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三九、难辨真假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三九、难辨真假

李苦禅劝说了半天,白石愤慨的心情才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苦禅走后不久,宝珠来搀扶他去吃午饭,他端坐不动。最近,接二连三的伪画、无端地耗去了他不少的时间与精力。他,毕竟是七十一岁的老人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已经是风烛残年,到了灯油将尽的时候,还不得不拿出时间与精力,同伪画作斗争。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一个艺术家的声誉,为了绘画艺术,为了千千万万热爱着他的人们。

在五十多年的艺术生波中,他创作了数以万计的艺术珍品。伪画是随着他声誉的提高而出现的。“衰年变法”之后,白石的画风大变,独创了墨叶红花一派,而且,被称之为“五绝”的他的革虽鱼虾之作,名震海内外。

人说成名累,如今他尝到了成名之后被人托名伪作的连累。几年间,伪造他的假画;不断出现在街市上。这些假画,手法极为巧妙,有的到了真假难辨的地步。

起先,他对此不太清楚,也不太相信。有一次,梅兰芳前来探望他,告诉他,在一个朋友的家里,看到了一幅他的《春耕图》,画得很有神韵,并且大大地称赞了一番。

白石听了,有点奇怪。他是画过《春耕图》,那是五十岁左右时的事,这他很清楚。但那以后,他就再没有画过了。而且,梅兰芳讲的,与他原来画的那张并不一样。

“你是在哪里见到的?”白石问。

“在我一位姓李的朋友家里见到的。”梅兰芳很奇怪他为什么这样重视,“上面有你去年的题款,我朋友花了二百两银子买来的。”

“可是,我这几年没画过这样的画呀!”

“你老记错了吧,画得太多了,或许记不清。”梅兰芳解释说。

“不会的,我脑子还清楚,这几年画了些什么,我大体上还记得。”白石不高兴地说,“我过去画的《春耕图》,与你说的不一样啊!不信,我给你看看。”

说着,他移步到画案前,取出行筐,打开盖子,慢慢地翻着,从底下取出了一幅画稿,慢慢地展现在桌面上:

“你看看,这是我的《春耕图》,象你见到的吗?”

梅兰芳仔细看了一下,说:“不象,不象,那耕牛的头朝右,可不是朝左,这后腿露在外面。怎么,你最近真的没画?会不会是别人的冒牌货。”

“这世道,什么无奇不有的事不出现啊!”白石气愤地叹了一口气,落在躺椅上,“听说市肆上已经慢慢有伪造的我的画了,不知你朋友的这一幅是不是,你能借来看看吗?”

“可以,可以。”梅兰芳似乎感到问题有些严重,连忙回答说。

“不过不要让你那个朋友知道,只说你要看看,借出来让我辨认一下。”

第二天,梅兰芳送来了那幅《春耕图》,白石一眼看出,果然是一幅伪作,气愤地从躺椅上跳了起来,走到画案前,指着画说:

“你看这树干的线条是一气呵成的吗?还有这图章。”白石取出《三百石印斋》递给梅兰芳,“你翻翻,印章象不象?”

梅兰芳也十分气愤。他虽然听说过历史上曾有过伪作传世,但伪造当今一个画家的作品,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知道他朋友上当了,但还蒙在鼓里。那天晚上他去借画时,那位姓李的朋友沉吟了好大一阵,才从保险柜中取出来,小心翼翼地交给他,一再叮咛这是他一生唯一珍重的宝物,速借速还。他哪里知道,重金买到的仅是一幅伪作。

“你可得采取些措施,白石师。”梅兰芳关切地说。

“我有什么办法呢?防不胜防。实在是无耻之尤。”白石按捺不住自己激愤的心情,“你那位朋友同你要好吗?”

“一直不错。他教书,为人正直忠厚。对老师的画很崇拜,不然,怎么花重金去买呢?可惜他被人欺骗了。”

“不能使好人受到无端的损失。你说,我是将这画买下,还是另给他画一幅?”白石关切地问。

“能画一幅,当然最好。真品嘛,无价之宝。”梅兰芳眼睛一亮,高兴地说。

“来,我送他一幅《春耕图》。”白石边说边理纸研墨,在梅兰芳的帮助下,凝思片刻,悬肘提笔画了起来。

二十多分钟后,一幅《春耕图》画好了,他盖了自己的印章,交给了梅兰芳;

“不裱了。请你同你朋友说清原委,请他谅解吧!这一幅,我收下了。看来,我的画只有从我屋子里拿出去才不会是假的。”说着,他笑了起来,笑声里他含着苦涩,含着他对这黑暗社会的痛恨。……

这是半年前的事。自那以后,他才逐步留意市肆上伪造他的画的情况。

不久,接踵而至的,是许多人渐渐也知道了商店里有白石的假画,一传十,十传百,在偌大的京城里,在喜爱白石绘画艺术的千百万读者之中,辨别白石绘画真假的问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了。

于是,又出现新的情况。许多买画的人惟恐买到的是假画,便千方百计打听到了白石的地址,持着画上门请白石鉴定。鉴定是真品后,有的人还不放心,担心后人说这是假画,常常请求老人在原画上题记:“此余旧作,××年重见记之”等等一类的话,才满意地走了。白石理解他们的心情,不厌其烦地为来者辨识、题款、盖章,每一个月,这类事不下十几件。

他到了古稀之年,却不能不站出来与这些市侩们作斗争。这些困扰对于一位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实在是件沉重的、额外的负担。但是,他还是乐于去做。每当看到买者惶惶而来,满意而归的时候,他也感到了无限的欣慰。他在一个人买的一幅四开大册页的工笔草虫上题道:

予之画从借山馆铁栅门所去者无伪作,世人无眼界,认作伪作,何也?

又在一本花卉草虫册上题道:

白石之画从来被无赖子作伪,因使天下人士不敢收藏。

这题词显露出画家的心情是多么沉重、愤慨。但是,伪作他的画的情况,一直没有能平息下去,这使白石十分苦恼。后米,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白石请人铸了一颗“齐白石”三字的铜印,并且专门花钱登报声明;以后凡是他的画件,都有“齐白石”三字的铜印印章,以杜假冒。他曾天真地认为,这样就可以使假冒者没有市场,从此销声匿迹了。可是,他哪里能料到,过了没多久,假冒者也仿制了同样的铜印,使假画更加放肆地流传于世。白石气愤难平,不得已,自己又亲手刻了一方“吾画遍行天下蒙人伪作尤多”的图章,盖在每张作品上,把自己的一腔忧愤通过这几个字,淋漓地倾诉了出来。

这“笔墨”官司,打了多年,使他进一步认识了一些世人的真面目,也真正领教了这些伪造者不断翻新的手法。有时,有些画连他自己也很难辨别得出真假来。

造假画的手法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真假画掺杂相混,这种情况是四条屏或一本册页的居多,不易分辨;有的是假画真款,画是假的,但奸商找裱工安上了真题款,在同一张画上,有真有假,真真假假,合为一体,不是行家是难以辨识的;有的甚至于在一幅画中,只有部分不是白石的,比如在一幅原作上添加上细笔草虫,以此取得高利。总之,黑暗社会里种种的丑恶现象,也在假画上表现出来了。

今天,也是为了一件假画,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在李苦禅的陪同下,前去观看、鉴定。

清晨一大早,李苦禅来了,白石正在洗脸。苦禅的到来,使老人十分高兴,但觉得有些突然,因为他没有特殊情况,一般很少这么早就来。

苦禅看出白石的心思,说:

“昨天我在店里,看到一幅《蔬香图》,很有笔墨,不过题款的字不大象是你写的,老师是否去看看?”

白石一听,关切问:“那笔墨怎么样?”

“笔墨不凡,确有老师的风骨。尤其是那颗白菜,实在象极了。我拿不定主意,标价又高,想来问问你。”

白石不假思索地说:“一起吃点早饭,陪我去看看。”

早饭后,白石带上了钱款,在苦禅的陪同下,乘车来到了古玩店,从新油漆的门面和横额看,这是一个新开张的专营古玩字画的商店。因为位于十字路口,前来观看、购买的人倒也不少。

到了店里,抬头一看,昨天悬挂在墙上的那幅《蔬香图》不见了。苦禅有些着急,他安顿老人在墙边的一张长椅上坐下后,赶紧去找老板。

老板姓张,三十来岁,白净的脸,浅灰色的长衫。他笑盈盈地随着苦禅来到白石的面前。

他不认识白石,白石也不认识他。

“老先生有何见教?尊姓大名,府上哪里?”那店主恭敬一躬,问。

苦禅刚要介绍,白石忙丢了一个眼色,枪着说:

“我姓陈,就叫我陈老先生吧;”白石自我介绍说:“听说你有一幅《蔬香图》,是齐白石手迹,能否让我看看。”

“噢,你老要买画啊!”张老板堆下笑脸来,“你老请里面坐,请里面坐。”说着忙把白石搀扶进了内室。

这是一间与店堂相连的小屋,但十分雅静、古朴。四周的墙上挂着明、清两代以及当今一些画家的字画,有的裱好了,有的没有裱。显然,这是一间供文人学士、高官巨贾购买、品鉴字画的地方。

张老板大概看出来客不是一般的人物,所以招待得十分殷勤、周到。他送上上等的杭州龙井茶,看了白石一眼,说:

“这《蔬香图》可是齐白石老先生的真迹,是他在一次盛大的宴饮后,很得意的一幅杰作。”

白石听了,很感兴趣。心里在想,平时除了几位至友之外,我很少参加什么盛大的宴饮,而且,一般情况下,我从来不即席作画的,哪来的这件事。于是,他试探地问:

“张先生说的是哪一次的宴饮?”

“那是今年春天,市府举行招待文化界的一次盛会,齐老先生去了。”他说的活灵活现,好象身临其境一般。白石微笑着,看了苦禅一眼,苦禅也会意地笑了。

“张先生也参加了那次盛会?”白石问。

“参加了,参加了。”

“那你一定会过齐白石了?”白石又问。

“我没同他讲话。隔得很远,但看到了,看到了。”白石听了暗自发笑,又问:“这幅画可是当时画的?”

“那是一点不假。这市上他老人家的假画不少,我可不作那亏心事。”他低声地、神秘地说。

“那好。”白石淡淡一笑,“那幅画呢?”

张老板忙开了柜,取出了一幅已经裱好了的画卷,展现在白石面前,得意地说:

“你老看,这才是名家的得意之作呢!”

白石同苦禅来到近前,仔细地看着这《蔬香图》,心里不免暗暗称奇,这伪作者的笔力不凡,技艺、笔墨十分到家,可见,仿效、临摹他的画,不是一日之功了。他很佩服这伪作者能达到这样乱真的地步。但是,在他的眼里,真假一看就分明,这幅画到底太“形”似了,而“神”不到。

张老板不住地观察老人的神清,知道这位老人一定是金石行家,不是等闲之辈,想打探一下,但一时又不便问。

看了好大一阵,白石回到了座位上,看着张老板,慢慢地问:

“张先生,这画标码多少?”

“不瞒你老,齐白石的画,当今一绝,一出来就抢。不要说我们这里,南纸店那地方,已经很少有他的画。也是,他已七十多岁了。这画不是懂行的,我才不卖呢,昨天挂在外面,今天我就收了回来。”他口气一转,笑着说:“你老要,价格好商量。”

“你给个价吧!”

“那你给这个。”张老板的右手拇指和食指伸开,做了个八字状。

“八千,能不能少一点。”白石说。

“这已经是最低了,不是你老,我还不出这个价。南纸店那儿,他的一幅草虫小品,还要二、三千。这幅可不一样。”

“三千如何?”

“三千?你老开玩笑了,这我可不卖。”说罢他走到桌边,慢慢地卷起了画。

“你这画只值三干。”白石坚定地说。

“为什么?”张老板不满地转过身,反问了一句。

“因为是假的。”白石严峻的脸上现出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情。

张老板一听,急了:“你这老先生好不识货啊!假画?你可说出个究竟来。”他又把卷了一半的画,展了开来,摆出一副挑战的姿态。

“说句老实话,伪造他的画,我见过不少,但数这幅最好,一般人看不出来。”白石说得十分自信,脸上露出笑容。

张老板一听,惊讶地,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齐白石:“先生是什么人,会鉴识画?”

“会一点,尤其是自己的画。”白石笑了笑。

“这位就是齐白石先生。”苦禅脱口而出。

那老板一听,惊呆了,口里说不出什么,尴尬地站在那儿,两眼直直地看着白石。

白石点点头,笑了起来,说:

“我就是齐白石。这是我的门人李苦禅。市肆上伪造我的画不少。昨天苦禅告诉我,你这里有幅我的《蔬香图》,今天我来了。请先生原谅。”

那人堆下笑来,兴奋地、忙不迭地点首:

“小人有眼无珠,不识泰山,请先生海涵。”

“这不必。”白石说:“你刚才还告诉了我不少情况,我要感谢你了。”说着,他与苦禅相视而笑。那人一听,满脸羞容,问:“老先生,你说这画哪里是假的?”

白石站起来,移步到画前,指点着,然后深有感触地说:“一个有名气的画店,经营这样的膺品,实在可惜。画有画格,人有人格,店也要有店格,你说,这样的作品流传出去,岂不坑害了别人?”

“其实,我也不懂画,是一个朋友受人之托送来的。我一听是你老人家的作品,这店又刚开张,找都找不到,哪能不借你老人家的画装点门面?干这行买卖,也有我们的苦衷。”他说得诚恳、实在,使白石很感动。

“这样吧,你这画多少钱买来的?”白石问。

“二千五百。”

“我给你三千五,买了这张假画如何了”白石站起来,看了张老板一眼,若有所思地说:“留得真迹在人间,这是我的责任。要对祖国、对民族负责。希望张先生能协助我。今后见到这类画,你尽管找我好了。我统统收购。至于你的店,我可以为你再作些画,补偿你,如何?”

张老板为白石这情深意切的话语所深深感动了。他第一次见到这位老画家,想不到他的胸襟竟是这样开阔。

“齐老先生,既然这样,还是二千五好了,我只收回本钱就行了。哪能多要你的?”

“不必客气了。你也不容易。区区几个钱算什么!荣誉、信任,这是金钱买不到的。我买的岂止是一张画呢!”

回到家里,把画放在案子上,他思绪万千。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令人欣慰的,是他从这事情中看到了另一面,看到千千万万的人对于他绘画艺术的真诚的爱。

正在沉思着,宝珠跨进了画室,对他说:“门口有一个从黑龙江来的老人,说要请你给他鉴定一张你的画。他说他第一次到北京,想买你的画,想了好几年了,这次路过北京,跑了几家商店,特意买了一幅,花了三千元。回到客店,住客说你的名画有人假冒。老人一听慌了,又找到店里,请鉴定,店主说是真品,两人还争吵了起来。后来老人无奈,走了出来,旁人同情他,就告诉了我们家的地址,他绕了一大圈才找到这里来了。说无论如何要求见一面,明早他要坐火车走。你看怎么办?”

“快请他进来吧!”白石感叹了起来,“人家也不容易啊!今后有这类事情,尽管放他进来好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