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4 章 风流舅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四章风流舅舅

四月十三,黎明前,武当后山一片黑暗,过了半山后,风中就已有了寒意。

静夜空山,—缕缕白烟从足下升起,也不知是云?还是雾?

远远看过去,依稀已可看见那古老道观庄严巍峨的影到了这里,带路的人就走了,“你在这里等着,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应你。”

陆小凤并没有多问,也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今天虽然是个大日子,他的精神并不太好。

他的外甥女实在太多。

幸好他并没有等多久,黑暗中就有人压低了声音在问:“你来干什么的?”

这是他们约定的暗号,回答应该是来找豆子,十三颗豆黑暗中果然立刻出现了一个人,陆小凤再问,“你是谁?”

“彭长净。”

彭长净看来竟真的有点像是个豆子,圆圆的,小小的,眼睛很亮,动作很灵敏,很快的打量了陆小凤两眼,就板着脸道:“你喝过酒。”

陆小凤当然喝过酒,喝的还不少。

彭长净道:“这里不准喝酒,不准说粗话,不准看女人,走路不准太快,说话不准太晌。”

陆小凤笑了,“这里准不准放屁?”

彭长净沉下脸,冷冷道:“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我也不想知道,到了这里,你就得守这里的规矩。”

陆小凤不笑了,也已笑不出。

他知道他又遇见了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彭长净道:“还有一件事你最好也记住。”

陆小凤道:“什么事?”

彭长净道:“到了山上,你就去蒙头大睡,千万不要跟别人打交道,万一有人问起你,你就说是我找你来帮忙的。”

他想了想,又道:“我的师弟长清是个很厉害的人,万一你遇上他,说话更要小心。”

陆小凤道:“我一定会很小心,很小心的。”

彭长净道:“好,你跟我来。”

他不但动作灵敏,轻功也很不错。

陆小凤实在没想到一个火工道人的总管,竟有这么好的身手。

彭长净却更意外,陆小凤居然能跟得上他,无论他多快,陆小凤始终都能跟他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老刀把子显然没有将陆小凤的来历身分告诉他。

除了老刀把子自己之外,每个人知道的好像都不太多。

所以其中就算有一两个人失了风,也不致于影响整个计划。

天还没有亮,后山的香积厨里已有人开始工作,淘米、生火、洗菜、熬粥,每个人都在默默的做自己的事,很少有人开口说话的。

这位彭总管对他属下的火工道人订I ,想必比对陆小凤更不客气。

香积厨后面,有两排木屋,最旁边的一间,屋里堆着一篓篓还没有完全晒干的脆萝>,屋角摆着张破旧的竹床。

彭长净道:“你就睡在这里。”

陆小凤忍不住要问,“睡到什么时候?”

彭长净道:“睡到我来找你的时候,反正这里有吃的。”

陆小凤先吃了一惊,“咆这些腕萝>?”

彭净冷冷道:“腌萝卜也是人吃的。”

陆小凤了口气,苦笑着喃喃道:“我只怕萝卜吃多了会放屁。”

彭长净道:“你可以不吃,就算饿一天,也饿不死人的。”

他已准备走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事?”

陆小凤道:“只有一件事。”

彭长净道:“你说。”

陆小凤道:“我只奇怪你为什么不改行做牢头去Z ”

问完了他就往竹床上一躺,用薄被盖住了头,死人也不管了。

只听房门“砰”的一声响,彭长净只有把气出在这扇木板门上。

陆小凤笑了。

对付这种人,你只有想法子气气他,只要有一点机会能让他生气,就千万不要错过,最好能让他气得半死。

可是这床棉被却已先把陆小凤臭得半死,他伸出头来想透口气,腌萝卜的气味也并不比这床被好多少,只有鼻子不通的人,也许还能在这里睡得着。

东方的曙色,已将窗纸染白,然后阳光就照上了窗棍。

他眼睁睁的看着屋里这扇唯一的窗户,叫他就这么样躺在这里,再眼睁睁的等着太阳落下去,那简直要他的命。

何况他现在肚子又饿得要命,要他吃腌萝卜,更要他的命。

有了这么多要命的事,他如果还能耽得下去,他就不是陆小凤了。

就算彭长净说的话是圣旨,陆小凤也不管的,好歹也得先到厨房里找点东西吃。

山上既然来了这么多贵宾,香积厨房里当然少不了有些冬菇香菌之类的上索。

他虽然宁可吃大鱼大肉,可是偶尔吃一次素,他也不反对。

他只不过反对挨饿。

他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免于饥饿困乏的自由。

太阳已升得很高,香积厨里的人正在将粥菜点心放进一个个涂着红漆的食盒里,再分别送出去。

早点虽然简单些,素菜还是做得很精致,显然是送给贵客们吃的。

陆小凤正准备想法子弄个食盒,带回他那小屋去享受,突然听一个人大声道:“你过来。”

说话的人是个中年道士,阴沉沉的一张马脸,看样子就很不讨人喜欢。

陆小凤东看看,西看看,前看看,后看看,前后左右都没有别的人。

这马脸道士叫的就是他。

他只有走过去。

临时被找来帮忙的火工道人好像不止他一个,这道士并没有盘问他的来历,只不过要他把6 个最大的食盒送到“听竹小院”去,而且要赶快送去。

陆小凤提起食盒就走,他看见摆进饿盒里的是一碟菌油烂笋,一碟扁尖毛豆,一碟冬菇腐,一碟罗汉上斋,还有—大锅香喷喷的粳米粥。

这些东西很合他的味口,他实在很想先吃了再说。

如果他真的这么样做了,他也不是陆小凤了。

陆小凤做事,并不是完全没有分寸的,他并不想误了大事,这食盒里的菜既然特别精致,伎在听竹小院里的当然是特别的贵客。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听竹小院在哪里。

他正想找个样子比较和气的人问问,却看见了个样子最不和气的人。

彭长净正在冷冷的盯着他,忽然压低声音问,“你知不知道听竹小院里住的是什么人?”

陆小凤摇摇头。

彭长净道:“是少林铁肩。”

陆小凤手心好像衣开始冒汗。

他认得铁肩,这老和尚不但有一双锐眼,出家前还是个名捕,黑道上的勾当,他没有一样不精的,最精的据说就是易容,连昔年江湖中的第一号飞贼“千面人\都栽在他手里。

彭长净冷冷道:他若看出你易容改扮过,你就完了。“

陆小凤苦笑道:“我能不能不去?”

彭长净道:“不能。”

陆小凤道:“为什么?”

彭长净道:“因为派给你这件差使的人,就是宋长清,他已经在注意你。

幸好听竹小院并不难找,依照彭长净的指示走过条碎石小径,就可以看见一片青翠的竹林。

他走过去的时候,有个人正走在他前面,一身蓝布衣服已洗得发白,还打着卜七八个大补钉。

他认得这个人,用不着看到这个人的脸,就可以认得出。

丐帮的规矩最大,丐帮弟子背后背着的麻袋,叫做品级袋。

你若有了七袋弟子的身分,就得背七口麻袋,多一口都不行,少一口也不行,简直比朝廷命官的品级分得还严。

七袋弟子已是丐帮中的执事长老,帮主才有资格背九口麻袋。

走在陆小凤前面的这个人,背后的麻袋竟有十口。

丐帮建立数百年来,这是唯一的例外,因为这个人替丐帮立的功勋实在太大,却又偏偏功成身退,连帮主都不肯做。

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和感激,丐帮上上下下数千弟子,每个人都将自己的麻袋剪下一小块,连缀成一个送给他,象征他的尊荣权贵。

这个人就是王十袋。

陆小凤低下了头,故意慢慢的定。

王十袋今年已近八十,已是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江湖,江湖中的事,能瞒过他的已不多。

陆小凤实在不愿被他看见,却又偏偏躲不了,他显然也是到听竹小院中去的,有很多朋友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他的朋友都是身分极高的武林名人。

木道人、高行空和鹰眼老七都在,还有那高大威猛的老人。

—这人究竟是什么身分?

一个修饰整洁,白面微须的中年道者,正是巴山小顾。

一个衣着朴素,态度恬静,永远都对生命充满了信心和爱心的年青人,却是久违了的花满楼。

他虽然不能用眼睛去看,可是他能用心去看,去了解,去同情,去关怀别人。

所以他的生命永远是充实的。

陆小凤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心里都会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温暖。

那不仅是友情,还有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云房中精雅幽静,陆小凤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谈论木道人那天在酒楼上看见的事。

对这个话题陆小凤无疑也很有兴趣,故意将每件事都做得很慢,尽量不让自己的脸去对着这些人。

他们对他却完全没有注意,谈话并没有停顿。

“西门吹雪说的是真话,”木道人的判断一向都很受重视,“能接得住他那一轮快攻的,绝不会超出五个人。”

“你也看不出那黑衣蒙面剑客来历?”问话的是巴山小顾。

他自己也是剑法名家,家传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与武当的两仪神剑,昆仑的飞龙大九式,并称为玄门三大剑法。

“那人的出手轻灵老练,功力极深,几乎已不在昔年老顾之下。”木道人目中带着深思之色,“最奇怪的是,他用的竟仿佛是武当剑法,却又比武当剑法更锋锐毒辣qH”你看他比你怎么们?“这次问话的是王十袋,只有他才能问出这种话。

木道人笑了笑,“我这双手至少已有十年未曾握剑了。”

“你的手不会痒?”

“手痒的时候我就去拿棋子酒杯。‘木道人笑道:”’那不但比握剑轻松愉快,而且也安全得多。“

“所以那天你就一直在袖手旁观aU”我只能袖手旁观,我手里不但有酒杯,还提着个酒壶。“

“你说的那位以酒为命的朋友是谁?”

“那人据说是个告老还乡的京官,我看他却有点可疑。”

鹰眼老七抢着说。

“可疑?”

“他虽然尽量作出老迈瞒盯的样子,其实脚下的功夫却很不弱,一蹬从楼上跌下去,居然连一点事都没有,看他的样子,就像是我们一个熟人。”

听到这里,陆小凤的一颗心几乎已跳出腔子,只想赶紧开溜。

“你看他像谁?”

“司空摘星。”

陆小凤立刻松了口气,又不想走了。

他们又开始在谈论那四个行迹最神秘的老头子。

“那四人非但功力都极深,而且路数也很接近,”木道人苦笑道:“像那样的人,一个已很难找,那天却忽然同时出现了四个,简直就像是忽然从天上掉下来的。”

高行空沉吟着,缓缓道:“更奇怪的是,他们的神情举动看来都差不多,就连面貌好像都有点相似,就好像是兄弟。”

“兄弟?”铁肩皱了皱眉,“像这样的兄弟,我只知道……”

他没有说下去,他一向不是个轻易下判断的人,以他的身分地位,也不能轻易下判断。

可是在座的这些老江湖们,显路己听出了他的意思,“你说的是虎豹兄弟?”

铁肩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木道人又笑了,“就算他们还在人世,也绝不会带着‘满翠楼’的姑娘去喝酒的。”

“满翠楼的姑娘?”王十袋抢着道:“你对这种事好像蛮内行的,你是不是也去过满翠楼?”“我当然去过,”木道人悠然而笑,“只要有酒喝,什么地方我都去ao王十袋也大笑,”这老道说话的口气,简直就跟陆小凤一模一样。“

话题好像已将转到陆小凤身上。

陆小凤又准备开溜。

鹰眼老七忽然道:“还有件事我更想不通。”

木道人道:“什么事?”

鹰眼者七道:“一个告老还乡的京官,怎么会忽然变成了火工道士?”

陆小凤手脚冰冷,再想走已太迟。

鹰眼老七已飞身而起,挡住了他的去路,冷冷道:“你不能走。

陆小凤好像很吃惊:“我为什么不能走?”

鹰眼老七道:“因为我想不通的这件事,只有你能告诉我。”

高行空也跳了起来,“不错,他就是那位以酒为命的朋友,他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幽雅的云房,忽然充满杀气。

无论谁做了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一个月中总难免要杀三五个人的。

高行空阴鸳冷酷,也是江湖中有名的厉害人物。

只要他们一开始行动,就有杀机。

他们一前一后,已完全封死了陆小凤的退路,陆小凤就算能长出十对翅膀来,也很难从这屋里飞出去。

只不过世上假如还有一个人能从这屋里逃出去,这个人一定就是陆小凤。

他忽然大笑,“我好像输了。”

鹰眼老七道:“你输定了。”

陆小凤笑道:“我平生跟别人打赌不下八百次,这一次输得最惨ao鹰眼老七道:”打赌?赌什么?“

陆小凤道:“有个人跟我赌,只要我能在这屋里耽一盏茶功夫,还没有被人认出来,他就输给我一顿好酒,否则他从此都要叫我混蛋。”

鹰眼老七冷笑。

他根本不信这一套,却还是忍不住要问,“跟你打赌的这个人是谁?”

陆小凤道:“他自己当然也是个混蛋,而且是个特大号的混蛋ao鹰眼老七道:”谁?“

陆小凤道:“陆小凤。”

这名字说出来,大家都不禁耸然动容,“他还没有死?”

陆小凤道:“死人怎么会打赌?”

鹰眼老七道:“他的人在哪里?”

陆小凤抬起头,向对面的窗户招了招手,道:“你还不进来?”

大家当然都忍不住要朝那边去看,他自己却乘机从另一边溜了。

两边窗子都是开着的,他箭一般蹿了出去,一脚踹在屋檐上。

屋檐塌下来的时候,他又已借力掠出五丈。

后面有人在呼喝,每个人的轻功都很不错,倒塌的屋檐虽然能阻拦他们一下子,他们还是很快就会追出来的。

陆小凤连看都不敢回头去看。

道观的建筑古老高大而空阔,虽然有很多藏身之处,他却不敢冒险。

今天已是十三。该到的人已全都到了,到的人都是高无论他藏在哪里,都可能被人找到,无论被谁找到,要想脱身都很难。

他当然也不能逃下山去,今天的事,他既不能错过,也不愿错过。

三五个起落后,对面已有人上了屋脊,后面当然也已有人追了过来。

接着,左右两边也出现了人影,前后左右四路包抄,他几乎已无路可走。

他只有往下跳。

下面的人仿佛更多,四面八方都已响起了脚步声。

他转过两三个屋角,忽然发现前面有个人在冷冷的看着他,马脸上全无表情,竟是彭长净的师弟,火工道人的副总管长清。

陆小凤吃了一惊,勉强笑道:“你好qo长清冷冷道:”我不好,你更不好,我只要大叫一声,所有的人都会赶到这里来,就算你能一下子打倒我,也没有用☆“

陆小凤苦笑道:“你想怎么样?”

长清道:“我只想让你明白这一点。”

陆小凤道:“我已经明白了。”

长清道:“那么你就最好让我把你抓住,以后对你也有好处。”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好吧,反正我迟早总是逃不了的,到不如索性买个交情给你。”

长清眼睛亮了,一个箭步窜过来陆小凤道:“你下手轻‘点好不好?”

长清道:“好。”

这个字是开口音,他只说出这一个宇,已有样东西塞入他嘴里,他挥拳迎击,胁下的穴道也已被点佐。

陆小凤已转过前面的屋角,他只有眼睁睁的看着。

可是他知道陆小凤还是逃不了的,因为再往前转,就是大殿。

当今武当的掌门人,正在大殿里。

大殿前是个空旷宽阔的院子,谁也没法子藏身,大殿里光线阴黯,香烟绦绕,人世间所有的纠纷烦恼,都已被隔绝在门槛外。

陆小凤竟窜了进去。

他显然早已准备藏身在这里。

他知道人们心里都有个盲点,藏身在最明显的地方,反而越不容易被找到。

现在早课的时候已过,大殿中就还有人,也应该被刚才的呼喝惊动。

他实在想不到里面居然还有人。

一个长身玉立的道人,默默的站在神案前,也不知是在为人类祈求平安,还是在静思着自己的过错。

他面前的神案上,摆着一柄剑。

一柄象征着尊荣和权力的七星宝剑。

这个人竟是石雁。

陆小凤更吃惊,脚尖点地,身子立刻蹿起。

大殿上的横梁离地十丈!

没有大能一掠十文。

他身子蹿起,左足足尖在右足足背上一点,竟施展出武林久已绝传的“梯云踪”

绝顶轻功。

他居然掠上了横梁。

石雁还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仿佛已神游物外。

陆小凤刚松了口气,王十袋、高行空、鹰眼老七、巴山小顾都已闯了进来。

“刚才有没有人进来过?”

石雁慢慢的转过身,道:“有。”

这个“有”字听在陆小凤耳里几乎就像是罪犯听见了他已被判决死刑。

“人在哪里?”

“就在这里,”石雁微笑着,“我就是刚才进来的ao人都已走了,连石雁都走了。

如果武当的掌门人说这里没有人来过,那么就算有人看见陆小凤在这里,也一定认为自己看错了。

有很多人都认为武当掌门说的话,甚至比自己的眼睛还可靠。

石雁当然绝不会说谎的,以他的耳目,难道真不知道有人进来过?

陆小凤忽然想起了孩子们捉迷藏的游戏。

一个孩子躲在叔叔椅子背后,另一个孩子来找,叔叔总是会说,“这里没有人。”

石雁并不是他的叔叔,为什么要替他掩护?

陆小凤没有去想。

横梁上灰尘积得很厚,他还是躺了下去,希望能睡一现在他已绝不能再露面了,只要在这里等,“等灯火的时候qo. 等到那一瞬到来,他在横梁上还是同样可以出手。

所以他才会选择这地方藏身,这里至少没有腌萝卜的臭只可惜他还是睡不着。

他伯掉下去。

不但怕人掉下去,也怕梁上的灰尘掉下去,他简直连动都不敢动。

等到他想到饿的时候,就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的耽在那屋子里?腌萝卜、味道其实并没有他想像中那么臭的。

这时大殿中又有很多人进来,打扫殿堂,安排坐椅,还有人在问,“谁是管灯油的?”

“是弟子长慎。”

“灯里的油加满了没有?”“加满了,今天清早,弟子就已检查过一遍。”

问话的人显然已很满意,长慎做事想必一向都很谨慎。

奇怪的是,武当弟子怎么会被老刀把子收买了的?他对f 武当的情况,为什么会如此熟悉?

陆小凤也没有去想。

最近他好像一直都不愿意动脑筋去想任何事。

打扫的人大多都走了,只留下几个人在大殿里看守照顾。

又过了很久,陆小凤就听见他们在窃窃私议,议论一正是那个假扮成火工道人的“奸细”。

“我实在想不通,这里又没有什么秘密,怎么会有奸细来?D ”也许他是想来偷东西的。“

“偷我们这些穷道士?”

“莫忘记这两天山上来的都是贵客。”

“也许他既不是小偷,也不是奸细。”

“是什么?”

“是刺客!来刺那些贵客的。”

“现在我们还没有抓住他?”

“还没有。

“我想他现在一定早就下山去了,他又不是呆子,怎么会留在山上等死。”

“倒霉的是长净,据说那个人是他带上山来的,现在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正在亲自追问他的口供。”

据说鹰眼老七的分筋错骨手别有一功,在他的手下,连死人也没法子不开口。

长净会不会将这秘密招供出来?

他知道的究竟有多少?

陆小凤正开始担心,忽然又听见脚步声响,两个人喘息着走进来,说出件惊人的消息,“彭长净死了。”

“怎么死的?”

“二师叔他们正在问他的口供时,外面忽然飞进了一根竹竿,活活的把他钉死在椅子上。”

“凶手抓佐了没有?”

“没有,太师祖已经带着二师叔他们追下去了。”

陆小凤叹了口气,这结果他并不意外,杀人灭口,本就是他们的一贯作风。

只不过用一根竹竿就能将人活活钉死在椅子上的人并不多,就连表哥和管家婆他们都绝没有这么深的功力。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也已潜入了武当?

无虎兄弟和石鹤绝不敢这么早就上山,来的难道是老刀把子?

他是用什么身分做掩护的?难道他也扮成了个火工道人?

下面忽然又有人问,“长净死了,跟我们又没什么关系,你何必急着赶来报消息?”

“跟你虽然没关系,跟长慎师兄却有关系……”

“我明白了,”另外一个人打断了他的话,“长净死f ,长清也受了罚,长慎师兄当然就变成了我们的总管,你是赶来报喜的。”

看来这些火工道人们的六根并不清净,也一样会争权夺利。

陆小凤心里正在叹息,忽然听到一阵尖锐奇异的声音从外面眷了进来。

连他都听不出这是什么声音,只觉得耳朵被刺得很难受就在这一瞬间,大殿里已响起一连串短促凄厉的惨呼声,“是你……”

一句话末说完所有的声音又突然断绝。

陆小凤忍不住悄悄的伸出头去看了一眼,只看了一眼,手足已冰冷。

大殿里本来有九个人,九个活生生的人,就在这一瞬间,九个人都已死了。

九个人的咽喉都已被割断,看来无疑都是死在剑锋下的。

一剑就已致命!

武当的弟子们武功多少总有些根基,却在一瞬间就已被人杀得干干净净。

刚才那奇异尖锐的声音,竟是剑锋破空声。

好快的剑!好狠的剑」就连纵横天下的西门吹雪都未必能比得上!

凶手是准?

他为什么要杀这些无足轻重的火要道人?

“是为了长慎。”陆小凤忽然明白,“他算准了长净一死,别人一定会找长慎问话,所以先赶来杀了长慎灭口。”

杀长净的凶手当然也是他!

这个人竟能在武当的根本重地内来去自如,随意杀人,他究竟是什么身分?

“是你一一”

长慎临死前还说出了这两个字,显然是认得这个人的,却也想不到这个人会是杀人的凶手。

陆小凤又中禁开始后悔,刚才响声—起,他就该伸出来看看的。

也许这就是他唯一能看到这人真面目的机会…良机一失,只怕就永不再来了。

死人已不会开口。

无论鹰眼老七的分筋错骨手多厉害,死人也不会开口。

所以计划一定还是照常进行。

所以陆小凤还是只有等,等天黑,等灯亮,再等灯灭。

等待的滋昧实在不好受。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