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无法微笑的交错》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无法微笑的交错

花过雨

A

所有的细节都像一再重复的慢镜头,可以清晰地分辨,然后在不知不觉中被铭记于心。

但是如果可以,我宁愿生活只是一场电影,我在一旁静静地观看,无论是喜悦或是哭泣,到散场时,结局总归是别人的。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伟的家里。那天有很多的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她斜侧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感觉她应该是温柔与恬静的女子。伟喜欢的,一直是那种类型。

“楚蕾。”伟叫她,把她介绍给我认识。

她转过头,朝我们微微一笑。我看到了一张中国古典美女的脸,精致而纤细。可在接触她眼神的时候有些意外,那里面有着一种我熟悉的,令人吃惊的嚣张。

“你好。”

她只说了两个字。在听到声音漂浮在于空气的刹那,我突然明白了伟为什么会一直回头去看她——他从没有这样在乎过一个女人。

有人建议去Disco.

灯光下的每个人或青或白,看起来都如同鬼魅,扭动的身体释放出白天深藏的疯狂。

她离开舞池坐下来休息,并开始喝啤酒,看了一眼我手里的罐子问:

(女)“喝可乐?”

(男)“是的。”

(女)“不会喝酒吗?”

(男)“很少喝。”

她突然拿走了我的可乐罐,把手里的啤酒递给我。我端起喝了一口。她微微一笑。这时,我看到在她的左眼角下贴着一颗小小的金星,在灯光下闪着光芒,很好看。

a

一直都不喜欢伟的朋友,因为他们与我不是同一类型的人。其实,伟也不是。于是那天我就这样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直到他的出现。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他朝我微笑,丝毫不做作,这让我感觉很自然。

我们去了Disco.

我看到他一个人坐着喝可乐。可是我喜欢看到男人喝酒。我把啤酒给他,他什么也没说,举起喝了一口。

他问我为什么会作伟的女朋友。

(女)“我承认过我是他的女友吗?”我漫不经心地回答,眼睛在舞池搜索伟的影子。反正是一片群魔乱舞,谁找得到谁。

(男)“如果有人比他更适合你呢?”

(女)“比如说?”我喝了口酒。

(男)“我。”

他很干脆地说了一个字。

“很好,直接的男人。”我居然笑了起来。

“你眼角的那颗星星很好看,就好像灿烂的眼泪。”他注视着我的眼睛。

“眼泪对我来说,从来只是痛苦的象征,与灿烂无关。”说实话,他实在不是个让人讨厌的男子,与他交谈我感到很轻松。

我们不停地喝酒,我感觉灵魂要脱离了躯体,轻飘飘地飞起来,飞向天空。我记得他吻了我,温柔的吻和温暖的嘴唇。带着似曾相识的气息,给我前生今世的恍恍然……

B 我喜欢看她喝酒,样子很自然,不像有些女人喜欢装模作样,只轻抿一小口,还有的会让我想起河马喝水。她的表情一直是淡淡的,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让她喜形于色。但是面对她,我有喝酒的兴趣。我们几乎一直在喝酒,不记得究竟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吻她时,她的嘴唇很柔软,有点冰,像是清晨刚绽开花朵的花瓣,带着清新而凛冽的芬芳。

我看到伟冲了过来,脸色很难看,自然,在那种灯光下,不是铁青就是灰暗,好看不到哪去。

“你喝醉了。”他说。

“没有。”我不喜欢找借口,“我吻她是因为喜欢她。”

“她是我的女朋友。”看起来,他很想朝我身上来一拳。

“在成为你妻子前,我还有机会追求,她也有权利选择。”酒精使我肆无忌惮。

我想伟是一个把友情看得比爱情还重要的家伙,所以后来他自嘲地说我要比他幸运。他居然克制住了自己没和我干上一架。于是那晚上,她,我还有伟都睡在了伟的家——我们谁也不放心把蕾交到对方的手上。

看着她沉睡的样子,沉静甜美像一朵百合。蕾,我在心里这样叫她,虽然伟在我的身边,我仍有克制不住想要抚摩她如丝长发,如缎肌肤的冲动。伟把我拉出了房,轻轻地掩上门,狠狠地看了我一眼。

那一晚,我和伟睡在客厅里,一个地板,一个沙发。

清晨醒的时候,房间门开着,她已经不在了。床叠得很整齐,看不出昨晚曾有一朵酒后的百合在上面酣然地盛开。我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伟睡得像猪一样,不扇他几下醒不来。我拉开冰箱,找了罐啤酒一个人靠着窗口喝。

b

早晨起来,发现自己睡在了伟的床上。打开门,看见正在熟睡的两个。我突然想大笑。有时,我不知道该嘲弄的是男人的愚蠢还是我的容颜。

我照着镜子梳洗。眼角的星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灿烂的眼泪,哈。

瞬间就会干涸在脸上的眼泪,然后被遗忘到某个角落。

我走出去的时候没有弄出声响,他们看起来还要睡上几小时。当走出那幢楼的时候,他们就像我曾经的眼泪,被抛之脑后了。

我是SOHO一族,也就是在家上班的人,我喜欢自由自在的感觉,没有自由,对我来说就像失去了空气一样无法存活。

正在我工作的时候,伟打了电话过来。

我讨厌被人打扰,我说在忙,以后再说吧,就挂了电话,也没留意他刚才究竟反反复复地说了些什么。推开长窗,风立刻激烈地飞舞起我的长发。

对面那栋屋子里的夫妇走出了门,女的顺手替男的整了一下衣领。男的笑吟吟地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就像一幅让人羡慕的夫妻恩爱图。我掠了掠被风吹乱的长发,其实不承认也没用,我一直是寂寞的,寂寞如烟花后的黑夜。

下午的时候,伟又打电话过来,他提起了罗,语气对昨晚的事很不满:“你是我的女朋友。”他说。

“哦?”我冷笑一声,男人的通病,“我几时承认的?”我用一种优雅的姿势挂上了电话,房间立刻恢复了宁静,静到只听得见自己呼吸。

晚上我没有出去,电话铃又响了,我以为还是伟。

“你知不知道你很烦?”我拿起电话冷冷地说。

“哦,是吗?”是罗的声音。

“是你。”我有些惊讶,“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因为我想给你打电话。”

“有事吗?”

“没有,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那么,可以挂电话了。”

“我可以见你吗?”

“不可以。”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只喜欢上天安排的见面。”

“那我们很快会见面的。”

“最好还是忘了我。”我依旧优雅地挂上电话,像拒绝每一个企图进入我生命的男人。

C 伟醒的时候紧绷着脸,看起来余怒未消,在跑进房间里打了一通电话出来后,更是一张臭脸,黑如锅底。

“伟,我……”我叫他。

“什么都别说,让我好好想一想。”他闷坐在旁,独自抽烟。下午的时候又进去打了一个电话,又抽烟。等到他抽完了手里所有的烟却莫名其妙地给了我一个好脸色。

“她和一般的女孩不一样。你自己好好把握吧。”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递给我一个电话号码,写着她的名字。

晚上,我按这个号码打了过去,不知道她在不在,不过尝试是不会错的。

她在,声音还是那么好听,看来她把我当做了别人,口气很不耐烦。

我告诉了她是我,她似乎有些吃惊。

最后,她叫我忘了她,然后就挂了电话,让我倾听死一般的寂静。不知道为什么。刹那有种久违了的感觉来临。而此时夜凉如水,月色亦如水般泻在我的房间里。这是一个在记忆中似曾相识的夜。我突然想起了晓棠和薇,一个曾是我最爱的女人,而另一个曾是最爱我的。

和晓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不得意,但最快乐的时光。我们同居,我亲手布置那间租来小屋的每个角落。在这以前,我从未在家里敲过一个钉子,刷过一刷子漆。我努力地工作着,想让她更快乐。因为我知道这世界除了爱以外,也需要金钱,有时回去晚了,看到她已经甜甜地睡去,墙上贴着即时贴,上面留着言:

“老公,我先睡了,饿了的话,柜子里有吃的东西。”

“老公,我快睡着了,可是你还没有回来,回来后记得要吻我哦。”

……

我的心总轻易被甜蜜的柔情所充斥,我觉得我已经把所有爱都交给了她,再没有别人可以代替。我不要她动手做任何家务,把所有的赚到的钱交给她,以我想得到的所有方法让她快乐。她应该是得到众人宠爱的,而不是跟着我吃苦——我在心里这样想,甚至微笑着忍受她的无理取闹,可是,我错了,她最后还是离开了我。

走时,她左手的表与右手的镯华丽地耀射着我的眼。

原来爱情还是抵不上金钱的,我嘲弄地看着满房间散落着曾是我们很宝贝的东西,心空得像个黑洞。

不久后,我有了另一个女人来填补失落的空虚。她就是薇。我没有拒绝她温暖的怀抱、温柔的眼神。我觉得也需要人用所有的爱来填满。

她陪我去收拾了那间小屋——我不想继续租下去了,那里全是我伤心的回忆。

其实,和薇认识也有段日子了,我们的见面总是被包含在一大群朋友聚会中,那时我的眼里只有晓棠,并不特别注意别的女孩。只记得她很活泼,但是性格倔强,是个有个性的人。可,薇却用别人所不知的那种温柔来抚慰我的伤口。

薇说,一定是上辈子欠我的,所以这辈子注定要这样的还。她以异常的纵容来宠爱我,我想,她是真的爱我,因为我什么也不能给她,哪怕只是一个承诺,惟一给过她的是一个不能出生的孩子。我说,我一定会娶你,要你做我的老婆。那时,她幸福地笑,仿佛我给她的是整个世界。

但是,薇不在的时候,我就会忘了自己的诺言。我的身边不缺女孩子。薇也知道,但从来不说什么,只因为我说过我不喜欢“作天作地”的女孩。有时候我也觉得歉疚,不过这种感觉持续不了多久。

我“出轨”过两次,但是她们在和薇接触后都退出了。她们说:罗,如果你放弃了薇,那么你就是一个傻瓜。世上已经很少有这样一个痴心爱一个人并且不计较回报的女孩子了。

可我依然故我,我想那是因为已经习惯薇对我的宠爱了。

薇离开我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个夜晚。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明亮地撒满她的衣裾。我吃惊地看着她平静的脸:“为什么?”那是我仅能说出来的一句话。

“你一直说爱我,那么请你告诉我,你对我的爱究竟有没有对晓棠的十分之一?”

我哑然。

“那么请你告诉我,我究竟是你的几分之一?”

我依旧不能回答。

“我也是一个需要人爱需要人宠的女人;我也渴望能是你的惟一而不必再和任何人分享。我是多么希望你能发现我是那么地爱你……可是你没有。你不知道我是怎样强装笑脸看着你的那些花花草草,不知道每次妒忌都让我心痛到喘不过气,你从没有问过我为什么会不开心,因为你不关心。你带给我的痛苦多于快乐,然而我却依恋着这点快乐不舍得放手……”她泪流满面。

“薇……”我伸手拭她脸上的泪,“别走。”

她摇摇头:“太晚了,在你懂得珍惜我以前,我已经磨损了所有的爱和爱人的勇气。这段路,请原谅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以后的日子你多保重。”

薇走出我的房间,也走出了我的生命,我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可笑的错误,我不停地笑,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c

挂了电话后,我一直坐在窗口,对面的灯亮着,那对夫妇已经回来了罢,橘黄色的灯光使房间看起来很温馨。一阵风吹过,我裸露在空气里的肌肤立刻爆起了一片寒栗。

关上窗,开了灯,坐在电脑前想写点什么,却是不能。

这栋房子是唐留给我的,不然靠我写稿子换来的钱,到死也住不进这里。

这一生,我很少去爱一个人,因为我发现爱一个人实在是件很痛苦的事,而我怕受伤。

第一次爱一个人,很不幸,居然是个定不下来的男人,那时的我很年轻,也很幼稚。天真地以为爱可以改变一切,我痴痴地等了一年,看着他身边走马灯似的变换着不同的女人,坏脾气的我居然一忍再忍,心甘情愿,毫无怨言。直到有一天他对我说:“其实你不必委屈自己,你很漂亮,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对你好得多的男人。”

“可是,我只爱你。”我心慌意乱地说,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裾,生怕他会立即消失。

“你太年轻,还不懂太多的爱其实和太少的爱没什么两样。我是个定不下来的男人,我不会为你而停留,你又何苦委屈自己呢。”他说。

眼泪充斥了我的眼眶,我扬手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然后看着微颤的手,感觉泪水温暖地在脸上蜿蜒。

“我们两清了。”他抚着脸微笑地说。

我为此整整自闭了一年,不接受任何的追求。我想是因为年轻,所以苛刻要求爱的完美。

有一天在酒吧喝酒,不知怎么回事,朋友和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呼啦啦来了一大群,快乐地认识,快乐地喝酒。聊天的时候,话题转到我的身上,有个朋友开玩笑地说:“我的男朋友现在喝酒都不叫我了,老是约你一起去。”我哈哈大笑:“你的男朋友比我要小五岁呢,对不起,我对小男孩没兴趣。”我眯起眼,故意装做邪恶的样子,“我只喜欢有妇之夫的老男人。”

唐就坐在我的对面,他也笑,问我:“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给你的,所以他会加倍地令你快乐。”这句话其实不是听说的,然而那时说起来却衔接得很巧妙。所有的人哄然叫好,说太精彩了。然后闹哄哄地玩各种游戏,不停地喝酒。唐和我玩猜拳,我输了就喝酒。唐输了也要喝酒,不过他赢了,还得讲一个笑话。我记得那晚很开心,输也好赢也好,都是快乐的事。我只感到自己快变成了一只盛酒的桶。酒不断地从喉咙咕咚咕咚灌下去,我怀疑只要摇晃一下身体就会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

我终于醉倒。鼻子里闻到的是一种很好闻的香水味,加上温暖的怀抱,让我有一种安全感,我不想再想什么,只是昏昏沉沉地睡去。

醒来的时候很不好意思,发现昨晚是在唐的家里过的夜。我看到唐的时候有点脸红,不知道有否酒后失德,胡言乱语一番。

“早。”他微笑着对我说,他总是带着微笑,让人感觉亲切。

吃早饭的时候,我吞吞吐吐地说:“我昨天没有胡说什么吓到你吧?”他一愣,笑道:“有啊。”

真糟糕,我想我的脸一定唰地红了起来。

“你昨晚说你喜欢有妇之夫的老男人。”

我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句话。

“不过,我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算不算‘老’?”

出乎我的意料,我呆呆地看着他,想确认这究竟是玩笑还是认真话。

“我是认真的。”他说。

“你能带给我快乐吗?”我看着他的眼睛。

“昨晚你快乐吗?”他也同样凝视着我。

“可以这样一直快乐下去吗?”

“在你厌倦我之前,可以。”

我咬着嘴唇,傻傻地不说话。

他俯过身来吻我,我又闻到那股好闻的香水味。在一阵心慌意乱的恍惚中,我对自己说:Why not ?

我突然间成了一个生活在童话中的女人,我可以做任何我喜欢的事,唐尽量地纵容我放肆的快乐。我有时会拖着他走在冬夜的街头,看着在街灯下变成橙色的街道,看呼出的气体在冷冽的空气里凝结成白色的气雾。他会买我最爱吃的糖炒栗子,让我放在手心里取暖,然后细心地一粒一粒剥开,喂到我的嘴里。

我说:“唐,我很快乐。”

而唐听见我说这样的话,总是温柔地亲吻我的额头,用温暖的怀抱来回答我。

这样的快乐是钱买不到的。

我极少去唐的公司,我不希望给他带去任何麻烦。毕竟在世俗的眼中,婚外恋是不道德的,可是我不知道这究竟是爱情抑或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的错。

在唐生日那天,我在公司见到了他的太太。我原本只想给唐一个惊喜,去买了他最喜爱的那种牌子的雪茄作为生日礼物,然后接他下班一起吃饭。

然而唐还在里面开会,他的太太在外面等他。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精于保养,笑时眼角浅浅的鱼尾纹却不经意地泄露了年龄的秘密。我说我有事请唐帮忙,她没有丝毫疑心,反而和我随意地聊起天来。看得出,她是那种很容易满足的女人,而唐,应该在她的面前掩饰得很好。

“楚小姐好年轻漂亮呢。”她夸我。

“才没有呢,唐太太才是个美人。”

她抿嘴一笑:“都一把年纪了,人也开始发起福来,你看,水蛇腰都成了水桶腰。”

我咯咯地笑了起来。

唐从里面走出来,她太太很礼貌地说:“你们有事,先谈吧。”

我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时在心底混合,那种滋味,我不能表达。

D 一个人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拥有是多么的可贵。这种话虽然老掉了牙,但我不得不承认老话的确是有道理的。我想我是真的很爱薇,我企图和别的女孩子玩得开心点,这样就可以忘记她,可是我做不到。我总是心不在焉地回答着别人的话,然后思绪就飞到了以往。我突然很奇怪自己以前怎么忍心把薇一个人丢在家里,放纵自己在灯红酒绿里游戏。

下了三百次的决心,我去找了薇:“回来吧。”我说,“我离不开你。”

她的眼睛深邃而黑,凝望着我的时候仿佛一波秋水,我发现她其实很美,只是我从来没有发现。

“不。”从她嘴里吐出了一个字。

“你不爱我了吗?”我有点绝望地问。

她转头望向别的地方,很久都不说话。

“我想,我是真的爱过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甚至忍受你的情人。可是,我累了,我觉得我更需要的是平淡的婚姻,那对我来说才是一种幸福。”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挽留她,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我年底的时候会结婚。”她说,“不过,我不会邀请你来参加。如果你愿意,现在就祝福我吧。”她的眼神有我初认识她时般的坚决。

“祝你们幸福。”我听见从我麻木的嘴唇里发出的声音。我迅速转身离去,怕的是被她看见我将忍不住夺眶而出眼泪。

我深信那天转身后听到的啜泣声不会是她发出的,她是那么地坚决而冷漠。

楚蕾的眼神和她的一样。

d

我试图说服自己些什么,但没有,心中隐约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晚上唐来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点着一支奇南香,烟雾氤氲。唐抱住我的腰:“在做什么?”

“看烟,多美,你可以看见,却捉不着。”我伸出手指抚摩一缕缕的轻烟,它们在我指间游走,然后破碎、淡化、湮灭……

“你不快乐。”唐说。

“没有。”

“你瞒不过我。”

我不语。

“是不是因为今天看到了她?”唐很巧妙地避讳了我不愿意听到的称谓。

“说说你们的故事,好不好?”我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不看他的脸。

他微微笑了一下,虽然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是能感觉得到。

“很普通,没什么浪漫情节。我和她是大学同学,平时也就是淡淡的那种。当时我有个女朋友,而且很漂亮,所以我也不会特别注意其他的女生。后来,我的女朋友找了个有钱的就和我分手了,她一直在身边陪着我,我突然发现与其找一个自己爱的让自己痛苦,不如就找个爱自己的,平平淡淡过了吧。她是那种传统的好女人,她把所有都给了这个家庭,她说,有我和孩子,是她全部的幸福。”

“你爱她吗,唐?”

“我想,爱情不是件牢固的东西,我与她之间,可以说是一种亲情。”

我沉默着,一动不动。

“怎么了?生气了?”唐吻着我的脸庞问。

“怎么会。”我抬起头微笑地说,可是心里知道,我的快乐到尽头了。

我搬了出去。

那是个令人慵懒的春天,我喜欢在阳光下懒洋洋地眯起眼,注视着楼下过往的男女,他们的一切仿佛离我很遥远,唯一提醒我还生活在真实世界的就是我手中点燃的香烟——它们总是很快就燃尽,提醒我必须换上一根继续燃烧。而夜晚我不停地喝醉,一直喝到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这样的日子一再重复,像不断重复的电影镜头。

人影窗纱,是谁来折花?折则从他折去,知折去,向谁家?

我关上了手机,以免唐能找到我,我不去任何曾与唐出入过的场所,我把自己的影子抹煞到近于消失——我要彻底从他的生命里消失。

朋友告诉我,自从我离开后,唐就像疯了似的找我,他去过每一个我可能出现的地方,问过我每一个朋友。

“那天他来找我的时候,我简直吃了一惊,从没有看到过他这样。你知道吗,他从来都是稳重有加,可是那天……那天我发现他的眼睛都红了。你再不见他,他会死的。”我朋友这样对我说。

我心猛地抽痛了一下,可是仍冷冷地说:“又何必呢,我又不是骗了他的巨款然后逃跑的姨太太。”

朋友大为他抱不平:“他会是一个在乎钱的人吗?他是真的爱你。”

“那又怎么样?他是结了婚的人,难道要我破坏他的婚姻吗?”

“可是开始的时候,你就知道他结婚了,难道你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朋友的眼神像一把刀,开始剖析我的伪装。

“你不明白的。”我企图避开这个令我不舒服的话题。

“我是不明白,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可是,至少你该给他个电话,和他说清楚,这样才公平。”她看着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沉默着,静静地剥着指甲上的颜色。那是一种很内敛却很漂亮的肉色,唐从日本带回来的资生堂。指甲与指甲摩擦发出了轻微的声音,却在我的耳内无限放大,似是心底深处泛起的一丝叹息。

朋友走后,我拨通了唐的手机。

“楚蕾……”我听见他在电话那端泣不成声。

“唐……”我轻轻地唤他,原以为这只是一场游戏,可惜我错了……

在听见唐的声音的同时我的堤坝也崩溃于无形。

我以为我要的只是快乐,却忘记了在索取的同时也在付出。

拿是拿得起,放却放不下。

“楚蕾,你在什么地方。我想见你。”他急切地说,怕我在电话的那端突然消失。

“我过会回家,在家里等你。有话到时再说吧。”我挂断电话,怕会控制不住流露一丝的柔情。

家——那里是我的家吗?还是他的家?我不禁苦笑。

见到唐的时候我真的吃了一惊。他瘦了,也憔悴了,是为我。

“楚蕾。”他紧紧地抱着我,“这些天你去了哪?你是不是要急死我你才甘心!”

他的怀抱温暖如昔,让我依恋而不舍得离去。

但是我轻轻地推开他。

“你说,爱情不是件牢固的东西。我怕你会打碎它,所以我先动了手。”

“你生气了是不是?我知道我不对,你要我怎么补偿。”他急切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这条路是我选择的,一开始就知道是这种结局。爱是自私的,我会越来越无法忍受别人与我分享。如果保持原样继续下去,我知道我会无法忍受而失去控制;可是如果你为了我而离开她,那么我会看不起你。所以我们之间注定是要分离的。与其长痛,不如短痛。”

“蕾,你知不知道你很残酷。”

“是的。如果我有错的话,罪魁祸首就是爱情。在爱情的蒙蔽下,任何的罪名都可能成立。我不想说我伟大,我只是在保护自己。”我低下头,不愿让他看到逐渐充斥眼眶的泪水。

唐抱住我,身体微微地颤抖:“那么,我们永不再见了是么?”

“也许,命运会安排我们在路上擦肩而过,我会微笑着注视你与我的交错。”我发现我也是用力地拥抱着唐,“你给了我最快乐的日子。唐,我永远爱你。”

E 我怀疑我和所有人的命运都是交错而过的,因为他们都会像手中的流沙,捏得越紧便流逝得越快,等到摊开掌心,却发现什么也没剩下。

“命运就是赌博。”我记得这句不知道是哪个名人说的名言。

我输得起,所以我赌。

我用了最老土的办法——每天都送一束香水百合给她,亲自送,一清早送。里面都会附有我写着一句话的卡片:请开始接受我好吗?

我一直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道理。

直到有一天,我弯腰放下花束,还没等我直起身子,门开了。我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我知道是她。

“这么早,进来喝杯茶吧。”

“谢谢,那我就打扰了。”我直起身体,在晨曦中又看到她美丽的容颜。

她的客厅很简洁,桌上的磨砂水晶花瓶中插着一大蓬香水百合,我暗自庆幸它们的命运没有悲惨到进入垃圾筒。

“你一定在为它们庆幸是吗。”她的眼神永远都像能看透我在想些什么。“我还不至于残暴到暴殄天物吧。”她微微一笑。

我此时又有些妒忌那些花了,它们可以安然地呆在她的房间里,而我却不能。

热气腾腾的红茶。

她轻啜着,我轻啜着。

“我想说——”她终于开口了。

“以后不要这么浪费了。”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

“花再多的时间在我身上都是没有用的。”她恬静地说话,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如扇子一样微微颤动。

奇怪的是,我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沮丧。茶的浓香,花的清香,她散发出的香味,感觉像是在一个要好的老友家中。

“不知道为什么,你给了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很久以前我们就相识相知,我以为我们可以……”

“也许,我像你以前曾爱过的一个女孩。你爱上了她留下的影子。但是,绝不是我。”

——薇,她的话让我的心收缩了一下。

“其实,我们并不如想象中的坚强,我们会试图忘记,会对自己说:这样做是正确的,是无可选择的,可是记忆往往会背叛我们的意志,在我们以为做得很好的时候突然出现在眼前,并且如揉过的白纸,布满了重重叠叠褶皱的痕迹。”

我哑然:“那么说,我们之间——没有机会。”

“对。”她回答得毫不犹豫,“我曾以为爱过一个人,也曾以为再不会爱上某人,可是,我发现我一直都在犯错。也许,爱情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她的每句话都让我的心猛烈地跳动。

薇,薇,难道我从来都没有忘记你?

“我不管你是否忘得了过去,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不能。”她举起茶杯,右手无名指上的钻石在阳光下闪着动人的光芒。

“我只爱一个人,不管有没有结果,我爱的始终是他。”

良久。

“谢谢你。”我呼了一口气。

“不客气。”她微笑。聪明如斯的她已经明白我称谢的理由。

“那我应该告辞了,打扰了那么久。”

她站起身,望着窗外的阳光:“今天的太阳真好,我也想出去走走。”

心情像是突然放假般的轻松。

我俏皮地问:“不知可有幸结伴同游?”

“好啊。”她的笑容无比灿烂。

e

心情很久没这么好过了,罗的英俊使我在阳光下招来好些羡妒的目光。而罗应该也如是。可爱的男孩女孩们在街上不自觉地炫耀着青春。

我发现,阳光其实并不可怕,那段日子,我缺少的是适应它的自信。

呵呵,没有了爱情至少还能拥有些友情吧。

罗和我说着话,洁白的牙齿,微微的酒窝,酷酷的眼神,这一切不知道迷死多少小女孩。

我突然把头埋在他的胸前。他仿佛吓了一跳,拍拍我的肩:“怎么啦?蕾。”

过了会,我才抬起头。

“没事,突然有些头晕,老毛病了,一下子就过去了。”

“哦。”罗不疑有他。

我没有回头去望那个走过去的背影。

我收回曾说过的话,唐,当命运安排我们在路上擦肩而过时,请原谅,我无法微笑着注视你与我的交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