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二章 再入监狱

桃花胖双手一阵乱抓,一不留神碰倒了阁楼中的灯笼,霎时间,整个阁楼都暗了下来。

听到阁楼中有了声响,桃花胖顿时睁开眼睛,借着星光,桃花胖好好地瞅了瞅这黑漆漆一片的屋子,片刻后心中就暗暗得意起来。

夜色之中,尔雅正双手护胸缩在屋子一角,眼睛在夜色中闪烁着诡异的绿光。

" 这小妮子的眼睛好生奇怪,不过神态却甚是可爱,干脆摸她几下再逃走好了!" 桃花胖心中打定主意,摸黑走到尔雅面前,满脸邪笑地探出了双手……

" 公子,不要啊!君子不欺暗室!" 尔雅失声尖叫起来。

尔雅的尖叫声刚一响起,门外就多了许多脚步声,桃花胖心中暗叫不好," 糟了!看来有人来了!" 桃花胖心念急转,又起个心思,忽地换做柔声对尔雅说道:" 不要害怕,我是君子,自然不会在暗室里欺负你的。这样好了,我点亮灯,让这个屋子成为明室,那时候再欺负你好了!" 片刻之后,桃花胖复又点亮灯笼,屋子里一切都恢复正常,门外的脚步声也轻轻退去。尔雅左顾右盼后,又怯生生地坐到桃花胖面前。

" 段公子高风亮节,为人正派,自然不会对小女子有什么伤害之心的!小女子只是听闻段公子九流三教无所不晓,诗词歌赋无所不通,所以才斗胆请段公子来到寒舍,看几副字画!" 尔雅心神安定后,轻声说道。

" 哼!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我就知道这小妮子没安什么好心,没事让我看字画干什么?唉,这时候要是老羊在就好了,我肚子里的那点墨水,都是平时老羊发酸的时候听来的!" 桃花胖不由暗叹了一口气。

" 段公子,你怎么了?难道身体有恙?" 尔雅疑问道。

" 恩。没恙,没恙!就是没" 羊" 才苦恼喽!" 桃花胖微微叹了一口气。

尔雅听桃花胖回答得奇怪,有些不解,又皱眉问道:" 公子看过《昭明太子文选》吗?你看那墙上的字画画得可好?" 桃花胖耷拉着脑袋,往墙上扫了一圈,心中叫苦不迭道:" 妈妈的,这些字画上的诗词都不是老羊平时说过的,这可让老子如何是好?唉,这里所有的字画都是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啊!" 桃花胖现在心中是郁闷万分,无意间他还发现,这屋里屋外不知何时多出了很多凌厉的目光。

" 糟了!这些字画中,定有古怪!我要是说不知道的话,他们定要把我又吊起来打了!看来只有拖一分钟算一分钟了。" 想到此处,桃花胖面上又现出痛哭的表情。

一会儿后,桃花胖微微仰起了头,感叹万分道:" 老羊,这次我的命就在你手上了!你要是不能来的话,我就要被她们奸杀了。我死了不要紧,可是我就这样死了的话,就要败坏了我们" 小肥羊(小邪童、桃花胖、杨刃)" 的名声了!" 看到桃花胖脸上突然多出了泪光,尔雅顿感疑惑,她眨了眨亮若星辰的眼睛,轻启朱唇道:" 段公子,你难道没看过这些字画吗?" " 谁说我不知道!" 桃花胖的右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双眉一扬,狠狠地瞪住尔雅道:" 你家公子我才高好几斗,学富好多车,有什么不知道的啊!你知道吗?我特别擅长的就是你不知道的那些诗词字画。现在我就来考考你,看看你对这些字画有什么了解……" 桃花胖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应对之时,杨刃正从昏迷中醒来,他裸着身子站在浴缸中,身上是浓浓的药材味,还贴着好些金粉,一时有些恍惚,弄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又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一会儿后,杨刃从浴盆旁边拿过换洗衣裤,穿戴妥帖后,便走出房门。

杨刃刚走出房门,就听到了风中的铃铛声,他侧身看了下,发现那铃铛姑娘正两眼疲倦地守在房门前。

" 怎么还呆在这里啊?快睡觉去!" 杨刃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

" 你醒来了?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铃铛顿时跳了起来," 你醒来了,师父就不会怪我了!" " 只是为了这个?" 杨刃心中有点不快。

" 当然也有为你啦!毕竟你喝过我泡过的虫酒嘛!其实我不是有心的,我是不知道你身上有天毒嘛!" 铃铛不安地低下了头。

看到铃铛面有愧色,杨刃轻轻地拍了拍铃铛的肩膀," 不要内疚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对于过去了的事,我们就一笑了之好了。你要知道啊,小女孩皱眉头的话会变老的哦!来,好好地笑一个!" 铃铛每次犯错后,兄长和父亲都是严词训斥,虽然每次到了最后铃铛都会被迫认错,但这不仅没让铃铛的行为有所收敛,反而助长了她的逆反心理。这次铃铛犯了这么大的过失,杨刃非但未与责骂,反而掉头安慰她,顿时便让铃铛心中有了几分暖意。

铃铛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微微地笑了笑道:" 好的!那我笑了!我以后也不欺负你了!" 杨刃慢慢地抬起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当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至少我们还可以拥有微笑!" 铃铛似乎不太理解杨刃的话语,她睁大眼睛,紧紧地盯住了杨刃的双眼。

杨刃低下了头,注视着铃铛粉雕玉饰般的脸庞,柔声说道:" 以后也不要欺负别人了!欺负别人的话,你得到的只是一分快乐,但是却会给别人带来十分的痛苦的!" 铃铛撅起嘴巴,似乎心有不快,不过看到杨刃期盼的眼神后,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道:" 好嘛,以后有你在的时候,我就不欺负别人了!" 杨刃看到铃铛点头同意,嘴角边也露出了微笑。有时候真正的快乐,来得就是这么简单。

" 大木头……哦,不对,是杨大哥,你身上怎么金光闪闪的?难道这就是金粉?" 铃铛话语未完,窗外忽地吹来一阵微风。

微风扑面,铃铛身上的手铃和脚铃都随风作响,与此同时,杨刃身上的金粉也被着风吹得一下消失不见。

" 杨大哥,你身上的金粉怎么消失了?被风吹走了吗?我怎么感觉那金粉都进入你身体里面了啊?" 铃铛疑惑起来。

就在铃铛疑惑的时候,不动明王和医帝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杨刃的面前。

" 杨施主醒来了?" 不动明王问道。

" 您就是不动明王大师吧?晚生多谢相救!身后这位就是医帝师父吧?晚辈要不是有你搭救的话,恐怕现在已经和阎王喝酒了!" 杨刃话未说完,就朝医帝和明王跪了下去。

" 施主,万万不可!" 不动明王手上用力,杨刃又站了起来," 施主乃贵身,这可使不得,使不得的!" 医帝此时也走到杨刃面前,轻轻地拍了下杨刃的肩膀,和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们救的你?" 杨刃侧身站在一旁,谦恭地答道:" 我身上有浓浓的药材味,定然是来源于医帝的帮忙;全身又涂满了金粉,这金粉必定是明王的恩赐!" 见杨刃态度谦恭,且又心思敏锐,医帝顿时就高兴起来,他乐呵呵地拍着杨刃的肩膀说道:" 好小子,我喜欢!小伙子你不仅心胸宽广、心思敏锐,为人也是彬彬有礼,相帝果然没有找错人。看来这能解相帝危难的人便是你了!我们《五帝书》传人的天劫,也只有靠你才能度过了!" 就在杨刃和医帝寒暄的时候,太白楼中又传来了鹿野的声音," 大师,明王,有消息了,不得了了!" "什么消息?谁的消息?" 医帝问道。

" 是相帝的消息。南京城里的人都在传,说相帝被关到秦淮监狱里面去了,据说还是和算瞎子关在一起的!" 鹿野回道。

" 哦,还有什么消息?" 医帝又问道。

" 有人还说,相帝和算瞎子妖言惑众,三天后就要一同问斩了!" 鹿野慌张地说道。

" 怎么会这样?六茹先生犯了什么错,竟要斩了他?" 杨刃顿时不安起来。

医帝和明王对视了一眼,叹道:" 唉!看来也只有这么办了!不过,这可是一着险棋啊!"

--

书连小说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