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观察的秘密》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观察的秘密(组诗)

作者:宋烈毅

观察

他的园林之梦

假山之假,假山们被修饰

被堆砌,哦,他身边

总是摆着莫名的石头

那些盆景,小得可怜,如今

他可以买虾,养虾,观察一天

没有池塘,就挖一口池塘

没有竹就种竹,就整天

铺各色的鹅卵石,想象一下

那些芭蕉叶,大得可怕

都过去了

那些天的阴郁,那些赏叶的人

都穿着鲜艳的衣裳,反正

芭蕉叶,它们大得可怕

日子过于晴朗,他就

怀念阴天,怀念一只小虾

灵动带来冲动,像杯中

飘忽不停的茶叶

可以做爱,小口地呷茶

练书法,满世界的涂鸦

园子就这么大,可以曲折

迂回,使它更空更大,他自知

结婚3年了,不可能

再新鲜,两个人的吵架

不可避免,而世界龌龊

他清爽,为什么就不能

整天穿对襟衫,甩掉那些

西服领带吧,紫砂壶不仅

泡茶,更宜观赏

管它是不是水货的,将就着吧

马虎一生吧,他们

都说难得糊涂啊

为什么门前总是

倒着一地的中药渣

为什么笼子里是画眉鸟

不是乌鸦,他爱水墨画

它们亦真亦幻

空白啊,好啊

有时就让日子空着吧

他有足够的时间

用一些念头,把脑子

塞满,无聊就无聊吧

他的关于性交体验的

24种想法,你最喜欢

哪个月份,秋天太干燥

而春天太冗长,最可怕的

是没完没了的梅雨啊

女人是可以发霉的

藤椅是一夜之间

烂掉的,房子的眼睛

里,一对老年夫妇的

困惑与张望

那些吃竹笋的人哪

那些在树皮上刻字

的人哪,鱼刚才

还是活的,一条红鲤啊

被剁,被刮鳞了

他的恶作剧,突然地

问你堕胎怕不怕

突然有一个人

在巷子里追你怕不怕

没有墙了,都是叶子了

都是叶子了,没有水泥了

他们都说不可居无竹啊

不可宰狗杀猫啊

住远点吧,往深处去

别往心里想,瓜藤

萎了就萎了吧

石桌上还剩一盘残棋

要下,蝉被逮

住了,被捏

被迫吱吱地叫

夏天说完就完了

到了秋天就有丝瓜筋了

它们都挺实用啊

在瓜架下

他画瓜,不是年轻的

是死藤老瓜

他中年了,跟着落叶

一起脱发

2002.5.12

早春物语

1

电视里的天气预报播音员

应该有表情,有他们自己的职业病

2

电线杆上挂着的破风筝

去年的,只剩骨架

3

我在人工湖边漫步而漫无目的

挖野菜的人因专注而不引人注意

4

湖就这么大,不可能再大

绕湖一周就是体验圆弧

5

那些石像冷冰冰

有滑溜溜的青苔

6

一座亭子,只允许呆一个人

可以遐想,可以望湖边风景

7

先有花后长叶子或者先冒叶子后开花

这些有个性的树们

8

林中小路鹅卵石铺就

再盖上落叶就更尽人意了

9

虫子蠕动,慢慢蠕动

踩上一脚,还在蠕动

10

树被藤裹这么多年了

也都习惯了。两种情形,两种花都开着

11

这些蘑菇不管它能吃不能吃

都留着,都好看

12

一个人站在假山上

傻笑,留影,这都是真的

13

草地野餐不欢而散

都是一些方便食品,非常狼藉

14

不要电动船,要用脚踩的

或者用桨划,她仅仅这样地要求

15

石桥只能过不能想也不能看

否则,其实也没有什么否则

16

雨滴在电线上追逐

“我的这一生啊—”他只说了半句话

17

带一把绿伞换一种心情

彩虹它们已较少见了

18

就说父亲吧,老了更像一个孩子了

天天养鸟,天天把日子不当一回事

19

树上的一个疤痕。

无名,无痒,也无痛。

20

杈太多了,越想越复杂

最好出现一只鸟巢

21

亲爱的,湖面太完整了,需要

我们的船对它进行破坏

22

蚂蚁爬进领子了

爬吧爬吧,让它在这鬼地方旅行

23

去动物园,每周一次

回来就很安静,静悄悄画动物

24

他在一只两边都有扶手的椅子里

陷入色情

25

早晨,就这么面对着窗子

就这么孤独地勃起

26

她为什么喜爱所有的爬藤植物

她为什么突然吻我在水泥地

27

婚姻令她窒息

来支烟吗?要厌倦牌的。

28

到海边去!到海边去!

离开这个患了忧郁症的城市

29

读李商隐的诗,看三级片

吃方便面,鬼混着并且手淫

30

淋浴的快乐正在于:

淋浴一次解脱一次

31

她不吃蛋黄,她专吃蛋白

她有一种厌恶在早餐里面

32

盘山公路越来越险

他在等待着她晕车

33

钻山洞的乐趣很多

但必须有女伴同行

2002.2.2—2002.4.24

绍兴印象或印象中的绍兴

买张地图吧,在绍兴,最好要旧的

一切都要恢复原样。

而在鲁迅大街,上厕所似乎也成了问题

一切都不是免费的,纪念馆里的

《语丝》旧杂志那时才卖几毛钱一本

故居们都整旧如新,而我总想在自己的

脸上也仿制一个“早”字。

从宋代开始,八字桥,水流桥不动,

或者桥流水静止

可如今没有什么地方比秋瑾就义处

更热闹的了

到处都在卖霉干菜,臭豆腐乳

而我吃惯了麦当劳,肯德基

一只可口可乐瓶子突然巨大地出现

在照相机的镜头里。

到处充斥着塑料袋,吸管,花里胡哨的包装纸

沈园里,扩音器整天播放着流行歌曲

一个外地男子在相片里嚷着:

我爱你,我爱你

那些门票越积越多,越积越多

它们都各式各样,色彩缤纷

不像乌篷船,黑色调,颜色永远单一

2002.5.1

过道里的事情

自行车扔在里面,不知谁的

他在弄煤球,手黑漆漆的

他慢吞吞地踩扁一只空纸箱

这些年,他养了一只卷毛狗

很脏,天天跟着,他很满足

水壶里的水烧开了,吱的一声

这是他一天里弄出的唯一声响

2002.4.28

就这样

房间里的东西就这么多

沙发使人倦睡,而这正是所谓的沙发

“你还夜夜失眠吗?”

“你是否至今还恋恋不忘那个刮风的夜晚?”

鱼刺是完整的,总是这样

每天鱼吃完了,他们就说天黑了

一天一眨眼就完了

而这时外面的风总是很大,大得可怕

2002.5.8

假日里

假日里有一种抑郁症在发作

那是一把椅子的一种捆绑

那是果冻里的一对眼球

2002.5.8

写给安庆

河流漂来烟蒂。桥上走着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痛苦着自己的年龄

水塔,还有银行大厦,它们都互相欺骗着

出现在雾里

2002.5.9

湖边的叹息

她一个人来到湖边。

“结婚真没什么意思。”

还有,

“一个人活着就是为了使自己活下去。”

她拼命地吸着空气,湖边

什么也没有,只一些破旧的

长椅。恋人们纷纷在黑暗中搂着

还有湖心亭,它们都毫无声息

2002.5.10

记事

在那乡间的小路上,孩子

用塑料袋装了一些蝌蚪

该绿的绿了,夫妻二人什么

也不说,不是没有话说

是懒得说,结婚这么多年了

该说的都说过,该吵的也吵过

孩子走在他们中间,被他们夹着

孩子的幸福来自那群

注定都会死掉的蝌蚪

2002.5.15

动物园有感

动物园里的栅栏是给人

看的,大象不是所有的

人能想象的,那湖边

的长椅,是给失恋的人

准备的,好天气向来是可遇不可求的

颈子过长,那只倒霉的

长颈鹿,它的一辈子

是给他们观赏的

女伴是学会了假哭的

手绢都打了结,尽管是花的

很漂亮,但最终是需要

解开的,猴子

这只,那只,所有的

都是可以陪你们照相的

2002.5.14

在天柱山

在天柱山,他们指着

漫山的石头

说这像什么那像什么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沉默

得像一块石头?

他们一辈子总是

喋喋不休

而缆车总有一种令人不耐烦的

速度,缓慢而又不全是

缓慢,有时厌恶

正来自这些名山大川

什么松什么岭什么沟

全抵不上他们的一句色情笑话

2002.6.8

喷泉艺术家

我走过喷泉

喷泉一会儿喷一会儿歇

我注意这喷泉

和这池底的金鱼

它们看起来仿佛都是假的

都是蓄意制造的

假山无非是几块瘦骨嶙峋

的石头,它们有什么

好看的,它们有什么好说的。

而我打算在这个广场上

兜售一种叫每个人都失望的气球

我走过了广场,我走过了喷泉

这就是广场,这就是喷泉。

2002.6.28

那些年

仙人球一天天长大

还是原样,保持着球形

他在房间里进进出出

偶尔到阳台上望一望

他靠糊火柴盒过日子

他只有忍耐和慢慢地累积

2002.6.28

苦夏

你有一副假牙

你要求的排骨要炖烂

你要求每个房间

都有一扇纱窗

蚊子有细长的腿

那是一种想象起来的可怕

空气闷热啊

挤着,捏着,你空有一副阴囊

2002.7.2

午夜经过菜市场

鸡毛在风中旋转着飞

它们脏,它们飞

它们不知道像鸽子

一样飞

它们脏,它们飞

2002.7.3

随心所欲

麻雀在阳光中追逐,公的,母的

它们也有性欲,春天来了

我浑然不觉,我开始拆一件毛衣

把它拆成一根线,简单好

没有欲望更好,看树

看他们植树,看累为止

也不觉得远,冬天终于

晃过去了,我落下了颈椎病

两座楼房之间的一块草坪

部分荒芜,部分返绿

就像某人的痛苦:斑秃

2002.3.30

椿树

椿树越长越高,高过了楼顶

椿树只默默地长叶子

他始终望着椿树

楼房越来越旧他很灰心

他有一个女儿,到了该出嫁的年龄

他很灰心,他只默默地看着

椿树长出极鲜嫩的叶子

2002.3.24

生活的一个空隙

父亲在削马铃薯

母亲在叹息

人到了这样一把年纪

活着没什么意思

活着究竟有什么意思

母亲,还有父亲

他们一起干活,干累了

偶尔也会想想这些头疼

的问题

2002.2.19

岁月

吊兰,只长叶子

没有她所想要的疯狂

一只透明得想哭的

杯子,她用勺子

轻轻地碰击着它

2002.2.11

我在院子里长大

我在院子里长大

院子里有水泥地,喇叭花

我对院墙一直抱有成见

我走在碎石子路上

小路蜿蜒

注定了我一生曲折

2001.10.16

单身生活

房子是租来的

香烟是借来的

我没钱

一件衣服正反都穿

一枚硬币

我玩了半天

2001.11.20

岁末笔记

雪人融化了一半。

而我觉得新年

毫无必要毫无希望

雪人它是假的

一把锹插在它的胸口上

整整一个冬天,我向外推着

一件羽绒裳

我始终虚胖,这是个问题

我不得不考虑一本日历

太厚了,需要一页一页地翻

而窗外总有一只雪球,不偏不斜

地砸在最可疑的某一页上

2002.1.5

写诗

每一个词都是

听话的孩子

都听我的安排

都愿意坐我的凳子

他们都很安静

都有糖吃

2001.10.22

家庭主妇

她切菜不小心

切着了手

她切的胡萝卜青辣椒

还有番茄它们的颜色

真好看

2001.10.28

偏爱

我喜欢这发呆的一天

我偏爱

每盒香烟中的最后一根

2001.11.14

挤牙膏

一点一点地挤吧

不要急,不要绝望

不要认为这个早晨

毫无一点希望

2001.10.21

果实

捏柿子

软的硬的

咬一只苹果

里面有虫

我吃枣子我吞枣核

我很冒失

2001.9.19

更年期

我脱发

树落叶子

秋天

我不可能有好心情

我向往刺猬

有了一身的刺

2001.9.19

风中

风,球果

风,堆积

风啊,他是一个脱发的中年人

2001.9.15

失恋的人

树上挂瓶子

瓶子装虫子

唧唧唧

摇晃的声音

树是柳树

垂头丧气

2001.8.30

记事

池塘塞满蛙鸣

丢一颗石子

再丢一颗石子

继续丢下去

直到池塘

和我都渐渐平息

2001.8.30

街道

塑料袋飘向天空

大街空无一人

我睡在垃圾桶里

无数肮脏的塑料袋

飘向天空

2001.8.30

无题

蟑螂在瓶子里

可以观察窥视

可以凑近

直到挤扁你的鼻子

2001.8.10

纸盒

盒子里

装着苍蝇

听听嗡嗡声

这只盒子里

曾经装着大头针

不多不少100支

2001.8.30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