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3 章 珍珠港之难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三章 珍珠港之难

珍珠军港遭袭击,有人狂笑有人泣;

惊雷唤醒沉睡梦,孤立主义该休矣。

世界风云多变,危在旦夕。出乎罗斯福和他的军政要员意料的、一场巨大的灾难降临了,日本人袭击了珍珠港。

1941年12月7日, 星期天,上午。罗斯福穿着儿子的一件旧毛衣,翻阅着集邮册,期望这个星期天会平安无事。他刚在办公桌上吃完午饭,正同顾问霍普金斯聊天。 下午1点47分,电话铃响了,电话员表示歉意,说海军部长诺克斯打来电话,坚决要求和总统通话。

“总统先生,看样子日本人好像袭击了珍珠港!”诺克斯说。这天上午,海军部的电讯部门,侦获了一份“令人难以置信”的电文,那是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金梅尔向夏威夷的全部美国舰只发出的特急通知:“珍珠港遭到空袭——不是演习”。诺克斯收到这一信息,倒抽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这不可能是确实的,那准是菲律宾。”于是他急忙拿起电话筒,向总统报告了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

“不会,不会!”当罗斯福把这一消息告诉霍普金斯时,这个洞察世界风云的政治顾问却认为日本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题来袭击夏威夷。

罗斯福说:“这恰恰是日本人会采取的出乎意料的行动。就在他们谈论太平洋和平的时候,他们却密谋破坏和平。”他谈了一下自己为使美国不介入战争所作的努力,然后又怀着沉重的心情说:“如果这则消息属实,那就完全使我无法控制局势了,战争会越来越大;那末,日本人就要使他身不由己了。”

事情的发展正是这样。 与华盛顿的情况截然相反,1941年12月6日夜晚,在东京来说是个不平凡之夜。日本法西斯头于东条英机及其军政要员,通宵未眠;他们在万里之外,通过电波,在指挥着一场震惊世界的向南亚和夏威夷群岛的进军。就在7日黎明(美国时间) ,日本联合舰队按照东京大本营的命令,向美国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发动了突然的进攻,从而揭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

珍珠港是美国在太平洋上最大的海军基地,它位于夏威夷群岛的中心瓦胡岛的南端,面积达598平方英里。港中央有个福特岛,是海军航空站。12月7日这天,美国太平洋舰队共有86艘舰只停泊在珍珠港,其中有战列舰8艘,巡洋舰7艘,驱逐舰28艘,潜水艇5艘,并无美国航空母舰在场。日本偷袭珍珠港的特遣队,拥有6艘航空母舰, 载着423架飞机,循序前进,担任护航的是两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9艘驱逐舰和3艘潜水艇。 另有27艘潜艇作为先遣队早已出发了。这支特遣舰队在11月26日离开择捉岛的单冠湾以后,选择了严寒和多雾的北方航线,隐蔽前进,以避开美国巡逻飞机和来往的商船。12月7日早晨6时许,日本特遣舰队到达了预定的停泊地点,即瓦胡岛以北230英里处,特遣舰队司令南云忠一随即命令第一批183架飞机,准备对珍珠港进行袭击。

夏威夷时间7日上午6时15分(华盛顿时间7日上午11时45分) ,第一批攻击队的183架飞机——水平轰炸机49架, 鱼雷轰炸机40架,俯冲轰炸机51架,战斗机43架——从6艘航空母舰上一架接一架起飞了。 在渊田总指挥座机的带领下,第一次攻击机群在舰队上空盘旋了一大圈后, 于6时25分从旗舰“赤诚”号上空掠过,径直朝瓦胡岛方向飞去。

不久,东方晨曦微露,机翼下方一片漆黑的云海渐渐呈现出鱼肚色,天空开始放出蔚蓝色的亮光。火红的太阳喷薄而出,从雪白的云海四周射出耀眼的金光。

就在机动部队第一批攻击队的183架飞机从瓦胡岛以北230海里处起飞,直指珍珠港的时候, 在该岛以西200海里的地方,18架机翼上涂着星形标记的飞机也从航空母舰上起飞了,同样朝着珍珠港的方向飞去。这18架飞机是美国航空母舰“企业”号的SBD俯冲轰炸机。 日本机动部队的官兵们,一面目送着出发的攻击队,一面祈祷神明,保佑他们攻击成功。而美国航空母舰上的官兵却与此相反,都很羡慕那些能比自己更早一点飞向夏威夷的飞行员。

为了加强威克岛的防御能力,“企业”号向该岛的海军陆战队运去了12架战斗机。本来运送飞机的任务完成后,“企业”号预定于当天上午7点半(夏威夷时间)通过珍珠港航道,8点在港内的锚地停泊。但是,“企业”号从威克岛返航的途中,由于天气不好,推迟了原来的计划。因为预定的行动计划被打乱了,所以“猛牛”司令哈策将军心里很不痛快。但是,日方的第一批攻击队开始发动攻击的时间是上午7时55分, 假如“企业”号按预定计划行动的话,那么,它必将遭到和战列舰相同的命运,葬身于12米深的珍珠港内的浅海中。多亏这令人讨厌的坏天气,“企业”号才逃脱了这场灭顶之灾。

晨7时48分, 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批零式飞机飞抵瓦胡岛北端的卡胡库角。透过云层,“加贺”舰战斗机队长志贺淑雄大尉,只能依稀辨认伸出在海上的陆地和滔滔白浪。转瞬间他瞥见了第一批突击队指挥官美津雄中佐的高空轰炸机长机,于是便等待着蓝色信号弹,那是令战斗机发动攻击的信号。这时珍珠港东西两侧的山峰上,云团簇拥,但在两山之间宽阔的军港上空,云层稀疏,阳光明亮,斜视的光线把一块块蔗田照得一片浓绿。

在这个区域里,有几架美国民航机在懒洋洋地盘旋,可是整个瓦胡基地上的陆军飞机,此刻却没有一架在空中。在希卡姆、贝洛兹和惠勒机场上,为了防止破坏,所有飞机都机翼对机翼地紧靠在一起。埃瓦机场上的海军陆战队的飞机也是照此办理。 在空中的美国军用飞机只有海军的7架巡逻机,它们正在西南方许多英里外巡逻。 空防系统也毫无戒备。珍珠港内各舰上的780挺高射机枪有3/4无人值班,陆军的31门高射炮只有4门在阵地上, 可是它们的炮弹在演习后已送回军需库,因为它们“容易松扣和生锈”。

到了卡胡库角上空后, 渊田的长机开始从瓦胡岛西岸绕向珍珠港。晨7时49分整,渊田中佐用莫尔斯电码向机动部队发出命令:“托!托!托!”其含义是第一次全面攻击开始。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美国的8艘战列舰和其他军舰,以及惠勒、希卡姆等飞机场上的几百架飞机。由于日本特务吉川长期活动所提供的情报,日本侵略者对全港的情况了如指掌,战斗任务明确而具体:战斗机43架用机枪扫射机场,粉碎美机迎击;俯冲轰炸机51架,负责破坏惠勒和希卡姆等机场;鱼雷轰炸机40架和高空轰炸机49架,攻击战列舰和各类舰只。于是,各类飞机腾空而起,寻找自己的捕获物。

当渊田中佐飞近目标时,面临一个战术抉择。如果他判断美国人果真毫无准备,那么鱼雷机就直接向战列舰飞去;否则,战斗机就应该首先消灭前来拦截的飞机。前面的天空碧蓝碧蓝的,空空荡荡一片平静。此时,仍然没有一架美国战斗机升空迎战,也没有冒起任何高射炮火的烟云。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在志贺的战斗机群后面,“苍龙”号的鱼雷轰炸机穿过科拉科拉山口横越岛屿上空, 朝泊在福特岛东南沿海的庞大的战列舰飞去。这里7艘战列舰排成两列,里排5艘,外排2艘。一连串的飞机像“晴艇下卵似的”把鱼雷扔了下去,然后升到高空飞走了。几秒钟的寂静后,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战列舰“俄克拉河马”号左右晃动。几秒钟后,又有两枚鱼雷击中了舰身,军舰立时倾斜了约30度。

第二批鱼雷机和高空轰炸机对“加利福尼亚”号、“亚利桑那”号、“田纳西”号等战舰进行了袭击。鱼雷机没有击中“亚利桑那”号,然而几分钟后,高空轰炸机接连5颗炸弹命中, 其中一颗炸弹穿过前甲板钻进了燃料储藏舱,引起了大火。顷刻之间,后舱储存的大约1600磅黑色炸药发生爆炸,并且引发了前舱的几百吨无烟火药。“亚利桑那”号犹如火山爆发。附近舰上的人目睹它几乎蹦离了水面,裂成两半。只过了9分钟,这艘3.26万吨的巨型军舰的两段舰身都葬身海底了,只剩下残骸的熊熊火焰。看来舰上1500多名官兵无一能生还。再往前就是舰列的最后一条军舰“内华达”号,它的左船中了一枚鱼雷,后甲板中了一颗炸弹,船首下沉了几英尺。各舰上的官兵纷纷弃舰跳海,企图游向不远的福特岛。但是水面已漂满了油,有些地方油层厚达六英寸。油终于着火烧起来了,在水中的人多半葬身火海。

至9时45分, 这场致命性的突然袭击结束了,日本飞机离去了。但是,烟雾腾腾的珍珠港, 到处是汽油燃烧的恶臭味。 “亚利桑那”号、“俄克拉何马”号和“加利福尼亚”号战舰已经沉没。“西弗吉尼亚”号拖着火焰正在下沉。“内华达”号搁浅了。 其余3艘战列舰“马里兰”号、“田纳西”号和“宾夕法尼亚”号都受重创。福特岛上的海军飞机不是被炸毁就是被炸坏,没有一架能用了。

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山本五十六和他的参谋们, 从凌晨2时起,就在停泊于柱岛附近的旗舰“长门”上,坐着等候消息。他们一声不响地围桌而坐,时而起身去看一张大地图。正当他们焦急等待的时候,突然话筒里传来了兴奋的喊声:“奇袭成功了!”这是密码军官从电讯室里的喊叫。他通过无线电收到了渊田发出的奇袭成功的预定信号:“托拉!托拉!托拉!”参谋军官们握手相庆,欣喜若狂。山本五十六更加洋洋自得,为胜利干杯。他在长期的心神不定后,现在如释重负。每隔几分钟,话筒里就重复一次前方飞机传来的捷报和美国人惊慌失措的报告。

的确,当日本轰炸机飞临珍珠港上空时,美国海军官兵有的在穿衣服,有的还在睡懒觉。夏威夷航空兵参谋长詹姆斯·莫利森上校在听到第一批炸弹爆炸时,正在刮胡子。他连忙赶到办公室打电话给肖特将军的参谋长沃尔特·菲利普斯上校,告诉他日本人来袭击了。

“吉米!你昏了头吧?”菲利普斯说,“是不是喝多了?快醒醒!”莫利森把话筒举得高高的,让菲利普斯听听爆炸声。这下,菲利普斯相信了,其实是吓懵了。他大声说道,“我马上叫联络官同你联系。”就在这时,莫利森头顶上的天花板塌下来了。

海军部长诺克斯,正在宪法大街海军部的办公室里。时已过午,他感到饿了,正要叫人送午餐时,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将军冲了进来,手里拿着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的“并非演习”的电报。

“老天,这不大可能!”诺克斯惊呼,“一定说的菲律宾!我马上报告总统。”

当罗斯福知道这一消息后,马上打电话给国务卿赫尔。赫尔说,日本来栖特使和野村大使刚到,正在外交官接待室等着接见。罗斯福认为,赫尔可以见他们,但不要提他已知道了珍珠港事件。态度要严肃、冷淡,“客客气气地把他们打发走”。然后,总统打电话给陆军部长史汀生。史汀生正在家里吃饭。总统激动地问他知道不知道已经出事了。

“是啊,”史汀生回答说,“听说来了电报,日本人正在暹罗湾挺进。”

“啊,不!我问的不是这个,”罗斯福说,“他们进攻夏威夷!正在轰炸珍珠港!”

这一消息使史汀生十分震惊。作为陆军部长他还蒙在鼓里。他感到惭愧。不过,他想,用不着再犹豫不决了。危机已经到来,它将使美国人民团结起来。

在国务院休息室里, 野村和来栖急不可耐。直到下午2时20分才被引到了国务卿的办公室里。赫尔冷冷地与他们打招呼,拒绝握手,也没有请他们就座。

“我奉命应在下午1时向您递交这个答复。 ”这位日本海军将军一面用抱歉的语气说,一面把照会递过去。

“为什么要在下午1时交给我?”赫尔面容严肃、铁青。

“原因我不清楚。”野村回答。

原来,早在12月2日,以东条为首的日本军部最后确定12月8日(东京时间)发动战争。但为了麻痹美国,掩护突然袭击,以收出奇制胜之效,日本政府仍训令野村、 来栖继续谈判,并警告他们不要使对方产生谈判已破裂的印象。直到12月6日20时30分, 日本政府才把对美通牒发给野村,全文共分14段,陆续发出,至7日16时发电完毕。 日本政府要求野村于华盛顿时间7日13时交给美国政府,即计划在进攻珍珠港之前20分钟通知美方。但由于日本大使馆译电、打字耽误了时间,所以当野村和来栖走进赫尔办公室并把对美通牒交给他时,正是华盛顿时间7日14时20分,即在日本第一批飞机开始袭击珍珠港之后一小时。

日本的这个通牒既未宣战,也没有断绝外交关系,只是在最后一段说:“鉴于美国政府的此种态度,帝国政府不得不认为即使今后继续谈判,也不能达成协议。特此通告美国政府表示遗憾。”由于赫尔已知道了这个通牒的内容,他迅速读完这个文件之后, 两眼盯着野村和来栖厉声地说:“告诉你们,我在过去9个月里同你们所有的谈话,完全有案可查。我必须说,……在我50年全部公职生活中,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份文件有这么多无耻的谎言和歪曲,——这些无耻的谎言和歪曲是如此之多,以致我绝对想象不到今天在这个星球上有哪个政府能够说得出来。”

日本大使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赫尔把手一抬,朝门口扬一扬脸,示意他们出去。野村尴尬地走到赫尔面前说了声再见,就灰溜溜地走了。但就在这两个日本人低着头转身向外走的时候,赫尔用田纳西家乡话骂道:“无赖加屎虫!”

晚上,美国助理国务卿阿道夫·柏利把两个日本使节软禁在一家豪华的饭店里。野村大使要求给他一把武土刀,柏利拒绝了。野村一自杀,美国驻日大使格鲁就有生命危险。

当晚8时30分, 内阁在白宫二楼开会。罗斯福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阁员们脸朝着总统围成半圆形而坐。总统用庄严的语气宣布,这是自当年内战爆发时的那次会议以来最严肃的一次内阁会议。他首先列举了珍珠港的损失。这次太平洋舰队有18艘舰只沉没或受重创,188架飞机被毁,159架炸坏,美军死亡2403人,重伤和失踪2233人。但总算逃过了更大的浩劫,因为航空母舰幸亏出海去了,而且日本轰炸时漏掉了海军船坞内的油库和潜艇库。然后,罗斯福用缓慢的速度宣读了他打算在次日中午向国会提出的文告。

快到9时30分时, 国会的领袖们进来了,罗斯福把夏威夷发生的事情坦率地告诉了他们。听的人一动也不动地坐着,一片沉寂。罗斯福说完后,参议员汤姆·康纳利问美国的舰队怎么会如此“睡在梦里”。美国人民对此也十分不满。在公众心目中,首先要查究的一个问题是:“既然我们知道了日本的密码,怎么还会出事呢?”

书后查明,美国虽然掌握了一幅非常完整的日军活动情报图,但有关部门、特别是军事首脑机关.没有认真进行研究,以使这幅画满锯齿形曲线的情报图能够揭示真相。另外,还有些零星的情报资料根本未加利用。袭击珍珠港的那天早晨,一艘扫雷艇发现了港外一艘小型潜艇的潜望镜,巡逻艇迅即把它击沉。但这份情报在轰炸开始数小时以后才送达海军各指挥所。空军方面也接到了若干可疑情况的报告,但全然未予理睬。当地一位民航飞行员在早班飞行中发现了日本作战飞机,但他打电话向陆、空军司令部报告这一情况时,却遭到了嘲笑。雷达荧光屏上有关飞机逼近的报告,不是按常理被说成是从美国飞来的轰炸机后备队,便是干脆被不耐烦地搁置不理。

国会的一个委员会理所当然地调查了珍珠港的败绩。它那39卷听证录以严厉谴责陆、海军部,战地司令官和各级官兵而告终。该委员会查明,早在事变之前很久,国务卿就已经把责任推卸给了陆军部和海军部,委员会严厉斥责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海军上将及陆军作战部门负责人杰罗上将没有通知下属各战地司令官,彼此协调配合又太差。夏威夷军区海陆军司令官金梅尔海军上将和肖特陆军上将被查明,一贯玩忽职守,未能坚持有效的侦察和进行必要的联络,没有认识到谍报和其他有用情报的重要意义。然而,在事件发生后很久,历史学家们仔细搜寻证据,不仅发现直接有关方面的恶劣行为,而且发现金字塔式重重叠叠的官僚机构也应当列为起恶劣作用的因素之一。

历史证明,美国这次遭受打击,完全是咎由自取。美国统治集团对于日本侵略者长期以来实行绥靖政策,对于远东战争策源地的形成采取纵容态度,妄图利用日本军阀的刺刀来镇压中国人民的革命运动,并纵容日本北进去攻打苏联;在日本全面发动侵华战争之后,不仅不去制裁日本侵略者,反而为日本大力输血。正如美国历史学家米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一书中所写的:“日本多年来一直利用从美国得到的物资建立海军和陆军以打击美国—一当它反对我们的作战计划完成时,它就用这些东西反过来对准我们开枪。”美国姑息养奸,纵虎贻患,到头来自食其果。

其实,日本袭击珍珠港蓄谋已久。早在1940年11月,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就向日本政府提出建议,日本南进的主要障碍是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只有粉碎这支舰队,南进才能取胜。1941年1月7日,山本写信给海军大臣及川古志郎,正式提出了愉袭珍珠港的设想,主张在美国舰队主力大部分停泊在珍珠港的情况下,以空军彻底击溃它。美国驻日大使馆从秘鲁外交官和其他方面得到了这个情报。1月27日,美国大使格鲁把这个重要情报电告国务院。第二天赫尔就把它转告了海军部和陆军部。同时,海军部长诺克斯也早就预料到:“同日本的战争,极有可能是由其对珍珠港的舰队或基地的突然袭击而开始。”

尽管如此,美国总统罗斯福却认为:“日本人的策略将是避免同美国发生冲突,他们既不会进攻菲律宾,也不会进攻夏威夷,而是将向泰国、法属印度支那推进,深入中国腹地,并且还可能进攻马来海峡。”他还认为,“日本人在适当的时机将要进攻俄国。 ”甚至就在12月6日下午日本进攻珍珠港前夕,罗斯福还在给日本天皇写信,呼吁和平。罗斯福等人的这种错误的战略思想,使美国军政要人完全丧失了警惕性.以致对临战前夕的许多异常现象麻木不仁,熟视无睹。在珍珠港上空,按驻地陆海军共同防御作战计划规定,陆军部队应在周围20英里巡逻侦察,海军应在周围700至800英里巡逻侦察。 但据后来珍珠港事件调查委员会查明,在12月7日以前的一段时间里,当地陆海军部队都没有执行这项规定。大量的事实说明,珍珠港事件绝非偶然。

最使美国人和西方人感到震惊的是,日军在袭击珍珠港的同时,对东南亚展开了全面进攻, 而且“旗开得胜”。12月8日(东京时间)拂晓,山下奉文将军率领的日军在马来半岛靠近边境的东海岸三个地方同时登陆。进攻时,虽然浪高6英尺,但进展顺利,到日暮时,哥打巴鲁机场已经在日军手里了。就在这一天,日军还对香港、关岛、菲律宾群岛、威克岛和中途岛等地展开了进攻。

在马尼拉,麦克阿瑟的远东航空大队遭到毁灭性的轰炸。12时25分,27架三菱制造的新式高空轰炸机隆隆飞到了克拉克机场北面只有20英里的打拉上空,对美国的“空中堡垒”和P-40B飞机进行了疯狂的扫射。随后,刚扫射了邻近一个战斗机机场的44架零式飞机意犹未尽,也赶来助威。曳光弹点着了油箱,巨大的“空中堡垒”一架接一架爆炸。机场上到处浓烟滚滚,所有的战斗机以及30架中型轰炸机和观测机都在燃烧。 “空中堡垒”只剩下了3架,其余全部被毁。日本轰炸机全部安全返航,战斗机也仅仅损失了7架。这是“珍珠港第二”。

至此,能用以阻止日本在东南亚迅速取胜的三股最强大的威慑力量,一天之内就消灭了两股。这就是太平洋舰队和麦克阿瑟的空中力量。那第三股威慑力量是英国海军上将“大拇指汤姆”菲利普斯将军指挥的强大舰队。但时隔不久,3.5万吨的大型战列舰“威尔土亲王”号和“反击”号也被日本鱼雷轰炸机击沉了。从此,东条英机更加趾高气扬,耀武扬威,他命令海陆军尽快占领东南亚各国和太平洋主要岛屿。

珍珠港事件促使了美国人的觉醒,罗斯福总统深感内疚。他认为这是美国历史上的奇耻大辱。他决心把这一事件诉诸美国议会,并以此教育美国人民团结起来,打击法西斯侵略者。

珍珠港这一幕结束后,下面就是由罗斯福写下他毕生中最光辉的篇章——充当一个与世界法西斯作殊死斗争的美国总统。正是:姑息养奸,招来大难;丢掉幻想,准备参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