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今日穿的态度》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今日穿的态度

黄爱东西

(一)露肩

女友中颇有衣裳架子,高挑纤细的那种,臂很细,肩膀很薄。恰好满街热卖吊带小背心,她们穿着那玩意儿已经凉快了两个夏天。

最会穿的那个妞,当然是模特儿们的那种穿法——吊带背心已是内衣外穿,这年头谁还穿两层内衣?虽说作风豪放,洋妞作派,可是深得穿之真谛。吊带背心是好,简单大方,光明磊落,并且是百搭,长短裙,长短裤,总不会错。

多几个会穿肯穿的女朋友真是赏心乐事,办公室中正闷得想学猩猩捶胸鼓噪,伊们正好来探班,咦,立时三刻满堂生辉满室清凉。

只是美女们并不时常来探班,于是被人鼓励赤膊上阵担当起美化办公室风景之重任。当时就恼羞成怒:“这种提议比‘误炸’还要过分,从来大家只喜欢看少女露肩——请勿对妇女作此种高难度要求,别逼咱们狰狞毕露……”

自己都过不了自己那关。兹决定从此之后更加“深藏不露”,只让眼睛“凉快”——噫,少年弟子江湖老。

(二)皮鞋

记忆中最早的一双皮鞋是翻毛猪皮鞋,黄青色,绑带,男女通用鞋,在七十年代时值5 元巨款,漂亮且虚荣。但那时候我正向往着那种亮晶晶的黑漆小皮鞋,台上独奏小提琴的女孩总是有那样一双鞋。

后来……是球鞋,时兴穿日本的“亚沙琦”,应该是真皮做的吧。

工作之后穿过一阵高跟鞋,虽是皮鞋,总是不舒服,顶多婀娜四百米,就开始毫无仪态,一瘸一拐。完全不是风情万种的料,恼羞成怒之下终于全盘放弃。

饶是这样,七年前去上海出差的时候还买过长靴。那两双高筒靴实在太漂亮,一个人总有头脑发热的时候,拎回广州才发现完全派不上用场——它们只能用于装饰,天冷的时候太少,广州人穿衣打扮的口味太含蓄,只要穿它们上街,谁都或好奇或诧异及困惑地瞧你两眼。那谁受得了啊,只好心虚地让它们闲置了。

年岁渐长,终于学会一点挑皮鞋了:不要古怪的款式,皮要软,样式要不过不失,配裙配裤均可。另外在买前细究:是否一年中会穿它三个月以上。且对着朋友扬言,希望有一日送他的礼物是巴利鞋。

开始向往皮底的平跟软皮鞋。可是,天天开摩托车上班,暂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吧。

(三)借衣

当然我是喜欢穿的。

自打有零花钱开始,不是买吃,就是买穿。

大学宿舍里我就是借新装给女友们赴约或演出及去舞会的那个人。不,并不是因为我有钱,只是我喜欢乱买,中午不睡觉跑去学生会开的晒相小铺打工挣零用,然后吃吃吃,穿穿穿。

当然有过煞有介事隆重地穿牛仔裤及毫不吝啬地披着英国羊绒大衣长裙胡乱坐在地上的时候。有谁说过,年轻人的姿势大多是做给自己看的。

曾经也有过晚装情结。那些大制作的欧洲宫廷文艺片里奢华糜烂的假发和蓬裙,著名的郝思嘉小姐那十六英寸的细腰。终于,弟弟开了一家婚纱晚装厂,专做欧洲款式的婚纱晚装,在他们要拍一些样板给客户瞧的时候,因地制宜地想到了他姐姐。在数次每天穿穿脱脱上百套各式样袒肩露背的那些大蓬裙之后,我终于倒足了胃口,现如今一见那些闪光悉索的物事便转身想逃。有时坐在他们的店里看着女孩们挑婚纱及晚装的迷醉神精,会变态地突然觉得自己无比地轻松,一想起那种麻烦及挺胸收腹的紧张,再虚荣再漂亮都休想让我再去套上一身蛇形的晚装。

后来这人终于是去做时尚消费及娱乐版了。却渐渐弄得别说项链手镯,连手表都不肯戴了,听到别人说自己像歌手便恼羞成怒:“我就长得那么没文化?你才歌手!你们全家都是歌手!!”夸张的饰物是登台的专利呢。搞得要看时间就乱翻一气,满世界乱摸自己的呼机。

到了现在,因为单位分的房子在城乡结合部,天天上演公路大塞车,只好重新用摩托车做交通工具,年过三十的人日日心虚地穿了牛仔裤,丐帮弟子似的扮飞车党上班去。那么大的灰尘和油烟,不能再往脸上抹粉,于是狰狞毕露,同事们颇有微词:“这人怎么天天面色铁青地坐在垃圾堆里办公?”这人面色愈发铁青:“那么好看干什么?自己又看不见。把自己累成那样打扮好了让你们赏心悦目?那么吃亏赔本的买卖,休想。”

今日穿的态度,着实是恶劣了很多。竟然,曾经也是热爱乔装打扮的一个人呢,唉。现如今若是有值得去的舞会,恐怕我是那个满世界借衣服行头的人。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