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1 罗力有点惊讶地打开淡紫色大信封。谁会用这种信封写信给他?信上会说些什么? ——而且对方到底怎么弄到这种信封的?大战期间,早就没人用这么花俏的信封了。 他念道:亲爱的罗力先生: 请原谅我冒昧地写信给你,可是我觉得有些事实应该让你知道。 我之所以会写信绘你,主要是因为那天你驾临敝店的时候,曾经问过我有关一个人 的事。如果你能再度到史泰格来,我会很乐意告诉你。村子里的人都觉得令伯父突然去 世,遗产落人外人手中实在非常遗憾。 希望你不会怪我这么鲁莽,可是我真的觉得有件事应该告诉你。 碧翠丝·李平考特敬笔 罗力看着这封信,脑中起伏不定地思索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亲爱的好老碧。他 从小就认识碧翠丝,常常到她爸爸店里买烟草,或者到柜台后面跟她玩,她是个漂亮的 女孩,他记得小时候听别人说她一度离开温斯礼村,大概有一年之久,所以别人都说她 是去把肚子里的私生子生下来。也许是,也许不是。无论如何,她现在一直很受人尊敬, 也很高尚。 罗力抬头看看钟,打算马上就到“史泰格”去。而他的那些表格,只好以后再说吧。 这会儿,他急着想知道碧翠丝到底有什么事迫不及待地要告诉他。 八点过后一会儿,罗力推开通往史泰格酒吧的门。他跟一些熟人打过招呼之后,靠 到吧台边要了份酒,碧翠丝笑着对他说: “真高兴看见你,罗力先生。” “晚安,碧翠丝小姐。谢谢你写信给我。” 她迅速看他一眼。 “我马上来找你,罗力先生。” 他点点头,走到一张桌于旁坐下,默默喝着酒。 碧翠丝忙完之后,叫女服务生莉莉到吧台招呼,然后走到罗力身边低声说:“跟我 来,罗力先生。” 她带他穿过走廊,来到一间写着“非请莫入”的房间。房间很小,但卸摆设了很多 东西:豪华的摇椅、立体音响、很多精细瓷器,持于角落还有一个有点损坏的小丑娃娃。 碧翠丝·李平考特关掉收音机,指指一张稿子,说:“真高兴你能来,罗力先生。 希望你不介意我写信给你——可是上个周未我一直在心里考虑这件事——就像我所说的, 我真的觉得座该让你知道这件事。” 她的表情很快乐,也很自大,显然对自己觉得非常满意。 罗力客气而好奇地问:“有什么事吗?” “喔,罗力先生,你知道有位先生住在这儿——亚登先生,就是你上次来打听的那 一位。” “嗯?” “你来的第二天晚上,汉特先生也来找过他。” “汉特先生!” 罗力兴趣十足地坐直了身子。 “对,罗力先生。我告诉他亚登先生住在五号房,他点点头就上去了。当时我的确 觉得很意外,那位亚登先生没说认识村子里的人,所以我以为他是陌生人,谁也不认识。 汉特先生似乎很生气,好像碰到什么不愉快的事,不过当然啦,当时我一点也没想到别 的。” 她停下来喘口气,罗力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等着。他从来不催促别人,别人喜欢 馒馒说,他也随他们慢慢听。 碧翠丝俨然地说下去: “过了一会儿,我刚好要上楼到四号客房收拾床单和毛巾。四号房就在五号房隔壁, 有一道门可以相通——不过从五号房看不出来,因为五号房有个衣橱挡着门,当然,那 个门通常都关着,可是那天刚好开了一点——我确实不知道是谁打开的。” 罗力还是沉默着,只轻轻点点头。 他想,显然是碧翠丝在好奇心作祟之下,有意打开四号房门,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 “你知道,罗力先生,我实在是很意外地听到那次谈话。真的,要是有根针掉下来, 都会吓我一大跳……” 碧翠丝简洁地叙述那段“意外”听来的话时,罗力的表情平静得甚至有点迟钝。 碧翠丝·李平考特说完之后,期望地等待着。 过了好几分钟,罗力才仿佛从恍惚中回到现实世界来。接着,他抬起来。 “谢了,碧翠丝,”他说:“非常谢谢你。” 说完,他就走出房间。碧翠丝多少有些失望,她对自己说:罗力先生实在可以表示 一点意见。   文学殿堂 疯马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