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5 章 巧计出重围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五章巧计出重围

四月十二,黄昏。天渐渐黑了,大殿里灯火已燃起。

横梁上却还是很阴暗,阳光照不到这里,灯火也照不到,世上本就有很多地方是永远都不没有光明的。

有些人也一样。

难道陆小凤已变成了这种人,他这一生难道已没有出头的机会,只能像老鼠般躲在黑暗中,躲避着西门吹雪。

也许他还有机会,也许这次行动就是他唯一的机会,所以他绝不能失手。

可是他并没有把握。

谁能有把握从石雁头上摘下那顶道冠来?他这一个人都想不出。

大殿里又响起了脚步声,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脚步虽然走得很重,脚步声却还是很轻。

因为他全身的气脉血液都已贯通,他虽然也是血肉之躯,却已和别人不同。

他身子里已没有渣滓。

陆小凤忍不住将眼睛贴着横梁,偷偷的往下看,一行紫衣玄冠的道人鱼贯走人大殿,走在最前面的人,竟是木道人。

他和木道人相交多年,直到此刻,才知道这位武当名宿的功力,比任何人想像中都要高得多。

石雁还没有来,主位上的第一张交椅是空着的,木道人却只能坐在第二张椅子上。

虽然他德高望重,辈分极尊,可是有掌门人在时,他还是要退居其次。

这是武当的规矩,也是江湖中的规矩,无论谁都不能改建口大厅里灯火辉煌,外面有钟声响起,木道人降阶迎宾,客人们也陆续来了。

每个人的态度都很严肃,鹰眼老七他们的神情更凝重,显然还不能忘记今天白天发生的事。

那高大威猛的老人也到了,坐位居然还在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之上。

他又是什么身分?为什么从来不在江湖中露面?此刻为什么又忽然露面了。

陆小凤一直盯着他,心里总觉得自己应该认得这个人,却又偏偏不认得,大殿中摆的椅子并不多,够资格在这里有坐位的人并不多。

客人们来的却不少,没有坐位的只有站着。

铁肩、石雁、王十袋、水上飞、高行空、巴山小顾、鹰眼老七,他们身后都有人站着,每个人都可能就是在等着要他们命的、这些人之中,有哪些是已死过一次又复活了的?谁是杜铁心?谁是关天武?谁是娄老太太?

陆小凤正在找。

他们易容改扮过之后的面貌,除了老刀把子和犬郎君外,只有陆小凤知道。

犬郎君已将他们每个人易容后的样子都画出来交给了陆小风一在第一流的客栈里,厕所总是相当大的,除了方便外,还可以做很多事。

海奇阔杀的那条狗,既然真是条狗,犬郎君到哪里去这秘密是不是也只有陆小凤知道?

他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甚至连那个没有脆的石鹤,现在那已有了张脸。

他们显然都在紧紧盯着自己的目标,只等灯一灭,就窜过去出手…

唯‘没有对付的,好像只有木道人,是不是因为他久已不问江湖中的事,老刀把子根本就没有将他当做目标。

陆小凤没有再想下去,因为这时候他自己的目标也出观戴着紫金道冠的武当掌门真人,已在四个手执法器的道爱护卫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这位名重当代的石雁道长,不但修为功深,少年时也曾斗经万战,他的剑法、内力和修养,都已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可是现在看来竟似很疲倦,很衰老,甚至还有点紧张。

石雁的确有点紧张。

这么多佳宾贵客,他虽然不能不以笑脸迎人,可是心里却觉得紧张而烦躁。

近十年来,他已很少会发生这种现象。

今天他心里仿佛有种不祥的预感,知道一定会有些不幸的事发生。“也许我的确已应该退休了。他在心里想:”去找个安静偏僻的地方,益两间小木屋,从此不再问江湖中的是非,也不再见江湖中的人。“

只可惜到现在为止,这些还都是幻想,以后是不是真的能及时从江湖上的是非恩怨中全身而退,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若不能把握时机,很可能就已太迟。

每当他紧张疲倦时,他就会觉得后颈僵硬,偏头痛的老毛病也会发作。

尤其现在,他还戴着顶分量很重的紫金道冠,就像是锅盖般压在他头上。

佳宾贵来迎接他。

虽然他知道他们尊敬他,只不过因为他是武当的掌门。

虽然他并不完全喜欢这些人,却还是不能不摆出最动人的笑容,向他们招呼答礼。

这岂非也像做戏一样?

—你既然已被派上这角色,不管你脖子再硬,头再疼,都得好好的演下去。

大殿里灯火辉煌。

在灯光下看来,铁肩和王十袋无疑都比他更疲倦,更衰老。

其实他们都早巳应该退休归隐了,根本不必到这里来的。

他并不想见到他们,尤其是王十袋:“明明是个心胸狭窄,含毗必报的人,却偏偏要作出游戏风尘,玩世不恭的样子”

还有那总是喜欢照镜子的巴山小顾,他实在应该去开妓院的,为什么偏偏要出家?

世界上为什么有这许多人都不能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典礼已开始进行,每一个程序都是石雁已不知做过多少次的,说的那些话,也全都不知是他已说过多少次的。

无论他心里在想什么,都绝不县出一点错误,每件事都好像进行得很顺利。

接着他就要宣布他继承人的姓名了。

他用眼角看着他们下几个最重要的弟子,越有希望的,就显得越紧张。

假如他宣布的姓名并不是这几个人,他们会直什么表情?别人会有什么反应?

那一定很有趣?

想到这一点,他嘴角不禁露出了笑意,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

可是他很快就抑制了自己,正准备进行仪式中最重要的—节“

就在这时,大殿里有盏水不熄灭的长明灯,竟忽然灭他心里立刻生出警兆,他知道自己那不祥的预感已将灵验。

几乎就在这同一刹那间,大殿内外的七十二盏长明灯,竟突然全都熄灭。

几缕急锐的风声响过,神龛香案上的烛火也被击灭。

灯火辉煌的大殿,竟突然变得一片黑暗。

黑暗中突然响起一连串惨呼,一道更强锐的风声,从大殿横梁上往他头顶吹了过来,吹动了他的道冠,竟仿佛是夜行人的衣快带风声。

他伸手去扶道冠时,道冠已不见了。

“呛”的一响,他腰上的七星剑也已出鞘,却不是他自己拔出来的。

他身子立刻掠起,只觉得胁下肋骨间一阵冰冷,仿佛被剑锋划过。

这件事几乎也全都是在同一刹那间发生的。

大多数人根本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当然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应变。

那些,使得这突来的变化显得更诡秘恐怖。

惨呼声中,竟似还有铁肩和王十袋这些绝顶高手的声音,然后就听见木道,人在呼喝。“

谁有火折子?快燃灯。“

他的声音居然还很镇定,但石雁却听得出其中也带着痛苦之意。

难道他也受了伤。

虽然只不过是短短的一瞬时光,可是在每个人感觉中,都好像很长。

这—瞬间发生的事,更是每个人都水远忘不了的。

灯终于亮了,大家却更吃惊,更恐惧。

谁也不能相信自己眼睛里看见的事,这些事却偏偏是真的铁肩,王十袋、巴山小顾、水上飞、高行空、鹰眼老七,还有武当门下几个最重要弟子,竟都已倒了下去,倒在血泊曰习王十袋腰上甚至还插着一把剑,剑锋已直刺入他要害里,只留了—截剑柄。

木道人身上也带着皿迹,虽然也受了伤,却还是最镇定。

“凶手一定还在这里,真相末明之前,大家最好全都留下来。”

事变非常,他的口气也变得很严肃:“无论谁只要走出这大殿一步,都不能洗脱凶手的嫌疑,那就休怪本门子弟,要对贵客无礼了。”

没有人敢走,没有人敢动。

这件事实在太严重,谁也不愿意沾上一点嫌疑。

奇怪的是,留在大殿里的人,身上都没有兵刃,杀人的刀剑都哪里来的?到哪里去了?

石雁伤得虽不重,却显得比别人更悲哀、愤怒、沮丧。

木道人压低声音,道:“凶手绝不止一个人,他们一击得手,很可能已乘着刚才黑暗时全身而退,但却不可能已全都退了武当。”

石雁忍不住道:“既然大家都得留在大殿里,谁去追他们?”

木道人道:“我去aH他看了看四下待命的武当弟子:”我还得带几个得力的人“。石雁道:”本门弟子,但凭师叔调派。“

木道人立刻就走了,带走了十个人,当然全都是武当门下的精英。

看着他匆匆而去,石雁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

那高大威猛的老人已悄悄到了他身后,沉声道:“果然如此。”

石雁点点头,忽然振作起精神,道:“事变非常,只得委曲各位在此稍候,无垢先带领你门下弟子,将死难的前辈们拾到听竹院去,无镜、无色带领弟子去巡视各地,只要发现—件兵刃,就报上来。”高大威猛的老人道:“你最好让他们先嫂嫂我。”

石雁苦笑道:“你若要杀人,又何必用刀剑?”老人道:“那么我也想陪你师叔追凶手去。”

石雁道:“请。”

老人拱了拱手,一挥腰,就已箭一般窜出。

群豪中立刻有人不满:“我们不能走,他为什么能走?”

“因为他的身分和别人不同。”

“他是谁?”

“他就是那……”

一声骚动,淹没了这人的声音,两个紫衣道人大步奔入,手里棒着柄长剑,赫然竟是武当掌门人的七星剑。

可是他佩带的另一件宝物紫金冠,却已如黄鹤飞去,不见影踪了。

四月十三,午夜。

夜凉如水。

此时此刻,只有一个人知道紫金冠在哪里,这个人当然就是陆小凤。

他也不知从那里买了顶特大号的范阳毡笠戴在头上,遮住了他大半边脸。

紫金冠就在他头上,也被毡笠盖住了。

这是他用他那两根无价的手指从石雁头上摘下来的,他总算又没有失手。

可是就在他刚才出手的那一瞬间,他全身的衣衫都已湿透。

他知道这次行动已完全成功,掠出大殿时,他就听见铁肩他们的惨呼声。

现在他身上衣服早已干了。他已在附近的暗巷中兜了好几个圈子,确定了后面绝没有跟踪人,然后才从后院的角门溜入满翠楼。

后园中静悄悄的,听不见人声,也看不见灯光。

“那些人难道还没有回来”?

他正想找个人问问,忽然听见六角亭畔的花丛里有人轻轻道:“在这里oo这是柳青青的声音。

看见陆小凤的时候,她的表情很奇怪,又像是惊讶,又像是欢喜:“你也得手了?”

陆小凤点点头,道:“别人呢?”

柳青青道:“大家差不多都已回来了,都在等老刀把子。”

她咬着嘴唇,用眼角瞟着陆小凤:“可是我真想不到这次真会成功的。”

陆小凤道:“为什么想不到?”

柳青青道:“因为我总有点疑心你,尤其是犬郎君的那件事,还有那个替你溜狗去的堂倌,叶家那个挖蚯蚓的人陆小凤笑了:”这只能证明一件事,证明你的疑心病至少比别人大十倍。“

柳青青也笑了,刚拉起他的手,花丛里忽然有道灯光射出来。

小翠正在灯光后瞪着他们:“好呀,大家都在下面等,你们却躲在这里拉着手说悄悄话陆小凤直到现在才知道,他们聚会的秘室,竟是在这一丛月季花下。

这计划的每一个细节虽然早就全都安排好了,可是不到最后关头,除了老刀把子外,还是没有别人能完全知道。

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人能看见他真面目:“可是他—定很快就会来了。”

宽大的地室,通风的设备良好,大家的呼吸却还是很急促。

参加这次行动的人,现在都已到齐,竟完全没有意外的差错,也没有伤损。

只是当时这一瞬间的紧张和刺激,却绝不是很快就会平静的,大家还是显得很兴奋,几乎没有人开口说话的。

有些人衣襟上带着血,想必是因为出手时太用力,刺得太猛,有的人甚至连脸上都被溅着了皿迹。

他们本该高兴些的,因为他们今天晚上做的事,无疑必将会改变天下武林的历史和命运。

“这里为什么没有酒?大功已告成了,我们为什么还不能喝两杯庆祝庆祝?”

“因为老刀把子还没有回来。”

“他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因为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声音来自地室外:“他还要替你们阻挡追兵,清点战果u ”

老刀把子终于出现了,战果无疑很辉煌,连他的声音都‘已因兴奋而显得有些嘶哑。

然后他就正式宣布:“一击命中,元凶尽诛,天雷行动,完全成功J ”

慎重周密的计划,迅速准确的行动,只要能做到这两点,无论什么事都会成功的。

但是老刀把子却好像忘记了一件事。

他并没有问陆小凤是否得手,怎么会知道这次行动已完全成功?除非灯亮后他还在大殿里,已看见紫金冠不在石雁头上。

陆小凤忍不住道:“你是不是忘了向我要样东西?”

他忽然摘下毡笠,紫金冠立刻在灯下散发出辉煌美丽的光彩。

老刀把子却只看了一眼,道:“我不急。”

陆小凤笑了:“你当然不急,因为你要的本就不是这顶紫金冠,而是那把七星剑。”

这些话他本不想说的,却忽然有了种忍不住要说出来的冲动:“我去摘紫金冠时,石雁一定会伸手到头上去扶,你才有机会夺他腰下的剑。”

老刀把子冷冷的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陆小凤道:“那秘密虽然一直都在剑柄里,石雁却从来没有用它要挟过任何人,但你却还是不放心,因为那其中最大的一个秘密,就是你的秘密,所以你一定要亲手夺他的剑,绝不让这秘密再经过第二个人的手。”

老刀把子居然并不否认:“可是他的手一直都扶在剑柄上,所以我才用得着你,以后他一定会认为这次行动的主谋就是你。

陆小凤道:“为什么?”

老刀把子道:“因为你刚才出手时,一定很用力,紫金冠上一定已被你捏出了两个指痕,能用两根手指摘下他着上的道冠的人,除了陆小凤外,世上只怕还没有第二个,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原来你不但要我去分散他的注意力,还要我去替你背黑锅。”老刀把子道:“这就叫一石二鸟之计。”

这一点才是整个计划中最后的关键,陆小凤直到现在才完全明白。

他只有苦笑:“但我还是不明白,你既然已夺下他的剑,为什么不索性杀了他?”

老刀把子道:“因为他反正已活不长了。”

陆小凤吃惊道:“为什么?”

老刀把子道:“因为他已得了绝症,他的寿命最多已只有两三个月aD陆小凤叹道:”这就难怪他急着要提前册立继承他的人老刀把子冷冷道:“只可惜现在能够担当重任的武当弟子,都已死在我们手里。”

陆小凤盯着他,道:“所以他现在只能将掌门之位传给你。”

老刀把子的手突然握紧,冷笑道:“你是个聪明人,这些话你本不该说出来的。”

陆小凤苦笑道:“”只可惜我忍不住要说。“

老刀把子忽然大声道:“娄金氏、关天武、杜铁心,高涛、海奇阔、顾飞云。”

他叫出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立刻就站了出来,瞪着陆小风。

老刀把子冷冷道:“你看这六个人能不能制得住你?”

陆小凤道:“只要两三个就足够了!

老刀把子冷笑道:“你难道还要他们出手?”陆小凤道:“我不想要他们出手。”

老刀把子道:“那末你为什么还不束手就缚?”陆小凤道:“因为我知道他们绝不会出手的。

老刀把子厉声道:“拿下他!

他叫的声音虽大,这六个人却好像忽然变成了聋子,连动都不动。

老刀把子瞳孔收缩,陆小凤却笑了。他微笑着道:“现在他们若是出手,只会去拿一个人。”

老刀把子道:“谁?”

陆小凤道:“你。”

六个人果然同时转身,面对着老刀把子,同时道:“你难道还要等我们出手?”

老刀把子全身僵硬:“若没有我,现在你们连尸骨都已烂光了,你们竟敢背叛我”

陆小凤抢着道:“他们并不想背叛你,只怪你自己做错了事。”

地室中居然一直都很安静,除了柳青青和小翠外,每个人都显得出奇的镇定,这些惊人的变化,竟似早就在他们意料之中。

难道这些人已全都背叛了他?

老刀把子的手握得更紧,道:“我做了什么事?‘’陆小凤道:”你的计划虽周密巧妙,却有个致命的漏洞。

老刀把子不信。

他的确无法相信,这计划他已反复思虑过无数次。

陆小凤道:“这计划中最巧妙的一点,就是你派出来参加这次行动的本都是死人,你再将他们改扮成另外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江湖中当然没有人会注意他们的行动。

他笑了笑:“只可惜这一点偏偏也就是你计划中最大的漏洞。”

老刀把子不懂。

这些话的确并不是很容易就能让人听懂的。

陆小凤道:“你若将高涛扮成水上飞,犬郎君的易容术纵然妙绝天下,还是有人会认出他来的,至少水上飞的朋友和亲人总能认得出。”

他拍了拍“管家婆”的肩:“可是你将他扮成了这样子,世上根本就没有这么样一个人存在,当然也就没有人能认得出他。”

这些话说得就比较容易让人听懂了。老刀把子当然也懂,这本是他计划中最基本的一个环节。

陆小凤道:“可是你忽略了一点。”

老刀把子忍不住问:“哪一点?”

陆小凤又指了指“管家婆”的脸:“高涛能扮成这样子,别人当然也能扮成这样子。”

老刀把子承认。

只要有一张制作精巧的人皮面具,再加上一个易容好手,任何人都能扮成这样子。

陆小凤道:“高涛扮成这样子后,没有人能认得出他,别人扮成这样子,当然也没有人能认得出。”

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这么样一个人存在,所以也没有人会去注意他,连老刀把子都不例外。

老刀把子的手突然开始发抖,道:“难道这个人已不是高涛?”

陆小凤笑道:“你总算明白我的意思了aH这”管家婆“也笑了笑,用力撕下脸上一张人皮面具,竟是个年纪并不太大的女人。

这个人当然不是高涛。

陆小凤笑道:“这位姑娘就是昔年公孙大娘的好姐妹,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一时找不到高涛那样不男不女的管家婆,只好找她来帮忙了。”

老刀把子怔住。

陆小凤道:“你能将高涛扮成这样子,我当然也能请人将她扮成这样子。”

老刀把子恨恨道:“是不是犬郎君出卖了我?”

陆小凤点点头,道:“因为他也是人,并不是狗,连狗被逼急了也会跳墙,何况人。

老刀把子道:“他还没有死?”

陆小凤道:“他若死了,我们怎么能将这位姑娘扮得和那管家婆一模一样,连你都看不出。”

老刀把子道:“这张面具也是高涛脸上的?”

陆小凤道:“是从他脸上剥下来的。”

老刀把子道:“高涛呢?”

陆小凤道:“他管的事太多了,已经应该休息休息。”

柳青青忽然道:“就是那天晚上,在叶凌风的山庄里,你做的手脚。”

现在她才想到,那天晚上灯灭了的时候,为什么找不到他们的人了。

陆小凤将高涛、顾飞云、海奇阔制住,将另外三个人改扮成他们的样子,而且是用同一张人皮面具,经同—人的手改扮的。

柳青青道:“那天犬郎君也在?”陆小凤道:“他一直都在那里等着。”

他微笑着道:“我们下山的第二天,我已叫人找了条同样的狗来,乘着溜狗的时候,将他掉了包。”

狗的样子都差不多的,除了很亲近它的人之外,当然更不会有人能分辨得出。

柳青青叹道:“我早就觉得替你溜狗的那个堂倌可疑了。”

陆小凤笑道:“你的疑心病一向很重o )‘柳青青道:”那个挖蚯蚓的人呢?“陆小凤道:”他就是那个替我溜狗的堂倌。“

柳青青道:“他究竟是谁?”

陆小凤道:“司空摘星!”

当然是司空摘星。

这名满天下的独行侠盗,不但轻功高绝,机智过人,而且他自己是个易容好手。

柳青青道:“难道这里所有的人都已不是原来那个人了oo陆小凤道:”只有两个人还是的。“

柳青青道:“哪两个?”陆小凤道:“一个我,一个你。”

柳青青道:“那天你们为什么没有对我下手?”

陆小凤道:“因为你和老刀把子太接近,我们怕他看出破绽来……”

柳青青咬着牙,忽然一拳往他的鼻子上打了过去。

陆小凤没有闪避,她也没有打着。

她的手很快就彼人拉住,可是她的眼睛却还在狠狠的瞪着陆小凤,大声道:“我只想要你明白一件事。”

陆小凤道:“什么事?”

柳青青道:“现在唯一跟我最接近的人就是你」”

陆小凤心里有点酸,也有点疼。

可是一个人若是要做一件对很多人都有好处的事,总不能不牺牲一点的。

他尽量装作没有看见她眼中的泪痕,尽量不去想这件事。

就算要忏侮流泪,也可以等到明天,现在还有很多别的事要做。

因为他是陆小凤。

有人拨亮了灯光,地室中更明亮。

老刀把子反而镇定了下来,又问道:“你们既然早已控制了局面,为什么还要按照我的计划行事?”

陆小凤道:“因为我们还不知道老刀把子究竟是谁,所以—定要诱你入彀。

这才是他整个计划的关节,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看见老刀把子的真面目。

还没有人看见过。

老刀把子冷笑道:“现在你们总算很快就可以知道我是谁了,只可惜铁肩他们已永远无法知道:”陆小凤忽又笑了笑,道:“你真的以为他们已全都死了?你看看这些人是谁?

地室的人口忽然打开,一行人慢慢的走下来,正是刚才已倒在血泊中的铁肩、王十袋、高行空、水上飞、巴山小顾、鹰眼老七,和武当弟子中五大高手。

那高大威猛的老人居然也在其中。

石雁走在最后。

他刚走下来,地室的门还开着。

陆小凤正在说:“有了王老前辈、司空摘星和犬郎君这样的易容好手,要假死当然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何况……”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刀把子突然蹿起,箭一般蹿了出他掌中已有剑,出了鞘的剑。

他的人与剑似已合为一体,闪电般击向石雁。

石雁也有剑。

剑柄中的秘密被取出,七星剑又重回他手里。

他想拔剑,可是肋下忽然一阵刺痛,新伤和旧疾同时发作。

老刀把子的剑已在他咽喉,人已到了他背后,用一只手拗住他的臂:“你们谁敢动,我就杀了他!”

没有人敢动。

虽然他已有了绝症,还是没有人能眼看着武当的掌门人,这忠厚正直的长者死在剑下。

所以大家只有眼看着老刀把子往后退。

老刀把子冷笑道:“我的计划虽未成功,你们的计划看来也功亏一蒉。”

陆小凤苦笑道:“我们若答应让你走,你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的真面目?”

老刀把子道:“不能。”

他大笑,又道:“永远没有人再能看见我的真面目,永远没有……”

笑声突然停顿。

他的人突然向前栽倒,滚厅七八级石阶,仆倒在地上,背后鲜血泉水般涌出。

他的竹笠也滚了出去。

一个人慢慢的从石阶上走下来,手里一柄长剑,剑尖还在滴着血。

陆小凤脸色忽然变了。

若不是因为他脸上还有面具,大家——定会大吃一惊的。

因为他脸色实在变得太可怕。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