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辛酋政变投机得势 第 7 节 化险为夷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节 化险为夷

安德海乔装打扮施媚计,荣禄平叛了一场兵变。西太后化险为夷,更感激小安子。

宫中投毒事件刚平息,地方官员便启奏,路已修好,可以启程了。滞留几天的西太后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每走一程路,离京城就越近,到了京城,有恭亲王帮助,不愁西太后的理想不能实现。让她担心的是,暂住之时,荣禄三千精兵守卫森严,安全系数大,这一踏上行路,兵力分散,危险性大一些。为了防止再发生恶性事件,西太后不得不多长几个心眼儿,作出更充分的安全准备。她偷偷地喊来心腹太监安德海:

“小安子,从上次投毒事件来看,他们是想要我的命。我在明处,人家在暗处,暗箭难防啊,依你之见,如何准备应变?”

“主子所虑极是。奴才也在想,投毒的幕后指挥一定来头不小,姓王的那小子,宁愿身亡,也要为他卖命,可见他的权势极大。”

安德海就差一点没说出一定是郑亲王和怡亲王联合干的。其实,西太后和他的心里都十分明白,投毒的幕后指挥非他莫属。

安德海接着说:

“他们上次投毒未成,一定心里更着急。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还会另出花样,再害主子。”

西太后觉得安德海所分析的句句是实,便默不作声,仔细地听他讲下去:

“主子,他们不会再投毒,但有可能在路上采取行刺的手段。

因为连续多日的奔波,荣侍卫手下士兵皆已疲惫不堪,防守势必有疏漏,他们会抓住这个弱点,多派些高手来行刺。”

安德海依据事实进行推测,说得西太后心里直打颤。虽荣禄誓死保卫自己,可他的功夫毕竟不硬,他的手下,功夫过硬的也不太多,若是明打明的来,西太后并不怕,三千精兵怎么也能抵挡住几个高手。怕只怕暗箭难防,怕端华、载垣他们来个趁人不备。安德海与西太后的想法不谋而合。西太后沉吟片刻,征询意见似的问安德海:

“你认为此时火速送信给恭亲王,让他派几个高手来护驾,有没有必要?”

“如果恭亲王肯出面帮忙,那当然极妙。据奴才所知,恭亲王这些年来,养了不少武林高手,他们对恭亲王赤胆忠心,他们不但武艺高强,而且侠肝义胆,忠效主子,在所不辞。”

西太后觉得自己的建议被别人接纳并予以高度评价,心里非常高兴。尽管她的知音是个奴才,可她还是沾沾自喜,因为安德海是一个特殊的奴才。

“小安子,我马上拟密旨一份,你火速派一可靠之人,日夜兼程赶往京城,请恭亲王尽快派功夫过硬之人前来援助,不得有误。”

“扎,奴才一定遵旨做好这件事。”

不一会儿,西太后便拟好密旨一份,安德海派三个十分机灵、可靠的太监,乘一匹宝马,飞奔京城。一路上,这位太监马不停蹄,拼命赶路,暂且不提。回过头来,说说郑亲王端华与怡亲王载垣两人。

上次投毒事件败露后,两位幕后指挥已经作出了最坏的打算:若是王厨于供出他们是幕后指挥,他们咬死口不承认,谅西太后也奈何不得他们。若西太后不依不饶,东太后揪住不放,小皇上和他娘站在一起,或其他大臣联名抗议,他们就自戕身亡,以求全尸。

还是苍天帮了他们一把,王厨子畏罪自杀,此事再无从追查,她西太后纵使疑心重重,无凭无据,奈何不了他们。但上一次的失败,至少可以证明,他们的对手,虽系女流,但绝对不可低估她,她的政治上的灵敏嗅觉仿佛是与生俱来的。

端华与载垣这几日生活在极端的恐惧与急躁之中,他们一致认为:无论如何,必须赶在进京前,结果掉西太后,否则,将后患无穷。放虎归山,等于给自己亲手铺了一条通往坟墓的路,端华与载垣是聪明之人,他们不会这么傻的。

他们二人的大轿凑得很近,为了防止走漏风声,干脆端华坐进了载垣的轿子里,轿夫们连连叫苦,本来一个大男人坐在里面,抬起来就很沉,又急着赶路,轿夫们都显出十分吃力的样子,现在又进来一个大男人,两个人在轿子里低声密语,轿夫们在外面龇牙咧嘴,以表示不满。他们累得满头大汗,一个个气喘吁吁,有的人热得脱去了马夹,有人的累得脸通红。而另一个轿子的轿夫,抬着个空轿子,悠哉游哉,煞是得意洋洋,步履轻快,边走边有说有笑。安德海老远就看见了这一奇特景观,不由得引起他一阵怀疑,他从两顶轿子的轿夫情绪来判断,一顶轿子是空的,另一顶轿子里则是载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不会是别人,因为那是两位亲王的轿子。本来,他们一上路时,一个在龙銮的前面,一个在后面,不知为什么今天偏偏凑到了一块儿,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安德海一下子就猜出:端华与载垣正在商谋刺杀西太后之事。

果然,约莫两个时辰以后,端华从载垣的轿子里钻了出来,两顶轿子迅速又拉开了距离。

安德海马上将这一情况报告了西太后,西太后沉吟片刻,开口道:

“打听一下,前面是什么地方。”

安德海派了两个小太监向周围百姓打听这一带的地理环境,老百姓说,这一带叫古袋口,又称葫芦嘴,这里的山路越走越狭窄,尤如一个葫芦口,进去以后,退路一堵,如瓮中捉鳖。安德海心中有了谱,他心想:

“端华、载垣,你俩真歹毒,上次投毒设抓住你们的把柄,白白死了个王厨子,这次你磨刀,我备矢,咱们瞧瞧究竟谁厉害。你们手中无兵权,荣侍卫三千精兵左右护驾,谅你们凭几个高手,也抵挡不住三千侍卫。只要你们一露马脚,荣侍卫便可逮捕你们,然后押回京城,交军机处惩治。明年的今天,便是你们的死忌。”

“主子,主子。”

安德海在轿外低声呼唤西太后,西太后当然明白安德海想说什么,她便提高了警惕,准备随时应付突发事件。她早已在轿中换上了普通宫女的衣裳,一旦发生恶斗,她便弃轿逃身,混在众宫女中,一时纷乱,载垣及端华也难以分辨谁是谁,躲过白天的追杀,夜里由安德海护送只身赶往京城,先躲进远房亲戚家,然后观时局再作定夺。当然,这一计划不是万不得已时,是不能实施的。这个计划的危险性很大,这只是个退路,并不是上乘之策。

走在前面的侍卫已走进了葫芦嘴,眼看龙銮和两宫太后的大轿也已到了山口,安德海格外留神,他甚至有点高度紧张。看来,怡亲王和郑亲王是有在这里动手的准备,他们两个人,轿子始终不离左右。可以说,双方的箭都已在弦上,一触即发。龙銮和大轿逐渐入了葫芦嘴,前面的去路道路狭窄,大队人马过不去,后面的退路,宽大的龙銮勉强刚能过去。西太后的心呼呼直跳,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儿,她并不乐观,她知道回銮路上将要发生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斗。

只见端华与载垣的大轿突然凑到了一起,他们俩同时撩开轿帘,用眼色说话:

“动手吗?时机到了。”

“动手,天机不可失。”

两位王爷早就商议妥当,并派几个密探前来探路,结果密探说:

“再行50里地,有个山口叫葫芦嘴,肚大口小,正是擒拿西太后的好地方。”

载垣、端华对视一下,突然“嗖、嗖”,从背后飞出两个镖,直冲那密探,密探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便被封了喉咙。

两位王爷令心腹将密探死尸拖到荒郊西野,草草掩埋。载垣与端华便钻进了一个大轿里,那会儿,正让安德海撞见了。

“怡亲王,看来那婆娘有所觉察,不然,她为何让荣禄把守如此严密。”

“我也这么想,那妖婆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本人之见,不如再走四五十里地,进入葫芦嘴后便动手,上乘之策是发动兵变,趁兵变之势杀了她,到时候便推脱说兵变之时,你我两位二爷喝斥不住士兵,他们互相厮杀时,误伤了太后。”

怡亲王载垣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周密计划,他的意见刚和盘托出,便得到郑亲王端华的认可:

“怡亲王所言极是,等兵变结束后,咱们必须把十几个知情者全部斩首,以防泄漏消息。俗话说:无毒不丈夫,这样大开杀戒,滥杀无辜,并非出于咱们的本心,这实际是那婆娘太专横,逼着咱们干的。”

事到如今,郑亲王端华还为自己找借口,以求得一点心理上的平衡。载垣又问:

“回到京城以后,怎样向群臣解释这样事?”

端华诡秘地一笑:

“这还不好办吗?回到京城以后,你我两位王爷负荆请罪,引咎辞职,肃大人自然会从中斡旋,为我们奔走,以减轻咱们的失职之过。等过些日子,肃大人逐渐掌握大权,把持了朝政,不愁咱俩的好日子。到那时说不定,你我连升三级,躺在金山上睡大觉。”

两个人的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他们虽也领教过西太后强硬的政治手腕,但此时,他们万万没想到西太后的刀磨得更锋利。

刚才,载垣与端华的大轿刚一凑到一块儿,安德海便发觉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串鞭炮,往地下猛一摔,顿时,鞭炮僻里啪啦地响了起来,两位王爷被安德海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搞晕了,他们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见荣禄带着五十精兵从后面包抄过来,他扬鞭催马,一路飞驰,大道上尘风飞扬,旌旗飘扬。

载垣沉不住气,大喝了一声:

“荣禄,你来做什么?”

“报告王爷,小的发现侍卫队中有图谋不轨之人,企图发动兵变,已被小的捉拿,并处以斩首。”

“什么,你把他们给杀了,大胆狂徒!”

载垣一听说,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笼络的侍卫已被荣禄斩首,他往日的风度不见了,失态地大叫追问。端华已见这情景,连忙阻拦载垣再往下说。

“荣侍卫所做极对,侍卫护驾乃天职,不曾想你手下的人竟有企图不轨之徒,荣侍卫能大义灭亲,实在是难能可贵。”

毕竟是端华老奸巨猾,他一方面挡住了载垣继续说下去露了馅,另一方面又先发制人,将了荣禄一军,兵变虽然已被荣禄制止住,但毕竟出在他的部队里,谅他荣禄回去以后,也不敢继续追究此事。载坦心里暗暗感激端华,若不是端华沉着、心细,今天就出大事了,暴露了自己不说,还会罪及一家老小。

载垣很快便恢复了常态,淡淡地说一句:

“荣侍卫,你护驾有功,本王回去以后一定为你请功,让皇上封赏你。”

荣禄露出了得意的一笑:

“谢二位王爷,荣某告辞。”

他一扬手中马鞭,消失在大路的尽头。荣禄刚走,载垣就气急败坏地对端华说:

“这死小子,坏了咱们的大事,气死我了。”

端华也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一口吞了荣禄:

“和本王对着干,找死!活腻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他们忽又想起什么似的,紧张起来。端华先开了口.

“怡亲王,荣禄这小子怎么会知道他的手下会在这里发动兵变?这事只有你我和几个侍卫头目知道。 再说,那几个知情者吃了咱们这么多,每人还拿了200两银子,也不会告诉荣禄,自找绝路,是谁走漏了风声?”

他们百思而不得其解,这次计划周密,耗费巨资的行动又落空了。还好,看那口气,荣禄只是杀了叛军,并无追究幕后指挥之意。究竟荣禄是怎么发现侍卫队里要发生兵变的呢?原来是这么回事。

安德海自从承德热河行宫演了一出“苦肉计”后,为了遮人耳目,在公开场合下,他仍是男扮女装。昨天下午,他想方便,便捋着裙角向路边草丛跑去。这草丛在一个小河沟里,离大路约有二三步远,安德海蹲在地上方便之后,正站起来拎起裤子,系好裙带,准备往后走,突然一个男人从背后将安德海抱住:

“小乖乖,别忙着走,陪大哥玩一会。”

安德海一回头,只见那人身着侍卫服装,那男人酒气熏天,他已喝得八九成醉了,眼里正喷着欲火。

“放开手,不成体统。”

“体统,什么是体统,皇上这么多老婆,成体统吗?”

那人醉得不轻,他竟敢辱骂圣上,安德海猛然甩开他的手,喝斥道:

“大胆奴才,口出狂言,罪应至死,等会儿禀告你们荣侍卫,看他不揪了你的头才怪。”

“揪我的头?哈哈哈,可笑,怡亲王和郑亲王正要揪他的头哩。”

安德海一听这话,便知这侍卫虽然醉了,但他醉后吐的是真言,便警觉起来。安德海知道眼前之人,极有利用价值,必须牢牢地抓住他,让他吐出真言。那侍卫继续缠住安德海,他竟没认出来自己缠住的竟是个太监。他醉眼朦胧里,只觉得眼前的“宫女”太漂亮了,高高的眉棱,白白的皮肤,浓黑的大辫子,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夹袄,还有那淡黄色的裙子,煞是迷人。他一个精力旺盛的男人,整日待在侍卫队里,连和宫女搭话的机会都没

有,难免渴望女性,今日荒郊野岭之处,好不容易才会到一个妙龄女郎,他岂能轻易放过。他死磨硬缠,非让“宫女”陪他取乐。

安德海正想从醉汉口中套出实话,他便装得更像一个宫女了,半推半就,羞羞答答,掩面吃吃笑。那醉汉被“宫女”撩拨得难以忍耐,抱住安德海便要求欢。安德海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一点:

“醉鬼,好臭,喝这么多酒干什么。”

“好妹妹,我们当差的平日里连饭都吃不饱,今日能喝上口酒,吃上大肉,不吃不喝白不吃不喝,我们哥儿几个,个个都吃了个饱。”

“喝哪门子酒呀?”

安德海故意躲开醉汉的怀抱,他生怕醉汉发觉自己不是女的,而是个太监,那不但不能刺探情况,反而会败露自己的身分。醉汉连站都站不稳了,他一个踉跄扑过来,闪倒在草丛里,他挣扎着站起来,可又站不稳,他着急地说:

“美人儿,好妹妹,你快过来扶我一把,让哥哥靠在你的身上好站稳。”

安德海就是不向前,他甜甜地笑着,继续挑逗那醉汉,急得醉汉心里痒痒的。安德海将翠绿手帕缠绕在手指上,咬着嘴唇,似一朵牡丹花,炫人眼目。

“妹妹,你要哥哥做什么,你才肯答应我。”

“我嘛,我要大哥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喝酒?”

“为什么,不为什么。”

那醉汉似乎酒意不那么浓了,他开始有点醒酒了,安德海一想:糟了,此时他尚未清醒,还能套出一点实话,等一会凉风一吹,酒醒了,可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即使把他绑送西太后那里,他就是死也不敢说实话。于是,安德海故意走近了几步,他的脸几乎贴着那醉汉的脸了。醉汉从安德海的身上嗅到了沁人心脾的香气,他被陶醉了,更急于求欢。

“妹妹,你嫌哥哥喝了酒,你怕酒气,等大事完成以后,哥哥发了财,带你私奔,如何?哥哥带你回山东老家,哥娶你做老婆,不在皇上身边讨饭吃了。哥算看透了,他妈的皇宫里尽是肮脏、无耻之徒。”

“我不相信你能发财,一个穷侍卫,干一辈子也发不了财。”

安德海在一步步地引诱醉汉说实话。那醉鬼不知是计,又急于求欢,便冲破了心理的堤防,全倒了出来。

“不信, 你摸摸这是什么?白花花的银子,200两白花大银,哥没吹牛,等事成之后,还要赏200两呀。”

安德海伸手摸了摸, 果然不错,确实有200两银子正揣在醉汉的腰间。安德海此时已明白六七分,他不失时机地追问:

“哥哥哪来的这么多银子?”

“哪儿弄来的, 你不要管,只要沫妹随了我,我以后再弄200两银子来,全送给妹妹。”

安德海固执地撅着嘴:

“你不告诉我,就是不相信我,我走了。”

安德海转身便走,这可急坏了等着进入温柔梦乡的醉汉,他一急,脱口而出:

“是郑亲王、怡亲王给的。”

“他们给的,他们为什么给你?”

安德海一步也不放过,步步紧逼。那醉汉脑子糊里糊涂,他只想与“宫女”做爱,怎能想到自己曾发过毒誓:“誓死不吐露半点风声,如果泄露天机,应千刀万剐,死无全尸。”他一点也没有保留,全吐了出来:

“我们是荣侍卫的人,本来也应该服从荣侍卫的指挥,誓死保卫圣驾。谁知,今天上午,我们哥儿20多人被郑亲王、怡亲王请去,好酒吃菜招待,吃了人家的嘴软, 拿了人家的手短。一顿酒肉,200两银子,谁敢不听王爷的指挥?妹妹,你猜两位王爷要我们做什么?”

安德海样作憨态:

“急死人,我不猜,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好,好,好,大哥全告诉你,小心肝宝贝。”

醉汉顺势在安德海的脸上摸了一把, 安德海娇羞地把他推开。 醉汉为了讨好“宫女”,接着说:

“两位王爷想谋反,杀——”

“杀谁?在哪里杀?”

“杀西太后,又不在你面前杀,小心肝宝贝,看你紧张成什么样子。”

“你不告诉我在哪里杀西太后,我就不依你,急死你活该。”

此时,安德海真庆幸自己男扮女装,迷惑了这个色迷心窍的醉鬼。

“明天一进入葫芦嘴,我们便动手,我们哥儿几个发动兵变,趁乱势直冲西太后的大轿将她乱刀砍死,事成后,哥哥便带你远走高飞,离开这是非之地。”

安德海该知道的事情全知道了,他刚想掐死那醉汉,又一转念,心想:醉汉口口声声称“哥儿几个”,可这“哥儿几个”究竟是哪些人,怎么认得出他们?于是,他又继续问:

“大哥,你说的那哥儿几个,他们可靠吗?”

“当然,我们是拜把子兄弟,磕过头,发过誓的,王亮、朱佳仁、曹大锁、张桂明……他们没一个孬种。”

那醉汉一连串说出了二三十个人名来,安德海哪里能一下子记住这么多的人名来,他只挑几个好记的,牢牢地记在心中。醉汉还在如数家珍,他希望一口气全说完,好共入美境。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如花似玉的“宫女”会一下子扑过来,狠狠地掐住自己的脖子,将他狠狠地掐死。

那醉汉死后,安德海将他拖进水池里,推了下去,他不敢细想,跑到西太后那里,巨细无遗地全讲了出来。西太后觉得事态严重,刻不容缓,便催促安德海快把这紧急情况告知荣禄,让荣禄想办法粉碎这阴谋。

荣禄听了安德海绘声绘色的描述后,不禁吃了一惊,他只知道在侍卫队里,有拜把子结义的,而且哪十几个、几十个人的结义,他也清楚,不过,他可真的没想到他的手下,精兵强将,居然能出此叛徒,他怒不可遏,决定斩草除根。根据安德海所熟记的人名进行顺藤摸瓜,排队入座,最后,他确定有三四十人是企图发动兵变的叛军。为了防备到时候兵变一开始,措手不及,他还没进葫芦口时,便杀了那三四个叛军,果然从他们身上都翻到了200两银子。

荣禄心想,叛军一定挖不完,不过剩下的一定是其中一小部分,谅这些人也不敢反叛,所以,荣禄与安德海约好,安德海放一挂鞭炮为信号,听到鞭炮声,荣禄便可赶到两位王爷面前,汇报战绩。为什么荣禄不敢直接指证两个王爷就是兵变的幕后指挥呢?他知道,此时行在途中,最好不要惹是生非,他还留两个活口,早已将他们五花大绑,由十个心腹侍卫快马加鞭送到京城里押着去了。到时候严刑逼供,不怕他们不咬出两位王爷,把这棘手的事儿交到军机处去处理。现在,荣禄还不敢公开地杀王爷。

“葫芦嘴事件”,可真让两位王爷变成了“闷葫芦”,他们一言不发,心中十分憋气:

“荣禄,你这个该死的小子,坏了本王爷的大事,等到京城

后,咱们走着瞧吧。”

端华虽十分生气,但他此时不便发作,他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投毒未成,兵变未遂,他还要再来一手,完成肃顺交给他的重要使命。

大约又走了二三十里地,天色已晚,这一行人也全走出了葫芦嘴山口,到了一个小镇子上。西太后懿旨,今晚行宫设在小镇子上。端华、载垣马上去安排行宫,两人一见面,都沮丧地打不起精神来。看来,西太后的实力并不弱于他们,甚至远远超过他们。至少,西太后面前有一个忠实的奴才,还有一个赤胆忠心的侍卫,而端华与载垣收买的侍卫,不是饭桶,便是叛徒,结果反而坏了他们的大事。两位王爷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他们必须谨慎又谨慎,做到万无一失,否则,刺杀不了西太后,恐怕连自己的人头也保不住。

载垣手下有一个人,善于飞檐走壁,使用暗器。此人软功很好,这个人是两位王爷下的最后一个赌注,只许他成功,不许他失败,否则,到了京城后局势将有彻底的变化,由先前的肃顺等八大臣把握朝政扭转为由恭亲王联合西太后把握朝政,这对于肃顺等人来说,等于是日落西山,大势已去。

刚安排好行宫琐事,载垣便把那位高手请来,对他再三叮嘱,手要狠、准、稳,争取在深夜时分,一个飞镖过去,卡住西太后的喉咙,使其气绝身亡,不留后患。那高手也当即表示,愿使出浑身解数,以效忠两王爷。

在小镇上的行宫住下以后,荣禄便观察了西太后卧室的地形、周围环境,以便做到心中有数。他发现西太后行宫的正房有三大间,西太后住在最东边,中间一间住着侍寝宫女,西边一间被荣禄安排了20个精兵。东头一间周围,荣禄安插了30多个心腹侍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他要求侍卫整夜不允许打瞌睡。

这西太后的行宫小院里,还有两间东厢房,两间西厢房,荣禄在东厢房,安德海在西厢房。小院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全布置了岗哨。荣禄心想,载垣与端华虽手下有几个武林高手,但只要他们是有形的人,便逃脱不了这院内院外,屋里屋外足足200来个侍卫的眼睛, 稍有动静,他便命令侍卫们一齐放箭,纵高手有三头六臂,也逃不脱乱箭直射,西太后十分安全。

西太后用过晚膳后,她难以入眠,自从离开热河行宫,回銮路上,一路是暗礁险浪,几乎翻船毁桅,若不是安德海与荣禄死心塌地地护驾,自己早已做了鬼。今夜是最危险的一夜,载垣与端华几次向自己伸开魔爪,均未遂,如果能顺利平安地度过这一夜,明天便上了阳关大道,不消多久就可抵达京城,危险性就小多了。所以,西太后睡不着,她也不敢睡。

安德海见侍寝的宫女仍进进出出,端茶水送毛巾的,他就知道西太后尚未入眠,他凑近西太后的寝宫门口,低声呼唤:

“主子,还没入寝吗?”

“哦,小安子,进来吧。”

安德海进到了屋里,向西太后请了个双腿安:

“主子,明儿一早还要赶路,该歇息了。”

“小安子,载垣和端华欺人太甚,三番两次地加害于我,我不愿在路上与他们闹起来,便默不作声,可他们二人得寸进尺,实在令人忍无可忍。”

“主子,你宽宏大度,他们却认为主子你软弱无能,实在是令人气愤。”

“小安子,我猜想今夜他们一定会派武林高手来对付我,你觉得荣侍卫的精兵能否抵挡得住他们手下的那些高手?”

“奴才以为,荣侍卫赤胆忠心,誓死保卫主子,可他毕竟武艺不十分精湛,纵是已布置了岗哨,也会有疏漏之处,为了以防

不测,奴才认为主子还是躲一躲为好。”

西太后也正这么想着,被安德海一说,她更下定了决心。她马上换上了一身宫女的衣裳,又令贴身宫女换上了自己的衣裳,自己坐在中间那个屋子里,而宫女却扮成西太后的模样,躺在软榻上入睡。安德海又退回了西厢房,他怎敢合眼,他像条狗一样,竖起灵敏的耳朵,聆听外面的动静,哪怕是一个枯树叶落到地上,发出微微的响声,他也仔细辨听、察看。西太后的行宫内也早已森严壁垒,没有荣禄的许可,任何人不得随便出入。今夜的口令是“齐心护驾”,换岗时,由站岗的侍卫问一句“齐心”,前来换岗的人则答一句“护驾”,方可换岗,说明是自己人。

约到三更天,密云陡生,风大作,伸手不见五指。此时,载垣与端华当然也没有入睡,他们相视而诡秘一笑:天助我也。他们俩同时拍了一下那武林高手的肩膀,意思是祝他马到成功!那高手一个龙跃,消失在漆黑的夜幕里。

整个上半夜,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西太后实在是熬不住了,她凑合着睡在中间的屋子里,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荣禄已经下令换了两班岗,他生怕侍卫下半夜熬不住,便让侍卫轮流睡一会儿。侍卫们刚打个盹就要惊醒,生怕误了大事。荣禄已发出死令:确保西太后的安全,万一出一点差错,砍他们头;护驾有功,每人奖赏白银50两。侍卫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第三班的侍卫刚上岗,就听见西厢房上有一声响声,侍卫们顿时紧张了起来,纷纷往西厢房顶望去,只见一只野猫“喵”的一声,窜到了屋里,侍卫们舒了一口气。

他们万万没想到,就在刚才他们一齐注视西厢房顶的一瞬间,有一个黑影一闪,便飞到了正房东面一间的屋顶。

练武之人讲究的是手眼身法快,那武林高手离行宫几十步远,他就感觉到行宫的周围已布满了侍卫,他暗笑:

“西太后还真有些怯小爷,定知道小爷今晚来会她,加强了防范。嘿嘿,就凭你们几个蠢才,也想抵挡住小爷,真是痴心妄想。”

他突然发现有只野猫正趴在屋檐,他飞出一只镖吓唬那只猫,果然野猫惊跑。他趁侍卫精力分散之时,便施展行术,来个陆地飞腾法,身轻如燕,一闪身便轻轻地落到了西太后寝宫的屋上。

他慢慢地揭开一片瓦,往屋内一看,哈,哈,西太后正躲在软榻上熟睡。正欲下手,他突然感到身后有风声,急忙回头一看,原来是端华手下的一个精兵,也如自己一样,稳稳地飞到了屋顶。那人向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不要着急,要记住两位王爷反复叮嘱的三个字。

“狠、准、稳。”

那高手一不留神,脚下踩滑了,“咔嚓”一声,踩碎了一片瓦。

“抓刺客,给我抓活的,赏银200两。”

荣禄大声疾呼,侍卫们一拥而上,围得屋上两位高手水泄不通。那高手急了,飞出一支镖,直射软榻上熟睡的人,只见那宫女一咕碌腾起,躲过了飞镖,原来西太后的这个贴身侍女练就一身好功夫,平时不外露,今晚她假扮西太后,她岂敢入睡,她知道自己的危险性很大,便佯装入睡,诱敌飞镖,然后再机敏地躲过这一镖。那高手一见软榻上的女人腾空而起,便明白了西太后早已金蝉脱壳,他明白此地不能久留,正欲退身,只见荣禄的侍卫已堵住了自己的去路。而端华派来协助自己的那位高手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溜走了,他觉得插翅也难飞出这小院,一时间,火把通明,人声鼎沸:

“抓刺客。”

“抓活的。”

声声震耳,他知道自己除非有上天入地之能耐,他逃不脱荣禄的几百精兵围困。落在荣禄手中,只有死路一条,不管是西太后还是两位王爷,双方都不可能放过他,不如自己心一横自行了断。他迅速拔出十几只飞镖,“嗖、嗖、嗖”飞向荣禄等人,荣禄等人站在下面,看得分明,他们左闪右闪,躲过了一个个飞镖。那屋上的高手,给自己留下了最后一支镖,这时,院子里已经拥满了侍卫,并且有几个人已经爬上了屋顶,正张牙舞爪地向他围过来,他一生没失过手,这次是更准确地直刺心脏。荣禄在下面急得直叫:

“抓活的,要活口。”

可是,已经晚了,那位刺客已气绝身亡,倒在屋顶上。安德海站在西太后面前直抱怨:

“荣侍卫的手下,真没用,动作这么慢,连个活口都没抓到。”

“罢了,快让荣侍卫搜搜身,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特征,是谁手下的人。”

“扎。”

“抓刺客。”

又是一声大叫,吓得安德海抓着西太后的手便往桌子下面钻,两个人吓得直打哆嗦,大气不敢出。

“且慢,荣侍卫,不认得小弟了吗?”

那蒙面大汉高叫一声,荣禄喝退手下的人,他定神一看:

“哎呀,是赵亮兄弟,赵兄弟为何来此?”

“进屋再说。”

不一会儿,荣禄带着三个黑衣人,来到西太后寝宫的外面。

刚才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全被安德海听见了:

“主子,快出去吧,看来不是刺客。”

西太后狼狈地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她有些气急败坏,毕竟刚才有些失态,丢了面子,她冲着安德海大吼:

“小安子,你好大的胆子,出我的洋相。”

安德海深知西太后的脾气,她经常翻脸不认人,吓得安德海扑通一声跪在西太后的面前左右开弓,给了自己几个大嘴巴:

“奴才该死,奴才知罪,奴才罪该万死。”

西太后的怒气略消了一点,她听见荣禄在外面问安,忙打着手势,意思让安德海给她换上太后的衣服,穿着一件宫女装,未免有些失体统。此时,宫女已将太后服捧来,大家七手八脚地给西太后换好衣服,又梳理了一下蓬乱的头发。安德海这才发话:

“荣侍卫,何事求见?”

“安公公,有三个人说是京城来的,欲拜见太后,”

一听说京城来人了,安德海明白一定是恭亲王派人来援助他们了。安德海猜的很对,恭亲王接到西太后给他的密旨后,连夜派了三位武功很好的人前来护驾。那三个高手飞奔至此时,正赶上荣禄带人抓刺客,他们见刺客自行了断,便没有出手,他们生怕天黑人多,分辨不清敌我,误伤自己人,便站在院墙处观察动静,其中荣禄手下的一个侍卫一转身突然发现了三个黑衣蒙面人,便发出了刚才那声尖叫。

安德海一听原来如此,便喊了声:

“快请客人进来。”

只见荣禄带着三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四个人齐刷刷地跪在西太后面前,其中一个黑衣人开了口:

“臣等护驾来迟,请太后恕罪,臣罪该万死。”

说着,他又和其他两个黑衣人给西太后磕了三个响头,以示歉意。西太后手一挥,意思是说:“哀家不计较这么多。”

这里,已是四更天,西太后感到很疲劳了,便吩咐荣禄及恭亲王派来的三个高手不要放松警惕,加紧防范,她便和衣而卧。

一夜无事。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