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3 章 孤鹰哀鸣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三章 孤鹰哀鸣

昔日英雄今狗熊,美国内部大蛀虫;

四处游说张敌目,吹捧纳粹“无敌鹰”。

在反对罗斯福修改中立法的斗争中,闻名世界的飞行英雄查尔斯·奥古斯塔·林白上校和孤立主义者沆瀣一气,扮演了可耻的角色。他大长法西斯德国的威风,大灭被侵略人民的意志,是一条危害极大的思想蛀虫。

林白于1927年5月, 驾飞机从纽约一直飞到巴黎,创造了划时代的单人飞行记录,赢得了“孤鹰”的绰号。在这次飞行之前,林白是表演特技飞行的驾驶员和跳伞员,是陆军航空学校的学员,后来当了陆军后勤预备队的低级军官。

“孤鹰”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在密执安大学获得法律学位,并且成为明尼苏达州政界的重要人物:担任了五届国会议员,1918年是超党派联盟州长的候选人。他的母亲分别在密执安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在一所中学任理科教师。他的父母意志坚强,受人尊重。但是儿子对父母所从事的学术、法律或政治问题的研究不感兴趣。林白从年轻时起就专心致志地搞高速运输和培养自己的耐力和强健的体格。他早期就在驾驶摩托车和飞机方面经常在极危险的情况下取得辉煌成绩。林白勤奋好学,对科学,特别是对新技术发明,有着浓厚的兴趣。正是这种精神使他能够单独驾驶着“圣路易精神”号单引擎小飞机经受住自然界的风雨,安全地抵达布尔歇机场。加上他英俊的外貌、迷人的笑容和潇洒的风度,他便立刻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航空冒险家,变为一个举世崇敬的英雄。

林白能够以泰然自若的态度接受赞扬,但是不愿在人多的场合出现,并且越来越对报界不耐烦。当新闻记者要求他讲话的时候,他就谈自己对发展美国航空业的看法。后来,由于他和富人结成了伙伴,出版了一本叙述他的飞行情况的畅销书,向大飞机公司提供赚钱的咨询,所以他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他向德怀特·莫罗的女儿安妮·莫罗求婚,并且获得成功。德怀特·莫罗是美国驻墨西哥大使,以前曾是摩根公司的合股人。在他被提升为空军后备队的上校后,他很少把时间用在军事问题上;他继续驾着飞机到处飞行,但这种飞行通常是为了勘查新航线和为商业公司试验新型号的飞机。

随着林白的生活和地位的变化,他的自我感觉在逐步增强,他不再认为他自己仅是个航空专家。他于1930年会见了法国著名的医学家亚历克西·卡雷尔。这位科学家是个古怪的、浮夸的天才,他的哲学观点是:人们生来就不平等,通过有选择地培养杰出人物和对罪犯及精神病人进行“人道主义的控制”,可能会取得很多成就。他们建立了亲密的友谊,林白还到卡雷尔研制“机械心脏”的实验室工作过。

为了挤进权贵的行列,林白对政治越来越关心了。1928年10月,他公开表示支持赫伯特·胡佛当总统候选人。这是他在政治问题上最早的表态,以后就同政界人物来往密切了。五年后,参议员雨果·布莱克揭发他在同大航空公司签订航空邮政合同方面弄虚作假、狼狈为奸的情况。于是,罗斯福便命令取消全部合同,并且指示陆军航空兵来执行航空邮政的任务。林白即刻发表了一封给总统的公开电报。电报说,罗斯福的行动严重地影响了他过去12年所献身的工业,“没有经过公正的审判”就谴责了美国“商业航空业最大的一部分”,这“对美国整个航空业会造成严重损害”。从此,他和罗斯福就结下了不解之仇。

1936年5月, 纳粹德国以戈林将军和德国空军的名义邀请林白访问德国,并且参观德国新的民用和军用航空设施。林白欣然接受邀请。他在回信中说,希望避免“我们过去经常见到的那种引起轰动的愚蠢宣传,我坚决反对举行正式的盛大宴会,我已经多年没出席过这种宴会了” 。他和夫人于7月22日飞往柏林,德国空军和美国驻柏林使馆的高级人物接见了他们,使馆空军武官杜鲁门·史密斯夫妇宴请了他们。

林白夫妇在德国呆了10天。他们出席了在航空俱乐部举行的午宴和晚宴,参加了在美国大使馆和前王储在克西利恩霍夫举行的茶话会,出席了柏林市长举行的招待会,参加了戈林在空军部举行的大型午宴。8月1日他们出席了奥林匹克体育场举行的奥运会开幕式。这些社交活动并不是没有专业上的价值,因为这使林白有机会向戈林、米尔契、乌德特、包登夏茨和德国空军的其他高级军官进行交谈。但对他真正有用的是对德国空军基地和飞机工厂的参观。林白接连访问了在邓伯立兹的里希特霍芬战斗机中队的基地,在阿德勒斯霍夫的德国空军研究所,在瓦尔明德和罗斯托克的亨克尔工厂和在德给的容克式飞机工厂。林白在邓伯立兹只看到陈旧的双翼飞机,在亨克尔工厂看到了亨Ⅲ型轰炸机以及尚未服役的战斗机和俯冲轰炸机的原型机。在德绍看到了容87式俯冲轰炸机,这就是在二次大战发生后头几年中令人可怕的施图卡式轰炸机。

林白是个美国英雄,纳粹德国对他如此热情接待,人们不能不提出这样的疑问:德国东道主究竟在多大的程度上认真把他当作一个人而不是当作一件展品。当然他的情况逃脱不了神通广大的贝拉·弗罗姆的敏锐耳朵和她那支犀利的笔。这位专栏作家曾对他作过如下的描述:

林白(对德国)似乎很有好感。当米尔契拍他的肩膀的时候,他看来是高兴的。米尔契是个无耻之徒,他编造了一套谎话来败坏他母亲的名誉。他说,他是她的雅利安人母亲与一个雅利安情人生的儿子,而不是他母亲与他的犹太人父亲生的儿子。当路易·费迪南德王子与林白挽起手臂来的时候,林白脸上显出高兴的神色。他说:“德国的空军比其它任何国家的空军都强。它是无敌的。”

陆军部长的儿子阿克塞尔·冯·勃洛姆堡和冯·汉内泽上校对我说,他们认为林白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这里的政府正在努力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勃洛姆堡说:“他将会起到我们通过花钱才能达到的最佳宣传作用。”

一天清早,勒尔策像往常一样已稍有酸意。他说:“你想知道这个美国人到底怎样吗?他说德国空军天下无敌,这会把美国佬吓死的。这恰恰是这里的一些家伙要他做的事情。他说,俄国的空军是不值得担心的,英国人的飞机很少,而且质量低劣。然而我听说,英国人对他很友好。”

航空惧乐部主任沃尔夫冈·冯·格罗瑜对我说:“林白在这个俱乐部为他举行的宴会上发表的讲话令人感到诧异。他先提到发生现代空战的严重和可怕的危险,后又赞扬德国空军的强大。”

以上就是德国具有反纳粹思想的著名女专栏作家弗罗姆对林白访问活动的报道。

林白的妻子由柏林来到伦敦后,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德国有力量,是团结的,并且有决心,这是毫无疑问的。真是了不起。我在一生中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种目标一致的力量。看到人民——特别是青年人——显示出来的精力、自豪和士气,使人感到心情激动。”

林白本人以同样的语调给美国朋友写了信,说他发现德国在很多方面是今天世界上的最有趣的国家” ,并且是欧洲值得注意的一种“稳定因素”。9月初林白夫妇去看望哈罗德·尼科尔森夫妇,林白根据自己在德国的参观印象,对主人谈了他的看法,主人对此作了如下记录:

“林白刚从柏林回国,他在柏林看到了德国的很多飞机。纳粹德国显然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钦佩他们的活力、充沛的精力、精神、组织性、结构、计划和体格。他认为,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空军,他们用这支空军能够对任何其它国家造成可怕的破坏,并且能够炸沉我们的由军舰护航的船只,从而切断我们的食品供应。他承认,他们是一种很严重的威胁,但是并不认为是对我们(美国)的威胁。他认为,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将来会完全脱离关系。他还认为,如果英国支持颓废的法国人和红色的俄国人反对德国的话,欧洲文明就将遭到毁灭。他不认为我们真正有可能在右派和左派之间维持中间立场。”

这样,林白就在美国和西方政界高级人士中,广泛宣传他的观点,散布悲观失望情绪。他大讲德国空军的威力,说在当今世界上没有对付空袭的众所周知的有效防御手段。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现的“所有的防御工事都没有用”,马奇诺防线和没有完成的西部防线的防御工事也同样是无济于事的。

从军事观点看,对德国的第二次访问是林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进行的五次访问中最重要的一次。利连撤尔大会结束后,林白夫妇又去了柏林。纳粹空军军官乌德特于10月16日带林白到了波美拉尼亚的雷希林的德国空军试验基地,那里的机场上停着7架飞机供他参观: 亨Ⅲ式轰炸机和德17式轰炸机,容87式俯冲轰炸机和亨舍-123式俯冲轰炸机,麦-109式战斗机,菲斯勒-施托希式联络飞机和一架福克-乌尔夫式训练机。 这样,除了后来研制的容88式轰炸机、麦-110式战斗机和福乌190式战斗机外, 林白看到了德国空军在二次大战中所使用的螺旋桨推进的全部主要飞机。他被允许坐进机舱,并驾驶施托希式飞机飞行。他发现这种飞机比美国类似的飞机性能好。德17式飞机,特别是麦-109式飞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0月18日和19日, 德方又带林白先后参观了福克-乌尔夫飞机工厂、亨舍尔飞机工厂和戴姆勒-本茨飞机工厂。 后来林白与使馆空军武官杜鲁门·史密斯上校用几天的时间准备了一个报告交给华盛顿。这个由史密斯签名的报告,主要是林白写的,材料全部是由他提供的。报告大肆鼓吹德国在空军方面成了“世界强国”,这是当代“最重要的大事之一”。报告说:“很难用几句话说明德国航空工业非常令人吃惊的规模。23家著名的飞机公司和它们的46个已查明的制造飞机的工厂,有每年大概生产6000架飞机的潜力。完全有理由认为,这些已查明的飞机工厂只是反映了部分情况,真实情况——如果能公诸于众的话——将表明还有更大的生产潜力。德国飞机发动机工业的规模同样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就是这一工业的规模经常迫使外国人—一甚至迫使一向自以为了不起的美国人——对前途踌躇不安,再三思之……”

这个报告的文风显然是十分夸张的,并且荒谬地说戈林·米尔契和乌德特之流领导的德国空军具有“谦虚的品质”。同时还有意地隐瞒了或者说是“遗漏”了极为重要的一点,这就是德国几乎没有装有四个发动机的飞机,甚至以当时的标准来看,也没有真正的重型轰炸机。没有报告德国空军的这一基本特点,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林白对德国空军的破坏力作了夸大的估计。随后,他就将这种估计传播得很广泛,不仅在美国,而且传播到整个西方世界。

1938年5月22日, 林白对哈罗德·尼科尔森进行了也许是最强有力的鼓吹。尼科尔森在日记中写道:

林白非常悲观。他说,由于我们必定会被打败,所以我们不可能去打仗。德国空军比俄国、法国和英国三国的空军合起来的力量还要强10倍。我们的防务简直没有什么用,防御敌机空袭用的阻塞气球只是浪费钱。他认为,我们只能屈服,然后与德国联盟。

林白像一个报丧的幽灵,在欧洲,在美国,到处进行瓦解土气,蛊惑人心的游说。 在1938年8月份的最后两周期间,显然是通过美国驻伦敦武官雷蒙德·李上校的安排,林白夫妇对苏联进行了一次访问。林白观看了苏联许多种类的飞机,参观了很多空军基地和飞机工厂。他认为,这些飞机“不如美国、德国和英国的同类飞机好” 。从莫斯科返回的时候,他们夫妇在捷克斯洛伐克度过了9月份的第一周。捷克斯洛伐克的将军们给林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但是他得出的结论是,“捷克斯洛伐克的空防力量不强”,因为他们的飞机——驱逐机和轰炸机都一样——“对于进行现代战争来说速度太慢”。

林白夫妇于9月8日来到巴黎。这只“孤鹰”在欧洲危机问题上的观点与美国驻巴黎大使布拉特的观点很相似。布拉特对法国人的真诚热爱从政治上来说变成了对他们的命运的担心,如果他们与德国产生军事上的纠纷的话。现在可悲的前景迫在眉睫。在林白夫妇抵达布尔歇机场的那一天,法国总理达拉第对布拉特说,“如果德国军队进入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话”,法国将对德国发动袭击,尽管“他完全清楚,法国对德国防线进行袭击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并且不会取得很大成果。”

布拉特大使于9日在这种悲观的气氛中邀请林白夫妇和美国武官霍勒斯·富勒上校与法国空军部长居伊·拉尚尔出席宴会。林白以“专家”的身份对欧洲形势作了悲观的分析和说教:

“法国的形势极为险恶。它在几年之内赶不上德国,如果它要赶的话。法国每月能造大约45架到50架战斗机。根据最好的估计,德国每月能造500架到800架战斗机。 英国每月能造70架左右。法国希望到1940年4月拥有2600架第一线飞机。德国大概每三四个月就能造这么多飞机。人们被迫得出的结论是,德国的机群比欧洲其它所有国家的空军合起来的力量还要强大。法国的高射炮也不够用,巴黎的人民没有装备防毒面具。如果法国军队要趁德国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之机袭击德国的话,这只能是等于自杀”。

林白还以“消息灵通人士” 的身份相告, 德国有8000架军用飞机,每月能造1500架军用飞机,如果打仗,法国和英国的城镇会被夷为平地,它们极少可能或根本不可能进行反击。林白确实起到了“元首”巡回大使的作用,经过他的“说教”,达拉第内阁瘦如动摇,不准备再战。庞纳说,“必须不惜任何代价来维持和平”

后来林白又由法国来到伦敦,企图对英国上层人物施加影响。他首先会见了美国驻伦敦大使约瑟夫·肯尼迪,双方进行了“亲切的谈话”。林白发现,这位大使“不是一般类型的政治家或外交官”,他对于欧洲形势的看法是“明智的和有趣的”。事实上这位大使的观点有点反复无常,他的报告和外交活动都是相当浮浅的。但是总起来说,他和林白在主要问题上的看法是一致的。

在约瑟夫·肯尼迪走上外交舞台之前,只能在他的财富和爱尔兰天主教门第的基础上,推断他对于国际问题的看法。从这两个特点来看,他在政治上本应该是保守的,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竟被推行新政的罗斯福挑选来担任驻英国大使。一位了解这位总统的美国作家说,富兰克林·罗斯福有时是孩子气地喜欢采取使人意想不到的行动。毫无疑问,他对于英国故乡的一个儿子在英王陛下的疆域内神气十足这个前景感到开心。

从表面上看,肯尼迪新官上任,十分活跃。但是,他却适应不了充当别人决定的政策的发言人的角色。他讲话随便,并且喜欢对别人品头论足,态度不慎重。他不把自己视为国务院的代表,而是视为专门向总统负责的独立自主的美国外交官。

人们很快看出,在林白的煽动和影响下,肯尼迪的孤立主义态度比国务院的某些官员都严重得多。 肯尼迪定于3月I7日首次以大使身份发表公开讲话。他提交给华盛顿一个讲话稿,其中包括这样的词句:“我们的人民看不出我们参与调整国际关系会有什么用处、美国人民的大多数现在并不认为他们和任何其它国家之间存在着什么共同利益。”国务卿赫尔在罗斯福的赞同下,对肯尼迪的话作了很大的修改,其理由是,这是“彻头彻尾的孤立主义”;但是肯尼迪能够保留讲话的主题:美国的政策将由国家的自身利益来决定,只有当它直接受到威胁的时候,它才会作出军事上的反应。 几周后, 他在给持孤立主义主张的参议员威廉·博拉的信中写道:“我对这里的情况了解越多就越认为,我们必须竭尽全部才智和努力来避免任何一种卷入。只要我担任目前的职务,我就不能放弃这个指导原则。”

肯尼迪认为,战争不仅破坏生命和财产,破坏繁荣,并且会导致布尔什维主义的传播。他十分担心美国卷入一场欧洲战争的可能性。由于他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他热情地赞同英国政府的绥靖政策。他钦佩张伯伦,特别钦佩哈利法克斯。

肯尼迪的最天真的行动是,他也像林白上校一样,极力和纳粹德国拉关系,要充当“元首”的说客。特别是他要努力在他的国家和纳粹德国之间充当调解人的角色。为此,纳粹驻英国大使冯·狄克森于5月引日向柏林写过这样的报告:

“美国驻这里的大使肯尼迪不是职业外交官,而是一位私营企业家;他很富,是罗斯福总统的密友。在许多社交场合,他经常是把话题转到这样一点:他愿意尽全力改善德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他想对德国进行一次考察旅行;他还希望下次在华盛顿逗留期间与罗斯福总统讨论欧洲的复杂问题。他将不仅仅把他的活动局限在英国,而是将报告整个欧洲形势。”

在捷克斯洛伐克问题吃紧时,肯尼迪大概因为能够接触到各方面的显赫人物而感到陶醉,他随后通过电话专门与波士顿的赫斯特报系《美国人晚报》记者进行了谈话。他说,他刚会见了哈利法克斯,美国人应该“保持冷静”,“不要失去理智”,因为“事情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糟”。英国公众“很坚决地支持内阁”,“在1938年剩下的时间里”不会爆发战争。

同一天, 8月31日,肯尼迪大使向华盛顿提交了一个他不久将在苏格兰发表的讲话稿。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想问你们大家,你们是否知道世界上存在着值得你们的儿子或任何其他人的儿子去牺牲生命的分歧和争议?我也许不很了解作为世界上所有这些动乱的基础的那种极为重要的力量的情况,但是我无论如何看不出所涉及的任何事情值得人们为之流血牺牲。”

由于肯尼迪大力贩卖孤立主义的货色,因此很快就失去了罗斯福的宠信。总统看到他这篇讲话稿后十分生气,他对国务卿赫尔说:“谁会想到英国人会使一个长着红头发的爱尔兰人站到他们一边?需要对这个年轻人进行严厉的批评!”

正当肯尼迪在国外步林白上校的后尘、大肆宣传“绥靖政策”的时候,“孤鹰”林白却在美国为修改中立法问题而大造舆论反对罗斯福;他竭力主张美国不干涉国际事务,力求同纳粹德国保持友好关系。由于他的调门最响,态度最亲法西斯,因此很快就成了众人皆知的顽固的孤立派人物。但是,美国的有识之士,却对他的谬论嗤之以鼻,并给他编造了一首讽刺诗:

林白,林白,

你真是个蠢材。

你驾着飞机飘洋过海,

一旦获得荣誉,

就把心计变坏。

你仰慕大坏蛋希特勒,

吹捧德国空军威力无比、神奇厉害。

你大长法西斯的威风,

大灭反侵略人民的志气,

居心叵测,良心安在?

让你的孤立主义见鬼去吧!

正义必定战胜邪恶,

真理法轮岂容歪曲颠倒!

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

哪能任意受人愚弄,甘当法西斯的奴才!

在德意日法西斯肆意侵略和美国孤立主义十分猖撅的情况下,欲知罗斯福下一步如何行动,且看下章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