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将快餐进行到底》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将快餐进行到底

黄爱东西

你不喜欢快餐吗?某人被人这么问过——因为听说去麦当劳已是现时儿童假日的大节目,所以某人在一旁牢骚满腹,怪话连篇。

不,某人没不喜欢快餐,某人只是不喜欢煞有介事地把快餐当成满汉,那情形多么怪诞。据说,现在的许多小娃娃大哭大闹之时只要说带他们去吃炸薯条,他们会即刻破涕为笑。咦,时代进步了,某人们做小娃娃鼻涕眼泪之时,只要一声大喝,即刻止哭,再拿出五分硬币,即刻便可对着那巨款咭咭笑。

说回快餐,日日忙于生计,最知道快餐有什么用。中午时分去任何一座写字楼的电梯口站上五分钟,你就会看到数批送外卖的小红帽小黄帽小橙帽拎着大批饭盒送往各办公室。午餐时间通常是一小时至两小时不等,实在耗不起时间漫步出写字楼往餐厅吃正餐,慢条斯理起承转合细嚼慢咽,有那工夫还不如赶紧填饱肚子趴在办公桌上憩口气。

慌慌张张急急忙忙的日子过惯了,下了班仍然惶急,都不耐烦做饭了,有人专门研究哪种牌子的方便面好吃,有人则对林林种种的罐头汤有心得,还有人发现挖两勺鸡粉放到开水里再加点儿姜葱,滋味也就和花好几小时熬出来的鸡汤差不离了……办公室中,工作时间致力于提高效率人人长话短说,午休时间,则一边吃着饭盒一边交换这些稀奇古怪的省事经验。

不不不不不,某人目前还不能说某人不喜欢快餐,不吃快餐对某人来说意味着两种可能:一)某人失业了,只好天天猫在家里噌饭;二)某人暴发了。某人就这水平,某人总是估摸着有钱人从来不吃快餐,他们肯定天天吃满汉全席,就像以前的西安老农估摸着蒋委员长天天吃两大碗结结实实的羊肉泡馍。

如无意外,某人觉得自己只有可能失业而不太可能暴发,所以,某人得真诚地说,某人需要而且喜欢快餐。

而对于文化,某人当然对精神上的满汉全席充满着神往和景仰,可是……下班之后惯性使然,虽则浑身累得快要散架,但随手抓起书报仍想提高效率……渐渐只看搞笑卡通,文章只瞄大标题,然后挑短及轻松的看,作者想说什么,最好上来就开门见山;你能逗某人笑吗,那好;你说半天还没说到正题?算了某人放弃……然后爱上周星驰,他能迅速地让某人们笑,最有效率……

每天晚上,某人们把很有效率地工作了一天的快散架了的脑子和身子往沙发上一扔,就开始继续惯性地很有效率地在报刊上一通扫描,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所有关心和不关心的事,手握遥控器希望很有效率地搜索出最能娱乐某人们的节目……找不到?那某人们就迅速地、高效率地翻到另一版、下一页、转台……

快餐文化就是这么应运而生的吧?它不一定有别的什么,可是它肯定有效率,也能解决问题。就像快餐,它不一定营养丰富,可是也有点儿营养,有点儿热量,还能填饱肚子,时不常再吞点维他命丸(那也是快餐的同一系列亲戚产品吧),你还能活得挺健康……

不过这么说吧,在有限欢欣无限失落的忙于生计的饭盒生涯里,某人是如此惆怅地向往着一顿满汉全席,而叫来了无数的快餐;然后在寂寞疲惫夜晚,看着周星驰演的唐伯虎,却又想起了一些依稀的唐诗宋词的零星碎片……

然而,在今天,谁还会去对着一株海棠吟诗或对着梨花吐血呢?在极其讲求效率的今天,某人决定,只要不失业,会去互联网上吟歪诗,对着老板撒狗血,将快餐进行到底。——你难道不觉得这些某人们会同时是一群快餐文化的坚定消费者?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