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辛酋政变投机得势 第 2 节 太子即位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节 太子即位

六岁的载淳登上了皇位,八大臣把持朝政,两宫太后与肃顺等人矛盾日益尖锐。宫廷之上争吵不休,小皇上吓得尿了一裤子。

咸丰十一年七月十七日凌晨,咸丰驾崩,承德热河行宫哭声震天,小皇子载淳睡到半夜被哭声惊醒。他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问张文亮:

“大家都在哭什么?”

张文亮也是满脸泪痕,悲痛地说:

“万岁爷已经宾天,群臣无不悲痛。”

“宾天?阿玛为什么要宾天?”

张文亮怎么给一个六岁的孩子解释什么是“宾天”呢?他只好说:

“万岁爷永远永远地睡着了,他永远不再醒来。”

小皇子还是似懂非懂。天刚亮,张文亮便把他背到皇上寝宫外面,皇后、懿贵妃一见小皇子,哭得更凶了,吓得小皇子也跟着哇哇大哭。载淳战战兢兢地被带到烟波致爽殿,他见阿玛直挺挺地卧在那儿,脸上还盖着一块白绫子,载淳忙呼唤:

“阿玛,阿玛。”

他的同父异母的姐姐——大公主悄悄地告诉他:

“阿玛归天了。”

小皇子把双眼瞪的大大的,他还是不明白,什么是“宾天”,什么又是“归天”。大公主急了,扒在弟弟的耳边小声说:

“阿玛死了。”

“阿玛死了。”

小皇子简直不能相信,昨天阿玛还揽着他替他擦眼泪,今天怎么就死了呢?对于“死”这个概念,小皇子是懂得的。记得前一天,张文亮好不容易捉来一只蜻蜓,薄薄的双翅,绿绿的大眼睛,可好看了,他和大公主捏着蜻蜓的两只翅,它就飞不了了。

玩了一会儿,蜻蜓一动也不动,他们用小树枝拨弄它,还是不动,张文亮说:

“这只蜻蜓死了,奴才帮阿哥把它埋起来吧。”

于是,张文亮拿着一个小花铲,在阿哥的寝宫院子里挖了一个小坑,三人动手把蜻蜓埋了。小皇子由此知道,死就是永远要被埋在地下。他想到了这里,不禁悲从中来,嚎啕大哭起来。

“皇太子,请节哀顺变,保重玉体。”

载淳的六姑父兼老师景寿走到了他的面前,劝他节哀顺变。

六岁的孩子懂什么节哀顺变,他只是悲痛不已,哭了一阵又一阵。

哭累了,小皇子便倚在张文亮的怀里睡一会儿,醒了以后,一想到仁慈、宽厚的阿玛将要被埋在冻冷的地下,他禁不住又放声哀号。

皇后此时已乱了分寸,只知道悲痛,其余的事情无暇顾及。

她只吩咐大臣们,一切按大行皇帝殡殓礼数办,至于殡殓规模及具体事宜她一律不予过问。在皇后看来,咸丰驾崩就像天塌了下来。

懿贵妃此时虽也十分悲痛,但她更多的是一份冷静。她清楚自己在群臣心目中的地位远远不及皇后,皇后以仁慈之美德博得大家的好评,即使今后有什么政治上的掀天大浪,也冲不毁她这只大舟。可懿贵妃这只小船现在还经不起任何风浪,哪怕是微澜也会把她打得粉身碎骨,她要冷静思考如何为自己寻得一处避风港。

烟波致爽殿里哭声震天,皇后、丽妃、寿贵人、七福晋及大公主、大阿哥等人已哭得死去活来,宫女、太监们一身孝衣,一脸的严肃,大臣们奔来奔去,竟无人说一句话。懿贵妃觉得压抑极了,窒息的空气几乎要将她压碎。

“皇太后请节哀顺变,懿贵太妃节哀顺变。”

六额附景寿走向两位皇嫂,欲劝两位寡妇节哀顺变。他一开口,懿贵妃便觉得不顺耳,她听得清清楚楚,八大臣之一的景寿对两位皇嫂的称呼已经改变,这表明她们的身份由于咸丰的宾天而改变了。

咸丰驾崩,皇后改称为“皇太后”,这就意味着新皇帝是她的儿子,而称懿贵妃为“懿太贵妃”,则没有任何人认为新皇帝是她的亲生儿子。这口气,懿贵妃实在是难以下咽,皇帝刚驾崩,你们的眼里就没有懿贵妃了,今后还有懿贵妃的活路吗?

想到这里,懿贵妃干脆改哭泣为嚎啕:

“大行皇帝呀,等等奴婢,奴婢随皇上去也。”

懿贵妃呼天抢地地叫了几声,只见她双腿一挺,昏过去了。

这可吓坏了皇后及众嫔妃,皇后急让宫女们七手八脚地把懿贵妃抬到寝宫,又命太医即刻抢救懿贵妃。

懿贵妃被众人抬到了自己的寝宫,太医连忙给她切脉:

“懿太贵妃乃伤心过度所致,需要静养片刻。”

太医给懿贵妃开了一剂药,便告辞了。皇太后不放心懿贵妃的身体,亲自询问了太医,太医如实相告:

“懿贵妃身体虚弱,肝肾甚虚,需静养调治。”

原来,懿贵妃被宫女们七手八脚地抬了回来,也把安德海吓了一大跳,他可真怕主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棵能乘凉的大树可不能倒掉。他急忙上前,太医正低头给懿贵妃切脉,只见懿贵妃迅速地瞄了一眼床头的金匣子,安德海就全明白了。他跟随懿贵妃多年,别说懿贵妃的一个眼神,就是她咳一声,安德海也能听出音来,准确无误地翻译出懿贵妃的心声。

安德海马上拿出100两银子, 揣在袖筒里,他又把宫女及其他太监都支开,趁大医伏案开药方之际,偷偷塞给太医100两银

子。太医立即明白了安公公的意思。太医见风使舵,在皇宫里,他可不敢得罪任何人,懿贵妃的政治手腕他也略知一二,谁能断言这个懿贵妃将来不是中国第二个武则天。于是,太医便耍了个滑头,即顺水推舟,卖个人情给懿贵妃,又不得罪其他王公大臣,“肝肾两虚”,十人九虚也,万一其他大医复诊,也察觉不出自己误诊。其实也未误诊,不过是夸大其词罢了。

太医走后,安德海打发其他太监及宫女们到烟波致爽殿去帮忙,只剩下他和懿贵妃两个人。懿贵妃刚才给他递眼神,她一定有重要事情要办,这会儿趁无人时,安德海急忙问:

“大行皇帝已去,主子有何事吩咐奴才?”

懿贵妃并没回答他,只淡淡说了一句:

“让我好好睡上一觉,鸡汤炖好后,放在灶边别凉了,等我醒来后马上捧来。”

懿贵妃也真的又疲又饿,多少天来,她也没吃过一顿好饭,每天御膳房里传来话:“用膳否?”皇后不是说不用,就是说随便用一点,即使端上几样可口的饭菜,懿贵妃刚想享受一番,就瞧见皇后筷子一搁,低头抹泪,再好的食欲也被皇后给搅和了。懿贵妃真不明白,皇后怎么这些天也不知道饿,反正,自己是饿坏了,也馋死了。说到疲,那更让懿贵妃难以忍受。按宫廷礼节,皇后可以坐在椅子上,而嫔妃们必须跪在地上,只等咸丰咽气。

咸丰一咽气,嫔妃可就更惨了,她们不但要跪在灵前,而且要穿着孝衣,不停地哭嚎。皇后只是默默地一个劲地掉眼泪,她并不哭出声来,而懿贵妃、丽妃、寿贵人、七福晋等人必须大声哀号,折腾了一天,可把懿贵妃给累垮了。若不是自己灵机一动,计上心来,腿一伸昏厥过去,恐怕现在还和其他嫔妃们一样傻呆呆地跪在灵堂前呢!

懿贵妃累极了,她刚一闭眼,便发出了微微的鼾声。安德海轻手轻脚地帮她放下蚊帐,又在卧房里燃了几根香,他想让主子睡一个甜觉,做一场美梦。

懿贵妃渐渐入了梦乡,她发觉自己到了一个奇异的天地里,四处五彩缤纷,悦耳的音乐缕缕传来,自己仿佛是坐在一艘大船上,载沉载浮,大船在水中颠簸着,好像只有水连天,天接水,并没有岸边。她的周围只有太监和宫女,找不到一个熟悉的人,哪怕是皇后、大阿哥、丽妃、七福晋,连一个影也没有。她坐在彩船里悠哉游哉,好不快活。她的周围香气缭绕,白雾迷漫,船上也好像没有掌舵人,任水波推助大船,分不清东南西北。突然从空中传来一声喝斥:

“兰儿,你这个负心女,当年我与你情深似海,可你为了进宫,把我给甩了。”

她定神一看,是当年在安徽生活时的老邻居荣大哥。只见荣大哥一手持一只大斧,向她劈来,她正欲躲避,突然又看见恭亲王奕诉从天而降,一手夺下荣大哥手中的大斧,一手将荣大哥扭绑起来,押走了。她终于舒了一口气,“好险呀,小六子是可以信赖之人。”

她正想倚在彩船上歇一会儿,咸丰飘飘忽忽从东南方向,似蓬莱仙岛那个方向直奔她而来:

“爱妃,朕在天宫里甚感寂寞,特来邀爱妃一同往天宫,共享天伦。你我在天宫里恩恩爱爱,再生一个小皇子,朕让他做天皇。”

咸丰说罢,一手轻轻将自己抓起,捏在手心里,直奔天宇。

安德海在后面追来:

“兰姐姐,弟弟来救你来了,莫信皇上之言,天宫是万万不可去的,你的阳寿未尽,还有更多的荣华富贵在等着你呀,快随弟弟回来。”

也不知安德海变了个怎样的戏法,他吹了一口气,自己便从咸丰的手心中安安稳稳地跳了回来,仍旧落在彩船上。她正闭目养神,突然听见小皇子大声疾呼:

“皇额娘,亲额娘,快跑,快跑。”

自己睁眼一看,只见几个彪形大汉手里都拿着很粗的绳子,向自己扑来,吓得小皇子大哭大叫。自己左躲右闪,已经躲过了两个大汉的追逐,即将飞向天上,可不知怎的又被一个大汉按倒在地:

“哈哈,叶赫·兰儿,咸丰昏庸无知,不识你真面目,可本王爷一眼就能将你看穿。祖训:‘灭建州者叶赫’,本王爷不会忘的,念你为爱新觉罗氏生过一男儿份上,赐你全尸,白绫自尽,省得本王爷动手。”

她努力辨认自称王爷的人,怎么也认不出来,有点像载垣,又不是;有点像惠亲王,也不是;也有点像端华,还不是。怎么自己一点都不认识这个大汉?那大汉甩下一根两丈长的白绫子,拂手而去,自己并没打结套上脖子,可怎么只觉得白绫子勒得她喘不过气来。

“小安子救我,小安子救我。”

懿贵妃奋力呼叫。

“主子,主子,你醒醒,奴才在此!”

懿贵妃猛地被安德海推醒,她忽地一下坐起,淌着虚汗,四处寻觅,那彩船、大水全不见了。哦,原来是自己做了场恶梦。

“主子,你身体甚虚,喝几口鸡汤吧。”

安德海将热腾腾的鸡汤端了上来。他刚才去让御膳房为懿贵妃炖碗鸡汤,正端着鸡汤往回走,刚走进小院便听见懿贵妃大呼小叫。安德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三步两脚地跨进卧室,瞧见懿贵妃双目紧闭,面色铁青,气喘不上,便知主子做恶梦了。

“主子,多吃点桂圆,补补身子。”

懿贵妃点了点头,一口气将鸡汤喝完:

“嗯,真鲜哪,再来一碗。”

“主子,你是病人,不能吃这么多呀。”

安德海向懿贵妃挤眼弄眉,两人相视而笑。喝了鸡汤,又睡醒了觉,懿贵妃的精神好多了,她的思维也清晰多了。她必须趁现在大乱之时,站稳脚跟,以图今后有更大的发展。但自己仅是个太妃,她觉得老天爷造人的时候,太不公平,那怯懦无比、无能无才的钮枯禄氏坐上了皇太后的宝座,而自己有胆识、有才能,却无处施展才华,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善于察言观色的安德海早已把懿贵妃的心思揣磨个七八分,他见时机已经成熟,此时不孝忠主子,更待何时?

“主子,为何叹气?”

懿贵妃望了望安德海并没作声,她觉得政治上的斗争,一个太监能懂得多少?尽管小安子绝对效忠自己,也尽管小安子比别的太监多一根政治神经,但她总不愿意把自己的所有秘密都告诉别人。正在这时,皇太后身边的一个宫女来了,她向懿贵妃行了个双腿安:

“懿太贵妃吉祥。皇太后让奴婢来向懿太贵妃请问,不知懿太贵妃可需要再传御医?皇太后正惦记着懿太贵妃哩。”

那宫女口口声称“懿太贵妃”和“皇太后”,这个称呼对于懿贵妃来说实在是大刺耳了,她又不便发作,只淡淡地回了句:

“回去告诉你主子,我已感觉好多了,等一会儿吃了药便去守灵。”

宫女退了出去。懿贵妃满脸的不高兴,刚才宫女那个称号就好像是故意让她出丑,不给她面子,她气急败坏,咆哮如雷:

“小安子,狗奴才,你还站着干嘛?”

安德海被她吼的不知所措,他一想自己并没做错事,说错话呀!噢,一定是皇后派来的宫女惹恼了她。能惹恼她的也只能是称呼不当,安德海一拍脑门:

“对呀,懿贵妃一夜间变成了懿太贵妃,皇后一夜间变成了皇太后,一定是这个称呼不对主子的胃口,我何不献上一技呢?”

想到这里,安德海扑通一声跪在懿贵妃的面前,轮起双手,左右开弓,掌自己几个大嘴巴,口中还念念有词: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一见安德海这奴性十足的嘴脸,懿贵妃觉得很开心,只有在小安子面前,自己才可以换上真面具。她虽然清楚安德海是条忠实的狗,十分卑劣,但在这条狗面前,懿贵妃是个主子,她能得到一种满足,即利用手中之权,摆布、左右别人的心理满足。懿贵妃说了句:

“别打了,脸都打肿了,不觉得疼吗?”

“不疼,哦,疼,很疼,姐姐不疼我,还有谁疼我。”

安德海耍贫嘴,以博懿贵妃一笑。懿贵妃勉强地笑了笑。安德海见她怒气已消,胆子也大了起来:

“主子,刚才那小奴婢也太大胆了,称什么皇后为皇太后,称主子您懿太贵妃,我真想一口吃了她。”

懿贵妃回顾一下,见没有第三个人,便阴沉着脸:

“那依小安子之见,该怎么称呢?”

安德海见懿贵妃已有征求自己意见的可能性,便壮着胆子,献上一计:

“依奴才之见,皇后称皇太后,顺得成章,可大阿哥毕竟是主子所生,称主子您也应该是皇太后。”

这句话可真说到了懿贵妃的心坎上了,她顿时换了一张笑脸,笑眯眯地注视着这个特殊的太监。她希望安德海继续说下去,可安德海不说了。懿贵妃不禁急了:

“我朝开国以来,未曾有过立两位皇太后的先例,恐怕不成吧!”

安德海可没这么多的历史常识,他只是竭力巴结懿贵妃,至于先例不先例,他还真没想过。懿贵妃见此时安德海也想不出高招来,便纤纤玉手一挥:

“跪安吧。”

“蔗。”

安德海走后,懿贵妃陷入了沉思之中。虽然刚才小安子不过是献媚说了句中听的话,但此举也不是不可能。古人云“母凭子贵”,不是没道理的,难道自己辛辛苦苦生下的儿子竟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破釜沉舟,试一试!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儿子不肯做呢?

想到这里,懿贵妃再也不能坐住了,她大步流星地奔向烟波致爽殿——咸丰皇帝的灵前。她给了儿子身体,现在该向儿子索取一部分了。

皇太后见懿贵妃气色比刚才好多了,她便苦涩地向懿贵妃点了点头,算是一种问候。小皇子身穿重孝,跪在灵前,他实在是累了,索性往地上一坐,耍懒了。皇太后看见六岁的小儿子如此之疲惫不堪,心疼起来,便令懿贵妃:

“你把阿哥抱回去吧,给他弄点好吃的补补身子,再让他好好睡一觉。”

“遵命。”

懿贵妃连忙抱起载淳往寝宫走去。从一大早小皇子就被张文亮唤醒,他已经一整天没合眼了,加上痛哭了一天,他疲惫至极,头一偏,倒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懿贵妃看着怀中的小儿,一种母爱油然而生,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所生,她对载淳平时确

有些严厉与冷漠,但此时儿子发出轻轻的鼾声,立刻唤起一个母亲的柔情,她吃力地抱着小皇子向寝宫走去。

“懿太贵妃,等等奴才。”

张文亮在后面边跑边叫,懿贵妃心想好不容易才在关键时刻单独和儿子在一块,这个良机可千万不能丢,便立住脚。

“张文亮,你也歇一会儿去吧,我来照顾大阿哥便是。”

张文亮正求一个歇息的机会,他连忙谢恩退回。

载淳在母亲的软榻上足足睡了一夜,第二天,天已大亮,他才揉揉眼睛醒来。他一醒来,发现在额娘的软榻上,而张文亮不在,他便问:

“额娘吉样。张文亮呢?”

“张文亮不在,阿哥有什么事,给额娘说好了。”

懿贵妃满怀柔情地看着儿子。大阿哥最近以来和亲额娘接触的也比较多,他渐渐觉得亲皇额娘也和坤宁宫的额娘一样疼他,他便无拘无束起来:

“额娘,我要尿尿。”

“阿哥别急,额娘去给你拿官房。”

何谓“官房”?皇宫中规矩多,礼节大,上茅屋不叫“上茅房”,而称去“官房”,这样以一来便盆等物即称“官房”。

懿贵妃手捧便盆,小皇子站在软榻上便尿了起来。谁知他打了个喷嚏,那正喷着的尿柱直射到额娘的身上,小皇子若在平时,他只不过笑笑而已,张文亮有时还自嘲,说沾了大阿哥的尿有财运,可今天偏偏尿了额娘一身,他有些害怕了。平时,这位额娘是很严厉的,可谁知今天额娘不仅一点儿也不生气,却反而关切地问:

“怎么打了个喷嚏,是不是感冒了?”

大阿哥非常感动,他像温顺的小猫似的倚在母亲的胸前。用了早膳,懿贵妃把所有太监、宫女都支开,这卧房里只剩下她与儿子。在皇族里,懿贵妃与载淳也是最亲的了,咸丰一驾崩,实际上载淳只有这么一位亲生母亲了,也许是额娘的行动打动了小皇子,也许是血缘割不断的原因吧,很快,小皇子对母亲便没有生疏之感了。

“阿哥,亲额娘问你,那日你阿玛让你进去,对你说了些什么?”

“阿玛让我给他们作个揖。”

咸丰一宾天,八位顾命大臣立即宣读了咸丰的遗诏,懿贵妃也早已知道咸丰托孤之事,但细节并不十分清楚,她又接着问:

“阿哥,你阿玛可曾提到过亲皇额娘?”

小皇子摇了摇头。懿贵妃既失望,又高兴,失望的是咸丰托孤竟未提及自己,高兴的是既然咸丰没作安排,自己便有了回旋的余地。懿贵妃耐心地向儿子解释着咸丰宾天后,应由阿哥继承王位,小皇子还是不太明白,急得懿贵妃满头大汗,还是不能让儿子彻底明白。她想干脆不解释了,六岁的孩子懂得什么,只管教他说一句话便能成大事,于是她向小皇子说:

“亲额娘疼不疼阿哥?”

“疼,亲额娘和皇额娘一样疼阿哥。”

小载淳还是忘不了他的那个皇额娘——皇后。此时懿贵妃顾不得计较这么多了,她要把最重要的一句话教会给儿子,于是她说:

“阿哥登基之时,一定要说两句话,第一句是:封皇额娘为母后皇太后。第二句话是:封亲皇额娘为圣母皇太后。”

“亲额娘,什么是登基?”

“就是大臣们,如六额附景寿,还有载垣、肃顺他们向你跪下,称你为皇上的时候,就叫登基,记得吗?”

“记住了。”

小皇子又照母亲的话重复了几遍,载淳极端聪明,就这么简单的两句话,他忘不了。

帮贵妃带着载淳回到了灵堂,八位顾命大臣已商议好太子即位的问题。按清朝惯例,历朝皇帝都在北京紫禁城太和殿行即位大典。但热河距京城路途遥远,回京无期,“国不可一日无君”,皇太子一日不即位,八位顾命大臣就一天不能以“上谕”的名义向全国发号施令。正在他们焦急万分的时候,还是精于典故的大学士杜翰想出了办法。他说:

“固有一成例,可以遵循。”

原来41年前的七月二十五日,嘉庆皇帝也是在热河行宫宾天的。王公大臣遵照谕旨,在大行皇帝柩前请道光帝即位,然后恭奉梓宫回京,八月二十七日在太和殿行登基大典。因此,八位顾命大臣当即决定效仿先帝,让载淳即刻在柩前行即位礼,回京后再行登基大典。

八位顾命大臣中,只有六额附景寿与小皇子相熟,于是派景寿去教小皇子“告祭即位”的礼节,尤其要让载淳明白自己的身份,他已经是万民之主,当今的皇上。无奈,景寿教了半天,小皇子也没听进去几句,他在心里默默地背诵着亲额娘教给他的两句话。景寿急了,又不便发火,便喊来张文亮,一起教小皇子。

张文亮自从载淳一落地便侍奉他,作为太监谙达的张文亮,不仅仅是个奴才,更重要的是,他是小皇子的朋友。经张文亮一说,小皇子明白了:

“哦,你们说我是皇上,那么我的话就是圣旨了。”

“对对对,大阿哥真聪明。”

“好,我现在颁布一道圣旨:从此以后,大阿哥不用再读书

载淳的先生李鸿藻为人正直,治学严谨,他对特殊的学生载淳要求十分严格。当载淳背不出书时,他也责备过载淳,甚至还处罚过载淳。载淳又敬他,又畏他。小皇子以为不读书,便可以天天让张文亮陪着他玩,特别是捉蝈蝈等有趣事。

载淳的第一道圣旨立刻引起了六额附景寿的反对,此时,他并未登基,景寿还是把他当成内侄来看待的:

“不读书怎么行,不认字,以后何以治理国家?”

载淳本来还想下第二道圣旨,即把亲额娘的话说一遍,今天,他已经背了很多遍了,他生怕忘了怎么说。可是一见到六额附不高兴,第二道圣旨他又咽了回去。

“六额附,当了皇上有什么好处?”

载淳心想,当皇上要是没什么好处,他就不当了。景寿回答:

“皇上是九五之尊,万民都是皇上的臣民,都要听皇上的,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

小皇子听到这句话,高兴得直拍手:

“那我当皇上,当了皇上我就可以杀人了。”

景寿和张文亮一听这话,都大吃了一惊,不想小小的孩子竟说出这句话。景寿沉下脸来,严肃地说:

“阿哥可不能说这话,皇上爱民如子,怎能顺便杀人。”

一席话说得小皇子不敢再吭声。景寿走向张文亮,凑近载淳,问他:

“阿哥想杀谁?”

“小安子。”

张文亮知道小皇子平时最恨安德海,但没曾想小皇子竟有杀安德海之心。因为有几次,懿贵妃教训儿子时,安德海总在一旁帮腔。张文亮忙劝载淳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话了。载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八日正午,在承德热河避暑山庄的烟波致爽殿的正厅里,早已摆放好明黄椅披的宝座。大臣们忙着给大行皇帝咸丰行“小殓”,小殓后,王公大臣们从东暖阁走出,按各品级排好队,由肃顺和景寿引着皇太子升座。然后是群臣行三拜九叩大礼,拜贺皇上即位。从此,爱新觉罗·载淳正式成为大清入关后的第八位皇帝。

大臣们拜贺之后,是皇太后及各嫔妃出来,拜贺皇上即位。

载淳一见生母出来,不由得想起今天早上亲额娘吩咐的两句话,他刚想下“圣旨”,无奈哀乐响起,“大殓”仪式开始,即把大行皇帝咸丰遗体装入棺柩。人们忙乱了一会,大殓仪式结束,肃顺请新帝节哀顺变,入内休息。这可急坏了懿贵妃,她在心里骂着:

“该死的肃顺,你坏我好事,等我一旦得了势,我要你人头落地。”

帮贵妃急切地看着儿子,儿子也急切地看着生母,他似乎在问:

“该说了吧?”

无奈嫔妃又是一阵哭嚎,载淳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劲地跺脚。

“皇上,哪儿不舒服?”

张文亮上前抱住小皇上,他还以为小皇上哪儿不舒服。问了半天,载淳也没说什么,还是一个劲地跺脚,急得张文亮不知如何是好。这一切,懿贵妃全看在眼里,她猜想小皇上一定是想说那句重要的话,可是大厅里乱糟糟的,无人顾及到小皇上想干什么。

懿贵妃凑近皇太后的耳边:

“姐姐,阿哥急得不得了,你瞧。”

皇太后一看,果然如此,她派一个太监喊来肃顺。

“肃中堂,你瞧皇上似有圣旨要颁布。”

肃顺也认为皇太后所言极是,于是他将手一挥,各大臣果然不再吵闹。载淳一看大家一齐转向他,得意洋洋,发话了:

“各位爱卿,朕有一谕旨,请爱卿接旨。”

这下可急坏了六额附景寿,他是载淳的满文老师,也是他的六姑父,孩子的顽皮天性他了如指掌,万一小孩子说出“不读书”或“想杀谁就杀谁”的话来,可怎么收场!载淳已即位,他是皇上,他的话便是圣旨,不执行吧,是抗旨之罪,执行吧,六岁的孩子不读书,以后怎么治天下?

情急之下,景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下:

“皇上请三思。”

景寿又不便明说,他怎敢阻拦皇上发布圣旨。小载淳一看六额附面如土色,腿一个劲地发抖,他明白了,是六额附不让自己说出上午说出的圣旨。他用清脆的童音高叫道:

“六额附,朕并不想说上午说的那些话,朕另有话可说。”

一个“六额附”叫得景寿魂不附体,在皇宫里,皇上是至高无尚的,所有的大臣, 包括他的皇叔、 姑父、舅舅之类人物,都应以“臣”自称,皇上称他们都是“爱卿”,而不能直称“叔。舅”之类。小载淳学着父皇称“朕”,却没人教他怎么称“额附”。

皇太后发了话:

“六额附起来吧,以后教皇上怎么称呼便是。皇上,你有何谕旨?”

小皇上抬头看了看大臣们,又看了看亲皇额娘,他终于鼓足勇气,冲出一句:“朕封皇额娘为母后皇太后,封亲皇额娘为圣母皇太后。”

小皇上一言既出,即圣旨,不可违也。他的第一道圣旨可把大臣们给震惊了,但又无人敢违逆圣旨。大臣们心中暗自叫苦,懿贵妃摇身一变,登上了皇后的宝座,因母后皇太后住在东暖阁,圣母皇太后住在西暖阁,后人们称钮祜禄氏为“东太后”,称叶赫那拉氏为“西太后”,合称“两宫太后”。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