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

孙凤梅

这是一家奇特的牙科诊所。与其说是诊所,倒不如说是一个富贵人家优雅的客厅。墙上悬挂着许多风格不同的风景画,有清淡有浓墨也有中国的水乡小景,简洁得令人感叹。我这时被围在一块硕大的诊所之下,一边打量着周围的摆设,一边又分开心思去数着墙角大花瓶里盛开着的百合花的个数……忽然,一块手帕大小的布蒙上了眼睛,这一刻,我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

我立刻不安起来,想起心理学上学过的小孩子怕黑的情节,这一刻,我才明白,岂止小孩子怕黑,大人也是。

一双冰冷的手将我的嘴“撬”开,于是,我这一口丑陋无比的牙齿想必已经完全暴露在对方的眼睛里了,我很害羞,可又无奈,我心里在嘀咕,最好是一位女医生,或是位老头儿,只要不是一个会使女性的虚荣心产生不安的那一类人就好。

机械尖锐的磨擦声音几乎刺破了我的耳鼓,不知是恐惧的心理还是真的疼痛,我的呼吸开始急促粗重起来,胸也开始一起一伏。

坝寐橐!被档纳敉V怪蠛鋈挥姓饧父鲎制宋业亩洌且晃荒行缘纳簦徊岳弦膊荒昵幔灿幸恢旨耙敌缘睦淠腿ㄍ校凰布洌业男目冀粽拧

癊—428要两支。”

扒胛适侨硇缘幕故怯残缘模俊币晃恍〗愕纳粼谇由匚实馈

捌绞庇玫哪侵帧!

我身旁的那个声音用不变的冷漠回答着,其实那不是回答而是命令。

有一阵很尖的针痛牵动了我的神经,我知道这是麻药针了,我不禁开始皱起了眉头,最后竟用手抓起胸前的衣襟。

靶〗悖肽惚鸲!

我心里这气,想分辩,却是有“口”难言。我哪是想动,而是身体情不自禁的反应。

治疗时间持续了多久,我已经不记得了。直到我的眼睛重见光明,我才看到一双极为灼热的眸子凝视着我。我感到吃惊,心想一位治疗牙齿的大夫怎么可以用这种怪怪的眼神“看”病人,也许是我的脸上沾上了药膏,或者是我的唇红被方才的药水吃到了嘴角,我慌忙地用手帕抹着脸,忘了道谢,便急着向门口跑去。

靶〗悖肓舨健!

我回过头去,见到了一张刚摘下了口罩的脸,我的吃惊并不小于他眼神里的怪异,因为这是一张英俊得出现在任何一本画册上都不足为怪的脸,但在这诊所里出现这张脸就有点不相称了。

拔颐窃妫非械厮滴壹恪!

我顾不上自己刚才被窥视过丑陋牙齿时的窘迫,这一刻有一丝自得:被这样一位绅士记得面孔是一件荣幸的事。

霸谌ツ7月的一个个人画展上,你买过一幅画。”

我的大脑开始转回到去年里的那个闷热的夏日午后。我无意中去看了一位画家的画展,却被其中的一幅描写北欧森林风光的取名为“绿”的画迷住,在我的双眸触及它的那一瞬间,我发现自己竟被带到了一个极深幽的异国世界,我的心顿时感到一阵清凉,我也同时发现我这一颗被迷染得过于烦躁出现喧哗的心竟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我冲动地掏出了钱包里所有的钞票还有信用卡,求那位管理画的老爷爷把画卖给我。

老人微笑着说:“小姐,对不起,这幅画是非卖品。”

我恳切地说:“我和这幅画有共鸣,我一定要买这幅画,钱不够,我可以回去凑。”

我坚持了好久,老人只得向里屋走去,他出来时,笑吟吟地对我说:“画的主人说了,画家最需要共鸣,他把这幅画送给你,但请你不要转送他人。”

我感激得无言以对,慌忙留下我的地址和电话,我知道对于一个画家来说,一幅得意之作是不会轻易送人的,如果有一天他反悔了,我一定会放弃这幅画的。

那幅画一直摆在我的书房,我没再把它放在客厅,怕的是被众多自以为是的眼睛沾染了它。先生总笑我神经兮兮的:若能把一幅画看脏,那卢浮宫里的画都要大洗尘了。

我不去理他,我已经迷上了这幅画。我有时一边凝视这幅画一边想:这位画家一定是有梦想有才能的人,但一定是怀才不遇的人,因为这幅画所表现的感觉不是庸者能表现出来的。我又想,像他这样把自己的心血之作只为了一个共鸣便无偿地将画送人的画家,会靠什么填饱肚子呢?

我后悔没有拿钱给那个画家,我无偿得到的礼物不是用金钱能买到的,但金钱至少可以给那个画家一点帮助。我千百次地幻想过这位画家的形象,但没有自己确信的答案,于是,我决定不再寻找,让他成为我的一个梦,这一点,连先生都不知道。

而这一刻,在时空都远离那个画展的这个牙科诊所里,竟有人和我提起那幅画,不知为何我像被窥透了心事一样,脸红起来。

罢庋桑〗悖赜谀欠矣屑妇浠埃朐诼ハ驴Х忍任遥衣砩系健!

我在楼下的咖啡厅里极不安地点了一支烟,我一次次告诉自己,如果他要是代人要回那幅画,我只好求他代我说情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罩住了我,我慌忙熄了烟头,极不自然地抬起头。

胺骨拔逃猩松嗖康奈毒酰〗恪!

我不能相信眼前这个高高大大的年轻绅士竟是刚才戴着大口罩的牙科医生,我一时不知所云了。

澳欠愫芟不叮俊

我红着脸拼命点头。然后赶紧问:“你朋友是不是想要回那幅画?”

拔遗笥眩俊

澳俏换摇!蔽宜盗嘶业拿郑矣趾鋈幻靼琢耸裁础

澳憔褪悄羌一旱脑撼ひ彩悄欠淖髡撸俊

案嫠呶遥裁聪不赌欠俊

他的语气里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我知道这一刻我不必掩饰,因为我知道我是在对一个真人讲话。

八且桓雒危桓鑫颐钦庖淮艘丫サ拿巍啻海褂形颐钦庑┦澜绲囊桓雎讨蕖N蚁不端躺牡南咛酰梦腋械绞奔涞牧鞫W莺岬慕淮硎怯钪嫱蚰甑谋浠獗浠胁槐涞闹挥写笞匀弧6死嘣蛟谏谛唬瞧渲械囊坏憔褪悄欠心:淖约骸U庹媸亲髡叩亩谰呓承闹Α!

他没任何表情,也没任何语言,只是将体内的一口气吐了出来。他凝视我的目光低了下来,像是掩饰自己的某种感情。我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不安地问:“我说错了吧?”

他微笑地抬起头:“不,你的话让我忘情。”

拔蚁肫鸨炊喾业囊痪浠啊!彼纳粑氯岬孟裰傧囊沟奈⒎纭!耙衾植皇歉嫠呷烁萌绾味源松膊皇俏颂岣呷说男扪K挥幸桓瞿勘辏蔷褪俏巳萌四芄徽嬲ü衾掷刺寤嶙髡叩哪且豢痰男那椤U庵中牧榈墓踩诓攀且帐醯闹粮呶奚系木辰纭U庑┠昀矗乙恢痹谘扒笞耪庵止餐郎屯桓鼍辰绲牧硪桓鑫易约海栽谌ツ晡腋懔四谴位埂

我不敢抬头看他,只待他把话讲完。

啊堵獭肥俏业男难鳎鞘俏以缒暝诒迸芳降囊环值姆缇埃鞘蔽曳浅3宥透吕础N夷谛纳畲Ω苏夥嗟哪诤液退娜欢怨埃乙晕飧鍪澜缰挥形夷苊靼渍夥恼嬲濉N液⒆影愕亟谠诓黄鹧鄣奈恢蒙希柑炖矗淙挥腥嗽谒媲巴A簦疵蝗擞邢衲阏庋某宥憷戳恕

他停下话来看我,那一双如同火焰的双眸,那种赤裸让我欲醉。

澳闶且幻厦鞯呐樱阕吆笪沂嵌嗝吹男老玻』挂唤崾揖桶吹刂防吹搅四慵摇

澳憷吹搅宋壹遥俊蔽医辛似鹄础

岸裕还也皇侨ニ骰侨ニ魅恕蚁耄还苣闶嵌郎硪埠茫说呐笥岩埠茫说钠拮右埠茫叶家四悖 彼低辏鹆搜掏贰

可以想像我的惊吓,这是我平生遇到的最奇特最快速的爱的表白。我该说什么?我该做什么?我完全没有了主意,我只是痴痴地望着他。

澳阆不睹倒澹以谀慵业脑爸锌吹搅嗣倒澹恿柑煳乙恢痹诎抵锌茨愀ń剿腋械搅四愠渎獾纳睿椅薹ㄗ呓悖蛭曳⑾帜愕纳钐昝捞推剑颐靼啄阄裁凑饷疵溃蛭阍诎牛阋苍诒话牛鼓忝靼滓磺腥说母星榘欠哪诤N也恢栏萌ソ槿肽愕纳睿故歉冒簿驳刈呖N弈危已≡窳撕笳摺?烧庖荒昀矗乙恢卑涯愕弊觥涯愕弊觥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静静地握住了我放在咖啡桌上的右手,然后极自然地送到了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

我一动也不敢动。

许久许久之后,我觉得我必须离开了。我,再也没有话可说了。

拔颐腔鼓芗媛穑俊绷傩惺保窳等税闱崆岬芈ё×宋业募纾汛降拖吕矗谖业亩咔崆岬匚省N揖簿驳匾×艘⊥罚荒茉倏此

他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帮我披上外衣之后忽然问了我一句:“你有没有发现我的画有一个最大的弱点?”

叭醯悖俊蔽彝潘

岸裕褪俏抑荒芑缇埃游椿恕S腥宋饰椅裁矗宜滴也簧贸せ恕U獾共患茫蛭掖游凑嬲耍衷冢艺飧隹杖笨梢圆股狭恕!

他望着我,眼睛里有一种凄楚的爱意。这种眼神让我心动了很久,之后,每当我经过家中的那幅画时,心就会动。

我再也没去那个诊所,也没在我们家的附近见过他的身影。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直到有一天先生带回两张画展的票来,我才得知了他的近况:原来他的一幅人物画在近代人物画展中获得了特奖。市里的文化部门特意为他主办了这次庆贺画展,门票上有那幅画的复印图案,一瞬间,我竟呆到了那里:那幅肖像是我,那幅画名为:爱人。

我的心一下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问丈夫,你去看吗?他笑了笑对我说,我对画不感兴趣,你去吧,我就是给你买的票。我看了看浑然不觉的丈夫,把票收了起来。晚上,丈夫问我:画展怎么样,我说:我没有去。但你给我的票我收起来了,有些东西只适合收藏。

那一夜,我一个人独守书房,披着满室的月光,望着那《绿》,直到东方破晓,又是一个黎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