,想让江水将我淹没,永远淹没,但是浪是如此大,我支持不了几口气即昏绝过去——”

辛捷随着她的叙述,思潮又溯到昔日,想着方少碧在大江之中随波逐流,慢慢远去,终至去消逝无踪——

方少碧的声音很平静,很委婉,除了道出数年来流浪的经过外,尽量避免引起辛捷痛苦的回忆。

安恢硕嗑茫倚蚜斯戳酥苌硎侨绱耸蚁氪蟾攀抢湫训陌桑 狈缴俦桃恢彼迪氯ィ级凵晟凉凰烤炝滴羧涨榫暗哪抗狻

耸碧煲押诹耍龅男枪庠谔焐仙了缸牛腋芯跛闹辽⒁鸭牧榈穆槟居胫迤@褪刮页顺辆餐猓竿芬膊幌攵

我平仰着身子,也不知自己是在水上?还是在陆上?或在船中?因为这种种对我都毫无关系。

突然我觉得身侧远处火光一亮,接着一个孩子口音呼道:“奶奶!那位姑姑就在那边!”

接着一个妇人的口音:“乖孩子,你先跑去看看,不要让这可怜的人冻坏了。”

又闻小孩应了声,立刻方少碧觉得有人很快跑至自己身侧。

澳棠蹋∷丫蚜耍。憧此矶际噶恕!

这时妇人也走了过来,看看方少碧除了身体显得虚弱外一切尚好好的,不禁松口气,道:“唉!小福真亏了你的……姑娘!你感觉好吗?”敢情她也发觉方少碧醒了。

方少碧虽然心中感激这妇人的好心,但内心的一切都变成绝望,一切都变得漠然,以至对着这好心的妇人脸是这般冰冷。

方少碧说到此处,辛捷突然打断话题问道:“你漂到什么地方?”

方少碧看看辛捷脸上关切的神情,心中也觉得甜滋滋的,尤其他目光中万缕柔情不是还像往昔一般吗?

暗笔蔽乙膊恢溃罄刺蔷任业挠娓舅担胖故蔷嗬胛浜喊儆嗬锏摹盥摺!狈缴俦贪参康匦Φ馈

辛捷叹道:“你命运比我还好些……唉!我……”

方少碧的泪水又涌出出眼眶,数个时辰前的恨意早已被柔情所化,只见她轻轻握了握辛捷的手,故意装出笑脸,温柔地道:“捷哥,别想以前了吧!让我告诉你以后的事情……”

辛捷点点头,轻抚着方少碧零乱而细长的秀发,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唯一使他安慰的是碧妹已经有了“归宿”,不管是谁,多少对他的内疚有了补偿。

方少碧继续说道:“自从我被那渔妇救后,渔妇怜我孤苦无依,何况她也仅有祖孙两人相依为伴,所以就让我留居下来……”

罢庋私肽辏叶砸磺写哟嘶倚牧耍业母星橄耖履景阌涝端莱凉ィ桓鋈说拿瞬⒉蝗绱说丶虻ァ

拔一辜堑媚翘煜挛纾臼浅醮罕挤攀苯冢蝗弧蝗唤痨ダ戳恕

辛捷听得一阵紧张,身子也不自觉仰起。

霸辞寰捕竦男∶┪荨娓镜募摇!狈缴俦倘绱耸鏊底牛巴蝗幌破鸫蠓绮ā!

罢庖蝗瘴艺谂隳呛眯牡挠娓咀雠臁狈缴俦搪源芬涞纳裆

班邸保∏妹诺纳簦幼乓桓瞿凶涌谝艚凶牛骸翱牛”堂贸隼矗 

我听见这声音脸部发自了,刺耳而嚣张的叫嘈,不是“天魔金欹”还会是谁?

逃是逃不了,我心里想着,不禁摸摸一直藏在怀中的匕首,慢慢将门打开——

出现在我面前是一个褴褛而疲乏的青年,我几乎认不出他即是最令我厌憎的“金欹”。

氨堂谩堂茫∧愫Φ梦液每啵 苯痨ビ锲允钦饷醋ê幔凰址鲎∶偶飨袷且吕础

我冷冷说道:“金欹!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我永远不要再见你……再见你们两人——”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多日平静的心胸会突然激动起来。

金欹嘴微张地望着我,很久没有理的乱发遮去他从前俏俊的面容,我从未见过他如此低声下气过说道:

氨堂玫米锬愕娜瞬⒉皇俏野。∥我乙徊⒑奚夏兀可咸炜闪湃梦已暗媚悖艺獍闵畎悖文阕芤宋倚哪兀俊

我激动得掩面痛哭起来,口中连连呼道:“我恨……我恨你们两人……啊!金欹你!你怎么了?”

此时金欹突然扶住胸部,脸上肌肉惨白并连续抽动数下,突然倒在我脚边——

辛捷忖道:“对了!必是这厮中了我一掌,为了寻碧妹竟连日跋涉,没有好好将息过才会如此严重,如此看来他对碧妹可是真感情啊。”

且不说辛捷心中起伏,方少碧继续叙述着:“碧妹我……我内伤发了。”金欹痛苦地呻吟着,无助地伸出右手——

拔逸氲匦娜砹耍淙唤痨ヌ煨粤贡。晕胰词且黄嫘模谑俏伊鲋链采稀

经过数日的治疗,他终于好转过来——”

氨堂茫 闭庖蝗账涯茏穑峡业囟晕宜担骸拔抑滥阋欢ê芎尬遥尬业奈恕恰俏以敢馕愀墓孕碌模阒牢沂嵌嗝吹陌恪

我不得不装出冷漠的样子,虽然对他的恶感是少了很多,但我仍摇着头。

昂冒桑∥也桓颐闱磕悖淙徽獠皇俏乙酝淖鞣纭!苯痨コ銎嫫骄驳氐溃抗庵型招嘴宓纳衿蛞凰恳参蓿患绦溃骸暗蚁胫溃阄稳绱颂盅嵛遥咳绱撕尬夷兀磕训澜鼋鑫判两菽切∽勇穑俊

我不愿他谈到你的名字,虽然我心中时常反复念着它。方少碧继续对辛捷说:

昂慰霭致璧牟宜溃且荒痪跋裼智逦∩衔夷院#褡拍О阃蝗欢运缰淦鹄础!

澳恪阏舛衲В∧懔改付寄苌保一垢蚁不赌悖俊苯痨サ牧成淞耍掖游纯垂绱瞬牙⒐恢炙挡怀龅目旄性谖已褐斜剂髯牛郑÷瑁∷淙凰遣⒉皇俏仪咨改福⑶仪科任壹薷也幌不兜娜耍亲苡醒沂嗄曛餮剑

澳孀樱∧阏馍鼻字孀樱∧阏獠蝗菟〉哪孀樱 蔽也煌=泻白拧

澳阕猿瓢遥肝椅磺校撸绻憬阕匀衔恋牧成匣降段揖图薷恪!币皇逼呶揖雇鲁稣饩浠啊

金欹苍白的脸上,突然露出决然的神色,愤道:“碧妹!当然我犯了滔天大错不容宽谅,但你说的话可算数?”

我哈哈大笑起来,蓦地从怀中抽出匕首交给他道:“划吧!划吧!我要看看能杀父母的人能不能划自己的脸?”

金欹接过匕首,望着我失常的狂态,突然反手两剑,竟真的在自己的脸上划了一个十字,他狂叫两声“妹”,鲜血从他脸上泊泊流下,刚病愈虚弱的躯体,受不住这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打击,立刻昏倒在床上——

我被这意想不到的变化惊得呆了,看着金欹脸上深而红的两道十字伤口,一种罪恶的惩罚在我心头滋长。

鞍。》缴俦棠阕髁耸裁词掳。俊北痪抛诺奈遥厣说慕痨ィ诿娣杀级ィ癖茏锒竦纳钤ò悖以僖膊桓一毓艘幌履切∶┪荨

坝谑俏矣挚剂骼肆恕狈缴俦趟抵链舜Γ缙美崾瓷眩夭考贝爻榇ぃ窬镁腔嫉暮⒆樱龅角兹私闹杏舴咭煌露〉难印

辛捷拍着她上下抽动的双肩,抚慰她道:“安静点!慢慢讲!”从他知道方少碧已属金欹后,自然的对她只剩下纯洁的友情。

方少碧激动一会才继续说道:“后来我在江湖上流浪,闻到七妙神君要到泰山参加大会,我早已怀疑到‘七妙神君’必是你,所以我无法自主地向山东方向行去……”

暗任掖锏教┥浇畔率保蠡嵋丫髂袷奚ⅲ彝蝗环⑾至私痨ィ质巧说谜獍阒兀友沂吲郎侠矗蠛斓牡逗廴孕涯康亟徊孀拧

八部醇宋遥古φ踉蛭遗览矗谥猩朽畹溃骸堂茫硭∥遥”堂茫俦鹄肟遥 

至此我感情完全崩溃了,怜惜他的心情使我变成爱他的痴心,于是我带着他来了此处,这荒凉无人的岩区,永远离开人群,就孤单终其一生……”

辛捷自此才明白方少碧与金欹结合的本末,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暗阍趸岜弧愫尤稹飞夏兀俊毙两萜婀纸痨サ谋淮蛏恕

方少碧脸一红,道:“还不是他!”她指着金欹,道:“他说在洞里呆得烦了,要出去散散心”接着又恨声说道:“谁知竟碰着那三个老鬼,还有他们那讨厌的徒弟……”

辛捷点点头道:“不错!那三人徒弟叫‘金鲁厄’,他对你怎样?”

方少碧恨得牙痒痒的,哼道:“这家伙不是好东西,如果落在我手上非将他碎尸万段!”

辛捷已猜出端倪,笑道:“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呢!”

此时两人已回复以前般亲蜜和气,当然亲蜜的有些距离,方少碧被噪得“啐”一声,哼道:“这家伙是蛤摸想——”

正在此时,突然床上的金欹哼了两声,道:“碧妹!碧妹!水!水!”

辛捷与方少碧蓦地惊醒,辛捷取笑道:“你看!雄天鹅醒了呢!”

方少碧含羞地一笑,笑容多少含点伤感的意味,只见她连忙奔过去,口中还继续道:“你瞧!这就是那最高大的老头子打伤的!”

鞍。∧闼档摹薷鞔稹撸 愫尤稹故钦庋男∪耍 毙两萦Φ馈

金欹又连连叫着要水,待方少碧灌了少许水下去,他又朦胧睡去——

鞍。

突然辛捷轻呼一声,说道:“碧妹,你听脚步声!是‘恒河三佛’等来了!”

方少碧功力较辛捷浅了许多,听了一会仍是听不出什么,但她甚明了此地气候,道:“必定是雾散,否则虽然站立那块岩石只距海岸不足八丈,他们仍是不会跳过来的。”

辛捷跟随在方少碧身后奔跑时,正值大雾最浓,当然对附近地势一些也不明了,所以他问方少碧道:“你这岩洞地势如何,是否很容易被发现?”

方少碧摇摇头,道:“我们刚找此洞时倒花了不少心力,但经过居住这么久四处早留了痕迹,像‘恒河三佛’这种老经验,我想很快就会被他们寻来。”方少碧显得有些优虑。

辛捷默默沉思一会,心知带着负伤的金欹必是逃不过“恒河三佛”的追踪,只好暗暗决定对策,道:“碧妹!随我来,咱们可得为他们准备些东西,免得这些夷族笑我中原无物……”

此时洞外果如方少碧所说,浓雾已消散无踪,崇高起伏的山岭,峦叠重峰甚是雄奇,辛捷与方少碧正在洞内忙碌布置着——

蓦地远远山巅上突现出四条人影,这当然是“恒河三佛”与“金鲁厄”了。

原来金伯胜夷等被方少碧略施小计,船破舟沉,四人只好立在那段他船的礁石上,虽然这礁石距岸只不过八丈,但在浓雾中如何知晓?

直待雾散,四人才看清形势跳上岸来,内中当以伯罗各答恨得最牙痒,立刻催着其他三人加紧追踪,非要将辛捷置于死地不可——

当然他们立刻发现方少碧与金欹所窜下的痕迹,所以很快地跟下来,并且距这洞也不远了——

笆Ω福 苯鹇扯蛞槐弑寂芤幻嫦蚪鸩ひ那笄椋骸暗纫幌伦阶拍枪媚铮胧Ω溉乃幻桑 

金伯胜夷冷冷地点头,虽然他对金鲁厄有求必有应,但仍不得不摆出些师父的架子,当然金鲁厄也明白这点。

四人越跑离洞口越近,突然金伯胜夷首先发现辛捷藏身的地方,蓦地指着洞叫道:

澳道新蓿⒙±瑁 

语意大概是说“他们必定在这儿”吧!

伯罗各答与盘灯孚尔正要抢身进去,突然洞内传出辛捷冷冷的声音道:“蛮夷的尊客此时才到,辛捷己候多时。”

四人中只有金面胜夷与金鲁厄听得懂汉语,伯罗各答只听出是辛捷的声音,一扬手即要抢攻前去——

金伯胜夷虽是由“天竺”来的,也明白中原武林规矩,如以“恒河三佛”之名,欺压一个后生小辈,传出去面子总不好看,除非有把握将他们三人都毙了——

所以他连忙将伯罗各答拦住,然后对洞内辛捷说道:“好小子!有种的给老子滚出来!”

辛捷哈哈笑道:“好一个蛮子,原来你到中国就只学会这几句骂人的话!”

金伯胜夷一听辛捷这不正是明明瞧不起自己,但敌暗我明,除非将他们一并诱出,否则冒失进去吃他们走脱一个,事关“恒河三佛”面子事大。

金鲁厄在旁倚仗师威,加上有他汉语流利,所以叫道:“姓辛的出来,咱们再战三百回合。”

辛捷隐身洞内,仍冷冷说道:“要我出来不难,不过你们‘恒河三佛’说话算不算数?”

金伯胜夷不知辛捷为何会出此言,谨慎答道:“咱们‘恒河三佛’向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小子要弄什么花样?”

辛捷不答,继续问道:“金鲁厄,你呢?”

金鲁厄一怔,脱口道:“我当然也一样!”

辛捷冷哼一声道:“好!说得冠冕堂皇,如果你们被我辛某指出失信的地方,你们可得听我辛某一句话!”

金鲁厄已觉出辛捷必是持着什么计策,正要警告师父,金伯胜夷已脱出口道:“哼!假如真个如此,莫说一句,咱们十句也听。”他自以为这“十句”用得很好。

辛捷一看三佛果然入圈套,不禁得意地大笑起来,道:“真不愧‘恒河三佛’之名,金鲁厄!你自己说,你在‘泰奎山无为厅’对我许了什么话?哈!哈!”

金鲁厄一怔,呐道:“我……我……哦!”突然他记起原来他曾答应辛捷,如果败给辛捷的话,将不再入中原——

辛捷知道这批天竺怪客,俱是不太守信的,只好要利用他们顾全面子的关系来诓他们,于是接着道:“现在你们得听我一言,咱们中国武技上虽胜不了你们蛮子许多,但‘归元古阵’你们总拜领过吧!”

辛捷故意在言辞上将他们折损一番,道:“我辛某虽然武艺没学好,但师父还教了我一些阵法,足可耍耍你们。现在我坐在洞穴当中,任你们选一人,只要不毁去或推倒任何东西而能摸着我,咱们三人即任凭处置……”

金伯胜夷不禁犹疑不决,“归元古阵”他们是领教过了,辛小子的‘阵’虽然不会强过它,但却有条件不许摧毁任何东西,而自己凭着‘恒河三佛’的名头,势必不能在这小子面前低头。

且不说金伯胜夷在那举棋不定,金鲁厄有见辛捷揭他疮疤早已愤怒,不待师父决定,突然呼道:“师父让我将这小子抓出来,谅他有多大能耐困住我?”说着即向洞内步进。

金伯胜夷三人较辛捷算来高了一辈,不好意思亲自出马,只好让金鲁厄去尝试了——

且说金鲁厄一步入洞内,只见洞中石堆林立——正是辛捷与方少碧的成果——而辛捷声音正从当中传出。

要知辛捷受“七妙神君”教导,神君除了“色”一妙未授他外,其余辛捷俱已有青出于蓝之势,“归元古阵”这么难的阵法他都大部懂得,随便摆个阵法当不成问题。

就这样金鲁厄在阵中转了数周,因不能摧毁任何东西,所以不一会儿即转入歧道——

前面曾提过此山洞穴径多而复杂交错,如走错路途非叫你绕个十天半月不能出来,金鲁厄被辛捷略使手法,即走入岔途。

辛捷故意在阵中冷笑着。“恒河三佛”等了二个时辰不见金鲁厄出来,早急得暴跳如雷。

辛捷见时机成熟哈哈一笑,道:“三个老糊涂,你们的乖徒儿别想出来了?”

金伯胜夷所有弟子中,最宠受这最幼又最聪明的金鲁厄,看他进去如此久还未出来,以为遭了不测,急得大惊道:“姓辛的小子滚出来!我的金鲁厄伤了一根汗毛看我金伯胜夷一掌要你的命!”

辛捷听后大怒,蓦地从洞内飞出,落在“恒河三佛”之前,冷笑道:“好狂妄的口气,我辛某不才,尚还不在乎大师一掌呢!”

金伯胜夷也是急怒攻心,呼道:“我一掌毙不了你,咱们‘恒河三佛’有你在一天,决不再重履中原。”

辛捷哈哈狂笑,道:“此话当真?”

金伯胜夷气得用力点点头——

辛捷空向洞内大喊道:“碧妹!将那人带出来!”

果然不一刻金鲁厄随着方少碧步出,大概走了不少冤枉路,满面愤怒的神色——

按笫η胱急赴桑∪绻徽苹鞑坏乖谙拢删偷们肭氨不刈祗茫啦辉偬と朐勖侵泄!

昂愫尤稹薄⒔鹇扯蚓慊⑹幼判两荩缴俦淘谂砸蔡嫠粽牛蝗恍两葑硐蚍缴俦趟档溃骸氨堂茫】炜斐没痨ヌ影桑≡俨蛔叩毙乃浅龆炊屠床患傲耍 

方少碧从辛捷口气中、目光中得到了她渴望而没有得到过的柔情,为了辛捷她应该留下,为了金欹她应当逃走,她要作何取舍呢?

辛捷此时抱着不只为了方少碧,更为着中原武林而牺牲的精神,面上显出凛然不惧的威武,但当他看见方少碧娇小无助的神情,不禁软化了,只好柔声道:

氨堂茫】熳甙桑”鹆钗矣星9遥≌饴拥囊徽莆一故艿昧耍豢炙皇匦牛蚰忝且右怖床患傲耍 

方少碧茫然点点头,眼眶中充满泪水,缓缓步入洞内,虽然她极不愿意,但也不得不带着尚未完全清醒的金欹走了,当然这不全是因为“恒河三佛”的原因辛捷待方少碧去后,神情为之一松,长吁一口气静静立在金伯胜夷前——

渐渐金伯胜夷的手扬起了,长长的黄毛因功力运行,竟无风自动,只见他两眼牢注着辛捷,使得辛捷任何一个动作也逃不过他眼睛——

辛捷将平生功力早已运集在双掌,此时他心中什么也没有想,唯一的念头只是要苦撑这一掌——

蓦然金伯胜夷“嘿”一声,双掌一前一后夹着风雷之声排山倒海般夹击过来,劲力的雄厚足可开山裂石——

芭椋 

辛捷毫不迟疑,竟全力迎上去,立刻漫天黄沙弥漫,再也看不见什么——

慢慢黄沙跌落了,辛捷,金伯胜夷都从迷糊中显现出来,辛捷脸色古怪地苍白,摇摇晃晃地,但是,他一步也未曾移动。

金伯胜夷惊异地叹息一声,突然一挥手,立刻四人向海岸方向飞驰而去——

辛捷呢,只见他两手低垂着,而十指掌心却微微扬起,作出似欲反击的模样——

黑夜已降临,大地上回复到原始的沉静,天上第一颗星,射出它黯淡的光明——

突然远远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使辛捷拼鼓着余力,蓦地振作,朦胧山势中什么也看不见,辛捷一口泄了的真气又勉强提了起来,暗忖道:“什么东西?是‘恒河三佛’?还是垄妹回转来?”

蓦地,山回处转出只硕大山熊,它漠然地瞥了辛捷一眼,微微张了张大鼻孔,嗅了两嗅,又掉头去了。

辛捷心中顿时放松,他自嘲自己的多疑,但是他受金伯胜夷的那一掌实在太重了,经过这一阵拼力振作,再也支持不住,哇哇一连吐出三口鲜血,“噗”地跌倒下去——

月光之下,万星齐放,辛捷静躺着,肉体的痛苦却远不及他精神上的愉快——毕竟,他完成了他的使命。

秋意已深,在清晨傍晚,一种肃杀的气氛,漫扬在北国的原野上,杨柳枯了,燕子南飞,小桥下的流水,枯寂无力的向东流着。

已是初更的时分,高朗的天空,出现了疏疏几颗小星,淡淡的闪烁着,显得天路是那么遥远,无涯……

在洛城郊五六十里外的小丘上,有一座破旧的古庙,籁籁的山风,吹过那腐朽的窗槛,发出一阵阵的摇晃声,令人感到凄凉悲怆。

孤灯下,盘坐着一个高大黑面汉子,在他对面坐着一个稚气满脸的少年——他虽然长得甚是修长,可是看起来只不过是十二、三岁的模样。

那黑脸汉子忽道:“鹏儿,咱们丐帮帮主既然传你大位,统率天下群丐,那镇帮之宝‘百结掌法’必定传给你了。”

鹏儿点点头道:“那天师父传我掌法时,已是身受重伤,他强自支持教了我一遍,便倒地昏了过去,待他再醒过来,就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叫我照着册上所载,自己去练。金叔叔,你要不要看看。”说着,他从衣襟中摸出一本小书,递给黑脸汉子。

那黑汉摇手道:“这百结掌法是丐帮历代帮主单传,丐帮弟子,任是谁也不准偷学。”

鹏儿道:“金叔叔,我们现在先找一个地方隐藏起来,好好把武功练强,再去报仇好么?”

金叔叔道:“鹏儿,我有一件事,一直想跟你说,现在你既然想要练武报仇,正合我的计划。”

鹏儿道:“什么计划。”

金叔叔道:“咱们丐帮,目下零星四散,是步步衰落了。可是丐帮弟子中,忠义之士大有人在,只要一朝帮主振臂一呼,重新恢复从前盛况,那也是不太难的。”

鹏儿听金叔叔忽然谈起丐帮的前途来,想到自己身负救帮大任,不觉豪气干云,他年纪虽小,却是极有志气,立刻接口道:“金叔叔,你是要我就去号召天下丐帮弟子,重振帮威吗?”

金叔叔摇头道:“现在你年纪这么小,武功又没有练成,要想统率这天下第一大帮,那是万万不能的,我的意思是先把你送到我一个好朋友边塞大侠风伯杨家里去,苦练几年武功。”

鹏儿急道:“金叔叔,那么你呢?”

金叔叔道:“我们丐帮的规矩,老帮主一死,他所聘的护法,便算解除职务了。我和老二,自然不能例外。”

鹏儿叫道:“金叔叔我不要离开你,我不要到什么边塞大侠家去,你……就你教鹏儿的武功不可以吗?”

金叔叔轻柔声道:“傻孩子,那风大侠武功高我十倍不止,你到那儿去,最多五年,不但老帮主传的功夫可以练成,而且风大侠独立一派的关外武功也可以学得,岂不胜过跟着叔叔到处流浪吗?”

鹏几天性极是淳厚,他孤苦零仃,除了金叔叔兄弟外,世上再无亲人。金叔叔兄弟对他真可谓严父兼慈母,诸般爱护,此时陡然听到金叔叔要离开自己,心中大是惶急悲痛,强忍着眼泪道:“金叔叔,鹏儿作错了什么事吗,您……您为什么不再管鹏儿了。”

金叔叔心内也自凄然不舍,但他为顾鹏儿前途,狠下心来,正想正言开导,忽然一声凄厉啸声传了进来,令人毛骨悚然。

金叔叔急道:“鹏儿,老二遇着强敌了,你……你赶快向东逃走,这里的事,由我来打发,如果……如果,我金老大能侥幸活着,我自会到洛阳等你,鹏儿,记着,如果等我们三天不来,你一个人到辽东锦州去找风大侠,就说是我叫你去的。”

鹏儿见他说得斩金截铁,心中虽然不愿,可是他知金叔叔脾气,当下也不辩论,点了点头。

金老大忽又柔声道:“鹏儿,你今后可要更加小心了,你金叔叔也许……也许,不再有机会来保护你啦。”

鹏儿这半年来随金氏兄弟也不知经历过多少危难,但从没见金叔叔脸色如此沉重,心知必是遇着极强敌人,他怕金二叔一人不支,反而催促道:“金叔叔,你赶快去帮二叔叔吧!鹏儿在洛阳等你。”

金老大注视了鹏儿一下,只见他脸上爱慈横溢,稚气团团,长叹一声,飞步奔去。

鹏儿呆立了一会,寻思道:“我此刻去帮叔叔,必然分散他们的心,反而愈帮愈忙,倒不如依叔叔的话,先到洛阳去。”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地走向东去。

他心不在焉的走着,忽然他觉得后面一阵风声,他回头一看,一个俊秀的青年,宴然而立。

那少年道:“小弟,你走路真不留心呀,差一点就撞着我。”

鹏儿心想:“你也太不留心,我走在前面,怎的看不见我。”

但见那少年甚是俊雅可亲,便道:“我心中正在想事,所以不知自己正在路中间。”

那少年原也是满腹心事,是以连鹏儿都没有瞧见,到了鹏儿身后,这才发觉,立刻运功止住身躯。他开口责问鹏儿,原是未加思索之举,此时见对方反而表示歉意,心里很是惭愧。便道:“小弟,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我,我一定替你想法解决。”

鹏儿心想:“刚才他到我身旁,我才发觉,虽说是心不在焉,但此人轻身功夫也实在高明。我何不请他去助金叔叔一臂之力?”

他是小孩心性,也不考虑和别人只是一面之缘,只觉那少年英俊正直,必是侠义心怀,便道:“我两位金叔叔被坏人攻击,情势很是危险,你可不可以去帮忙打一架。”

那少年见他说得天真,心想:“我左右无事,这孩子甚是忠厚,他的金叔叔必定是豪侠之辈,我且去助他一助。”

那少年问道:“你两位金叔叔在哪里和坏人打呀?你金叔叔叫什么呢?”

鹏儿听他语气,知他已经允诺,心中大喜道:“我金叔叔就是丐帮护法金老大,金老二……”

那少年听到这里,大吃一惊忙道:“快!快,你赶快带我去。”

鹏儿飞快向来路奔走,那少年一纵身,牵着鹏几小手,施展上乘轻功,疾驰而去。

他和鹏儿奔了半盏茶光景,听到林中传来阵阵叱喝声,便一提气,拉着鹏儿,窜进小林。

只见林中一块空地上,四个道士合战一个长身汉子,那汉子以双手独战三柄长剑和一个空手道士,情势非常险恶。

鹏儿见金大叔独斗四人,金二叔竟不在旁,他知金氏兄弟从来对敌都是两人齐上,此时不见金二叔,心中大急,忙催那少年道:“你赶快去帮我金大叔,我要去寻我二叔。”

那少年凝望着战场,似乎没有听到他说话,鹏儿无奈,举目一看,急斗已停,四柄长剑指着金叔叔四处要穴,其中一个年老道士狞声道:“金老大,快把剑鞘交来,否则,哼,贫道可要不客气了。”

他这一发声,鹏儿只觉身旁少年身体一抖。

那道士又道:“金老大,你还敢倔强吗?此刻你们丐帮帮主己落在我弟子手中了,你以为那小帮主逃得到洛阳吗?哈哈贫道老早派人在路上恭候了。你如不献出剑鞘,嘿嘿……”

鹏儿愈听愈怒,再也忍耐不住,便要去救金叔叔,只听到身旁风声一紧,那美少年已窜了出去。

场中五人,大吃一惊,刚才因为争斗激烈,是以鹏儿和那少年走进树林,隐伏就在近旁,竟然无人发觉——

武侠林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