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跋一

姜丰

赵忠样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绝对称得上大家,说到这个名字是毋须加任何定语作为修饰的。

同许许多多的中国老百姓一样,我也是赵忠祥的忠实观众喜爱并敬重他。当我坐在电视机前津津有味地看他主持的中学生智力竞赛时,我还是个十来岁的个姑娘,当时无论如何想不到,有朝一日我会跟赵忠祥做了同事,而旦是同在国际部,近到仅有一墙之隔,原来连这墙也没有“人与自然”组和我们“正大综艺”组共享一间大办公室,新近才打了隔断。

第一次见到赵忠样,是去年夏天。我刚刚从复旦毕业,带着在学校呆久了的特有的那种懵懵懂懂来到中央电视台国际部,参加正大综艺的录像。做惯了学生,在办公室,在走廊,在电梯里,见到谁都叫老师。那时候,部里热心的同事就建议我向老赵拜师,赵忠祥是台里最好的节目主持人,又主持《正大综艺》多年,这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

于是,我被引荐到赵忠祥的面前。

那次见面实际上很短暂,主持艺术本来也不是能够三言两语面授机宜的。但它却给我留下了对赵忠祥的第一印象:平易、豁达、风趣、儒雅,并且善解人意。

后来,当我和赵忠祥在工作之余坐在台里咖啡厅相对闲谈时,话题就要随意而宽泛得多了,几乎是漫无边际。我们是“以文会友”按年龄的差距,可以算得上是忘年交了。我出了书,当然心诚意笃地送给他,请他雅正;而老赵,也乐于把写好的文章,无论是铅字还是手稿,拿给我看。

有一天,赵忠祥跟我说,他要出本书,清我写序。我当时嘻嘻哈哈地应承了,倒有一半玩笑的成份。写序是件重要甚至庄严的事,大凡要请名流大家落墨,赵忠祥自己既是位名流,又是位大家,他的书得得谁做序就不得而知了。可是过了几天,赵忠祥当真拿了书稿给我看,我去温州拍片前,他还嘱咐说,他的书10月初要向出版社交稿,我的序自然也要交稿。

既然如此,我这个小字辈当然也就欣然从命了。

写名人的文章,大抵题目是“我所认识的某某某”,虽然颇落俗套,却是必要而贴切。作者的“有限责任”固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一个人,哪怕是一位普通人,恐怕也是一篇文章甚至一本书难以穷尽的。我为赵忠祥的书写一篇他称之为“序”的文字,也是同样的道理。赵忠祥是一个完整的出类拔萃的个体,他的人、他的书都不是简单的文字能够概括、能够诠释的。无论是作为现代传媒的电视,还是被古人视作可以藏之名山、传之后人的书卷,能够提供给我们的,都只是靠近和体悟一颗包容着深邃思想与丰富情感的心灵的途径。至于我的这篇文字,可套用上“管中窥豹,略见一斑”这个词。以赵忠祥的声望名气,资历资格,却请一个小朋友为他的书写序,单从这一点,或许你也可以增加一点对他的了解与理解。

人们熟悉赵忠祥,熟悉他的言语、他的风采、他的渊博、他的幽默、他的学者型主持风格,他的厚积薄发的大家风范。一千观众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说中国有亿万个赵忠祥也不过份,这使得一切对赵忠祥的描绘与评说都成为赘述。况且,通过呈现给你的这些文章,每一个观众、读者都可以更为直接地细读他的思想与人格。

他的文章很美,是那种水到渠成的洗练,流畅。文如其人,在赵忠样的文章里看不到矫饰与矫揉。他的智慧与练达、才气与才情、文思与文采都是自然而然的流露,犹若水满自溢。读他的文章和看他主持的节目一样,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陶冶。赵忠祥其人其文的魅力,都在于一份成熟与童心不失的完美结合,他经历过太多的世事变迁,他体尝过太多的人间冷暖,他得到过太多,也失去过太多,个中滋味也只有他自己真正知道。我讶异于他在这么多的大起大落、桑田沧海之后,依然保有一份平常心,哪怕一只小乌龟这样的小生灵,依然能唤起他一份由衷的惊喜与爱心。他喜欢花鸟鱼虫、枝枝叶叶,他喜爱并创造生命的平静与祥和。他浇花种草、养小动物,他也谈诗、画画,写天下文章,交四方朋友。假如在封建时代,他的修养造诣,他的闲情雅趣足够他做一个标准的独善其身的士大夫;同时,他又像所有真正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士大夫一样,有着极强的兼济天下的忧患意识,这在他身上体现为至深的责任感。赵忠样做人中正尽责,这是现代社会中最令人肃然起敬也最为宝贵的一种素质,一种人格,一种魅力。

凭心而论,我读完他的书稿时有些吃惊,赵忠祥的书不太像通常名家写的书。他太率直,竟然没有一点点为自己树立某种形象的意识,或者说没有一点点商品社会的“包装”意识。我曾经向他直言,他写到自己过去经历的文章,太实在了,至少得罪人。赵忠祥笑了,他理解了我的善意。而我,再也没劝他去修改这些文章,并因此钦佩和欣赏他的性情中人。

我真想拉着他去喝酒,如古代两个举觞对饮的豪士。

赵忠样这个人,常常会在不经意之间唤起我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

赵忠祥是个有影响力与感召力的人。

所以,他写书,和他主持节目一样,是件很恰切的事,他适合诉诸大众。

翻开书,一页一页细读下去,你会听到赵忠祥的另一种声音,我的幸运在于先读为快。我相信那声音是你所熟悉的,也是你所不熟悉的。

从我的孩提时代,赵忠祥就以他丰富的学识、独特的魅力给我的人生以有益的影响,他对上亿人有所裨益,我愿意在这里真挚祝福这位我所敬重和喜爱的良师益友。

虽然,这使“序”有些不像序了。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