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离间两宫专横跋扈 第 4 节 目无圣上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节 目无圣上

为了忠效主子,小安子偷偷监视小皇上的行动,小皇上竞送安德海一顶绿帽子。

安德海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先是离间两宫,使两宫太后互相存有一份戒备之心,继而又借西太后之势力,踩了恭亲王奕诉一脚。他这么做,无非是只有一个目的罢了,就是他要和东太后慈安、恭亲王奕诉比试一下,到底他小安子是个奴才,还是个不可低估的人物。

小皇上载淳渐渐长大了,他目睹了安德海为了讨好西太后,阿谀献媚、令人作呕的丑态,也多少听说过小安子离间两宫,挑拨生母与六叔的关系的传闻。所以,小皇上对安德海十分反感,尤其是有一次他无意撞见生母那白嫩嫩的大脚丫搭在小安子的手上,小安子揉来揉去的情景,小皇上就恨死了安德海,他曾暗地里表示过要“杀小安子”。他也曾设想过,一旦几年后,亲政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除掉这个奴才。因而,小皇上对安德海总是爱理不理的。

安德海根本就没把年幼的小皇上放在眼里,他心里十分清楚,西太后永远不能满足权欲,就是小皇上长大成人后,西太后也不会轻易让他亲政的。只要西太后在台上一天,他小安子就不必去逢迎第二个人,哪怕是小皇上,安德海也没有必要去看他的脸色行事。

有一天,小皇上下了书房,走进御花园,举起铜鼓练臂力。

他一不小心,压伤了一个指头,太医院的骨科大夫连忙赶来,为他敷了伤药,很快便止住了疼痛。他生怕两宫太后为他担心,就装作没事似的,躲在寝宫里养了几天。这事儿,还是让两宫太后知道了,她们纷纷赶来看望小皇上。

东太后是带着贴身宫女王儿和桂莲来的,西太后是带着贴身宫女庆儿与太监安德海来的。小皇上的贴身太监张文亮和李明玉一见两宫太后都来了,连忙齐刷刷地站在宫门前跪迎两宫大后。

西太后的脸拉得老长,一双凤眼含着一股怒气,吓得张文亮和李明玉大气不敢出一声。两宫大后坐下后,西太后把手一挥,让其他太监、宫女们都先回避,大殿里只留下玉儿、桂莲、庆儿、安德海和李明玉。个人。

“怎么回事?”

西太后阴沉着脸,责问李明玉。李明玉吓得面如土色,他哪里敢辩理,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东太后看了看小皇上的伤势,心疼似地说:

“以后可要小心点啊。”

她又转过头来,对李明玉说:

“以后要跟紧皇上,可不能再让他有什么闪失,记牢了吗?”

很显然,东太后对李明玉只是轻轻地责备几句,她并不打算重责李明玉。可西太后却不依不饶:

“皇上的手是怎么压伤的?”

“万岁爷从弘德殿下学,到御花园……”

“到御花园干嘛?你们没跟着去吗?”

“没,奴才当时不在,听万岁爷说,他想举铜鼓,手臂一软,铜鼓落了下来,缩手不及,压伤了手指。”

西太后听到这里,咆哮如雷:

“大胆奴才,还敢强辞夺理,给我重打50大板。”

小皇上一听皇额娘要责罚李明玉,连忙出面拦阻:

“皇额娘,这事儿与小李子无关,是孩儿一不小心压伤了手指。”

“住嘴,就单凭他不尽心尽力跟随左右这一条,今天就非打不可。”

李明玉眼巴巴地望着安德海,他多么希望西太后面前的大红人安公公此时能为他求饶几句。安德海当然明白李明玉的意思,他开口道:

“主子,小李子是万岁爷最喜欢的人,就饶他这一回吧!”

他这哪里是求情,分明是火上加油,激着西太后加重对李明玉的处罚,气得小皇上直跺脚,他在心里诅咒安德海:

“小安子,朕非杀了你不可!”

果然,西太后一听“最喜欢的人”这几个字,怒火更大了:

“怎么,皇上最喜欢的人,我就不能处罚了?我偏要打,再加50大板。小安子,去,帮着数够100大板。”

“庶。”

安德海幸灾乐祸似的差人把李明玉拉了出去,那些小太监都慑于安公公的威严,不敢手下留情,他们想打多一点,尽量让李明玉减少疼痛,可安德海偏偏不慌不忙地故意拖着长腔数着。外面李明玉发出凄惨的哀嚎,小皇上沉不住气了:

“皇额娘,您消消气。”

东太后也表示同意小皇上的观点,投去征询的目光问道:

“妹妹,你消消气,我看就算了吧。”

西太后也不好再说什么,她只好作罢,乐得小皇上连忙拉住东太后的贴身宫女桂莲的手:

“好桂莲,快去让他们放手。”

小皇上这无意间的举动,却让细心的两宫太后全看在眼里了。她们不由得想起当年康熙帝在未登大宝时,曾和某一宫女有过露雨之恩,为此后来闹出一些事端,他登基之后,绝不肯放那位宫女出宫,非要给他加个封号不可,闹得皇太后很不开心。

如今小皇上也已十四五岁了,虽说还是个孩子,但他已开始发育,可不能让他重蹈康熙爷的覆辙,万一他与宫女有了私情,一来影响他的学业,二来影响他的身体健康。两宫太后对视了一下,表示颇有同感,她们暂时默不作声,打算回宫后再详细问个明白。

西太后带着庆儿、小安子也随同到了坤宁宫,她们支开其他太监、宫女,只留下玉儿、庆儿、安德海三个人。

慈安太后急切地问自己的贴身宫女王儿:

“玉儿,你要说实话,桂莲在皇上面前有没有什么轻佻的举动?”

桂莲比玉儿要小得多了,玉儿跟东太后已有十年有余,她对东太后忠心耿耿,很得东太后的欢心。而小桂莲是四年前才进宫的,桂莲今年14岁,生得娇小、俏丽。这孩子天真可爱又聪慧,东太后也很喜欢她,所以,出门时经常带着她,而小皇上也经常到坤宁宫里请安,自然,小皇上与桂莲有些接触。

西太后一见东太后直截了当地问起了这事儿,便也随着附合了一句:

“玉儿,你一定要说实话,有什么故意隐瞒的,非撕你的皮不可。”

东太后为人温厚,玉儿一向很敬重自己的主子,而西太后是出了名的凶残,她虽然不是储秀宫的人,但她相信西太后的魔爪会伸到坤宁官来。她知道万一自己措辞不当,不是伤着自己,就是伤着小桂莲,所以,玉儿跪在两宫太后的面前,慢慢地说:

“跟母后皇太后、圣母皇太后回话,桂莲长得很俊俏,万岁爷也确实常来这儿请安,可每次桂莲伺候万岁爷时都很恭敬。当然,万岁爷也挺喜欢她那份孝敬劲儿。*

西太后根本就没从玉儿的话中听到什么蛛丝马迹来,她便问道:

“那么,是怎么个伺候法儿呢?”

“无论是拿点心,或者是给万岁爷递上一条热毛巾,桂莲总是小心翼翼,从来不敢马马虎虎。”

“唉,如此说来,他们之间没什么事。”

西太后的意思是小皇上与桂莲之间尚无私情,她总算舒了一口气。她不得不为儿子着急,才14岁的毛孩子,万一闹出个什么丑事来,可不好听。西太后确认桂莲并不是什么“狐媚子”后,便放心地带着庆儿、小安子回储秀宫了。用过晚膳后,安德海瞥见四处无人,便溜到了西太后的寝宫里,他有声有色地说了起来:

“主子,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那玉儿分明是东边的人,她能说实话吗?主子您想一想,桂莲是东边的人,东边巴不得她勾搭上万岁爷,这样好让桂莲紧紧地拴住万岁爷,万岁爷常常去东边,不就和主子您更疏远了吗?”

西太后心里总有个阴影,那就是亲生儿子载淳从小到大都和东太后亲近,而有意无意地疏远自己。被安德海此时一提,她的心头便又隐隐作痛。她现在不但怕儿子14岁就闹出丑事,影响学业了,她更担心的是安德海所说的。西太后发狠似地说:

“小安子,那你说该怎么办?”

安德海沉思了一会儿,坏主意便脱口而出:

“奴才认为嘛,要防患于未然,干脆干掉她。”

安德海做了个杀头的手势。西太后不禁为难地说:

“桂莲又没犯什么大错,怎么给她定罪呢?”

安德海诡秘地一笑:

“主子只要赞同奴才的主意,剩下的事情,让奴才去办好了。”

第二天,安德海便到了内务府,他向内务府点名要坤宁宫的桂莲,他谎称西太后喜欢小桂莲的模样,非要她做诗膳宫女不可。内务府回话:

“只要母后皇太后肯给人,你们领过去好了。”

安德海马上到了坤宁宫。东太后听说西太后想要小桂莲,虽然有点儿不舍得,但她也不能为了一个小小的宫女而使两宫关系进一步恶化,她便勉强答应了安德海。

“小安子,桂莲还小,有不懂规矩的地方,你多教导她,可不能动不动就责打她。”

显然,东太后是很不放心小桂莲过去的,但事到如今又无可奈何。安德海明白东太后的意思,他也十分清楚,小桂莲刚到储秀宫,暂时还不能向她下手,等等再说吧。

桂莲到了储秀宫,果然,小皇上比以前也来的勤多了,名义是向亲皇额娘请安,而实际上是想找小桂莲说说话儿。可怜的小桂莲,才14岁的孩子,她心里什么都明白。玉儿姐姐曾多次提醒过她,皇上是龙,自己是虫,不该想的事儿就不能去想,她也明白自己是奴婢,绝没有半点儿非份的念头。

小皇上载淳其实也没有什么邪念,他生在深宫,长在深宫,只有一个姐姐——大公主荣安和一个堂妹——荣寿公主,而她们又不能时常陪伴自己,十几岁的孩子一天到晚泡在大人堆里,难免寂寞。寂寞中偶然发现坤宁宫有个小宫女,年纪和自己相仿,那宫女就是桂莲。桂莲长着一张莲花似的漂亮的脸蛋儿,她一笑起来,两个浅浅的笑靥特别迷人。尤其是桂莲心灵手巧,她剪的窗花,那小鸟儿活灵活现,小皇上悄悄地收藏过几张,没事儿的。

时候,他就把窗花拿出来琢磨,几次想开口让桂莲教他剪窗花,都没有机会。

小桂莲到了储秀宫,小皇上得知后去责问东太后,为什么把桂莲赶走。东太后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你亲皇额娘喜欢她,小安子便来要的。”

又是讨厌的小安子,小皇上一听说是小安子把桂莲领走的,心中就有气。他一口气跑到储秀宫去看一看桂莲在西边过得怎么样。小皇上正巧在宫门中遇到桂莲,他急急忙忙拉住桂莲的手说:

“桂莲,今天有空不,你教我剪窗花。”

安德海站在小花园里看得清清楚楚,万岁爷在拉桂莲的手,他只觉得一腔热血直往脑门子冲。自从安德海自阉入宫后,他就不敢奢求自己还有什么男女之欢乐,这几年,西太后独守空宫,寂寞难奈之时,便让安德海用他那双男性的双手安慰自己饥渴的灵魂。每次,都是西太后发出满足的轻轻呻吟声,而安德海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所以,安德海最怕见到男女亲热的场面,每当荣禄偷偷进宫侍奉西太后时,安德海总是躲得远远的。他坐在门槛上为他们放风,西太后的纵情浪语时时传到他的耳朵里,他都竭力地捂住耳朵,尽量不让自己心灵上受到什么伤害。

今天,偏偏让小安子撞上了小皇上去拉桂莲的手这么一幕剧。安德海没去多想,他连忙跑到西太后面前,添油加醋、绘声绘色地夸张了一番:

“主子,奴才看的真真切切,桂莲先是拉住万岁爷的手,当万岁爷也拉她的手时,桂莲便顺势倒在了万岁爷的怀里。”

西太后一听火冒三丈,她不由分说,大声叫喊,让小皇上马上进来。小皇上正准备学剪窗花,忽然听见母亲的叫喊,他哪里敢怠慢,赶紧进来:

“皇额娘吉祥。”

小皇上由于跑得急,小脸上红扑扑的,而西太后则认定儿子刚才一定没干好事,便阴沉着脸问道:

“阿哥刚来吗?”

“是的,刚来不久。”

“那你都干什么来着?”

“孩儿没干什么。”

“还敢嘴硬,刚才一进宫门,你在干什么?”

“什么也没干呀。”

小皇上并不认为自己干了什么让皇额娘如此盛怒的事情,所以,他实在是没什么可说的。

“小安子,帮他回忆回忆。”

好啊,又是可恶的小安子使的坏,一定是他又捣什么鬼了。

小皇上瞪了安德海一眼,而安德海若无其事地对小皇上说:

“奴才刚才分明看见皇上有失检点。”

哦,原来是指进门时,自己拉住桂莲的手这回事。小皇上振振有词地说:

“朕并无不检点之处,小安子你太小题大作了吧!”

“奴才怎敢诽谤万岁爷,奴才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安德海根本就没有把小皇上放在眼里,他倒反唇相击起来了,气得小皇上一扭头便要走。

“咦,哪里去,说你几句就受不了了?”

西太后厉声喝住了儿子,小皇上只好站住。从此以后,小皇上更恨安德海了。而安德海并没把小皇上对他的恨看得多重,他背靠西太后这棵大树好乘凉,至于其他人,他统统不放在眼里。

过了几天,可爱、活泼的小桂莲突然暴病身亡,小皇上和东太后都很觉得蹊跷,但他们也没抓住什么真凭实据,只好作罢。

小皇上恨小安子,人所共知,张文亮和李明玉总是耐心地劝他要忍着点儿,小皇上也这么认为。他自己也觉得现在动安德海还有些为时过早。他一直都在想,一旦自己亲政后,他要干的第一件大事便是杀小安子。

安德海也知道皇上对他是恨之入骨,不过安德海毫不在意这些,他死心塌地地为西太后效忠。最近,西太后发觉儿子的功课没有一点儿长进,她怀疑小皇上每日不用心读书。于是,西太后便派了安德海时常去弘德殿去盯梢,以窥小皇上的行动。这一天,小皇上感到头脑发胀,身体不适,他看了几页书,便难以坚持得住。他想站起来呼吸一点新鲜空气,随手推开了窗子,此时,窗外阳光明媚,鸟语盈耳,好一派大好的春光。小皇上信步踱到了御花园,花园里彩蝶飞舞,百花盛开,姹紫嫣红,十分迷人。小皇上边赏花,边回忆刚才背诵的一段书,突然,他觉得后面有个人影在晃动,刚才李明玉陪驾而往,这会儿李明玉明明在自己的身边,而后面的人影是谁呢?小皇上示意李明玉,两个人倏地一闪,他们躲闪到一块假山石的后面,从石缝里向外张望。

只见安德海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他正东张西望。这会儿,安德海好纳闷儿,他看着皇上走进御花园的,可怎么不见人呢?

这下可好了,小安子可怎么向主子交代呀?正在小安子发愁之际,顽皮的小皇上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小安子,你鬼鬼祟祟地站在这儿干嘛?”

“万岁爷吉祥,奴才是来请万岁爷过去的,主子正等着万岁爷哩。”

安德海这句倒是实话,西太后吩咐小安子,先静静地观察一下皇上有没有用功学习,如果皇上正在认真读书,就不要去惊动他;如果皇上不在读书,就请皇上到储秀宫去一趟。

“小安子,你是怎么知道朕在这里的?”

“这,这个……”

安德海瞠目结舌,不好回答,他总不能直言自己一直在后面盯梢跟到这里来的吧。还是小皇上替他说了出来:

“你一定盯着朕老半天了,小安子,朕正告你这个奴才,以后如果再让朕看见你鬼鬼祟祟的,朕可不再轻饶你了。滚,滚得远远的。”

安德海并不是十分害怕的样子,他固执地说:

“主于让奴才来请万岁爷过去叙话儿,万岁爷若不随奴才走一趟,奴才如何向主子交代呢?”

安德海抬出了西太后,压得小皇上不得不随他而行。西太后一见安德海引来了小皇上,她就知道儿子不在认真读书。

“皇额娘吉祥。”

西太后上下打量着小皇上,她冷笑了一声:

“哼,该上书房的时候,不在读书,干什么去了?”

小皇上低着头,不敢说话。谁知安德海却开了口:

“主子,奴才是在御花园碰到万岁爷的。”

“成什么样子,还有一点儿威仪吗?我说过多少遍了,你是一国之君,要用功学习,将来亲政后才能治理好国家,你就是听不进去,成天像个没教养的野孩子似的,东跑西颠的,成何体统!”

小皇上明白,西太后说他东跑西颠的,暗指他时常去看望东太后。小皇上明白一定是可恶的小安子又在皇额娘面前乱说一气了。他用眼睛狠狠瞪了安德海一眼,正巧,被西太后看见了,她越发生气了:

“你瞧一瞧你,我正在跟你说话哩,摇头晃脑的,成什么样子!你不要以为有人袒护着你,就敢爬到额娘的头上来,你给我记住,我才是你的亲额娘广

安德海见西太后越说气越大,他献媚似的说:

“主子何必跟万岁爷生这么大的气。”

他又转向小皇上,拉着小皇上的衣角,说:

“好了,好了,万岁爷给额娘陪个罪吧,说‘下次不敢了’。”

说着便来又拉小皇上,示意小皇上磕头谢罪。小皇上恼了,他一甩手,挣脱开安德海:

“放手,拉拉扯扯的做什么!”

西太后一看这情景,生怕小皇上把怒气撒在宠监小安子的身上。万一皇上一怒之下,让人把小安子拉出去斩了,天子之言,谁可更改?西太后连忙喝退安德海:

“退下去,这里没有你的事!”

安德海没想到自己两面不讨好,又被皇上奚落了几句,被西太后厉声喝斥几句,他感到十分委屈,带着泪腔应了一句便退下去了。安德海没敢走远,他听得清清楚楚,西太后还在厉声训斥小皇上。末了,只听西太后喊了声:

“小安子。”

“奴才在。”

“去,把张文亮、李明玉都给我找来。”

安德海明白,西太后要找这两个太监的茬了。小安子没敢耽误,一路小跑找来了李明玉和张文亮:

“张公公、李公公,恐怕今儿个太后‘有赏”’。

安德海得意洋洋地看着满脸沮丧神情的张文亮和李明玉。两个太监心想:

“糟了,说不定又要挨板子。单是西太后责备还好抵挡,怕只怕这可恶的安公公扇阴风点鬼火,吃不了可真要兜着走了。”

两个人跟在安德海的后面,忐忑不安地走进了储秀宫,他们俩硬着头皮来见西太后。

“小李子,皇上下了书房,你们都到哪儿去呀?”

“奴才决不敢带皇上乱走,皇上吩咐去哪儿,奴才小心伺候便是,奴才从不多问一句。”

“哦,这些哀家全知晓,以后你们应再多加小心伺候才是。”

“庶。”

两个太监连忙退出是非之地。小皇上见母亲怒气已消,他也趁机离开。他们一行人回到了养心殿,小皇上忿忿地说:

“一定是那个狗奴才小安子又在太后那儿告了朕一状,不然的话,好端端的,太后为什么要发火?”

李明玉心直口快,他脱口而出:

“万岁爷,奴才早就想告诉你,我和张文亮都多次发现过安公公在远处盯梢皇上。”

小皇上一听这话,怒不可遏,他随脚踢翻了一只花盆:

“这个该死的小安子,朕非杀这个王八蛋不可。”

“万岁爷息怒,打草惊蛇犯不着。”

张文亮也在旁边附合着李明玉的话,他们三个人低声密语了一会儿,最后小皇上发话了:

“也好,再让他多活三四年,早晚有一天,朕要亲自收拾他!”

小皇上恨小安子已不是什么秘密,安德海仗着西太后给他撑腰,根本就不在乎皇上对他恨不恨。安德海只在乎西太后一个人。只要能讨得西太后的欢心,管他小皇上对他有什么样的看法。小皇上总想找个借口狠狠地责骂小安子一次,果然,有这么一个机会来了。

这一天,小皇上在养心殿正在闭目养神,李明玉站在寝宫外面侍寝,安德海大模大样地到了。小安子在后宫专横跋扈,为所欲为习以为常,他哪里把小李子放在眼里。

“小李子,太后请万岁爷过去叙话呢。”

李明玉本来就对小安子十分反感,小李子是皇上这边的人,他仗着皇上是九五之尊,根本就没把安德海放在眼里。李明玉抬眼看了看安德海,爱理不理地搭了一句:

“安公公请回吧,等一会儿万岁爷醒了,再说吧。”

安德海每到一处都是受到上等客的待遇,他可没遭过这冷遇。安德海按不住火了,他提高了嗓门大叫道:

“我安公公回不回去,与你李明玉有什么关系,太后让我请皇上,我便宁愿站在这儿等。”

“好吧,只要你不觉得累,你等好了。”

李明玉也不给安德海让个座,故意让他站着等。寝宫里的小皇上也真沉得住气,他装作已熟睡,并且发出了轻轻的鼾声。李明玉知道小皇上是装睡的,他也不急不躁的,坐在椅子卜打着吨儿。安德海真等急了,两个多时辰过去了,还不见小皇上醒来。

焦急等待的安德海在寝宫门口踱来踱去,搓手挠头,表示有些不耐烦了。

“李公公,烦劳你进去看一眼,问问万岁爷可醒了?”

“安公公,你不要命了,万岁爷正歇着哩,要进,你进去好了。”

安德海一听李明玉的话这么冲人,他不禁回了一句:

“小李子,你太过分了。”

李明玉小声地顶了一句:

“过分的不是我小李子,而是你安公公,皇上正歇着,瞧你急成什么样。”

“你,咱们走着瞧。”

这一句,安德海脱口而出,而且是大叫出来的。只听见房里“嘭”地一声,是摔茶杯的声音。

“放肆,哪个大胆的奴才,敢在朕休息的时候撒野!”

李明玉紧贴着寝宫的门,低声地回了一句:

“回万岁爷,是安公公大叫大嚷。”

小皇上高叫了一声:

“把小安子给我拉出去,打20大板。”

“庶。”

李明玉正巴不得皇上发出这句话,他没敢怠慢,连忙喊了几个小太监来,把安德海拖了出来,不容安德海辩理,狠狠地打了他20大板,疼得安德海直流眼泪。安德海搓着红肿的屁股,哭丧着脸回到了储秀宫。他一见西太后,就像孩子见了亲娘似的,哭诉起来,气得西太后嘴唇发白,脸色发青,浑身打得哆嗦:

“小李子,你个狗奴才,打狗还得看主人,你竟敢欺负到哀家头上来了。”

过了一会儿,小皇上来了,他猜想皇额娘一定会发火,便小心翼翼地向西太后问安:

“皇额娘吉祥。”

西太后看了小皇上一眼,头一扭,并不理睬小皇上。小皇上知道母亲是在为安德海的事在生他的气,便说:

“刚才孩儿正在午睡,小安子这个狗奴才竟在寝宫外面大叫大嚷,惹得孩儿心烦意乱的,孩儿一气之下,责备了小安子。”

“哦,皇上长大了,连老娘请皇上,皇上都不肯屈驾了。”

小皇上听得出来,西太后在讽刺自己,他再也不敢辩解什么。不过,小皇上在心底深处却暗自伤感,亲生儿子还不如一个宠监的地位高,他觉得是小安子夺去了母亲对自己的爱。每次母亲和小安子说话总是柔声细气的,而和自己说话却粗暴无比,这究竟是为什么?小皇上百思不得其解。

小皇上虽然慑于西太后的威严,不敢公开与安德海作对,但

他出于顽皮的本性,总想着用一个妙计来捉弄安德海一下子,以解心头之恨。

安德海树敌太多,却全然不知,他只仗着西太后这棵大树好乘凉,却不知道自己早已破坏了祖宗家法。清朝早年对太监的防范甚严,还是顺治帝人关时,鉴于明代宦官专政干预朝政的历史教训,清朝曾明确有过规定:

宦官“级不过四品,非奉差遣,不许擅出皇城,违者被死”,又规定“太监犯法干政,窃权纳贿,交结满汉官员,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贤否者,凌迟处死”。

安德海不服气,他想破这个老例。他现在早已是官至四品,可是,他不满足,他嫌自己头上的那个蓝顶带(四品官帽顶带)

的颜色不鲜艳,他很想换一顶红顶带(二品官帽顶带)官帽。但是,西太后再宠他,这晋升官级不能由西太后一个人说了算数。

过去,皇上年纪小,两宫大后垂帘听政,小皇上从不过问朝政。

如今不同了,小皇上随着年纪的增加,他越来越多地过问朝政。

他是天子,他的话是金口玉言,不可违也,万一西太后提出给小安子加官,小皇上坚决反对,那可连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

安德海很明白,要想破老例,太监官至二品,就必须讨小皇上的欢心,让小皇上心甘情愿地给小安子“换换顶带”。小皇上一向就很讨厌小安子,尤其是小安子那讨好西太后,阿谀献媚的丑态,很让小皇上反感。但这并不等于说,小皇上对小安子的态度不能改变。安德海深信,只要自己尽心尽力伺候皇上,会打动皇上的心的,到底小孩子玩不过个大人。安德海主意已定,便决意委曲求全,再塑“小安子”的形象,让小皇上对他改变看法。

机会终于来了,再过十来天,就是小皇上15岁生日了。在宫中,皇上的生日叫“万寿节”。小安子要借这万寿节,好好地显露一下自己,好讨红顶带官帽。这几天以后,安德海忙里忙外的,他吩咐御膳房做小皇上最爱吃的点心,又指挥戏班子连天加夜班地加紧排练小皇上最爱看的武戏。为了逗得大家一笑,特别是为了博得小皇上的开心,安德海特意客串一段戏,他扮演一个小丑,定会逗得大家捧腹大笑。

小皇上看见安德海忙得不亦乐乎,甚是不理解,小安子以前可从来没这么殷勤过。小皇上猜不透小安子的心思,便好奇地问:

“小安子,你怎么为朕过万寿节这么卖力气?”

安德海眯眯一笑:

“万岁爷,奴才过去有不懂事的地方,还请万岁爷海涵,小安子能有今天,全仗万岁爷的恩泽。”

“朕并没对你有过什么恩泽呀。”

“怎么没有,奴才这官帽上的顶带,不是皇上赏的吗?”

小皇上一看小安子头上的四品官帽,那顶带是蓝色的,倒是挺好看,便说:

“小安子,以后可不要再胡作非为了,保住你的蓝顶带。”

安德海趁势接着说:

“万岁爷,您瞧,这蓝顶带多暗呀,奴才还盼望万岁爷赏一个颜色鲜艳的顶带哩!”

安德海虽没直接提出来要个红顶带(二品官帽),但聪明的小皇上已听出了小安子的弦外之音。他调皮地挤了挤眼,说:

“小安子,你好好地干,等万寿节那天,朕赏你一个鲜艳的顶带。”

安德海一听小皇上终于说出了自己最想听的一句话,他受宠若惊,感激啼零,连忙磕头谢恩。小皇上诡秘地一笑:

“现在谢早了,等过几天再谢吧!”

到了万寿节那天,小皇上先给太监、宫女们—一颁了赏,最

后,只剩下安德海一个人了。只见小安子脸上荡漾着微笑,他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再过一会儿,皇上就要给他进官。他小安子终于打破了祖制,他一个太监居然能官居二品,真是安家祖坟上冒了烟。太监、宫女们都纷纷把目光投到安德海的身上,他们并不知道小皇上前几天对安公公的许诺。只见小皇上命一个太监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安德海知道那盒子里装的一定是皇上赏给他的新官帽。

“小安子,领赏!”

小皇上脆脆地大叫了一声,乐得安德海走路都有点轻飘飘的。

“奴才在,谢万岁爷龙恩!”

安德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磕完了头,他并不急着站起来,他在等新官帽戴在头上哩。只见小皇上潇洒地走到小安子的面前,亲自给小安子戴上了一顶新官帽。安德海急切地等待着人们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可是,人群里爆发了一阵哈哈大笑声。安德海连忙把新官帽摘下一看,原来小皇上赏给他的是一顶绿顶带的帽子,一个鲜艳的绿翡翠嵌在帽顶上,那绿顶子闪着鲜艳的绿光,确实绿得可爱。

这男人带绿帽子,是要被人耻笑的,虽然小安子是个阔人,但毕竟他还是个男子,他顿时感到受辱,一股热血直冲向脑门子。安德海气急败坏地捏着那顶绿帽子,流着眼泪,冲出人群,直奔储秀宫。小安子已经跑得老远了,他还仿佛听见小皇上那开心、爽朗的笑声。

安德海跑到了西太后的面前,跪在主子的面前,痛哭不止。

西太后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再三追问,才弄清事情的原委。显然她对小皇上的恶作剧十分不满,但她也没把这件事情看得太重,她淡淡地一笑:

“小安子,别哭了,起来吧,谁叫你平日里总是和他过不去呢。”

安德海更委屈了,他本想让西太后狠狠斥责小皇上一顿,不曾想,西太后倒袒护起小皇上来了。通过这次教训,安德海似乎又明白了一些道理,“目无圣上”,吃亏的是自己。这些年,自己为了逢迎西太后,他可真得罪了不少人,东太后、恭亲王、小皇上,个个见到小安子都像是见到仇敌似的。

看来,安德海该为自己重新开辟一条新的蹊径了。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