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辛酋政变投机得势 第 10 节 荣升大总管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节 荣升大总管

安德海成为西太后忠实的奴才,西太后也没有亏待这个辛酉政变的牵线人,安德海荣升为大总管。

两宫太后,尤其是西太后终于实现了渴望已久的政治理想——垂帘听政。安德海这些年来,为西太后鞍前马后,可真出了不少力。尤其是承德热河行宫,咸丰宾天,肃顺、载垣、端华等人把持朝政,西太后险些翻船,在情急之中,安德海自愿重演“苦肉计”,暗中调来了恭亲王奕昕,又帮助奕昕男扮女装,混入行宫,共议除肃顺的大事。回銮途中,小安子又舍身相救。为了西太后顺利登上政治舞台,安德海可谓竭尽全力,鞠躬尽瘁,自然,赢得了西太后的信任与欢心。

如今西太后稳坐江山,安德海有如鱼儿得水,好不自在。这日,西太后退朝回来,她感到四肢乏力,腰酸腿疼,便懒散地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安德海见西太后如此之模样,便悄悄地走近她的身边:

“主子,奴才给主子请安了。”

“哦,是小安子。要你办的事,可办妥了?”

“奴才早已办妥,主子且静养几天,不几日,老太太便可动身进宫。”

原来,前一阵子西太后忙于政务,尤其是辛酉政变那些日子里,她整日提心吊胆睡不着觉,哪里还有心思顾念娘家人。辛酉政变后,她要尽快熟悉朝政,巩固来之不易的政权,更无暇思念母亲。如今不同了,议政王奕昕与醇亲王奕寰全心全力地辅佐朝政,百官群臣虽有不服气的,但少数这几个人也只是心中有气而已,并不表露在外,西太后只觉得事事顺心。闲暇时,西太后便想起了娘家人,有时,思念母亲的那份情意搅得她寝食不安。

皇宫大内,规矩极多,皇太后及皇后不可随便回娘家,她们的娘家人也不能随便人宫去看望女儿,亲人之间被一道大墙隔着。一个京城里,有时竟达几年不得相见。西太后想母亲,有时竟至入了神。那天,西太后带着几个宫女去御花园散心,安德海随行。初春时节,乍暖还寒,柳树抽出了新芽,小草露出了嫩脸儿,小鱼儿在池中自由地游来游去,好一幅初春美景。西太后靠坐在朱栏上,望着水中自由自在游来游去的金鱼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安德海听得出来,西太后这一叹息便是心中有事,他试探性地问:

“主子,这大好的春光,万物萌生,为何叹息?”

“小安子,这草儿、花儿的一荣一枯,荣的时候,繁花似锦,争芳斗妍;枯的日子里,埋了种子,以备来年发新芽。这池中的鱼儿花草荣时,它们也聚;花草枯时,它们也聚,一家人在水中自由地游来游去,不受外界的干扰,多幸福。”

西太后说到这里,好像很伤感,因为安德海看见西太后在用手帕轻轻地擦眼泪。安德海的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同情心来,他觉得高高在上的西太后甚至有些可怜,一个20多岁的寡妇,苦苦地维护自己的尊严,守着个不懂事的孩子,可这孩子偏偏又不和他亲额娘亲近。这年轻的寡妇虽有个娘家,但娘家并不十分兴旺,也不能给她带来什么护身之符。也可能是出于同情,也可能是出于献媚,安德海连连点头,称西太后的感慨极是。

“主子乃多愁善感之人,菩萨心肠,见到池中鱼儿成群游来,便感叹万分。鱼儿哪有什么一家人聚在一起,它们也不懂得什么天伦之乐,这可能是主子思家心切,日夜想念老太太所致吧。”

安德海这句话可真说到西太后的心坎上去了,她点头称是,的确,她真的很想念母亲。她记得母亲很爱吃萨其玛,还爱吃安徽合肥的特产麻烘糕。于是,西太后似自言自语,又似对安德海所说:

“老太太年纪大了,也不知道牙齿可能嚼动萨其玛和麻烘糕了。”

安德海一听这句,便明白了,西太后是想让小安子去一趟芳嘉国代她看望母亲。安德海试探性地问:

“主子,奴才可否去看望老太太,给她老人家捎点点心去?”

“你要做的严实些。”

在皇宫里,皇太后及皇后、妃嫔们是不允许随便探望娘家人的,所以,西太后不得不叮嘱安德海几句。安德海办事非常仔细、周全,他借机出了宫,直奔芳嘉国找到了叶赫家,将西太后思念老太太之情原原本本学了一遍,惹得叶赫老太太直流眼泪,她也非常思念女儿。大女儿兰儿贵为皇太后,已经有几年没见面了,也不知兰儿是胖了,还是瘦了;二女儿容儿身为七福晋,虽然生活在王府,但总不像皇宫那么戒备森严,一年半年还能见上一面。老太太一见小安子,就像见到了女儿兰儿一样,拉住安德海的手问长问短。当安德海拿出一盒萨其玛和一盒麻烘糕时,老

太太明白这是女儿孝敬她的。老太太虽没剩几颗牙齿,但她却津津有味地放在嘴里嚼啊嚼,仿佛她嚼的不是点心,而是在品尝女儿的一片孝心。安德海又将西太后托他带来的一对翡翠玉镯、 四个祖母绿钻戒、500两金子交给了老太太,并转告老太太,如果老太太乐意,近日可接她进宫过一阵子。老太太一听说能进宫看望兰儿,乐得合不上嘴,她告诉安德海准备几天,便进宫。

安德海将看望老太太的情景,一五一十地全描述给西太后听了,西太后打心眼里感激小安子这个忠实的奴才。为了表示她的心情,她竟将自己最喜爱的一个金簪子送给了安德海,让安德海设法找人带回老家南皮县,送给安母。安德海立即磕头谢恩,将金簪子收下。

又过了四五天,安德海秘密把叶赫老太太接进了宫。这位老太太已经有五六年没见到女儿了,她一见西太后,泪如泉涌。按礼数,老太太是平民,她应该向西太后跪安,她也听说过皇宫大内,礼节繁琐,哪怕小皇上只有几岁,他的几位皇叔们也应向他三跪九叩行大礼。老太太刚走进储秀宫东暖阁,只见西太后迎了上来,老太太连忙想下跪请安,安德海迅速走上前,将老太太搀起。安德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口呼:

“太后吉祥。”

他算是代叶赫老太太见过西太后了,安德海扶着老太太坐在东暖阁的偏座上。西太后一见老母亲满头银发,不禁一阵伤感,掉下几串眼泪。安德海示意宫女们全退下,自己也悄悄退下,他将东暖阁的大门虚掩了一下,好让她们母女好好叙叙别后情。安德海立在东暖阀门外,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于是,他一口气跑到了坤宁宫。

坤宁宫里,慈安太后正抱着小皇上翻绳玩。安德海立在门口,叫了一声:

“皇上吉祥,皇太后吉祥,奴才小安子给皇上、皇太后请安了。”

小皇上一见是令人讨厌的安德海来了,他头一扭,不再正视安德海一眼。安德海也自知没趣,他把求救的目光转向东太后。

东太后淡淡地说了一句:

“起来吧,小安子,有什么事?”

安德海向宫女们看了看,他的意思是宫女们都站在这里不便说,慈安太后便让宫女们全退下。安德海凑近东太后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只见东太后眉头稍微皱了一下。安德海连忙补充说:

“圣母皇太后这些日子身体愈见衰弱,她每餐只吃一小口饭,这样下去可不是个法儿。老太太也万分思念圣母皇太后,母女别后叙叙话,也是人之常情。母后皇太后宽宏大量,奴才以为还是让皇上去见见老太太,毕竟他们是至亲。”

虽说叶赫老太太私自进京,慈安太后有些不悦,但她又不好说什么,一则西太后若真的身体衰弱,刚刚稳定的政局谁来支撑;二来人家母女思念至极,母亲来看女儿也不是什么犯法之事,何必闹个惊天动地,彼此之间都不愉快呢?再说小皇上虽然和自己十分亲近,但毕竟叶赫老太太也是皇姥姥,姥姥想见见外孙子也是人之常情。所以,东太后便点头应允了,她把小皇上的衣服整了一整,对小皇上说:

“皇上是个听话的好阿哥,等一会儿,额娘带你到储秀宫去,见到一位白发老太太,皇上要叫皇姥姥,听明白了吗?”

在小皇上的心目中,阿玛睡着了,永远地不再醒来了。他的亲人就是两位皇额娘,当然自己的乳娘也很亲。他还知道有几个皇叔,其中六叔恭亲王、七叔醇亲王也很疼他。有一次,醇亲王进殿时,悄悄地揣了个蝈蝈,他把蝈蝈藏在朝服的衣袖里。两位

皇额娘正在询问什么灾民之事,谁知蝈蝈叫了起来,吓得七叔奕寰的脸都变白了,几位大臣想笑却又不敢笑,还是六叔奕昕解了围:

“醇亲王近来身体不适,他经常闹肚子,腹中发出有如蝈蝈叫声,望太后恕罪。”

东太后当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强忍住笑,说了句:

“既然醇亲王身体欠佳,请后殿歇着吧。”

七叔奕寰连忙退到后殿,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小心翼翼地把两只蝈蝈取了出来,还好,它们还活蹦乱跳的哩。小皇上好不容易才捱到退朝,他挣脱开太监谙达张文亮的怀抱,飞奔到了后殿来找七皇叔。奕寰把两只蝈蝈交到了小皇上的手中,恰巧被东太后看见了,她笑了笑:

“瞧你们两个人,一对贪玩的活宝。”

小皇上眨了眨眼睛,他真的想不起来还有什么皇姥姥。东太后读懂了小皇上的疑惑,她耐心地告诉小皇上:

“皇上一定要听话,你长大就知道什么是姥姥了,皇上可一定要喊姥姥。”

小皇上机械地点了点头。为了避免更多的人知道西太后的母亲私自进京,东太后没有坐轿,而是由安德海在前引路,两个贴身宫女随后,几个人步行到了储秀宫。安德海一见储秀宫大门,便高叫道:

“母后皇太后及皇上驾到。”

储秀宫的太监及宫女们连忙出外跪在地上迎驾。屋内的西太后一听东太后来了,连忙抹干眼泪,走了出来:

“姐姐快请进。”

西太后一手拉着小皇上的手,一手挽着东太后,好一幅天伦之乐的景象。叶赫老太太一听东太后来了,她连忙躲在侧厅帘后,生怕给女儿带来麻烦。东太后呷了口茶,便问西太后:

“听小安子说,皇姥姥来了。”

西太后一听这话,脸色陡然一变,怒视安德海。她在埋怨安德海的嘴太快,吓得安德海扑通一声跪在她的面前。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他狠命地掌了自己几个大嘴巴。东太后连忙打圆场:

“老太太进宫乃天大的喜事,只可惜我没了亲额娘,不然,我要把她接到宫里,天天陪伴我。”

东太后这么一说,西太后心中有数了,原来东太后不是有意来找碴的,她是羡慕自己有娘疼爱。西太后不禁松了一口气。东太后又说:

“快请皇姥姥出来上坐,也让皇上见她一见。”

西太后一听这话,心中还真有点感激这位温和敦厚的东太后。西太后向侧厅喊了两声,叶赫老太太便走了出来。刚才,见西太后就没行礼,那是因为西太后是自己的女儿,这会儿面对东太后,老太太可不敢摆老人架子,她规规矩矩行了大礼。东太后连忙起身扶起老太太,手挽着手,把老太太让到了上座。东太后又牵着小皇上的手走到老太太的身边,指着老太太,教导小皇上:

“阿哥,额娘怎么教你的?”

小皇上见眼前这位老太太长的和亲皇额娘很相像,不过,他一见亲皇额娘就胆怯,可见到这位老太太却感到天生就有一种亲近的感觉。老太太长的慈眉善目,让人想接近她。于是,小皇上清清脆脆地叫了一声:

“皇姥姥吉祥。”

老太太一激动,伸出双手,将外孙子紧搂在怀里,老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西太后高兴地看着这祖孙二人,她发出了由衷的微

笑。安德海一见这情景,忙退了下去,东太后也借机告辞,储秀宫里只剩下至亲三代人。安德海刚走,叶赫老太太便说:

“兰儿,小安子这个太监,可真是百里挑一,他对我那孝敬劲儿,比你弟弟还强。近日里,隔三差五的,他便带着萨其玛和麻烘糕来看我。我问他在哪儿买的安徽合肥的麻烘糕,他说跑了20几里地在一家安徽人的铺子里买到的。我一吃,挺硬,咬不动,他说下一次一定让老板特意做一些松软的带来,果然下一次他带来的麻烘糕又脆又松,可好吃了。”

“还有一次,我突然感到四肢发软,头忽地一晕,天旋地转,几个老妈子、丫头们连忙要把我抬到上房去,正巧小安子进来,他喝住了众人,说我是中风的征兆,不能动弹,只宜就地而卧。于是,他让丫头铺了一条棉被在地上,把我平放在棉被上,我才避免了恶性中风。不是小安子机灵,恐怕我现在还躺在床上半身不遂哩。”

西太后听到这里,也随着附合了几句:

“这个小安子的确机灵、忠心,半年前,有人在我的膳食里投毒,是他发现的,不然,我们母女只有黄泉相见了。”

西太后接着又自言自语似的说:

“我不会亏待这个忠心的奴才,我要让他全心全力地效忠于我,让他成为我身边的一条嗅觉灵敏的猎狗,为我服务。”

叶赫老太太在储秀宫过了四五天后,她提出出宫回家,西太后当然是依依不舍。老太太生怕在宫中呆长了,被更多人发觉,给女儿西太后带来麻烦,执意要走,西太后无奈,只好答应她把七福晋(即老太太的二女儿)叶赫容儿接进皇宫过几日,母女三人难得一聚,然后便送母亲回家。

安德海一听说要找七福晋进宫,他可高兴了,因为七王爷奕寰添了个胖儿子,由西太后赐名为“载瀚”。小载瀚才刚满百天,只要安德海嘴甜一点,到了醇王府,定能领赏。

安德海坐了顶小轿子去接七福晋母子。到了醇王府,安德海向王爷、福晋请了个跪安,口称:

“王爷吉祥,福晋吉祥,小阿哥吉祥。小阿哥乃太平盛世所赐麟儿,他一定洪福齐天,大富大贵。”

七王爷奕寰一听安德海这满口的祝辞,不由得开心大笑:

“小安子呀,小安子,你个猴精羔子,专拣好听的说。”

王爷一高兴, 竟赏了安德海200两银子,乐得安德海连忙揣在怀里,这种美差安德海以前还没领过。过去,他不是施演苦肉计,就是遭人冷眼,如今可大相径庭了。这天下是西太后的天下,只要他小安子躲在西太后这棵大树下,便能乘凉,以后不愁常有这等美差。

七福晋进宫坐的是六抬大轿,她怀抱婴儿可以大大方方地从正门进宫,因为她是皇家的福晋。安德海的两人小轿跟在后面一起进了宫。

七福晋生了这个孩子,出落得更漂亮了,她比承德热河之时胖了一些,也白了许多,显得雍容华贵,好一派贵夫人的气派。

母女三人好多年没聚在一块了,自然是说不完的知心话儿。七福晋怀中的婴儿也是白白胖胖的,十分引人喜爱。每日西太后退朝回来便把婴儿抱在怀里,她觉得自己很奇怪,小皇上小的时候,都是奶妈抱大的,可偏偏妹妹的孩子她却爱不释手,这可能是当时自己心思全用在精心打扮自己以博得咸丰皇上的宠爱的缘故,她很少接近载淳,以至到现在母子之间还有点隔阂。可如今自己孤孑一身,形影相吊,虽然宫里有一大群众监、宫女围着自己转,她总觉得有些孤独。也可能是妹妹的孩子唤醒了深藏在她心底的母爱,也可能是西太后内心深处太寂寞了。她与亲生儿子——小皇上之间已形成了厚厚的屏障,恐怕以后也很难沟通。她

要在这个孩子身上找回点什么。每当西太后怀抱婴儿表现出一副慈爱之情态时,安德海总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在小安子看来,眼前这个女人只配坐在养心殿东暖阁的黄缦后听政,而不适宜怀抱婴儿表现出一腔柔情来。

“主子,瞧你多爱这孩子。”

安德海不失时机地讨西太后欢心,他深知一个女人最爱听赞美她的话,而赞美她爱这孩子,无疑是说她富有爱心。果然,一句话说得西太后心花怒放,她不由得脱口而出:

“如果让我再生一个孩子,我肯定会做个好母亲。”

说完,西太后也自知失言,她是寡妇,是皇太后,怎么可能去生孩子呢?安德海装作没听见,只顾逗小孩子玩,于是,西太后掩饰了自己的失言。不过,她心里暗暗想到:

“好一个聪明的小安子,哀家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七福晋在宫中过了几天,叶赫老太太执意要回家,西太后只好让安德海秘密送老太太出宫,把她送回了芳嘉园家中。临行前,西太后把自己一大堆喜欢的珠宝玉器尽往老太太的兜里塞,她深知娘家过的远远比不上王府那么阔绰,她还有个弟弟明年开春要结婚,趁母亲这次进宫,何不多捎点回家。

安德海送回了老太太,回到储秀宫,一进宫门,他便感觉到气氛有些紧张,宫女们一个个缩头缩腿,大气不敢出。一个宫女抱着七福晋的孩子,安德海试探性地打量着这孩子,希望宫女能提供些什么,可宫女们一个出声的也没有。安德海谨慎地走进东暖阁。

“主子吉祥,老太太已平安回府。”

安德海向西太后禀告情况,他看见西太后背对着他,一直没回转身子,他想一定事出有因。平日里每当安德海完成了西太后的一项指令,回禀太后时,她总要不厌其烦地询问详细情况,而今天她却淡淡说了句:

“跪安吧。”

“扎。”

安德海不敢逗留,便悄悄地退了下来。他闲来无聊,便坐在小花园里的假山上闭目养神。他深深了解西太后喜怒无常的脾气,这会儿让他跪安,说不定马上又要喊小安子干这干那,安德海怎敢远走。他靠在栏杆上刚打了个盹,仿佛听见有人在假山的背面低声抽泣。出于好奇,安德海轻手轻腿地转了过去,他一看原来是七福晋躲在假山背后哭泣。哦,原来是亲姐妹发生了摩擦。安德海不便介入其中,他便又轻手轻脚地退了回来。

原来,安德海与叶赫老太太刚一离开,西太后便把七福晋叫到了跟前,她怀里抱着妹妹的儿子,笑眯眯地望着妹妹:

“容儿,你的命真好,头一胎就生了个男孩,母凭子贵,今后,你在王府的地位便站牢了。”

七福晋一笑:

“全托姐姐的福,妹妹有今天的风光,全仗姐姐的庇护。”

西太后走上前拉住七福晋的手,又说:

“咱们姐妹没有什么靠山,姐姐不照顾你,谁来照顾你?”

七福晋感激地望着西太后,仿佛是西太后送给了她全部的荣华富贵。西太后转而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姐姐苦苦地撑着,好累哟,是心累,有时累得想哭。”

七福晋听西太后这么一说,她的鼻子有点酸了。虽然她只是在王府尽享荣华富贵,从不参与争权夺力之纷争,可平时从七王爷奕寰那里也听到过一些事情,她深知姐姐这几年一路拼杀过来,不容易,所以,她开口道:

“以后我时时劝七王爷多帮帮姐姐,都是自家人,有什么需要妹妹和七王爷做的,姐姐尽管开口。”

听了妹妹这番话,西太后觉得妹妹识大礼,不由得高兴起来。她脱口而出:

“既然妹妹如此顾大局,识大礼,姐姐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我早就看中了一个秀女,她娇媚多姿,定能博得老七的欢心,妹妹是正福晋,她过去后做侧福晋,你们同心协力共侍老七,不怕老七不为朝廷卖力。”

“什么?姐姐说什么侧福晋?”

“是呀,内务府的秀女中有一个姓颜扎氏的女子,年方十八,知书达礼,甚得人爱,我打算把颜扎氏送给老七,妹妹以为如何?”

叶赫容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荒唐!荒唐至极,天底下竟有亲姐姐为妹婿纳小老婆的!她只感到姐姐精神不正常,又追问了一句,西太后仍然肯定地说自己确实打算为七王爷奕寰纳侧福晋。七福晋与七王爷感情笃厚,七王爷从来没想过纳妾,倒是西太后有此意向,她妹妹怎能接受这是事实!她歇斯底里地狂叫、哭喊。本来,西太后只是提一提这些,并没有决意送给奕寰小妾,被妹妹这么一闹,她的决心便下了。如此区区小事,如何自己作不了主,今后国家大事还怎么定夺?她绝不允许有人反对她,哪怕是亲妹妹,也不给她反对自己的特权。就这样,安德海送叶赫老太太离开以后,姐妹俩不欢而散。

“小安子,进来。”

安德海从西太后贴身宫女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深知西太后在不顺心时,必须寸步不离左右,以防她迁怒于人。他听见喊声连忙答到:

“奴才在。”

“去,劝劝七福晋,让她明白事理,做事洒脱些。”

西太后深知小安子办事稳妥,凭他那张能把稻草吹成金条的嘴巴,一定能劝说成功,让七福晋愉快地接纳自己的安排,迎娶颜扎氏进醇王府。

其实,西太后何尝不明白一个女人与丈夫恩恩爱爱,而就在这时硬插进来一个女子,与自己争夺丈夫的痛苦。当年咸丰皇帝在世之日,西太后恨皇后,恨丽妃,恨寿贵人,恨容贵人等嫔妃,她恨不得一夜之间她们全得急病死掉。如今,她并不是不为妹妹着想,而是为了让七王爷奕寰死心塌地地为自己效劳,不得已想出这个馊主意,先将老七由郡王加封为亲王,等妹妹在王府站稳了脚跟,再亲自挑选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送给老七,老七肯定感恩戴德,誓死效忠自己。至于妹妹的痛苦,那是小事一桩,相信日久天长妹妹会想通的。

安德海深知西太后的脾气,她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看来,这件事情非发生不可,现在,自己必须尽量说服七福晋,完成西太后交给自己的艰巨任务。安德海不敢怠慢,在小花园的假山后找到了正在伤心悲痛的七福晋。七福晋怎么也不明白姐姐为何拆散她与老七,破坏他们笃实的感情,是姐姐守寡,心理变态,容不得别人夫妻恩恩爱爱,还是另有别的原因,七福晋百思不得其解。她越哭越伤心,她甚至怨恨自己的命不好,有这么一位专制的姐姐。

“福晋吉祥,奴才给福晋请安了。”

安德海搭讪着走近七福晋,七福晋擦了擦眼泪,她显然有些掩饰自己,不让安德海看见她刚才哭过。安德海是个机灵人,他也不去有意揭对方的疼处。安德海这种本领使得他平日在七福晋眼里还有些份量。

“是小安子,老太太到家了吗?”

“回福晋的话,老太太早已平安到家,一路上老太太一直念叨着她有福,大女儿贵为皇太后,二女儿您贵为福晋。她尤其夸

奖福晋您,说您命好,第一胎就生了个阿哥,这下七王爷会更敬重您,哪怕是以后王爷纳了侧福晋也不会动摇您在王府的尊贵地位。”

一听安德海这话,七福晋马上就明白了一定是西太后派小安子来做说客,前来说服自己的。显然,七福晋的脸上又有些暗转多云了。安德海发现了这一苗头,他要准确地把握时机以完成西太后交给他的任务。他在等七福晋开口。果然,七福晋叹了一口气:

“男人三妻六妾乃常理也,只不过七王爷用情专一,不愿纳妾。”

安德海一见七福晋提起这事,他便接过了话题:

“七王爷对福晋敬爱备至,乃世人可仰,不过,依奴才之见,夫妻之间互敬互爱岂不真美。如果福晋能为王爷纳一侧福晋,一来显得福晋大度,二来也不让外人说论福晋一人侍奉王爷太辛苦,果真那样,也是福晋您的福份。”

七福晋虽然心中解不开这个结,但她是有苦说不出来。她也细想过,别说王公大臣家个个妻妾成群,就是寻常百姓家,稍有一点家财的,哪个不是纳小妾。七王爷贵为亲王至今仅有自己这么一位福晋,多少也显得王府有些寒伧,不如顺水推舟,既可以顺了姐姐西太后的心愿,又能卖个人情给王爷,以使得王爷更敬重自己,除敬重外,恐怕还会多一份感激。于是七福晋对安德海说:

“小安子,你说的也是个理儿。”

一听七福晋这句话,安德海心中便有了底儿,自己这个说客当的还真不错,安德海暗自佩服自己的才干。别说让他说服一个福晋,恐怕把大清的江山给他坐,他也坐得住。安德海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又连忙压了下去,阿弥陀佛,这念头幸亏没让第二个人知道,不然,安德海的脑袋就搬家了。

第二天,七王爷想念他的儿子,请求进宫探望妻子,西太后马上准奏。安德海听说七王爷马上就要到储秀宫来,他悄悄地告诉西太后七福晋已经想通了。不消一个时辰,七王爷奕寰到了储秀宫。他几天没见儿子,一见到小阿哥便紧紧地抱在怀里,一个劲地亲啊亲,乐得七福晋合不上嘴。西太后在一旁目睹妹妹一家三口人的天伦之乐,她竟不知如何开口。谁知七福晋先发了话:

“王爷还不快谢太后,太后昨日已对奴婢提起一桩喜事,太后玉赐内务府颜扎氏与王爷,择日奴婢便张罗颜扎氏进府,纳她为侧福晋。”

七王爷一听妻子这话,他可真的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深知妻子娴淑大方,但再娴淑的妻子也不希望自己的丈夫纳妾,以争自己所爱。七王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哪里敢谢,他认为是西太后两姐妹拿他开心取乐。七王爷只是傻傻地笑了一下,西太后点了点头,并表示了对妹妹的赞许:

“妹妹乃贤德之人,自愿为老七你纳妾,要谢还是谢她吧。”

西太后这一发言,七王爷不由得不信了,为何?西太后不是戏语之人,她可从来也没和老七开过玩笑,叔嫂之间十几年间不苟言笑。七王爷猛然跪在地下:

“谢大后厚爱,臣不敢领其厚爱。”

当然,七王爷非常爱他的妻子,但他也是七尺男儿,男人少有不花心的,到嘴的肥肉岂能吐掉。他觉得自己领情既遂了妻子的心愿,又圆了太后的梦,最重要的是多一位妙龄女郎陪伴自己,美事一桩,机不可失也。

就这样,秀女颜扎氏被欢天喜地迎进了醇王府,这位醇亲王处事也圆滑,一妻一妾和睦相处,家庭生活非常幸福。西太后早就认为安德海乃自己心腹之人,忠心耿耿地效忠自己,她夜深人静时,细细品评了安德海其人:

小安子忠心耿耿,实在难得。想当初,咸丰皇帝专宠皇后一人,秀女兰儿涕泪涟涟,是安德海机智过人,让咸丰迷上了兰儿,一路由秀女到贵人、妃、贵妃,风风光光。尤其是咸丰宾天,热河行宫,安德海冒死相救,施演苦肉计,险些丧命,搬来恭亲王奕昕,共议讨伐肃顺等人大计,奠定了西太后登上政治舞台的基础。回銮路上,一眼识破有人投毒,救了自己一命,擒拿端华等人又立一功,而今劝说妹妹接纳颜扎氏,使自己能够紧紧拉住七王爷奕寰,让他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可以说,西太后能有今天的权势、地位,与他小安子是分不开的。

西太后记起了当年的话:

“姐姐一旦得势,定当回报安弟弟。”

这些天来,西太后一直都在考虑如何回报这位知冷知热、忠心耿耿的“安弟弟”。小安子是个太监,否则,她一定拨良田万顷,为他娶妻纳妾,让他尽享荣华富贵。这日,西太后懒洋洋地躺在软榻上,她闲来无聊,摆弄自己那长长的银指甲,她好像感到安德海走了进来。近十年来,小安子的脚步声她已经听熟了,甚至连他的喘息声,西太后都听得出来。

“是小安子吗?”

“是奴才,太后吉祥。”

“走过来,坐到这里。”

“扎。”

安德海就像是一头驯良的小绵羊,依偎在西太后的脚边坐下,西太后抬眼看了看这条忠实的狗,她开口道:

“小安子,你可愿出宫生活?如果你愿意出宫建府第,我可让内务府拨给你良田万顷,可供你安家享尽荣华富贵。”

安德海一听这话,连忙磕头:

“主子折煞奴才也,奴才只为太后生,为太后死,奴才并无其他非份之想。奴才这一生全交给主子了,奴才哪儿也不去,一辈子在宫中服侍主子。只要主子不嫌弃,来生奴才还做阉人,继续侍奉主子。”

西太后听安德海之语句句真切动人,又见安德海眼里闪着泪花,她真的很激动。她把玉手放到了安德海的头上,慢慢地抚摸着安德海的黑发,轻轻地对安德海说:

“放心吧,只要你不离开这皇宫,姐姐让你也能尽享荣华富贵。

安德海突然抓住西太后的纤纤玉手,在自己的唇边吻了吻,吻的西太后浑身燥热。虽然安德海是个阉人,但他的唇吻带有男性特有的气息,她耳边一红,脸上飞出了红霞。安德海看的真真切切,他把头埋在了西太后的胸前,两人一时间沉浸在渴望异性的美妙遐思之中。

几天后,安德海被破格提为四品蓝翎大总管。按大清祖制,首领太监必须年满30岁方可出任,更何况是总管太监,可安德海非常人也,他乃西太后眼中的宝贝,谁敢说一个“不”字。

从此,安德海在皇宫大内的地位进一步抬高,安德海进入了人生的极端辉煌、灿烂时期,同时,他也为自己掘开了毁灭的坟墓。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