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雨 夜

文/ 月笙

下雨了,淅淅沥沥的冰冷在深凉意的初冬夜里加深着季节交替的气息。仿佛将这景色视作千里之外那片土地的专有,故不免轻轻惊叹于这以干冷印在头脑里的田地一方也会如此的清湿。

星星的轻点,在脸上一触即开;半浓的睡意毕竟不敌于莫名的兴奋,一溃而散。看得见雨打飘零的叶的影子,在红红黄黄的路灯的光影里打着旋的留下生命中最后的舞动;或者这是其生命的全部——只在于舞动的生命之躯。

看得清楚与看不清的夜暗中,游丝一般地走着千千万万的灵魂,偶尔有一些穿过伸出窗外的指尖,便把黑暗中的信息留成只字片语。无序的颤动,不是因为看不懂,只是因为解不开的无序。或者说,这是人的深层的灵魂在枯硬的躯壳打盹时突出的气。如同在温闷的闭室里,向广阔而冷酷的窗外哈出的气。似乎想向外冲出去,其实只能无力地在玻璃上凝成一片片看不懂的花印。是那么一丝丝的思绪带来的气息吧,感觉到熟悉的触觉里仍是那略显生硬的乱音。一线切破幻想的破隙,有过或未有过的记忆终是百年后的资本。

轻轻的笑着,安然入梦的感觉与畅通全身的激动一齐涌过。

没变的雨的声音,淅淅沥沥。仍是有些温暖的感觉,倾听着雨的声音。

呼——下雨了……

2000年02月21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