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初恋,能否鸳梦重温?》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初恋,能否鸳梦重温?

宋慧莹

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可总是不能忘掉初恋的那个男人,身不由己地常往他那里跑,还和他上床。我已分不清是为了爱情,还是为了某个虚幻的初恋印象。我现在已说不清到底是谁变态了。

我的初恋情人是我高中的同学。他毕业后找不到事干,就去做了生意。开始跟别人干,后来自己干,没两三年就成了小老板,有四五万资本。

他花钱,除了敢在生意上投资,就是想在我身上挥洒。我跟他搞上对象后,全市的高级饭店歌厅我都进去过,几百几千的衣裳也常穿常换。尽管家里不同意我的选择,我还是和他一同住了两年,我爱他。

去年,他的生意转移到外地,经常两三个月不回家。有一次回来住了几天,走后我感到身体不适,以为有了孩子,心里着急,打电报给他。他没回来,只寄些钱回来,一定要我打掉小孩。我认为堕胎是个大事,男人该陪着我。我接连打了几次长途,回话的人说他去了深圳。后来一检查才知道是虚惊了一场。我觉得他不关心我,怀疑他有新欢,就写信提出分手。这本是我一个带抱怨的试探性的小计策,谁知他当真了,给我回了一封告别信。他们的恋爱关系就此中断了。

我非常后悔,想跟他和解。后来听他的朋友们说,他的生意很走红,一笔挣了十多万元。我想,自己求他重归于好,好像是爱他有钱,就没再吱声。当时家里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当科长的人。为了转移对他的思念,我一狠心嫁了。

我想通过结婚证明我还能找到男人,我想报复他的无情无义。其实我和我结婚的男人没有一点感情。

婚后不到三个月,我接到他从本市打来的电话。他回来了,而且在商场上输得精光回来。他要我去看他。他知道我结了婚。我说:“假如他胜利回来,我决不去看他。”那天晚上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好像自己输了钱一样,连我的丈夫都不知道我是为什么而哭。

第二天下午,他们会面了。他借朋友的家住着。他看了我,说了说他生意失败的事,显然是迫不及待地诉说,之后就拉我坐下。我说我结过婚也无济于事。从此以后,他经常打来电话。我从来没有一次在电话中答应去看他,我感到负担不起沉重的道德压力,可身不由己,我每一次又偷偷摸摸去看他。我身不由己跳过自己设起的篱笆。

每次去后,他还要领着我去高级饭店、高级舞厅,给我买高档首饰、高档服装。他好像是在寻找那不复存在的爱情旧梦……我知道他已身无分文,那些钱都是他从朋友那里高利息借出来的。

我知道由于自尊他不会娶我,每天我只能等那不知什么时候打来的电话。

一边是没有爱情的婚姻,一边是走入不了婚姻的爱情,剪不断理还乱,谁能解开我的心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