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一章 依红醉酒

" 你这个死胖子!没钱还敢喝花酒!没钱还敢找姑娘!你说吧,你想怎么死?老娘都成全你!" 在秦淮河畔的依红楼中,一位剑眉豹眼的女子一边用皮鞭抽打着桃花胖的身子,一边恶狠狠地骂道。

能随时随地都保持快乐心情的,也许只有桃花胖了。但见那桃花胖一边摇晃着身子左右躲闪,一边咬着牙面带苦笑说道:" 姐姐啊,那我能被奸死吗?如果一下不能把我奸死的话,我就先忍着好了!" 桃花胖话未说完,皮鞭声又是一响,毒蛇般的鞭子又打了下来。

" 嗷!" 那皮鞭落在身上,如火灼一般,桃花胖疼得怪叫起来。

一会儿后,桃花胖身上的疼痛略为减轻,便又横眉冷眼咬牙切齿骂道:" 死婆娘,不就是喝点花酒没给钱吗?我那杨刃兄弟自然会来付账的。你这个死婆娘,我记住你了!你现在用皮鞭打我,我死后也会化成厉鬼来找你的!我会用我的鞭子抽死你,我让你每天晚上都爽死!" 说着说着,桃花胖就一脸坏笑起来。

豹眼女子见桃花胖如此嘴硬,说出的话又如此可恶,心中的怒火" 腾" 地一下燃了起来。但见那豹眼女子环顾左右,抄起一把杀猪刀就向桃花胖冲了过去。

桃花胖眼见豹眼女子拿出杀猪刀,仍是面不改色,面上神情有些不屑地说道:" 来吧,老子不怕你!不过老子是有尊严的人。你杀了老子以后,一定要矜持;看到老子如此匀称健硕的身体,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能奸尸!老子清清白白冰清玉洁的身子,可不想被你这母猪给糟蹋了!" 豹眼女子见桃花胖死到临头还如此蛮横,顿时怒火中烧,但见刀光一闪,手中的杀猪刀就砍了下去。

杀猪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眼看着就要砍到桃花胖的脖子上,一位粉衣女子适时出现在楼梯口。

" 豹女,住手!" 粉衣女子厉声制止。

" 为什么?杀他这样一个死胖子还不和杀猪一样?" 豹女愤然道。

" 元宝婆婆传来话说,我们要善待这个人!" 粉衣女子说道。

" 可是这个死肥猪着实可恶,我一定要杀了他!" 豹女眉毛一扬,怒喝道。

" 放肆!连元宝婆婆的话你都不听了吗?还不快把你的杀猪刀收起来!" 粉衣女也有些动怒。

" 可是……可是这死胖子实在是太可恶了!" 豹女的话还未说完,粉衣女子那杏眼中又投来凌厉的目光。

" 好!我以后再宰这个家伙!" 豹女收起手中的杀猪刀,满脸怒气地冲了出去。

粉衣女子没理会豹女的离去,只对左右喊道:" 来人啊,怎会如此无理,还不快把段公子给放了!" 桃花胖由死到生,在阎王殿前打了个来回,自然有点后怕,但只稍微平息了下心底的不安,便又嬉皮笑脸起来。

" 粉嘟嘟的小姐姐,我真是太谢谢你了!唉! 我桃花胖何德何能,竟能得到美人如此眷顾?看来一定是我前世敲烂了三千个木鱼,翻烂了三万本经书,放生了三十万条鲤鱼,才修得今世和你相见;粉嘟嘟的小姐姐,能否知道你的芳名吗?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桃花胖吃饭的时候会为你祈福,走路的时候会为你祈福,连睡觉的时候也会为你祈福的;你知道吗?通过刚刚那几秒钟的朝夕相处,我发觉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你……" 桃花胖是满嘴跑火车,说得天花乱坠,那粉衣女子的脸色忽红忽白,阴晴不定。

须臾之后,粉衣女子脸上又堆出笑容,冲桃花胖道了个万福,轻启朱唇,娇滴滴道:" 段公子,小女子名叫尔雅。现在您先跟随下人去洗个澡,奴婢这就给您准备晚膳去!" " 这依红楼好生奇怪,怎地突然对我如此殷勤?难道有什么阴谋?"看粉衣女子如此态度,桃花胖惶惶不安地自问道。

虽说现在还摸不清敌人的底牌,可是桃花胖仍然挂着笑容,乐呵呵地回道:"有劳美人姐姐了!" 人,也许是最奇怪的动物。当别人对你恶的时候,你会忧心;可是,当别人对你善的时候,你同样也会忧心。

沐浴更衣后,桃花胖换上薰香衣服,来到依红楼的阁楼中。

阁楼中的尔雅已经换好一套白衣,裹在白衣下的尔雅如同初见阳光的百合,说不出的妩媚和道不尽的优雅。

桃花胖看着清秀的尔雅呆呆地出神,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青楼之中竟有如此清纯的女子。

" 好美的小姐姐! 人们常说" 温柔乡里英雄冢" ,可是我不是英雄,所以应该也不会有危险;人们又常说" 脂粉红颜百年后皆为白骨" ,可是在这百年之内红颜还是红颜美人还是美人,所以这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今天小生可以和姑娘在此把酒言欢,也不知道是修了几辈子才得来的福气!" 桃花胖心知这事情来得奇怪,可还是忍不住嘻嘻哈哈起来。

听到桃花胖的话,尔雅脸上顿时微红,她一边给桃花胖倒酒,一边轻声说道:" 段公子,这衣服还合身吗?可有些冷?我做了些小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桃花胖凝视尔雅,邪邪笑道:" 抱过才知冷暖,吻过方知口味!小可虽然只是个凡夫俗子,但是如果能一亲美人姐姐芳泽的话,那么身体即使是冷的也会变热;如果又能和美人姐姐四唇相触的话,那么这天下所有的口味就都会是甜的了!" " 段公子说笑了,你还是先喝点酒,吃点小菜吧!" 尔雅温言道。

桃花胖虽然话语轻佻,但这尔雅却不嗔不怒,桃花胖一时也猜不出这其中的门道。

桃花胖的眼睛又转了两下,心里暗叹道:" 罢了,罢了!横竖是个死,与其窝囊死了,不如占点便宜再死!干脆再刺激刺激她好了!" 想到此处,桃花胖突然握住了尔雅那一双纤纤柔荑。

" 美人姐姐,看着你美丽的容颜,我顿时对天下所有的美味都失去了兴趣。古人常说秀色可餐,我以前一直都不太理解,可到了今天我终于明白了!" 桃花胖紧紧地握住了尔雅的玉手,柔声说道。

见桃花胖如此无理,尔雅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急忙把手收了回来,脸色微怒,正言道:" 段公子,我尔雅在依红楼是卖艺不卖身的。男女授受不亲,段公子请自重!" 看到尔雅脸色突变,桃花胖的心中反而安定下来。不过就在此时,阁楼中突然走进一个身形酷似元宝婆婆的老妪,那老妪径直走到二人桌前,替两人杯中倒满茶水,临走时偷偷对尔雅使了个眼色。

尔雅看到老妪的眼色后,脸色顿时又变了回来,重又温言对桃花胖说道:" 公子还是先用膳吧!" 桃花胖将一切看在眼中,心知个中必有蹊跷,心思急转间,便又打好主意。

" 对!男人瘦,女人也瘦的话,自然是瘦瘦(授受)不亲的。可是我桃花胖是个小胖子,自然也没有这个瘦瘦不亲的限制。坦白说,我刚刚只是想摸摸美女姐姐的手,从而好知道你的手相,进一步为你指点迷津。哎,我桃花胖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我宁愿别人误会我轻薄,解救世人的佛心也是不会淡的!" 桃花胖顿时又神情肃穆起来。

听到桃花胖如此一说,尔雅也忍不住偷笑起来,一会儿后又娇声说道:" 非礼勿言,非礼勿视。段公子如此火辣辣的言语和眼神,会让人家不好意思的嘛!" "这小妮子脸色怎么变得这么快?我刚刚碰了下手,她就要发怒,现在这老妪来过后,她竟然开始挑逗我了!" 桃花胖心中暗叹道," 不行,不行,应该再狠点,要逼出这小妮子的真正心思!" " 我明白,我明白!非礼勿言就是说非礼的时候不能说话,非礼勿视就是说非礼的时候不能睁开眼睛看。这样好了,我不说话而且闭着眼睛摸你一下如何?" 桃花胖话没说完,就闭上眼睛,伸手乱摸起来。

--

书连小说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