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空中的“天书”》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空中的“天书”

作者:叶文玲

沉醉在密执安湖畔时,深深忘情于她那迷人的景致,虽然高耸入云的大楼群就近在眼前,却难以马上舍湖去看楼。但是,到了芝加哥,假如真不去好好游览这被大家津津乐道的“西尔斯”和周围的楼群,就像到了纽约没登帝国大厦一样。

到底是芝加哥,如果说从远处观望,还不能十分充足地领略那些摩天大楼的气势的话,那么,当你沉入市区,在毗连成林的大厦的“深巷”中游走,你就不能不惊叹人类于高层建筑创造的奇迹!东张西望间,涌集心头的唯有赞叹,唯有惊讶,再有就是有关高楼、有关警察和初进城的乡下人、有关吹飞帽子和找帽子等诸如此类的趣事和笑话……

摩天大楼,是建筑学家用如椽大笔写在空中的“天书”,芝加哥超群拔萃的“厦林”,更是人类在建筑史上向空中的成功挑战。

世上的许多事,往往是“因祸得福”———如果不是一百多年前遭遇了那场几乎吞噬了整个城市的大火,“老牌”的芝加哥,可能不会成为如今仍居世界建筑潮流之先的佼佼者。在“西尔斯”楼顶展厅的有关介绍中,一直生动地展现着那场毁灭性的灾难———整个城市在浩劫后只剩下了两幢楼房。所以,当“重建”已然成为芝加哥的新生机遇时,如何重建,便成了当时建筑学家们考验才情的比拼。作为美国最早发展的工业城市芝加哥,借助当时正在“飞黄腾达”的经济,加入了“经营城市”的现代理念,参与重建的建筑学家和设计师们,终于拿出了令当局者满意也令世界惊叹的答卷!新生的芝加哥焕然亮丽,威威赫赫,幢幢高耸入云气势非凡而又幢幢不重样的摩天大楼,即便在一百年后的今天看来,无论是布局、样式还是材质外观,都自成格局,而且毫不落后,毫不逊色于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大都会。

行家们说过,芝加哥的建筑,好就好在它不注重外表的华丽,而非常讲究内在的质量和建筑物自身的功能,所以,大到曾为“世界第一”的“西尔斯”,小至一幢幢民居别墅,粗粗一看,就像用各种各样的积木块堆成,方方正正,有棱有角。因此,它们虽然并不在色泽上绚丽,却因其各自的厚重和内在的质地,再配以和谐的外表,仍然非同等闲而派头十足地蔚为城市建筑的大观!

在餍足了城市过多的高楼大厦的今天,我们常常叫喊要“回归自然”,向往着住进宽敞而又单门独院的房子,房前有水有树,绿帐如织……这当然是好,可是,地域有限,人口千百万,城市也无奈,怎么办?在很大程度上,城市成为高楼大厦的别称也是在“劫”难逃,问题是如何科学地规划。芝加哥正是得这规划之妙,故而,它的摩天大楼未曾使我因视觉上的压迫而生厌恶之感。

这里真是大厦如森林,它们是这样壮美,教你不能不为人类的这又一杰作而惊叹!我想,也许正是由于它们,芝加哥才有资格被列为现代化的城市直到如今……当然,现代化在今天,更有新颖的观念和标准,而我的眼光可能是过时的,“站着说话不腰疼”,说的也无非是走马观花者的清闲话罢了。

芝加哥摩天大楼的“群峰之冠”,是110 层的“西尔斯”大厦,它是每年都能吸引150 余万人从世界各地来参观的“芝加哥之冠”。

“西尔斯”大厦共450 平方英尺面积,最高处有1450英尺、加上天线,共1730英尺,无怪在纽约“世贸中心”建成前,它被誉为“世界之最”。1970年动工,仅三年便建成。虽有110 层,2232级台阶,而用电梯,一分钟即可。这儿电梯的快速,可能也是世界之最。

在“西尔斯”的顶层远眺全市,是游客们最惬意的观光节目,在这儿,可从各个角度俯视芝加哥的全貌。那些原来使你“掉了帽子、仰酸脖子”的幢幢大厦,现在都个个如临风玉树、又似美人比肩落落大方地立在你的眼前。

美中还有一“极”———此时,那幽幽闪烁在城市之畔的密执安湖,天湖相映,波光如银,是壮美厦林最娇丽的陪衬,宛如为芝加哥的“空中天书”划出一个圆满的句号!

--

解放日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